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開年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不小心約到上司怎麼辦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不小心約到上司怎麼辦

  • 作者:希澄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1-12-16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13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2開年大展/新品入荷,打造嶄新面貌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最強新書75折起,再享全館滿額折!
  • POPO城邦原創,3本75折

內容簡介

第一次約炮就翻船, 小小祕書表示心好累…… ★博客來、金石堂排行榜冠軍作家,POPO原創百合天后‧希澄最新力作 ★人稱冰山的擊敗上司X總是冰塊臉的厭世小祕書,一段自交友軟體開啟的女女戀愛故事 ★希澄高人氣百合短文〈不小心約到上司〉長篇小說化,上千讀者熱情敲碗求出版 ★實體書獨家收錄全新番外〈冰山上司要我嫁〉 飯可以亂吃,但炮真的不能亂約。 曾經喜歡過的人結婚了,生娃了,裴聿睿卻還在原地踏步。 不甘心的她選擇最簡單快速的脫單方式——交友軟體。 好不容易在茫茫人海中遇見了稍有好感的網友,鼓起勇氣約了出來, 卻沒想到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人稱冰山的擊敗上司——穆若桔! 要是早知道聊了三個月的網友是穆若桔, 就算跟天借膽,她也不敢開口相約。 但眾人眼裡高冷不可一世的總經理,避之唯恐不及的惡魔主管, 卻在此時解下純白浴袍,展露慵懶性感的一面…… 她第一次發現冰山上司竟如此美麗迷人, 本該找機會轉身離去,卻逃離不了來自上司的誘惑, 兩人間的氛圍愈來愈曖昧甜膩,觸碰愈來愈熾熱難耐, 在本能的帶領下,終究跨越了不該跨越的藩籬—— 「妳先上了我,就要對我負責了,睿睿。」 「……」 求解:約炮約到自家上司,小小祕書該如何是好? ——在線等,急!

內文試閱

  對於裴聿睿來說,人生有三件惡事:      第一,名字中性,常被人誤認為是男性,每每對方發現這名字是女生後總是一臉不可言喻。      第二,回老家碰到那個跟她一起長大、嘴巴特別賤的青梅竹馬,性別女。      第三,在她鼓起半生勇氣,終於去約炮,卻約到了……自己的惡魔上司。      坐在熟悉的副駕駛座上,裴聿睿不禁覺得人間之惡不過如此。      「睿睿呀。」      那聲歡快的「睿睿」,徹底讓副駕駛座上的裴聿睿雞皮疙瘩全跑起來,那張平日沒什麼表情的臉有些驚恐,這讓駕駛座上掌控一切的女人愉快地揚起脣角。      女人的這一笑,讓裴聿睿更加悚然心驚。      裴聿睿手放在車門門把上,思考此刻開門跳車的可能性。      「妳要是現在開門,明天也不用進公司大門了。」      裴聿睿立刻將手乖乖地放到大腿上。      這發言讓裴聿睿深信,在駕駛座上正開往溫泉飯店的女人,是她的惡魔上司沒有錯。      能這麼擊敗的也沒第二個了。      放棄跳車念頭的裴聿睿不禁想,這事情到底該從何說起?好像還是得從那萬惡的根源開始。      在沉悶無聊且只講利益的公司內,裴聿睿一點也不打算「內銷」,再者,她的情況有點兒……特殊。      「隔壁部門那個帥帥的小女生,肯定是『那個』吧?」      在茶水間內,一名年資頗深的主任抓著另一個部門的主任,以及路過的裴聿睿一同咬耳朵,壓低聲音又不掩興奮地繼續說:「就是,現在很多的『那個』吧!」      身為新世代女性,裴聿睿決定原諒口出過時言論的兩位主任,微抬眉梢,聽著另一名主任說道:「肯定是!上次我聽組員說人家好像有女朋友!」      兩個大嬸在那妳一言我一語,倒無惡意,只是八卦。又聽到主事的那位說:「那個小女生這麼帥,一看就知道肯定是!」      裴聿睿差點說出「難道大嬸妳連『同志』兩個字都不會念了是不是」?但在公司內總是緊閉嘴巴的裴聿睿忍了下來,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真不好意思喔,我也是妳們口中的「那個」,裴聿睿想。      ……不過好喔,現在駕駛座上也多了一個嘍。      當車駛進飯店停車場時,裴聿睿的心咯噔了下,臉色有點……微妙。雖因為工作需要她面上常無表情,不代表她面部肌肉有問題啊!      約炮約到惡魔上司,現在真的要進飯店,這是開什麼玩笑!      人人見她上司美豔絕色,求之不得,不代表那人人之中有她啊!      裴聿睿覺得人生絕望不過如此。      此刻她真希望惡魔上司的開車技術爛到家,不至於像這般立刻倒車入庫,一次停穩。      「下車。」惡魔上司自然地解開安全帶,欲下車,卻發現一旁的撲克臉祕書沒動作,那好看的眉微抬,迷人的丹鳳眼縱然不刻意也彷彿是在勾人。      「妳是要我幫妳解安全帶,還是脫妳衣服?」      「……」      小祕書立刻解開安全帶,開門下車。那雙丹鳳眼瞇了瞇,也跟著下了車,便見到撲克臉祕書手正捂著半邊臉。      脣角一勾,惡魔上司手搭在胸前,邊走向自己祕書邊道:「妳主動約人出來的勇氣去哪了?」      手放下,裴聿睿一臉厭世。      要是知道聊了三個月的網友是自己上司,就算跟天借膽她也不敢開口約——不!連聊天她也怕啊!      此時被一手勾住走向飯店大廳的裴聿睿在想,自己該先釐清哪一點?      是該思考那個代稱J的女人為什麼是惡魔上司,還是該先想為什麼上司要玩交友軟體?      或者該回到三個月前的夜晚,用枕頭把自己悶死?      裴聿睿一向自詡理性清晰的腦袋在這時一點用處也沒有,思緒如亂麻,全打結在一塊。      她瞥了一眼身旁上司,仍是一臉高冷、眼神不可一世,公司內部還有人戲稱她倆是大冰山跟小冰塊,有她們同在的辦公室壓根兒不需要冷氣。      過去聽到這番言論,裴聿睿一向一笑置之,然而現在她親身體會此感受,默默檢討自己平日真的太嚴苛,應該要圓滑一點。      才不會風水輪流轉,轉到了她與上司去開房。      大抵是她倆都穿著窄裙正裝,氣場十足,櫃檯人員非常客氣地詢問此行是否為商務出差?正當接待人員要循著SOP繼續說明飯店提供商務人士的設施時,惡魔上司一句話就讓裴聿睿想立刻轉頭回家。      「沒有,她要睡我。」      ……?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這句歌詞肯定就是在描述這種狀況。      裴聿睿直接奪過櫃檯上的房卡獨自往電梯大步走去,暗下決定自己走出飯店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立刻改名換姓。      惡魔上司悠悠地跟了過來,還沒找到跳槽公司的裴聿睿沒膽直接關門夾上司。      然而,上司似乎看出她的心思,在電梯門關上後淡淡道:「妳可以改用雙腿夾我。」      夾三小啦。      裴聿睿不知道該從何吐槽起,憋著一口氣,道:「為什麼是我睡妳?」      按這套路是她被上吧!上司是受這種小說沒看過啦!      然而,上司不過是語氣平穩地回應道:「妳自己說妳是攻的。」      「在我想像中我是上面那個啊!」      「想像中」是一個特別悅耳的詞。上司眼神瞟過去,眼裡有波瀾。      「想像中是……」      拉長的尾音有很多種意思,而聽在裴聿睿耳裡是嘲諷。      自覺理虧的小祕書氣呼呼地走出電梯,在找到房間刷卡進門時,回頭惡狠狠地說道:「我不能是第一次嗎!誰說要有性經驗才能約!莫名其妙!」      於是人稱大冰山的惡魔上司沒忍住地噗哧一笑,背抵著關上的門,紅脣微勾。      「那妳的第一次就是我的了。」      ……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裴聿睿驚覺自己似乎說了非常不得了的話,不知道為何,總覺得上司的笑容……      燦爛得非常可怕。            □            到底是哪步走錯了?      獨自躺在加大雙人床上的裴聿睿望著天花板,一邊聽著浴池傳來的水聲,心中毫無波瀾,如片死水。      好心累。      知道初炮對象是自己上司後,在這之前的所有期待與忐忑煙消雲散,窮途末路的她甚至在上司進浴池洗澡後拿起手機,打開匿名論壇,發了一則貼文。      求解:約炮約到自己上司,怎麼辦?      貼文一發出去,裴聿睿就把手機扔到一旁,雙手放在平坦的腹部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等了會,裴聿睿拿起手機再次查看,險些把手機給扔出去。      「睡了她!」A網友說。      「上了她!」B網友說。      「吃了她!」C網友說。      ……這三句的意思哪裡不一樣!裴聿睿就想吐槽一句,然而下面熱熱鬧鬧的,短短一則貼文霎時湧入數十則留言。      不具名的D網友說:「手指短的那個,負責腿張開就好。」      裴聿睿伸長手,張開五指,白皙修長、骨節分明的手遮掩白光,她想起上司那雙平日握著鋼珠筆的手,瞬間惱怒。      那人的手,要比自己更長一些,像是彈過鋼琴、吹過長笛的手。十指修長,特意保養過手指,每一指尖都修得圓滑乾淨。燈光照下時,甚至能見到指甲面的光澤。      認識的兩年來,裴聿睿也從未見過上司塗抹指甲油,那手,總是流利地在合約末端簽署名字,一遍又一遍……      她有一雙,過分好看的手。      ……等等,我到底在想什麼?      裴聿睿甩甩頭,一個惱羞就刪除了D網友的留言,並為自己的行為下了一個非常完美的註解:「手指長度不重要!」      她的手指就是比上司短一些些,怎麼了!裴聿睿哼了兩聲,繼續往下滑其他網友們的留言,血壓瞬間飆升。      「齁,原PO刪留言是不是因為手指短?好啦好啦,不用手也能用別的啊!」      別的?不用手還能用什麼?      對於未經人事的裴聿睿來說,這太難懂了些。      裴聿睿還在努力思考時,下面的留言已開始暴動,紛紛發表個人高見。      「對對!說來還是持久跟靈活度的問題!」      「沒錯,手指長是可以頂到,但要是一下就手痠……母湯喔!」      「說到感受,還是要又溼又滑的才是真、享、受。」      「+1,會的人讓妳上天堂,不會的讓妳下泳池,這用處還不如蓮蓬頭!」      「不不,爽的不是深處,懂的都知道是在兩節的那個地方。」      裴聿睿第一次覺得,中文真的博大精深,有看沒有懂。每一句看起來都很糟糕,但沒有一句能看明白。      裴聿睿欲繼續往下讀留言,那從浴池忽然傳來的呼喊聲,嚇得她手機又差點扔了出去。      「睿睿,進來。」      ……這是叫狗狗進去洗毛是不是?      「妳不進來泡溫泉,我就出去泡妳。」      我就狗,汪汪。      沒志氣的裴聿睿立刻從床上跳下。經過穿衣鏡前,她瞥了一眼自己鏡中的模樣。      那張清秀的面容上化著淡妝,五官秀氣,杏眼沉靜清澈。可或許是因為常年表情甚少,眉目間帶著疏離。      並不是能讓人一眼生得好感,但也絕不令人生厭的長相。      忽然,鏡中多了一張豔麗精緻的面容。上司下水後,臉上已無妝粉,卸去了幾分幹練,多了幾分素雅。      這不是裴聿睿第一次見到上司素顏,可仍舊多看了一眼。      「如何?對妳的初夜對象還滿意嗎?」      ……不要再強調初夜!      裴聿睿覺得這也算是職災項目,精神受損的那種。她轉過身撥開上司的手,背對上司,很快地解下自己的衣物,走進有毛玻璃隔擋的淋浴間沖水。      上司一步、一步地走近她。兩人相隔一面毛玻璃,裴聿睿拿著蓮蓬頭的手不禁握緊幾分。      要是等會門開,她就假裝手滑,噴溼上司一臉,讚讚。      「睿睿。」在熱氣氤氳的浴室中,上司的聲音放大數倍,迴盪耳畔,「妳為什麼會約?」      裴聿睿默默收回手,看起來是用不到了。她絕不承認覺得有些可惜,至於這問題……      「妳不也約?」      這不是辦公室,儘管裴聿睿知道這片玻璃後是自己上司,今天過後還得在公司見到的人,可或許是因為隔著一面毛玻璃,一時之間,她有些忘記拉開兩人之間的分寸。      沉默了會,在裴聿睿正想著怎麼轉移話題時,上司的聲音輕輕響起。      「我會約,是因為約的人是妳。」      這句話的訊息量龐大,裴聿睿的腦袋自動運轉起來,職業病犯了,直接做起分析:      第一,上司似乎不是在今晚見面時才知道交友軟體上的F,就是自己。      第二,上司知道自己有在玩交友軟體。      第三,上司知道F是自己才答應出來的。      ……等一下,這代表——      這片阻隔兩人的毛玻璃門忽然敞開,在上司面前的,是一臉驚懼又表情微妙的小祕書,這讓上司不禁彎起脣角。      很好,不枉她等了兩年。      雖然在旁人眼裡,裴聿睿那臉上的「驚懼」不過是眉頭微皺、雙眼微微睜大,但對於凝視小祕書兩年的上司來說,足以歡喜。      她一向很有耐心,可此時見到小祕書毫無遮掩的胴體,還是急不可耐地踏進淋浴間——      嘩啦。      那是澆了上司一臉的水聲。      手中握著向外噴水的蓮蓬頭,小祕書沒有向遭直澆一臉水的上司道歉,而是悠悠低嘆一聲:「原來,是這樣……」      「啊?」上司用手抹去臉上的水珠,一臉懵。      小祕書面如槁木,兩眼空洞無神,自顧自地說道:「妳是因為發現我在約炮,刻意在交友軟體上接近我,然後現在跟我見面是想證實這項猜測,之後妳就會因此辭退我。」      ……?      等一下,為什麼是這個發展!這跟她想的不一樣啊啊啊!      費盡心機,算盡了各種可能,沉住氣地等了三個月,什麼情況都設想過了,唯獨沒想明白小祕書的清奇腦洞。      上司差點沒忍住打開裴聿睿的腦袋,看看裡面是不是蓋了一座臺北車站,有夠難懂。      ……這絕對不是自己的問題,對吧?上司如此想。      時間先拉回三個月前,一切之初。      裴聿睿並非一進公司就是祕書,是在一年前的某次事件後,缺祕書的上司主動提拔她,讓她當自己祕書。      在那之後,別人調侃她倆可以組團出道,團名是「大冰山與小冰塊」,對此上司彎彎脣角,不置一詞。      小冰塊啊……她望向總是坐得直挺、面無表情的小祕書,忽然覺得這暱稱倒是挺適合裴聿睿的。      若非裴聿睿長相清秀,有著與氣質相異的稚氣面容,以及那雙清澈乾淨的杏眸,大抵別人就會說她倆是冰雹組合了。      不過,對於他人的閒談,上司其實沒放在心上,只當是茶餘飯後的話題,聽過便忘了。      在公司的她們,總是沉默相對,對談簡潔有力。一來是在裴聿睿心中,上司忒難相處,二來是裴聿睿自身也過於疏離冷淡,一向公事公辦。      讓人望著垂涎三尺,卻苦無機會撲上去。      上司不否認是因為私心才將裴聿睿調到自己身邊,可說實話,若不是那次事件……也許她倆現在還是裴專員與穆總經理,這樣疏遠的關係。      裴聿睿晉升為祕書的半年後,上司想,那句「近水樓台先得月」,是不是也有不靈的時候?      不然,兩人之間的關係為何毫無變化?      裴聿睿還是那個不鹹不淡、不冷不熱的祕書,事事做得細緻又完善,想刁她幾下都是枉然。      上司一面敬佩,一面又感到煩躁。      可她從未表現半分,在沒有全然的把握前,她不會出手。在等了數月後,總算在三個月前,她等到一個極佳又絕妙的機會。      看似完美的、毫無破綻的小祕書裴聿睿,居然有在玩交友軟體!      三個月前,兩人到日本出差,三天兩夜,一間房間、兩張小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惟那放在床上、在裴聿睿進浴室時震動的手機,吸引了上司的注意。      她不過隨意一瞥,就看到讓人訝異的訊息內容。      「嗨,妳住哪?約嗎?」      這個「約」……是她想的那樣嗎?上司的心跳有些快,面色仍舊鎮定。她很快地記下圖示,躺到自己的小床上,拿出手機上網搜尋。      最後,她還真的找到了那個APP,確實是交友軟體沒錯,於是她趁著小祕書走出浴室前,飛快地完成註冊。      在暱稱那欄,她想了一下,給自己起了一個暱稱:J,源於她的本名。      小祕書踏出浴室時,上司的心咯噔了下,可她仍舊鎮定,不為所動。小祕書壓根兒沒有察覺到異樣,只是一邊擦髮一邊拿起手機。      完成註冊程序的上司,眼角餘光不自覺落到小祕書身上,敏銳的裴聿睿感覺到了視線,看了過去。      「換妳洗澡了。」      上司輕輕嗯了聲,拿起手機坐起身。儘管剛出浴的小祕書臉色紅潤誘人,可有件事,上司決定現在就要知道。      裴聿睿背對上司走到梳妝台,一手拿著吹風機,另一手滑著手機。倘若那時她有抬眼,或許能從鏡中見到身後那雙幽深的眼眸。      那個交友軟體有個「附近交友」的功能,定位方圓五公里內都可以按下加友,而成為好友的前提是雙方同意。      打開定位,再打開藍牙,不過一會,地圖上果真出現數個黃點。上司點開那離自己最近的黃點,便跳出了裴聿睿的側臉照。      不會錯,這個暱稱「F」的女人,真的是眼前在吹頭髮的小祕書。      直至今日,上司仍舊記得當初發現時的激動,內心暗潮洶湧,面上仍舊平穩無聲。      她點下交友邀請的同時,抬起頭,與裴聿睿對到了眼。      那一眼,像是她在公司見到裴聿睿的第一眼,僅僅一瞬間,她就知道,自己的目光注定要追隨著這個人了。      「我洗澡。」壓抑內心的萬千情緒,上司站起身,拿著浴袍走進浴室,一關上門,她就閉上眼。      真的……太不妙了。      溫水灑下,洗去了她大半的情緒。現在,不過是拿到接近小祕書的門票,能不能真正踏進去她的私領域,她其實沒把握。      可當她洗完澡、走出浴室,拿起手機時,呼吸隨之一凝。      ——通過了,好友申請通過了。      上司拿著手機,望向躺在另一張小床的祕書,指尖微微收緊。      「怎麼了?」查覺到上司視線的小祕書放下手機,迎上上司目光,注意到她手中的手機,頓了下,淡淡問道:「是要確認明天行程嗎?」      是想跟妳討論如何追妳。      上司眼眸一暗,眼底泛起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她坐到床上,直勾勾地看著裴聿睿,彎起脣角。      「是可以,好好討論一下。」上司說。      眉梢微抬,裴聿睿坐起身時,拉鬆了身上那件浴袍,鎖骨裸露大半,白皙的胸口若隱若現。      裴聿睿打開行事曆,擺出工作模式,自顧自地報告起明日行程,語調平緩,咬字清晰,聲音明亮。      上司的視線落到那一張一闔的脣上,呼吸愈漸灼熱,目光也是。      「以上,請問有任何問題嗎?」話音落下,裴聿睿的視線從手機移到上司臉上,剎那,她心中一震。      「沒問題,謝謝。」上司的笑容淺淡,一派淡漠,稀鬆平常。      裴聿睿回過神來,連忙點點頭。      ……是自己看錯了嗎?      那一瞬間,裴聿睿有種被花豹盯上的錯覺,她下意識拉攏領口,站起身拿水飲用。      此刻,兩人再次同房,甚至一起待在浴池內,裴聿睿身上沒有浴袍,但還有隻手可以橫過胸口,遮掩一對酥胸。另一手,則是擋在她與上司之間,隔開一點距離。      這時的她,正被自己的腦迴路氣得七竅生煙,見上司沒說話,她便當作是默認了。      這令裴聿睿憤怒不已。      「妳卑鄙無恥!下流齷齪!衣冠禽獸!人面獸心!妳——」      「等一下。」      上司回過神,一臉無奈,伸手抓住腦洞大開的小祕書,倒無半分怒氣。雖然是頭一次被人指著鼻子罵,不過想到這人是裴聿睿,她倒是有點高興。      「妳別碰我!媽的穆若桔妳這王八蛋,妳有一堆方式可以幹掉我,非得用這種方式,妳這厚顏無恥的——」      「是,妳說得沒錯。」      穆若桔勾起脣角,手扣住小祕書的腰,臉上笑容美麗動人,眼裡有火光在躍動。      「我現在就是要幹妳,真是讓妳久等了。」      小祕書背脊一涼,高張的氣焰在脣吻上來時熄滅大半。她嗚咽幾句,想說「此幹非彼幹」好嗎!都是動詞不代表意思一樣啊!      在小祕書被吻得喘不過氣時,上司總算願意放開她,而那手,也緩緩下移放到臀上。      小祕書內心一抖,正覺得要被吃掉時,上司忽然悠悠說道:「……不過,我不知道怎麼做。」      ……?      四目相視,那點曖昧與淫靡的氣氛蕩然無存,上司直挺挺地站著,義正辭嚴地說:「怎麼?妳自己說沒性經驗也可以約的。」      裴聿睿腦袋一片空白,眨眨眼,指著穆若桔,「那妳剛剛在攻三小的?」      真的是在公三小,裴聿睿想。      「這要怪妳吧,妳跟我聊天時說自己是攻,那我當然覺得自己只要撲上去然後被妳上就好了啊。」上司理所當然地說道。      ……?      裴聿睿撫額,真沒想過事情會如此發展。浴間的挑逗是真的、身體的燥熱也是,然而,要這麼停下嗎?      裴聿睿想了下,遲疑地問:「那……我們一起看片好了,妳覺得呢?」      「好主意。」      於是兩人步出浴室,穿上浴袍,一同找起了片子。            □            裴聿睿一直都知道,自己跟上司很不合,但她不知道會到這種地步。      「所以,要不要看《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小祕書問。      「不要,那部很長,看完都可以睡了。」上司直接反駁。      小祕書皺了下眉,又問:「那《因為愛你》?」      「那部是文藝片。」      「……」連提兩個都被反駁的小祕書翻個白眼,語氣冷了幾分,「那不然妳說說看要看什麼?」      上司聞言,隨手滑了滑手機,「我找到了,電視連我的手機吧。」      在等待連線的過程中,上司撥撥自己的髮,慵懶而隨意。她伸手拿過方才從迷你吧拿的葡萄酒與酒杯,逕自倒起酒來。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聞聲,裴聿睿側過頭,接過上司遞來的酒杯,淺嚐一口。酒液入喉,她一頓,有些遲疑地道:「這是……」      「樹葡萄酒。」      「難怪。」裴聿睿又淺嚐一口,細細品味,感受酒液滑過舌尖,帶著微酸的果香,入喉後,舌後甘甜。      酒精緩慢地催化,脣齒之間盡是酒香,讓裴聿睿想起那場婚宴上的高級紅酒。      裴聿睿是記得的,記得那在浴池中,她因逃避而沒給出的答案。      為什麼會約?呵……裴聿睿拿起酒杯,微仰頭,將杯中剩餘的那點葡萄酒全數飲盡。      縱然非烈酒,可喝得過急、過快,仍讓裴聿睿不由被嗆了幾口。      「還要嗎?」      略低的嗓音如根羽毛輕輕搔著耳際,平日惹人生厭的嗓音不知怎麼地,竟讓裴聿睿覺得……有些迷人。      自己肯定是瘋了,裴聿睿想。      好酒當前沒有不享用的道理,裴聿睿點了下頭,可就在這時,一隻手忽然摸上了她的臉頰——      「妳幹什——」      微張的脣,讓另一人的舌將酒液餵進自己的嘴裡,上司捧起她的臉,不疾不徐地,將含在口中的酒緩慢地全數餵給小祕書。      來不及吞嚥的酒液自脣邊溢出,順著臉廓流至下頷,再滑過優美白皙的脖頸,隱入胸口。      「好喝嗎?」      上司的聲音很輕,小祕書的視線跟隨著那酒液,停留在胸口。      耳邊忽然響起一聲聲喘息聲,甜膩而急促,裴聿睿猛然抬起頭,發現手機連上了電視,播映著女女愛情動作片。      上司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腰上,輕巧地解開了綁帶,浴袍隨即往兩旁隨意鬆開。      那撫著裴聿睿臉頰的手稍稍往上,兩指輕輕捏住柔軟的耳垂,上司低道:「妳是攻吧?F。」嗓音含著一絲笑意,吐出的氣息沾染酒香,指甲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輕搔刮耳後那片肌膚。      望進穆若桔幽深沉黑的眼眸,裴聿睿見到一抹淡淡的笑意,彷若是那名為「J」的女人正嘲笑著她。意識到這點時,裴聿睿咬了下牙,伸出了雙手——      「嗯……」      接觸到冷空氣的肌膚微涼,順著肩上的雙手往後躺,那剛吹乾的柔順長髮隨意散在純白的床鋪上。      隱約可見脖頸上、胸口上那淡淡的酒漬,是方才的酒液滑過的地方。      裴聿睿吞嚥了下,思緒有些混濁,或因幾杯的葡萄酒,又或是電視上的聲色淫靡。      她看了穆若桔一眼,想起這人平日呼風喚雨之勢,她可是董事會之下,千人之上的穆總啊……      這樣的穆若桔,此刻卻只著一身寬鬆的純白浴袍,綁帶已解,躺在自己身下,慵懶而……性感。      這是裴聿睿第一次將這詞,用在一個人身上。那個人,是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的惡魔大冰山,是約炮不小心約到的上司!      可她也是一個女人,一個美麗而迷人的女人。

作者資料

希澄

希望能一直保持一顆澄澈的心。以文字為趣、以寫作為樂,學不來華美優雅的文字,寫不出氣勢磅礡的小說,但仍冀望自己能寫出一個讓人記得很久、很久的故事。 希澄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writersrchen 粉絲專頁:希澄文債館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srchen/ 相關著作:《日光為鄰》《與妳的寂寞花火》《夫人裙下》《我把妳當閨密,妳卻只想上我》《妳的餘生,我的餘燼》

基本資料

作者:希澄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1-12-16 ISBN:9789860654042 城邦書號:3PP061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