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熹妃傳 第二部(五)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熹妃傳 第二部(五)

  • 作者:解語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3-01-12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贈紅利1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又一個替身,她會盛寵到何等地步?會是另一個熹妃或年貴妃嗎? 風水,轉得可真是快,就像帝王的心…… .全球唯一授權中文版! .堂堂第二部展開! 只有熹妃能超越熹妃!不用等甄嬛再戰十年了! 從一開始就是黑的,無需等到被欺負、隱忍、落魄,再不甘心地黑化復仇! 《熹妃傳》從一開始就告訴你何謂爽文! .極致宮鬥,也是極致爽文! .人氣作家解語醞釀數年,細數熹妃跌宕一生的長篇巨作! .作者以《清宮.宛妃傳》成名,當時與《后宮.甄嬛傳》並稱為兩大後宮經典小說! .電視劇《后宮甄嬛傳》之後,讀者最期待改編成電視劇的經典宮鬥文本! .改編電視劇更名《歲歲青蓮》,由《那年花開月正圓》何潤東、《如懿傳》玫嬪何泓姍主演! 目前進度: // 雍正裝病,狠狠打擊了八爺黨→弘晟與弘曆交好,年貴妃為此大怒→惠嬪妹妹溫如傾入宮,封溫貴人,神似納蘭湄兒的舒穆祿氏也在因緣際會下被封為慧答應 又一個神似納蘭湄兒的女子進宮了,胤禛心中的不可取代,終究是她…… 二十多年來,凌若與溫如言、瓜爾佳氏互相扶持,而胤禛卻決定讓溫如言的獨生女涵煙去準噶爾和親,即便晉她為固倫公主、溫如言為惠妃,也無法撫平母女即將天各一方、永世不見的悲傷,無論凌若怎麼懇求他都不願收回旨意。 胤禛曾親自去宮外接回凌若,這樣的破格寵愛,是否讓她覺得自己可以左右帝王的抉擇?難道她看不見一國之君必須將女兒嫁去和親以換取太平的屈辱憤怒嗎?一個心冷,一個有怨,再加上新進宮的女子個個使出渾身解數,凌若失寵了…… 年羹堯連連大勝,他真心認為自己功勳不世,該當封王;雍正暗自不滿,卻大肆褒揚他,更對年貴妃流水般賞賜,翊坤宮耀武揚威,氣焰比之前更囂張,殊不知一切的一切都是鮮花著錦,烈火烹油。 胤禛殺心已定,只等著將他們一族連根拔起!踐踏帝王權威的,註定只有……死路一條!

內文試閱

  不知過了多久,惜春再度走出來,欠一欠身,含笑道:「慧答應,主子得空了,讓您去內殿見她。」      舒穆祿氏心中一喜,只要皇后肯見她,一切便都有機會。她朝惜春道謝道:「多謝姑姑。」      「慧答應客氣了,快進去吧。」      在惜春的笑語中,舒穆祿氏走了進去,一進到內殿便感覺一股熱氣迎面襲來,溫暖著她凍得發僵的身子。而這樣的暖意,她自入宮之後就從沒感覺過。      不知為何,鼻尖酸得有些想落淚,舒穆祿氏強行忍住,朝端坐在椅中的那拉氏行跪拜禮。「臣妾叩見皇后娘娘,娘娘萬福。」      那拉氏輕「嗯」了一聲道:「昨日弘時入宮請安,說起這秋冷天寒,內務府的秋衣又不夠暖和,所以本宮緊趕著為他縫製一件,專注之餘忘了時間,倒是平白讓慧答應等了這麼久,慧答應不會怪本宮吧?」      「娘娘一片慈母之心,臣妾豈會不體諒。」      舒穆祿氏惶恐的言語令那拉氏滿意地點點頭。「不招怪就好。對了,慧答應今日來見本宮,所為何事?」      聽得她這麼問,舒穆祿氏連忙磕了個頭道:「回娘娘的話,臣妾已經將繪秋幾人趕出了水意軒。」      「哦?這麼說來,妳已經想明白了?」那拉氏接過翡翠遞來的蓮子羹,輕輕舀了一勺,卻沒有立刻送入嘴中。      舒穆祿氏抬起頭,用力咬一咬下脣,緩慢地道:「是,臣妾不想這樣寂老於後宮,更不想被那些奴才們作踐,求娘娘為臣妾做主。」      那拉氏漫然一笑,脣角彎起時,浮起細細如柳絲的皺紋。「慧答應這麼久不來,本宮以為妳不會想明白了。阿彌陀佛,所幸不是,否則真是可惜了。」望著那雙似曾相識的眼,笑意在她眼底漸趨加深。時隔十多年,佟佳梨落的戲碼終於可以再次上演,想必這一回,會更熱鬧。      「臣妾愚鈍,過了這麼久才想明白,不過以後再不會讓娘娘失望了。」舒穆祿氏的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沉靜。終於邁出了這一步,以後,她將不會再是從前的舒穆祿佳慧。      「很好。」那拉氏頷首,抬一抬下巴道:「翡翠,扶慧答應起來。慧答應站了這麼久,想必腹中飢餓,妳去盛一碗蓮子羹來。」      「謝娘娘。」面對皇后顯而易見的示好,舒穆祿氏微微鬆了口氣。她一人之力太過微弱,而且母家完全不能依靠,想要在後宮出人頭地,必然要依附於人,而皇后這棵在後宮中根深柢固的大樹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最主要的是,皇后曾經暗示過可以抬舉她,但前提就是需要懂得後宮生存之道,否則就算是抬舉了,也很快會毀在她自己的懦弱上。      這日,溫如言來到承乾宮與凌若商議著涵煙額駙的人選,她們初初看中了三個,需得從中擇一個最合適的出來。      正商議間,卻見胤禛進來,連忙起身行禮。溫如言瞥了凌若一眼,知趣地道:「臣妾先行告退了。」      不等溫如言離開,胤禛已經阻止道:「惠嬪留著吧,朕今日來,也是專程為了找妳。」      「找臣妾?」溫如言詫異不已,若是找自己該去延禧宮才是,怎的來承乾宮了?他又怎會知道自己恰好在這裡。      胤禛看出溫如言的疑問,道:「朕原本讓四喜去延禧宮傳妳,不想宮人說妳來了承乾宮,恰好朕也有些空閒,便順道過來。」      「不知皇上尋臣妾是為何事?」溫如言有些受寵若驚地說著。記憶中,胤禛還從未這樣專程尋過自己。      胤禛一時不知從何說起,皺著眉頭站在那裡,還是凌若道:「皇上與溫姊姊都坐著說話吧。水秀,水月,妳們趕緊去沏茶來。」      待茶沏上來後,胤禛終於尋到話語,沉聲道:「朕下朝之後,去過坤寧宮,朕與皇后一道商議之後,決定冊涵煙為固倫公主。」      溫如言輕呼一聲,臉上難掩驚喜之色。固倫公主四個字意味著什麼,她太清楚了。大清立國之後,還從未有妃嬪所生之女立為固倫公主的事,涵煙竟可以享此殊榮。回過神來後,她忙起身跪謝,隨後又道:「啟稟皇上,臣妾與熹妃娘娘已經擇好了三位人選,不如請皇上替涵煙挑一位最合適的額駙吧。」      「是啊,皇上,這三位都是青年才俊,最難得的是人品皆很好,臣妾與溫姊姊選了半天都沒定下來呢。」雖然奇怪胤禛何以無緣無故冊涵煙為固倫公主,但終歸是一樁好事,她也替涵煙高興。      望著凌若遞上來的冊子,胤禛始終沒有伸手去接,好一會兒才艱難地道:「不必看了,朕已經替涵煙擇好了最合適的人選。」      凌若兩人一怔。涵煙的婚事,胤禛一直沒怎麼過問,怎麼突然間又說有人選了?而之前突然說冊涵煙為固倫公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帶著這個疑問,溫如言小聲地道:「不知皇上替涵煙擇了哪位?」      看著溫如言,胤禛心裡浮起一絲內疚。不論怎樣說,要將她唯一的女兒遠嫁,始終是殘忍了些,只是他也沒辦法,否則哪個人捨得自己的親生女兒淪為和親與安撫番邦的工具。      「是準噶爾的噶爾丹。」當這八個字從胤禛嘴裡吐出時,溫如言如遭雷擊,表情僵硬地愣在原地。      莫說是她,就是凌若也微張嘴巴,震驚不已。準噶爾……噶爾丹……      她很清楚這句話意味著什麼,這不是招額駙,而是將她遠嫁和親。為何……為何會突然發展到這個地步?      看到溫如言這個樣子,胤禛嘆道:「朕知道妳心裡不好受,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準噶爾派人來向朕提親,要娶朕的嫡親女兒,朕若不答允,必然會是兵戎相見的局面。而現在,年羹堯正在青海平定郭羅克之亂,大清,不能再動兵了,否則會將整個朝廷都拖垮。」      聽著他這些話,溫如言終於回過神來,脣色慘白地顫聲道:「可是……可是涵煙是皇上的親生女兒啊!」      「正因為她是朕的親生女兒,所以才要去和親。」胤禛扶住隨時會軟倒在地的溫如言,道:「惠嬪,朕與妳同樣捨不得涵煙,可這是她的命,是她身為大清公主的命數,由不得咱們。」      「不!」溫如言爆發出一聲尖銳刺耳的尖叫,掙脫胤禛的手,跪在他面前哀聲道:「皇上,涵煙不可以去和親,準噶爾不會善待她的,您要她去和親就等於……等於要她去送死啊!」      「胡說!」她的話令胤禛不悅,輕喝一聲道:「她以固倫公主的身分遠嫁,去到那邊也是正經的汗妃,怎會是送死!」      「準噶爾是蠻夷之地,他們怎麼可能善待涵煙?皇上,涵煙是臣妾唯一的女兒,臣妾不可以失去她,求您收回成命,不要讓涵煙遠嫁,更不要讓她去送死!至於固倫公主的名分,臣妾與涵煙都不想要!」溫如言此刻方寸大亂,如何聽得進這些,更何況,事實上遠嫁的公主確實沒幾個是有好下場的。      她磕頭哀求,想要求胤禛改變主意;可是她忘了,胤禛已經決定的事又怎會輕易更改,這樣一味的哀求只會令胤禛反感。      「惠嬪!」胤禛喚了一聲,神色微見不悅之意。「妳向來是識大體的人,怎的如今變得這般不明事理?涵煙是妳的女兒,難道就不是朕的女兒嗎?若非真被逼到無法,朕會捨得讓她嫁去這麼遠的地方?」      其實,從決定涵煙遠嫁的事後,胤禛心裡就憋著一股氣,想他身為堂堂天朝皇帝,卻被迫應允和親,實在可恨。      溫如言淚眼婆娑地道:「皇上,臣妾就算再識大體,也是一個額娘啊,哪有額娘可以看著女兒嫁去遠方受苦而無動於衷的。」      「朕說過,她不會受苦。」胤禛強調著這一點,也唯有如此,他才可以令自己好過些。始終,他對涵煙是有所虧欠的,即便自己不承認。      溫如言淚落不止,泣聲道:「準噶爾乃偏邦異地,那噶爾丹又不知品性如何,而且臣妾聽聞,那裡的人野蠻嗜血,一旦有什麼不高興,就打罵姬妾,根本不將她們當人看。涵煙自幼在臣妾身邊長大,從未受過什麼苦,驟然去那樣的地方,怎麼能受得了。求皇上看在涵煙自幼孝順的分上,收回成命。」      「胡鬧,皇命豈可隨意更改;再者,難道妳要朕為涵煙一人而搭上整個大清嗎?」胤禛心中的不悅越發旺盛。原本昨夜他聽了溫如傾的話,覺著溫如言賢慧淑良,該是會理解自己,而且他都已經破例封涵煙為固倫公主了,豈料她竟然百般推脫,怎麼也不肯應允。      溫如言想也不想地道:「在皇上心中,大清是最重要的,可是在臣妾心中,涵煙才是最重要的。」      「妳這是在指責朕嗎?」胤禛眉目一冷。溫如言的一再失言令他心裡那絲內疚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惱怒與厭煩。      枉虧她在自己身邊二十多年,竟然連剛入宮的溫如傾都不如。      見胤禛似有生氣之意,凌若怕其怒責溫如言,忙道:「皇上息怒,溫姊姊並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皇上驟然告訴她涵煙要遠嫁和親,一時接受不了,才會胡言。只是……皇上,當真沒有別的法子了嗎?」      「沒有。」胤禛微緩怒氣,然臉色依舊不怎麼好看,漠然盯著泣淚跪伏在地的溫如言,道:「明日,朕就會下旨冊封涵煙為固倫公主,同時和親準噶爾,妳待會兒好好去與涵煙說,朕不想再節外生枝。」      「皇上……」      溫如言哪裡肯依,待要再求,胤禛已拂袖起身,硬聲道:「此事就此定下,朕還有事,先回養心殿了。」      「不要,皇上,臣妾求您不要這樣待涵煙!」溫如言滿臉淚痕地爬過去想要抓住胤禛的腳,卻抓了個空,再伸手時,胤禛已經走出極遠,只能哀哀哭泣著癱倒在地。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明明前一刻還好端端的,下一刻卻惡夢纏身,她的女兒,唯一的女兒,怎會落到要去和親的地步……      「姊姊妳別難過了。」凌若忍著心中的難受,扶了溫如言到椅子中坐下。      溫如言的泣聲一直沒有停止過,哽咽著道:「妳要我如何不難過,涵煙是我的命根子啊,皇上他怎麼可以這麼狠心,說是親骨肉,卻一絲猶豫也沒有地將涵煙推到火坑中;再者,這個噶爾丹說不定已經七老八十,做涵煙的祖父都綽綽有餘了。」      凌若盡量放緩了聲音道:「姊姊別盡說這些不好的話,事情究竟怎樣,咱們還不清楚呢。再說,皇上也確實沒辦法,此時此刻,大清實在不宜再動兵。」      「那就可以犧牲涵煙嗎?」溫如言瞪著凌若,那目光像是隨時會吃人。      凌若認識她這麼多年,還從未見過她這個樣子,任何一句話都會令她敏感地跳起來。      「姊姊誤會了,我怎會是這個意思。只是……」凌若一時也尋不出什麼好的話來,重重嘆了口氣道:「涵煙是姊姊的女兒,姊姊捨不得她出事,但是其他人同樣有子女,難道他們的孩子就可以出事嗎?若大清動搖,那麼這幾十年來的太平盛世就會化為烏有,皇上亦是為了大局才不得已而為之。」      「我不管!我也不想管這些,我只知道,我不想失去涵煙,不想失去這個唯一的女兒。還有……」她伸手,不住地顫抖著。「妳告訴我,我要怎麼去向涵煙開這個口,怎麼告訴她這個殘忍的事啊!」說到後面,她近乎歇斯底里,所有的冷靜都在女兒安危面前消失了。      凌若無言以對,她何嘗捨得涵煙遠嫁番邦,這麼些年來,她一直視涵煙為親女,可胤禛已經將話說到這分上,如何還能有轉圜餘地,始終得接受事實。      「姊姊,事已至此,就算妳不說,涵煙也遲早會知道的。這是她的命,我們……」      不等凌若說完,溫如言突然用力抓緊她的手,滿懷希冀地道:「不,這不是涵煙的命,不過是皇上給她定下的罷了,還可以更改。若兒,這麼多年來,我從未求過妳什麼,這一次妳一定要幫我。除了妳,我已經不知道還能找誰了。若兒,皇上這麼寵妳,他一定會聽妳的勸!」      「姊姊啊,朝廷大事不是妳我能左右的。」凌若無奈地說著。誠然,胤禛待她極好,可同樣有一個度在,胤禛是絕對不會因她而讓大清陷入危機。      「不會的,皇上一定會聽妳的,求妳,求妳幫幫我與涵煙,不然我給妳下跪。」對於此刻的溫如言來說,凌若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說什麼也不肯放棄。      凌若趕緊阻止溫如言下跪,勸道:「姊姊妳不要這樣!不是我不想幫,是真的幫不了啊。」若能幫,早在剛才她就開口了,就是看出胤禛心意已決,根本由不得人左右,才隻字未提。      「妳沒做過怎麼知道不可以?若涵煙有個三長兩短,我這個做額娘的再活在世上也沒意思。」溫如言急切而哀涼地說著。      凌若聞言,忙「呸」了一聲道:「姊姊休要說這樣不吉祥的話。涵煙那麼乖巧懂事,一定會沒事的。」      見凌若始終不肯鬆口答應求情,溫如言的神色不由得冷了下來,慢慢放開凌若的手,道:「若兒,是不是妳根本不想幫涵煙,若是這樣的話,妳直說便可,我不會令妳為難。」說到這裡,她淒然一笑,神色是說不出的哀婉。「始終,涵煙並不是妳的女兒,妳不理會她生死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凌若連忙握住她漸趨冰涼的手。「姊姊妳這是說哪裡的話,沒得是要生分嗎?唉,罷了,我去試一試吧,至於能否說動皇上,我可不敢保證。」      溫如言聞言大喜過望,連忙道:「會的,妳一定可以說服皇上收回成命。」      凌若來到養心殿,因胤禛正在裡面與幾位大臣商議國事,所以凌若在偏殿中等了一會兒,直至大臣們都離去後,方才走進去。      胤禛合了摺子,走下來關切地拉了她的手道:「怎麼過來了,有事嗎?」      凌若咬一咬脣,輕聲道:「臣妾是為涵煙公主的事而來。」      胤禛神情一沉,雖然手未曾放開,掌心的溫度卻涼了下來。「若妳是來勸朕改變心意,朕勸妳還是不要開這個口的好。」      面對胤禛流露在外的不悅,凌若無言地嘆了口氣,跪下道:「臣妾斗膽,求皇上再慎重考慮涵煙公主和親一事。」

作者資料

解語

解語 江浙女子,平生別無所好,只愛於飛揚的文字間述盡世間一切美好。喜愛沉澱了五千年文化的歷史,仰望故宮紫禁,常會想那四面紅牆中究竟掩藏了多少女子或榮耀或寂寞的一生。遂有動筆之念,盼能以此描繪出紫禁一角。 二○○七年,解語以一部《清宮‧宛妃傳》成名於網路,與《后宮‧甄嬛傳》並稱為當時兩大後宮經典。 新作《熹妃傳》系列醞釀數年,幾度修潤,終成稿,再續清宮女子傳奇!

基本資料

作者:解語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3-01-12 ISBN:9786263389946 城邦書號:SPB7F000338 規格:膠裝 / 單色 / 39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