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百界歌(下)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百界歌(下)

  • 作者:九鷺非香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05-10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贈紅利9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仙俠言情代表作家九鷺非香 粉絲口耳相傳,刻劃執念入木三分的隱藏神作! 時光荏然,記憶和煦,白衣男子眉眼如月,清朗道出: 「來,我護著你。」 她說,她是為了收下一百個執念,才存活至此, 而今,少女得償所願—— ◆◆◆ 何謂「執念」? 是人們心中的鬼,是心心念念而久久難忘之物。 無人知曉她從何而來,只知道她名喚白鬼,出現在所有執迷不悟的人面前。 她著一身白,執一支筆,只為收下世人愛恨嗔癡,其餘一切皆與她毫無干係。 「何為執念?」 「妳這樣的,便叫執念。」 她見過澄澈的燈靈、無怨無悔的歌女、報恩的花貓,與被愛所叛的麒麟; 也遇過錯失愛妻的丈夫、夢見鬼魂的女人,和終於懂愛的妖怪。 她流浪多年,看盡世事;行遍天下,收下心鬼; 為的,是看見模糊記憶中,那道溫柔又寵溺的身影—— // 白鬼躺在搖椅上睜開雙眼,看見山上透過榕樹葉的陽光正好。 她笑瞇瞇地望著生機勃勃的大榕樹,輕聲呢喃:「總算……」

目錄

鬼貓(上) 鬼貓(中) 鬼貓(下) 《百界歌》鬼節特別篇 鬼血(上) 鬼血(中) 鬼血(下) 鬼教(上) 鬼教(中) 鬼教(下) 鬼守(上) 鬼守(中) 鬼守(下) 鬼妖(上) 鬼妖(中) 鬼妖(下) 白鬼

內文試閱

  第二十五篇:鬼貓(上)      第一章      陸昭柴今天感冒了,頭暈眼花腰腹無力手腳顫抖,給主菜裝盤的時候,一個噴嚏打出,手一抖,煎好的銀鱈魚便落在了地上,他下意識探手下去撿,忽然食指傳來一陣尖銳的疼痛。      他眨了眨眼有些愣神地望著自己冒出血珠的手指,上面兩個深深的牙印有些駭人,轉眼一瞅,灶台之下一隻黃色的花貓立在那裡,高高聳著背,炸了毛,用金色的眼瞳惡狠狠地瞪著他。而它的腳邊正是他剛才掉下去的銀鱈魚。      一人一貓對峙了一會兒,陸昭柴淡定道:「好吧,這鱈魚我不要了,不過你不可以在這裡吃。」      他話音未落,一個打雜的助手突然大叫起來:「天哪!這裡怎麼會有野貓!看我不把你打出去。」說著,提了掃帚便往這邊走過來,黃色花貓咧著嘴發出威脅的低吼聲。      陸昭柴咳嗽了兩聲,攔住了助手:「我把牠扔出去就好。」他將貓脖子一提,黃色花貓立即發了狂,四隻爪子不停地亂舞,將陸昭柴的手抓出了不少傷口。      陸昭柴也不生氣,提了牠扔在廚房後門外便關了門。      適時正值冬夜,天際雪花漫漫遙遙的飄啊飄,寒涼的空氣凍得花貓一陣抖,它不死心的用爪子刨著大門,好似這樣就能把門給刨出個洞來一樣。      「喵!喵……」      貓的叫聲從極度的憤怒到悲傷的呻吟,大鐵門就像一個冷面門神,把牠和食物冰冷地隔開,寒冷饑餓或許在今晚就能要了它的命。      牠耷拉著腦袋,蜷著身子,倚著牆壁,保留自己最後的體力。      忽然,一道微光在牠身邊亮起。是廚房的後門打開了一條縫,鱈魚被裝在盆子裡推了出來。花貓餓得有些迷糊了,只看見一個男人的剪影在微光中晃來晃去。      「慢慢吃。」他說著揉了揉貓腦袋,手上被貓抓出的痕跡有的還沒止住血。      花貓定定地望了他一會兒,而後在他手心用盡全力地一蹭,「喵」的這聲叫幾乎都在顫抖了。牠埋下頭,狠狠啃起鱈魚來。      陸昭柴看了它一會兒,站起身來,大腦有瞬間的缺氧,他眼前黑了黑,扶著頭去洗了手,又接著做起菜來。      下班已是晚上十一點,陸昭柴坐在駕駛座上一身的疲憊,車開得暈暈乎乎,前方路口左轉,忽然大腦像是失去了平衡一般,他猛地將方向盤打向右邊。      「咚!」路邊的行道樹幾乎被攔腰撞斷,安全氣囊彈出。陸昭柴的世界瞬間變得混亂非常,嘈雜的聲音,晃眼的路燈,汽油的味道,腿骨撕裂般疼痛,可是漸漸的,所有的感官都離他越來越遠,只有一聲弱弱的貓叫,仿似在耳邊一般,一直不停地迴響。      他感覺有東西拉著他的衣襟將他往破碎的窗戶外拖拽,轉眼一看,是那隻金眼的花貓。      見他看向自己,花貓叫道:「你挺住啊,我還沒報恩,你不能死啊!」      貓……說話了?      陸昭柴覺得他不是被撞傻了就是病瘋了,他兩眼一閉,徹底暈了過去。      第二章      再醒來的時候,是在充斥著消毒水味道的醫院。床頭有護士正在給他換點滴,見他睜眼,護士道:「您可算醒了。」      「我……」他的聲音十分沙啞,「怎麼了?」      「車禍,這都住院兩天了,您都不記得了麼?救護車到的時候說您躺在車子外面,車已經燒起來了,您的腿都粉碎性骨折了,當時還那麼堅強地從車裡爬了出來。真是不容易。」      是嗎……原來,他那麼地堅強。      可為什麼只要他一回憶當時車禍的場景卻是滿腦子的貓叫呢。      護士離開之後,陸昭柴靜靜地閉目養神,他想,他這個老闆兼主廚兩天不見了蹤影,餐廳肯定是一團慌亂,現在必須儘快和經理主管們取得聯繫才行,可是他背不住他們的號碼,手機又不在……      「你醒了嗎?」突然一個稍顯稚氣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他睜開眼,看見一個護士打扮的女生站在他病床邊,目測年齡不超過十六歲,頭上的護士帽戴歪歪的掛著,一雙金色的眼直勾勾地盯著他,「身體好了嗎?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我是來服侍你的。你想要什麼樣的服務,我都可以給你提供哦!」      陸昭柴默了許久,淡淡打發道:「精神科出門右轉。」      女孩定定地望了他一會兒,拍手道:「啊!你這句話是在嫌棄我!」      於是,陸昭柴的表情果真變得嫌棄了:「病房不能隨便亂闖,小孩子就該乖乖待在自己應該待的地方。」      「可是。」女孩委屈地撅著嘴,「我真的是來服侍你的啊。我什麼都還沒做,你怎麼就嫌棄我了……」      做了……還得了?陸昭柴不再理她,閉上眼靜靜養神。沒一會兒便感覺一陣涼涼的風吹在他紮了針的手背上,他眼也沒睜地問:「妳幹麼?」      「幫你吹吹,這樣就不痛了。」      「不用。妳安靜一會兒我更舒服一點。」      女孩老實安靜下來,隔了一會兒她又開始往他被子裡塞東西,陸昭柴眉頭越皺越緊,在感到床鋪一陣濕潤之後,他終於不耐煩地睜開了眼:「你又幹什麼!」看著女孩一臉無辜和委屈,陸昭柴一聲歎息,覺得自己有些過於兇惡了,畢竟對方只是個生病了的小姑娘。      但當他掀開被子,看見自己被窩裡血淋淋的豬內臟時,他瞬間淩亂了,再望向小護士,只見她手中一個藍色的塑膠袋裡還裝著幾塊帶皮的生豬肉。      「你……」任何言語已經無法表達他的心情了。      女孩著急地解釋:「大冬天,窩裡沒有食物,你會餓死的,我給你尋了食物……」      在窩裡存食物過冬……所以你現在扮演的是野生動物麼?陸昭柴嘴角跳了跳,不知自己該作怎樣的反應。      「我好不容易尋到的,你……你不喜歡麼?」女孩撇了撇嘴,臉上是慢慢的失望,她垂下腦袋,眨掉眼睛裡的濕意,弱弱地呢喃道:「你不喜歡,我就再去給你尋別的。」      陸昭柴的神經一跳,忙道:「不!別找別的了,我很喜歡。」這句脫口而出的敷衍的話卻讓女孩的眼從失望的灰敗慢慢亮了起來,她呆呆的模樣讓陸昭柴心底一軟。算了,左右不過是個生病的小姑娘,他順著她一點,也沒什麼大不了,陸昭柴這樣想著,臉上的神色緩了下來,他認真地重複道,「嗯,我很喜歡。」      女孩的唇角慢慢拉出了一個明媚的笑,整個人像雨後的陽光一樣燦爛明媚:「招財大人!你真是溫柔的好人!」      招財大人……陸昭柴還沒來得及對這個稱謂做出表示,女孩又從生豬肉裡掏出了一個手機,上面染滿了血絲,女孩道:「這是你的手機,物歸原主。」      陸昭柴看著自己血淋淋的手機默然無語。女孩高興地衝他揮了揮血紅的手道:「我明天還會來照顧你哦,今天時間到了,我先走了!」      說完,她一陣風似地跑出了門,門大力地關上,立馬又被推開,女孩探進腦袋來大聲道:「差點忘了,我叫阿喵!」房門再次被關上。這下是真的徹底安靜下來了。      陸昭柴看著自己一床的生鮮食材,四溢的鮮血,還有那被血泡壞了的手機只有仰天長歎。      「其實……是誰買凶來玩我呢吧。」      第三章      第二天一大早,陸昭柴不顧醫生護士的勸阻強行要求出院,他身上都是些輕微的傷,只是折了腿,行動不大方便。      他沒注意到的是,一隻小花貓尾隨著他的腳步一直偷偷跟著他出了醫院大門,直到他打車離開。花貓對著漸行漸遠的計程車,可憐巴巴地叫了兩聲,像是在說:「招財大人,帶上我啊……」      陸昭柴去了餐廳,本想坐守陣地,但是餐廳眾人一見他瘸著個腿,問了前天發生的事,連罵帶嫌棄地把他往家趕,陸昭柴無奈,這才獨自回了家。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卻在自家大門口守著一個少女,戴著歪歪的護士帽,一雙金燦燦的眼明媚將他望著:「招財大人,我跟來服侍你了。」      陸昭柴有瞬間的脫力感,他揉了揉太陽穴,呢喃道:「到底是怎麼找來的……醫院都不把病人看好麼?」      阿喵耳尖,聽了這話立馬氣嘟嘟地說:「對啊,都不把病人看好,招財大人都殘了,怎麼能讓你到處亂跑,要不是我偷了醫院的檔案找了過來,你一個人要怎麼孤苦伶仃的生活,光是想想阿喵就覺得心酸。」她抹了兩把不鹹不淡的淚,又握拳道,「不過沒關係了!現在招財大人有阿喵在身邊,我會幫你打理好一切的。」      聽完她這番慷慨陳詞,陸昭柴徑直掏出了方才新買的手機打了一一九:「喂,您好,你們有個精神病人跑出來了,嗯,沒錯,現在在我家,求助。」      不等他報出地址,阿喵忙撲上去將他手機搶下掛斷了電話。她轉過頭來,含著淚水氣憤道:「招財大人怎麼可以這麼污蔑阿喵!阿喵這麼聰明哪裡像精神病人!」      哪裡不像……陸昭柴還沒來得及反駁,又見阿喵擦乾淚水,一臉堅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不!沒關係,阿喵無所謂!因為,阿喵對大人深深的愛蒼天可鑒!」      「喂……」愛是怎麼冒出來的?      「大人虐喵千百遍,喵待大人如初戀!不管天崩地裂,我還是會一直堅守在大人的身邊的!」      陸昭柴扶額歎息,末了毫不客氣的劈手奪過阿喵搶去的手機,強硬道:「妳該堅守在醫生身邊,我不需要妳的愛也不要妳的照顧,妳獨自跑出來會讓父母多擔心!趕快回去吧,別讓我報警。」      阿喵臉上的神采在接觸到陸昭柴的冷漠之後慢慢變得黯淡下來,她埋下頭道:「父母……早就不在了,他們才不會擔心。」      陸昭柴掏鑰匙的手微微一僵,腦海裡對這女孩的生世有了各種悲慘的猜想,看見她失落的神色,陸昭柴真想把剛才說的話拖回來吞進肚子裡去。但是言語的傷害一旦造成,用什麼都補不回來。他清咳兩聲掩飾了尷尬:「總之,我這裡不是妳該待的地方,回醫院去吧。」      言罷,他開門進去。阿喵一直耷拉著腦袋,直到陸昭柴關門的前一刻……      「招財大人不喜歡阿喵麼,阿喵……給你造成困擾了麼?」      門縫中,女孩的身影單薄而可憐,歪歪的護士帽又往下滑了滑。      不能可憐她不能可憐她!陸昭柴心一狠「喀噠」地將門關上。      靜謐的樓道裡沉默了半晌,最後只有女孩弱弱的聲音輕輕迴盪了一會兒:「對不起。」

作者資料

九鷺非香

當紅人氣作家,擅於將千種人性、萬般情愛融於獨屬於她的玄幻江湖中。其筆下人物鮮活多彩,情節出人意料,每部作品都透露出非一般的活力與灑脫,深受讀者喜愛。

基本資料

作者:九鷺非香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2-05-10 ISBN:9786263167841 城邦書號:SPB7F000309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