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1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日光為鄰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日光為鄰

  • 作者:希澄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1-01-26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1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1線上國際書展/國際書展首賣書!
  • 2021線上國際書展/新書強強滾
  • 2021線上國際書主題區,精彩的都在這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3本75折

內容簡介

有妳的日子, 就是我嚮往的人生。 ★博客來、金石堂排行榜冠軍作家,POPO原創百合天后‧希澄最新甜寵之作,讀者期待度UP! ★貓系女總監X狗系女大生,高冷傲嬌遇上純真軟萌,曖昧又甜蜜的女女戀愛日常,融化你的心! 妳送我一片日光,變成我心底最璀璨的寶藏…… 初見何煦,靳雪就被那雙清澈的眼睛吸引, 再見何煦,她陽光般的溫暖個性,讓靳雪更加在意, 何煦就像可愛的小柴犬, 總能輕易觸動她內心最軟的一塊, 她想摸摸她的頭,想將她緊緊擁入懷中, 但這樣的想法,還不能讓何煦知道, 她得慢慢來,才不會嚇到這軟萌的小傢伙…… 初見靳雪,何煦就忘不了那雙清冷的眼睛, 再見靳雪,她露出一抹微笑,讓她瞬間心跳加速, 靳雪就像高雅神祕的貓咪, 迷人的氣質,讓她不自覺想靠近, 但她只是她的鄰居,太熱情的話會不會被討厭? 還是慢慢來吧,先用熱可可與她搭起友誼橋樑好了……

內文試閱

  目光迎上時,何煦見到一雙深褐色的眼眸。      兩人相隔一面玻璃窗,眼神交會的瞬間極為短暫,卻深深地烙印在何煦的小腦袋瓜裡。      真好看的眼睛,何煦想。      「妳是何同學嗎?」      何煦身子微顫,一回頭便看到一位綁著高馬尾、身形清瘦的女人朝著自己親切一笑,「是來面試嗎?」      何煦呆了下,回過神來連忙回答:「對!我約一點面試。」現在十二點五十分,她早到了。      女人笑了笑,「那先進來坐吧!我是這間咖啡廳的店長。妳想喝什麼?」      何煦乖巧地跟著店長走進咖啡廳,站在櫃檯看著寫滿餐點的黑板,一時有些眼花撩亂,猶豫片刻才點了杯伯爵拿鐵。      店長邊套上工作圍裙邊說:「妳先隨意坐,我等會兒就過去。」      何煦依照店長的話坐到靠近大門的空位,從包包拿出履歷放到桌面上,睜著一雙圓滾滾的眼睛四處張望,最後視線落在窗旁角落的位子上。      是剛剛目光對到的姐姐。      坐在窗旁的女人自帶筆電,桌上有杯喝到一半的咖啡,她神情專注,似乎正在處理公務。      座位相隔有些遠,五官無法看仔細,何煦注意到對方有一頭漂亮的黑長直髮。      「久等了。」      何煦手邊多了一杯飲料,她連忙向店長道謝。      店長坐到何煦對面,見她似乎有些緊張,便露出親切溫和的笑容輕道:「放輕鬆,就當跟我聊天就好。」      何煦點點頭,深吸口氣再緩緩吐出,主動將履歷拿給店長。接過履歷後,店長認真地看了一遍,放下履歷表,抬眼直視何煦。      對上店長的視線,何煦不禁屏氣凝神,不斷回想昨晚跟室友的練習,各種面試常問的問題何煦全演練過,只怕自己太過緊張,什麼都忘光了。      「妳喜歡喝什麼飲料?」      何煦一愣,這……這問題昨天沒練習到啊……      瞧何煦露出困惑茫然的表情,店長不知怎麼地,就忍不住想笑,好像看到小動物似的。      「這問題很難嗎?」      「不不!」何煦有些尷尬,不太流利地回答:「呃……有加牛奶的我都很喜歡……像是這個。」何煦指著那杯她很想但不敢貿然拿來喝的伯爵拿鐵,眼神透露一絲渴望,「我喜歡喝。」      店長噗哧一笑,「那妳喝,儘管喝啊。」      聞言,何煦眼睛一亮,拿起玻璃杯快速地喝了幾口,露出滿足的表情,她兩眼瞇瞇的很可愛。      店長微笑看著何煦的反應,覺得有趣。      「好喝!」何煦笑逐顏開,頻頻誇讚:「真的很好喝!」奶香濃郁、茶味順口不苦澀,兩者比例剛好,完美搭配。要不是在面試,何煦可能會忍不住一下子就喝完。      店長單手支著下頷,看著何煦道:「妳是A大的新生嗎?」      「對,升大一,前天才剛搬進社區。」何煦老實回答。      「自己租屋嗎?怎麼不住學校宿舍?」      「我跟高中同學一起合租,至於為什麼不住學校宿舍……」說到這個,何煦就覺得有些沮喪,「因為……我讀的科系離宿舍太遠了,每天早上要走二十五分鐘去上課……」      何煦苦著臉的樣子生動又可愛,店長忍不住笑了幾聲。      確實,這個社區是電梯大樓,又鄰近A大,下樓三分鐘就能走到學校,換作是她大概也會選擇在外租屋。      店長十分親切,談話間,何煦漸漸放鬆,變得侃侃而談。兩人相談甚歡的聲音,吸引了坐在窗邊的女人。      她是這間咖啡廳的常客,與店長、老闆娘都熟,但店長對面的女孩子她沒見過。      是新人嗎?      她先注意到了女孩的笑容,她笑起來時,像是有道陽光灑下,讓人不自覺想多看一眼。      談話似乎告一段落,店長與女孩雙雙起身,她也悄悄收回視線,瞥了眼手機,拿起來放到耳邊。      「什麼事?」      一貫冷淡的嗓音並未逼退電話另一端的熱情,對方免不了抱怨幾句:「妳怎麼老是對我這麼冷淡啊?靳小雪。」      靳雪一時有些無語,嘆了口氣,「我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中間有個『小』字。你要是想講廢話我就掛了。」      「別別別,我是來講正事的!」電話中好聽的男性嗓音,焦急地阻止她。      靳雪揉揉眉心,忍住掛斷電話的衝動,「什麼事?」      「我這次拍攝結束後有個空檔,我會去妳那裡蹭飯,先通知妳一聲啊!」      靳雪壓了壓脣角,知道自己沒辦法拒絕,就算拒絕這傢伙還是會死皮賴臉地出現在家門口,到時只會更麻煩。      「知道了。」      話落,靳雪立刻摁掉手機,放回桌面上。她剛闔上電腦,手邊便多了一盤精緻小點。      靳雪抬頭,見到店長站在桌旁笑道:「今天多炸的,當招待。可能有點涼了,剛剛面試新人忘記先給妳,希望妳不介意。」      「沒事,妳太客氣了。」靳雪點點頭,臉上表情沒有太大變化,但眼裡流露感激,「謝謝。」      店長微微頷首,就走回吧檯繼續招呼客人,靳雪拿起叉子插了一塊雞塊送入嘴裡,想著方才店長無意間透露的訊息。      所以……或許還有機會見到那個女孩嗎?      靳雪優雅地享用小點,轉頭望向窗外,姿勢就像稍早那樣。      不同的是,直到離開咖啡廳前,靳雪都沒再見到那雙圓滾滾、炯炯有神的眼睛。      好像……小狗狗似的眼睛。            八樓一到,何煦與好友戴語筑一同走出電梯,兩人各抱著一個紙箱走到門前,戴語筑將沉重的箱子放到地上,忍不住哀號抱怨:「我的天!我們兩家到底寄了多少東西上來……」      何煦跟著苦笑,「大概我們的爸媽都怕我們在台北餓死吧?」      「我也這麼覺得。」嗶卡進門後,兩人合力將箱子放到房裡,安置好後,何煦說道:「還有一個小箱子我下去拿就好,妳在房間等我。」      戴語筑應道:「好,妳小心點。」      何煦走出房門再次走進電梯裡,往B1管理室領取包裹。      雙手掂了掂,紙箱的重量讓何煦心裡踏實了些。      搬進這個社區第三天了,但今天早上醒來,還是有那麼點不習慣。考上A大之前,何煦一直住在家裡,鮮少有機會出門長住。      何煦是興奮中帶點忐忑,可何家兩老就不是這樣了,似乎怕女兒隻身在外這裡缺、那裡少,知道包裹該寄哪後,塞了一大箱不夠,又寄了一小箱,彷彿何煦不是去念大學,而是去避難。      拿完包裹走到電梯前,何煦發現沒有多餘的手按電梯,剛要放下箱子,後面有道聲音傳來。      「妳要去幾樓?」      本來彎著腰的何煦立刻打直身體,一抬頭迎上一雙深褐色的眼眸,正凝視自己。      電梯門開啟,那人走進電梯,何煦也趕緊跟上,「八樓,謝謝!」      電梯門關上後,一陣安靜,何煦站在門邊,背對方才遇上的人,注意力全放在身後的人身上。      儘管對方戴著口罩,但那雙眼睛,何煦覺得自己見過。      站在電梯角落的靳雪同樣注意到門邊的何煦,視線由上而下看了看,隨後稍閉起眼,頭靠牆壁休息。      到了五樓,門一打開,何煦想也沒想就走出去,靳雪同一時間睜開眼,便見到這哭笑不得的一幕。      「等等,我、我八樓!」差點沒發現走錯的何煦,注意到廊上擺設和格局與所住的八樓不同,又紅著臉走回電梯裡。      這次,何煦不想再擋在門邊,退到後面,恰巧站到靳雪身旁。自覺丟臉的她垂著頭,髮間露出通紅的小耳朵。      挺可愛的。靳雪注意到何煦似乎有些拿不住箱子,挑起眉梢,主動伸手拿過了箱子。      「我也八樓。」略低的嗓音靠在耳邊,何煦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姐姐,一時有些手足無措,想拿回,又聽到靳雪說:「順手而已。」      「噢……」大概是姐姐的氣場太強,何煦乖乖收回手,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不對啊,自己的東西怎麼能麻煩陌生人……      何煦看上去懊惱而茫然,靳雪不知道她小腦袋瓜裡想些什麼,將視線直視前方,抵達八樓時長腿跨出電梯。      「哪一間?」      靳雪側過頭,黑長直髮自然散落在肩上,瞬間何煦猛然想起眼前這個比自己高半顆頭、一臉冷淡的姐姐是誰。      「忘記自己住哪一間?」      何煦沒膽問兩人是不是見過,立刻指著自己房門口,「那間,我拿過去就好,謝謝妳。」      靳雪將箱子交給何煦時,兩人指尖不經意碰在一塊,一股涼意蔓延至何煦掌心。      靳雪轉頭走向長廊末端,在電梯裡她並沒說客套話,她是真的也住八樓,而且是最後面那間大房。      「等等!」      忽然,何煦叫住了她,靳雪停下,轉頭卻發現何煦不見了,不知道跑去哪兒。靳雪微微皺眉,雙手抱臂站在原地。      不一會兒,何煦慌慌張張從自己房裡急忙跑出來,手上多了一瓶罐裝可可。她站定到靳雪面前,將可可遞給她。      「這個請姐姐喝,謝謝妳幫我拿東西!姐姐的手有點冰……」      靳雪戴著口罩,一張精緻美顏藏著大半,看不出表情,但那雙眼睛,何煦覺得似乎變得柔和,少了些凌厲。      「謝謝。」靳雪接過可可,轉身走往房間。      何煦好奇地看了看,發現姐姐就住在裡邊那間,不禁微愣。      那房間……戴語筑說過,是房東在住的!      發現這個事實,何煦驚匆匆回到房間,一開門就直問正坐在地上整理行李的戴語筑。      「妳不是說房東是一個大帥哥嗎?」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戴語筑啊了聲,臉上浮現「莫名其妙」四個字。      「就是,之前妳自己來看房的時候,妳不是說房東是男生嗎?」何煦認為自己應該沒記錯。      至於為什麼是好友戴語筑獨自來看房,是因為何煦不巧得了腸病毒。      約好看房的前兩天,何煦上吐下瀉,整個人懨懨地去看醫生,得知這個病症時,何煦呆呆地問:「不是腸胃炎嗎?」      「不是。」何煦還記得自家母親在旁憋笑,而醫生一臉淡定的樣子,「腸病毒跟腸胃炎不一樣,妳這是腸病毒。」      戴語筑知道後,同情地邊笑邊有義氣地說:「好,那我自己先去看看,要是房間沒什麼問題就直接訂了。」      房間很好、房東人也好,但戴語筑那時拚命強調房東顏值多高、長得多像雜誌模特兒,何煦不禁猜想戴語筑根本是因為房東的長相才下訂的。      「是男生啊。」戴語筑一臉茫然,「不然妳看到女生喔?妳怎麼確定那是房東?搞不好是房東女友,住在一起不奇怪吧?」      這麼一想,何煦覺得挺有道理的,但戴語筑被她弄糊塗了,抓著她問清來龍去脈。何煦便從打工面試開始說起。      「所以,妳從下禮拜開始上班嗎?六跟日?」戴語筑問。      何煦點點頭,「對啊,我是應徵假日班,他們好像也只缺假日工讀生,而且店長說要回家那週提早說一聲就好,不會不給請假。」      兩個準備迎接大學新生活的女孩,關上門便嘰嘰喳喳地聊天,另一邊的靳雪進門後,則是面對空蕩無人的家裡。      大學開始在外讀書的她,已習慣了獨居,若忽然多了一分關心,反而不自在。      靳雪拿起手中的可可看了看,另一手輕揉自己的下腹。每次生理期來時,她總安靜承受悶痛,也沒打算買甜食、熱飲緩解生理痛。      但是……      轉了轉手中的可可,拉開拉環,靳雪喝了口,舔了下嘴角。      感覺也不壞。            ☀            初秋之際,徐風微涼。      何煦剛進咖啡廳時,老闆娘秋姐望著外頭有些陰暗的天氣,關心道:「外面會不會很涼?妳穿這樣會不會太少了?」      何煦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薄長袖,搖搖頭,「還好,反正都在室內,晚上下班我也不會到處亂跑。」      秋姐點點頭,領著何煦認識店內的環境跟工作內容,與面試時店長韓芷晴所說的大致相同。      「一開始,我不會要求妳馬上學會調配這些飲料,但要先學會使用POS機跟送餐。」      何煦認真地聆聽,不時低頭作筆記,深怕自己把人生第一份打工搞砸。      開店半小時後,客人陸續上門,韓芷晴也來到店裡,協助教導何煦這個第一天上班的小菜鳥。      店裡座位滿八成後,韓芷晴拿了個訂位牌,請何煦幫忙放到靠窗的座位上,何煦乖巧地照做,走回吧檯時好奇問:「有人訂位嗎?」      「沒有。」韓芷晴趁著出餐空檔跟何煦介紹店裡不成文的規定,「但有一位靳小姐從開幕第一天就來光顧,之後幾乎每週假日都會來,而且都坐那個位子,久而久之我跟秋姐就習慣為她保留了。」      原來是這樣,何煦理解地點點頭。      韓芷晴忍不住逗她,「那妳知道是哪個『靳』嗎?」      何煦沒料到會被反問,呆呆地看著韓芷晴,支支吾吾好半晌都沒能想出來,困窘的樣子逗笑了韓芷晴。      「一個『革』加一個『斤』,讀音跟『進來』的『進』一樣。」      還沒熟悉店內事務的小工讀發出長長的哦一聲,巧的是,正推開玻璃門的客人,正是韓芷晴口中的「靳小姐」。      何煦趕緊就定位,朝戴著口罩的靳雪揚起笑容,「今天想喝什麼?」      見到那如陽光般的溫暖笑容,靳雪的眼神柔和了一些,淡淡道:「焦糖鹽之花,冰的。」      「還需要別的嗎?」      「不用,謝謝。」      靳雪點完餐後,走到自己習慣的靠窗座位上,拿出筆電處理公事。自從咖啡廳在社區開幕後,靳雪已習慣來這坐一個下午,除非假日有聚餐邀約,或是得進辦公室加班,不然她都往這跑。      就是為這一杯焦糖鹽之花。      在何煦送上飲品時,靳雪停下打字的動作,將桌上的訂位牌交給何煦,視線不自覺隨著這隻小工讀的背影移動。      應該是大學生,靳雪想。      她摘下口罩,喝了口焦糖鹽之花,口感依舊細膩,這間咖啡廳的老闆娘手藝精湛,煮得一手好咖啡,她希望這間店能一直在社區營業。      忽地,靳雪對上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      那雙眼睛眨啊眨的,稚嫩的臉蛋看上去似乎有點慌張,眼神東飄西移,最後忽然對自己露出大大的笑容。      靳雪見著,覺得……這小朋友怎麼笑得有點傻?      靳雪微抬眉梢,先移開了視線,注意力重新放回筆電,何煦也跟著收回視線,忙著給其他客人送餐。      咖啡廳從中午十二點營業到晚上八點,經過忙碌的下午後,何煦才得以喘口氣。      薄暮時分,夕陽斜斜地照進店內,橘紅色的暖光灑在靳雪身上,整個人彷若灑上一圈金粉,將精緻冷淡的五官襯得有些暖意。      靳雪對何煦招了招手。      何煦一愣,立刻起身走向對方,不由得有些緊張。      可究竟緊張什麼,何煦自己也不太清楚,她走到靳雪身邊,微彎下腰問:「需要什麼嗎?」      這是偶遇數次以來,何煦第一次看清楚靳雪的長相,她的五官近看時不損半分美麗,那雙褐色的眼睛十分迷人,高挺的鼻梁、脣形優美的薄脣與白皙的肌膚,每一處都令人覺得精緻好看。      但大概是姐姐自帶的冷淡氣場讓人產生距離感,何煦覺得有點想後退。      「一杯伯爵拿鐵,熱的。」      何煦回過神,點點頭,趕緊轉身回到櫃檯點餐。      靳雪單手支著下巴,望著認真忙碌的小朋友,心情悄悄變得輕快。      她有點笨手笨腳,笑得也有點傻,卻讓人討厭不起來,還有點可愛。      當伯爵拿鐵送上時,靳雪叫住了何煦:「等等。」      何煦一回頭,就看到姐姐把那杯伯爵拿鐵推向自己,抬眼迎上靳雪冷淡的眼睛。      「可可的回禮,給妳喝。」      何煦詫異,壓根沒想過那飲品是點給自己的,只見靳雪站起身,拎起筆電包走向門口,沒多做解釋,也不打算給何煦推辭。      何煦眼巴巴地看著靳雪走出店門,邁開大長腿往E棟走去,然後回頭向韓芷晴投以求救的眼神。      「妳就喝啊,我又沒說不行。」韓芷晴失笑,邊擦拭杯子邊說:「我剛剛就覺得奇怪,靳小姐平常不喝咖啡以外的飲品,怎麼忽然多點一杯伯爵拿鐵,原來是給妳的。」      何煦眨眨眼,得到店長首肯後,喜孜孜地拿過伯爵拿鐵大口大口地喝著。      何煦想,靳雪的內在似乎不像外貌那樣冰冷……            ☀            開學後的日子過得充實而忙碌,何煦白天在A大上課,晚上回家跟戴語筑閒聊,假日則是到樓下咖啡廳打工。      在靠窗座位上放訂位牌變成何煦的固定工作之一,為靳雪點餐也是。只要店裡的何煦見到靳雪經過窗邊,就會先到收銀台前站著,靳雪一推門,何煦總會給她一個大大的笑容。      雖然靳雪仍冷冷淡淡的,但這並不妨礙何煦對她萌生好感。      「焦糖鹽之花嗎?」      「嗯,謝謝。」      幾週過去,兩人的對話仍止於此,何煦送上咖啡時,靳雪會將訂位牌交給何煦,這時兩人的眼神才會對上。      但也只有這樣。      不論見到靳雪幾次,何煦都覺得這姐姐長得真好看,卻從未想過進一步認識,只是下班回去都會跟戴語筑說上一遍。      而戴語筑每次都這麼回何煦:「妳要是覺得人家好看,不會主動攀談嗎?」      「可是我沒有想跟她當朋友啊。」何煦語氣坦然,「那就像看到明星一樣,覺得她好看,但不會想跟她進一步認識。」      日後靳雪知道這件事後,捏著何煦的臉頰,面色很冷,氣得想把這小傢伙扔出去,不過這是後話了。      開學一段時間,一切塵埃落定後,何家兩老便要何煦回家一趟,一起吃飯。      「妳看看妳多久沒回來了?」何母在電話另一頭抱怨:「我上次買的土雞放冰庫都要凍壞了。」      何煦失笑,她搬來就忙打工,開學後又忙系上的事,確實一陣子沒回家了。      「我這週就回去,我要喝雞湯!」      母女倆相談甚歡,聊了一陣子才掛電話。何煦回頭跟老闆娘秋姐請假,再訂回家車票。      戴語筑洗好澡走出浴室,得知何煦這週要回家,她也嚷嚷著想回家,兩人便說好一起搭車回去。      「我覺得我媽會塞水果給我。」戴語筑看著爆滿的冰箱,有點憂慮地說:「而且是強塞,不能拒絕的……」      何煦想了想,身體一抖,「我也覺得我媽會塞東西給我帶回來……」      兩人互看一眼,相視大笑,說著到時再想辦法解決云云。      假日午後,忽然下起了雨。      靳雪剛將碗盤放進洗碗機,聽見雨聲走往窗邊,撥開窗簾一看,見到綿綿細雨。      她沉思片刻,想著是否要去樓下的咖啡廳。      靳雪不愛在雨天出門,她極度厭惡衣著被雨水弄溼貼在肌膚上的觸感,或是皮膚直接碰觸雨水,會讓她一整天的心情都非常糟。      所以每逢雨天,只要能請假,靳雪就不踏出家門。      但不出門就見不到那個笑容傻乎乎的小傢伙了。      靳雪難得猶豫,自己是不是該出門一趟?      在客廳來回踱步,想到這週沒去就得再等一週……靳雪一手拎起筆電,另一手拿傘走出家門。      走到咖啡廳前收傘時,靳雪隨意往裡頭一望,沒見到站定位的小朋友,心生疑惑,推門而入時,也沒見到熟悉的陽光笑容,本就憂鬱的靳雪心中一沉。      韓芷晴聽見門上風鈴作響,趕緊從後方廚房走到前台,看見來人是靳雪親切一笑,「今天一樣是焦糖鹽之花嗎?」      靳雪遲疑地點了頭,莫名的失落藏在口罩下,仍有禮地說了謝謝,語氣不免有些冷。      心細的韓芷晴發現靳雪的視線四處張望,主動道:「我們家小工讀這兩天請假不在。」      靳雪面色不改,輕輕哦了聲,聽上去似是不在意,但眼神柔和許多。      靳雪走到屬於自己的位子,拿出筆電卻沒心思處理公務,她不知道心中的煩躁是因為沾上溼氣的長褲,或者其他什麼。      喝完咖啡後,靳雪離開咖啡廳,趁著雨停的空檔回到住處。電梯門一開,經過何煦房門前,靳雪停下,焦躁的情緒莫名湧上。      在門前站了一會兒,她才邁開腳步走往盡頭的房間,打開門,關上。      外面的天氣很糟,她的心情也不太好。            星期日晚上,何煦跟戴語筑分別回台北。      一回到台北,何煦便收到店長的訊息:「店裡有我多做的甜點,妳回來再過來一趟。」      捷運上的何煦差點歡呼出聲,連忙貼了幾個可愛的感謝貼圖傳過去,可她想到自己的行李果真被何母塞得滿滿的,又傳訊息道:「但我可能要先回家放行李再過去拿。」      「不急,妳慢慢來。」      「好,謝謝店長!」      下捷運後,何煦心情歡快地走向住處,將行李放回房間,立刻朝著咖啡廳走去。      何煦到店裡時,已過了咖啡廳的營業時間。推門而入,韓芷晴便拿著兩個小紙盒給她,「這裡面各有兩塊蛋糕,一個給妳跟妳室友分著吃,另一個,能請妳拿去給靳小姐嗎?」      何煦微愣,呆呆道:「靳小姐?」      「是啊,今天靳小姐沒有來,但這蛋糕是她喜歡的口味,我留了一份給她。」      何煦點點頭,「好啊!剛好我跟她住同一層。」      韓芷晴感激一笑。      何煦離開後,老闆娘秋姐從裡頭探出頭來,走近韓芷晴,親暱地摟了一下她的腰。      「我說,妳又再想什麼?」      「沒有啊!我哪有想什麼。」韓芷晴答得飛快,靠在愛人的懷裡,望向何煦離開的方向,眼裡多幾分笑意。      「我只是覺得很有趣而已。」      秋姐輕咳一聲,揉揉愛人的頭髮,正經地說:「注意點,妳的皮快掉了。」這個看似無害親切的人,切開來裡面是什麼顏色,秋姐比誰都清楚。      韓芷晴瞅她一眼,哼笑一聲,從秋姐懷中掙脫,走進廚房邊道:「那妳今天晚上就別碰我了。」      「欸,等等——」      另一邊的何煦剛走出電梯,到靳雪房間前,想起了離開新竹前,媽媽塞給她的米粉,便先走回自己房裡。何煦從行李中翻出幾包米粉,再一手拿米粉,另一手提蛋糕,走到靳雪家門前按下門鈴。      叮咚!      聽見門鈴聲時,靳雪摘下耳機,微微蹙眉。      這時間會是誰?知道她住處的人不多,除了家人跟大學的孽緣閨密,她想不到還有誰會來。      叮咚!      門鈴又被按了一下,靳雪站起身,略帶防備地走向門口,將門開了一小縫,見到那如陽光的溫暖笑容。      靳雪一愣。      「我來幫店長送東西!」      已習慣看穿著正裝的靳雪,何煦頭一次見到靳雪穿居家服,覺得有些新奇。      靳雪很快地歛起驚訝,看了看她手上的蛋糕,還有……米粉?      「哦對!」注意到靳雪的視線,何煦才想到自己還沒說明,「我這週回家,我媽塞了米粉給我,就想拿一包給妳。」      靳雪面上仍然淡薄,可眼神溫和,她伸手接過,「謝謝。」      「不客氣!」      見到何煦的笑容,這兩天的陰鬱似乎也跟著一掃而空。      何煦離開前,靳雪叫住了她:「等等。」      何煦停下,轉過頭,疑惑地看著靳雪。      「妳叫什麼名字?」      何煦微愣。      其實連靳雪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做,或許是,她想多看一眼,彌補這兩天的失落。      「我叫何煦,就是——」      「陽光和煦的和煦?『何』是人字邊?」      何煦直點頭,眼睛亮晶晶的,「對對!就是這樣!」      靳雪笑了。      何煦的笑容僵在嘴角,表情轉為驚奇詫異。      靳雪的笑容眨眼即逝,快得讓她以為是錯覺。      靳雪收起笑容,淡淡道:「謝謝妳,晚安。」      話落,大門隨即關上,何煦還呆站原地,一時間有些不明白發生什麼事……心跳有點加快。      她突然想起一事,懊惱地嘆氣,她忘了反問靳小姐叫什麼名字……覺得自己錯失機會,何煦喪氣地走回房間。      何煦躺到床上,腦海盡是靳雪方才難得的笑容,她不禁想,靳小姐的名字……是不是跟人一樣美呢?      何煦邊想,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作者資料

希澄

希望能一直保持一顆澄澈的心。以文字為趣、以寫作為樂,學不來華美優雅的文字,寫不出氣勢磅礡的小說,但仍冀望自己能寫出一個讓人記得很久、很久的故事。 希澄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writersrchen 粉絲專頁:希澄文債館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srchen/ 相關著作:《與妳的寂寞花火》《夫人裙下》《我把妳當閨密,妳卻只想上我》《妳的餘生,我的餘燼》

基本資料

作者:希澄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1-01-26 ISBN:9789869923057 城邦書號:3PP05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