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喜歡你的人生嗎?(上)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喜歡你的人生嗎?(上)

  • 作者:白狐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3-02-23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贈紅利12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PTT BB-LOVE板知名作家白狐,繼攻佔博客來、金石堂榜單前作《一個價值連城的小忙》後,又一耽美力作 另類霸道總裁╳小惡魔系美型巨星+剛毅木訥前特警╳軟萌善良小記者,一次打包超甜雙CP 一場意外事故,竟讓大明星與小記者靈魂互換, 不僅要熟悉全新身體,就連陌生的心跳也不由自主全面加速—— 「你曾經對我出言不遜,態度傲慢,剛才卻幾乎要啃掉我的半張臉?」 「難道你沒有心中記恨,卻管不住兩隻眼睛緊盯著我的屁股?」 身為當今華語歌壇最紅最暢銷的歌手.藍思禮,字典裡可沒有受氣兩個字。 就算靈魂暫住在沒權沒勢的平凡小記者身上,也要活得驕傲張揚。 面對區區出版社總經理,又有什麼好不敢得罪的? 沒想到白天怒氣沖沖的總經理,夜晚卻收不住盛滿慾望的雙眼—— 看在他帥氣的外表上,又難得可以拋下藝人身分肆意放縱, 或許,一晚上的「試車」還是可以的…… 「我很好,完全沒受傷,你只是個助理,不需要為今天的意外自責。」 「這時候我又『只是個助理』了?」 前一天還只是八卦週刊小記者的舒清和, 一覺醒來竟頂替了大明星的身分,住進大明星的別墅裡, 與高大健壯的前特警保鑣型助理朝夕相處。 威武壯碩的助理先生看似凶悍,實則忠誠貼心, 讓舒清和心動之餘,也忍不住懷疑這對大明星與助理間,是否存在不可言說的曖昧情愫呢? 天啊,交換身體已經夠不幸了,千萬不能毀掉別人的感情生活啊!

內文試閱

  雖然荒謬,卻不是做夢,他和藍思禮交換了身體,一切都是真的。      舒清和一路處在巨大的震撼當中,人被帶出醫院,通過擁擠的人們與記者群,被塞進高級名車後座,發現駕駛正是早前巧遇過的壯漢藝人助理……這一切,他都沒有多餘的心力感到驚訝。      助理先生手握方向盤,快速衝出包圍,直到兩個路口外的紅燈才第一次停下來。      他的視線透過後照鏡掃向後座的舒清和,目光似乎比記憶中更冷一點,看得後者心中惴惴不安。      綠燈亮起,助理先生的視線轉向正前方路口,舒清和才鬆了口氣。      麗莎緊接著開始抱怨,用許多難聽的字眼批評萬禧飯店宴會廳的施工水準。她對飯店高層十分不滿,說他們只顧宣傳,不管表演者的死活……舒清和大部分還滿同意的。      「沒有造成更嚴重的後果真的是走運。」最後她下了結論。      「妳覺得只是運氣?」      麗莎瞄了問話的助理先生一眼,「哦,你說那個記者啊!」      忽然被提及,舒清和有些心驚。      「妳不承認他有功勞?」助理先生又問。      「難說,」麗莎聳聳肩,「我有問過,他為《盜火人》工作,是不入流的八卦記者,那種人的行為未必出於好心,說不定是想出鋒頭、製造新聞。」      助理先生搖著頭,「說話何必刻薄,八卦記者也不過是混口飯吃。」      「就是說啊!」舒清和脫口而出,即刻後悔,他真不該把兩人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      他從後照鏡看見助理先生朝他疑惑蹙眉,麗莎則是轉過頭來,眉毛揚得老高,滿臉驚訝。      「哦,真的嗎?你和木沐站同一個陣線?」      木木?目目?生得那麼威武壯碩的助理先生竟然有個疊字暱稱?舒清和瞠目結舌,意想不到。      見他半晌沒有回話,麗莎擔心地問,「你真的沒有哪裡不舒服嗎?」      「是……是有一點……」      「有一點什麼?在醫院的時候怎麼不說?」      舒清和顫了一下,小聲回答,「好像肚子有點……怪怪的。」      語畢,他的心中無比懊悔,他應該早點說,或者乾脆不說,他不習慣成為別人的壓力來源。      麗莎的反應卻是翻了個大白眼,「你一整天光吃布丁和喝黑咖啡當然會胃痛!聽我的建議,偶爾攝取點正常食物行不行?」她從提包裡找出一只方形盒狀物,抬手拋給他。      舒清和接過細看,是一盒已拆封的胃藥。他沒有多想,立刻還給對方,動作快得彷彿那盒胃藥咬了他一口。      「我、我休息一下就好,不是太嚴重。」他對市售成藥有一種打從骨子裡的不信      任,這輩子從未吃過半顆,就算現在不是自己的身體,他仍不敢輕易嘗試。      麗莎微微瞇眼,似乎不信他說的話,不過也沒繼續逼迫他。      擔心麗莎繼續對他提問,或是自己說錯話,舒清和趕緊閉上眼睛裝睡,一面聽前座兩人討論藍思禮的飲食習慣。      說是討論,其實主要是麗莎在表達她的各種不滿意,助理木木先生則偶爾解釋幾句。他的態度不卑不亢,和麗莎的互動沒有明確的上下之分,不像舒清和認知中的助理與經紀人,倒像同位階的工作伙伴。      舒清和被叫醒時,車子已經熄火,助理先生在敞開的車門邊等著—他沒想到自己真的睡著了。      藍思禮住在市郊的高級透天社區,許多藝人名流都是他的鄰居,舒清和來盯梢過其他目標數次,對這一帶並不陌生,也知道藍思禮的屋子是哪一棟。但說到踏進屋內,他應該是頭一位有此殊榮的記者。      掙扎著下到地面,舒清和感覺到微妙的頭重腳輕,他的胃痛已緩和多了,減輕為一種可以忽略的不適感。      說不定睡一覺就好了,明天就會好了,他努力自我安慰。      他們從車庫直接進屋,舒清和盡力不讓自己的目光亂飄,不表現出任何可疑的好奇心。      麗莎催促他去休息,他也認同,卻不知道藍思禮的寢室該往哪邊走。他轉頭見到身邊的助理先生,靈機一動,假裝腳步不穩,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臂。      木木先生全身明顯變得僵硬,有那麼一瞬間,舒清和以為對方會推開他。      舒清和硬著頭皮道:「麻、麻煩你借我……呃、扶一下……」他真的、真的感到十二萬分的抱歉與尷尬,也根本不敢看助理先生現在是什麼表情。      幸好,對方大概是想起薪水,開始慢慢往前走,領著他上二樓。      麗莎留在一樓的樓梯旁,朝上喊道:「不要忘記木沐是你唯一『勉強可以接受』的助理,克制一點,別把人逼走喔!」      舒清和死死盯著地板走路,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助理先生的高大,他很清楚,但是藍思禮的矮小,他到現在才真正感受到,兩人之間的身高差距起碼有二十公分。這樣的好處是,他因此離木木先生的臉很遠很遠,臉頰的熱氣比較不容易被察覺。      藍思禮的寢室不遠,就在樓梯上去後的第一間。      一到目的地,舒清和立刻鬆開手,假裝扶著牆壁站穩腳步。助理先生沒留心他的蹩腳演技,幫忙開門開燈,之後便轉身離開。      助理先生的腳步聲一消失,舒清和馬上關了門,躲進浴室,掏出手機打算打給藍思禮。      輸入號碼,按下撥出鍵,他既感到恐懼,又有點期待。和大明星藍思禮直接通電話,他大概也是媒體業的第一人。      不曉得藍思禮現在是什麼狀況?萬一人還在急診室呢?如果是廖伯或其他人幫忙接電話,他該怎麼開口?      回想在醫院的情景,廖伯和學姊都陪在急診室,舒清和的心底不合時宜地湧起一股溫暖。他不是孤身一人待在醫院,先前真不該胡思亂想,隨便就喪氣。      為求慎重,電話接通後,舒清和戰戰兢兢地開口。      「請問是……舒清和先生嗎?」這真是他這輩子講過最詭異的一句話!他聽見疑似咬牙切齒,猛獸即將咆哮的聲音,馬上自我糾正,「藍、藍先生?抱歉抱歉!我只是想確定是你親自接電話。」      「……是我,旁邊沒有其他人。」另一頭的聲音很緊繃。      「你已經離開醫院了?請問你還好嗎?我是說……我的身體有沒有怎麼樣?我在醫院看到你的頭上有傷。」      他正在和他自己的聲音對話,這個不可思議的困境瞬間變得更真實,也更離奇。      舒清和放下馬桶蓋,小心坐下,覺得頭又開始暈了。      「輕微皮肉傷而已,應該是被我身上的金屬飾品刮傷。」      「喔,那就好。」      「一點都不好!」藍思禮吼道:「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為什麼?為什麼!」      舒清和擔憂地看了看浴室門,外面很安靜。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隔了一會兒,他又說:「對不起。」      「幹嘛對不起?」藍思禮咬著牙,語氣似乎煩躁多於氣憤,「不是你幹的好事就不要胡亂道歉,那是我的聲音,注意我的形象!」      舒清和及時忍住差點出口的道歉。      「我不是為了這個『意外』發生的原因道歉……」他有些艱難地說道:「而是我覺得占了你的便宜,你過著優渥成功的人生,和我的很不一樣……」      手機裡傳來一陣笑,聽起來卻不歡快。      舒清和一怔,「難道你、你不喜歡你的人生嗎?」      他沒機會聽見藍思禮的回答,忽然有人在敲浴室門。      「藍思禮,你不舒服嗎?」是助理先生。      舒清和差點把手機摔在地上。      「我沒事!」助理先生的低沉嗓音老是令他驚慌,加上他正好坐在馬桶蓋上,回答時不假思索,「我、我在上大號!」      浴室門外沒有什麼反應,只有逐漸遠離的腳步聲。通話的另一頭倒是爆炸了,藍思禮大聲抗議,指控舒清和嚴重損害他的形象。      「每個人都要上大號,怎麼能算是損害形象?」舒清和辯解道。      藍思禮的回應非常精采,舒清和都不知道自己罵人的聲音可以聽起來這麼有魄力。      「本來我想要以牙還牙,但是我照過鏡子了,看過你對你自己造成的破壞,實在沒剩什麼地方可以下手。」      「我沒有那麼不堪吧!」舒清和忍不住哀號。      「喔,你有,你的品味糟透了!不過我現在沒有心情和你聊這些屁話。聽著,」      藍思禮發出備受折磨的嘆氣聲,「我等了很久,累得要死,先告訴我現在應該去哪裡。」      「我的朋友沒有送你回家嗎?」      「我打發他們離開了,不想應付陌生人。」      舒清和可以理解對方的心情,麗莎和助理先生的存在也帶給他極大的壓力。      他告訴藍思禮租屋處的地址,確定對方從包包裡找到鑰匙,還浪費唇舌解釋如何搭乘大眾運輸回家,結果對方壓根沒考慮計程車以外的選擇。      最後他們約好隔天再詳談,因為不只藍思禮,舒清和自己也覺得疲倦。      「對了,關於我的工作,明天你—啊,居然直接掛斷電話!」舒清和瞪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已結束通話」,悶悶不樂。      大明星大概不在乎一介平凡小記者的生計,但工作對舒清和而言卻很重要。      明天開始他的工作該怎麼辦,請假嗎?根據經驗,主管和同事們都不會刁難他。      可是太臨時了,又不知道需要請多久,他真的很不願意給整個編輯部添麻煩。      舒清和陷進嚴重的困境,待在浴室苦惱了好一會兒才想起另一件要事。      糟糕,他忘記告訴藍思禮,他的租屋處裡還有個同居男友!      *      對藍思禮來說,今天本該過得輕鬆愉快。      上上個月,他剛結束總計十五場極其成功的巡迴演唱會,獲得難以計數的大篇幅報導,媒體對他的歌頌與讚美,幾乎達到浮誇的地步。      最後一場巡迴演出選在他的生日當天,數萬歌迷一同祝賀他的三十歲生辰,場面盛大又溫馨。      那是他的人生高峰,但還不到巔峰,他和所有人都如此深信。      下舞台後,他累到直接暈死過去,經過好幾週的徹底休養後,終於進入悠閒懶散的休假充電模式。      開始下一張專輯的製作之前,通常他會有一年多的空檔,用來長途旅遊、召喚靈感,以任何他高興的步調創作。      他一直都很享受這段充電時光,安排的工作都很零散,像是他不太關心的商業代言,或是公益與人情之類的活動。      喜宴的演出屬於人情,因為他所屬的萬象娛樂是萬歷集團的一分子,他又是萬歷總裁在整頓萬娛期間唯一親自簽下的藝人。不僅如此,總裁同情他的成長背景,還對他百般照顧,給予各種特殊待遇。      藍思禮加入萬娛那年十九歲,迷戀總裁大概五、六個月。他一向喜歡強勢又貴氣的男人,總裁比一般的富家少爺成熟,又沒有許多大老闆常見的油滑,在他心中可謂恰到好處。      那份迷戀來得急,消散得也快,就像一場龍捲風,總裁依舊是少數幾個受他敬重的對象,他們之間的情誼和一般的藝人與老闆不同。      如今他三十歲,聽聞總裁的婚訊,在驚訝自己竟然擁有為別人開心的能力之餘,他一口答應表演的邀約。      今天的宣傳,經紀人麗莎在事前就表示過不滿,他倒是無所謂,彈琴唱歌對他而言就像吃飯喝水,再輕鬆不過。他享受在觀眾面前表演,以及演出後所獲得的掌聲。      誰知道等著他的竟是場大災難,而且是一整天的災難!從公關事前給予的指引就出現各種疏漏,接著是硬體設備接二連三失靈,最後演變成他被困在這個……這個……可惡,他又忘記這個身體叫什麼名字!      藍思禮掏出皮夾,再次確認身分證上的個人資訊。      舒清和,姓名難記得要死!大頭照呆傻得要命!落到這個地步,他連特地要求助理排隊購買的甜甜圈也吃不到了!      計程車拐了個大彎,藍思禮在後座順勢調整坐姿,小腿稍微移動,立刻頂到了前座。      哼,這雙腿倒是滿長的嘛!他有些嫉妒地想著。      計程車停在巷口,巷子裡隨意望去就有五、六家店鋪賣吃的,是一個不會餓死的區域。      他背起郵差包,往巷內走。      天色已晚,大部分商家招牌都暗了,僅剩兩家小吃、巷口便利超商和二十四小時自助洗衣還亮著燈營業。      他默念著地址,仔細看過一戶戶門牌,不太寬的巷道兩旁擠滿了機車,街景有些雜亂。      小記者提過他平日以機車代步這件事。藍思禮也騎過機車,但不是在這座人多、車多、道路複雜的大都會,而是許多年前,在他簽進萬象娛樂之前的事。      可能的話,任何他在簽進萬娛之前經歷過的事,他都不願再次回味。      循著地址,他走到一棟不起眼的五層樓建築前。灰色水泥外牆,肉眼可見的老舊,樓梯間還算乾淨,電燈亮度也夠,讓他仰頭就能清楚看見所有等著他爬的層層階梯—電梯那種奢侈設備,當然是不存在的。      爬上四樓的過程中,藍思禮在心裡抱怨不休,咒罵得太專心,以至於沒有注意到自己一點都不喘。      公寓一層有兩戶,坪數不大。藍思禮在開門的同時做了一次深呼吸調適心情,卻依然被客廳的大燈和電視傳出的聲音嚇了一跳。      難道屋裡有人?他瞪大雙眼,還真的發現客廳沙發上有個男人。那人正在打電玩,雙手抓著控制器,眼睛緊盯電視螢幕,一名披盔戴甲的人物在畫面裡竄上跳下,竭力迴避某個巨大生物的追擊。      室友?單人住都嫌小的寒酸公寓,還要跟另一名成年男子分享?今天這場災難到底有沒有盡頭?      手機在他的衣袋裡震動,是笨蛋記者的來電。      終於想起要警告他屋裡有其他人在是嗎?太遲了,混蛋!藍思禮滿心不爽,滑掉了來電。      接下來該怎麼做才好?他有些拿不定主意,正考慮是否找家五星飯店避難,陌生男人聽見動靜,轉過頭來。      對方比藍思禮年輕,看起來跟笨蛋記者差不多歲數,五官生得不差,加上細心打理過的外貌衣著,客觀來說是個順眼的男人。      但是藍思禮此刻的思緒距離客觀有十萬八千里遠,他努力壓抑滿肚子的不悅,強迫自己關上門,走進客廳。      基於互惠,他必須盡可能照顧小記者的人生,他在腦中反覆提醒自己。      陌生男人倚著沙發伸長脖子,望向藍思禮空著的兩隻手,臉色不太好看,「嘿,我的牛奶呢?」      「什麼牛奶?」      「搞屁啊,不是傳訊息叫你買嗎?」男人嚷道,同時把視線轉回電視,繼續操縱電玩角色前進。      藍思禮掏出手機,滑開通訊軟體。在醫院醒來之後,他除了和小記者通電話以外,完全沒碰其他功能,幾個小時累積了不少未讀訊息,他滑了兩下,找到那條買牛奶回家的訊息,聯絡人欄位標著「達令高孟璟」五個黑體大字。      一股惡寒竄上他的背脊,這個無禮牛奶男是達令、是男朋友!這個世界還能對他更殘酷嗎?      「沒看到訊息。」他陰沉著臉回應,手機掐緊在掌心裡,指關節都用力到泛白了。      「我每天的早餐咖啡都要加鮮奶,現在已經用得一滴都不剩了,你要我明天怎麼辦?」      「一天沒喝會死嗎?」      那個叫高孟璟的牛奶男又轉頭看他,「你說什麼?」      「只是有點期待,一天沒喝會死的話就太好了。」      藍思禮猜想小記者大概是個溫順的男友,從不譏嘲對方,因為牛奶男的驚詫反應強烈得近乎可笑,連電玩角色慘死,噴了滿畫面的血都沒注意到。      電視喇叭傳出角色臨死的哀號,讓藍思禮又想起小記者。      不要在頭十分鐘就毀掉別人的人生,尤其那個別人也可以破壞你的人生,他再次提醒自己。      於是他換個角度解釋,「回來的路上頭在痛,沒心情讀訊息。」      刻意提起身體的不適,男朋友就會問起頭痛是怎麼回事。然後他說出來龍去脈,從飯店意外說到醫院急診,把對方關注的焦點從愚蠢的牛奶引開,心疼與安慰緊接而來,問題當場解決!      許多人都不知道,大明星藍思禮只是懶得費心,並非對社交技能一無所知。      高孟璟果然注意到男友額頭上貼著的白色透氣膠布,他嗤了一聲,撇了撇嘴角,「態度那麼嗆,就因為我沒去急診室?你以為我很閒嗎?」      這不是藍思禮預期的發展,他難得呆了片刻才回話,「……你知道急診的事?」      「你的同事打電話給我。真的是……也不看看時間,我上班很忙,哪有空管你的每一件小事!」      高孟璟重新拿穩控制器,對著電視咒罵了幾聲,不知道是因為角色的死亡,還是自己也想找死。      藍思禮又滑了一次手機訊息,檢視和「達令」的對話紀錄,在買牛奶之前是關於什麼折到的文件,兩條訊息間隔數小時,期間沒有半通來電或其他聯絡。這和他構想的劇本不一樣,所有的關懷和溫馨都到哪裡去了?      「你的男朋友受傷,在急診室昏迷了幾小時,你得知後唯一的反應就是叫他買牛奶?」      「拜託,縫兩針的小傷可以不要大驚小怪嗎?你的同事後來傳訊息說你醒了,沒有大礙,那還要我做什麼事?我是醫生還是護理師?平常可以自己應付的小事,為什麼有男友之後就做不來?不是嬌滴滴的小女生,就不要學人家生什麼公主病!」      藍思禮混的是演藝圈,見識過太多戀愛鬧劇、太多不健康的感情關係,笨記者的爛品味一點都不新鮮,只叫人煩躁。      他沒有興致為了幾乎不認識的人搞情侶吵架,吵贏沒有任何好處,笨蛋記者的這段感情根本無可救藥;吵輸的話,要分手嗎?他不能幫別人分手吧?或是……他其實可以?

作者資料

白狐

以英耽和歐美影劇為精神糧食,巧克力是一生摯愛,喜歡冷冷的冬天,最怕靈異故事,相信世上存在真愛,是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 曾出版《一個價值連城的小忙》。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tojo 噗浪: www.plurk.com/fran0083 相關著作:《喜歡你的人生嗎?(下)》《一個價值連城的小忙(下)》《一個價值連城的小忙(上)》

基本資料

作者:白狐 繪者:信步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3-02-23 ISBN:9786267217177 城邦書號:3PL168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