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閉上眼,讓所有愛情都正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閉上眼,讓所有愛情都正常

  • 作者:雪倫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20-05-07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暢銷必買VIP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我曾以為自己沒有愛人的能力,卻有個人告訴我: 愛或不愛是一種選擇,只要願意選擇,就可以盡其所能去愛。 曾經,她不在乎他人眼光,在愛情裡無所畏懼, 因為她從不投入太多感情,堅守著「合則聚,不合則散」的遊戲規則。 卻在一次戀愛中不經意淪陷,迷惘著「愛」是什麼的當下,她選擇了逃離。 好久之後,歷經浮沉,直到她終於正視自己的心, 回頭竟發現:錯過,就是永遠的失去…… *** 假掰女、綠茶婊幾乎是吳家葦給人的印象,而她自己也不否認自己很假掰,對她來說覺得自己不假掰的人,才是真正的做作,這地球上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戴著面具在過日子。唯一愛過的男人最後愛上好姊妹,她很清楚是她的愛情不安症讓自己失去他,有些人註定就是在愛情裡得不到幸福的,就像她。 於是她辭了空姐的工作,拿著積蓄環遊世界,想說如果想不到未來要幹嘛,錢花完就乾脆客死異鄉算了。隨手開的IG帳號,原先只是想紀錄自己活過的痕跡,沒想到莫名有了人氣,大家還對她在當地買的東西都很有興趣,連富太太都覺得她眼光好,就這麼成了時尚選物達人。於是找來之前在航空公司非常照顧她的學姐合作,學姐在台灣負責交貨,她則是能不回台灣就不回。 但怎麼辦?愛過的男人就要和好姊妹結婚,她無論如何都得收拾情緒祝福,她知道他們需要,但綠茶婊前女友要參加婚禮,總是有人不滿意看她不順眼,她極力忍耐,打算參加完婚禮就馬上走人,誰知道才短短回台幾天,竟然發現該交給客戶的貨無端消失,她瞬間負債,還遇上一個整天憤世嫉俗的臭臉憤青,她想甩也甩不了。 她徹底認清了,老天爺就是有強迫症,妳越不想面對的,就是越要妳面對。

內文試閱

  大多數的人,都是愚蠢的。      遵守從以前流傳下來的形式、倫理、道德,還沾沾自喜以為符合了社會期待就可以被世界善意對待,我常覺得這種人就是第一個被現實拋棄的人,要如何對抗人生這一路所遭遇到的挫折和非善意的對待有多狠毒,只有一個辦法。      就是得活得比現實,還要再更現實。      講白話一點,就是那一句,「我管你去死。」      「何太太,別難過了。」這句話我差不多重複了三百次吧,我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坐在法國第九區裡的Café de la Paix和平咖啡館裡,不是享受我的咖啡和餐 點,而是在安慰我的VIP客戶何太太。      女人會難過大部分是兩種,一是感情不順利,二是婚姻坎坷。      她是第二種,她那位身價好幾個億的老公,在外面偷吃就算了還讓小三懷孕,結果她婆婆竟要把孩子帶回來給她照顧,婆婆很理所當然的說,她享受了豪門的榮華富貴,現在努力維持豪門的面子,就是她的義務。      其實婆婆也沒有說錯,婚姻不過就一種利益交換,只是有錢人,付出的代價會再多一點就是了。      但何太太無法接受,「我怎麼能不難過?我都五十歲了!孩子好不容易養大都出國唸書,現在還要我重新帶孩子,還是老公跟小三的,我出去怎麼做人?我乾脆去死算了!」一向優雅端莊的何太太,哭到聲音逼叉。      我喝了口咖啡,輕嘆一聲,提醒她什麼叫現實,「妳可以去死,但妳要想喔,死了可就便宜外面的女人了!我要是妳就把孩子帶回來養,以後多個人孝順妳,有什麼不好?想想以後這個孩子是喊妳一聲媽,不是喊小三媽,這對勾引人家老公的狐狸精,難道不是另外一種懲罰嗎?更何況請幾個人來幫忙,妳也不會太累,還能做面子給婆婆,做人情給老公!」      「我就是不想讓我老公好過!」      「那妳要像潑婦一樣跟他吵嗎?還是妳真的要在他面前一哭二鬧三上吊,妳覺得妳會得到什麼?老公的歉疚嗎?並不會,當他趴在小三身上的時候,早就忘了妳是誰了,妳的崩潰在他眼中,只是會覺得還是小三可愛。」      「要我這樣忍下來,我真的做不到啊,家葦。」      「到時候記得找人放風聲給記者,宣揚一下妳這位正宮有多麼委屈求全,到時候妳肯定能成為全台灣最大氣又識大體的女人。」我說。      人真的不要跟一時的情緒過不去,有多少女人輸給了那一口氣?想想人生那麼長,還要呼吸那麼久,何必讓討厭的人佔到便宜?等待上天懲罰壞人是來不及的,靠自己比較快。      何太太聲音開始有些動搖,但還是打不定主意,「但讓小三的孩子進門,那以後財產怎麼分?我的孩子才是正牌的接班人啊!我怎麼可以不為他們著想?」      我淡淡的說,「何太太,這不就是妳讓孩子進門的談判籌碼嗎?妳這樣忍氣吞聲幫忙照顧小三的小孩,但妳也得為自己的孩子著想啊?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享受了什麼必然要犧牲些什麼,不就是千古以來不變的道理,那孩子能在那樣的環境長大,已經很幸福了。」      「我這樣提條件,老公會不會覺得我很現實?」      我笑了笑,「所有的感情到最後,都是利益和需求的交換,不是嗎?」我再次喝了口咖啡,果然是和平咖啡館,真的每一口都能讓人感到LOVE AND PEACE,但其實是不關自己事的時候,都嘛很和平。      何太太在電話那頭猶豫了很久後才說,「好,我知道了!謝謝妳啊家葦,願意聽我說這麼多。」      「別這麼說,我也是有我的目的啊,我多怕妳氣到說要離婚,把正宮位置讓給了小三,這樣妳以後怎麼有錢找我幫妳挑東西,好讓我賺服務費,妳可是我最愛的大客戶耶,妳說是不是?」      何太破涕為笑,「妳喔!講話何必這麼直接,明明心裡就不是這樣想。」      「何太太,我真的希望妳不要意氣用事,很多女人就是這樣,才會毀了自己的未來,當然我沒有權利要妳一定要怎麼做,但我只希望妳過得好,即便要當個婊子才能快樂,那我絕對毫不猶豫的承認自己就是婊子。」      「好,我知道怎麼做了。」何太太的聲音恢復到原本優雅的語調。      「怎麼做?」我故意反問。      「我現在就去找我婆婆談…。」      我馬上打斷了她,「不是!妳現在要做的是去把臉洗一洗,然後換上我上個月幫妳買的CHANEL套裝,接著再去做個皇家SPA,如果妳有需要我可以請子瑛姐幫妳預約,接著再約林太太去吃個晚餐,把妳的心情都處理好了,再去處理小三的事,記得,這件事妳才是老大,不需要比他們急,這樣妳就輸了。」      何太太的笑聲傳來,「好,都聽妳的。」      就這樣,結束了接近兩個小時的通話,幸好網路無國界,雖然何太太的身價不在乎幾千、幾萬塊的電話費,但我很在乎,畢竟我現在需要在乎的,就是能不能好好的繼續在法國生活而已。      在外生活,什麼都要斤斤計較。      ***      我才剛放下手機,端起咖啡想要喝的時候,坐在我隔壁桌要去結帳的男客人,起身的將大衣帥氣一披,就這麼掃到了我的桌上,他的帥氣和我的手機就這麼掉了下去,他趕緊幫忙撿起,說著sorry,然後跟我要電話號碼,希望下次有機會請我吃飯賠罪,於是我伸出戴著鑽戒的無名指,再讓他看了眼我的手機桌布,他才頓時恍然大悟,指著桌布上的人稱讚,妳丈夫很帥。      「Thank you。」我說,然後繼續喝我的咖啡,滑我的手機,鑽戒和手機桌布上的人,都是我活了三十幾年裡,最忘不掉的遺憾。      為了緩解情緒,我拿起手機拍了張窗外的風景,巴黎歌劇院就在照片裡,然後傳上到我的INSTAGRAM,不到一分鐘已有五百多人按讚,雖然很謝謝大家的捧場,但我實在很好奇大家,難道隨時都把手機放在眼前,才不會錯過另何一個貼文嗎?      正當我這麼疑惑時,子瑛姐打了過來,我又聽到她羡慕的聲音,「妳在和平咖啡館?」      「嗯,起床出來走走。」      「天啊,我好想吃拿破崙千層派,再配杯香檳,好羡慕妳喔,單身真好。」      「真的。」我說。      「妳是不能安慰我一下喔?」      「單身是不錯啦,但妳老了至少有女兒會照顧妳,還會幫妳送終。」      「吳家葦!」子瑛姐發脾氣了。      「實話實說妳幹嘛生氣?」      「算了,早知道妳這張嘴吐不出什麼象牙的。」      「那妳打來找我這個狗嘴,是不是想打聽八卦?」我從一畢業就進航空公司工作,子瑛姐便是帶我的學姐,雖說幾年前,她和貿易公司的小開楊震宇結婚後,就辭職不幹,但我們一直都有在聯絡,十年的交情,她幾乎只要一張嘴我就能猜到她要說什麼。      「什麼打聽,是跟妳一樣關心客戶好不好?何太太是不是打給妳了?她有沒有說什麼?我昨天拿包包去給陳太太的時候,她還在那裡跟我套話欸…。」看看這些貴夫人的生活有多無趣,不是花錢就是說人閒話,但我真心的敬愛她們。      所有給我錢賺的人,都是好人。      我把大致情況跟子瑛姐說了一下,主要是我們現在是合作夥伴,我負責採購,她負責交貨,所以有些該注意的眉眉角角還是得要說清楚,跟有錢人做生意,最重要的不是什麼負責、也不是什麼誠意,哪個做生意的人不用負責,不用有誠意?這都只是最基本的態度,最關鍵的叫分寸。      跟誰見面,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這就是分寸。      「陳太太真的很奇怪,自己老公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每次看到別人老公也偷吃小三,她不知道在興奮什麼,好像看到別人跟她一樣慘,自己就會比較不慘一樣!上次貴田機械的吳太太離婚,她還叫我幫她跟酒商訂香檳…。」      「不管她,妳別被套出話就行了。」我說。      「知道了,我看我最近還是先離她遠一點,免得她這種人四處亂說,還說都是從我這聽來的,我看我還是自保一下。」突然開竅了,真是讓我吃驚,子瑛姐雖說是小開太太,也是個媽媽,但她其實非常單純,也很容易相信別人,更是那種無法拒絕別人的人,以前只要有人想調班,都是直接找她,她永遠都會說好,直到我看不下去,還跟其他同事吵了一架,以後誰想跟子瑛姐調班,只能經過我。      可想而知,我在公司有多討人厭。      「開始有危機意識了,不錯啊。」我說。      子瑛姐突然問我,「那妳呢?」      「我怎樣?」我活著就是我人生最大的危機了。      「巧漫在妳剛PO的照片下留言了。」      子瑛姐一說完,我的心跳頓時掉了一拍,但還是得要假裝鎮定的回應,「喔,我還沒看到。」      「她問妳什麼時候到台灣?」子瑛姐邊回答,我聽著滑鼠答答答按著左鍵,還有滑輪呼嚕嚕的聲音。      我不知道要怎麼回。      「她很煩耶,幹嘛一直叫妳回台灣啊。」子瑛姐不是很開心的說。      「因為她要結婚了。」      「結婚關妳什麼事啊?」      「我要當她伴娘。」      「妳是有什麼毛病?她搶了妳男朋友,妳還這麼大方!」      我有點不開心的反駁,「子瑛姐!我不是解釋過很多次了嗎?是我先跟卓元方分手,他們才在一起的,而且是我自己要當她伴娘的。」      「那又怎樣?你們就是有在一起過,也是差點結婚啊,她有需要這樣咄咄逼人,硬要妳回去祝福她嗎?妳都為了他們逃到國外去了,還想要怎樣?妳也真的是傻,沒事亂說這種事幹嘛?還是李巧漫沒朋友到要這樣折磨妳為她回去?」      「子瑛姐!」我壓抑不下音量,頓時成咖啡廳裡的噪音,我快速的丟下了錢,然後離開店裡。      「好好好,不說不說,我知道妳和李巧漫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但我真的不能接受好康都給她佔去了,還在那邊得了便宜賣乖,反正我是不希望妳特別回來這一趟,根本沒有必要,是有多欠人家祝福,硬要妳這個前女友祝福他們。」      我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好了,不說這個了。林太太要的包包跟鞋子,我前幾天寄出去了,聽說林太太兒子也是下星期結婚,趕快把東西交給她!」      「知道了,如果妳真的要回來說一聲,我去接妳。」      「好。」我說。      「還有,找時間多發文啦,妳是不知道現在網友很喜新厭舊嗎?幾天不PO文很快就被丟在網路回收桶裡了,好不容易經營到INSTAGRAM有幾十萬追蹤人數,妳現在也算是有知名度的網紅…。」      「欸,我真的很討厭網紅這兩個字。」      「好好好,比較多人追蹤的INSTAGRAM用戶可以嗎?」      「可以。」      ***      結束通話後,我重重的嘆了口氣,散步在美到不像話的巴黎街道,我常覺得自己這幾年過的像夢一場,我從小就不是什麼幸運的人,我媽生下我後沒有多久,就因為血友病過世,而我阿嬤的兒子蔡德進,本來就瘋狂的賭博和欠債更是變本加厲,阿嬤打著零工邊把我養大,邊幫忙還蔡德進的債,她總是會安慰我說,「妳爸以前不是這樣的人,他是死了太太才會變成這樣的。」      我曾經被這樣的話安慰過,但當我發現不是每個死掉先生、太太都會變成不負責任的父母時,我才知道那不過只是阿嬤為自己兒子脫罪的藉口,就連阿嬤過世之前,她對我說的還是那句,「不要怪妳爸好不好?他是妳唯一的親人。」      真的是自己的兒子教不好,還拉著孫子跟著一起活受罪。      蔡德進讓十幾歲的我獨自完成阿嬤的喪事,他本人則是在高雄某個地下賭場打五千、三千的麻將,將他這種人渣和垃圾的精神,貫徹到底。幸好那時候還有巧漫跟她媽媽幫忙,讓我不至於手忙腳亂。      會認識巧漫,也是因為國中時候,為了躲債跟阿嬤搬去屏東生活,巧漫在班上因為媽媽是越南人的關係,被取笑、排擠,而我也不是什麼多正常的家庭,就這樣我們成了彼此的伴,我們是一起跌跌撞撞長大的,她有她生活的苦,我有我人生的難,巧漫對我來說,是用什麼話都說明不了的重要存在,也是因為這樣,巧漫媽媽成了我的乾媽。      後來我當了空服員四處飛,感情也是四處沾,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去愛人,她則是開了間花店,有了個交往十年的穩定男友,但誰知道十年有時候只是一場笑話,那男友還是出了軌,結果在她感情受創的當下,我也剛好回絕了當時男友卓元方的求婚,先向公司申請留職停薪,像蔡德進逃債一樣,逃離了台灣。      沒有在愛裡面長大的孩子,是很害怕去面對愛的。      但子瑛姐一直反駁我的言論,「至少妳阿嬤還是愛妳的啊,不然幹嘛這麼辛苦把妳養大?」錯了,我阿嬤不過是以替蔡德進贖罪的立場來養我,是責任、是歉疚,那根本不是愛,如果阿嬤愛我,怎麼會捨得要求我,去原諒她的兒子?她只是希望兒子老有所終,即便孫女有多麼不能諒解、對那個所謂的父親有多麼陌生,她仍是這樣要求我不要怪他。      我至今不能理解,如果妳真心愛一個人,怎麼要她拋下所有經歷過的苦痛,好來圓滿另一個人的人生?      我阿嬤這輩子沒有愛自己,也沒有愛我,只愛她的兒子。      所以我不覺得自己值得被愛,那些說愛我的男人,到底愛我什麼?是能穿著空姐制服能滿足他們的想像?還是我從不說愛他們,讓他們產生了要征服我的欲望?還是因為我年輕、漂亮、身材好,讓他們臉上有光?但那些都只是我的一部分,從不是真正且完整的我,所以他們的每一句我愛妳,都讓我產生質疑,都讓我想要逃離,唯一讓我逃不開的便只有卓元方。      當他說我愛妳的時候,我看著他的眼睛,幾乎融化,當他向我求婚的時候,我很害怕自己如果拒絕他,就會失去他,所以當下我選擇了點頭,讓他拿鑽戒為我戴上。      但當晚我害怕了,我害怕自己無法愛他,總有一天這個感情會露出破綻,在他拋棄我之前,我只能先拒絕了他,於是隔天我把戒指跟他的愛,都還給了他。      當我留職停薪在國外浮浮沉沉的時候,我才開始正視自己對卓元方的感情,離開他的日子,每一天都很難熬,我突然發現如果我還想要好好活下去,就是去告訴卓元方,我很愛他,我也有自信自己會一直愛他,我更願意去學習一輩子都好好愛他,於是我馬上買了機票回到台灣,才發現卓元方已經和巧漫產生了感情,在我丟下他的那段時間,是巧漫陰錯陽差的遇上了他,陪伴了他,拯救了他。      即便我很清楚感情沒有先來後到的問題,但我還是覺得自己晚了一步,再早一個月回來…,不!再早個五天回來,會不會一切都不一樣了?      可是時間不會倒退,我永遠也不會知道這個答案,即便當初我曾自私的想搶回卓元方,但當我看到卓元方的眼裡只有巧漫時,我知道我永遠失去了卓元方,不是我選擇退讓,而是他們的感情裡沒有我的位置,意識到這個事實後,我只能不再讓自己那麼難堪。

作者資料

雪倫

處女座.O型。 喜歡閱讀、看電影,個性直接,不喜歡拐彎抹角。 她的故事貼近,寫出了「女孩以上,女人未滿」的新一代輕熟女對愛情、對人生共同的心情。 她的文字,無疑是治癒現實生活中各種無情傷害的最佳良藥,為所有自信與迷惘並存的都會靈魂找到出口。 已出版作品: 《愛情急轉彎》、《那些愛,和那些寂寞的事》、《噓……寂寞不能說》、《寂寞,又怎樣?》、《越躲寂寞越寂寞》、《這一刻,寂寞走了。》、《愛,又怎樣?》、《愛很好,也很壞》、《只是……需要愛》、《只好一個人》、《我等你,直到你懂我的孤寂》、《然後 你還在》、《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不怕,寂寞》、《所謂的你愛我》、《若你看見我的悲傷》、《若你聽見我的孤單》、《若我能走進你的心裡》、《有一種寂寞是你忘了怎麼愛我》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sharonword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haronwords 個人部落格:http://sharonword.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有一種寂寞是你忘了怎麼愛我》《可以錯過時間,但我不能錯過你》《再說一次,我愛你》《若我能走進你的心裡》《若你聽見我的孤單》《若你看見我的悲傷》《我愛你,與你無關》《所謂的你愛我》《不怕,寂寞》《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然後 你還在》《我等你,直到你懂我的孤寂》《只好一個人》《只是……需要愛》《愛很好,也很壞》《愛,又怎樣?》《這一刻,寂寞走了。》《越躲寂寞越寂寞》《寂寞,又怎樣?》《噓......寂寞不能說》《那些愛,和那些寂寞的事》

基本資料

作者:雪倫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網路小說 出版日期:2020-05-07 ISBN:9789864778386 城邦書號:BX428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