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最後加碼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星期五的書店:夏天與汽水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贏先機
  • 獨步《星期五的書店》 延伸書展 2本75折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我們沒辦法改變別人的心, 但自己心裡的大洞,可以自己補起來。 歡迎來到「金曜堂」書店,尋找當下最需要的心靈藥方! 車站書店「金曜堂」的門,是一扇希望之門。 廢棄的地下月台是專屬書庫。 無論是誰,都能在此邂逅「命運之書」。 然而,守護書本、回憶與同伴的溫柔小店,卻也在等待救贖…… ★日本亞馬遜書店4.5星,長銷好評推薦! ★邀請人氣插畫家——左萱,繪製充滿夏日大海氣息的封面,故事彩蛋滿載! 【作者的話】 每個人都有適合讀某本書的最佳時機。正因如此,我真心期盼多如繁星的各種書籍(當然「星期五的書店」系列也包含在內!),都能在最完美的時間點去到讀者手中。而我就是將那樣的盼望化為具體情節,寫下「金曜堂」的故事。 ──名取佐和子 【故事介紹】 哪本書中,藏有此刻的「我」最需要的訊息? 小小的書店,守護著書本與人們之間的羈絆…… 遠離東京的野原町車站裡,有一家書店「金曜堂」。傳聞,在這裡一定能找到「想看」的書。從外觀看不出,其實地下連通廢棄的月台,改造成獨一無二的巨大書庫。 櫻花飛舞的春天,大學生史彌結識共同經營「金曜堂」的好友三人組──熱情爛漫的店長槙乃、藍眼俊美的店員栖川、不拘小節的老闆靖幸,成為工讀生。只是,他隱約察覺有「第四名成員」,為何三人諱莫如深? 進入夏天,一名女高中生來請求幫忙,希望能復活「星期五讀書會」——這是「金曜堂」創始的原點。以此為契機,彷彿有股奇妙的吸引力,多年避不見面的顧問老師、失去夢想的麵包店老闆娘、喬裝打扮的神祕貴婦,紛紛帶來有關書本的難題。隨著謎團逐一解開,出現在他們眼前的真相是什麼?為人們尋覓「命運之書」的書店,是否能度過至今為止最幽暗的難關? 相隔多年的讀書會/恩田陸《第六個小夜子》 放暑假前,就讀野原高中的紗世造訪「金曜堂」。渴望在高中時代盡情享受青春的紗世表示,在畢業紀念冊上看到店長槙乃及「星期五讀書會」成員耀眼的身影後心生嚮往,想重新組成讀書會,才來書店找他們談談。不料,愛書成癡的店長出乎意料地反應冷淡…… 麵包店克尼特/朵貝・楊笙《怕寂寞的克尼特》 史彌為麵包店「克尼特」老闆送訂購的書籍過去,老闆娘點收時發現一本女性時尚雜誌,內容介紹了姆米作者的繪本,而撰文的正是老闆以前的戀人。看著大受打擊的老闆娘,史彌說出一項提議…… 夏季短暫,勤奮讀書吧/森見登美彥《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 一名打扮奇特的貴婦來到書店,希望店員們猜出她想讀的書。為了不負「金曜堂」的招牌,他們在一長串的書單中,過濾出了小說《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然而,這個故事卻與其餘三人口中禁忌的友人「迅」有關…… 通往你的門扉/海萊因《夏之門》 解開「迅」的死亡之謎後,槙乃彷彿失了魂,連面對書本都心不在焉。此時,史彌發現即將上市的八卦雜誌,刊登了一篇充滿誹謗中傷的「金曜堂」報導…… 【各方推薦】 宋怡慧(作家‧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邱慕泥(戀風草青少年書房店長)、黃淑貞(小兔子書坊店主)、羅怡君(親職溝通作家)、顏銘新(小茉莉親子共讀)──動容推薦 【尋找著一樣愛書者的靈魂】邱慕泥 書店的意涵,不是只有人與書的連結,其實書只是一個媒介,它串起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交流。而這本小說,就是做了最佳詮釋。愛書人肯定會愛不釋手,尋找著一樣愛書者的靈魂。 【一鍋有著澎湃好料的佳肴】顏銘新 經典童話剽取自在鍋爐裡翻騰的民間傳說,不過經典童話裡最精萃的部分,卻又被丟進鍋裡反覆使用。這是美國作家瓊•巴德傑(Joan Bodger)對好故事的詮釋。《星期五的書店》兩冊小說裡的故事就是一鍋有著許許多多山珍海味、澎湃好料的佳肴。 《星期五的書店:夏天與汽水》不但延續前一冊的情節布局,以四個事件和四本書牽扯出感人的故事。前一冊的許多伏筆到此也接連呼應相扣,兩本書巧妙的組合成一個宏大的敘事。從閱讀難易的角度來說,每個短篇都緊湊有趣,是作者用故事親自示範如何實踐故事裡書店從業人員的自我期許,期許在茫茫書海中丟給讀者救生圈,帶領讀者找到閱讀樂趣或意義。

內文試閱

  第1章 相隔多年的讀書會      剛才在書櫃前猶豫了老半天的野原高中男學生,拿著一冊文庫本走向結帳櫃檯。我暗自高興「他終於選好啦」,臉上卻不動聲色,挺直背脊。      我瞥向男學生遞出的文庫本書名,推推眼鏡。      《日安憂鬱》。      法國女作家法蘭絲瓦.莎岡在半世紀前寫的書,描寫一名少女在一個夏季中發生的故事。眼前的男學生體格壯碩,說不定有在練柔道。但即使是肌肉發達的男生,也會對細膩描寫少女心境的小說感興趣吧。閱讀是自由的。      「要包書套嗎?」我伸手去拿印有「金曜堂」(註:日文的「金曜」即「星期五」之意)標誌的包裝紙,主動詢問,男學生沉默搖頭。陽光曬成紅褐色的脖子上,點點汗珠晶瑩閃著光。      「謝謝。」      我將文庫本放入袋中遞過去,男學生一手抹去汗水,一手接過袋子,慢吞吞地走出店門。      櫃檯裡面的門開啟,店長槙乃探出頭來。      「倉井,『金曜堂獨家精選夏季書展』銷售順利嗎?」      「順利,正好又賣出一本。」      我指向正在闔上的自動門回話。月台傳來上行電車即將進站的廣播,與聲聲蟬鳴互相交疊。      我打工的「金曜堂」,位於大和北旅客鐵道蝶林本線的車站裡,是一家車站書店。野原車站是小站,乘客幾乎全是附近的猛瑪校(註:形容學生數量多的學校)野原高中的學生。順理成章地,「金曜堂」在規畫書展和進貨時,通常都會特意配合高中生的喜好及學校的例行活動。      聽了我的回答,槙乃雙手交抱點點頭,一雙大眼睛閃閃發亮。      槙乃的目光落在入口前的書櫃。那裡一向用來陳列新書,不拘單行本、文庫本或漫畫,只是最近野原高中快放暑假了,現在是「金曜堂獨家精選夏季書展」的專區,擺滿古今中外描寫暑假或夏季故事的作品。      「要寫讀書心得才看書,多無趣。」      槙乃念出自己用POP字體寫的標語,忽然露出頑皮的神情。      「那麼,目前賣最好的是誰選的書?」      「啊,是阿靖哥選的《日安憂鬱》。」      我朝她舉起方才結帳時從文庫本裡抽出來、可作為單據用的補書條,槙乃頓時鼓起雙頰。      「又是阿靖?他還真厲害。」      「對了,剛才賣出的《西瓜的香氣》,也是阿靖哥挑的。」      這次夏季書展的書,是由「金曜堂」全體工作人員選出來的,我也在萬般苦惱下勉強交出幾個書名。我看得少,挑出三本腦漿就快榨乾了,但店長槙乃與老闆和久,以及明明是書店店員工作內容卻彷彿咖啡廳吧檯的栖川,都滔滔不絕說出一個又一個書名,聊得不亦樂乎,簡直像要列出千本書才甘願。當夏季書展開跑後,他們又幼稚地掛心誰推薦的書籍銷路最好,心情忽高忽低。      「沒關係啦,南店長,偶爾也要讓老闆出出風頭啊。」      槙乃氣鼓鼓的臉頰看起來十分柔軟,我拚命按捺想伸手去戳的衝動。「不管賣出去的是誰選的書,反正賺錢的都是『金曜堂』。」我刻意冷靜安慰她,不料槙乃忽然立正站好,雙手先在胸前交叉,再一口氣往左右揮開,嘹亮地大喊﹕      「歡迎光臨『金曜堂』!」      不輸女僕咖啡店甜美又熱情的招呼聲,迎向的是一名野原高中的女學生。由於已換季,女學生的上衣只有一件夏季制服的白襯衫,全身顯得白晃晃的。她擺動手腳快步走近的模樣,再搭上嬌小的身材,就像隻小松鼠。頭上的髮帶前面刻意留下了不少劉海,短髮髮尾有多處翹起。      那名高中女生走到結帳櫃檯,雙手握著輕型背包的背帶,挺直背脊,湊近槙乃。那雙圓滾滾的可愛眼珠轉了轉,她驚呼出聲﹕      「哇,是本人。」      這個人是怎麼回事?我反射性地站到前面護住槙乃,她卻露出和善的微笑。      「沒錯,我就是『金曜堂』的店長本人,南槙乃。妳是來找書的嗎?」      「呃,該說是來找書,還是來找人……」      「找人?」      高中女生彷彿為映照在槙乃清澈瞳眸中的自己感到慚愧,退後了一步。扭捏片刻後,又很快振作,抬頭望向槙乃。      「我叫東膳紗世,就讀野原高中一年二十班。我的同學——啊,她叫真登香——她大姊告訴我們,這家書店是以前我們學校讀書同好會的校友開的,我就來看看。」      「沒錯,我是校友。」      槙乃隨性舉起手應道。紗世——她拚命鼓起勇氣的神態,令人不禁想喊她「紗世妹妹」——點頭回答「我知道」。      「我在畢業紀念冊上看過『星期五讀書會』成員的長相。」      「咦,妳看了槙……南店長那一屆的畢業紀念冊嗎?」      我差點脫口說出真心話「好羨慕」時,恰好一位客人拿著雜誌走過來,槙乃立刻站到收銀機前。      紗世沒了談話對象,便閒逛到夏季書展的書櫃前。槙乃向我使眼色,我趕緊跟上去。這時,前方的自動門倏地開了,和久與栖川走進來。      「呼——熱死了,我大概融化了兩公厘。要是我變矮,都是日本天氣太熱害的。」      和久不停嚷著「好熱、好熱」,燦亮刺眼的金色小平頭,搭上一身亮晃晃的西裝,看得我都悶熱起來。他很快注意到站在夏季書展專區前的紗世。      「喂,高中生小妹妹,妳在找夏天的書嗎?挺有想法嘛。萬一不知道看哪本好,隨便問。我賭上『金曜堂』老闆的威名幫妳推薦——」      「是本人!兩個都是本人!」      沒等他說完,紗世就揚起清澈的嗓音,指向和久與栖川。      「這是什麼情況啊?高中生小妹妹,不要用手指別人,沒禮貌。栖川,對吧?」      和久回頭徵求栖川的附和,但栖川不出聲也沒點頭,只是撥開長劉海,疑惑地側著頭,清秀五官中格外顯眼的藍色眼眸掠過一道光芒。面對帥哥銳利的目光,紗世毫無怯意,反倒好奇地左右張望。      「還有一位學長呢?在哪裡?」      「還有一位?妳是什麼意思啊?」      和久猛然壓低聲音,緊緊皺眉,那股氣勢嚇得紗世雙肩一震,差不多就像一隻在森林中不幸撞見熊的松鼠。      我慌忙介入和久及紗世之間,比了下占據「金曜堂」狹長店面一半空間的茶點區。      「呃,站著聊不太好,不如去那邊坐吧?」      紗世得救般抬起頭,循著我的手勢望向那一區,隨即滿心好奇地踩著小碎步過去,連連驚呼。      「『金曜堂』原來是一家書店咖啡廳。」      「不是,是附茶點區的書店,聽懂了嗎?」      和久跟在後頭出聲糾正,但紗世根本充耳不聞,神情雀躍地坐上吧檯前的高腳椅,雙腿晃呀晃的。      「好棒,可以買書又可以用餐,簡直太完美了!」      這是我看到的最後一幕,接下來的情況就不得而知了。書區客人一聲「不好意思」叫住我向前的腳步,我不得不回到書店工讀生的崗位上。      後來,為了加速消化結帳櫃檯前的人龍,我站到槙乃身旁敲打起另一台收銀機,又應客人要求前往地下書庫取書。直到去把平台上歪掉的書擺整齊時,我才注意到茶點區已不見紗世的身影。      打烊後,我清過帳,並打掃完,發現槙乃、和久及栖川早就聚在茶點區聊天了。      我盡量避免引起注意,在吧檯最靠邊的位置坐下。頭頂上方,懷舊復古的橘色吊燈照亮吧檯。      「想讓『星期五讀書會』復活?」      「嗯,那個高中生小妹妹就是這麼說。」      「為什麼?」      「誰曉得﹖不就是喜歡看書嗎?南,跟妳高中時一樣吧?」      「是嗎﹖不過,她是要重新組一個讀書會吧?根本沒必要特地沿用『星期五讀書會』這個名稱。」      槙乃側頭,神情滿是不解。這時,和久眼神飄忽,手敲起吧檯桌面。      「啊,對了,也不算是完全沒有理由啦……」      「說是打算拜託阿羽再出任同好會的指導老師,才想到這個主意。」      栖川悅耳的聲音插進來。一瞬間,眾人陷入沉默。只見槙乃原先靈動的神情化為一片空白,我覺得自己有義務說點什麼,便開口問:      「那個……阿羽是誰?是外國人嗎?」      「才不是。」      和久好似鬆了口氣,大聲回答。槙乃重拾笑容,為我說明:      「『阿羽』是教古典文學的音羽老師的綽號。當時他大學剛畢業,被我們硬拉來當指導老師。」      「南,是妳自作主張拜託他的吧?」      「不然怎麼辦?校方說沒有指導老師就不承認同好會啊。」      面對昔日同窗、現任同事的和久及栖川,槙乃語氣就會變得隨意。我總是羨慕地聆聽三人的對話,真希望有一天能見到連他們兩人都沒看過、槙乃私底下的面貌。有一天……會有那一天嗎?      就在我沉浸於幻想、黯然神傷時,三人的對話依然持續著。      「我很久以前聽說他離開野原高中了。這樣啊,他回來啦。」      「說是今年四月回來的。」      「我都不曉得。」槙乃輕聲低喃。和久凹陷眼窩中的雙瞳緊盯著她。      「那個高中生小妹妹說,阿羽熟悉讀書同好會的運作方式,真的很想請他擔任指導老師,但阿羽反應冷淡,她才來詢問『能不能拜託各位大前輩幫忙說服老師呢』。」      「由我們開口……合適嗎?」      槙乃偏頭遲疑著。此時,栖川從吧檯另一側端出四罐啤酒和撒上碎紫蘇葉的番茄下酒菜,強制阻斷了我望向槙乃的目光。      「我們雖然是校友,也不能勉強老師,用這說法拒絕她就好了。」      平日寡言的栖川以優美嗓音說出的話,總是特別有分量。我伸手拿啤酒時,和久已邊咂嘴邊粗魯地拉起拉環了。      「就是啊,現在再回去找阿羽……」      和久暢飲啤酒時的自言自語,被槙乃一聲豪爽的「呼哇」打斷。      「啊!南,太快了吧?妳是一口氣喝完的?對吧?」      和久及栖川訝異地站起,不過一切都太遲了。只見槙乃滿臉通紅,已徹底喝醉。      ☆      紗世再度現身「金曜堂」,是下星期五的事。      野原高中第一學期的期末考結束後,通常只有早上的課,這一天應該也是如此,紗世卻傍晚才露臉。由於錯開了電車進出站的時間,店裡沒有其他客人。      當時我在距離店門口稍遠的書櫃更換陳列的書籍,待在茶點區的和久率先注意到她。      「喲,等妳很久嘍,高中生小妹妹。」      「我叫東膳紗世。」      「我知道喔,當然(註:「東膳」和「當然」的日文讀音相同)。」      面對規規矩矩地自報姓名的紗世,和久依舊吐出諧音冷笑話,從專屬位置的高腳椅上跳下來,邁開外八字的步伐,走近站在店門附近書區的紗世。      「由校友出面拜託音羽老師,擔任『星期五讀書會』指導老師那件事……」      「可以嗎?如果可以,最好今天就去找老師。」      紗世的臉龐一亮,然而一看見和久的表情,雙肩又無力下垂。      「不行……嗎?」      「不好意思,我們都畢業了,還厚臉皮跑去拜託老師,實在不太妥當。」      和久貌似遺憾地咬住下唇。看來,連他自己都沒辦法接受這種理由。      我立刻看向吧檯裡的栖川,又望向通往倉儲室的門。槙乃就在那扇門後。可是,栖川只是低頭擦拭玻璃杯,槙乃也沒有要出來的跡象。      紗世不禁皺起眉頭,髮尾翹起的短髮搖晃著。      「我懂了。真抱歉,拜託你們做奇怪的事,我會自己去問。」      「啊,等一下,高中生小妹妹,妳拜託的事一點也不奇怪。不需要道歉,高中生小妹妹。」      「我的名字是東膳紗世。」      「啊啊,我知道。我記住了。東膳紗世,是個好名字。等等,我叫妳等一下啦。」      紗世朝自動門走,和久趕忙追上,在「金曜堂獨家精選夏季書展」那區書櫃前張開雙臂,擋住她的去路。      「什麼事?」      「妳現在就要自己去拜託音羽老師吧?有把握嗎?」      那個……紗世支支吾吾,和久抬起下巴示意書櫃。      「妳先挑好第一次讀書會要討論的書,帶過去。」      「咦,還不確定老師會不會答應,就先挑書嗎?」      「這是戰略,就是要讓他沒辦法拒絕啊。」      和久凹陷的雙眼驀地睜大,散發出不容拒絕的氣勢。於是,紗世順從地轉向夏季書展的書櫃,從左邊依序瀏覽書名。從我所在的位置,剛好能瞧見她視線移動的速度逐漸加快,最後幾乎是斜著滑下最底層。      終於,那隻小手抽出一冊文庫本,我看不見書名,和久卻驚愕地張大嘴巴,凝視著那本書。紗世神色不安,歪著頭問:      「這本書……不行嗎?」      「咦?不,很好,說不定是個機會。」      「機會?」      紗世訝異地蹙眉。我正要走進結帳櫃檯,和久卻舉手制止我,難得親自幫客人結帳,再走出來。      「千萬不要包書套,封面要露出來,務必讓他答應。」      聽完和久貌似脅迫的鼓勵,紗世眉頭依然深鎖,走出店門。

作者資料

名取佐和子 Natori Sawako

兵庫縣出生,明治大學文學部畢業。曾任職遊戲公司,參與《傳奇》系列、《誓血龍騎士》系列、《尼爾:人工生命》等製作。之後,以自由寫手身分創作遊戲及廣播劇CD劇本,並曾為暢銷百萬冊的溫馨短篇小說集《99顆眼淚》提供作品。2015年,以《企鵝鐵道失物招領課》獲得車站書店大獎。其他作品還有《シェアハウスかざみどり》、《江の島ねこもり食堂》、《逃がし屋トナカイ》、《七里ヶ浜の姉妹》、《図書室のはこぶね》等。

基本資料

作者:名取佐和子(Natori Sawako) 譯者:徐欣怡 繪者:左萱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NIL 出版日期:2022-04-28 ISBN:9786267073483 城邦書號:1UY039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