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虛構推理 Sleeping Murder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虛構推理 Sleeping Murder

  • 作者:城平京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5-20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4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周暢銷新品

內容簡介

接受妖怪們商量問題的『智慧之神』岩永琴子 x 被妖怪視為畏懼存在的『不死之身』櫻川九郎 解開建立在妖怪世界之上的現實謀殺事件,超人氣情侶偵探搭檔登場! ★系列暢銷超過300萬本! ★2020年冬季新番動畫第1名!(Anime Trending人氣排行榜) 監督:後藤圭二 系列構成:高木 登 人物設計.總作畫監督:本多孝敏 動畫制作:Brain's Base 【故事簡介】 身為妖怪、怪物、幽靈、魔物等存在的「智慧之神」,岩永琴子將面對的是,沉睡多年的謀殺真相—— 「二十三年前,我和妖狐進行了一場交易,請對方幫我殺掉了妻子。」身為妖怪與人類之間的調停人,解決過各種怪異事件的岩永琴子聽到了一名富豪老人如此自白。委託內容是讓富豪的家人們認知他是個殺人犯,然而過去借助於妖狐之力的老人卻有不在場證明!琴子要在隱瞞妖怪存在的前提下,引導眾人推理出虛假的真相,然而…… 妖怪x戀愛x解謎——虛實反轉的衝擊性推理作品,最新長篇故事在此登場! 【登場人物&事件介紹】 岩永琴子——如西洋人偶般美麗的女性。然而因為外觀年幼,看起來也像個中學生。十一歲時遭遇神隱,被妖怪們奪走右眼與左腳變成單眼單足,因而成為了幫忙妖魔鬼怪們仲裁與解決爭執、接受商量的『智慧之神』,以及連繫人類與妖魔的巫女。十五歲時遇到九郎而一見鍾情,強硬與他結下了情人關係。 櫻川九郎——與琴子就讀於同一所大學的研究生。因為祖母讓他吃下了能夠以性命為代價預言未來的妖怪『件』以及相傳吃了可以不死的『人魚』的肉,使得他擁有了看見未來的能力以及不死的身體。在妖魔鬼怪們眼中看起來九郎才是超越了怪異的怪異存在,因此對他相當害怕。雖然對待女友琴子的態度看似冷淡,不過或許他內心也是有在關心琴子的。 櫻川六花——九郎的堂姊,與其擁有相同能力的女性。為了某個目的與九郎和琴子站在敵對立場。 「鋼人七瀬」事件——寫真偶像手持鋼骨徘徊於街上的都市傳說。琴子與九郎藉由比尋求真相更艱難的「構築虛構推理」試圖將都市傳說還原為虛構故事。

目錄

第一章 岩永琴子曾經是高中生 第二章 六花再臨 第三章 為了明天 第四章 睡眠.謀殺(前篇) 第五章 睡眠.謀殺(後篇) 第六章 岩永琴子現在是大學生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岩永琴子曾經是高中生      岩永琴子在高中一年級的時候,由於社長天知學的謀略而加入了推理研究社。如果要讓參與過整件事情的小林小鳥做個總結,就是這樣一句話。      換言之,這可說是社長天知贏過了岩永,而且岩永也承認了自己的敗北。然而事情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單純。      私立瑛瑛高中是縣內最為出名的升學高中,即使把範圍擴大到整個日本東側,在學力與學生素質上也可以說是名列前五的學校。      每次舉行全國規模的模擬考時,排行榜前二十名之中就會有幾名該校的學生。無論動態或靜態社團也都有好幾個全國知名的社團。可見該校的評價絕非浪得虛名。學生之中有許多富裕家庭出身的小孩,在品行方面也相當出名。      然而這並不代表該校的授課或指導內容非常艱深,或是校規嚴格而繁雜到讓學生感到拘束。雖然由於是升學高中,授課內容自然不算輕鬆,但作業量或上課時數相較於其他升學高中並沒有特別多。校規內容也在常識範圍之內,幾乎都將學生的自主性擺在第一。充實的校內設備也有相當程度開放給學生們自由利用,而且並沒有因此發生過什麼重大的問題。這樣的校內氣氛同樣是讓該校受到學生喜歡的理由。      反過來也可以說正因為那樣高的人氣與競爭率,所以讓學校收到了許多即使在那樣的環境中也懂得自我紀律且會積極創造成果的學生們吧。      話雖如此,不管再怎麼出色的學校也終究是學校,學生也終究是學生。就算是一群優秀的學生之中依然會有成績高低之分,還是會有人因為名次太低而感到沮喪,也必然會有學生因為成了吊車尾而哭泣。社團活動中也終究會有主力選手與候補選手之分,也同樣會有苦惱於無法順利交到朋友或是每天過得不充實的學生。      「這是危機狀況。」      私立瑛瑛高中推理研究社的社長天知學在放學後的社團教室中面對著一臺筆記型電腦,坐在椅子上用嚴肅的語氣對小林小鳥如此說道。      「什麼?」      身為一年級社員的小林小鳥因此從正在閱讀的文庫書本抬起視線,疑惑看向隔著桌子斜前方的天知社長。      這間面積大約是普通教室一半左右的社團教室中擺有幾個書架、置物櫃、一張桌子與六張椅子,可說是沒什麼特別個性的空間。若硬要舉出比較像推理研究社的地方,大概就是有一尊不知是從何處拿來、高約二十公分的埃德加.愛倫.坡的胸像,以及擺滿書架上的舊推理小說吧。      天知或許是看出小鳥的表情中帶有困惑,而對自己的發言進行補充:      「小林,別發出那種遲鈍的答腔。明明現在已經六月了,我們一年級的新社員卻只有妳一個。雖然名冊上還有兩名三年級的社員,但都只是掛名而沒有實際參加活動,二年級也只有身為社長的我一個人。現在這個瑛瑛高中推理研究社的社員可以說就只有我們兩個而已。」      小鳥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應才好。畢竟她自己在入社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裡的社員很少,而且這也是她選擇加入這個社團的理由之一。      「可是學長上個月不是還很從容不迫的嗎?說什麼『著急也不是辦法』。結果現在只是進入了梅雨季就忽然把這件事當成問題,也未免……」      「因為到上個月都還有可能出現新社員的感覺啊,但現在卻是如何?要是社員人數不滿五人的狀況持續下去,這間社團教室遭到沒收導致我們廢社的可能性就會越來越高啦。」      小鳥把打開的文庫書本拿起來遮著自己的嘴巴,對於那樣的學校方針表示同意:      「雖然社員人數太少的社團遭到那樣的待遇也怨不得人就是了。」      「我知道。畢竟有很多新創立的社團想要自己的社團教室,但能用的教室數量有限。」      天知似乎也認同校方那種做法的正當性,可是對於現狀感到不滿的樣子。      「話說回來,為什麼想要入社的新社員會這麼少?雖然比起全盛時期,推理作品的人氣是降溫了沒錯,但無論什麼時代都應該會有人希望能與同好進行討論才對啊。」      「哎呀,最近在網路上就可以討論了嘛。」      小鳥提出了這樣有道理的原因,然而天知卻用鼻子「哼」了一聲。      「再加上比起從前,推理作品實在擴散得太過度了。解謎小說、懸疑小說、驚悚小說、冷硬派小說、舒逸推理小說,這些雖然都稱為推理作品,但內容卻大相逕庭。各自類別的愛好者之間不一定都談得來啊。」      「就好像即使同樣是球類運動,喜歡棒球的人不一定也喜歡板球。」      「而且最近作品的出版數量也很多。就算想讀讀看自己喜歡的作家或類型以外的作品,也很難有那種時間。」      「「畢竟在這間學校如果不好好用功就會跟不上進度呀。」      小鳥將書籤夾到書頁間並闔起書本。因為天知似乎是真心在擔憂現況,所以小鳥判斷自己還是確切把問題點提出來比較好。      「哎呀,不過……如果社長給人的感覺可以再……怎麼說?『友善』一點?的話,我覺得收到新社員的可能性也會再提高喔?」      「我一向都很友善的。」      「你不論眼神或舉止都感覺毫無破綻,而且老是板著一張臉不是嗎?再加上個頭高大,給人的壓迫感很大喔?」      「所以每次有人想來入社的時候,我都會像這樣坐在椅子上迎接啊。」      天知挺直著背脊,交抱雙臂翹著腿坐在椅子上。但小鳥覺得這樣還是不行。      「那樣的坐姿看起來又像是冷冷地在評估對方的價值。要是議論起來絕對會把對方嚇哭的。」      雖然小鳥對於那樣的天知已經習慣了,但肯定有不少人會對於是否要加入一個有這種社長的社團感到猶豫吧。天知的家是個重視武道的家庭,而他本身也從小就在學習柔道與劍道等等武藝,據說都有獲得段位。因此他不希望到學校來還要動身子,才會加入自己從以前就喜歡的推理作品相關社團。那樣的他會讓人有壓迫感或許也是當然的。      就算社團教室中還有個身材嬌小、怎麼看都是文科少女的小鳥,別人大概也會以為她是被這社長抓來而不得不入社的犧牲者吧。雖然這樣講其實也沒什麼錯就是了。      天知大概也有幾分自覺,因此對於小鳥的說法沒有正面反駁,而是端正坐姿,露出更加沒有破綻的眼神。      「但我也不能讓這個傳承了二十年以上的社團結束在我這一代。」      「可是都到了這個時期,有意參加社團的學生應該都已經找到自己的社團啦。我們學校又沒有強制規定學生一定要加入社團。」      「所以說為了讓社團存續下去就必須下狠招。」      天知如此說著,豎起一根手指。      「我想要把一年級的岩永琴子拉近我們社團。」      小鳥完全無法理解天知的想法而頓時愣了一下後,反問對方:      「讓那個岩永同學加入這個社團?」      岩永琴子,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今年度的一年級之中最出名的女學生。即使在這間有許多知名企業或家族的後繼子女就讀的學校中,她也是個受到特別眼光看待的少女。         聽到天知的計謀後到了隔天,小鳥抱著沉重的心情走在放學後的走廊上。這天從下午開始下起雨,濕氣和雨聲又讓她的心情更加沉重。      居然想要把那個岩永琴子拉近推理研究社,不管怎麼想都太勉強了。小鳥即使和岩永是同班,到現在也從沒有好好講過一次話。      小鳥姑且試著在腦中整理了一下她所知到關於岩永的情報。      從入學典禮開始,岩永琴子在外表上就已經是大家注目的焦點了。      首先,她那嬌小而惹人憐愛的模樣甚至讓人難以置信同樣是高中一年級生。長度可以遮住後頸的秀髮看起來非常柔軟,眼睛又大又清澄,肌膚白皙,手腳纖細而比例均衡,無論手指或腳尖都小而可愛。那宛如高級西洋人偶的容貌不只吸引男生們,也受到女生們的注目。默默坐在椅子上的模樣就算被誤以為是人偶也不奇怪,而且還散發出某種彷彿輕輕碰一下就會壞掉似的飄渺感。      另外,岩永不知道為什麼帶著一把沒什麼裝飾的紅色拐杖,明明走路時看起來沒什麼問題卻偶爾會把那根拐杖拄在地面上,老師們也沒有多說什麼。大家雖然都看得出其中應該有什麼內情,但卻不敢當面詢問本人。在各方面來說,岩永琴子都充滿了神秘感。      與那樣的岩永分到同一班的小鳥在她自我介紹時才知道,她的左腳是義肢,因此學校有許可她攜帶拐杖。另外她的右眼也是義眼,雖然像是上體育課之類的時候會需要一些特別關照,不過日常生活上並沒有什麼問題。至於變成這樣的原因,她只說明是自己小學的時候遇上了一些事情,而在場也沒有人對她深入追問。畢竟那肯定是很複雜的理由,誰都不敢冒然深究。      不過這裡是一所不乏豪門子女的學校,而『岩永』的姓氏雖不到家喻戶曉的程度但也是有相當程度的名門,因此有幾名學生當場就察覺『原來那就是傳聞中岩永家的千金啊!』並且讓情報在轉眼間便擴散了。      根據那些情報,岩永似乎在十一歲的時候不知被什麼人擄走,雖然兩週後被發現,但當時她的右眼遭到挖除,左腳膝蓋以下也被切斷。而那起事件至今依然是懸案。另外雖然不知有幾分真實性,不過還有許多關於她的異常傳聞。      而小鳥昨天在社團教室就對天知重新說明了這些事情。      「關於岩永同學的事情應該不只從我口中而已,學長也有從其他地方聽過各種傳聞吧?她長得非常可愛又漂亮,個性感覺也很開朗,但就是有某種難以親近的感覺。雖然我是很想跟她聊一次看看啦。」      「大家到現在還是覺得很難找她講話,所以她總是自己一個人對吧?」      天知表現得一副『那又如何』的態度,似乎一點也不理解小鳥的心情。      於是小鳥試著告訴天知這兩個月來岩永在班上的感覺。      班上同學們其實並沒有忽視岩永的存在,大家還是會早上向她問好或是進行必要的互動,而岩永也都會親切回應,但就是不會更進一步發展到親近的日常對話。      「畢竟過去的遭遇不知道讓她留下了什麼樣的心靈創傷,要是冒然與她接處搞不好會犯下難以挽回的失敗呀。即便是出自名門的同學也感覺不太敢刺激她,就連老師們也是一樣喔?」      「什麼心靈創傷,我覺得是想太多啦。」      那是因為天知沒有在近處觀察過岩永才會講出這樣不負責任的話。只要看到岩永那纖細到讓人驚訝的脖子或手指,肯定直覺上就能知道她有什麼內情。      「不只這樣,還有謠言說她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喔?在這間學校據說也有人目擊過她在四處無人的中庭或教室裡不知對著什麼東西在講話的樣子。」      「哦哦,就是那個她搞不好可以看得到幽靈之類的傳聞吧?她在中學時期好像也有過類似的謠言。另外還有像是她靠那樣的力量提出的建議使她家庭的事業變得順利,或是關係親近的企業也在她的指點之下預防了問題發生等等的傳聞。」      「是呀。另外聽說上個月有一次岩永同學走在操場邊的時候,足球社的人不小心失誤踢出的球差點直接擊中岩永同學,可是那顆球卻在她面前忽然往下掉落,滾到一旁去了。簡直就像是被什麼看不見的東西拍落的一樣。」      根據當時剛好在近處的學生以及足球社社員們的證詞表示,那顆球是以相當快的速度飛向岩永,大家都忍不住大叫『危險』,而且每個人都覺得她肯定難以避免被球擊中而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天知卻認為世上不可能有什麼看不見的守護者,而否定了那樣的證詞。      「那肯定是眼睛的錯覺,或是她用拐杖巧妙把球彈開結果旁人看起來就像那樣而已。由於她的建議或指點而解決了問題的傳聞想必也是偶然的狀況被加油添醋出來的創作故事罷了。」      「盡是一些沒有意思的解讀呢。」      「這叫合理性的解釋。在推理作品中這可是第一原則啊。」      或許這是天知身為推研社社長的矜持所提出的主張,但小鳥倒是覺得說岩永受到什麼超自然的存在保護還比較解釋得通。      「可是最近接受幽靈或超自然現象的推理小說也很多不是嗎?」      「那些都是邪門歪道。我才不認同那是推理小說。」      天知否定了小鳥的反駁後,言歸正傳。      「總之,我要讓岩永琴子加入我們社團。這就是讓推研社存續下去的最佳辦法。小林,既然妳跟她同班,把她帶到這間社團教室應該不難吧?」      「我才不要呢。岩永同學肯定也會很困擾呀。」      結果天知不慌不忙地端正坐姿,有如在卡牌遊戲中翻開強力手牌似地說道:      「如果妳拒絕,我就每天劇透一本妳沒讀過的推理小說。」      「咦?」      在推理小說界,劇透可是禁忌。      然而天知卻絲毫沒有猶豫。      「露絲.倫德爾所寫的『石頭的審判』中,犯人是尤尼斯.巴奇曼,動機是因為她不會讀書寫字。」      「太、太過分了!那本書明明書名聽起來很帥氣,感覺也很有意思的說。」      小鳥雖然不曉得那位作家也不知道那部作品,但聽起來就充滿讓人想讀讀看的要素,而且動機也是感覺在劇中會造成大翻盤的特殊內容。這些絕對不是可以輕易透漏的東西。      然而天知卻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做錯事情似地對小鳥下令:      「如果妳不想再被劇透,明天放學後就把岩永琴子帶到這間教室來。大家都由於她是個有什麼隱情的名門千金而對她敬而遠之,但搞不好她其實正因為這樣苦惱於交不到朋友喔?」      如此這般,來到了今天。小鳥走在流著雨滴的窗戶成為背景的走廊上,四處張望尋找著岩永的身影並忍不住小聲呢喃:      「就算要帶岩永同學到社團教室,我也不知道她人在哪裡呀。今天最後一堂課結束後她好像就馬上離開教室了,但是有把書包帶走嗎?」      小鳥姑且有按照天知的指示想要找岩永搭話,但是卻怎麼也找不到岩永本人。

作者資料

城平京

出道作品為第八屆鲇川哲也獎最終候補作品《薔薇獻給名偵探》。其後擔任漫畫《推理之絆》的原作,該作改編為動畫後,成為暢銷系列。《吸血十字界》與《絕園的暴風雨》兩部連載作品之原作,後者於二○一二年亦被改編為動畫。另外於二○一一年發表虛構推理 鋼人七瀬》一作在第十二屆本格推理大賞中獲獎。該作於「少年Magazine R」雜誌上改編為漫畫版,成為暢銷作品。另外也擔任漫畫作品《天賀井同學比想像的普通》的原作。小說作品則另有《虛構推理短篇集 岩永琴子的現身》及《虛構推理 Sleeping Murder》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城平京 譯者:陳梵帆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0-05-20 ISBN:9789571088709 城邦書號:SPB7Z00011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