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
北野坂偵探舍:人物心理描寫不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北野坂偵探舍:人物心理描寫不足

  • 作者:河野裕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15-07-30
  • 定價:299元
  • 優惠價:5折 150元
  • 書虫VIP價:15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42元
本書適用活動
出版社 TOP 100
  • 特價$99 up!

內容簡介

追求幸福快樂的結局,難道只是一種天真嗎? 睡上十二個小時,才可啟動寫作模式的纖細作家& 只要作家需要,一定使命必達的陰陽眼編輯, 攜手解開幽靈捎來的黑暗謎題, 尋覓通往溫柔結局的出口—— ★獨步NIL書系第二彈!超人氣畫家AKRU跨刀繪製,隨書附贈精美拉頁海報! ★作家和編輯搭檔,藉由完成「人物心理和故事設定」,展開不思議的創作推理 獲乙一讚譽的人氣作家——河野裕 獻上充滿希望和溫柔的作家&編輯浪漫物語 【故事簡介】 幽靈—— 有引發靈異現象的能力,而這項能力和他們的遺願有關; 當遺願實現的時候,他們便會消失並離開人間。 然而,若幽靈記不得也說不清自己的願望,該怎麼辦才好? 一件尋找繪本的委託,接連牽扯出令人心痛的悲傷回憶…… 祈求重要之人幸福的少女、在病床上勾勒世界輪廓的女孩、 與反覆說「你好」和「謝謝」的幽靈男孩, 他們真正的願望究竟是什麼? 一生追求快樂結局的作家,以及有陰陽眼的勞碌命編輯, 他們如何實現生者與死者的願望,為悲劇改寫下幸福的結尾? 或「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只是被淚水沾濕的童話幻夢…… 【徒然咖啡館】 一家坐落在北野坂上的咖啡館,外觀宛如童話中的魔女之家。 二樓是偵探事務所,不過咖啡館店長通常都在一樓招待委託人。 紅茶、咖啡、甜點或者酒類一應俱全。 【咖啡館的住客】 佐佐波蓮司- 北野坂偵探舍的社長,同時是徒然咖啡館的店長。 有一雙陰陽眼,以及和幽靈對話的能力。 他曾經是雨板的責編,離職後,兩人是互相信任的搭檔。 雨坂續- 睡上十二個小時才醒得過來的作家。 雖然不是暢銷作家,但有一批狂熱粉絲。 現任責編是一位大嗓門的能幹女性。 擁有藉由創作小說和設定人物來推理的能力。 【幽香推薦】 這真是最棒的搭檔! ——水口真佐美(西宮店書店店員) 因為悲傷,所以溫柔。因為溫柔,所以悲傷。 現實應當悲傷而遺憾,可是兩人卻用溫柔的方式為這些人生故事收尾。 我認為,與其說是兩人的偵探故事, 不如說,這更是屬於作家和編輯的物語。 ——甘蛙

內文試閱

1   由紀接連兩天踏上北野坂的坡道。   這條坡道一路從車站前延伸向布引山,穿過星期六的熱鬧街道,通過中山手大街之後,坡度就會愈來愈陡。   這一帶開始,景色有了極大的轉變。   煩人的招牌從視野中消失無蹤,取而代之是在褪色磁磚投下深濃陰影的行道樹。行道樹和前方遠山相映,在視野內襯出鮮明的綠意。   行道樹是明亮的綠色,山林則是略偏深沉的綠色,甚至連開下坡道的公車都是沉穩的深綠。在各式各樣的綠色之中,錯落於道路兩端的紅磚花壇所呈現的紅色就顯得特別醒目。   這樣一說,由紀記得以前學過紅色和綠色是相對色,當時的由紀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她深信紅色的相對色是藍色。   一接近位於前方的布引山,就會在左手邊發現一棟奇妙的建築物。建築物的外型就像童話故事書中的魔女之家,是一棟古色古香的西洋建築。紅磚外牆上爬滿無數藤蔓,深色石階一路蜿蜒到房子的入口,房子的兩側還有有如小型森林般繁茂的灌木叢。   這棟建築就是「徒然咖啡」。簡單的白底招牌上,用宛如老舊小說內文的字體不起眼地寫著店名。   昨天是小暮井由紀第一次拜訪徒然咖啡。昨日懷抱著煩悶的心情,踏上北野坂的坡道,發現這家咖啡店後,因為一時衝動而進店。   說不定能遇到魔女,學會讓自己變得幸福的咒語——由紀當然不是抱著這樣的期待走進店裡,但卻相對地得知了不可思議的小說家與編輯。   由紀踏上石階,拉開店門。   這是一家給人安心感的咖啡店,店內擺設了古董風格的圓桌與扶手椅,還有幾組酒紅色沙發的座位,看起來雖然不是特別高級的家具,但非常有格調。   不會白到刺眼的白牆上裝飾著幾幅畫,咖啡店大概就是要掛幾幅畫或照片吧。假如是照片就好了,由紀想。她從八年前就難以喜歡圖畫。   正當由紀注意牆上畫作時,迎來的女服務生朝由紀露出明亮的笑容。   「歡迎光臨,請自由選擇您喜歡的位子。」   「呃,不好意思,我在等人,我和偵探社的人約好了。」   偵探社指的是佐佐波偵探社,由紀今天早上打電話預約,預約時間是下午兩點三十分。距離約好的時間還差十五分鐘左右,自己可能到得有點早,由紀思忖。   女服務生的嘴角歪成近似苦笑的模樣,點頭發出小小聲的「啊」,然後向收銀台後方出聲呼喚。   「店長,二樓有客人來了。」   一個宏亮的低沉嗓音傳了回來。「知道了,我現在過去。」   裡面的廚房出現了一名看起來年約二十歲後半的男性。   毫無疑問,他就是昨天穿著深藍條紋襯衫的男人,只是這次身上穿的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服裝:男人穿著淡黃色圍裙,右手還拿著沾鮮奶油的打蛋器。   「恭候多時了,妳就是小暮井小姐吧?」   「是的,呃——」   小暮井由紀感到一陣混亂。   他不是偵探社的人嗎?為什麼偵探被服務生叫做店長,還從廚房裡走出來?那一身圍裙和打蛋器又是怎麼一回事?這太缺乏作為偵探的自覺了吧?   他靈巧地用單手脫下圍裙,與打蛋器一併塞給女服務生。那身圍裙下,是深咖啡色的西裝。變得比較像個偵探後,他取出似乎是名片盒的銀色輕薄盒子。   「在下佐佐波,請多多指教。」   努力彎下高大的身體,男人——佐佐波先生遞出名片。   「啊、是,請多多指教。」   由紀反射性地回應並接過名片。名片上寫著佐佐波偵探社社長‧佐佐波蓮司。由紀輕輕吸氣,然後吐氣——冷靜想想,根本沒什麼不可思議的事,由紀硬說服自己。   這個人曾經是編輯,現在是咖啡店店長兼偵探,其中沒有任何互相矛盾。雖然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這男人和圍裙及打蛋器一點都不搭,但那又怎麼樣?就算偵探的興趣是做蛋糕,也沒什麼好指指點點的。   佐佐波先生為時已晚地擺出瀟灑的樣子,伸出手掌示意店內深處的座位。   「我們到座位上談吧,請往這邊走。」   由紀跟在他的身後,踏出步伐。   店內的音響流瀉著爵士風情的鋼琴曲,店內的客人不多:面對面坐在舒適沙發上的兩名粉領族正交頭接耳地談得起勁;一名微老的男性則戴著造型復古的老花眼鏡,盯著財經新聞大皺眉頭。   然後在最裡面的座位上,坐著一位穿著鮮綠色外套的青年。他面朝牆壁,手撐著臉頰,桌上還放著他的筆記型電腦。   是那位小說家。不論是外套或是位子,都和昨天一模一樣。絲毫不感意外地,佐佐波先生也和昨天一樣,背對著小說家在一旁的座位坐下。   由紀在佐佐波先生的對面坐下,試探性地出聲詢問。   「請問一下,後面的那位先生呢?」   佐佐波先生疑惑般地挑起眉毛。「這傢伙怎麼了嗎?」   「因為我昨天見到你們兩位交談,想說這一位是不是也是偵探……」   「這傢伙不是偵探啦,雖然有時候會請他幫忙。」   佐佐波先生轉過上半身,視線投向背後。   「喂,雨坂,」   坐在後面的男人似乎叫做雨坂。   雨坂先生一直盯著筆記型電腦,是不是在專心寫作呢,由紀猜想。不過事實和由紀的猜測有出入,視線從身後轉回來的佐佐波先生搖搖頭。   「這傢伙好像睡著了。」   仔細一看的話,雨坂先生的頭正緩緩前後搖晃。   「這傢伙每天要睡十二個小時。」   「十二個小時?」   這麼長的睡眠時間讓人有點難以置信。由紀每天平均睡八個小時,就算是這樣也常被朋友念說睡太久。   佐佐波先生歪著頭詢問。「要叫他起來嗎?」   「不用了,我等下次有機會的時候再向他問好。」   「這樣比較好。硬把這傢伙吵醒的話,他起床氣會很大。」   由紀看向正在點頭打盹的青年旁邊,那裡避人耳目似地有一座不起眼的木製狹窄樓梯。   「偵探社是在二樓嗎?」   「事務所是在二樓。但不通過這家咖啡店就無法上樓梯,這樣不是挺麻煩?」   由紀想不假思索地點頭,但又覺得太失禮,改發出一聲不乾不脆的「唔」。   佐佐波的視線飄向咖啡店入口的方向繼續說。   「談話內容需要保密的情況下,我就會用到事務所。但在咖啡店談的話,不論是咖啡還是紅茶,用來招待客人的飲料大致上都端得出來,而且店裡的甜點頗受好評。真的有需要的話,酒類也一應俱全。」   最後應該是開玩笑吧,由紀禮貌性地笑了。   「我現在還沒成年。」   由紀在今天春天才成為高中三年級生。   佐佐波先生轉回視線,用滑稽誇張的動作聳了聳肩。   「真是太可惜了,我們店裡甚至準備了真正的琴蕾(Gimlet)呢。」   「琴蕾?」   「那是由於某本偵探小說而變得有名的雞尾酒。」   先前的女服務生送上裝水的玻璃杯與菜單。佐佐波先生點了大吉嶺紅茶,由紀也跟著點了相同的東西。   他轉向由紀,翻開菜單。   「有興趣的話,要不要點個甜點試試?」   菜單上列著各種閃閃發亮的蛋糕照片。蛋糕當然很吸引人,但由紀仍搖搖頭,畢竟她今天特地爬上漫長坡道的目的不在蛋糕。   女服務生撤下菜單,轉身離去。   佐佐波先生從西裝內側的口袋取出黑色皮製的記事本。款式很常見,但與他高大的身體相比,就像玩具一樣不相襯。佐佐波先生接著拿出原子筆——一枝像鉛筆一樣呈六角形的銀色原子筆——並開口說。   「讓我來來擺擺偵探的樣子,玩玩推理遊戲好了。」   「咦?」   「比方說,妳的委託和一名適合鮑伯頭髮型的小個子女生有關,對吧?她大概長久都穿著粉紅色病服,在病床上過著住院生活。遺憾地,她已經不在人間了。」   驚訝得屏住呼吸,由紀胸口一涼,全身血液都用一種她不熟悉的方式流動。圍裙和鮮奶油讓她大意了,眼前的這個男人根本是一位不得了的名偵探。   「你是怎麼推斷出來的?」   佐佐波先生露出溫和的笑容。   「我並沒推斷,剛剛只是做樣子而已。」   銀色的原子筆指向咖啡店的入口處。   「因為有位留著鮑伯頭髮型的幽靈剛才正在那裡遊蕩呢。看她似乎挺在意妳,我才猜妳們應該有關係。」   由紀急忙轉過身,但絲毫不見幽靈,眼前只有毫無變化的咖啡店風景。   「她已經走啦。我和她對上視線後沒多久,她就不知道上哪去了。」   佐佐波先生沉穩的聲音鑽入耳裡,由紀緩緩地將視線轉回他身上。   「她剛剛在嗎?千真萬確?」   「當然囉,就算是再厲害的名偵探,也無法說中不曾謀面的幽靈髮型與穿著。」   這件事就常識來想根本令人難以置信,但由紀不得不相信。   她從座位上站起。「不好意思,我——」   「就算妳追上去也沒有用的。」   佐佐波先生像要制止由紀似地兩手舉在半空中。   「沒人能追上轉身離去的幽靈,他們比風還自由,不論是牆壁或天花板都不成阻礙,想飄到哪就飄到哪。」   由紀依依不捨地凝視著咖啡店入口附近一會,才坐回座位。佐佐波先生用銀色原子筆指著由紀的方向。   「妳也見過那個幽靈嗎?」   「是的。」   大約兩週前,由紀見到了她。正因為由紀看見明明已不在人世的她,才不得不相信幽靈的存在。   佐佐波先生稍微歪歪頭。   「那麼讓我們進入正題吧。妳的委託是?」   由紀點頭,思考了一下該怎麼說之後開口。「我希望你能幫我找本書。」   「書?不是幽靈?」   「是的,是一本書。」   因為看到幽靈,所以由紀必須要找出那本書。

作者資料

河野裕

1984年出生於德島縣。大阪藝術大學文藝系畢業,寫作風格細膩纖細,出版作品橫跨輕小說和推理小說兩者領域。 風格深受秋田禎信、乙一、村上春樹和西尾維新的影響。

基本資料

作者:河野裕 譯者:鍾雨璇 繪者:AKRU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NIL 出版日期:2015-07-30 ISBN:9789865651336 城邦書號:1UY00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