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木偶奇遇記(全譯本)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國際書展/7折特價

內容簡介

◆暢銷全球的經典小說 ◆多次改編為音樂劇以及動畫 小木偶的人生總會出現一個搞砸一切的「但是」, 人生,不也是如此? 說謊鼻子會變長,好孩子永遠說實話。 老木匠杰佩托替自己做了一個會跳舞、擊劍和翻筋斗的小木偶,並取名皮諾丘。神奇的是,皮諾丘只要一說謊,鼻子就會變長。老木匠打算帶著皮諾丘環遊世界,幫自己賺些麵包填飽肚子。沒想到皮諾丘不但不乖乖聽話,還害老木匠被關進監獄,又打死苦口婆心勸他向善的蟋蟀,直到被火燒掉雙腳,他才稍微覺悟。但當了幾天的好孩子之後,他又開始逃學、逃家,還跟著跛腳狐狸和假瞎眼貓,妄想種出金幣田……在歷經因玩樂過度變成驢子,又被大鯊魚吃進肚子之後,皮諾丘才終於徹底覺悟,變成真正的小男孩。 一個小孩與大人都可一讀再讀的經典, 皮諾丘的歷險就像我們終將找到自我的旅程。 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都曾經像是皮諾丘,對家庭與學校以外的世界有好奇、有想望(從大人的角度來看或可說是想擺脫陳舊的制約),忍不住想去探索自由無拘的世界,在頂撞大人、面對社會現實跌跌撞撞的過程中,就像是皮諾丘不理會蟋蟀的殷切叮嚀、天真的相信金幣可以種出金幣田、會受到玩具國的誘惑……然而木匠爸爸和藍髮仙女的愛就像拉著風箏的線牽引著皮諾丘,陪伴著他度過這一切困難。當壞孩子變得乖巧善良,就能將幸福帶到家中,幫助這個家改頭換面,從此快樂美滿。

目錄

1:關於老木匠櫻桃師傅是如何發現了一塊會哭會笑,像小孩般的木頭。 2:櫻桃師傅將這塊木頭送給他的朋友杰佩托。杰佩托替自己做了一個會跳舞、擊劍和翻筋斗的小木偶。 3:杰佩托完成了木偶,取名皮諾丘。小木偶的首次惡作劇。 4:皮諾丘與會說話的蟋蟀的故事。從這個故事可以得知,壞孩子不喜歡被比他們懂事的人糾正。 5:皮諾丘肚子餓了,翻找到一個雞蛋打算煎來吃掉,沒想到煎蛋卻飛出窗外了。 6:皮諾丘把腳擱在暖爐上睡著了。第二天醒來,卻發現雙腳已經燒掉了! 7:杰佩托回到家,並將自己的早餐給了小木偶。 8:杰佩托做了一雙全新的腳給皮諾丘,還賣掉自己的外套,替皮諾丘買課本。 9:皮諾丘為了付錢進小木偶戲院,把課本賣了。 10:木偶們認出了他們的兄弟皮諾丘,高聲熱烈歡迎他;但導演吞火人也跑出來了,害得可憐的皮諾丘差點丟掉小命。 11:皮諾丘救了朋友哈里肯那一命,吞火人打著噴嚏原諒了皮諾丘。 12:吞火人給皮諾丘五個金幣,要他轉交給父親杰佩托。但小木偶跟著狐狸與貓走了。 13:紅龍蝦旅店 14:不聽會說話的蟋蟀勸告,皮諾丘落入了強盜手中。 15:強盜追上了皮諾丘,抓住了他,將他吊在一棵大橡樹上。 16:可愛的藍髮小姑娘救回了小木偶,將他放在床上,並請來三位大夫判定皮諾丘究竟是生是死。 17:皮諾丘吃了糖卻不肯吃藥。當送葬人要帶他走,他趕緊把藥喝了,身體就好了。後來他撒了謊,他的鼻子愈變愈長,做為懲罰。 18:皮諾丘再度遇上狐狸跟貓,還隨著他們去奇蹟田種金幣。 19:皮諾丘的金幣被劫走了,還被懲罰判刑,坐了四個月的牢。 20:離開監獄重獲自由的皮諾丘踏上歸途,要回到仙女身邊,但途中他碰上了一條大蛇,後來又落入陷阱中。 21:農夫捉住了皮諾丘,拿他當雞舍的看門狗。 22:皮諾丘發現了小偷,農夫讓他重獲自由,做為他忠心耿耿的回報。 23:得知藍髮仙女死了,皮諾丘傷心欲絕。鴿子帶他到海邊。為了營救父親,他跳入海中。 24:皮諾丘抵達勤勞蜂島,與仙女重逢。 25:皮諾丘答應仙女會當個乖孩子和用功讀書,因為他不想再當小木偶了,他想變成一個真正的小男孩。 26:皮諾丘與朋友一塊兒跑去海邊看大惡鯊。 27:皮諾丘與玩伴大戰,其中一人受傷,皮諾丘被捕了。 28:皮諾丘差點被當作一條魚,丟進鍋裡油炸了。 29:皮諾丘回到仙女家。她答應,再過一天,他將不再是個小木偶,而會變成一個真正的小男孩。為了替皮諾丘慶祝,還要舉辦盛大的咖啡牛奶派對。 30:皮諾丘不但沒變成一個真正的小男孩,反而和好朋友小燈芯一起逃家,跑去了玩具國。 31:玩了整整五個月後,有一天清晨,皮諾丘醒來大吃一驚。 32:皮諾丘長出一對驢耳朵。過了一會兒之後,他變成了會嘶──嘶──叫的驢子。 33:驢子皮諾丘被馬戲團班主買下,教他耍把戲。後來驢子的腿瘸了,被一個打算剝下驢皮做大鼓的男人買下。 34:皮諾丘被丟進海裡,驢身被魚兒們吃掉了,然後變回小木偶。游回岸上的途中,卻被大惡鯊一口吞掉了。 35:猜猜看,皮諾丘在大惡鯊的肚子裡遇見了誰?我的孩子們,接著讀吧,你們就會曉得了。 36:皮諾丘終於不再是一個小木偶,他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小男孩。

內文試閱

1 關於老木匠櫻桃師傅是如何發現了一塊會哭會笑,像小孩般的木頭。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   「國王!」我的小讀者們忙不迭地回答。   不,孩子們,你們都猜錯了。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塊木頭。它並非多貴重的木頭,相反的,就只是一塊普通的柴木,一塊結結實實,可以在冬日裡送進火爐讓屋內溫暖舒適的普通木柴。   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有一天這塊木頭發現自己在一個老木匠的店裡。老木匠的本名是安東尼,但是大家都喊他作「櫻桃師傅」,因為他的鼻尖又圓又紅又亮,像極了熟透的櫻桃。   櫻桃師傅一發現這塊木頭就開心的不得了,他興奮地搓著手,喃喃自語著:「這根木頭來得正是時候,剛好可以拿它來做桌腳。」   櫻桃師傅一把抓起斧頭,打算削去木頭的外皮,做成桌腳的樣子。他站穩了,一手高舉斧頭,正預備劈下去,突然聽見一個細小微弱的聲音懼怯地懇求他:「求求你輕一點!別太用力砍我!」   櫻桃師傅臉上出現了無比驚訝的表情,原本可笑的長相看起來更好笑了。他害怕的左瞅瞅右瞅瞅,想找出這個微弱的聲音是從房間哪個角落發出來的,卻沒瞧見半個人影!他瞧了瞧長凳底下──沒有人啊!他又把頭鑽進櫃子裡,看了看,也沒有人啊!他再搜遍了每個架子──都沒有人啊!然後他打開大門,上下左右都找了一遍──還是連半個人影都沒找著!   「啊,我知道了!」他搔搔假髮,笑了起來:「鐵定是我聽錯了,以為有人在小小聲的講話呢!沒事,沒事,再來幹活吧!」   櫻桃師傅高舉斧頭使勁朝這根木頭砍了下去。   「噢,噢!你弄痛我了!」剛剛那個微弱的聲音哭喊著。   櫻桃師傅驚嚇得呆住了,他嚇得眼珠爆凸,嘴巴張得大開,舌頭都掉到下巴上了,渾身發抖;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他結結巴巴的自言自語:「聲音到底是從哪來的?明明就沒有其他人啊?難不成是這塊木頭像小孩一樣愛哭哭啼啼的?但要我怎麼相信?眼前不就是一塊普普通通的木柴,它明明就跟其他木柴一樣,只能拿到爐子裡生火。難道有人藏在裡面?如果真的有人在裡面,算他倒楣,看我怎麼好好修理他一番!」他話一說完,雙手就一把抓起那塊木頭,狠狠的東敲西砸──把木頭摔到地板上,又甩到牆上,甚至拋到天花板上;然後他側耳聆聽是否有呻吟哭泣的聲響。他等了兩分鐘,無聲無息;又等了五分鐘,仍然無聲無息;再等了十分鐘,還是無聲無息。   「啊,我知道了!」他勉強露出笑容,用力搔搔頭上的假髮,說:「鐵定是我又聽錯了,以為聽到有人在講話,沒事,沒事,繼續幹活吧!」   可憐的櫻桃師傅早已嚇得魂不附體,決定替自己唱首輕快歡樂的歌來振奮精神。他把斧頭放下,拿起刨刀準備將木頭表面刨得光滑平整。他來來回回地刨削著木頭,卻又聽到了同樣小小的聲音,只不過這次他邊咯咯笑邊說:   「住手!噢,住手啦!哈哈哈!你搔到我的肚子了啦!」   可憐的櫻桃師傅這次像是中了槍,嚇得一屁股往後跌,等他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坐到了地板上。他臉色大變,原本紅通通的鼻尖都嚇得紫得發黑了。
2 櫻桃師傅將這塊木頭送給他的朋友杰佩托。杰佩托替自己做了一個會跳舞、擊劍和翻筋斗的小木偶。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傳來響亮的敲門聲。   「進來。」老木匠安東尼說。他被嚇得全身發軟,站都站不起來。   門應聲而開,一個時髦的小老頭兒走了進來。他的名字叫杰佩托,但附近的小孩們都愛叫他「老玉米糊」,因為他總是戴著一頂像黃玉米的假髮。杰佩托的脾氣暴躁,很討厭別人叫他「老玉米糊」,他只要一聽見這四個字就會暴跳如野獸,誰也安撫不了他。   「早安,安東尼師傅。」杰佩托說,「你在地板上做什麼啊?」   「我在教螞蟻認字。」   「祝你好運!」   「是什麼風把你吹來啊,老朋友杰佩托?」   「我的腿帶我來的啊。等你知道了原因,說不定還會挺得意呢。安東尼師傅,我是來請你幫忙的。」   「我就在這兒,任你差遣。」老木匠邊回答邊直起了上半身。   「今天早上我突然想到一個絕妙的主意。」   「說來聽聽。」   「我打算替自己做一個漂亮又精緻的木偶,他會跳舞、擊劍和翻筋斗。我打算帶著他環遊世界,幫自己賺些麵包填飽肚子,也賺兩杯小酒喝喝。你覺得如何?」   「這主意太好了,老玉米糊!」那個微弱的聲音不知從哪裡喊著。   (未完節錄)
3 杰佩托一回家就動手完成了小木偶,並取名皮諾丘。小木偶的首次惡作劇。
  杰佩托的家是坐落在一樓的一個小房間,樓梯旁有扇小窗戶,房間很小但整潔舒適。屋內的家具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一把老舊的椅子、一張搖搖晃晃的老床,還有一張快要垮下來的桌子。面對門的牆壁上畫著一個火光熊熊的壁爐,爐火上方畫著一個鍋子,鍋裡熱鬧滾滾的煮著東西、冒著幾可亂真的縷縷炊煙。   一進家門,杰佩托就拿起工具開始修整這根木頭,預備做一個小木偶。   「我要幫他取什麼名字好呢?」他自言自語道:「我想叫他皮諾丘好了,這名字一定會幫他賺大錢。我從前認識的一家人,全家都叫皮諾丘──爸爸叫皮諾丘,媽媽叫皮諾丘,小孩也叫皮諾丘──他們每個人的運氣都好極了。其中最有錢的那位還以乞討為生呢!」   幫小木偶取好了名字,杰佩托便坐下來仔細地幫他做頭髮、額頭和眼睛。當他驚訝的發現這雙眼睛骨碌碌地轉啊轉,然後定定地瞪著他時,他覺得被冒犯了,於是粗聲說:「難看的木眼睛,你瞪著我做什麼?」   但沒有人回應他的話。   杰佩托幫小木偶做好了眼睛,接著做鼻子。可是木偶鼻子才一做好就開始變長,木鼻子長啊、長啊,沒完沒了的一直長著;可憐的杰佩托拼命的把木偶鼻子鋸了又鋸,但卻愈鋸就變得愈長,最後杰佩托只好放棄了,就任由著木鼻子隨便長吧。接下來他開始幫木偶做嘴巴。   木偶嘴巴才剛做好呢,就咧開唇像在嘲笑著杰佩托。   「別笑了!」杰佩托生氣的說,但他還不如對著一面牆這麼說呢。「我說,別笑了!」杰佩托怒吼著,聲音宏亮得跟打雷似的。   木偶嘴巴收起笑容,卻把舌頭伸吐得老長。   杰佩托不想白費唇舌替自己找麻煩,決定當作什麼都沒看見,只管自顧自的繼續做事。他幫小木偶做好了嘴巴,接著做下巴、然後是脖子、肩膀、肚子、手臂和手掌。正當他要幫指尖做最後的修飾時,杰佩托忽然察覺自己假髮被拉掉了,他抬頭一看──   然後他看見了什麼?   杰佩托看見自己的黃色假髮正被小木偶的拿在手上。   「皮諾丘,把假髮還給我。」   皮諾丘不但不乖乖聽話,反倒將假髮戴在自己頭上,遮住了自己大半張臉。調皮搗蛋的小木偶讓杰佩托難過又沮喪,他從來沒有這麼傷心過。   「皮諾丘,你這個壞孩子!」杰佩托喊了起來:「我還沒有把你做好,你就開始對你可憐的老爸爸不聽話不禮貌了。真是壞透了,我的兒子啊,你真是壞透了。」他伸手拭去臉上的一滴淚水。   接著杰佩托又幫小木偶做腿和腳,但木偶腳才一做好了,他的鼻尖就被用力的踢了一腳。   「這都是我咎由自取啊!」杰佩托自言自語地說:「我在做木偶之前,就應該想到會有這樣的後果,但現在已經來不及了。」   杰佩托用雙手從小木偶的腋下將他托起來,然後放到地板上,教他走路。皮諾丘的雙腳又直又僵硬,根本移動不了腳步,於是杰佩托牽著他的手,教他將一腳先踩出去,另一腳再踩出去地練習走路。木頭雙腳逐漸能靈活移動了,皮諾丘開始自己行走。走著走著他忽然滿屋子轉著跑,當他跑到敞開的大門邊時,猛然往外一躍,就跳到大街上了,然後飛也似的向前衝跑而去。可憐的杰佩托趕緊追了上去,卻怎麼也追不上他。   皮諾丘一蹦一跳地大步向前奔跑,兩隻木頭腳在石板路上蹦蹦跳跳發出的噪音,簡直比二十個穿著木屐走路的佃農還吵。   「抓住他!抓住他!」杰佩托在後面邊拼命追趕他邊喊著。   但路上的行人只是瞠目結舌地望著木頭做的小人偶像風一般地跑過大街,大家捧腹大笑,有人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最後,幸好有一名警察路過,他聽見小木偶的跑步聲,還以為是一頭脫韁的小馬,擔心造成亂子;於是他英勇的張開雙腿,穩穩地站在路中央,一心要阻止意外發生。皮諾丘大老遠的便發現有名警察攔在路中央等著要抓住他,他竭盡所能地想從這大個子的雙腿間竄過去,可惜還是失敗了。警察抓著皮諾丘的鼻子(他的鼻子非常長,似乎生來就是方便讓別人抓著的),將他歸還給杰佩托。   杰佩托氣得要扭皮諾丘的耳朵,卻驚訝地發現木偶耳朵不見了,找了老半天,他才恍然大悟自己根本忘記幫木偶做耳朵了!所以他只能一把拎起皮諾丘的後頸,抓著帶他回家。途中他幾番大力搖晃手中的皮諾丘,憤怒的說:「我們到家後再來好好算帳!」   皮諾丘一聽到他這麼說,嚇得將身子撲倒在地,賴在地上一步都不肯往走了。路過的行人一個接著一個停下來,然後圍繞在他們身旁;各說各話,各有各的看法。   「好可憐的皮諾丘,」其中一個圍觀的人喊著:「我不驚訝他不想回家。杰佩托脾氣又壞又兇,肯定會狠狠揍他一頓。」   「杰佩托看上去是個好人,」另一人接著說,「但面對小男孩時他可是個真正的暴君。如果把這個可憐的小木偶留在他手上,說不定會被他拆得七零八落!」   他們爭論不休,最後警察只好放了皮諾丘,並且將杰佩托抓進監獄,圍觀的人潮才罷休。   無助的老傢伙不知該如何為自己辯護,只能像個小孩般痛哭失聲,抽抽噎噎地說:「忘恩負義的孩子!我全心全意想要讓你做一個乖巧的小木偶!是我活該,我當初應該想清楚的。」   之後發生的故事,幾乎讓人難以置信,但親愛的孩子們,不妨接著讀下去吧。
4 皮諾丘與會說話的蟋蟀的故事。從這個故事裡可以得知,壞孩子不喜歡被比他們懂事的人糾正。
  可憐的杰佩托被關進監獄了。而搗蛋鬼皮諾丘一脫離警察的掌握,便飛快地穿過田野及草原,一路奔跑抄小徑回家。他死命狂奔,跳過荊棘及草叢,越過小溪和池塘,彷彿自己是隻山羊還是野兔,有獵犬緊追在後。終於回到了家門口,他發現大門半掩著,趕緊竄入屋內,鎖上大門,然後躺在地板上,大大慶幸自己成功脫逃。可惜他開心沒多久,就聽見有人說:   「喞──唧──唧!」   「誰在叫我?」皮諾丘嚇得魂不附體。   「是我。」   皮諾丘轉頭看見一隻大蟋蟀在牆壁上慢吞吞地爬著。   「告訴我,蟋蟀,你是誰啊?」   「我是會說話的蟋蟀,已經在這間屋子裡住了一百多年。」   「不過,從今天起,這房子就是我的了!」小木偶說,「如果你有心幫幫忙,就趕緊離開再也別回來。」   「我拒絕離開這裡。」蟋蟀回答,「直到我告訴你一個偉大的真理。」   「那快點說吧!」   「如果小男孩不聽父母的話,還翹家,那就糟糕了!他們永遠都不會開心,老了還會後悔莫及。」   「親愛的蟋蟀啊,隨便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我只知道,明天一大早,我就要永遠離開這裡。如果留下來,我就會落得跟所有小男孩和小女孩一樣的下場。他們被送去學校,不論願不願意,都得去上學。至於我嘛,讓我告訴你,我討厭上學。我覺得呢,抓蝴蝶、爬樹還有偷鳥巢,都比上學好玩多了!」   「可憐的傻孩子!你難道不知道要是這樣下去,你會變成一頭驢子,成為大夥兒取笑的對象。」   「別說了,你這個醜蟋蟀。」皮諾丘大聲叫嚷著。   蟋蟀是個充滿智慧的老哲學家,並不在意皮諾丘的無禮放肆,他語氣不變繼續說:「如果你不喜歡上學,何不去學一門手藝,找一份正當的工作轉錢來養活自己呢?」   「讓我告訴你吧!」皮諾丘不耐煩的回答,「這世上所有的行業中,只有一行真正適合我。」   「那是什麼呢?」   「吃吃喝喝、睡覺玩樂,從早到晚四處閒晃。」   「皮諾丘啊,為了你好,請聽我說,」會說話的蟋蟀以平靜的語調說:「無所事事的人的下場不是進醫院就是進監獄喔!」   「說話小心點,醜蟋蟀,要是惹火了我,叫你後悔莫及。」   「可憐的皮諾丘,我真同情你。」   「為什麼?」   「因為你是一個小木偶,更糟糕的是你還長了一個木腦袋。」   聽見蟋蟀的最後幾句話,皮諾丘火冒三丈跳得老高,他從板凳上拿起榔頭,使勁砸向會說話的蟋蟀。或許他沒料到自己會砸得中,可是非常令人難過,我親愛的孩子們,他不但砸到了蟋蟀,還直接砸中了牠的腦袋。   伴隨著最後一聲微弱的「喞──唧──唧──」,不幸的蟋蟀從牆壁上掉下來,死了!
6 皮諾丘把腳擱在暖腳爐上睡著了。第二天醒來,卻發現雙腳已經燒掉了。
  皮諾丘討厭黑漆漆的街道,但肚子實在太餓了,所以他還是跑到屋子外面。這是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夜晚,天上打著雷,亮晃晃的閃電劃破夜空時像成了一片火海。冰冷的風呼嘯而來捲起漫天沙塵,樹木在風中不停地顫抖呻吟。皮諾丘非常害怕打雷閃電,但飢餓終究戰勝了恐懼。他連蹦帶跳的來到村子,又累又喘的連舌頭都伸了出來,像一頭鯨魚般直噴氣。   深夜,村子裡的商店都已經關門了,家家戶戶門窗緊閉,街道顯得陰暗又冷清,連一條狗都看不見,了無生息的模樣簡直就像是個死村。皮諾丘好失望,情急之下他撲跑向拉鐘,猛力拉響它,然後自言自語:「這下總會有人理我了吧!」   一點兒沒錯。一個戴著睡帽的老頭打開窗戶,並將頭伸出窗外,氣呼呼的嚷著:「這麼晚了你想要幹嘛?」   「你可以好心給我一點麵包嗎?我肚子餓了。」   「等我一會兒,馬上回來。」老頭回答。他以為自己遇上了喜歡趁夜裡大家熟睡時,在街上亂按別人門鈴的小男孩。   過了一兩分鐘,同樣的聲音又喊著:「到窗子下面來,伸出你的帽子。」   皮諾丘沒戴帽子,但他趕緊跑到窗戶下面,卻正好被潑下來的冰水淋了一身,他可憐的木腦袋、木肩膀、全身上下都濕透了。皮諾丘像一塊濕毛巾般地回到家,又累又餓的他疲倦得站都站不住了,便坐在小凳子並將雙腳擱到爐子上烤乾,然後他睡著了。   在皮諾丘熟睡的時候,他的腳竟燒了起來;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兩隻木腳被燒得焦黑,然後化為灰燼了。但皮諾丘打著呼嚕睡得好香,彷彿被燒掉的不是自己的腳。天亮時,他一睜開雙眼就聽到門外傳來一陣響亮的敲門聲。   「是誰啊?」皮諾丘打了個大呵欠,揉了揉眼睛。   門外有個聲音回答:「是我。」   是杰佩托的聲音。
7 杰佩托回到家,並將自己的早餐給了小木偶。(節錄)
  可憐的小木偶還沒完全清醒呢,絲毫未察覺自己的雙腳早已被燒個精光。一聽見父親的聲音,他猛地從椅子上跳起來想去開門,卻一個踉蹌往前重重摔去,一頭栽倒在地板上。這一跤摔得可重了,發出的聲響之大,彷彿一疊木板從五十樓層高的地方砸了下來。   杰佩托在街上叫喚著:「幫我開門!」   「爸爸,親愛的爸爸,我沒辦法開門!」小木偶絕望的哭喊著,在地板上滾過來滾過去。   「為什麼沒辦法?」   「因為有人吃掉了我的腳。」   「誰吃掉了它們?」   「貓!」皮諾丘看見屋子的角落有隻小動物正忙著撥弄著一些木屑。   「我叫你開門!」杰佩托再喊了一次,「不然等我進去了,看我不好好抽打你一頓。」   「爸爸,相信我,我沒辦法站起來啊!天哪!我的天哪!我這輩子都得用膝蓋走路了!」   小木偶的眼淚和啼哭在杰佩托聽來,不過又是在唬弄他的把戲。於是他爬上屋子旁邊的牆面,由窗戶鑽進屋內。一進到屋裡,原本怒氣沖沖的杰佩托一見到皮諾丘躺在地上成大字型,發現他的兩隻腳真的不見了,一下子就又傷心又難過。他把皮諾丘從地板上抱起來,對他又親又抱的,臉上老淚縱橫。   小木偶前言不搭後語,講得不清不楚,杰佩托沒有聽懂他在說什麼,只聽懂小木偶肚子餓了,好心疼他,便從口袋裡拿出三個梨子給小木偶。   「這三個梨子是我的早餐,但我很樂意讓給你。別哭了,快吃吧。」   「如果你想我把它們吃掉,請幫我削皮。」   「削皮?」杰佩托驚訝的說,「親愛的兒子啊,我沒想到你對食物這麼挑剔。不乖,太不乖了!在這個世界上,就算是小孩子,也是有什麼吃什麼,不可以挑食,因為人生之路漫漫,誰也不知道有什麼在前面等著我們。(we must accustom ourselves to eat of everything, for we never know what life may hold in store for us)」   「你說的或許有道理,」皮諾丘回答,「但我就是不愛吃沒削皮的梨子,我不喜歡嘛。」   疼愛孩子的老杰佩托還是拿刀把三個梨子的皮削了,同時將梨皮整齊的排在桌上。皮諾丘兩、三口就啃完了一個梨子,然後隨手就要把梨核丟掉,杰佩托卻阻止他:「喔,別把它丟了!這世上任何東西都會有用途的。」   「我不要吃梨核。」皮諾丘氣呼呼的嚷著。   「誰知道呢?」杰佩托平心靜氣的回答。   最後桌上就放著梨皮,和擺在梨皮旁邊的三個梨核。   皮諾丘狼吞虎嚥的吃完了三個梨子後,開始打呵欠,把嘴巴張得好大,哀嚎著:「我肚子還是很餓哪。」   「但我沒有東西給你吃了。」   「真的嗎?什麼都沒有了?」   「只剩下這三個梨核跟這些梨皮。」   「那好吧。」皮諾丘說,「如果沒有別的食物,那我要吃了這些。」他做了個鬼臉,但是一口接一口的,梨核和梨皮一一消失了。「啊,我覺得好多了!」他吃下了最後一口果核後嘆道。   「看吧,」杰佩托下了結論,「我剛剛是不是告訴你,吃東西不要挑三揀四。親愛的,人生漫漫,我們永遠不知道是什麼在前面等著我們。」

作者資料

卡洛.柯洛帝(Carlo Collodi)

出生於義大利佛羅倫斯。本名為Carlo Lorenzini,義大利語Carlo Collodi。他是義大利著名的童話作家,《木偶奇遇記》就是他享譽全球的兒童文學經典之作。 卡洛.柯洛帝剛開始是為地方報紙寫稿,1881年開始在《兒童日報》上連載《皮諾丘奇遇記》(Le Avventure di Pinocchio)。皮諾丘的故事一推出便深受各地兒童的喜愛,後來這些專欄就集結成了今天暢銷全球的《木偶奇遇記》。至今已經被翻譯多國語言,迪士尼也曾將之改編為動畫。

基本資料

作者:卡洛.柯洛帝(Carlo Collodi) 譯者:林艾莉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經典名著 出版日期:2016-05-26 ISBN:9789864770205 城邦書號:BU605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