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植物的翻譯師:選擇一個向內突破的力量──原來是多肉植物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植物的翻譯師:選擇一個向內突破的力量──原來是多肉植物啊◦

  • 作者:許小琬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9-12-12
  • 定價:480元
  • 優惠價:79折 379元
  • 書虫VIP價:37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6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商周啟示12月企業購書書展/二本75折
  • 2020國際書展搶先場/搶眼新書 3本75折!
  • 2020開運收納展,3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許小琬: 不管我們丟什麼東西到水面上,一定會激起水花、形成一圈圈的漣漪, 那一圈圈的漣漪會持續到永遠嗎? 他終究會停止的,會趨於平靜。所以—— 讓生命中的每一刻去好好「經過」, 就像你為自己造一條路,你得自己造, 才能讓自己「經過」。 關於這本書, 收錄了近150張療癒感十足的多肉植物與多肉組合作品照片,以及46則關於多肉植物如何幫助小琬老師、以及其他人「轉面向」,一同度過人生的低谷與低潮的真實故事◦小琬老師要與讀者們分享她在「天、人、地」之間的生命體悟與感受,教你在多肉植物的小世界中學習「向內突破」,你將學會如何向植物學習--找到你的自在,你的生命姿態◦ 小琬老師「寫給你」的46堂心靈植栽課, 1 我教導長存,延長觀賞期,就像生活一樣,我們要「活下去」。 2 我教導「每一個人需要的都不同」,你要先了解自己需要的是什麼? 3 我教導「人生不會只有贏,中間有很多的輸」,種不好很正常啊…… 4 我教導多肉植物的「組合」,藝術可以給出科學與數學的答案,這是有「配方」的,三顆多肉植物的「組合」就有三的三次方九種組合,再加上盆器就變成四的四次方兩百五十六種組合,每做一個決定就會有更多方法。 5 我教導科學告訴我們的——那些本來就存在的方法,是什麼限制了你?外在的貧窮跟內在的貧窮…… 6 我教導簡單的快樂,愛別人、愛自己。 7 我教導「你的行為預見了你的未來」一個小小的決定,可能造成一生很大的轉變…… 8 我教導的是摹擬生命的小宇宙。

目錄

自序 【天】 多肉植物他本身是生命,生命會消失,可是人生不會消失。所以我們種他的時候,有可能養得好,養得漂亮,養得醜……也有可能養壞了,長歪了,掉葉了,「徒長」了,或是,就養死了。當我們看到各種狀況、經歷了各式各樣的過程,他就變成了一種提醒——事實的提醒。因為,在養多肉植物的同時,他變成了我們,變成啟發我們自我認同的第一道開關。 求生 你的一個小世界,一個生命縮影的反觀 我思故我「現」 「守」、「破」、「離」 甜蜜點 是因為植物啊,想不通了我就會去坐在那裡 這個不說話的力量太有趣了 一年一生,一年一死 多肉植物「組合」怎麼讓人瘋狂地「轉」面向 不合你自己意的時候 我的第一個醒悟就是「我不要的」 換一個角度看,練習接合缺口 【人】 每一個人的欲望多寡,不可以被評斷的,你吃多少,他吃多少,這就是你,這就是他,每個人生長速度不一,每個人需求量不一,我們宏寬地去接受每一個人,你想要什麼,你就要什麼。這一艘「人生之舟」是你的船,不是我的,我只是陪伴你,讓你把你的「人生之舟」做好。 我是一個守門員,「改變」就是哪一道門 漣漪 我把自己撈回來,你自己必須存在、必須強大 我相信的一切都是老天爺在安排的 悲傷從圓滿開始 做一株想要碰觸大樹的小草 皮開肉綻 「少」還是「多」 要拿到冠軍一點都不難 【地】 不管我們丟什麼東西到水面上,一定會激起水花、形成一圈圈的漣漪,那一圈圈的漣漪會持續到永遠嗎?他終究會停止的,會趨於平靜。所以,你激烈的情緒一個拋物線丟進來了,或你一個嚴重的事件一個拋物線丟進來了,結果去看都只是我們生命中的一瞬間,而你投擲的每一瞬間,都會造成一些水花或一些效應。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你傾聽了嗎 造一個內心的花園 學「定」 他只是一種提醒「過去的都過去了」 我們也可以被迫勇敢 無形的挑戰 有形的圍牆 我絕對不會給你跟別人一樣的 【合】 我們這麼小的力量,很難駕馭天地存在的規則,所以我們學習如何在限制下、規則當中,找到你漂亮的姿態,顯現你想要彰顯的模樣。我常常跟同學說,種三棵就好了——天、人、地三界各種一棵,不用想太多,挑自己喜歡的就好,然後仔細觀看他,看天上要掉下什麼? 天、人、地 我不相信困難,我相信的是你 你只看見了美好,你沒想到的是「長存」 你試著看同一個方向,「順應」就會跑出來 學習一段關係的結束 你家的陽台適合種什麼? 你的三種人生表情會是什麼? 像一棵樹一樣站成永恆 【美】 想像一下一塊布弄成像泥一樣,你可以拉扯、可以堆來堆去,或者像小時候捏黏土一樣,捏成你想要的形狀。我想要的是,以不改變本質為前提之下,又包容了其他的不同,該怎麼結合後有新生的樣貌?這很難耶,這也是我從植物身上學到的,我們可以改變、被改變,同時又不會泯滅我們的本質,這是不是一件很重要、很有趣的事? 突破 人人是藝術家 替你的生命下標題 五感全開的瞬間 一個個小小的意義變成大意義 母與子 安身立命 二十四株多肉植物賞析

內文試閱

  漣漪      我把自己就封在一個小小的世界裡,拚命地組合,而每一次組合,因為每一株植物都長得不一樣,面向不同,我得一個晚上換好幾十種方法,才會完成一個盆栽,在快速地轉換面向的同時,好像也幫自己從迷失的、沒有成就感的人生漩渦……一層一層、一圈一圈繞出來。他可以算是我的第一個盆栽,後來變成我的一個重要教案叫「漣漪」。      我要從踏入婚姻這一件事情開始說緣起,婚姻這件事,幾乎每一對都有適應不良症,我也有,而且非常嚴重。本來以為找個伴從此就暖心了、有依靠了,可是,人生的課題很多,不會有個伴一切事情都解決了,反而有更多問題,不斷地累積、堆積,慢慢地,我的生活就沒有成就感了。      我一直是一個很有自覺的人,關於我想要做什麼事,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我一直都很有自覺,我是一個想到就去做,說得到、做得到的人。可是進入婚姻、生了孩子以後,我好像被綑綁住了,我好像穿上了束縛衣,我覺得每一個作妻子的、作媽媽的,一定都有這種感受,我們的另外一個我自己,被困在身體裡面,而這個家就是那件束縛衣。      他們說「你就是做什麼像什麼啊」,那時候,周圍的人會給我一些鼓勵跟建議「你小孩給別人顧啊」。但是,光是要去找保母這一步,有多少的關卡?更何況那時候我是全職的家庭主婦。即便我決定找保母,保母也找到了,下一步,然後我要做些什麼?那時候,怎麼想都是一片茫然。      後來,我開玩笑地說,每一個女人,進入家庭生活做了主婦以後,就開始墜入十八層地獄,一直往下跑、往下掉,當她跑到最低、到底的時候,她要爬上來,非常困難,就像我們同一個地方一直受傷、一直結痂,我們結幾層痂,就要脫幾層皮,因為我們只是把他掩蓋過去。我雖然接受了家庭主婦這個角色,可是我從來沒有接受—真正的我會因此消失。我的孩子書讀得好、很會畫畫……我的老公有正當工作,是好爸爸、好老公,我為他們感到開心,可是我自己呢?我今天的成就是什麼?我是誰?      失去自我最大的一個表現就是開始生病,我的免疫系統發生問題,常常往返醫院檢查、治療,卻仍常常感覺到心跳加速,沒來由的會心悸,我的手、我的骨頭、關節像被螞蟻啃咬一樣在痛,卻一直找不到病因。其實,我的不舒服,我身體感覺到的疼痛,是經年累月的情緒堆疊所引發出來的,是心理生病了反撲在我的身體上,我一點一點的藏著、累積著,不斷地跟自己說「算了」,而那個「算了」沒有真的算了,也不會真的算了。      我發現我生病了之後,我就開始足不出戶、不太跟外面的人交談,一直到有一天我生命的貴人來家裡找我。她是我先生家族中的長輩,我們的嬸嬸,那一天我是心不甘情不願地幫她開了門,她進到我家裡沒講幾句話就語重心長地說:「欸,妳病了,要不要養養『植物』?」我無可奈何地回說:「我都病了我還養植物?」「我連菜都不想煮了。」那時候,我居住社區的媽媽們都知道我生病了,經常有人會送東西來給我,可是無論再多人的安慰、再多的陪伴,對一個正在因為生病而感到疼痛的人,都是有限的,我還是覺得很無助、很孤獨。      「因病起道心」可能就像是這樣吧。我記住了嬸嬸對我說的話,有一天去逛賣場的時候,就看到了那個「植物」。對於一個精打細算、節度家用的主婦來說,買一盆一千一百塊、不能吃的、觀賞用的盆栽,對當時的我是一個浪費奢侈的行為,但是當下的我還是捨棄了「三盆一百塊的」,將那一盆我看上的「一千一百塊的多肉植物」買回家了。      我平常不太去陽台的,那裡什麼都沒有,我去那裡做什麼?可是一旦有了植物以後,他強迫我離開終日呆坐的客廳,走向那個本來空蕩蕩的陽台,我開始常坐在那裡,後來變成幾乎每一天我都會去那裡坐著,去看這一盆可愛的多肉植物,於是,開始產生了想多了解一點這種植物的想法,然後我開始研究怎麼去組合多肉植物。      學習「組合」多面相的多肉植物的時候,在思考的過程中,竟然投射出了我自己的心思。我想著,我的人生也可以有很多種「組合」,也有很多種面向啊,我為什麼要困坐在這裡自怨自哀?當我專注在種植物的時候,我的所有病症慢慢開始緩解,我把自己就封在一個小小的世界裡,拚命地組合,而每一次組合,因為每一株植物都長得不一樣、面向不同,我常常一個晚上換好幾十種方法,才會完成一個盆栽,而在快速地轉換面向的同時,好像也幫自己從迷失的、沒有成就感的人生漩渦……一層一層、一圈一圈地繞了出來。他可以算是啟動我改變人生的第一個啟發盆栽,後來變成我的一個很重要教案叫「漣漪」。      求生      我們經常都會否認現實,「你過得好嗎?」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很多人卻會因為外在的關係,因為社交的面子問題,他不敢講自己過得好不好,欺騙了別人,也欺騙自己,久而久之,欺騙好像變成了事實,事實上他只是一直壓抑著、掩蓋著,一直到有一天在他意想不到的時候終於爆發—他的疲憊原本是心累,然後變成身體的疲勞,然後變成健康上開始亮紅燈,他這才發現,他生病了是一個事實,而導致他生病的另一個事實是他的「逃避現實」。      多肉植物是幫助我們「自我認同」覺醒的一種工具。多肉植物他本身是生命,生命會消失,可是人生不會消失。所以我們種他的時候,有可能養得好,養得漂亮,養得醜……也有可能養壞了,長歪了,掉葉了,「徒長」了,或是,就養死了。當我們看到各種狀況、經歷了各式各樣的過程,他就變成了一種提醒—事實的提醒。因為,在養多肉植物的同時,他變成了我們,變成啟發我們自我認同的第一道開關。      這個自我認同的開關很特殊,我用的鑰匙是多肉植物。因為,當我開始去觀照這個生命的同時,我投射到我的「自我」—他看起來好可愛,他看起來讓人想呵護,為什麼我的生活過得不好?我也「徒長」了嗎?植物徒長的原因是陽光不足、水分過高,「徒長」是一種求生的表現。      我們又如何表現出「求生」呢?我今天來上班了,我覺得我工作做不出來、我做不好了,可是我卻不敢求救?然而我眼前的生命他在「徒長」,他卻有求救的表現,這是一種很真實的呈現,他不會說話,他也不用說話,我們是不是該向他學習?      植物都有一個延續自己生命的本能,人也是一樣的。當植物的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例如「陽光」,是植物的最大的養分來源,當他開始「徒長」,他的莖突然拉長,他的葉子漸漸長得間距變寬,就代表他需要多一些陽光,需要陽光來補充他的營養。尤其,他的寶寶是「頂芽」,就是長在最中心,或是最頂端的嫩葉,看起來好像是一個蕊,頂芽伸高求生,那就是多肉植物延續生命的方式。      多肉植物是利用頂芽來「求生」,即使他下緣的葉子都脫落了、乾枯了、耗盡了,可是他的寶寶還活著,這就是植物的求生。當我們看到了植物的求生,我們也會反過來觀照自己,投射到自己身上,問自己:我怎麼沒有在求生啊?我也受到了威脅,我也不營養啊,我不開心、我很痛苦……,但我怎麼沒有像植物一樣?他一聲不吭地就勇敢的往前衝,他衝的方向是什麼?是陽光—一種很正向、很正面的,明亮的東西。      多肉植物晚上才會呼吸,他有一個「固碳」的機制。一般的植物是行光合作用,去交換氧氣,像所謂的森林浴,是植物在白天釋放氧氣給我們,然後把二氧化碳吃進去,產生芬多精。而多肉植物非常的特殊,他在晚上氣孔才會打開做氧氣的交換,所以他是在晚上釋放氧氣。很有趣的是,一般多肉植物盆栽都養在陽台上或院子裡,當我們晚上休息的時候,去看看他,晚上的他釋放著氧氣,我們會感覺精神會變好。所以有時候一些養植物的同好,都會開玩笑地說,「你們晚上不睡覺,就是多肉植物養太多了。」      即便我們過得再不好,人生也不會消失。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要寫這本書呢?其實有一點像是一種人生感悟,生命有一天會消失,但只要我們還有知覺,他都是存在的,我們無法否認,他就是一個「事實」。我們在這個事實裡面翻騰,但要如何把這個事實「過好」來,然後又可以接受?這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問自己的問題。      你的一個小世界,一個生命縮影的反觀      很多人在設計多肉植物的時候,會希望植物聽他的話,以達到他想要的造型。例如有一朵花向東邊長,可是他想要做一個圓形的盆栽,而每一棵植物的「莖」長度不同,「根」的粗細也不同,偏偏能種進去的位置是向西的……怎麼辦?植物並不是一個假的東西,強扳的話就斷掉了,植物不可能讓他扳頭—往往我們的倔強也一樣,我們也不被扳頭的,不是嗎?我們的本質就是這樣,我們就是改不了啊。所以,我們與植物之間的抗衡就跑出來了。      硬要扳植物的頭的人,他可能平常在工作上,或是在生活上,是硬要扳別人頭的人,那他的挫折會不會產生?對照在植物身上,植物馬上就斷頭、就死了,他會嚇壞了。他會意識到,這個斷頭有如他平常很固執在他生活的社交上,或是其他關係上,他也把人家扳斷了,或者那一棵頭根本就是他自己,他把自己都扳斷了;或是,別人硬要扳他的頭,所以他就被扳斷了,他心死了,心痛了啊,一種膠著就這樣產生了。      一棵植物要去更正他的位置,必須要先連根脫土,再重新移動他的位置,我們永遠扳不了他的頭,這時候施作者、設計者得改變,漸漸地我們就會學得宏觀,他其實只能向東,那我們就得找一個向東的位置給他,這就叫作「應運而生」,順應天命或時勢而降生。從應運而生這個動作中,我們的行為處事也跟著有一個很大的轉變,是幾乎每一個做過多肉植物組合的人,都能夠體會到的小小變化。      我們的生活本就是一種「組合」,有無限多種元素出現在我們的生命當中,我們要如何去排列,讓生命出現我們想要的甜蜜點,或我們需要在不同的聚合中都找到和諧,這件事情,就是人生中不會停止的學習。      所有的設計都是道法自然,自然不會說話,他只是展現,而且他沒有威脅感,所以人在自然中得到平和,然後舒心,這就是自然給人療癒的力量。自然中所有的東西都是從土地開始長出來,我們人腳踏在土地上面,必須要頂天立地,撐在天跟地的中間,因為植物就是這樣頂著,永遠往太陽的方向跑,他的根永遠扎在土地上,我們要向植物學習,這就是植物給我們的意義,藉由組合多肉植物的方式,改變我們看待身邊所有一切的方式。      你是聚合者,就是做設計的人,一切是由你來操作,看看在你的生活當中,夫妻關係是由你操作,親子關係由你操作,金錢關係也是由你操作……生命中沒有一件事情不干你的事,所以,所有的改變,當然也是由你自己開始轉換想法,而在這個時代很多人會叫這個作「覺醒」。      人類的傳承是延續,我們在探討生死的時候,會避死不談,我們人類在思想上面是精神不死、靈魂不死,當無法延續的時候會害怕、非常恐懼,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像你種下去的一棵植物,你發現他的位置不對了,怎麼辦?硬扳他,他會死;拔起來重種,他也可能會死,你如果是那一棵植物,你怎麼辦?這是「連根拔起」的恐懼,因為未知所以恐懼。      「連根拔起」就是脫土的時候,你會害怕,你要小心翼翼地把土壤從根部通通都挑開、挑乾淨了,你害怕把根弄斷了,你努力分辨那些「土」跟「細根」深怕重傷了植物,你無法避免恐懼。      所以,我們為了抵抗恐懼、免於恐懼,就會去學習,學會了就不會怕,你學會溫柔對待他,你學會什麼叫作「修根」,只要季節對了,時機對了,你也不需要害怕修根,一切都是有方法的。我們的生活也是一樣的,一切都有方法的—擁有一棵植物會變成你的一個小世界,一個生命縮影的反觀。      我思故我「現」      每一天一張開眼睛,你就開始做選擇,要不要賴床?要不要出門?要吃冬粉還是要吃麵包?各式各樣的選擇,每一個選擇都是你的選擇,每一個選擇都會讓你的一天變得不一樣。所以,學多肉組合最重要的第一件事就是挑植物。      你在一間園藝店裡挑了植物,或者你挑好植物請人家幫你組合,你挑好結帳了,是不是就不能換了?我們人生也是這樣啊,你的伴侶是你自己挑的,很多東西、很多事情是你自己的選擇,你怎麼總是有這麼多的藉口去否認?「他」就是你挑的,結果都跟你有關係,這就是事實。      我們來練習,從「挑選」中你學會「甘願」。多肉植物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利害關係,我們只是挑一盆植物,心中不會有芥蒂,只會從我們的直覺跟最真實的感受去挑選。然而,我們學會斟酌在生活中的所有關係,那影響了我們每一天、每一分鐘,我們不斷思量那些關係中的感受是真實的嗎?是確定的嗎?於是,我們藉由多肉植物感受「如實地」陳述。      譬如你挑了一盆「雅樂之舞」,一開始的時候,我可能不會告訴你這個名字,你也不用想他叫什麼名字,你就馬上選,選一盆看起來最喜歡的、最順眼的,或你有什麼感覺都沒有關係,你就挑來,我們好好地去表達一下你對他的感覺,然後我們再來去檢視你的感覺,這是一種認知的輔助,有時候我們的認知是錯誤的,大部分我們的痛苦跟矛盾,都是因為我們的認知錯誤了,所以我們找很多藉口跟理由來逃避,而「接受你選擇的,愛你所選擇的」就是我們的「開始」。      當你選擇了以後,再來就是如實地陳述你觀看他的感受。每個人感覺都不同,對不對?事實上,我們的「感受」是有一個大通則的,例如明明這棵植物,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的人都覺得他好可愛,你看了以後卻說他好可怕,那我們就要找到問題的癥結了。例如「雅樂之舞」顧名思義,他的葉子小小的、圓圓的,看起來像一隻隻在飛舞的小蝴蝶,再加上他的枝條形狀是蔓長的,因此就有了律動,每一個人看到都會覺得很快樂,所以我們在一些植栽的表現,會把他當成一種幸福,以及一種跳躍的律動。可是,如果你一開始對雅樂之舞的認知錯了,你可能把他當成雜草埋在裡面,你的雅樂就不見了,舞動也消失了。      我常常會跟同學說「我思故我『見』」,「我思故我『現』」,不是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見」是一開始,本來每個人都會看見的,你在想什麼,你就會看見什麼。可是,由心理學來說,動作傳達的是「我思故我現」,我有這種想法,我才會有這樣的舉動,我才會說出這樣子的言語,不是嗎?動作心理學,具體會涉及隱藏在面部表情和肢體動作背後的微妙心理活動,所以如果你心裡想的「雅樂之舞」,他就是一株乾巴巴的植物,他是醜惡的樹枝,只是枯枝而已,事實上你心裡沒有愉悅,你心裡沒有快樂,所以你當然看不見。      再舉一個例子「卷絹」,又稱觀音蓮。他叫卷絹的時候,你會想像他好像疊在一起一卷一卷的,可是他又叫作觀音蓮,也就是說他長得像蓮花,像茂密的蓮花座一樣。這些其實都是俗名,是由觀賞者發揮內心的感受力創造出來的名字。因為蓮花座的象徵,感受便有了意義。我們在做多肉植物設計組合的時候,觀音蓮通常會被認為是高雅、綿密的—他的特性是母與子長在一起的,經常是聚合的、慈悲的一種呵護表現,也因此,觀音蓮經常被用來呈現一個慈愛的表現。      我想分享的是,不論是什麼名稱的植物,只要你好好地加以詳述自己的感受就可以了。你只要去體認自己的感受有沒有錯誤的地方?在一般的通則上,是否在一個大家都有相同感知的層次裡,只有你一個人不覺得?這件事情沒有對錯,你只需要知道自己在認知上跟別人不一樣,你瞭解了這一點,這樣也可以的,並沒有要強迫你去改變。如果,你發現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會對你或他人造成傷害,那你就應該有一些想法了,你的態度會漸漸地改變,然後你接受了另一種觀點,你看到另一種方法,你就不再感到與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痛苦也漸漸消弭,這是一個很簡單的紓壓跟認知的改善。      我是一個守門員,「改變」就是那一道門      植物沒有貴賤,他的貴賤是人訂出來的,而他的價值則是由你創造出來。所以,首先忘掉植物的定價,學習不評判、不貼標籤,然後你開始選擇了。假設,你有一艘諾亞方舟,可以將想要的裝上船,而園子裡有五千棵植物任你挑選,你開始思考:你組這一艘船要的是「美」?或者,你要的是「滿」?或你要的是「快樂」?或許也會有人要「痛苦」,每個人要的都不一樣,於是那一艘船裝的是人生百態—這艘船就是我接下來要談的一個教案「人生之舟」。      第一次帶學生做「人生之舟」的時候,我正在藝術村駐村,那裡有一個展場,展場裡面有許多聚光燈,我們就在那裡一起組合多肉植物。很多人會說「我沒有舞台」,「我無法成為我自己的焦點」,「我也無法是社會的焦點、人生的焦點」……他找不到焦點。我說沒關係,當我們設定好作品,全都會是焦點,全都會是曠世巨作,因為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你的作品,只有你的心會跑出來。我經常把學生的作品,拿到美術館的展場裡面,一把燈投下去,請他站在一旁表述他的作品。      「人生之舟」真的太有趣了,一艘空蕩蕩的船是很晃、很搖的,所以我們要在船上種植物之前,可以先放一些漂流木,或把水沉木放在船之中當成一個重心、一個視覺目標,然後植物「順木而生」,順著你擺的漂流木,把你選的植物依序種上去,試著找出植物排列的和諧,順著木頭種就很漂亮了,然而往往就是這樣簡單的事情,大家就會不願意接受。      為什麼?你一下子忘記了,你原本來學的是設計,你想要的是增進美感,可是因為你的欲望,忘情地種下太多植物,你的船就因為重心不穩或是超載就會翻了。每一個人的欲望多寡,不可以被評斷的,你吃多少,他吃多少,這就是你,這就是他,每個人生長速度不一,每個人需求量不一,我們無條件地去接受每一個人的不同,你想要什麼,你就要什麼。這一艘「人生之舟」是你的船,不是我的,我只是陪伴你,讓你把你的「人生之舟」做好。事實上,當你嘗試表述你的作品時,你在練習的過程中就會看到自己的盲點:你種得太多了,重心不穩了,不夠美了,不夠安全了……你自己會決定是不是要做些改變。      不想改變的人,我們會眼睜睜地看他翻船。我們就讓他翻船吧,這只是盆栽而已啊,我們希望經由練習,他在人生不要翻船比較重要。多肉植物對我們來說,是一種修練的陪伴,他不會說話,所以你比較不抗拒他。經常有學生種完之後,拿著他的作品來到我面前說:「請你幫我看看美不美?」首先,美學的課綱中確實有一些標準認知,像是構圖、布局、和諧的層次,相容性、色彩、比重、質感、空間運用等等是否正確,比例上面是否平衡,是否有律動出來……理論上美學的研究,在基本技術標準裡真的不少,但是如果在任何標準裡面一個標準都沒達到,例如在一個玄關的端景中,放置了超乎尺寸又物種凌亂的盆栽,整體顏色在灰暗的空間裡又再顯沉重,或是盆栽姿態顯露壓力,那麼我們可能就會依照直覺的不舒服、覺得醜了。      過份主觀的美,會讓其他觀賞者感到痛苦,當出現了那一種只有你自己才覺得的美,可能真的是你很想要的,通常我就會建議作者說明一下在創作設計上的感覺,或是想表達的情緒,如果與練習設計的主題不符,你仍然堅持不想改善基礎運用技術,我應該在現場改變你的想法嗎?我不會的,我尊重你想要的,老師對學生而言是一個陪伴學習的輔具,每個人成長的速度不一,太急著要在當下有所改變,若有不適當,被誤認是否定了學生學習過程的努力,可能就揠苗助長了。隨著往後問題一再地浮現,你還是會再度面對考驗,直到改變。我教多肉植物組合的時候,常覺得我是一個守門員,守著「改變」的那一道門。      你覺得什麼是美?比如說你看到一圈圈漣漪,你覺得哪裡美?你回答了這個問題,然後才發現,原來美可以看形狀、可以看顏色、可以看大小……但是,那些都不重要了,當你真的靜下心去思考的時候,你會發現你以前堅持的、糾結的……很多點,好像都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每一個人最終對美的答案都是宏寬的,宏寬的感知,是兼容萬物的表現,美是接受身邊的一切,美是相信,你看見美是因為相信,來到你身邊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作者資料

許小琬

從綠盲到多肉藝術組合專家, 從家庭主婦到站上國際講台, 她的工作就是生活,多元精采的程度讓人嘖嘖稱奇。 一下子在山上,一下子在海邊, 一下子在田裡,一下子在教室, 授課內容從多肉植物設計到心靈植栽課、歐洲Powertex環保藝術到師資人才培育,連創業輔導、經營管理、品牌建立,到輔導小農都可在她腦子裡自由運轉不打結,完全是斜槓阿桑的代表,而且阿桑還在持續精進擴展中。 阿桑總是感恩身而為人不容易, 怎能不大啖人生? 個人臉書:許小琬 臉書粉絲專頁:「許小琬的多肉奇慾記」 中華植栽藝術人才發展協會理事長 新竹市鐵道藝術村第十二屆藝術家 比利時POWERTEX藝術學院亞洲總教練 煙波大飯店集團藝術總監 台北市標竿青年農民輔導師 樂頤國際企業有限公司總監

基本資料

作者:許小琬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新。設計 出版日期:2019-12-12 ISBN:9789864777648 城邦書號:BCD745 規格:平裝 / 全彩 / 240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