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我把妳當閨密,妳卻只想上我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把妳當閨密,妳卻只想上我

  • 作者:希澄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9-03-14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妳是我一起長大的鄰居、親密的同窗, 是我熟悉的一切, 更是我愛了很久的朋友…… ★博客來、金石堂排行榜冠軍作家,POPO原創百合天后‧希澄,繼暢銷作品《妳挑逗,我失控》《妳的餘生,我的餘燼》後,又一臉紅心跳女女戀愛力作 ★討論爆表,好評不斷,廣大讀者紛紛搖旗吶喊敲碗求出版 ★當閨密『愛上』閨密,直女之路從此岌岌可危,友誼小船當然說翻就翻 ★實體書獨家收錄誠意滿滿、全新未公開爆哭系番外——〈藏在眼睛裡〉 多年好友竟想篡位當情人, 寶寶覺得委屈,但寶寶不說…… 從小到大,周祤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牽手走過春夏秋冬,一起大笑也一起哭過,人生大半日子纏在一塊,青春裡滿滿都是對方。 她美豔耀眼、眾所矚目,是令我自豪的閨密。就算在周祤身邊,我只是一株默默無聞的小草,只要能和她當一輩子的朋友,我便甘之如飴。 萬萬沒想到一覺醒來後, 世界竟完全顛覆…… 昨晚酒吧聚會前,周祤仍然是我最要好的閨密;再睜開眼,她卻赤裸裸的枕在身旁,直呼我「老婆」,化身上下其手的大野狼—— 當友情悄悄越界,愛情逐步升溫,屬於閨密與閨密間的曖昧戀情,是否能勇敢迎向幸福結局?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不妙,真的不妙。      這可能是我這二十三年來面臨的最大危機。      不不,我不相信枕在我胸口上睡顏像天使一般的女人真的是她,這肯定是我喝太多產生的幻覺。      我覺得不行,真的不行。      不是……我們也不是沒有一起睡過,不,我的意思不是那種睡,是清清白白——算了,當我沒說,總之沒睡!沒睡過!      「一大早吵些什麼呢……」慵懶的嗓音撓過耳際,兩條藕臂虛虛掛在我脖子上,那條我羨慕忌妒恨的大長腿跨到我腰上晃啊晃,我默默拉高薄被想遮掩,誰知她一腳踹開,又往我胸口蹭。      「……你他媽給我起來解釋。」      「我媽在加拿大,他媽是誰我不知道,至於丈母娘我等會給她請安——」      「……誰媽媽是妳丈母娘?」      「妳媽啊,妳連妳媽都不認識?」她憐憫地看著我說:「唉呦,我老婆真可憐啊,沒關係,有我在呢。」      我氣得一口老血險些噎死自己。      我瞪大眼,「妳說什麼瘋話?誰媽媽是妳丈母娘!我不認!」我開始掙扎,誰知她雙手抓住我的手腕往上拉高,慢悠悠坐到我小腹上,我眼神死。      「蘇——」她伏下身,我覺得身上正上演什麼山崩土石流之類的,幾乎要壓死我了好嗎!蘇什麼蘇!聽聽那柔媚的語氣,瞬間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      「妳總得讓我負責。」她笑吟吟的嬌顏在我眼前,她點了下我的鼻尖,「對吧?」      「誰要妳負責!不是——妳要負責個屁!我倆什麼事都沒發生!」      她瞬間委屈,癟嘴說:「妳都對人家這個那個了,妳這沒良心……」      「臥槽,妳別搶我臺詞!」      她一臉明亮,歡快道:「對啊!妳這就是認了。妳不能因為我喝多了,就原諒我上了妳對吧?所以我該拿出誠意以身相——」      我趕緊摀住她的嘴,免得她再顛倒是非,把我套入她文字陷阱裡。她是中文系畢業的,文字邏輯比誰都強,搬弄重組她最會,我簡直兵敗如山倒……      然後,我捕捉到了關鍵字:上我。      這驚得我不要不要的。      「誰給妳上了!」原諒我跟著降低格調,此刻我在風中凌亂,一點記憶都沒有。      但我特別堅定,我倆是清清白白的好閨密。      閨密再好也不會上來上去的好嗎!      「沒有上來上去啊,妳是在下面那個。」她側過身,單手撐起撥了撥髮,食指在我鎖骨劃來劃去,「妳怎麼會有自己不是受的錯覺呢?」      臥槽,簡直人神共憤。      「妳這人……」我承認我就是激不得,要不也不會她一撓我就反撲上去。我昂了昂下巴,「現在誰在下面?」但我也沒能得瑟太久,她瞇起妖嬈的眼,蕩漾些許深意,我還沒來得及捕捉她眼底狡黠,她的手便滑了過來。      「嗯,我在下面。」她推開我試圖阻擋的手,我只能努力捍衛我的胸部,拚命推阻 ,「妳別亂摸,現在是要演《葉問》嗎?」看看我倆的手在空中進行的攻防戰,這不是《葉問》是什麼!      「我們不演《葉問》,演《色戒》。」      話落,她猛地起身,把我抱得滿懷,雙手在我後背上下撫摸,「看來妳真的不記得……那我只好幫妳恢復記憶了。」      誰要讓她恢復我什麼記憶!      她扣住我後腦,溼熱又柔軟的舌滑了進來,我「嗚嗚」悶哼幾聲,舌頭被她纏著不放,有點麻,麻癢中我感到一絲熟悉……      ……等等,還真有點熟悉。      「小蘇,妳看看妳,真色,舌頭伸那麼出來……」      幹!那昏暗中的畫面我真的有印象!讓我死了算了!      她舔了下嘴角,嘖嘖兩聲,瞇了瞇眼,「跟昨晚一樣美味呢,小蘇。」      用枕頭悶死我,拜託。      「……妳真的上了我是嗎?」由於我想起一些不該想起的畫面,使得這荒唐的事情多了幾分可信度。      她不答反笑,「妳猜啊。」脣又壓了過來。      這次我學聰明了,一把抓起旁邊的東西往我倆中間塞!我才正要得意的哼哼兩聲,便覺得這東西哪兒不對勁……      她兩指捻起邊緣,挑眉看我,「我都不知道妳有這種癖好……妳有這麼喜歡妳的內褲,喜歡到要讓我親一下嗎?雖然我的確是與它親暱接觸過。」      我趕緊奪回內褲推開她,「笑什麼笑!」我瞪了她一眼,背對她手忙腳亂地穿好穿滿,忽略她那句「還不是會被我脫掉?」      妳知道的,士兵上戰場前也會穿戴整齊地赴死,我既然找到了內褲當然也開始找起其他衣物。      我在她含笑的視線下找到了短褲、上衣,就是沒找到胸罩。      「我的胸罩呢?」我凶她。      「藏起來了,太礙事了。」      「妳這女人——」      「小蘇啊。」是我家皇太后!      我趕緊穿上T恤,瞪著渾身一絲不掛在床上打哈欠的她,只能拚命用薄被掩住她玲瓏有致的身材邊喊:「媽,幹麼啊?」      「我在樓下聽到樓上乒乒乓乓的,想說就上來看看。妳們在打架是吧?要是起床了就說一聲,我做早餐給妳們吃。」      「我們的確是在打架。」她依在我耳邊低笑道:「床上打架。」      我趕緊跳開,瞪她,「妳吃屎吧。」      「吃妳。」她伸手攬過我的腰,我一個重心不穩跌往床,朝她懷裡撲。      她摀住我的嘴朝門口說:「阿姨,抱歉,讓我們再睡一會好嗎?」她不疾不徐道:「等會陪您去買菜呀。」      妳說話就說話在我身上亂摸是怎樣!      「好好好,妳們多休息,別吵架啊。」      我家那太后是外貌協會,對她可好了,聽她說個幾句就下樓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鬆口氣,明明沒事!就是她、她……      「妳不介意我先享用早餐吧?」她跨坐到我身上,手摸進衣襬,「嗯?」      「妳去——」吃屎兩個字還沒說出口,門鎖倒先動了。      「姊——」      喊那聲「姊」的人其實有兩個人,一個是我嘰哩呱啦的少爺弟弟,另個,則是沉默不語的女王妹妹。      我有對雙胞胎弟妹,好一個龍鳳胎,這事等會再解釋。      「姊……」少爺弟弟不可思議地看著我,特別天真地說:「原來妳是下面那個。」      「姊姊怎麼可能是上面那個。」女王妹妹淡淡地答腔。      「去你的!」我抓起枕頭朝他們扔過去,「我是暫時位居下風……不是!你們吃驚的點錯了吧!」我被閨密壓在床上這事,才值得吃驚好嗎!      「哦,周姊的身材一向驚為天人,沒什麼好——痛痛痛!妳拿衛生棉扔我做什麼!」      難不成拿內褲扔你嗎!      我死命推著弟妹出房門,覺得心好累。我瞪著門,想著等會怎麼跟他倆解釋。      「小蘇。」一雙手不知何時擦過我的腰側,我猛地回頭,便見到周祤低下頭來,勾起脣角,「去穿衣服,我跟他們解釋。」      「妳說話就說話,膝蓋蹭我大腿做什麼?」      「看到妳白嫩的長腿就想蹭蹭摸摸,怪我囉?」她攤手微笑,笑得可真迷人,這鍋怎麼能甩得這麼乾淨?      「我以前怎麼都不知道妳是個變態。」我翻個白眼。      「變態?」她瞇起眼,忽地壓身湊近我,「嗯?我到現在都還沒對妳幹麼妳就覺得我變態了,那等我把妳這個再那個然後再——」      「妳還是別說話了。」我連忙用手摀住她的嘴,免得自己聽到髒東西。      我怎麼覺得一覺醒來世界全變了?      明明昨晚公司聚會前,她還是那個漫不經心卻又極致美麗的閨密,等再次睜開眼竟化身對我上下其手的大野狼,這中間是發生什麼事了?我不明白啊。      「小蘇。」她站到我身後,我回神,便見到鏡中的她兩手伸到我胸前,一個滑進,「妳看妳發什麼呆?這都沒喬好。」      所以她就自己動手幫我喬奶,非常自動,真棒。      我想不明白她的轉變,我也想不透我沒少見過她裸體,可為什麼如今見了我竟感到害羞?      我絕望。      「欸。」      「嗯?」      「我們兩個該不會真的……」      周祤恰巧彎腰替我扣上背釦,我沒見到她表情,只聽到她的笑語:「真的怎樣?上了妳嗎?」話落還舔了下我的背,害我全身起雞皮疙瘩!      我跳到一旁警戒地看著她老神在在的笑臉,我該生氣的,可莫名感到無力,也有可能是我已經被她搞瘋了,沒力氣撒氣了。      她朝我張開雙臂,「小蘇,過來。」      我當然沒對她投懷送抱,只給周祤來個撲空抱抱。      「小蘇。」周祤的嗓音沉了幾分,聽上去很不爽,「妳這是從我的全世界路過嗎?」      「哇,周祤,妳中文造詣真好!特別有梗。」      在她撲過來抓人前我趕緊開門,讓在外等候一會兒的弟妹進房。我原本是想看到周祤出糗,誰知她不過是坐到一旁沙發椅上,雙腿優雅交疊,美麗而端莊,脣角弧度無懈可擊,「早安,小朋友們。」      這個雙面人!上一秒還想抓我胸部,下一秒儼然鄰家好姊姊的模樣——要是眼神能殺人,周祤肯定被我瞪得千瘡百孔!      「周姊。」少爺弟弟見她也得乖巧幾分。      「周姊姊。」女王妹妹就不用多說了。      我讓少爺弟弟和女王妹妹進房,是怕皇太后先一步抓他們去問話,那我還要不要嫁出去!      我暗地跟周祤使了個眼色,不過很顯然的,周祤不會讀心術,視線掃我一眼,突地起身,在我們蘇家三姊弟驚愕的視線中來個九十度鞠躬。      我一個震驚,嚇到差點吃手手。      「周、周姊?」少爺弟弟直接從椅子上跳起來,一向波瀾不興的女王妹妹也難得呆了下。      我捶胸頓足,真想拍照留念。      「請將你們的姊姊交給我。」      臥槽,這什麼發展?現在是在刷我三觀還是?      「周姊!妳不要想不開啊!」少爺弟弟先上前抱人大腿,「我姊姊耶!那廢柴欸!妳不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到這種地步!」      平日真是白疼這弟弟了。      我才正要上前,我那女王妹妹倏地起身,我期待著她能說出什麼正常的話,誰知她竟然跪下行大禮!      「周處除三害,我明白。」女王妹妹如是說。      「不不,妳起身。」      「妹妹!我陪妳跪吧!」      於是眼前三個人都跪下了,好喔,所以我也該一起跪的樣子……於是我跪了,懵逼。      「姊,妳不說些什麼嗎?」少爺弟弟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沉痛地看著我,彷彿我是什麼大惡人似的。      「說啥?周祤只是在開玩笑好嗎?」我挖鼻。      我那鼻屎都還來不及往弟弟身上抹,眼前龐然大物……稱金髮尤物也行,排山倒海而來。我兵敗如山倒,向後倒,忘記收腳腳。      「唔、周!唔唔……」其實我是想告訴她能不能先讓我雙腿放平?她不理。      拜託!要驗證妳的決心有很多種方式,人生不是只有親摸脫插送好嗎!      「妳們吵什麼啊——」      門再次打開時,我倒抽口氣。映入眼簾的,是皇太后一臉懵逼。      「……妳們在玩扮家家酒啊?妹妹妳在演大法師?不錯,挺像的。」      我暈,頓時覺得人生很難。                   ♥            這事解釋起來真的挺複雜的。      「不複雜啊,就是我們這個那個了。」周祤笑容邪佞。      還真感謝她在我弟妹面前懂得修飾,不過要是她能還我清白、撇清關係我會更感謝她的。      我家那個皇太后啊,上來要我們下去吃早餐便下樓了。對我來說沒什麼比吃的更重要,前提是別噎死。      「咳、咳……」我差點死於蛋餅之下,真是有驚無險。我滿是憤懣瞪向始作俑者,「講什麼東西!不對……我突然想到,妳怎麼在我家?」      「現在才問這問題?」周祤一臉「這裡有個傻逼」的眼神。      「妳奶奶的!不就某個人把我搞瘋搞到正事都忘了!」      「我奶奶很好,不用妳問候——嗯,兩個都很好。」周祤一邊說,一邊掂掂自己的胸部,神情認真地對我說:「妳想檢查嗎?」      「我不想!」我崩潰。      「姊,妳真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對面的小少爺一邊咬筷子一邊狐疑地看著我,「一咪咪印象都沒有?」      「別咬筷子。」我邊伸長手拍掉他嘴裡的筷子,邊沒好氣地說:「我要是知道還用問嗎?難道是我喝多了?」      誰知我一問出口,對面的少爺與女王極有默契地把眼神別開,我疑惑,正要轉頭問周祤,她卻只抽了兩張衛生紙在我眼前晃,「嘴角沾醬油膏了。」      「哦,謝謝。」我正伸手拿,誰知手腕被人抓住,一股力量往前拽,我沒個防備地前傾,溼熱的舌往我嘴邊舔!      我一抖,從椅子上跳起來赧然瞪她,「周祤!妳不要臉!」      「要臉,特別要臉,我靠臉吃飯呢。」周祤愜意地將剛抽的兩張衛生紙往自己嘴邊擦,「我抽是抽了,但沒說給妳啊。」      「妳、妳……」我氣結。      「姊。」少爺不知何時繞到我身後,拍拍我的肩膀道:「放棄吧,妳鬥不過周姊的。」還用默哀的眼神看著我是怎樣!      女王在旁點頭附和,順便補槍:「有些事情躺著就夠了。」      「什麼?」      我還沒跟上她腦袋迴路,倒是周祤那王八蛋慢悠悠地收著餐具與女王妹妹一搭一唱:「是啊,所以我手很痠,小蘇妳來洗碗吧。」三人就這麼把餐盤塞到我懷中,我一陣淒涼。      「到底誰才是你們姊姊!」我朝著那兩個沒良心的高中生背影啐嘴。      「妳啊。」少爺回頭,給了我一個特別天真無害的笑容,「聽大嫂的話沒錯啊,妳也要多聽老婆的話。」      「誰是妳們大嫂!」我差點把碗盤給扔了出去。      我頭疼,認命洗起碗來。      說是這麼說,但他倆剛才的反應實在有些不尋常,像是瞞著我什麼事似的……      不過除了我醉到不省人事外,我實在想不到其他原因。至於昨晚的聚餐,其實我也只記得五、六分。      我不確定昨晚到底有沒有叫周祤來扛我回家,不過 LINE 的確有昨晚的通話紀錄。      我佩服自己喝醉了還能開 LINE 打電話,可我跟她說了什麼,就真的全忘了……      啪噠、啪噠。      聽這腳步聲,肯定是周祤。      隨著她走近,我的思緒愈是雜亂,晃了晃腦袋,也沒能把早上那畫面逐出腦海,這一想是愈來愈鬱悶。      「小蘇。」周祤笑吟吟的嗓音湊在我耳邊。      我關上水龍頭,嫌棄地瞥她一眼,甩甩手,卻倏地被她握住。「幹麼?」我瞇起眼,自認很危險的那種。      然而周祤只是揚起脣角,笑容邪魅,「怎麼?近視啊?還是想看我看得更清楚些?」手一拽,我往前傾,連忙用手擋在我倆中間。      周祤輕笑,我有點惱火,為她這輕鬆的態度感到煩躁,便咬了口她,「還笑!」      周祤鬆開手,我兩指捏上她那逆天的美麗面容,一邊揉一邊問:「說,我的貞操到底還在不在?」我一點印象也沒有啊!      周祤眉梢一抬,輕鬆撥開我的手,摟了下我的腰,眼底泛起一絲笑意,「妳說呢?」      我直接翻個白眼送她。      我認識周祤也這麼久了,她只要遇到不想說的事情,就會這樣顧左右而言他。      好啊,不說是吧?我推搡她一把,往客廳走不理她,心裡鬱悶。      「小蘇。」周祤跟了過來,「我沒有打算不負責啊。」      臥槽,重點是這個嗎?      沙發前,我停下,回頭瞪她,深吸口氣後說:「妳上了我是不是?妳上我幹什麼?」這是很值得探討的問題好嗎!      周祤忽地雙手攀上我肩膀,一個使力,我往後坐。還來不及反應怎麼回事,周祤就跨坐到我大腿上,雙手摟住我的脖子,忽地軟下身子貼著我的頸窩低語:「被我上不好嗎?」      「哪裡好!」我想推開她。      周祤卻摟緊我,語氣歡快,「我喜歡妳啊。」      「誰信啊!」      周祤忽地拉開距離,雙手捧起我的臉,凝視我,那深深的眼神令我有些悚然,才想問她是不是中邪了,她開口道:「是我不行嗎?」      ……是這個問題嗎?我想吐槽回去,卻發現周祤好像是認真的,我揉揉眉心,「昨晚到底是……不是啊,怎麼可能?我們都是女生……」      什麼喜歡,都是不可能的啊。      「是女生所以不行嗎?」周祤一臉委屈。      好啊,就說長得好看的人有優勢,她不過癟癟嘴,我胸口的鬱悶隨即散了些,軟下語氣道:「周祤啊,妳是周大女神,怎麼可能喜歡我?一堆男生追著妳跑,怎麼也輪不到我啊!」更何況我也不喜歡妳啊。      彷彿是從我眼神讀出了這句,周祤輕咬下脣,瞇了瞇眼,「他們喜歡我有什麼用?全世界就妳不喜歡我。」      聽聽那嬌嗔的語氣,我一時間也不知道是無奈多一些,還是震驚多一點,還想說些什麼,腳步聲便從樓上傳下來,我嚇得帶著周祤連滾帶爬跳下沙發。      我推著她急說:「別讓皇太后看到!妳走,我掩護妳!」周祤在這跟我膩歪,我可沒膽讓皇太后見到,而且我也不想被皇太后誤會!      「別急,我不介意被妳家太后看到,她要聽解釋可以來找我。」周祤對我眨眨眼。      我差點沒忍住貓一拳下去,「我倆沒什麼,不需要解釋。」我正氣凜然地說。      可我這份正氣傳到周祤那兒就成了邪氣,「不過就是睡過,的確沒什麼。」      「妳……」帳還沒跟周祤開始算,餘光瞥見皇太后的身影,我下意識將周祤塞到沙發後,轉頭掛上乖巧笑容朝著皇太后說:「媽!妳找我幹麼?」      「有沒有見到小周?她跟我約好要去超市的啊。」      我才正在想這匹大野狼就蹲在我身後,誰知周祤那王八蛋往我臀上一摸!我差點沒嚇得往前撲。      「怎啦?不會站到腿軟了吧?」      「妳跟阿姨說我不在。」      她倆是同時與我搭話,不過周祤是用只有我倆聽得見的音量說的。      我想著要把周祤抓出來戴罪立功,她的手卻開始不安分地從我的小腿撫摸至大腿,威脅說:「妳要是不照做……我就帶妳滾遍妳們家每、個、角、落。」      警察!這裡有流氓!      我堆起滿臉違心笑容,朝皇太后說:「周祤剛剛出去啦……」      我一邊說,周祤一邊在底下忙著,忙著分開我雙腿,我那個心驚膽戰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好吧,那我們來聊聊 。」      臥槽,皇太后就這麼坐到沙發上好整以暇地看著我說:「情人節剛過,連妳弟妹都有巧克力了,就妳沒消沒息的,真沒出息。」      我這狀態哪管有沒有出息, 我只知道自己彷彿在演三級成人片!

作者資料

希澄

希望能一直保持一顆澄澈的心。以文字為趣、以寫作為樂,學不來華美優雅的文字,寫不出氣勢磅礡的小說,但仍冀望自己能寫出一個讓人記得很久、很久的故事。 希澄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writersrchen 粉絲專頁:希澄文債館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srchen/ 相關著作:《妳的餘生,我的餘燼》

基本資料

作者:希澄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19-03-14 ISBN:9789869688246 城邦書號:3PP033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