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醫療保健 > 疾病醫學
因為夢,我還活著:讓夢境告訴你身體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4線上國際書展/一輩子不用看醫生72折!

內容簡介

你曾經被逼真的夢境喚醒,但卻輕忽它帶來的警訊嗎? 一本連接玄奧夢境與醫療科學的突破性之書 夢境,讓你可以為自己贏得健康的人生! .因為夢,有的人發現罹患乳癌; .因為夢,有的人預知自己將發生車禍; .因為夢,有的人獲取從病中康復的有效療法; .因為夢,有的人接收指引,使問題得到圓滿解決; .因為夢,有的人停止用藥,反而讓身體狀況變好…… 本書作者賴瑞.伯克曾發表〈乳癌診斷前的預警夢〉,這篇論文報導了來自世界各地女性的乳癌夢境;另一位作者凱瑟琳則是經由夢境得以掌握治療契機的真實案例,當醫生一再地告訴她身體沒有任何問題時,是夢境引導她發現自己得了癌症。作者的故事並非特例,書中還包含數十位癌症或其他疾病、意外的夢者經驗分享,當他們被逼真的夢境驚醒時,沒有忽略警訊,開始注意身體的異狀並採取行動。 書中不僅有夢境內容的敘述和醫學文獻的探討,在每篇文章的最後,還有兩位作者對於夢境象徵意義的詳細解析。此外,為了讓讀者也能嘗試學習和自己的潛意識溝通,作者提出了任何人都能輕鬆施行的「SO DREAM夢境記憶法」,透過簡單的步驟,幫助我們有效接收及回想起夢境想要傳遞的訊息。同時,作者也將夢境歸納為七種基本分類,讓讀者能更了解夢境,並學會辨認及運用自己的夢。

目錄

致謝 推薦序 伯尼.西格爾醫學博士 自序 賴瑞.伯克、凱瑟琳.奧基夫.卡納沃斯 導言 療癒夢的歷史 賴瑞.伯克 第一部分 乳癌預警夢 1 乳癌夢境計畫源起 賴瑞.伯克 2 夢的羽毛 凱瑟琳.奧基夫.卡納沃斯 3 乳癌診斷前的預警夢研究結果 4 夢者E病人興起 5 夢的基本分類 第二部分 乳癌研究團隊的真實故事 導言 三陽性乳癌倖存者,蘇珊娜.瑪麗亞.德.格雷戈里奧 6 「是你得癌症的時候了!」 蘇珊娜.瑪麗亞.德.格雷戈里奧 7 我們的乳房在流血?母女檔夢境案例 安帕羅.特魯西略、羅西奧.阿吉瑞 8 「你的母親得了癌症。」另一對母女檔夢境案例 波萊特.維斯布羅德.戈茲 9 「我做了一個夢。」 黛安.朗 10 在一個美麗的秋天開始的夢魘/夢…… 桑妮.英格斯 11 我夢裡的醫生是真的 丹妮絲 12 超越乳癌:重建自我 卡洛琳.金尼博士,註冊護士 13夢見亡者之舞的她 汪達.伯奇 14 三隻螃蟹、三顆珍珠和一位內在醫生 凱瑟琳(凱特).奧基夫.卡納沃斯 15 離婚夢和乳癌 瑪莉 第三部分 其他類型癌症的真實夢境故事 基底細胞癌:醫學介紹 16 覺醒 洛琳 17 我夢中的聲音 安潔莉卡.哈特曼 18 保住面子 達納.瓦爾登 良性和惡性腫瘤:醫學介紹 (特寫馬克.魯法洛的癌症夢境故事) 19 進入豹籠 黛博.杜蒂 大腸癌:醫學介紹 20 血淋淋的廁所 艾斯琳 21 到處都是糞便 艾莎.烏瑪 肺癌:醫學介紹 22 「去照X光吧!」 卡爾.歐.海為爾,註冊護士、公衛博士 黑色素瘤之夢:醫學介紹 23 那個「萬一?」的夢魘 黛安.鮑威爾 醫學博士 24 牆壁血跡斑斑的房子 琳達.艾勒克 卵巢癌:醫學介紹 25 醜陋的醫生 吉爾.揚基 攝護腺癌:醫學介紹 26 強姦 路.哈古德 睪丸癌:醫學介紹 27 生死遊樂場 傑伊.特勞特曼醫師 舌癌:醫學介紹 28 死掉的吸食昆蟲 帕里.德利維特 子宮癌:醫學介紹 29 生孩子 安.查爾斯 第四部分 發展自己的做夢技巧 30 記住夢的方法 凱瑟琳.奧基夫.卡納沃斯 31 重新進入夢中追憶訊息 凱瑟琳.奧基夫.卡納沃斯 第五部分 其他非癌症疾病的真實夢境 32 騎單車受傷的預警夢 賴瑞.伯克醫學博士、能量心理學專業認證 33 誰的骨頭碎了? 派翠西亞.羅絲.烏札克 34 第二型糖尿病致命的甜蜜夢 瑪麗亞.瑪絲 35 警告!不要有性行為 亞典娜.柯林斯基 36 「我漏水了」和「我引燃了導火線」 卡蒂.坎伯爾,醫學博士、公衛碩士 第六部分 所有疾病的療癒指引夢 37 夢境意象治療 汪達.伯奇 38 小氣泡和魚形的脈輪 凱瑟琳(凱特).奧基夫.卡納沃斯 39 生機飲食夢 黛安 40 銀色太空船外星人救了我一命 達娜.安德森 41 成癮面具背後的至福 黛博拉.歐布萊恩 42 囊腫纖維化/器官移植:來自死亡邊緣的生命 印加.尼森鮑姆 第七部分 兒童的夢 43 「上升,上升,上升!」 卡蒂.坎伯爾醫學博士,公衛碩士 44 心靈、身體、療癒和集體意識 伯尼.西格爾醫學博士 第八部分 診斷他人的癌症和疾病的夢——和別人一起做夢,以及為別人做夢 45 腎臟癌和肺癌 賴瑞.伯克醫學博士、能量心理學專業認證 46 癌症或不是癌症? 凱瑟琳(凱特).奧基夫.卡納沃斯、普莉希拉.威拉德 47 我兒子的脊髓粘連和癲癇治療 蘇珊娜.瑪麗亞.德.格雷戈里奧 48 致命的心臟病 珍.卡特拉博士 49 X光片 卡蒂.坎伯爾醫學博士,公衛碩士 50 卵巢癌 瑪莉案主的故事 第九部分 結論與對未來的願景,關於預防、直覺的指引,以及靈性的含意 51 「你的電纜扭曲了」 凱瑟琳(凱特).奧基夫.卡納沃斯 52 「進入地底世界的英雄之旅」 賴瑞.伯克醫學博士,能量心理學專業認證 53 千金難買早知道——給你的智慧之語與勉勵的話 附錄1 常見的夢境問題 附錄2 夢的專有名詞表 附錄3 醫學專有名詞表 延伸閱讀 撰稿者簡歷 增強你的讀書俱樂部

內文試閱

  6「是你得癌症的時候了!」      蘇珊娜.瑪麗亞.德.格雷戈里奧      「不管你檢查到的硬塊,有多少到最後發現只是個囊腫,永遠都不要預做假設。讓醫生來告訴你,什麼是癌症,什麼不是。」      在我被診斷出來的前一年,身體就對我發出了警告。現在回想起來,這些警告看起來非常明顯。但我當時把它們拋在腦後,因為它們看起來太離奇了。我想你也會同意我的想法。      我的身體如何比我先知道      二○一三年的夏天,我在半夜一直被一句話喚醒:「是你得癌症的時候了。」      我對這個想法置之不理,因為它把我惹毛了。也許我的大腦只是想開開玩笑,就像反覆出現的夢魘或類似的東西那樣。白天,我會對這些可怕的建議嘲弄一番,(「天啊,我忘了我預約了得到癌症的門診。真麻煩。」);到了晚上,我會擔心潛意識接下來又會提出什麼可怕的說法讓我傷腦筋。但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我照常過日子;也就是說,直到那年冬天我去做下一次的例行乳房檢查之前,一切都一如往常。      來自彼岸的原型      幾年前,一位名叫雪柔的當地婦女死於癌症。她是我朋友的朋友。在我得知乳癌診斷前大約五個月,我一直不由自主地想到雪柔,這很奇怪,因為我並不認識她,也未曾跟她見過面。這感覺幾乎就好像是有關她的事情想要穿透我的意識,引起我的注意。      有一天,我在教堂把這件事告訴一位我們的共同朋友,我們試圖弄清楚這意味著什麼。我並非暗示有陌生人的靈魂企圖從彼岸給我一個可怕的警告。我只是認為我的身體把雪柔作為原型,提醒我也得了癌症,但是我並沒有注意到這點。我的父母都患有癌症,所以我會想到他們是很正常的。我實在沒有任何理由會密切想到一個人。這就是為什麼在我做乳房X光攝影之前,我的心靈會選擇專注在雪柔身上的原因。      我的一生不斷在我眼前閃爍      二○一三年的秋天,我的一生開始在我眼前閃爍。每隔幾個小時,就會閃過我已經完全忘記的童年記憶片段,接著想起一些青少年時期的事情,然後是長大之後的事情。它總是那麼鮮明,每次都不同;像是玩著我心愛的玩具,第一次暗戀,第一次見到我丈夫,看著我兒子邁出第一步。雖然很多事情都重新回到我的記憶裡,但是它們都一閃即逝,直到下一段記憶出現。我以前沒發生過這種事情,而且讓人毛毛的。我對丈夫說:「天啊,這好像傳說中,臨終前會發生的情況。」自從我確診之後,這種事情就沒有再發生了。再一次,我相信這是身體試圖引起我的注意。      當我前一次的乳房X光攝影被判讀為正常時,放射科醫師隨口提到了我的乳房很緻密。比脂肪型乳房組織有更多的纖維,有這種情況的女性,乳房X光攝影有時候會錯過惡性腫瘤。      我成為他們其中之一      這些夢困擾著我,但是醫學上並沒有懷疑我有癌症,於是我在那年要求做磁振造影檢查,因為這項技術比乳房X光攝影更能通過緻密的組織檢查出異常。當然,這樣做也無妨,因為我有囊腫病史,再加上我母親四十九歲就得了乳管原位癌。我向自己保證,我會非常謹慎。就這樣。      當第一次受到醫療直覺的撞擊,你會像這樣在心理上不停地開自己玩笑。儘管你會受到這些訊息的影響,但是你也會存有疑問。想要相信自己平安無事,相信我們的健康沒有受到威脅,這是人類的天性。      在夢中診斷出我有乳癌的女士      然後又有一個不祥的夢入侵我的睡眠。在做掃描和等候結果的期間,我夢見:      一位穿著實驗室白袍的女人告訴我,我得了乳癌。她對我說:「你得了第三期乳癌。」      我沒有辦法對這個夢做合理的解釋,它並不像之前整夜迴盪的可怕句子那般籠統。這裡的象徵意義很明顯,一位真正的醫生正在告訴我,我得了癌症。我仍然可以看到那位女人的臉,她的短鬈髮。直到今天我在街上都可以認出她。      「這件事肯定會再回來找我的,」我告訴丈夫。「我得了乳癌。」一週後,我做了切片檢查,現實生活中的醫生證實了她所說的話,雖然還不知道是第幾期。在乳房腫瘤切除手術中,外科醫生會將靠近乳房的淋巴結染色。如果在任何局部淋巴結有細胞亮起,這表示癌症已經擴散,所有受到影響的淋巴結都必須立即去除。即使沒有淋巴結呈現陽性,外科醫師仍然會犧牲掉一個以確認結果。當解剖樣本送回來有清楚的癌細胞時,根據腫瘤的大小,有可能代表它是第一期,或更早期的乳癌。我的腫瘤是一點八公分,如果我的淋巴結看起來正常的話,這腫瘤還算小,屬於第一期乳癌。      我的癌症是第一期,但在夢中,她說是第三期。如果這個夢說中了我得到癌症這件事,是否也意味著第三期這件事也是對的?據我所知,第三期乳癌的患者長期存活的機會可能有點低。他們即將切除我一邊的乳房,而我卻滿不在乎。如果我從手術中醒來,卻要面臨死刑,那麼乳房不對稱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醒醒吧。現在該醒了。」我聽到她的聲音,但是看不到她。有人在我周圍痛苦地呻吟,但是我也一樣看不見他們。      「他們切除了我多少東西?」我懇求地問。「多少?」      「一個淋巴結,」手術房裡的一個聲音說。      「喔,感謝上帝。我活下來了。」我小聲說,開始感到激動,然後我也加入了周圍呻吟的行列。      我最後的病理診斷是第一期HER2 (+3) 乳癌,曾經被之前的乳房X光攝影錯過。在四十三歲,我就被診斷出乳癌,比我母親當年被診斷出來的時候還小了六歲。我的乳癌是一種侵襲性很強的腫瘤,還沒有擴散開來。如果只是再做一次乳房X光攝影,會不會再次錯過它,使得我較晚才被診斷出來,能夠被治療的階段也更少?這很有可能。      也許有些人會這樣想:「第一期?好險好險。這樣你不是就可以躲過化療,只需要做放射治療,以及服用雌激素藥丸就可以了嗎?」我過去也是這麼認為,但先別這麼快下定論。我們之中的確有些人需要做化療。我得到的是三陽性HER2侵襲性乳管癌,HER2惡性腫瘤的侵襲性很強,沒有進行化療和使用Herceptin,有百分之四十的第一期癌症病患會在五年內死亡。迷途的細胞有時候會進入血液,而不會影響到淋巴結。化療和Herceptin 可以在這些到處亂竄的細胞變成轉移性腫瘤之前將其摧毀,把五年存活率提高到百分之八十五。      對我來說,避免化療是不切實際的選擇,但這並不能阻止我說服自己這是可能的。我日夜都在為這個存活的百分比天人交戰,然而在這種狀況下,夢中醫師的話語仍然持續影響著我。「你得了第三期乳癌。」      但是,我並沒有得到第三期乳癌。我乾淨的淋巴結這麼說!難道這個夢暗示我將來會有得到另一種癌症的風險?或它是在警告我,這個癌症比它看起來的還要嚴重?我認為第三期的象徵意義是:嚴重但可以治好。那麼,迷途的細胞怎麼說呢?啊!我需要一個斬釘截鐵的答案。      「別丟下我一個人獨自面對他!」丈夫在我每天進行化療後這樣說。他指的是我們十一歲、需要特別照顧的兒子愛力克斯(Alex)。(在第四十七章,我會敘述在夢境的引導下,使用藥用大麻治好他癲癇發作的故事。)      這擊中了我的母性本能。我一直只從自己的角度在思考:我的身體、我的健康、我的選擇。但這不只是我的選擇,也不應該只是我的選擇。當我們互許終身,當他們依靠我們時,我們有必要替他們想一想。我的外科醫生極有可能已經把我治好了,但是我的丈夫並沒有因此感到欣慰。他擔心如果我沒有做進一步的治療,會有百分之四十的機會在五年內過世。他不想要失去妻子,也不希望我們的兒子失去母親。就算我最終難逃一死,我必須知道,我已經盡全力為他們活下去。我接受了化療。      我的預知夢應驗了      在開始治療之前,我見了當地的一位癌症諮商師。一位志工帶我走進診間,讓我在那裡等候。當這位諮商人員走進來,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短髮,然後是她的面容。這位女士走到哪裡我都認得出來。她就是那位在夢中診斷出我有癌症的女人!她告訴我她是一位護士,也是乳癌倖存者。這解釋了為什麼她在夢中穿著實驗室外衣。她還說她的腋淋巴結在治療期間都切除了,所以這代表了什麼,至少是第三期癌症嗎?這是對我做化療決定的確認嗎?天曉得?我也不知道。      在化療期間,我學習和我沉睡中的心靈對話,以療癒我的身體。這還有一個好處。我不再像多頭馬車那樣忙得團團轉,事實上,我變得比以往更專注、更有效率。我一直很熱衷於社會正義,經常過度投入。好像我一個人要做好五位公民的本分,才能夠控制住我對世界局勢的焦慮。我有全職的工作,外加三十個小時出於我各種原因的無薪工作要做。      不論是身體或精神上,我都做不到了,我終於明白,我從來都沒有真正做到過。在得到癌症之前,我亂槍打鳥,希望可以打中某個目標。了解了自己的極限後,我不再讓自己分身乏術,我管理著一間忙碌的食物銀行,從頭開始烹調健康的料理,並且養育我急需照顧的孩子。現在我為這個世界做出一位公民的貢獻,這就足夠了。      我相信潛意識的確會和我們對話,但是我們並不一定會注意到,這些對話的主題是被我們最強烈的渴望所引發的。對我來說,健康一直都是其中之一。很少事情會像追求健康一樣佔據我的心力。多年以來,我一直很刻意地為自己和我的兒子愛力克斯,接收治療的訊息。因為期待得到答案,我很專心。對愛力克斯來說,這些答案是逐漸顯現的,就好像沿著麵包屑走;對我來說,就好像夜裡的轟然巨響。      黑色貓頭鷹使者      在我被診斷出來的前一年,我的朋友催眠治療師瑞貝卡.格拉西塔諾(Rebecca Geracitano)正在治療我的恐懼症。在治療期間,我的潛意識被挖得很深,而且很顯然地,有一些作用被釋放了出來。很快地,預知夢開始從我心中翻滾而出,其餘的事,你已經知道了。我們都沒有預料到會發生這種事。在診斷之後,我們又進行了一次療程。我們想確定我的心智可以如何幫助這個治療過程。同樣地,我們都無法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被催眠之後,我眼前出現了一隻黑色大貓頭鷹的形象,幾乎快碰到我的鼻子。我沒有對瑞貝卡提起這件事,我很害怕,貓頭鷹可能是象徵死亡的使者。基於某些原因,我開始以第三人稱稱呼自己,好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      「她還沒有決定她是否會活下去。」某個不曉得是什麼的東西這麼說。      「你這是什麼意思?」貝琪(Becky,Rebecca 暱稱)問。      「她累壞了。多年來看著兒子受苦,情況卻一點也沒好轉,她感到無能為力。從某種程度來看,她責任已了。她覺得自己被打敗了。但是,還有時間。如果她決定繼續奮戰,她會活下去;如果不是這樣,她會一了百了。」      我很慚愧告訴你們這些,但在那一刻,我遲疑了,我想知道我還能像這樣繼續活下去嗎?我一直受到創傷,但是從來沒有時間充分感受到這一點。但是在那個安靜的診間,面對一位值得信賴的朋友,我承擔起我的痛苦,選擇了活下去。      「她決定活下去,而且她將會成為一位代言人。」黑色貓頭鷹再次出現,這次離我有一段距離,棲息在高處看著我。      代言人?為了乳癌?真的嗎?我仍在為兒子的癲癇爭取醫用大麻而戰,並成為代言人。當那一切都結束了,我再也不想當什麼代言人,或者至少我是這麼打算的。      但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讓我揮之不去。為什麼在我們真正接受診斷前,就會夢到得了癌症?而且如果我們是對的,聽從這些預警夢救了我們一命,其結果的重要性可能超乎我們個人的經驗。      現在,我比以往更活力充沛。雖然令人痛苦,但我從來不把自己的預知夢稱為夢魘。再也不是了。它是來自我心靈的禮物。如果我沒有聽從它們的預警,現在我可能在安排我的臨終照護,而不是我的下一個假期。我並不是因為活著才做夢,而是如同汪達.伯奇所說的,「因為我做夢了,所以我活著。」      成為伯克醫師夢境研究的一部分      比起在夢中被診斷出癌症,更令我驚訝的是,有一群人跟我一樣,診斷夢和預知夢真的是潮流。            凱特的解析      如果這些夢是我的夢,我大概會像蘇珊娜那樣來理解它們,因為她是一位對診斷和預知夢很敏銳的夢者。就像研究中的其他夢者一樣,她不只聽到有個聲音告訴她得到癌症,而且還做了一個直白和象徵的夢。在這個夢中,醫護人員向她走來,並且告訴她,她罹患了癌症,而病理報告也驗證了這個夢。蘇珊娜可以在她的夢中乘坐著愛因斯坦常提到的時間連續體。在夢的世界裡,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只有這個重要的當下。問題在於如何決定哪個夢只是好玩,哪個夢則揭示了未來,是個可以挽救生命的預知夢。      蘇珊娜明白,借用一位朋友的已故朋友作為死亡的原型,同時看著自己的一生在眼前飛逝,是一個清醒的白日夢,它的象徵性無須多做解釋——它需要的是被傾聽。      如果這是我的夢,就像蘇珊娜一樣,我相信這是為了點亮心裡的一盞燈。除了象徵,蘇珊娜的夢也充滿了雙關語。它的夢表明她得了第三期癌症,這可能指的是HER2+3。如果有一隻貓頭鷹造訪我的夢,那會讓我很開心,這可能代表我直覺裡的一部分正在召喚宇宙智慧。貓頭鷹可以看到你靈魂暗處的潛意識區域正在發生的事情,並且帶給你智慧與洞察力。想想看,睿智的老貓頭鷹。就像貓頭鷹可以把頭轉一圈,創造出它的生活圈,它也可以觀察到圈內的萬事萬物。貓頭鷹到訪你的夢境,可能象徵你在神祕世界的意識已經擴展到夜幕之外。      伯克醫師的評論      蘇珊娜病理報告上的診斷HER2,是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的縮寫。這意味著基因突變造成該蛋白過度生長,導致乳癌更快速生長。這個診斷的確讓人提心吊膽,但是預知夢中關於身穿白袍的女人這件事情應驗了,這絕對是一顆定心丸,讓她確定自己正走在對的道路上。我推測這也幫助她製造出貓頭鷹的意象,並且做出活下去的正面決定。迄今,在研究團隊中,擁有夢到乳癌診斷結果的能力,似乎一直是成功治癒的一個很有效的指標,不過還需要更多的研究才可以確認這個說法。

延伸內容

【推薦序】
◎文/西格爾醫學博士(Bernie Siegel, MD)      「夢是通往潛意識的捷徑。」——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夢的解析》      從我個人與專業上的經驗來看,我知道這本書的內容有多麼真實。意識會以夢境、象徵和幻象的方式表達出來。問題在於,當我們的心智掌控了我們的思想與意象,我們就無法突破這層障礙,清醒地意識與感應到內在的智慧。我發現在睡眠或恍惚狀態中,我們會創造出意象或聲音與我們對話,內在的自我可以自由地向我們展現被心智阻礙我們了解的智慧與真相。      杜克大學放射科醫師賴瑞.伯克,最近針對十八名女性完成了一項開創性的研究,這些女性在被診斷出罹患乳癌之前都曾做過預警夢。本書涵蓋了她們的故事,以及其他夢到不同類型癌症或其他疾病的人的夢境應驗故事。這些夢包括指導靈、天使、聲音、夢中的觸覺介入、共時性、象徵,以及已故親人的到訪。這些夢也都得到了醫學報告的驗證。      我真心相信,我們睡覺的原因跟我們對休息的需求無關,而是跟我們必須和浮現在我們意識中的無限智慧建立連繫有關,因為這些智慧跟過去、現在與未來的重大事件都息息相關。      在參加了一場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ubler-Ross)的研討會之後,我變成了她的信徒。在研討會裡,她要我為她畫一幅畫。我畫了戶外的場景,這是我之前在腦海中創造出來的畫面,作為冥想之用。我把這幅畫遞給她。她立刻問了我兩個問題:「為什麼十一這個數字對你很重要?還有,你在掩飾些什麼?」我告訴她,我已經和癌症病友團體共同努力了十一個月,作為一名醫生,對於我無法治癒或幫助的病人,我感到很痛苦,而我正在埋藏這種痛苦的感覺。我問她,是什麼讓她想問這些問題。她說場景中有十一棵樹,而且我用白色的蠟筆在山頂上畫上雪,但是這張紙本身已經是白色的,所以我添加了一層東西,象徵著在掩蓋些什麼。      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在一個我原本以為沒有任何意義,純粹只是我個人想像的場景中,竟然可以象徵性地描繪出我這麼多的生活面貌。那次的經驗,促使我帶著一盒蠟筆回到醫院,並且開始要求我的病人為我畫畫,以及跟我分享他們的夢境和直覺智慧。我對自己的想法感到驚訝,我正在學習其他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因為在醫學院的教育和培訓過程中,學生從來都不會接收到這類型的研究。例如卡爾.榮格(Carl Jung)在很多年前就曾經解析過一個夢,並且正確地診斷出腦瘤,但是我從來沒有遇到過任何一位醫學生在學校裡聽過這件事情。      這是一本很重要的書,因為它向我們展現了身心合一的事實,這是醫學界很難做到的事情。多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篇以夢境和圖畫為主題的文章,並且將它寄給一家醫學期刊發表。結果被退了回來,附上的評語是,「很有趣,但不適合我們的期刊。」所以,我把它寄給心理學期刊,再一次,文章又被退了回來,不過這次的評語是,「很適合我們的期刊,但不有趣。這些我們都已經知道了。」      從事醫療保健的人員和一般大眾都需要進入到這神奇的智慧泉源,它對人生的各個階段都有所助益,而且是造物主送給我們的禮物。甚至《聖經》裡也分享了上帝會透過夢境和幻象說話的故事。所以請靜下心來,創造出一方平靜的池塘,讓你可以看到自己真實的倒影,就像它讓醜小鴨意識到自己是一隻天鵝一樣。      我經常根據病人的夢境和圖畫決定他們是否需要動手術,以及治療他們疾病的最佳療法。有位罹患癌症的女士說她做了一個夢,在夢裡面出現了一隻名叫Miracle(奇蹟)的貓,這隻貓咪告訴她需要用哪種化療才能對症下藥,治好她的癌症。她的醫生同意照辦,而她現在依然健在。我們領養了一隻小貓,我也把牠叫作Miracle,她活了二十年。      另一位女士的故事則記錄在我的《奇蹟之書:愛、天使與禱告的神奇故事》(A Book of Miracles,心靈工坊,二○一二年)這本書裡。她的夢境裡出現了一位帶有口音的深色膚色女性,這位女士告訴她,她右邊的乳房有腫塊,需要仔細檢查。她從夢中醒來,感覺到乳房有硬塊。在醫院裡,醫療人員診斷出這是癌症,並且告訴她,她的主治醫師一會兒就過來。門一打開,走進一名來自印度的女醫師,跟她在夢中看到的是同一個人。      就我個人的經驗而言,有一次我出現了血尿。我的夥伴們都很擔心這是癌症的徵兆,催促我立刻去做檢查。那天晚上,我睡著了之後,夢見我在主持一個癌症病友團體,我邀請每個人自我介紹,並且請他們說說為什麼他們會在這裡。當輪到我說話,我連一個字都還沒說出口,每個人就不約而同地說:「但是你又沒有得到癌症。」結果事實證明,我真的沒有。      就在我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以健康的方式處理和面對死亡,而不是從醫生的角度拒絕承認自己的生命有限時,我夢見自己坐在一輛正要掉下懸崖的車子裡。當其他的乘客都在驚聲尖叫,我卻輕鬆自若地坐在位子上,準備迎接我的大限,以及即將到來的死亡。我從其他乘客臉上所看到的表情,對我意義重大。      我與病患的經歷,他們做過的夢和我做過的夢,族繁不及備載。對我來說,身體與心靈會透過夢來進行溝通是毫無疑問的。這些夢向我們展示了我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許多藝術與心理治療師都忽略了夢境和圖畫中出現的解剖學,因為這不是他們訓練的一部分。一名患有黃疸的男子畫了一棵樹,我知道這顯示了他膽管的狀況。我可以看到膽管並沒有需要動手術清除的阻礙物,然而這些在肝臟裡的小膽管因為發炎而被阻塞了,這種發炎症狀被稱為硬化性膽管炎。      有一位女士不確定她是否該做乳房切除術或是乳房腫瘤切除術,她畫了一棵樹,這棵樹的所有分枝都像是已經被修剪過一樣。她因此認為乳房切除術會是她正確的選擇。      我有一個神祕的病人叫作莫妮卡,她並不認識我的父母和病人,也跟他們沒有任何關係,但她會打電話告訴我一些人的訊息,並且知道這些人的名字,而我知道她所說的內容都千真萬確。我母親去世的時候,電話鈴聲響起。是莫妮卡打來的。「你的父母又在一起了,而且深以你為榮,有一位喜歡巧克力和香菸的女士正帶著他們四處參觀。喔,是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正帶著你父母閒逛。」是的,伊麗莎白的確跟我亦師亦友。莫妮卡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但是浩瀚無垠的心靈向她展現了她跟我分享的這些事實,並且讓我們可以和所有擁有意識的生物,從動物到人類,進行交流。      我認識的一位律師說:「我可以得出一個非常合理、完全合乎邏輯,但完全錯誤的結論,因為在學習如何思考的同時,我幾乎忘了如何感受。」我從經驗中領悟到,我們都具有多重性格。我們的內心住著一位思考者,這位思考者並不一定能做出正確的決定,因為就像那位律師一樣,他們會思考並煩惱什麼才是正確的,然而我們的潛意識和內在智慧知道,循著哪一條路走才正確,以及該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我即將要分享的是我的經歷,而且我相信我所經歷的事情。我並沒有被先入為主的信念或一些無法解釋的事情所阻礙。      在我父親去世的那一天,我在外頭散步的時候,有一個聲音問我:「你父母是怎麼認識的?」我回答說,我不知道,那個聲音於是說:「你到醫院的時候,問問你母親?」我一走進病房,這個問題就脫口而出。我母親回答:「你爸爸擲銅板輸了,只好帶我出去約會。」因為我母親說的這個故事,我父親笑著離開人世,而且看起來極為安詳。他那天一直等到最後一個人走進病房後才斷氣。他不可能知道這些事情,這只是另一個巧合,是我們的夢和意識又再次展露了智慧和感應力。      我聽得到聲音、看得到意象、有過幻象和預言夢、可以跟亡者以及動物溝通,並且可以覺察到未來和更多的事情。是的,我內在的小孩總是能以開放的態度面對新的體驗。我將在接下來的篇幅分享其中的許多經歷,希望能打開你的心扉,釋放我們的潛能。我們需要有一顆安靜的心,才能看清真相。神話和童話故事藉由池塘作為一面鏡子,讓你看到自己的倒影,並且明白自己是誰:是醜小鴨,還是天鵝。      我在冥想的時候遇見我的指導靈,而且曾經有兩個人畫出他的樣子,並且告訴我,我在某位朋友的喪禮演講時和佈道後,他就站在我身邊。他們看到他,並且描述了一些不可能知道的細節,除非親眼看過他。第三個人甚至告訴我他的名字,這個名字是我在冥想中,在初次的互相介紹中得知的。這幾個人幫助我理解到,我是他的聲音,而且我已經學會讓他的智慧通過我說話。      醫學界曾經三度未能發現凱瑟琳的癌症,醫療人員所依賴的早期檢查也沒有發生作用,但是她的癌症卻被她的指導靈在夢中發現了。在《奧茲醫生秀》(Dr. Oz Show),標題為〈第六感:令人震驚的預感〉(The Sixth Sense: Shocking Premonitions)節目中,她分享了在夢中發現自己罹患癌症的深刻故事。她在《癌境夢遊:直覺切入治療》(Surviving Cancerland:Intuitive Aspects of Healing)這本書中,詳細描述了她的夢境,書中也提到病理報告證實了她夢中的診斷結果。      我最後想提出的一點是,數字在夢中和生活中的重要性。事實上,我們的生活經歷都儲存在我們的內心,並且透過數字流露出來。有一位記者畫了一幅畫,用一隻手指著時鐘上的十二點;另一位女士畫了一顆破碎的心,上面滴了二十一滴血。我問他們十二歲和二十一歲時發生了什麼事,結果聽到了他們受到性虐待的創傷故事。我通常只會問這些被描繪出來的數字為什麼有特別的意義,因為它們不一定是創傷事件。它們也可能是愉快的,發生在過去、現在或未來,有關家庭、生活的歡樂事件。      這本書裡的研究著重在預知夢,這些夢能診斷出疾病,並且後來也獲得了醫學驗證。書中充滿了循序漸進的建議,以及一系列經過驗證的夢境,這些夢是真實而且令人驚嘆的研究。夢可以療癒我們。這在過去被認為是胡思亂想,現在則可以透過醫學檢驗和病理報告得到證實,就如同我們在這本書中看到的眾多故事一樣。伯克醫師和凱瑟琳蒐集到的研究和個人經驗,證明了夢境會成真,並且可以診斷疾病,拯救生命。      在夢中診斷出疾病,不久就會應驗的這種想法,對於古代的醫療人士來說並不陌生。在那個時代,夢被當作是進入真理的窗口,大家會跟醫生和心靈導師分享自己的夢境。這本書中的夢境都是通過當前醫學驗證而被記錄下來,這個事實本身就是一個突破性的證據,證明了夢的確有醫學上的價值。我們期許醫學界可以打開心胸,接受真理,並將其融入治療的過程中,而不是只專注於診斷,而忽略了被診斷的人。      要結束這個主題很困難,因為我想講的故事太多了,從我夢到我沒有得到癌症,以及不害怕死亡,到經由神祕人物接收到已過世的家人和病人傳來的訊息,乃至於我在思緒寧靜時,聽到有聲音對我說話。這些訊息來自我的父母和病人,而且總是那麼正確又恰當。      朋友們,心是神奇的東西,它和身體可以透過夢境和符號進行溝通。所以,當夢境、心靈和身體為你展現一場意象表演時,請凝神傾聽它們的智慧。它們知道你的意識在為你創造並計畫些什麼,因為心知道,走哪一條路對你的人生才是最健康、最安全的。

作者資料

賴瑞.伯克 Larry Burk

醫學博士、能量心理學專業認證、Healing Imager, PC總裁。 專攻遠距放射診斷、情緒釋放技巧(EFT)、催眠和夢工作。 他在匹茲堡大學醫學院就讀,並接受住院醫師訓練,之後接受針灸和催眠方面的訓練,成為一位能量心理學專業認證從業人員。 著有《讓魔法發生》(Let Magic Happen),目前住在北卡羅來納州德罕。

凱瑟琳.奧基夫.卡納沃斯 Kathleen O'keefe-Kanavos

美國學者,長年以來一直在研究並教導跟夢有關的主題。 三度從乳癌中倖存,她的預警夢診斷出癌症。凱瑟琳將自己的存活歸功於傳統的治療加上將預警夢作為診斷工具。 凱瑟琳是〈乳癌診斷前的預警夢:最重要的特徵調查〉論文中的許多個案之一,這篇論文於二○一五年刊載於《探索:科學與治療期刊》(Explore:The Journal of Science and Healing)。目前住在佛羅里達棕梠灘。

基本資料

作者:賴瑞.伯克(Larry Burk)凱瑟琳.奧基夫.卡納沃斯(Kathleen O’keefe-Kanavos) 譯者:許芳菊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眾生系列 出版日期:2022-11-15 ISBN:9786267219010 城邦書號:JP0205 規格:膠裝 / 單色 / 432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