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所謂的你愛我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所謂的你愛我

  • 作者:雪倫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4-28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網路書店暢銷榜第一名、OL心聲代言人 雪倫  2016初夏強勢攻占排行榜.將內心最深的角落照亮 所謂的過去,只是時間經過,其實從未遠離。 因為過去一段傷痛的經歷,十多年來我封閉著自己的心,離開老家,來到了這裡。在這裡,有三位待我如姊妹般室友,她們並不清楚我那個可怕的祕密是什麼,她們只是默默地照顧我、保護我,對於我的過去,從不多問一句。 有一天,樓上的空屋搬來了一個新鄰居。這個看起來頹廢不羈、吊兒郎當荒廢度日的傢伙,總在我最無助狼狽時出現,帶著我逃離,用他獨特又古怪的方式給我力量。漸漸地,我的生活和他有了愈來愈多的交集,而我開始有自信,那段傷痛的過往終將會離我遠去……

內文試閱

【第一章】所謂的寂寞,是連自己都無法擁抱自己。
  我常常感到恐懼。   面對陌生人,我總是緊張,面對黑暗,我總是害怕,面對過去,我總是喘不過氣,而面對未來,我總是不知道它在哪裡。   哥哥常告訴我:誰沒有過去?這我當然知道,但我疑惑的是,為什麼上天給我的,是如此沉重、如此痛苦的?為什麼我的過去和別人不一樣?   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為什麼這樣的過去是發生在我身上?這是我每天都在問上天的問題。當然,老天爺從未給過我答案,說什麼神愛世人、救苦救難,祂們都非常小氣。   不過,爸媽說最近我好多了,至少我願意多講幾句話;哥哥也說我好多了,至少我肯久久露出一些笑容。聽他們這麼說,我好像也覺得自己好多了,不知道是他們說服了自己,還是我說服了他們。   他們都很慶幸,十幾年前我離開新竹之後,來到了這裡。   這裡是我的家,比有爸媽在的家,更要像家。   在這個家裡,沒有人知道,我其實有個可怕的祕密。所以我可以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不會有人挖掘我的過去,但在那個真正的家裡,我多希望發生的那些過去,都只是我一個人的祕密。   對我來說,有些事,自己痛苦就好。   「朱——立——湘,右手離開妳的滑鼠,屁股離開妳的椅子,出來吃飯!」樂晴的聲音總是如此宏亮,雖然她男友大勇總說他耳朵快炸掉,但我好喜歡,我一直很想建議她,如果不開早餐店,可以去當助選員。光聽她的聲音,就值得大家投下一票。   樂晴是我的房東,我在這裡住了十幾年,她像我的第二個媽媽,幫我張羅所有生活上的事,一餐也沒有讓我餓到。而另外兩個室友,明怡和依依,是在我遇到惡質無良房東時,撿我回家的恩人。   她們像姊姊般疼愛我、照顧我,給了我很多的溫暖和關心。我很感謝她們,這十幾年來,她們慢慢成為了我的支柱,但這些事,我從來沒有告訴過她們。   我不是不會講話,而是忘了怎麼表達。   但沒關係,我的聲音、我的感覺一點都不重要,在這個世界上,我只想無聲地、隱形地活著,這樣就好了。   手才剛離開滑鼠,門就瞬間被打開了。   「朱立湘,不管妳案子有多趕,現在馬上出來吃飯,right now!」樂晴穿著圍裙,擔心我又要趕設計稿不吃不喝。    「好。」我點了下頭,再抬起頭時,樂晴已經像風吹過一樣不見了。   我並沒有在趕案子,我只是在和自己說話而已。每一天,我都會花上很多時間和自己對話,不是我有多想了解自己,而是我只敢跟自己對話。   走出房間,明怡和依依也坐在餐桌前了。依依對我招招手,要我坐到她旁邊去,她是我見過最美麗大方的祕書。明怡給了我一個微笑,她是我見過氣質最好的飯店領班。樂晴添好了飯放在我的面前,她是我見過最有活力最可愛的早餐店老闆。   這些稱讚,常常到了嘴邊又被我吞了回去。   我開不了口,只能放在心裡,用行動表示。我努力地吃著飯、配著菜,聽著她們三個人聊今天發生的事。     明怡遇到爛客人,把飯店房間的電視弄壞就算了,還硬要說電視害他受傷,向飯店索取精神賠償。明怡生氣,我也跟著她生氣。依依說情人節尚昱哥要帶她去關島玩,還要帶上依依的爸爸媽媽,全家一起出去旅行。看依依開心,我也覺得開心。樂晴說大勇太專心打電動,湯麵想要加醋,不小心加到醬油,鹹到他差點哭出來。樂晴覺得他好蠢,我也覺得他很蠢。   十幾年來,我陪著她們感受生活,只是我從來沒有表達出來。   「對了,立湘,妳那個工作桌該換了,都用七、八年了,上次拿衣服到妳房間,桌角的小木刺都翻出來了。我訂了一個,應該後天會送來,再叫大勇幫妳組裝一下。」依依突然抬起頭對我說。   我點了點頭,我真不知道那張桌子竟然已經用了這麼多年。   「案子趕得如何?」明怡挾了塊沙茶牛肉到我碗裡,繼續問,「趕完了?」   我搖搖頭。   她又多挾了兩塊到我碗裡,「那多吃一點。」   我微笑,咀嚼著溫暖的滋味。   電話鈴響,樂晴起身到客廳接起電話。從她回應的方式和語調,我知道接下來會喊出我的名字。   「立湘!電話。」樂晴喊著,而我知道打電話來的是我媽。   我放下筷子,走到電話旁接過話筒,樂晴順手摸摸我的頭。她總是以為我還是個小孩。   「媽。」這是我今天說的第一句話。   「小湘,記得明天中午要一起吃飯吧?妳爸生日。」媽媽小心翼翼說著,深怕我又老招地用「要趕案子」來拒絕他們。   「嗯。」我說,即使我最討厭的事就是踏出這個門,到外面那個我不熟悉的世界,但爸爸生日,無法當個正常女兒的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在他們生日的時候努力正常。   我聽到媽媽在電話那頭鬆了好大一口氣,「那明天晚上要不要留在家裡睡?」媽媽試探性地進階詢問。   「我還有案子要趕。」終究,我還是說了這一句。   「沒關係,能吃頓飯我就很開心了。」媽媽失望的語氣從電話裡傳了過來。   我很抱歉,我在心裡說著。對話最後還是以沉默結束。   掛掉電話,我走回餐桌繼續吃飯,或許應該說是發洩地吃著飯,對如此懦弱的自己生氣,惱怒自己的沒用,不過就是回去自己的家,那麼多年了,我卻還是害怕。   「欸,妳快噎死了,朱立湘!」我一抬起頭,就看到樂晴用眼神警告我放慢速度。   我回過神,速度開始放緩,聽著她們三人的閒話家常,心情逐漸平靜。我刻意和這個世界拉遠距離,是為了完美隱藏自己的弱點,慶幸的是,她們從未因為自己在我的人生中佔有極大重量,而要求我曝露我自己。   這年頭,用「愛」這個字來勒索情感,似乎成了理所當然的事。   吃完飯,回到房間坐到電腦前,準備開始熬夜工作。我是設計師,自然生活作息也得像個設計師,但並不是因為我晚上比較有靈感,而是我討厭晚上,我害怕黑暗,我無法在漆黑的房間裡入睡。   我的房間總是比別人多了好幾盞燈,環保這件事,我很抱歉,只能留給身體健康的人努力,我有怕黑的病。   我害怕突然停電,或燈泡壞掉,那我會頓時崩潰,不是開玩笑的。曾經,這棟老舊的公寓在凌晨三點大跳電,房間頓時黑成一片,我在房間裡痛哭大叫,依依馬上衝到我房間抱著我,明怡拿了好幾支手電筒進來,樂晴則立刻打電話詢問電力公司。   雖然只是短暫停電五分鐘,我卻病了一個星期,樂晴後來還帶我去收驚。現在我的床頭掛了一大串護身符,哪一國的神都有,她們出國時都會為我求平安。可能也因為這樣,這棟大樓就沒有再跳過電了。   電腦傳出「叮咚」一聲,我打開收件匣的同時,依依也打開了我房間的門,「立湘,妳日光燈有一管燒壞了,我叫康尚昱幫妳換喔!」   我抬起頭,看著上面五支日光燈,真的有一支不亮,而我居然沒有發現。我微笑地看著依依點了點頭,依依走進來,後面跟著尚昱哥,他拿著一支新的日光燈和工作梯,「環保燈管!」他炫耀地對我說。   我笑了笑,尚昱哥走到我旁邊摸摸我的頭,「我們立湘笑起來怎麼這麼可愛?」   頓時,我的心好像打翻了一瓶可樂,氣泡無限竄流,但並不是因為尚昱哥,而是曾經,也有個人總愛對我做這樣的動作,說這樣的話。熟悉的心動加上回憶突然湧起的恐慌,我低下頭,手有點顫抖地點開剛進來的電子郵件,試圖轉移注意力。   又是一樣的內容。   「親愛的力想,您好,自由設計公司歡迎您加入我們的團隊。」   力想是我在業界使用的名字,用力去想未來,用力地不再想過去,再加上剛好是我名字的諧音,就這麼用了好幾年。最重要的是,我想把我的名字藏起來,也把我自己藏起來。   像我這種人,很難相處。   我把信移入垃圾信件匣,接著打開客戶的郵件,「朱小姐,我們看過草圖,基本上非常滿意,但人物的設計可以再可愛一點嗎?畢竟是舒壓商品,可愛一點比較討喜。」   但我覺得,現在要越醜越可愛,不完美的東西才真的貼近事實。   我耳尖的聽到樓上突然發出地板撞擊的聲音,抬起頭往天花板一看,聲音卻消失了。是我的幻覺嗎?   依依看著一臉疑惑的我說:「不好意思喔!這個水電工有點不合格,沒看過換個燈泡這麼久的。」   我給依依一個微笑,尚昱哥馬上為自己說話,「我是在順便檢查其他燈管有沒有問題好嗎?我這叫細心,懂嗎?」   「懶得懂,你快點一點,立湘要工作了。」依依故意搖了兩下工作梯,尚昱哥在上面發出娘們般的叫聲。   我笑著低下頭,回覆客戶的信件。我堅持自己的設計,雖然我知道最後我會妥協,但在妥協之前,讓我掙扎個一兩次也好。   按下傳送鍵,我又聽到樓上傳來聲音。我猛然抬起頭,依依發覺我的不對勁,問我,「怎麼啦?」   「有沒有聽到奇怪的聲音?」我指指天花板。   依依很努力地聽了一下,然後搖頭。突然「嘰」的一聲出現金屬磨擦的聲音,我和依依都嚇了一跳,往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原來是尚昱哥在故意轉動日光管的聲音。他看到我們的反應,在工作梯上笑得很開心。   下一秒,我馬上同情起他。   依依用力搖著工作梯,重心不穩的尚昱哥就這樣跌在地上,標準的不作死就不會死,有時候,把自己逼到絕路的就是自己。   依依生氣地轉身離開,尚昱哥狼狽地收拾殘局追出去。我聽見依依在外頭吼尚昱哥,「隨手關門,你給我吵到立湘試試看!」   兩秒後,尚昱哥喘吁吁地對我說:「立湘,工作加油!」。   看見我點頭,他快速地關上門。抬起頭,我從電腦螢幕裡,看到反射出來的我的影像,臉上正微笑著。媽媽說得對,我的笑容真的變多了,住在這裡,總有一天會痊癒的吧!我想。   打開另一個工作檔案夾,決定今天要完成某公司委託的Logo改造案。   夜晚工作是很迷人的一件事,會以為這座城市只為了我呼吸,這世界上只有我正醒著,也只有我正在努力。夜好靜好靜,只有我一個人沉浸在這個美麗的誤會裡。   砰!   樓上又傳來一道地板撞擊的聲音,我馬上抬起頭看向天花板,心裡起了好大一陣雞皮疙瘩,頭皮有點發麻。   是見鬼了?還是我又開始幻聽?   說起來,樂晴算是我們這棟舊大樓的地下管理員,除了從小到大在這裡長大之外,她還在巷口開了早餐店,這附近哪戶哪家發生什麼事,她一定會很快知道,並鉅細靡遺地分享給我們。   比如二樓吳太太每天抱怨老公對她沒興趣,七樓的黃媽媽每天煩惱兒子四十歲了不結婚,三樓陳伯伯唸幼稚園的孫子大寶又偷掀班上女同學裙子,被老師罰站。   但最近完全沒聽說樓上有什麼新消息,完全沒有。   我對樓上最後的印象是,我和樂晴、依依,去幫被兒女拋棄又久病厭世自殺的劉姥姥整理遺物。我看到了一個老人牆上貼滿對兒女孫子們的思念,一個老人,桌上堆滿了各種過期藥物,那是她對生命的渴望和無力感。   我可以理解劉姥姥為什麼要自殺,因為我曾經也對這個世界失望過。   因為劉姥姥自殺,一年多過去了,樓上房子租不掉也賣不出去,就這樣空著。依依還曾經因為劉姥姥兒子在告別式當天,抱怨母親自殺害房子很難處理,兩人吵了起來。從那天之後,樓上就再也沒有人進去過了。   那為什麼會有聲音?   是劉姥姥回來了嗎?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卻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我沒和劉姥姥說過半句話,偶爾陪樂晴上樓送點吃的,看樂晴逗劉姥姥開心,我總在一旁羨慕著。我不是能隨時帶給別人快樂的人,未來也不會是。   自己都走不出黑暗了,怎麼帶給別人光明?   我就這樣看著天花板整整十分鐘,這十分鐘內,安靜得只聽到我自己的呼吸聲。我低下頭,取笑自己的多心,埋怨自己的敏感,然後手再回到滑鼠上,繼續我的工作。   一直工作到天亮,我將檔案儲存好,發了email給客戶後,關掉所有的燈,拿著我的馬克杯離開椅子。打開房門時,樂晴剛好要去早餐店。   「早餐放在桌上了,吃完再去睡。」樂晴邊叮嚀著我邊穿鞋子。   我點點頭,在她轉身要離開時,我喊住了她,「那個……樓上最近有人搬進來住嗎?」   樂晴一臉疑惑,「沒聽說,怎麼啦?」   我搖了搖頭,「沒什麼。」   「妳快去吃早餐,今天店裡有很多預訂的訂單,我得過去幫忙,先走了!」樂晴一說完就馬上從門外消失。   我坐到餐桌前,看著滿桌的三明治、漢堡、蛋餅、濃湯、果汁、牛奶、豆漿。只要樂晴心情好,早餐就是飯店Buffet的程度。   「林樂晴真的很誇張,是把我們當豬養嗎?」依依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我嚇了好大一跳,差一點尖叫。   依依坐到餐桌前,拿著她的報紙看著,然後喝牛奶。明怡也起床了,穿著飯店制服走到我旁邊,微笑地摸摸我的臉,接著坐到位置上,一邊滑手機一邊喝濃湯。   門鈴響了,依依起身開門,尚昱哥和大勇一起走了進來。   尚昱哥走到我旁邊摸了摸我的頭,對我說聲早安,就坐到依依旁邊去。大勇也對我說了聲「嗨」,拉了把椅子坐下,拿起三明治,一大塊就這樣塞進嘴裡,結果被依依打了一下,「你坐到立湘的位置了,閃一邊去!」   大勇這才恍然大悟,坐到一旁去,拍拍椅子,對我招了一下手。我微微一笑,坐到我的位置上開始吃早餐,聽著依依和尚昱哥吵架,混著大勇打電動的聲音,這就是我的生活日常。和重要的人一起吃早餐,已經是我人生裡最值得滿足的事了。   大家吃完早餐各自上班,我洗好碗,整理一下餐桌後,已經將近九點了。我回到房間,強迫自己得睡一下,中午還要回新竹和爸爸一起過生日。將鬧鐘鈴聲設定在十一點之後,我閉上眼,一如既往地催眠自己入睡。   「砰!砰!鏗!砰!」在我快睡著時,傳來了劇烈的聲響,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坐起身,但起身後,聲音又消失了。我瞪著天花板,瞪到眼睛好痠,又要緩緩入睡時,又是「砰」的好大一聲。我馬上睜開眼,繼續看向天花板,聲音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乾脆睹氣不睡了,我現在只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我的幻聽和幻覺。我害怕自己的病又復發了,曾經花了四年時間,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一直到住在這裡,症狀才慢慢減輕。   樂晴、依依和明怡都不知道我有病,所以我才能假裝自己沒病地生活著,和平常人一樣過著平凡的日子,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沒了睡意,我拿起床頭的雜誌翻著,注意力卻放在頭頂的天花板上。設定十一點響起的鬧鐘突然響了,我被它嚇了一跳,手忙腳亂地關掉,下一秒,響起的是哥哥的來電。   我深呼吸一口氣,接了起來。   「我差不多幾點去接妳?」哥哥的聲音在耳旁溫柔地響起。   「半小時後。」我說。   「好,妳慢慢來,我會等妳。」   我知道,哥哥一直在等我,等我變回他那個可愛又會撒嬌的妹妹。但我想這輩子很難,大概要讓他失望了。   掛掉電話後,我洗了個澡,換了衣服。下樓時,忍不住抬頭往樓上看一眼,一樣安靜而且無聲無息。我走樓梯下樓,耳朵還是像雷達一樣,想接收任何可能出現的聲音。我知道我的行為很像瘋子,但事實上,我也的確是。   毋庸置疑的。   (待續)

作者資料

雪倫

處女座.O型。 喜歡閱讀、看電影,個性直接,不喜歡拐彎抹角。 她的故事貼近,寫出了「女孩以上,女人未滿」的新一代輕熟女對愛情、對人生共同的心情。 她的文字,無疑是治癒現實生活中各種無情傷害的最佳良藥,為所有自信與迷惘並存的都會靈魂找到出口。 已出版作品: 《愛情急轉彎》、《那些愛,和那些寂寞的事》、《噓……寂寞不能說》、《寂寞,又怎樣?》、《越躲寂寞越寂寞》、《這一刻,寂寞走了。》、《愛,又怎樣?》、《愛很好,也很壞》、《只是……需要愛》、《只好一個人》、《我等你,直到你懂我的孤寂》、《然後 你還在》、《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不怕,寂寞》、《所謂的你愛我》、《若你看見我的悲傷》、《若你聽見我的孤單》、《若我能走進你的心裡》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sharonword 個人部落格:http://sharonword.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若我能走進你的心裡》《若你聽見我的孤單》《若你看見我的悲傷》《我愛你,與你無關》《所謂的你愛我》《不怕,寂寞》《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然後 你還在》《我等你,直到你懂我的孤寂》《只好一個人》《只是……需要愛》《愛很好,也很壞》《愛,又怎樣?》《這一刻,寂寞走了。》《越躲寂寞越寂寞》《寂寞,又怎樣?》《噓……寂寞不能說》《那些愛,和那些寂寞的事》

基本資料

作者:雪倫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網路小說 出版日期:2016-04-28 ISBN:9789864770113 城邦書號:BX425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