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商管理財 > 經濟/趨勢 > 趨勢
揭密保險:為風險與人命定價的商業模式,如何打造與摧毀這個億萬帝國?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金融時報》年度經濟學類最佳書籍★ ╭────────────────────────╮ 常常覺得繳一堆保費,卻什麼都不理賠? 那你絕對需要這本書! 史丹佛大學X麻省理工學院X波士頓大學著名經濟學家 聯手揭密保險市場的運作機密與現存問題 ╰────────────────────────╯ 台灣的保險滲透度連續蟬聯全球前三 但是我們真的懂保險嗎? 你是否知道, 為什麼牙科保險做不起來? 為什麼寵物保險這麼貴? 離婚保險真的有人買嗎? 為什麼某些保險商品會崩潰(看看那慘烈的防疫險?) 為了揭開保險市場的神秘面紗, 三位重量級經濟學家,深入探索其背後運作,例如: 高度資訊不對稱的保險市場, 經常產生所謂的「逆選擇」(Adverse Selection)效應, 也就是前來的客戶都是風險較大、需要較高成本的人, 為了維持獲利,公司必須無所不用其極地蒐集客戶資訊── 例如透過監控系統,檢視駕駛是否會超車、違規、打瞌睡,進而調整保險費率; 透過家族基因病史,為每個人訂定不同的壽險價格; 贈送免費的健身房會籍,吸引本來就比較健康的會員; 設置「等待期」,讓企圖透過保險獲利的人失去誘因…… 但這些全都無法解決關鍵問題! 保險公司該如何擬訂合理的訂價策略? 政府應該如何介入市場機制(而不致圖利相關業者)? 以及怎樣才能讓每個人得到最好的保障? 本書將能為你提供解答。

目錄

序言 不再被忽視的市場 第一部分:進入保險世界 第1章:保險市場的崩潰──你永遠不會比顧客聰明 第2章:深入探究──失業保險、離婚保險與壽險的世界 第3章:兩千年打造的保險帝國──歷史上的年金保險制度 第二部分:關於選擇 第4章:汽車保險公司如何評估風險──怎樣的保險價格才合理? 第5章:揭開內幕──猜測潛在客戶的「成本」 第三部分:政府涉入 第6章:如何控管顧客的「逆選擇」──政府應該監管嗎? 第7章:醫療機構應該釋出顧客的健康訊息嗎? 第8章:精算承保成本政府補貼後,企業的相應行動 結語:選擇市場無所不在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保險市場的崩潰——你永遠不會比顧客聰明      一九八一年,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想出一個看似絕佳的主意,來守住它最忠誠的客戶,提供他們保障終生無限頭等艙的旅程通行證(下稱AAirpass),價值是二十五萬美元(經通貨膨脹調整後,約等於今天的三十三萬美元)。那就像遊樂園的一日暢遊手環,但不用按搭乘次數付費,而是可以終身享受免費的雞尾酒與平躺座椅,還有一九八○年代一群身著大墊肩套裝、頂著一頭捲髮的空姐服務。      公司假定新的AAirpass能吸引到像《型男飛行日誌》(Up in the Air)裡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那樣,總是不停在機場和各個公司間奔波的「商務及專業人士」。根據當時美國航空總裁羅伯特.柯蘭多(Robert Crandall)所說:「這個計畫對『休閒旅客』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柯蘭多後來承認在AAirpass的使用上,「很快就能明顯看出大眾比我們聰明。」一名AAirpass持有者光是在七月,就預訂了新斯科舍(Nova Scotia)到紐約、邁阿密、倫敦、洛杉磯、緬因州、丹佛,再到羅德岱堡(Fort Lauderdale)的假期,而且在這一個月的旅程中多次到訪這些目的地。還有一位客戶於一個月內在芝加哥和倫敦之間往返十六次。尤其是在芝加哥來回倫敦這種熱門航線,AAirpass的持有者占據了原本應該由付費客戶填滿的座位,光是十六趟芝加哥往返倫敦的航班,按票價計算就價值十二萬五千美元。      AAirpass成為一項昂貴的計畫,所以美國航空毫不意外地提高價格,以彌補其天價的成本。到了一九九○年,AAirpass的價格已從二十五萬美元漲到六十萬美元,但這只讓問題更加惡化。現在只有那些「真正」致力於航空生活的人,才願意為通行證付出代價,而美國航空為了服務那些仍對AAirpass有興趣的客戶,成本上升得比票價還快。三年後,票價已經突破一百萬美元;到了一九九四年,美國航空決定停損,取消這個計畫。      美國航空用一場嚴厲的教訓,學到「願意付出最高價格的客戶,有時會是你最不想要的客戶」。這個教訓對美國航空來說很慘痛,但對我們很重要,它讓我們能從兩萬英尺的高度,觀看「私有訊息」(private information)如何導致市場緩慢崩潰,它也顯示即使像美國航空總裁這麼精明的商人,也可能無法預測市場的崩潰。柯蘭多不了解大多數願意支付二十五萬美元、以獲得無限頭等艙航班的人,屬於罕見的旅行者,他們會為了純粹的樂趣而不斷飛行。      你或許不會同情因這場災難而遭受損失的美國航空股東,也不在乎AAirpass經歷十年的虧損後不再發行。但這只是背後大問題的其中一個例子,這個問題困擾著任何一個市場,在這個市場中,賣家不僅關心他們賣了多少,還關心他們賣給誰。我們稱此為「選擇市場」(selection markets),因為賣家在乎哪些客戶選擇他們的產品。      大約在美國航空推出倒楣的AAirpass十年前,未來的諾貝爾獎經濟學者喬治.阿克洛夫(George Akerlof)已經預言它的失敗,他提出私有訊息(買家知道賣家不知道的訊息,或者反過來)的基礎架構如何摧毀一個市場。他在一九七○年發表了一篇名為〈檸檬市場〉(The Market for Lemons)的十二頁論文,就像其他經濟學的重要想法一樣,它本質上非常簡單,許多簡單的現實生活案例即能清楚說明,AAirpass就是其中之一。一家公司無意中吸引到服務成本昂貴的客戶,而對此毫不知情,接著公司被迫提高價格以支付意外高昂的成本,結果淘汰了最昂貴客戶外的所有客人;情況繼續惡化下去,價格越高,吸引到越糟糕的客人,只好再次漲價,直到市場完全崩潰。這個厲害的洞見讓阿克洛夫在二○○一年贏得諾貝爾獎,並開啟資訊經濟學這個領域,也就是本書的基礎。      「私有訊息」問題影響著每一種市場      阿克洛夫的想法能得到如此共鳴,其中一個理由是有選擇問題的市場並不罕見,任何客戶不平等的市場都有這個問題。它們無所不在。當你想申請貸款、在吃到飽的餐廳用餐,或是決定要不要接受一份工作,甚至一場求婚,都是在參與選擇市場。銀行的利潤取決於誰使用信用卡,或誰申請貸款;而餐廳的利潤來自客戶的暴飲暴食程度。      雇主的產出取決於他雇用了什麼樣的員工,你婚姻的未來當然取決於你嫁娶的對象。銀行、餐廳、雇主,甚至下跪求婚的男士都必須擔心他們對潛在「客戶」還不了解的事情。信用卡申請人是否剛失業,決定放任債台高築,然後宣告破產?那個瘦弱的青少年是否會吃下等同他體重的壽司?這個員工是不是偽造履歷的騙子?當你們都說了「我願意」後,你的結婚對象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或許最重要的是,選擇問題幾乎影響每個保險市場。有時候,選擇問題導致保險公司嚴重限縮它們的產品,像是牙齒保險只包含可預測的例行性洗牙和補牙,但若是牙醫師突然推薦昂貴的植牙時,是不給付的。有時候,選擇問題會推高費用,讓保費比你想像的還要多,十二歲鬥牛犬的寵物保險一年保費可能要四千三百美元,但最多只會給付五千美元。有時候,就像AAirpass,它會導致市場完全消失,如果你曾經試圖尋找一種保險,能給付因非和平離婚或失業帶來的損失,就會非常了解。      保險市場承受著與AAirpass、吃到飽餐廳及信用卡申辦一樣的問題,有較昂貴和較不昂貴的客戶,但真正購買的通常都是較昂貴的客戶。事實上,在美國航空被占便宜的同時,選擇問題破壞了一個更重要的市場,對受這市場影響的人而言可能生死攸關。      保險市場之死      在一九八○年代的某個時刻,洛杉磯西好萊塢的健康年輕男性突然變得很難買到健康保險。更讓人意外的是,住在東好萊塢的年輕男性卻能輕而易舉地購買保險。事實上,當時有個保險公司願意販賣保險給洛杉磯郡的每個地方,唯獨一個地方例外,它於位西好萊塢邊界上。這似乎令人困惑,這裡有條大線索:除了西好萊塢,一九八○年代的健康保險公司經常避免向某些企業的人賣保險,包括花店、室內設計公司和美髮店。      西好萊塢、美髮店、花店和室內設計公司的共同點是同志比例相對較高,而當時是一九八○年代初期,愛滋病肆虐同志圈,即使對健康的年輕男同志提供保險,潛在成本也很高。如果他生病了,他的保險公司每年可能要支付數十萬美元的醫療費用。      就算西好萊塢的某些居民最終會面臨天價醫療費用,但這不應該破壞他們獲得健康保險的機會,畢竟,保險的意義就在於面臨不幸時提供一定的保障。那些不幸罹患愛滋、糖尿病或其他治療費昂貴的疾病的人,至少能夠負擔治療費用。健康的人支付保費,讓保險公司能支付患者的醫療帳單。命運的特性在於客戶之間會平均分配,有些人倒楣、有些人不會,這樣能為一部分人提供對抗災難性支出的保障,也有一部分人能提供保險公司足夠的利潤,讓生意變得有價值。      然而,愛滋病和糖尿病有明顯不同。體檢可能會提供血壓指數和體重等資訊,指出糖尿病的風險增加,然後要你填寫家族病史的表格。因此,保險公司可以根據客戶的病史,合理猜測他們罹患糖尿病的機率,或許對醫療費用可能較高的人,收取更高的保費。(保險公司是否能這麼做,這是個更複雜的問題,留待後文討論。)      然而,在一九八○年代的醫療紀錄上,沒有多少資訊能幫助預測愛滋的風險。愛滋病是性行為傳染的疾病,不安全性行為是主要風險因素。保險公司很難弄清楚申請者的性行為,它可以問,但申請者不一定會回答,保險公司也無法查證。      這就像AAirpass的事件重演,只不過這次市場的崩盤,導致整個群體無法獲得健康保險。只要公司無法知道服務這名客戶的代價是昂貴或便宜,無論產品是橫跨大西洋航班的平躺座位,還是救命的醫療,都可能破壞市場。      就經濟而言,這都是大問題,而且經常需要具有一定野心的解決方案。然而,人們對選擇問題的理解和討論較少,更多的是討論自由市場的缺陷。      無法自行運作的市場      經濟學的第一課是市場的榮耀。有些人擅長烘焙蛋糕,但不喜歡吃;有些人喜歡吃,但不喜歡烘焙——雙方用蛋糕和錢進行交易,在市場無形之手的引導下,設定了價格。如此一來,烘焙師受到激勵,生產出完全能滿足飢餓大眾需求的蛋糕,然後烘焙師用他們自己的錢,購買他們認為等價的東西,使供給和需求達到平衡與和諧。      第二課是市場有其限制。市場失敗的例子數不勝數,像十九世紀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的標準石油公司(Standard Oil),或今日蘋果對高階智慧型手機的壟斷現象,都是利用了它們在市場的主導地位來設定高昂的價格。銀行擠兌會創造恐慌,導致經濟陷入衰退,甚至蕭條;礦產公司將有毒汙泥排放到河流裡,毒害野生動物,也汙染了鄰近社區的飲用水。市場經濟可能在收入及財富上創造極端的不平等。      第三課說明眾所周知的政府解決方案:反壟斷監管、存款保險、限制(或定價)汙染、經濟衰退時的刺激支出,以及再分配稅收等。政府既讓市場繼續發揮它們的魔力,同時試圖限制威脅經濟的風險行為,預防優勢企業或內部人員擅加利用,也確保不那麼幸運的人不會流落街頭挨餓。      這些都是常規作法,即使大多數左翼進步派也認識到市場促進了繁榮——他們只是想在某些方面加強監管。相反地,大多數自由市場倡導者也明白,不能完全放任市場自行解決所有問題,幾乎沒有人要求國防或地方治安全由供需力量來管理。      本書討論的就是另一種形式的市場缺陷與政府干預,那就是選擇市場。在選擇市場裡,有些客戶的銷售成本比其他人高,如我們所見,當昂貴客戶有自知之明,但賣家卻不知道時,就會發生選擇問題。和其他市場問題一樣,政府在此也傾向採取中間立場——讓市場繼續運作,但監管單位也從中指導。      我們關注的保險市場是選擇市場的典型範例,也是經濟和公共政策中特別重要的例子。保險公司自然在乎它們的客戶是誰——比起謹慎行事的客戶,一個容易發生意外的司機或屋主的保險成本較高。保險客戶通常知道他們自己和保險成本有關的情況,而保險公司可能不知道這些特質,也無法輕易取得資訊——例如客戶開車時分心的頻率,或是他們煮菜時是否經常把鍋子放在瓦斯爐上卻不管。      私有訊息可能會對自由的保險市場運作造成危害。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就會引起和其他市場限制(包括壟斷權力、企業汙染、銀行擠兌與不平等環境)相同的迫切問題。政府應該在何時介入?應該介入多深?政府是否應該規範保險公司銷售的對象和價格?政府是否應該自己提供保險服務?      經濟學家對選擇市場私有訊息的關注已經超過半個世紀。艾咪和利倫的職業生涯中,一直對這項議題進行研究和寫作(他們急忙補充,他們的職業生涯還不到半個世紀)。我們的行業已經在理解私有訊息如何影響保險市場,以及政府如何試圖解決這些問題(包括有用和無用),並取得了長足的進展。      但我們做的還不足以讓訊息傳揚出去。我們聆聽二○一二年高等法院就政府強制美國人購買健康保險是否合憲進行口頭辯論時,這件事變得非常清楚。我們聽到保守派的最高法院法官安東寧.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提問,如果過度保護的政府可以逼迫人民購買健康保險,是否也能強迫人們購買花椰菜?      如果最高法院法官們不清楚健康保險和花椰菜間的公共政策差異性,那麼我們確信大眾一定也不明白。在那一刻,我們知道自己必須寫這本書。在思考政府是否應該強制所有人購買健康保險(或汽車險、房屋險),或是該讓企業、客戶和市場價格共同決定時,選擇市場的經濟學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它對花椰菜市場而言並不重要。      有或沒有保險的世界      在開始前,我們需要讓你準備好接受一本關於保險市場的長篇著作(如果你還沒準備好)。這個市場充滿了死亡、金錢和詐欺,但它們其實比你想像得更加有趣(如果你對有趣的門檻很低),而且對你的日常生活和整個社會都非常重要。      試著想像一個沒有保險的世界。正如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的研究生荷莉.伍德(Holly Wood,是的,那是她的真名)在新聞評論網站Vox所寫,在那個世界裡,「沒有緊急情況的每一天都該覺得慶幸。」伍德的文章中討論她是由擔任服務生的單親媽媽撫養長大,沒有財力購買健康保險,但她的洞察力也生動地說明了沒有保險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沒有保險,對於那些靠薪水勉強維持生活,必須在購買食品或保險之間抉擇的人而言,「不只是」個問題。沒有保險的話,萬一發生什麼不幸——無論是生病、意外或財產損失,都可能使我們陷入財務困難,主要經濟支柱的死亡會讓家庭陷入貧困,房屋失火會讓人無家可歸、沒有重建的資源。在災難來臨前,我們有時幾乎看不見風險存在,但健康保險、人壽保險、汽車保險、房屋保險等,都能幫助我們避免損失。      在許多情況下,你不必「想像」沒有保險的世界。保險經常無法發揮作用,無論什麼價格,它無法涵蓋理賠範圍的理由就是選擇問題。這正是一九八○年代西好萊塢男性所面臨的困境。接下來我們將描述幾種形式的保險,如果它們存在的話,將使人們的生活更加穩定、可預測,而且更加幸福。例如,不存在的離婚保險,也不存在提供給中風患者的人壽保險,如果你想要找到包含高價手術的牙科保險,你也幾乎一定會失望。      在其他情況下,選擇問題不完全會破壞保險市場,但它也不會讓市場變得更強大。相反地,選擇問題可能使保險公司設計出扭曲變形的產品,包括了各種不受歡迎的特點——例如要等待一段時間才能使用道路救援,看似不公平地限制保險給付範圍,或是嚴格限制你何時可以或不可以更改保單內容。保費也可能上漲到許多人無法負擔的程度。(經濟學家的說法是:「選擇問題能幫助你理解為何保險這麼貴。」)      或許你認為,如果人們選擇不買高價保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們經常選擇不購買昂貴的物品,我們都沒有保時捷跑車,它們太貴了,但那不代表市場失敗了,而是代表福斯汽車打造保時捷的成本太高了。最終決定的「市場出清」(market clearing)價格足以讓其他客戶願意花錢買車,但我們不願意:比起我們必須支付的金額,從駕駛酷炫跑車中獲得的價值比較少(事實上,少得太多了)。(這也表示我們還沒遇到中年危機。)      保時捷的同樣邏輯可能讓你認為,因高價格而不願購買保險的客戶,是最不重視保險的人。也就是說,保險所提供的緩衝和隨之而來的安心感,對那些可能會燒了自己房子、撞壞自己車子、以薯條為主食,或是週末都跑去潛水的人而言更加重要。而較謹慎且重視健康的人則不太可能需要救援,所以他們不購買高價保險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不是正確的保險思維方式。因為保險的角色是在命運變幻莫測時充當緩衝,無論低風險或高風險的人,當意外來臨時,都可能帶來災難性影響。即使最健康、最謹慎的人,也可能因基因發生隨機且不可控的變化後,面臨醫院的天價費用,或是因為上帝的隨機行為而收到五位數的房屋修繕帳單。如果災難永遠沒有發生呢?我們讓《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消費者產品評論網站Wirecutter回答這個問題。Wirecutter網站上評論的產品範圍廣泛,包括床單、吸塵器、咖啡機等,它在寵物保險指南中總結:「(即使)你從未提出理賠,你的保險也沒有浪費——它們是可預測的成本,讓你的寵物能在你腳邊安睡的成本。」

作者資料

利倫.艾納夫 Liran Einav

史丹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哈佛大學經濟經濟學博士,研究領域著重在產業組織、健康醫療與監管機制。

艾咪.芬克爾斯坦 Amy Finkelstein

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教授。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公共經濟學計畫的共同負責人,因對經濟學的貢獻而榮獲2012年約翰‧貝茲‧克拉克獎(John Bates Clark Medal),俗稱「小諾貝爾經濟獎」。她被選入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並於2018年獲得了麥克阿瑟「天才」獎(MacArthur "Genius" fellowship)。

雷.費斯曼 Ray Fisman

波士頓大學行為經濟學講座教授,哈佛大學商業經濟學博士,研究著重於政治經濟學和行為經濟學的各個面向,並獲《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和《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等媒體廣泛報導。

基本資料

作者:利倫.艾納夫(Liran Einav)艾咪.芬克爾斯坦(Amy Finkelstein)雷伊.費斯曼(Ray Fisman) 譯者:許可欣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新商業周刊叢書 出版日期:2023-08-08 ISBN:9786263187948 城邦書號:BW0828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