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
領導力2030:世界正在翻轉,你如何帶領企業破局而出?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6 大超級趨勢即將改變全球商業環境 企業領導人該如何因應? 德國前瞻顧問公司Z_punkt與全球管理顧問公司合益集團(Hay Group)顧問喬治.維爾麥特(Georg Vielmetter)和依凡.賽爾(Yvonne Sell)審視約20個大趨勢,選出其中對商業環境、企業和領導者影響最大者,就超級趨勢與企業領袖和學術界人士進行了數百次探討,重點列出未來領導人將面臨的六大挑戰: 1.亞洲將支配全球經濟,湧現新一批中產階級。 2.永續經營將成為企業營運的重要準則。 3.個人主義盛行,自由選擇的重要性大於忠誠度,員工工作動機已和以往不同。 4.數位化讓公私分際模糊,生活與工作之間的界線將不再明確。 5.人口老化加劇人才爭奪戰。 6.在數位化年代,新技術與科技相互融合,深入日常生活。 作者還發現了這些超級趨勢所造成的五大「強化結果」: 1.利害關係人(既得利益者)數目激增。 2.權力從領導者向利害關係人轉移。 3.新「社會實務」型工作不斷湧現。 4.由於人才、自然資源缺乏,以及新技術的使用,成本將暴漲。 5.業務道德化:要求企業和領導者實施最高道德標準。 六大超級趨勢不會孤立地出現,它們涵蓋經濟和社會面向,將衝擊各種規模的組織與機構——跨國公司試圖保持競爭力,以因應向東方轉移的客群與資本、中型企業試圖開拓可持續性的利基市場、小型新創企業則試圖吸引優秀人才。 為了能夠指引這些組織因應如此巨大的變化,領導人必須從以自我為中心,轉而成為去中心化的思維模式與策略,以廣泛的競爭能力,專注於面對多樣性的消費者與員工。 本書對於領導者與組織評估如何因應這樣的超級趨勢,有發人深省的分析。書中的個案研究、實務案例、訪談以及豐富的資料,讓讀者得以充分理解。各個化名虛構的案例,更闡明每項大趨勢對決策過程的影響。兩位作者一同呈現給讀者最全面、最精細入微的指引,讓您從容面對即將到來的重大經營挑戰。 【趨勢推薦】 ◎徐光宇(統一星巴克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楊千(國立交通大學經營管理研究所教授) ◎溫肇東(國立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教授) ◎詹宏志(PChome網路家庭董事長)

目錄

序言 帝國與馬糞 預言非常困難,尤其是針對未來。 第一章 迷失在轉移中:全球化二‧○ 反對全球化就像是反對地心引力一樣。 第二章 愈少愈好:環境危機 生病的星球不可能有健康的人。 第三章 權力轉移:個人化與價值多元化 財富跟擁有多少錢無關;真正的財富是擁有許多的選擇。 第四章 遠距的機會:數位年代 網路是第一個人類自己創造出來卻又不甚了解的東西。 第五章 社會動盪:人口變遷 假設人口依此速度成長,到了二六○○年,我們的生活就真的要摩肩接踵了。 第六章 前程似錦?:科技整合 十五歲以前的新發明就像大自然的定律,你都欣然接受。十五歲到三十五歲出現的玩意兒新奇又厲害,你有可能就得靠它吃飯。三十五歲以後,任何新科技都違反自然,根本應當禁用。 第七章 強化結果、矛盾及完美風暴 兩種矛盾勝過一種,因為解答或許就藏在其中。 第八章 顧他型領導人:不做大頭條,甘做小註解 若先界定某情境為真,之後其結果必成真。 結語 邁向顧他型領導人之旅 人們常說時間改變一切,其實一切得靠自己改變。 注釋

內文試閱

第一章 迷失在轉移中:全球化 2.0
「反對全球化就像是反對地心引力一樣。」——前聯合國祕書長科菲.安南(Kofi Annan)   在我們開始檢驗發生什麼事前,要先簡略更新至今在我們記憶中全球化的特色,在此稱為全球化 1.0。   在全球化 1.0 時,西方國家來到東方國家,西方企業在較低度開發市場找尋較便宜的生產方式,將勞力和製造設施轉移到偏遠地區,再將產品出口到自己國家的市場,目的是減少在自己國內生產的成本。這些偏遠地區基本上都是在東方國家:印度、中國、遠東(還有一些美國公司則是前往拉丁美洲)。說明白一些,東方國家就是西方國家的血汗工廠。   全球化 1.0 其實沒有什麼新的事物,這個過程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歷史,甚至可能在更久遠之前就存在了。我們認為,遠在古老的絲路或航海交易時期已經有了這樣的狀況。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表示:這是「相同市場的延伸,許多世紀以來各種人類經濟活動中都有此運作。」   二十一世紀見證一個和全球化 1.0 並行的現象出現,也就是全球化 2.0。東方國家開始前往西方,我們自以為了解的經濟、商業及金融世界全都顛倒過來了。   這裡要注意的重點是,新的模式並沒有取代舊模式,全球化 1.0 還是在進行中,西方的跨國公司還是會繼續從遠端操控,還是在找尋低成本。2012 年 6 月,隨著英國正在全力準備女王的登基鑽禧慶典,《泰晤士報》的報導指出,在倫敦特賣一對要價 4.25 英鎊的小茶巾紀念品,從中國進口的價格一條只要 9.1 便士。   雖然地點換了,但是這些低價生產基地仍在東方國家。不過,高盛(Goldman Sachs)在 2005 年指出的「未來十一國」(Next 11)中有七個在亞洲(孟加拉、印尼、伊朗、巴基斯坦、菲律賓、南韓、越南)。在這份名單裡只有一個歐洲國家:土耳其,其他國家則是墨西哥、奈及利亞、埃及。   但是,全球化 2.0 跟之前相比是完全不同的猛獸,全球化 2.0 並非全球化1.0 的相反,而是有兩個獨特且相關的特質:第一,經濟的力量轉移到亞洲;第二,這些新興國家的中產階級快速成長。 屬於亞洲的世紀   有許多數據可以佐證亞洲崛起,成為新的經濟強權。中國一直是近三十年來成長最快速的國家,從 1980 年後的三十多年,實質成長十九倍之多。西方國家的市場飽和與金融危機讓成長前景完全停滯——甚至很多地方還處於大蕭條。可是同一時間,亞洲的政府卻在煩惱成長率無法達到兩位數,這是 2008 年金融危機發生前的成長數字。圖 1-1 簡單顯示 2016 年預估的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這是由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在 2012 年 3 月所發行的《世界經濟預測》(World Economy Forecast)的估計。   在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的競賽中,亞洲把西方國家打倒在地,不過光是成長率超越西方經濟強權並不代表就是權力轉移。要看平衡點的改變可以從財富逆轉中比較雙方的規模和影響力。   2011 年 4 月,國際貨幣基金的一則戲劇性頭條震驚全世界,它預估中國最快會在 2016 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購買力最強的經濟體。根據資誠會計師事務所(PwC)表示,印度在 2050 年的購買力也會趕上美國,屆時中國的經濟發展會勝過美國 50% 左右,而且世界十大經濟體中只會剩下三個西方國家:美國、德國、英國。   規模大,影響力就會隨之而來。經濟規模帶來金融影響力。中國在 2012 年2 月的外匯存底總值是三兆兩千億美元,同年五月,中國的國營企業投資公司——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坐擁四千四百億美元的資產。不消說,這些資金正流入西方。2012 年時,中國在歐洲的外國直接投資總值是一百二十六億美元的資產。   2011 年,中國投資德國的公司數量首度超越美國對德國,而且還是遠遠超越:中國比美國是 158 比 110。在二十年前這種事根本連想都沒想過。 新平衡出現   國際企業一直都被要求要「全球思維,在地作為」(think global, act local)。這個格言可說是再適切不過了。但是,全球化 2.0 已經接近這樣的策略模式,雖然程度很小卻可以發現正逐漸朝向在地化的規模。全球公司的思維和作為都需要更在地化才行。   不能再用「同一套尺碼給大家穿」,如同我們所見,中央集權的決策可能會太過緩慢,導致組織無法精準看到並利用當地的商機。企業需要比以往更用心地「同時」研發全球和在地所採取的策略。   在地策略應該以當地的層級來研發,利用企業的資源在當地運作,執行才能既便宜又有效。從當地的市場觀察在決策過程中非常重要,會促使跨國和跨領域的合作。因為組織追求更宏觀的視野,所以團隊就需要變得更多元。   組織同時也需要打造出加強文化認知的過程,它們需要強化對各文化的環境敏感度,才能了解各地市場中如綿密網般的影響力,這些影響力可能包括可取得資源的能力,以及各地文化規範、行為舉止和偏好的衝擊,當然也包括當地的法律規範與不成文的規定。 策略焦點   全球化 2.0 特別需要領導者額外的認知心力和策略,新的全球化意謂著更複雜、變化多端、無法預測的企業環境,並且帶來無數在地化的商機與競爭威脅。同樣也會造就劇烈擴張的生態,不論內部或外部的利害關係人都身在其中,想辦法要在多個地域空間和文化中加以管理。這對企業領導人來說是全新的領域,並且會對他們的智慧形成高度的嶄新挑戰。   新世界的策略也需要全新的焦點,既然傳統的智慧已經提醒過領導人,要擬訂策略不難,真正困難的是執行。但是,因為經濟實力轉移、新中產階級興起,以及對全球在地化的需求,因此需要新的策略和營運模式。   公司會需要加強在地的敏感度,並加快反應速度,這樣才不會失去全球規模的控制權。因應全球化 2.0 的世界要擬定正確的策略將會愈來愈困難。 因應全球化 2.0 的需求   企業和領導人將會在大環境中和全球化 2.0 帶來前所未有的複雜狀況纏鬥,以下簡要說明企業和領導人會面臨的關鍵挑戰與需求:   當地環境認知和思考模式:需要更加彈性的結構,在地化的策略與抉擇才能施展,也才能在全球化 2.0 中搶得先機。策略、商業模式、運作模式都需要適應不同市場的需求。領導者需要更完善的環境認知和思考架構,為組織找出並執行正確架構。   跨領域合作:領域間愈來愈需要深度合作,而且要能跨越地區和國家限制,精準調整當地的「企業雷達」。除了內部合作之外,全球在地化也會需要外部夥伴的合作才能進入當地市場。對領導人來說,這代表他們必須有效率地領導跨領域、跨地區、跨國界、跨國籍、跨文化及跨市場的合作。   多元化:更強的環境認知、提升當地敏感度、更多的跨國合作等就會產生更多元的團隊,而且是各方面的多元,包括國籍、種族、文化、年紀、性別、領域、背景等。跨文化的敏感度和適應力會是領導人的重要特質。   忠誠度:全世界的人才爭奪戰會因為全球化 2.0 開始變形,忠誠度高的人將變得很罕見。有能力的員工和未來的領導人將有很多選擇,因為新興地區到處都是競爭者在挑戰西方既有的企業。只有最有說服力、最能激勵人的領導人才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從缺乏忠誠度的人力市場裡找到最佳人選。 企業領導人自問 一、我的組織反應和調整的速度有多快? 二、我們的策略和營運模式是否適用於不同的區域? 三、對於當地的需求,我們可以多快做出反應? 四、下一階段的領導人需要從當地的人才中聘任,還是要從國外尋找? 五、我們要如何確保領導人具有足夠的概念和策略,足以因應新的全球化浪潮?

作者資料

喬治.維爾麥特(Georg Vielmetter)

合益集團歐洲領導團隊的成員,也是合益集團領袖與人才部門的歐洲區總監。他與高階主管和頂尖團隊合作,研究領導轉型,同時也針對這主題發表論文和演說。擁有柏林自由大學(Free University of Berlin)哲學與社會理論博士學位,德國馬堡大學(Philips-University of Marburg)社會、經濟與心理學碩士學位。他是德國國家學術基金會(German National Academic Foundation)校友,也是德國社會學學會(German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和德國哲學學會(German Society for Philosophy)成員,目前居住於德國柏林。

依凡.賽爾(Yvonne Sell)

合益集團領袖與人才部門的英國與愛爾蘭區總監,致力推動管理與人才實務,時常於媒體針對各類領導主題發表評論和會議簡報。也和美國心理學家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和組織行為、心理與認知科學系教授理查.波雅齊斯(Richard Boyatzis)一同研究EQ。加拿大卡加利大學(University of Calgary)工業與組織心理學博士,目前居住於英國倫敦。

基本資料

作者:喬治.維爾麥特(Georg Vielmetter)依凡.賽爾(Yvonne Sell) 譯者:沈耿立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新商周叢書 出版日期:2014-12-11 ISBN:9789862727089 城邦書號:BW0555C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