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學習月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OPUS 靈魂之橋 - 廢墟裡的銀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OPUS 靈魂之橋 - 廢墟裡的銀河

  • 作者:SIGONO月亮熊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1-08-05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9折 270元
  • 書虫VIP價:25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新書推薦75折起!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紀念PET卡(共兩款隨機)*1張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如果遇到你不是奇蹟,地球在上,靈魂便不曾言語。」 還記得《OPUS 地球計畫》為所有人帶來的感動嗎? 2021年,讓《OPUS 靈魂之橋》再次用故事的溫度,熨燙你的心。 ☀臺灣史上第一次,原創作品勇奪日本遊戲權威《Fami通》白金殿堂榮譽 ☀也是史上第一次,臺灣作品首度闖入Google獨立遊戲大獎決選 ☀國際級重量推薦,Google、Apple官方編輯全球重點精選作品 ☀攻占全球各大暢銷榜,暢銷 500 萬套,中港台粉絲超過 100,000 筆熱烈好評 ☀動人故事榮獲 IMGA SEA 國際行動遊戲獎 - 最佳故事大獎肯定 ☀台北國際電玩展最佳敘事獎、IndiePlay獨立遊戲大賽最佳故事大獎 【創作陣容】 享譽國際,臺灣獨立遊戲工作室 SIGONO 奇幻系暢銷輕小說家  月亮熊 知名插畫/漫畫家 天之火 × 鸚鵡洲 《OPUS 地球計畫》後遊戲小說化第二彈! 三方聯手打造宇宙中最觸動靈魂的遊戲故事! 【名家推薦】 知名遊戲實況主、電玩主持人——小熊 Yuniko 遊戲評論專頁《吹著魔笛的浮士德》——Simon 《時光當鋪》系列療癒系作家——千川 月亮熊的奴隸(兼人氣輕小說作家)——小鹿 知名遊戲、網路社群網站——巴哈姆特、電腦玩物 文策院社群專文介紹、各界名家熱情推薦! 「以末日世界為場景的第二部作品《OPUS:靈魂之橋》,被日本 Fami 雜誌評為白金殿堂級的經典之作!《OPUS》系列不僅成功藉由遊戲訴說故事,也展現出臺灣遊戲作品的世界實力!」——文策院社群 「 《OPUS 靈魂之橋》具有動人的敘事與令人印象深刻的音樂表現,可感受到研發團隊的用心。」——巴哈姆特編輯部 「 《OPUS 靈魂之橋》的末日童話裡,雖末日而不悲情,雖荒涼但不險惡。男女主角間相依為命的生活固然動人,支線任務裡的逝去之人們的故事,也都是顯示出末世時人心的溫暖、渴望和期盼。如果你喜歡科幻劇情,喜歡動人的故事,那麼你都應該玩玩看這款台灣團隊開發的《OPUS 靈魂之橋》」——電腦玩物站長 Esor 「道別,是人生最為重要且困難的課題。閱讀《OPUS 靈魂之橋》的過程,正是一趟學習如何好好道別的旅程。」——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Simon 【故事簡介】 「等疫情過去,她會甦醒為我們帶來新的時代。」 不明的瘟疫蔓延,人們紛紛倒下, 社會崩潰,守護文明的地球教會陷入癱瘓。 世界在冰封中走向末日。 失去了心愛的家人, 約翰孤單守著火箭工廠,在廢墟中閃爍最後的火光。 一名女巫出現在他面前。 「火箭是銀河的橋,透過火箭我們將靈魂送往天堂。」 為了讓逝去的生命得以安息, 兩人一起打造火箭,重現失落的「宇宙葬」, 將靈魂送回他們的故鄉:銀河。 一趟在悲傷中尋得慰藉的療癒旅程 溫暖感動超越國界 台灣史上初‧日本權威評鑑《Fami 通》白金殿堂作品,小說化登場!

目錄

【序】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終】 【後記】

內文試閱

  疫情爆發前兩年      約翰六歲      母親說,靈魂要前往天上的銀河,但是只有火箭知道路。      剛滿六歲的我還不明白宇宙葬是什麼,只知道父親做的火箭要去天空了。對於我出生的馬可夫鄉鎮來說,這是一件大事。父親的工廠這次做出特別大、特別帥氣的火箭,光是站在半山腰就能看見紅白相間的鼻錐穿出樹林,沉穩地等待升空。      為了看火箭發射,我們天還沒亮就起床出發了,至於其他跟我們同樣早到的人,幾乎都是死者的親屬。鎮長公布了一長串的名單,由於空間足夠,所以也接受了鄰近城鎮申請運來的骨灰,並將他們壓縮精製成一顆顆結晶體利於容納。      除了這些死者的家屬外,剩下都是特地來朝聖的觀光客;父親說,有些死忠的信徒甚至會跟著全國巡迴。我想到那逗趣的畫面就一直笑,但大家都提醒我這是很嚴肅的事情,絕對不能笑出來。      「約翰,慢點,別用跑的。」母親在我後頭柔聲提醒。      但我根本忍耐不了,天色才剛亮,街上便漸漸湧出人潮與我們並行,朝山上唯一的管制入口前進。光是看見那樣的畫面簡直讓人焦急。      「可是宇宙葬要開始了,快點、快點啦!」我拋下這句話後往前衝。      「約翰!」      父親大喊我的名字,但不重要,他經常那樣大喊,我早就聽膩了。      我只關注山路正在聚集的人潮,一心想著不能被這群陌生人超前,必須要到最前頭看個仔細才行。我快步衝上山腰的廣場,眼前出現一列隊伍,像是前來朝聖的外城人,又像是配合宇宙葬演出的盛大遊行隊伍,只能從他們手中有沒有拿著樂器來分辨。      大家穿著顏色相似的服裝,白色、金色、灰色,不過上頭華麗地編織出星空的圖樣,像是沿著地表緩慢流動的銀河。遊行隊伍吹奏著音樂,流露出哀憂卻不至於悲傷的輕盈曲調。「他們在表演神話時代的傳說。」有人在我努力擠過隊伍時興奮地說道:「第一批搭乘火箭到這裡的宇宙移民……」      我豎起耳朵,卻還來不及細聽,一雙長滿繭的粗糙大手用力環住我的胸口,施力一扯便讓我騰空飛起,並被父親擁入懷裡。我掙扎不得,只能發出吼叫。      「啊!等等啦、我要去最前面!」      「不准亂跑。」父親微微喘著氣,咬牙吐出威嚇性的低喃。      我立刻識相地安靜下來。      沒多久,母親也趕了上來,她伸手整理自己的金色短髮,一邊和鄰居點頭致意,臉上帶著始終溫厚的微笑,溫柔的眼眸盯著人潮細細打量。「觀光客是不是比預期的少啊?」母親隨口問道。      「沒辦法,聽說外地流感肆虐,很多人留在家裡。」      「真可惜,今年宇宙葬終於輪到馬可夫這邊舉辦,大家明明為了觀光很努力宣傳呢。」她發出淺淺的嘆息。      「光是能爭取到優先權已經不錯了,如果不是先蓋起火箭工廠,可能還沒辦法那麼快談成,否則搬運跟組裝都……」      糟了,每次談到這個,父親就開始滔滔不絕。      我知道那是他即將長篇大論的前奏,於是趕緊打斷那會使氣氛變沉悶的無趣話題。      「爸爸!往前啦,往前!」      「知道啦。」他勉強收聲挪動腳步,來到靈魂紀念廣場前。      廣場的人潮更加水洩不通,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停在廣場的人實在太多——在圓環狀的廣場中央有著一塊巨大的石雕塑,上頭刻著這次要被送上宇宙的靈魂姓名——在教會人員的協助下,這些靈魂的親人正在進行最後的告別,輪流上前對石碑裡的名字給予祝福。      不只上前告別的親屬,還有許多在一旁圍觀的遊客用眼神給予安慰,甚至主動攙扶泣不成聲的人,明明前一秒還素不相識,這一刻卻成了親密的大家庭。      「啊,那不是瑪琳?」母親在這片哀傷中出聲。「我還怕她不來呢,真是太好了。」      我看見其中一個跪在石碑前顫抖流淚的婦人,熟悉的背影讓我一下子便認出來。      「瑪琳阿姨在哭耶。」我不解地看著,還沒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      「嗯。」父親順著我們比著的方向看了一眼,聲音很輕。「哭完之後就輕鬆了。」      「為什麼?」      「因為今天是宇宙葬。不管捨不捨得,靈魂都會往天上去。」      我還是不懂,甚至本能地想要遠離那股悲傷的氣氛。      「對啊!宇宙葬!爸爸,火箭要發射了啦,我們快點走!」      「有在走啦。」      「那裡是往教會啦!爸爸!」      也不知道父親是不是故意的,我伸出小手拚命吆喝指揮,然而這兩個大人還是只顧自己的步調慢慢前進,身旁的行人都開始超越我們,讓我快要急哭出來。再這樣慢吞吞的,不就什麼都看不到了嗎!      「再近也只能到這裡為止,能看到女巫祈福的隊伍就行了吧。」像是察覺到我的焦慮,父親剛毅的五官輕輕皺成一團,從金色的鬍鬚中擠出悶哼。      「之前不都讓我在發射台旁看嗎?」      「那些都是剛組裝上去,還沒有要發射的試射火箭,所以才讓你近看啦。」      「怎麼這樣……嗚哇哇!」我氣得跺起腳來。「還以為這次終於能近距離看見火箭發射的樣子!害我白期待了那麼久!」      「夠了!吵什麼?」父親低吼一聲,突然將我整個扛了起來。坐在他的肩膀上,接著又說:「這樣可以看清楚了吧?」      ——視野忽然變得開闊無比。      我再也不必從大人們的身軀之間窺探,如今我比任何人都還要高,能夠清楚看見在拓寬的石板道路上緩緩移動的白色隊伍,讓我充滿了優越感。      隊伍的人們套上純白色的長袍,無一例外。在熾熱的陽光與繁茂的樹林間,他們的存在就像是還未融化的雪堆,在這溫暖的景色中特別顯眼。      「來這裡了,他們過來了!」我興奮地拍著父親的腦袋。      「從早上開始就吵個不停,真是的。」父親粗魯地低哼。      「孩子的爸,約翰只是太高興了,沒關係啦。」      「再往前!爸爸!」我用力伸手往前指。      「他根本沒有反省……」      說歸說,父親仍想辦法擠到隊伍的最前方。      白色的隊伍離我們又更近了些,這次我清楚聽見了音樂聲,那是我無法形容的旋律,跟工廠平常播放的重節奏音樂不同,伴隨著隊伍而來的音符輕盈又飄逸,甚至沒什麼起伏,像是在空中飛舞遲遲不肯落下的雪花。      我眨著眼,努力想看清楚那批正在靠近的隊伍。透過音樂與廣播可以得知他們似乎剛祈禱完,已經將靈魂牽引完畢。      「東亞共和標準時間七點六分,靈魂已牽引完成。接下來將由女巫進行禱告。」      大家忽然默契地壓低了交談的音量。      有幾個人還在擦淚,不過與廣場前的氣氛相比,大家臉上的表情顯然沒那麼沉重,而是懷抱著強烈的憧憬與期待,低聲誦唸禱詞望向女巫的隊伍。      「這些人都是女巫嗎?」我數著隊伍的人頭,這才發現外袍顏色似乎也有差別,只有十二個是純白色的長袍,上頭鑲著金邊,其餘的雖然也披著長袍,但色澤偏灰,只是剛才距離太遠看不出來。      「白衣的都是女巫喔,僅僅十二位,就要負責照顧全國幾百萬人的生命。」      「什麼意思?」      「負責把靈魂帶往火箭的就是她們,沒有這些女巫,靈魂就無法被引領,宇宙葬也無法完成。所以她們才是關鍵的存在。」      不就是把骨灰放進火箭裡的專屬容器,需要這麼大陣仗嗎?      但是母親都這麼說了,表示這些女巫確實很重要吧。      「聽起來好帥氣,我也能當女巫嗎?」我趴在父親頭上大聲問。      「女巫只有女性能擔任呢,約翰可能不行……」母親偏頭微笑,看著表情明顯失望的我,笑意漸深。「還是你要跟爸爸一樣,成為火箭技師?」      「不要!我不要跟爸爸一樣!」我哀號起來,幾乎是本能地馬上反抗。      身下的父親沒有理會我們,而是死死盯著發射台上的火箭,嘴裡不斷念念有詞,說著一堆我聽不懂的專有名詞,或是關於天候的事情,總之就是擔心火箭能不能順利發射成功。天啊,火箭當然會成功,他怎麼現在才在意這種事,好傻。我才不要成為像父親這樣的人。      「約翰,爸爸是很厲害的。你喜歡宇宙葬嗎?」      「喜歡!」      「沒有火箭技師先完成火箭,就不可能順利舉行葬禮。所以這都多虧了爸爸喔。」      「真的?」我驚呼一聲垂下頭,原本看起來無聊至極的他忽然顯了幾分驕傲。      「你才知道?」      這樣聽起來,似乎是造火箭更實際一點。      而且女巫看起來只是唱唱歌、替靈魂送行,但是火箭那麼高大,幾乎可以觸碰天空,讓所有人都只能在它腳邊仰望。好,我決定了。      「那我要成為火箭技師。」我握起拳頭大聲宣布。      「好啊,約翰想當什麼都行。」母親掩嘴呵呵笑了起來,但她看的不是我,而是父親。「真是太好了,這樣爸爸也會很高興的。」指縫中輕輕鑽出若有似無的笑聲。      「反正他只聽妳的話。」      「爸爸你要教我喔!我們要一起做火箭,參加宇宙葬!讓女巫把靈魂送上去!」我無視父親那種用鼻子哼氣的說話方式,捏著他的雙肩晃動身體,努力傳達我認真無比的意志。      「真是的……」      那雙搭在我身上的大手,似乎加重了幾分力道,揉捏著我的腿。      我咯咯笑了起來,依偎在那溫暖又堅實的身軀上,替未來的自己編織著夢想。或許哪天,我也能向其他人指著高台上的白色身影。我製作的火箭要飛向銀河囉。像這樣驕傲地大聲說著。宇宙探索的起點,備受重視的火箭技師,是啊,我為什麼不做呢?      或許現在回想起來,六歲那年的我有太多尚未理解的事了。      我不理解馬可夫小鎮、不理解這個國家、也還不理解宇宙跟世界運行的道理,所以自然也不會理解,有些事情我永遠做不到,以及我為何無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兩年後,瘟疫無預警地爆發,宛如洪水席捲而來,奪走我們所知的一切。      傳染力極高的未知病毒,大肆席捲了交通發達的都市,等人們反應過來時,疫情已經以想像不到的速度傳播開來,短短一年內,倖存的人口僅剩不到原有的萬分之一。      我們等著政府救援、等著教會發出指示,然而面對這場無法挽回的劫難,十二名女巫卻進入冬眠。只因教會堅信在瘟疫消退之後,她們有能力重建信仰與文明,甚至能夠再次舉辦「宇宙葬」,幫助逝去的人們得以前往銀河安息。      我不知道這世界到底從哪裡開始出了差錯,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      自從疫情爆發八年過後,我,約翰.曼森——      就再也沒見過任何活人了。            火箭13號製作中      目標零件:尾翼      雙腳沈重地在薄雪之地踩出痕跡,除此之外,世界安靜得讓人窒息。      當走到產業道路的上坡路時,約翰就再也沒有力氣前進了。而眼前是久未整修的道路,表面充滿裂痕、砂石與坑洞,縱使目的地就在兩百公尺不到的工廠,約翰也已經頭昏腦脹了。渾身冒著熱汗的他,忍不住解開外套釦子,任寒風鑽進肌膚。他舒爽地吐了一口長氣,接著調適呼吸。      道路一側是山壁,另一側則能俯瞰半個小鎮。他稍停下來,看向陽光不再刺眼的天空與銀白色的小鎮,估算自己得花多久時間才能將東西搬運回去。      在繫了繩索的廢金屬板上,躺著從風力發電機拆下來的巨大葉片。      將近三公尺長度的葉片,很適合改造成火箭的機翼,而且拿起來比想像中輕,這麼合適的材料不帶回工廠就太可惜了。      「哈,可惜個頭。」他自我嘲弄地吐著氣,拉著衣領搖頭。「我也真夠蠢的,幹嘛到現在還要跟她蹚這場混水……」      『嘟嚕嚕嚕嚕——』      才剛在腦中暗罵,對講機就響了起來,這時機點巧合得也太討厭了。      約翰半瞇著眼,假裝無視對講機 的聲音繼續前進,但對方似乎也不打算放棄,從毫不間斷的來訊次數就能感受到對方的執著。      「煩死了。」他勉強將那笨重的黑色對講機單手緊握,沉聲回應。「幹嘛,女巫?」      『太好啦,真的接通了!』      在滋滋聲響中出現一道年輕的女聲,雀躍的情緒透過機器傳了過來。      「不錯喔。」      『你開心點嘛,這對講機我可是修了一個月。』      「我很開心啊,我們的女巫竟然花了一個月就修理好對講機。」他口氣盡是揶揄,完全沒有要配合對方的打算。「所以接下來要做的火箭十三號肯定也難不倒妳,對不對?」      『燃料公式一直存在偏差,失敗也是難免的事情。不過上次發射已經把燃料問題排除掉了,所以可能是調節閥失靈,也可能是火箭機翼……』      「話都是妳這個騙子在說。」      『我不是騙子,我是由阿瑪迪斯長老親傳,冬眠了二十年的第四十六代女巫!』      「我看妳不是腦袋還在冷凍,就是假冒的吧。」      『喂!約翰你……』      「約翰在忙呢。回去再說。」      他喘著氣,毫不遲疑切斷了通訊。      走在雪地裡拖著火箭零件已經夠荒謬了,他不想多浪費力氣與她爭論。      約翰煩躁地抬頭看向坡道,開始產生放棄拖動葉片的衝動。      「……別停下,就快到了……」      「哪裡快——」      約翰愕然抬頭,才發現那聲音並非來自對講機,而是迴盪在微風中。      他抽著氣環顧四周,一如既往,沒有任何人影。      ——很好,更荒謬的事情就要開始了。      每次快到黃昏時刻,聲音就會活躍起來,而且不會只有一個。約翰氣沖沖地拉緊外套,他知道這時候只能對著空中大吼,聲音才會稍微安分一些。      「與其跟我說話,還不如去把女巫叫過來幫忙!」      那句呼喝迅速鑽入雪中,接著只有寂靜圍繞。      就當那聲音聽見了吧。他不悅地皺起濃眉,明明該移動腳步了,卻又因為葉片過於沉重而渴望歇息,於是約翰繼續對著山坡下的茫茫雪色張望。      除了主要幹道因為時常清雪,仍會露出黑色的路面以外,其餘鎮上的房屋、汽車、路樹……都覆上一層厚厚的霜雪。畢竟寒季尚未結束,這段時間哪怕鎮上天氣再好,約翰依然得隨時戴著墨鏡才不會雪盲。      以前的風景不是這樣子的。      路上一丁點雪都沒有,只有熾熱的陽光,火燙的柏油路面把空氣也扭曲了。那時候約翰一放假就會坐在父親的卡車上,在工廠裡看父親與大伯工作。      在穿過安靜無聲的產業道路後,開始會聽見工人的吆喝、指揮的哨聲、卡車的引擎運轉聲、貨物上下的搬運與盤點……工人們來回載運火箭原料,或是搬運部件進行試射,巨大的機械與材料透過卡車不斷移動,讓約翰看得眼花撩亂。      現在不會再有那樣繁忙的畫面了。      約翰的手赫然鬆了開來,他在顫抖。      「……請帶我們回到銀河……」      耳旁再次冒出一句直觸心靈的冷語,那道聲音輕得像雪花,就連貼在耳邊的溫度也同樣冰冷。約翰沒有再抬頭,因為他知道自己什麼都不會看到。      「閉嘴!給我安靜點!」      他一邊拖著葉片大吼前進,耳邊的騷動似乎又安靜了些。      或許是因為太陽即將下山的緣故,體力又消耗太多,在這種毫無防備的時刻最容易聽見絲絲細語,讓早已疲憊的約翰更加脆弱。也因此,與之對抗的氣勢顯得更加重要。      幽靈、惡靈、混帳幻聽——他向來這樣稱呼自己聽見的聲音。      儘管女巫管它叫「靈魂」,但他覺得那種輕描淡寫的說法,完全不足以說明聲音惱人的程度。大概也只有林芳這種自稱女巫的瘋子,才能跟它們融洽相處。      果然,才安分沒多久,聲音又開始騷動起來,這次不只一個,是好幾個,彷彿耳邊同時有許多男女在說話,強制奪走了約翰的注意力。      約翰不想搞壞嗓子,偏偏這些混帳就只怕他大吼。      「……快呀、再快點、轉彎……」      「……就要到工廠了,不遠了……」      約翰喘息回應:「我不是在想辦法了嗎,你們能不能……唉……安靜個十分鐘就好?」      一個沒注意,又忍不住和那些聲音聊了起來。      該死,在這種情況下要全神貫注地前進實在太難了。      「……女巫……會幫忙約翰的……」      「那傢伙沒害死我就不錯了!」約翰這次真的被惹毛了。「地球在上,她如果真的是女巫,怎麼沒辦法趕走你們?」      「——約翰!」      此時一道清晰的呼聲劃開空氣中的雜音,朝約翰直衝而來。      他猛然抬頭望向聲音的方向,一位黑髮少女正從工廠門口奔跑過來,嬌小的她看起來比約翰年輕幾歲,頭髮紮起長長的馬尾,以最低限度保持著整齊儀容,不過就算沒有刻意打扮,她的容貌也屬於令人印象深刻的類型——並非好看的那種印象深刻,而是獨特,積極又從容的氣質使她很難讓人厭惡。      與自己完全不同,哪怕自己只是坐在角落發著呆,也會被女巫形容成風雨欲來的憤怒;事實上,他確實經常發脾氣,一副對世上任何事物都感到礙眼的表情,有時候自己望著鏡子也看不下去。      所以見到女巫的第一天他就曉得了,他肯定與這個女人合不來。      「風力發電機的葉片?你竟然真的帶回來了,地球在上!」那對黑色的眼眸閃動著光采往約翰靠近,她喘著氣昂首露出期待的微笑。仔細一看,她外套底下還穿著單薄的工作服,明顯是匆忙跑出來的。      約翰蹙眉喘息,或許是跟著放鬆下來,整個人也乾脆地癱坐在地上。      「妳怎麼來了?」      「我聽到聲音,所以過來幫忙。」      「那些幽靈去找妳?」      「什麼?不,是你拖葉片的聲音!我遠在工廠門口就聽見了,怎麼了嗎?」      約翰心中閃過一絲遺憾,但他很快地把那念頭抹除。      「那些聲音。」他一手搭在葉片上,簡短解釋。      芳聞言往約翰後方看去,她的眼神瞬間產生了變化,收起那嘻笑悠哉的態度,而是肅穆地輕輕點了個頭。約翰不曉得她究竟是真的與那些聲音溝通,還是僅僅順著自己的意思做個樣子,但那些聲音確實在芳點頭之後消失了。她甚至不需要大吼。      他們看著聲音消失的方向,時間彷彿停滯了一小段,直到芳重新將視線移向約翰。      「那些都是死去的人們,因為火箭沒有升空,所以靈魂留在這裡了。」她聳聳肩。「不過靈魂只會暫時離開,想要永遠聽不見聲音的話,還是得靠火箭才行。」      「妳怎麼知道那真的是靈魂?」他不信服地瞪著芳。      「我的經驗就是這樣告訴我的。而且照理說,只有女巫才能感受得到靈魂的存在。」      「對啊,我又不是女巫,為什麼我就得聽見……」      女孩只能苦笑著搖頭。「我不知道。但是能夠與靈魂對話,是地球賜予你的幸運。」      「幸不幸運不是妳說了算。」他略感煩悶地爬起身,稍作休息後,總算能重新整好態勢。「好啦,快走吧,太陽下山聲音就會變多,我可不想被它們煩死。」      芳發出沉吟,一手搭在葉片上估了估重量,接著露出吃驚的表情。「嗚哇,好重——真虧你一個人能走到這裡。」      「還不是為了妳的火箭機翼……」      「錯了,是我們的火箭。」芳微笑。      約翰不說話,輕輕地哼了一聲。      看吧,果然合不來。

作者資料

SIGONO

台灣獨立遊戲工作室,屢獲國際遊戲『劇情大獎』肯定,相信透過述說故事能創造久留於心的感動,為自己與別人都帶來幸福。 代表作為蘊含情感的療癒系故事冒險作品《OPUS-地球計畫》與《OPUS-靈魂之橋》。

月亮熊

錯字王國的女王,好死不死是個小說家,招攬了無數小說家成為錯字王國的一員,因而成為編輯們極力鏟除的對象,殊不知她卻開始寫了BL然後…to be cantinued.

基本資料

作者:SIGONO月亮熊 繪者:天之火鸚鵡洲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1-08-05 ISBN:9789571093093 城邦書號:SPB7D000149 規格:膠裝 / 單色 / 36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