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寫給妳的那一個故事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寫給妳的那一個故事

  • 作者:希澄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2-05-31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贈紅利12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原創新書限量搶!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制霸博客來、金石堂銷售排行榜 POPO原創百合天后.希澄 寫作十年紀念作 這個故事是寫給妳的,也是寫給我的, 寫給那些身為女生而喜歡另一個女生的人, 寫給所有未盡的遺憾、未癒的傷口。 ——希澄 願有一天, 喜歡上任何一個人都不再需要勇氣。 「妳是有選擇的,妳可以喜歡男生……」 「希望我是最後一個,被妳用這句話傷害的人了。」 溫歆說她想寫作,寫出有溫度的文字,願意為此不斷努力, 就像她喜歡我這件事一樣。 溫歆十年前說過的話沒有兌現, 十年後,她不再寫作,也不再喜歡我。 這不是溫歆的錯,是我先選擇了不告而別。 在夏日燥熱的風裡,我再次見到溫歆,也跌進了回憶裡, 回憶裡遍處是溫歆的身影。 現實中卻還有另一個女人披著滿身陽光朝我走來,笑容燦爛又溫暖。 面對她們,我往後退了一步。 如果還可以有選擇,就不要讓她們和我走上同樣的道路了, 走上那條我走過的路,經歷我所經歷過的一切,實在太痛苦了, 我不怕自己疼痛,但我怕我喜歡的人疼痛。 我一直是這麼想的, 所以始終不能無所畏懼地大步向前去愛一個人, 然而這樣的自以為是,才是對喜歡的人最大的傷害……

內文試閱

  學生時期我常在這兒買東西,小說、漫畫與唱片,幾乎概括了我的高中課後回憶。      那些回憶中,也處處都有溫歆的身影。      當時一到假日,我們兩個窮學生常往便宜的商圈跑,光南我們沒少去過,還時常一起去夾娃娃、轉扭蛋。那時身上沒什麼錢,常常轉了一、兩個扭蛋,夾了幾次娃娃,口袋便見底了。      可是,我們很快樂。      不需要高檔餐廳,不需要百萬夜景,窩在小小的娃娃機店裡的我們,便足夠快樂。但我們不可能永遠不長大。      「晨姊姊?」      聞言,我一頓,轉過頭便見到盧亦悅,以及她身旁的女孩。那女孩有點面熟。      盧亦悅身穿輕便帽T與牛仔褲,揹著小後背包,乾淨清爽,滿是高中生的青春氣息。      「妳怎麼在這裡?」我問。      「我朋友陪我來看展,八樓有免費的設計展喔!晨姊姊也可以去看看。」盧亦悅笑道。      那日在路易莎聊過後,我明顯感覺到盧亦悅面對我不再那樣生疏拘謹,但仍禮貌有加,討人喜歡,這點跟趙蔓蓉不太一樣。      盧亦悅忽地轉頭,拉過站在一邊的女孩,開心道:「雨安,她就是我跟妳說過的晨姊姊,我媽的朋友,那個很強的設計師姊姊。」      被人這樣當面稱讚怪不好意思的,我朝那女孩微笑頷首,那女孩也朝我點點頭,兩眼緊盯著我。      不知怎麼地,或許是我太多心,我總覺得……那女孩對我有敵意?      可是,這不可能啊。      女孩比盧亦悅矮一些,深藍V領襯衫與黑色短褲,一頭柔順的黑長直髮,看上去比盧亦悅成熟一點,可那略帶稚嫩的面容,確實是高中生沒錯。而且是長得挺好看的高中生。      盧亦悅仍在滔滔不絕地稱讚我,我聽得赧然,便出聲打斷,「好啦,人家對我哪有興趣?下次再跟妳約時間看作品,OK?」      盧亦悅點點頭,提起設計時的表情,總是那樣神采奕奕。      我答應她會去八樓看展後,她才轉身跟那女孩一同離開。      看著她倆的背影,注意到女孩緊緊挽著盧亦悅的手,盧亦悅的耳朵有些通紅。      有種奇妙怪異的感覺從心底湧上,但很快地,我便將浮現的想法強壓回去。      不會的,是我太過敏感了。      「白又晨!」      我雙肩一顫,回頭便見到被拋下的紀晏恩臉色難看,「妳就這樣丟下我?還真是我的好朋友。」      我本來已經想到安撫紀晏恩的說詞,不料,她話鋒一轉,重重嘆口氣,「不過,現在換我得扔下妳了。」      紀晏恩晃晃手中的手機,無奈道:「本來約好一定會到的物料被截斷,客戶快氣死了,我得去了解一下。」      我聳聳肩,不是故作大方,是真不介意,這大概是兩個相同職業的朋友處在一塊的好處,彼此都了解對方的難處與辛苦。      「妳先去忙吧,我可以自己回去。」我擺擺手讓她趕緊去處理正事,紀晏恩壓了下脣角,走前落下一句「我欠妳一次」便快步下樓。      紀晏恩離開後,我走出光南,搭電梯直達八樓。      如果「設計」有所謂的里程碑,其中肯定包括設計展。      在我決定要當一名設計師後,我便一次又一次地想,有一天,我定要辦設計展。      試想在一個空間中,全是自己創作的作品,該是一件多美好的事?      走進百貨公司的展廳,那是一個純白色系的簡潔空間,牆面上展示著設計大賽的作品,每一幅作品,我都佇足良久,仔細閱讀每一件展品的設計理念與創作者資料,這是我對設計人的尊重。      而這習慣,是溫歆教的。      「我只要看到喜歡的書,都會認真將折口頁與版權頁完整瀏覽過一遍。」溫歆將剛閱畢的小說攤在我桌上,翻到版權頁,指給我看,「一本書的產出,背後有許多人的努力。不只有作者,還有編輯、印刷廠以及出版社,這些都是很重要的。」      溫歆大概沒想過,我真的往心裡聽了。      後來,我習慣去看工作人員的名單,偶爾還會注意到有趣的人士,這讓我不再只注重於作品本身,更會留意背後的千絲萬縷。      展區不大,我注意到一面白牆,那面白牆並無特別,我站在白牆前,回憶片段如同電影膠片,忽遠忽近在腦海中交錯堆疊。      我也曾跟溫歆逛展到一半時,走到一面白牆之前。      我那時鬆開溫歆的手,趁著四下無人,對著那面白牆,在空中用手指比劃出一個大大的長方形,對著溫歆道:「以後我辦展,我要在這裡放那、麼、大的作品。」      溫歆兩眼笑得彎彎的,湊到我旁邊,語氣輕快,「哪來這麼大的作品?妳想放什麼作品?」      「內容我還沒想到,但名字我想好了。」      我放下手,轉而牽起她的手,輕聲道:「我要以妳的名字為名。」      溫歆的眉眼溫柔,笑容溫潤,小小的手握起來很溫暖,像握著一個暖暖包。      「那我也想好了,我要用妳的名字寫一本書。」溫歆說。      握住溫歆的那隻手,微微地收緊幾分。      承諾與約定,說起來是那樣輕巧容易,誰都不該往心裡去,甚至惦記多年。      現在回首,不過引人發笑而已。      我轉身欲離開展廳,不經意抬頭一看,頓時僵住。      不大的展廳中,還有一個人。      該怎麼形容溫歆呢?      年少的溫歆內向、溫和又心細,笑起來特別好看。她以前留著及胸長髮,柔順地搭在純白制服上,看上去非常乖巧。      我是與溫歆完全不同的人。      我粗魯、大手大腳又瘋瘋癲癲,師長常對我感到頭疼又沒轍,她們說我聰明,若能把這份聰明用在對的事情上,未來必有大成。      「所以我把我的聰明用來喜歡妳啦,溫歆,這樣夠聰明吧?」      溫歆紅著臉瞪我,擰了下我的腰間,說我耍嘴皮子,成天皮在癢欠人收……她一邊唸我,我一邊逃,那些打打鬧鬧的日子,每天都很快樂……      「妳也在啊。」      溫歆淡淡的語調使我回神,我點點頭,腳步往旁邊挪,讓出了空間,「我看完要走了。」      話落,我便低頭匆匆走出展廳,卻忽然被溫歆叫住。      「等一下。」      我難掩驚訝,回過頭看向溫歆。      她的表情很僵硬,話語也是,「我知道康經理跟妳提過要在這裡設櫃的事,我……我想我會需要一些……專業的意見。」      我愣愣地看著溫歆別過的側臉,比我記憶中更削瘦一些,心裡隱隱抽動了一下。      「妳不嫌棄的話,我很樂意。」我是真心的,卻不能表達出我的雀躍與欣喜,以及那份忐忑不安。      「那……妳等一下有事嗎?」溫歆問。      「沒事,妳可以先逛展,我先去對面那間咖啡廳占位子。」      溫歆怔忡了下,不自然地應聲好,便背對我看起了展品。      我不敢久留,提步走向咖啡廳。      溫歆出現在這裡是為了場勘,她留我是為了幫助她的專案,這些我都明白。可我還是忍不住感到歡喜。      我隨著服務生入座,幸運地坐到了窗邊的沙發區,看了一會兒菜單,溫歆便到了。      我喚來服務生,點了杯西班牙咖啡與牛肉鹹派,我看向溫歆,問道:「妳呢?」      溫歆對著服務生說道:「一杯薰衣草鮮奶茶與舒芙蕾,謝謝。」      這是意料之外的答案。      記憶中的溫歆,最不像小女生的地方,就是不愛甜食,不管吃什麼,最後留在口中的味道,必須是鹹的。      但那終究是過去的事情了。      「妳是順便來逛逛,還是?」溫歆率先打破沉默。      我盡量自然地回道:「一半順便,一半特意。我原本是陪室友出門,但來這裡是我的主意。」      「因為康經理跟妳說的事?」      我內心高興跟溫歆可以自然地對話,不禁放鬆了些,點點頭,「我知道那不是我負責的,但就當我雞婆吧,總覺得或許哪天能幫得上忙。」      「嗯……了解。」      溫歆的情緒不高,我能感覺到,但我無法知道理由,感謝餐點在這時候送上,不至於讓我感到太尷尬。      吃東西真的是最佳緩解尷尬的方式,可以聊餐點、聊飲品……無論如何總有話題,但沒想到,很快地我就只能無言以對。      「妳有想過……不要這件案子嗎?」      中文的博大精深在於,同一句話,可以解讀出不同的意思。      是「不要開始」這件案子?還是「不要繼續」這件案子?      我沒想到溫歆會這麼問我,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      熱飲已涼,我喝了口咖啡,口感香醇濃郁,可惜的是少了幾分品嘗的興致。      我看著對面的溫歆,她眼眸低垂,似乎在想些什麼,又像只是想避著我。      我們之間,一直都是溫歆在努力。      她努力跟我說話、努力教我功課、努力陪我玩耍又顧著成績……我是不是一直都過得太過輕鬆散漫?      意識到這點,我輕吁口氣,據實以告,「我想過不要開始,但我沒有想過不繼續下去。」      溫歆一語不發,只是單手支著頭,望向窗外,狀若深思。      溫歆的靜與動,是截然不同的美。安靜的時候,任四周如何喧囂、如何紛擾,都不能撼動其分毫,如夏池之蓮,高潔迷人;溫歆難得活潑的時候,頭上像長出兩個毛茸茸的耳朵,眼睛圓滾滾的拚命搖著尾巴,讓人忍俊不住。      注意到溫歆投來的目光,我下意識低下眼避開,幸好我還有鹹派,沒那麼手足無措。      「不管於公於私,我都不會要妳放棄這次的案子,那樣太過唐突而且自以為是。」      未盡之言,昭然若揭。理性上都明白此舉相當幼稚且不講理,但感性上,溫歆是不希望我接下的。      我吃著鹹派,不知道該回些什麼,只能點頭當作回應。      溫歆也跟著拿起刀叉吃著舒芙蕾,我不禁想起這次談話的目的,是為了設櫃一事。      「那個……之後設櫃是由妳負責嗎?」      話落,溫歆一愣,臉色微僵,「呃,對,沒錯……我這邊的初步想法是……」      我認真地聽著溫歆說明設櫃預計的整體風格與方向,以及預定達成的目標。她簡明扼要地說完之後,我也簡單提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還好今天有先實地勘察,不然現在可能什麼都說不出來,那就幫不上溫歆了。      雖然對於溫歆來說,我能給她的最大幫助,或許就是不要出現在她面前吧。      我自嘲地彎彎脣角,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溫歆拿出平板,自己又琢磨了會,繼續問我一些比較細節的問題,我也樂意回答。      一來一往之間,我感覺彼此的身分對調,過去是我纏著她,要她教我數學跟理化,現在變成她問我設計與視覺的意見。      聊到一個段落後,溫歆收起平板,喝了口甜膩的薰衣草鮮奶茶,嘆息般地道:「我果然不擅長做這些事……」      記憶中的溫歆,確實不擅長做活動規劃,原因是她並不感興趣,自然不擅長。      過去溫歆可以與我談紙樣、談裝幀、談印刷,說著我不了解但她興趣濃厚的書籍製作。我喜歡她滔滔不絕地談著書籍的模樣,每當跟她逛書局時,她總是愛不釋手地摸著書。      「真的好喜歡實體書的手感啊。」溫歆總是這麼感慨。      而我回她:「等妳以後出版大作,就可以在書局摸到自己的書了。」      溫歆放下書,彎彎脣角,看著琳瑯滿目的書籍,輕聲道:「我不是為了寫出大作才寫作的。」      我不解地看著溫歆,「可是誰不想要自己的作品大賣?如果能像《哈利波特》那樣風靡全球,每個人都知道,不是一件很棒的事嗎?」      「可以那樣的話,當然很好。」溫歆隨手拿起一本書,對著我說:「但我不是為了變成那樣才寫書的,妳明白其中的差異嗎?」      當時的我自然是不明白的,溫歆跟我身穿同樣的制服,我們都是不諳世事的高中生,溫歆卻給我一種想得很多、很遠的感覺。      「那……不然呢?妳想寫什麼?不成為大作家,想成為什麼?」      溫歆失笑,一字一句說得輕而緩。      「能成為家喻戶曉的作家當然很好,但我認為的、我所相信的文字核心,是溫度。」溫歆看著我,眼神堅定,「又晨,我想寫出有溫度的文字,無關名聲,而是希望有一天,我真的能寫進誰的心裡,讓那個人覺得,自己是被理解的、是有文字陪伴的。」      年少的我並不明白溫歆的意思,只覺得那樣的她明媚而耀眼。溫歆走近我,牽著我的手,左右搖晃。      我望進溫歆的眼裡,如一片大海,波光粼粼。      「我願意為此不斷地努力下去,就像我喜歡妳一樣,值得我這麼做。」      我摸摸鼻子,雙頰發熱,聳聳肩,拉著她走出書局,「哎,雖然我不太明白妳在說什麼,但只要妳喜歡,我就喜歡。妳儘管去做妳喜歡的事,記得有我支持妳就是了。」      但最後,我們誰也沒有堅持下去。      兜兜轉轉幾年後,我們坐在百貨公司的咖啡廳,聊著與當年毫無相關的話題。      我是一名沒有自己形狀的設計師,溫歆是一間公司的行銷企劃。      我知道這幾年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那,溫歆呢?      她是什麼時候,決定放棄的呢?      我知道我不該問,也沒有資格問,可我還是忍不住對著面前的溫歆,問出了口。      「溫歆,妳……現在還有在寫作嗎?」            搞砸了。      這幾日心頭時不時湧上這個想法,如同荊棘般纏滿全身,掙脫不開、揮之不去。      衝動是魔鬼,這句話是對的。      我睜眼閉眼想到的都是:如果當時沒有問出口就好了。      如果沒有問出口,就不會見到溫歆露出那種表情。      「又晨,難道妳還沒有長大嗎?」      當我看到溫歆臉色劇變時,內心十分惶恐,以為她會勃然大怒,但她只是冷硬地問我這句話。      「我……」      「妳應該明白,」溫歆輕咬下脣,語氣深沉,「小孩子的戲言不該跟著妳長大,就該留在過去,妳不懂嗎?」      我真的不懂,但我沒膽再發出聲音。      「我直接告訴妳我的想法好了。」溫歆站起身,視線自上而下,氣紅了眼,「如果妳真的對我還有一點點的愧疚,完成這次專案後,就再也不要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低下眼,沒答應,也沒拒絕。      「……就像妳當年一樣。」      冰冷的話語從上傳下來時,我立刻抬起頭,只見到溫歆大步離開咖啡廳,留下才喝了一點點的鮮奶茶,以及我。      我沒有留她,一個人又坐了會兒後才離開。      我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那是與溫歆重逢後,她第一次喊我的名字。      但這也代表,她明白我在說什麼,也代表……她沒有忘記。      只是溫歆覺得,那是小孩子不成熟的言論,不該記到現在……可她不知道,她的話陪了我十年。      「欸,白白。」      紀晏恩的聲音使我回神,抬眼迎上她略帶責備的目光。      「妳有聽到我剛剛說什麼嗎?」      我心虛地抿脣。見狀,她嘆口氣,「我說上次放妳鴿子,下次帶妳去吃新開的餐酒館,OK?」      我連忙點頭,能蹭到免費的一餐沒有人會拒絕的。      紀晏恩話鋒一轉,便轉到我身上。      「妳最近到底是怎樣?常常心不在焉的,剛剛也是,跟妳說話都沒在聽。」      我知道這是紀晏恩的最後通牒,瞧她微慍的臉色,我要是再不坦承,大概接下來屋內會進入冰河時期吧。      她對我的忍耐已經到了臨界值,我沒膽繼續挑戰,加上……或許我確實該找個人說說話。      嘆口氣,我斟酌字句說道:「的確是有些事……」      我將溫歆隱藏性別,用了中性的詞彙「前任」作代名詞,將婚宴後的種種大致告訴了紀晏恩。      我說完之後,她遲疑了許久,才開口問道:「妳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嗯。」      「當初是妳的錯嗎?」      我毫不猶豫地點頭,「是,畢竟分手是我提的——」      「我不認為先提分手的人,絕對是錯的。」紀晏恩淡淡地打斷我,「有時候,先提分手的人只是懂得停損,僅此而已。我的意思是,全部都是妳的錯嗎?」      我明白紀晏恩這麼問我,是想安慰我,想藉此讓我知道,一段感情的結束,不只是單方面的問題。      但我跟溫歆,並不是那樣。      我看著紀晏恩,喉頭苦澀,沉聲道:「我知道妳是想讓我好過一些,謝謝,但事實上,是我沒有理由地拋棄她,並且一聲不響地消失。」      溫歆於我而言,是如鯁在喉的存在,沒想起時無事,可始終哽在那兒。      紀晏恩看著我,半晌,拍拍我的肩膀,嘆息般地道:「謝謝妳告訴我,又晨。我不是妳或妳的前任,所以我無法判斷,但……也許他跟我一樣,只是想要妳的解釋,畢竟被蒙在鼓裡的感覺很差。」      可我不知道怎麼跟溫歆解釋。      因為有些事情連我自己也不明白,不知道該從何解釋起。我選擇逃避是事實,而且我原本會逃避一輩子的。

作者資料

希澄

希望能一直保持一顆澄澈的心。以文字為趣、以寫作為樂,學不來華美優雅的文字,寫不出氣勢磅礡的小說,但仍冀望自己能寫出一個讓人記得很久、很久的故事。 希澄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writersrchen 粉絲專頁:希澄文債館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srchen/ 相關著作:《寫給妳的那一個故事【限量作者親簽版】》

基本資料

作者:希澄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2-05-31 ISBN:9786269591305 城邦書號:3PP066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