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她的孩子氣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她的孩子氣

  • 作者:敘娜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3-01-03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79折 277元
  • 書虫VIP價:277元,贈紅利13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我對他的喜歡, 就像是用鉛筆用力寫下後再擦掉, 清清楚楚,又欲蓋彌彰。 ★POPO原創最值得期待的閃亮新星——敘娜 ★特別收錄全新番外〈青春期的煩惱〉 「妳值得更好的男生。」 「什麼樣的男生是更好的男生?」 「……打得贏我的?」 江敏皓是我的青梅竹馬, 小時候他明明打不過我哥,卻總會在打鬧時衝到我身前保護我。 後來他學了跆拳道,長得更高了,還頂著一張陽光清俊的臉, 成了校園裡無數少女愛慕的對象。 不變的是,他仍會站在我身前,為我擋下所有惡意。 我以為我和他會一直保持著家人般的關係。 漸漸地我才明白,我想要的其實更多, 但是我不夠勇敢,只能將自己的心意掩藏起來,我怕我的喜歡他不要。 直到江敏皓的身邊多了一個女孩,我的世界開始逐漸崩塌, 這時,是楊嘉愷接住了我。 「妳為什麼偏要選擇一條會受傷的路?」 愛情是能夠選擇的嗎?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楊嘉愷和我一樣傻, 所以我問他,為什麼也選擇了一條會受傷的路? 為什麼要和我告白? 他說,他沒有其他選擇,但我有。 可我心裡很清楚,我跟他一樣,在愛情裡沒有其他選擇……

內文試閱

  江敏皓和秦小希在小學時是同班同學,國中就讀不同學校,上了高中後,又再次成為同班同學。在其他人眼中,他倆就是青梅配竹馬,但秦小希覺得這個說法太矯情,江敏皓反而比較像她的弟弟,成天追在她屁股後面,甩都甩不掉。      秦小希有個哥哥,名叫秦棋書,她父親秦硯希望兒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只可惜事與願違,讓秦硯恨鐵不成鋼,卻在鐵的紀律下意外發現兒子非常耐打,於是秦棋書六歲那年就被送去學跆拳道,並不負眾望地抱了很多獎盃回家。      秦小希小學二年級那年,父親離開待了多年的油品公司,開了一間麵店,了無新意地取名為秦家麵館,自那以後,每天晚上秦小希都會送兩碗麵到江敏皓家。      「小希,六點了,妳幫媽媽送兩碗麵去小江阿嬤家。」王菱貞總是在秦小希看《美少女戰士》時,無情地關上電視機,嘴裡叨念著:「快去快回,免得麵要爛了。」      起初,吳萍月不好意思白白收下秦家的心意,然而秦小希有「絕不能收錢」這道命令在身,每當吳萍月一掏出錢,秦小希就嚇得馬上跑回家,跑得不夠快還會被王菱貞罵。她也因此鍛鍊出一雙飛毛腿,一百公尺短跑總是能拿下全班第一名。      有回,班上作文考試的題目是「我的媽媽」,秦小希終於逮到機會宣洩積壓已久的不滿,通篇抱怨王菱貞不給她看卡通、晚餐菜色變不出新花樣,還有零用錢總是很少。      當時老師去開導師會議,幾個同學圍著江敏皓的位置,有人伸手要搶他的作文紙,有人譏笑他沒有媽媽,江敏皓忍著眼淚,緊緊捏著手裡的空白試卷。      「沒有媽媽的小朋友好可憐。」一名同學嘴裡嚷著,其他人也跟著竊竊私語,江敏皓紅著眼眶,一言不發。      看著那一幕,秦小希像是眼睛裡扎進一根刺般地難受。      她放下筆,大聲說:「江敏皓,我媽就是你媽。你如果作文寫得太爛,以後就沒有麵吃了!」      說完,秦小希刻意不去看江敏皓的表情,任由心臟咚咚咚地跳,有同學故意起鬨,說她喜歡江敏皓,她始終沒有作聲,鬧了一陣,眾人最後自討沒趣地散開。      那次的作文考試,江敏皓拿了全班最高分,從此班上再也沒有人嘲笑他沒有媽媽。      也是從那天以後,江敏皓更勤勞地跑到她家麵館,常常一下課就到店裡幫忙洗碗,比她這個女兒更像親生的。王菱貞在讀了江敏皓和秦小希的作文後,便把江敏皓視為失散多年的兒子,至於秦小希應該是當年不小心抱錯的孩子。      往後每年母親節,江敏皓都會送一朵康乃馨給王菱貞,而王菱貞只要一提到江敏皓,眼裡是藏不住的喜悅與驕傲。      小時候秦小希跟秦棋書天天打架,江敏皓總是會跳出來護著她,卻被秦棋書一腳踢到地上。通常只要他哭了,王菱貞就會衝出來追著自家兒女打。後來,王菱貞索性也送江敏皓去學跆拳道,過了幾年,每每帶回獎盃的就是江敏皓了。      這麼多年過去,王菱貞似乎也如秦小希所言,成了江敏皓的媽媽。      *      轉眼間,江敏皓與秦小希升上高中二年級,此時的江敏皓已被譽為槐城高中的跆拳道男神。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讓他得彎著身子才進得了秦小希家的廁所,再加上一張清俊陽光的臉蛋和跆拳道黑帶,讓他在學校裡呼風喚雨,神氣得很。      大家都知道江敏皓有個情同手足的青梅竹馬秦小希,在學校裡流傳著一個說法——若想把江敏皓手到擒來,必須先搞定以家人之名在他身旁晃悠的秦小希。      於是江敏皓的愛慕者們都打聽到秦小希喜歡吃哪一款零食,還有瘋狂的愛慕者能知道她何時來月事,會體貼地遞上衛生棉,像隨從似地陪她去廁所,或偷偷塞巧克力在她的抽屜。在她忘記寫作業或不想做值日生的時候,更有一堆女同學會自告奮勇代勞,只求能給秦小希留下好印象。      仗著江敏皓從未交過女朋友,秦小希在學校裡過得順風順水,簡直像神壇上的神明般被細心供奉著,逐漸有女同學開始心生不滿,暗地叫她「秦小姑」。      在學校裡天不怕地不怕的秦小姑,唯一只怕學生會的會長余禾晉。      余禾晉是三年一班的學長,家境富裕、言行舉止輕浮,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對秦小希有意思,導致秦小希但凡看見他就想躲。      午休時間,前座的黃亭回頭喚了秦小希一聲:「走廊上有人找妳。」      黃亭是秦小希在班上最要好的朋友,這件事有個大前提——黃亭不喜歡江敏皓。      秦小希循著黃亭所指的方向往走廊上看過去,正好對上余禾晉朝她揚起的笑臉,頓時感到不寒而慄。      「學長,你找我?」秦小希走出教室,刻意和余禾晉維持一公尺遠的距離,臉上繃著客套的微笑。      余禾晉注意到秦小希的反應,斂起笑容:「聽說靈異偵查社被廢社了,妳決定好要加入哪個新社團了嗎?」      「我想去的社團全都額滿了。」秦小希據實以告。      余禾晉遞出一張入會申請單給她,「那妳加入學生會就好了啊!放心,我一定會讓妳很舒服的,有我在妳完全不用擔心,況且有這方面的社團經驗,對妳未來申請大學也很有幫助。」      秦小希覺得余禾晉的言詞已經構成性騷擾,但她不想惹事,便默默地收下申請單,「我會考慮的。」      余禾晉見她猶豫,作勢長嘆了一口氣,「學生會名額有限,我可是特別幫妳留了一個位子,我只能等妳到明天放學,有意願的話就在時限內過來交申請單……」      「小希。」      兩人的對話硬生生被另一道男聲打斷,秦小希回過頭,只見江敏皓從教室裡走了出來,先是掃了一眼余禾晉,隨後又把視線落在秦小希身上,仗著身高優勢伸手扣住她的脖子。      「我要去社團訓練了,妳陪我一起走吧!」      語畢,江敏皓便架著她往樓梯的方向走,站在原地的余禾晉臉色倏地一沉。      待兩人步下樓梯後,秦小希才揮開男孩架著她的手臂,「你剛才是故意的吧?」      江敏皓輕輕一笑,「希媽說高中男生都不是好東西,要我好好看著妳。」      秦小希嗤之以鼻,做了個鬼臉,余禾晉是不是好東西,她當然看得出來。      槐高體育館在午休時間時常擠滿人潮,女同學們不睡午覺,為了更靠近跆拳道男神;男同學們不睡午覺,則是為了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騙走了自己心儀的女同學。      秦小希盤腿坐在體育館的地上,遠望著穿著一身白色道服的江敏皓,那人的一舉一動牽動著館內所有女孩的目光,除了秦小希。她默默地想,要是那些女生看過江敏皓小時候吸著鼻涕吃麵的樣子,還會視他為男神嗎?      中場休息時,江敏皓看向秦小希,與她四目交接,接著他微微一笑,筆直地走向她,坐在秦小希身後的女同學見狀,均是一陣鼓譟。      男孩走到秦小希面前彎下身子,臉上笑容依舊,「希媽說今天棋書哥會回家過週末,讓我們放學早點回去。」      秦小希自動忽略身後的竊竊私語,「我哥要回家過週末,為什麼你會比我先知道?」她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是家裡最不得寵的。      男孩先是掃了眼體育館另一側的教練,才道:「比賽快到了,我放學後的訓練可能會拖到一些時間,妳要先回家還是等我?」      相較於秦小希,江敏皓對她說話的口吻總是藏著令人羨慕的溫柔,秦小希身後的女同學們都發現了,估計只有兩個當事人沒發現。      「我媽又不買單車給我,當然只能等你啊!」      「她不放心妳騎車,妳別讓她擔心。」      秦小希扮了個鬼臉,「對啦,從小到大你做什麼她都開心,我做什麼她都擔心。」      江敏皓伸過手輕輕按著秦小希的頭,眼裡是滿溢的寵溺,「我這次比賽如果得名就有機會保送大學,這樣也算對得起希爸希媽的栽培,在比賽成績出來之前,妳先幫我保密吧!」      「你想給他們一個驚喜啊?」      「嗯。」      秦小希看著他自信滿滿的樣子,突然就想耍點嘴上功夫,「放心,沒得名我也會幫你保密。」      江敏皓輕笑一聲,指尖抵著她的前額一推,附近的女同學們都被撒了一把狗糧,直到中場休息結束,江敏皓才折回場中央。      「妳也在這裡啊?」      一道少年的聲音自秦小希頭頂落了下來,秦小希抬頭對上林禹的視線,「你怎麼會來?難不成你也迷戀江敏皓?」      林禹是二年一班的學生,曾和秦小希同為靈異偵查社的社員。      「我是直的好嗎?我剛剛去交社團申請書啦!」林禹趕忙自證清白。      秦小希一驚,「你該不會想加入跆拳道社吧?你可別想不開啊!」      林禹這人充滿才氣,考試成績向來是校排第一名,在秦小希眼裡,林禹和跆拳道完全八竿子打不著。      「怎麼可能!我是去學生會遞交申請書,看時間還早,就過來這邊晃晃。」      「學生會?余禾晉也拉你入社嗎?」      「沒有,那個人只邀請女生,我是向副會長申請的。」      秦小希聞言搖了搖頭,「連你都去學生會,看來我們靈異偵查社根本就是被學生會併吞了。」      林禹聽出她話中有話,「怎麼,妳也打算進學生會?」      「不知道,我還在想。」      「進學生會沒什麼不好啊,每學期至少能拿兩支嘉獎。」      唯一的缺點就是她得常常碰見余禾晉。      此時,秦小希的注意力被身旁的學妹們吸引過去,一名戴著髮箍的少女用力推了推一名留著烏黑長髮的女孩,「如果妳去告白,江敏皓一定會答應。」      另一名戴著黑框眼鏡的女孩也跟著附和,「對啊,余倩這麼漂亮,怎麼可能有男生忍心拒絕妳?」      「妳們別亂說了,學長大概早就有喜歡的女生了吧。」      那名叫做余倩的女孩靦腆地笑著,目光朝秦小希投了過來。      秦小希微微一愣,下意識地別開臉,她忍不住想,余倩難道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      余倩的兩個朋友繼續起鬨,「妳既會彈鋼琴,還能說一口流利的英文,江敏皓如果不選妳,那他的眼光還真差。」      「學長的眼光好像和正常人不太一樣。」      那話才入耳,秦小希又將視線轉了過去,余倩果真是看著她說的。      林禹也留意到一旁的動靜,湊近秦小希的耳邊說:「她是一年一班的余倩,也是學生會成員,是余禾晉的妹妹。」      「她也在學生會裡?」      「對啊,怎麼了嗎?」      秦小希沉思了會,便道:「那我明天就去交申請書。」      「啊?妳怎麼突然就決定了?」      秦小希沒應聲,只是故作友好地朝余倩揚起笑臉,對方見狀,也含蓄地點了下頭。      「我這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過去,在江敏皓的眾多愛慕者當中,秦小希從未對哪個女生抱有成見,這個叫余倩的女孩,卻只花了短短的時間就改變她的想法。      *      放學時下了一場大雨,灰濛濛的雲層被天空壓得很低。      秦小希撐著傘在學校後面的公園呆站了好一會,大雨打濕了她的鞋子,石磚鋪成的地面積了一小灘水,倒映出她不耐煩的模樣。      五分鐘後,騎著單車的江敏皓單手撐著一把傘出現,停在秦小希眼前,「等很久了嗎?」      槐高抓單車雙載一向抓得很嚴,所以秦小希總是會先走到公園等他,兩人再一起回家,這是她和江敏皓之間的小默契。      一見到對方,秦小希劈頭就問:「江敏皓,你認識余倩嗎?」      「誰?」      「一年級的學妹。」      江敏皓先是側頭想了想,才道:「有點印象,但不熟,怎麼了?」      秦小希撇了撇嘴,憶起午休時余倩看著她那似有深意的視線,頓時有些鬱悶,「她不可以喔!她絕對不可以。」      「不可以什麼?」      「反正不可以就對了啦!」      「妳到底在說什麼?」      「你是神木喔!真的很笨耶!」      男孩一臉無辜,「妳不說清楚一點我怎麼會知道?」      秦小希一股氣無處宣洩,只好在江敏皓的腰上掐了一把,「算了算了!快點回家啦,都是你害我的鞋子被雨淋濕了!」      沿路雷雨仍舊嘩嘩地下著,一陣狂風捲起秦小希的百褶裙,把雨傘都吹開了花。她一下車便抱起書包擋在頭上,拔腿往家門口跑去,然而路面濕滑,她沒踩穩,重重摔在柏油路上,濺起了一波水花。      「妳還好吧?」江敏皓冒雨跑過來,將她從地上一把拎了起來。      「嘶!」秦小希吃痛地叫了一聲,低頭檢查手上的傷口。      「哎唷!都幾歲的人了還會跌倒!」王菱貞聞聲從店裡探出頭來,示意他們快點進屋。      「妳哥快回來了,我煮了很多菜,妳快點去換衣服。」王菱貞接過秦小希手中濕漉漉的書包,催促道。      秦小希回房間換上一件寬鬆的衣服後便下了樓,她在樓梯間看見在客廳背對著她吹頭髮的江敏皓,他裸著結實的上半身,肩上搭著一條毛巾,秦小希忍不住驚叫一聲。      「妳有時間在那邊尖叫,還不快點拿件妳哥的衣服給小江換,萬一感冒了怎麼辦?」王菱貞匆忙地從秦小希身旁走過去,「我要去店裡忙了,妳快上樓拿。」      江敏皓回過頭時,秦小希正巧對上他的視線,臉頓時有些發熱,她轉開頭快步跑上樓。      再折回來時,秦小希將手中的白色短袖上衣朝江敏皓丟過去,「接著。」      江敏皓伸手抓住那件險些砸在他臉上的上衣,「妳也快點吹乾頭髮吧!」      直到那人把衣服穿好,秦小希才敢提步走過去,否則都不知道要將視線落在哪。她接過江敏皓遞來的吹風機,手上的傷口突然一陣刺痛。      江敏皓看她皺起眉縮回手的樣子,倏地站起身,把她按到椅子上。      「你幹麼?」秦小希抬眼看他,江敏皓拽起肩上的毛巾蓋在她頭上搓揉了幾下。      隨後吹風機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男孩用手指輕輕撥過她一綹綹的濕髮,她不由得屏住呼吸,彷彿能聽見自己怦怦的心跳聲。      承受不住曖昧的氛圍,秦小希慌忙地想從江敏皓手中奪走吹風機,「好了好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江敏皓手一縮,只說:「坐好。」      秦小希的臉熱得發燙,男孩修長的手指依然在她的髮絲之間撥弄,她的呼吸也漸漸變得有些紊亂。      「哇,秦小希,妳現在還使喚別人給妳吹頭髮啊?」      江敏皓關掉吹風機,和秦小希一同看向背著行李走進來的秦棋書。      「小希的手受傷了。」江敏皓率先接話,對著秦棋書微笑。      秦棋書聳肩笑笑,「別人看了還以為你們兩個是情侶。」      秦棋書的話頓時又讓秦小希心底一震。      一旁的江敏皓卻是一臉懵,低頭看著她,「會嗎?」      秦小希仰頭瞪了他一眼,心跳這才恢復正常頻率,面對這個神經比水管還粗的傢伙,她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慌張什麼。      「看什麼看,頭皮還沒吹乾啦!」她沒好氣地嚷著,指使江敏皓繼續幫她吹頭髮。      秦棋書上前搶過江敏皓手上的吹風機,粗魯地胡亂撥弄秦小希的頭髮。      「好痛!你扯到我的頭髮了,秦棋書!」秦小希痛得飆出眼淚,心想這種只會欺負妹妹的哥哥,平時還是少回家比較好。      「今年暑假大家空個時間出去走走吧!」大家圍坐在餐桌旁,秦硯忽然開口。      「這個提議不錯,好久沒去南部走走了,小江也一起吧?」王菱貞笑吟吟地看向江敏皓。      「好。」江敏皓點點頭。      秦棋書低頭吃飯,說了句:「最近在寫碩士論文,暑假可能也會很忙。」      「這樣啊,那你就專心寫論文好了。」王菱貞竟像是毫不在意,彷彿只要江敏皓可以去就行了。      江敏皓夾了一顆荷包蛋到秦小希碗裡,瞥了她的傷口一眼:「妳怎麼還沒擦藥?」      「又不是什麼大傷,幹麼擦藥?」      江敏皓立刻放下碗筷,把她從座位上拽了起來,「希媽,我借一下醫藥箱。」      「醫藥箱放在電視櫃下,你不用這麼擔心小希啦!」王菱貞說。      「對啊,放著不管也不會死!」秦棋書附和道。      江敏皓拽著秦小希到客廳,從醫藥箱裡翻出碘酒。      「你不用抓這麼緊,我又不會跑走。」秦小希嘟囔道。      江敏皓仔細地用棉棒沾取碘酒,輕輕塗抹在秦小希的傷口上,見她皺起眉頭,便安慰她,「忍耐一下,還好傷口不深。」      看著江敏皓靈巧地為她上藥、包紮,秦小希遲來地意識到,江敏皓的手在不知不覺間竟變得如此溫暖厚實。      她輕咳了一聲,「紗布隨便貼就好了。」      男孩沒應聲,深邃的眼眸直勾勾地盯著她的手,讓她的心跳頓時又漏了一拍。

作者資料

敘娜

喜愛冬天,依賴奶茶,住在總是下雨的城市。和圖畫紙一起長大,喜歡的影集是《追愛總動員》,喜歡在夜晚溜滑板,但最熱愛的還是文字。 個人專頁:https://www.popo.tw/users/weigoofy IG:siennaxuxu

基本資料

作者:敘娜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3-01-03 ISBN:9786267217092 城邦書號:3PL16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