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虛構推理短篇集 岩永琴子的現身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虛構推理短篇集 岩永琴子的現身

  • 作者:城平京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4-07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暢銷必買VIP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改編影視相關」話題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接受妖怪們商量問題的『智慧之神』岩永琴子 x 被妖怪視為畏懼存在的『不死之身』櫻川九郎 解開建立在妖怪世界之上的現實謀殺事件,超人氣情侶偵探搭檔登場! ★系列暢銷超過300萬本! ★2020年冬季新番動畫第1名!(Anime Trending人氣排行榜) 監督:後藤圭二 系列構成:高木 登 人物設計・總作畫監督:本多孝敏 動畫制作:Brain's Base 【故事簡介】 很難講喔。這世上本來就充滿各種不可思議呀—— 接受妖怪們商量問題的「智慧之神」岩永琴子,這次被活了幾百年的水神大蛇請到了面前。詢問的內容是想知道某位犯人究竟是因為什麼動機,將他殺屍體遺棄在大蛇棲息的沼澤——〈領主大蛇聽到了〉。 某個男子殺人逃逸後,在深山裡誤闖進狸貓妖怪的異界,出來時卻跑到有段距離的海邊……意外製造出令警方、妖怪、殺人犯本人都困擾不已的不在場證明?為這起命案創造出虛偽的真相吧——〈幻象自動販賣機〉。 妖怪x戀愛x解謎——玩弄虛構的推理,製造出比真相更美麗的解答!收錄五篇故事的短篇集在此現身! 【登場人物&事件介紹】 岩永琴子——如西洋人偶般美麗的女性。然而因為外觀年幼,看起來也像個中學生。十一歲時遭遇神隱,被妖怪們奪走右眼與左腳變成單眼單足,因而成為了幫忙妖魔鬼怪們仲裁與解決爭執、接受商量的『智慧之神』,以及連繫人類與妖魔的巫女。十五歲時遇到九郎而一見鍾情,強硬與他結下了情人關係。 櫻川九郎——與琴子就讀於同一所大學的研究生。因為祖母讓他吃下了能夠以性命為代價預言未來的妖怪『件』以及相傳吃了可以不死的『人魚』的肉,使得他擁有了看見未來的能力以及不死的身體。在妖魔鬼怪們眼中看起來九郎才是超越了怪異的怪異存在,因此對他相當害怕。雖然對待女友琴子的態度看似冷淡,不過或許他內心也是有在關心琴子的。 櫻川六花——九郎的堂姊,與其擁有相同能力的女性。為了某個目的與九郎和琴子站在敵對立場。 「鋼人七瀬」事件——寫真偶像手持鋼骨徘徊於街上的都市傳說。琴子與九郎藉由比尋求真相更艱難的「構築虛構推理」試圖將都市傳說還原為虛構故事。

目錄

第一話 領主大蛇聽到了 第二話 鰻魚店的幸運日 第三話 電擊皮諾丘,或是向星星許願 第四話 斷頭臺三四郎 第五話 幻象自動販賣機

內文試閱

  第一話 領主大蛇聽到了      「今晚我要到隔壁縣的深山中,和那一帶的領主大蛇見面喔。」      岩永琴子向男朋友櫻川九郎提起這樣一句話。九郎也沒有表現出聽到什麼奇怪發言的反應,而是翻著手中的書本反問:      「到山中跟蛇見面?」      「是的。那山腳有一座居民不斷流失的市鎮,雖然不到交通不便的程度,但是到了夜晚應該會沒什麼人的樣子。」      畢竟一小時大約會有兩班電車運行,從最接近的車站也可以徒步走到山腳下。然而周邊只有民房、農田和果樹園,如果獨自一個人前往,感覺路上應該會很孤單吧。      「既然是『領主』似乎就是個大人物,又要去仲裁妖怪之間的糾紛嗎?」      「也不是那麼嚴重的問題啦。只是感覺去見個面會比較好。」      岩永琴子並不是什麼妖怪或怪物,但因為某些原因讓她在小時候成為了妖怪、怪物、幽靈、魔物等等存在的『智慧之神』,幫忙他們仲裁、解決糾紛,或是接受商量各種問題。她有時候也會自稱是站在人類與妖魔鬼怪之間連繫兩者的巫女。      在成為智慧之神時,她被妖怪們奪走右眼與左腳作為神的象徵,成為了單眼單足的身體。因為她平常都裝有義眼與義肢,所以如果沒有靠近觀察就很難發現。義肢的性能也很好,讓她能夠自由走動。雖然她總是握著一根紅色拐杖在行動,但其實就算沒有拐杖也沒什麼問題。      十月二十五日,星期一。岩永與九郎在他們就讀的H大學中坐在學生餐廳最角落的座位。餐廳內的時鐘顯示時間為下午四點多。岩永還是個大學生,不過九郎是研究生。雖然沒辦法一起上課,但至少時間上有空的時候可以在校園內見面。這天岩永也把九郎抓來幫忙她處理課程上要交的報告,同時提出了今晚的預定計畫。      或許因為不是用餐時間的緣故,餐廳中大量的桌椅上只看得到零零星星的人,岩永他們的座位周圍也沒有其他人。因此他們可以不用顧慮太多地談論妖魔鬼怪的事情。      九郎對動筆寫著報告的岩永表現出再次感到無奈似的態度說道:      「岩永,妳要去跟大蛇見面是沒什麼關係啦,但妳雖然是妖怪們的智慧之神,可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能力吧?」      「真失禮。我可是擁有能夠和妖魔鬼怪們交談溝通,而且即使對方是幽靈也能觸碰的特殊能力呀。」      能夠與各式各樣的怪異存在講話,而且對甚至可以穿牆的靈體也能觸碰的能力非常稀有。雖然不是可以拿來誇耀的事情,但也沒有道理被輕視才對。      「可是也只有那樣吧。妳並沒有像是行使怪力啦、飛行啦、用符咒引起超自然現象之類,至少在面對怪異存在的暴力時可以保護自己的物理性或法術性的力量。在電影或漫畫中與妖怪或鬼怪對峙的角色不是都擁有更強大的武力或特殊能力,靠力量壓制妖魔的嗎?以前也有過妖魔鬼怪不願乖乖服從妳,甚至展開激進行動的狀況吧。」      岩永確實擁有和妖怪們溝通交談的能力,但除此之外就跟一般人沒什麼差異。要是遭遇對手暴力襲擊或是反抗的時候,岩永可說是無能為力。不過對岩永表現合作態度的妖怪們也很多,只要利用那些存在們的力量就不愁沒有應對手段。而且在事態演變成那樣之前就解決問題才是岩永的做事方式。      另外,在創作作品中也有被稱為「妖怪獵人」的稗田禮二郎,是個沒什麼特殊能力的考古學者。他不就是靠自己的知識與行動力解決了神話級的怪事以及天地變異嗎?      岩永停下她的手,對年長的男友露出責備對方想法的表情。      「『靠力量壓制』這種想法太野蠻了,實在不可取。以前的偉人也有說過一句話叫『有話好好講』呀。」      「說那句話的人不是接著就被開槍打死了嗎?」      被戳到弱點了。      「另外也有一名偉人主張秉持『非暴力、不服從』呀。」      「我記得那個人好像也被開槍打死了吧?」      「即便如此,暴力依然無法帶來好的結果。另一位偉人就說過『我有一個夢想』。如果要尊重秩序、以和為貴,果然還是應該透過非暴力的……」      「那個人最後不是也被開槍打死了嗎?」      打算靠偉人們的名言辯倒對方的岩永反而因此變得不利,而且拿來舉例的人物們竟然全都是被子彈打死也太誇張了。(※註 此處提及的三位偉人分別為日本第二十九任內閣總理大臣犬養毅、印度國父聖雄甘地與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      然而也有轉禍為福的辯論技巧。      「既然那麼擔心,請九郎學長填補人家不足的部分不就好了。學長你不是擁有讓各種怪異存在都感到害怕的力量嗎?」      這個櫻川九郎今年二十四歲,是個給人感覺有如在草原上呆呆啃草的山羊般的青年。不過他同樣在小時候因為某些因素獲得了不死之身以及另外一種特異能力,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個似人而非人的存在。就岩永所知,沒有妖魔鬼怪會不害怕九郎,這男人可說是妖魔鬼怪以上的妖魔鬼怪。      「只要九郎學長身為男朋友陪在我身邊,妖怪們的抵抗根本不足為懼。來吧,請學長務必將你的凸餘之處填補我的未成之處吧。」      「我想視為問題的就是把我當妳男朋友的這個前提啊。」      「也就是說學長是希望成為我的配偶?」      「我也沒有想要把事情搞成法律上的問題好嗎。」      那麼到底是什麼問題?岩永雖然想繼續追究,可是時間過得比想像中的快。要是繼續閒聊下去,寫完報告再去跟領主見面就太晚了。      「總之我今晚要跟一隻大蛇怪物見面,請學長跟我一起來吧。據說那隻大蛇巨大如龍,而且還有會吃人的傳聞呢。」      岩永其實也不清楚實際上如何,但「身形巨大」這點應該是事實。至少肯定可以贏過身高不滿一百五十公分、體重也不足四十公斤的岩永才對。岩永雖然年齡上已經十九歲,但外觀年幼得經常被誤認為中學生。在領主面前想必會顯得更嬌小吧。      然而九郎卻是非常乾脆地拒絕了岩永的邀約:      「今晚不行。我想好好享用今天中午煮的豬肉味噌湯,妳自己一個人去吧。」         Uwabami(蟒蛇)或是Orochi(大蛇)等詞的意思皆為巨大的蛇類,現實中也許是指大型的蟒科蛇類。不過蟒科的身體最長也不過十公尺左右,粗細也頂多是人類的手臂程度。而且日常生活中幾乎不會有人使用那樣古老的詞彙稱呼蛇,也應該不會有人遭遇那樣的存在才對。      實際情況中,Uwabami或Orochi等詞反而多半是拿來指古代故事或傳說中巨大到足以一口吞下人類、被視為山中領主或水神的妖怪。例如某人看到河川上有一座自己沒見過的橋,過橋才發現那是一條巨蛇的身體。或是爬山爬累了剛好看到有一棵樹幹倒在地上於是坐上去休息,結果樹幹忽然動了起來,原來是一條巨蛇。諸如此類的傳說在全國各地都能聽到。      日本神話中登場的八岐大蛇就是相當有名的巨蛇之神,或許也有人聽過野槌或伊口之類的巨蛇妖怪。妖怪的Uwabami或Orochi就是傳說中人類光看到一眼便會發高燒甚至導致喪命的存在。      在黑夜的深山之中,泥土、綠樹與枯葉的氣味之中,那樣一隻巨蛇妖怪正亮著雙眼,高高抬著脖子俯視岩永琴子。      其身軀橫幅有如樹齡幾百年的巨樹,感覺甚至可以讓一臺車行駛在牠的身體上。只要大蛇張開血盆大口,別說是岩永了,肯定連一匹賽馬都能瞬間吞下去吧。從頭到尾的全長實在太長,穿梭於樹木之間,尾端都消失在夜晚的黑暗之中了。      「公主大人,感謝妳為了我的煩惱事情特地遠道來到如此偏僻之地。」      即使頭部抬在很高的位置,大蛇倒是非常低姿態地恭敬如此說道。      「不,這本來就是我的職責,沒有必要感謝的。」      岩永不禁稍微反省,大概是自己看起來心情不太好而讓大蛇感到擔心了。      當然,岩永心情不好的理由並不是因為她必須從隔壁縣千里迢迢來到這個從山腳下還要再爬二十分鐘才能抵達的深山中,所以大蛇並沒有責任。      而且剛才是山中的妖怪們扛轎子從山腳把岩永抬到這地方來,一路上還有好幾顆火球飄浮在前方照路,因此岩永並不會覺得疲累。雖然因為標高較高且時間已經過了晚上十點,使周圍氣溫較低,不過岩永有穿薄外套也有戴貝雷帽,不會感到太冷。      俯視著岩永的這條大蛇正是在Z縣M市西側一帶的山中居住了幾百年的領主。因為附近一帶代表性的山名為築奈,所以據說也常被稱為「築奈之主」。活了漫長的歲月使牠身型巨大、力量強勁、智力也很高,有許多妖魔鬼怪服從於牠。此處雖然是月光也難照到的深山之中,不過周圍聚集有許多妖狐們點亮狐火照耀四周,因此不會感到黑暗也不會覺得寂寥。被稱為「樹木精靈」的木魂們也提著燈籠站在樹上,盡量照亮岩永的視野。      另外也能看到各式各樣應該與領主有所交流的妖怪們抱著好奇心從遠處窺探這裡。      換言之,岩永是獨自一個人站在妖怪、鬼怪、怪異、魔物等存在聚集的深山之中,與巨大的蛇怪面對著面。秋色已深而氣溫微涼,若是普通人處於這樣的狀況中肯定沒辦法心情放鬆吧。然而對於岩永來說,在某種意義上這才是她的日常生活。      「說到底,領主大人可是在這一帶曾經被人類奉為水神的存在,有事的時候照理講本就應該由我前來見面的。」      岩永拿下戴在頭上的貝雷帽,對大蛇鞠躬一禮。      大多數的妖魔鬼怪智力都很低,因此才會需要像岩永這樣提供智慧的存在。但這條大蛇不但人話講得流暢,從舉止也能看出牠屬於例外。真要講起來,牠應該是為這一帶的妖魔鬼怪們提供智慧的存在才對,因此岩永對牠講話時遣詞用字也比較客氣。      「我被人類視為水神祭祀已經是很古早以前的事情了。如今建在這座沼澤的小廟已經腐朽,也沒有人會帶供品來祈雨。人們即使聽過我這個存在,也早已不相信是真的了。而且雖然我確實擁有幾分的神通力與特殊能力,比起一般的妖魔鬼怪強大一些,但說是『神』也未免過於誇大。即便人們向我祈雨,我也沒有足以操弄天氣的力量,信仰會衰微也是理所當然的。」      就算真的擁有降雨的力量,向神明祈禱降雨的儀式想必也已經失傳了。有時候衰微的神明反而會被視為妖怪而遭人討伐,因此被人類遺忘或是不相信存在反倒對雙方而言都可以少一些麻煩。      岩永他們所在的場所左側有一片黑暗而冰冷的水面,正是領主提到的沼澤。形狀呈現橢圓形,直徑看起來足足有五十公尺,可說是規模相當大。一方面因為是夜晚的緣故看不到對岸,不過在狐火照耀下可以看到混濁的沼水以及最近似乎才剛有人來過而倒下的周圍草叢。      根據岩永事前的調查,這座沼澤過去相傳有水神棲息,因此曾有一段時代當山腳的村落遇到連日烈陽高照的時候,村民們便會排成隊列搬運供品上山進行祈雨儀式。大蛇就跟龍一樣經常被人類視為水神,相傳棲息於像這樣的沼湖中而受到人們祭祀。      或許是從前這隻大蛇領主來到這座沼澤清洗身體或是喝水的時候被村民目擊,於是被認為是水神的吧。而且因為深山中有這樣一座巨大的沼澤,到最近都還有人們感覺會有像這樣的妖怪棲息。在整理妖怪與怪物傳聞的書籍中也被稱作「築奈沼澤的大蛇」,列為日本的怪物傳說之一。      不過那本書的作者與編輯應該只是當成常見的大蛇傳說,隨意收集整理傳承的內容而已,肯定絲毫也不認為大蛇真的存在吧。實際上就算是附近的城鎮鄉里也已經沒有人相信大蛇的存在,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也沒聽說有人目擊到怪物使這場所成為話題,吸引人群前來一探究竟之類的傳聞。畢竟這裡是鄉下地方、是深山之中,而且要爬山二十分鐘才能抵達,很難光是因為好奇心就前來探訪吧。      實際存在的怪物大蛇閉起眼睛,嘆了一口氣。      「人世的變遷迅速,我不了解的事情也越來越多了。因此我才會派出使者傳話,希望大名鼎鼎的公主大人能夠提供一下智慧。」      十天前,有一隻木魂來到岩永面前表示領主有事相談。岩永當時便聽說了領主想要商量的內容,調查過必要的資料之後,今晚才前來見面、具體對應。      若只論身體大小,對領主來說岩永根本是輕輕吹一口氣就能吹走的存在,真虧牠會願意拜託岩永。      兩隻妖狐搬來一塊圓木放在岩永身邊當成椅子,於是岩永重新戴上貝雷帽並坐到圓木上,把枴杖也靠在一旁。      「畢竟是深山之處,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招待。但如果公主大人有何要求,我們必定會盡力配合的。」      領主果然非常擔心岩永的心情。看來岩永的表情真的非常不愉快的樣子。      岩永把揹在背上的包包放到大腿上打開,並對領主說明道:      「沒有關係的。我心情不好真的不是因為領主大人的關係,而是我個人的問題。」      「個人的問題、嗎?」      「是的。我有個叫櫻川九郎的男朋友,今晚我本來要他跟我一起來的,他卻說要好好享用自己煮的豬肉味噌湯而拒絕了。」      「哦哦,那位人物我也是久仰大名。」      「一個獨居男子從大白天就在煮什麼豬肉味噌湯已經很誇張了,居然還把品嘗湯品看得比女朋友的邀約還重要,實在過分至極!」      「對方想必是相當信賴公主大人,認為妳即使一個人也沒有問題吧。」      「他在拒絕我之前就說過一點都不信賴我的發言了。而且我還說明過這次要見面的對象是搞不好會吃人的大蛇呀。」      「怎麼可能?我哪裡敢吃掉公主大人啊。再說,人類身上總是又包衣物又戴金屬的,吃起來相當麻煩。」      「也就是說你還是有吃過囉?」      「畢竟活了這麼久,曾經是有吃過幾次。從前山腳下也曾流傳我是會吃人的大蛇,主張祈雨時要獻上活人當祭品。但其實人類並不美味,而且近年來吃人搞不好還會招惹麻煩的問題,因此我都會避免的。」      要是有人入山後行蹤不明,人類可能就會展開搜山行動,對於棲息山中的領主與其他妖魔鬼怪們而言肯定相當麻煩吧。      「話說回來,身為一個男朋友會讓自己可愛的女友在黑夜獨自一個人前往遠處鄉下的深山中嗎?」      雖然岩永也有如此責問過九郎,但九郎卻是一臉奇怪地回問了「會在黑夜跑到深山裡跟大蛇見面的女友哪裡可愛?」這樣一句話。      「很抱歉讓妳在入夜之後才前來。畢竟這地方最近白天有很多人,如果想要直接面對面談話就無論如何都必須等到太陽下山之後了。」      岩永的發言到頭來又讓領主感到愧歉了。雖然說是讓女友獨自前往,但其實也有好幾隻奉岩永為神的妖魔們跟隨在她身邊,因此這講法或許有語病吧。      「唉呀,或許九郎學長也多少有感到愧疚的關係,他有把加熱過的豬肉味噌湯裝在保溫水壺裡,也親手握飯糰給我帶來當宵夜就是了。」      岩永從背包拿出不鏽鋼製的水壺與裝飯糰的保鮮盒放到旁邊,接著又拿出喝豬肉味噌湯用的湯碗以及筷子。這些也是九郎一起交給岩永的東西。      領主看著那樣的一幕,疑惑地歪了一下頭。      「既然可以像那樣把湯帶過來,九郎大人不是也可以一起到這邊來享用嗎?」      「是的。我是在來時的電車上才想到這點,實在非常不甘心。」      正因為如此,岩永變得更加不開心了。九郎確實是岩永的男朋友沒錯,兩人也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但就是不能理解他為什麼如此不夠溫柔。      岩永打開水壺,將湯注入碗中。湯依然保持著充分的溫度,味噌的香氣隨著水蒸氣飄散出來。接著把保鮮盒也打開讓自己可以用筷子夾到飯糰之後,岩永重新抬頭看向領主。      「讓我們言歸正傳吧。你想要商量的問題,是關於在這座沼澤發現的他殺屍體對吧?」      岩永用右手拿起筷子,將視線望向寂靜得甚至讓人感到恐怖的沼澤。      領主則是在高處點點頭回應。光是這個動作就颳起一陣風,把豬肉味噌湯飄出的水蒸氣吹散了。      「是的。究竟那個女人是為什麼要特地把屍體帶到這座沼澤丟棄?我希望妳能說明一個讓我可以接受的理由。這個疑惑讓我在意得怎麼也靜不下來啊。」      領主想要商量的煩惱,其實竟是關於人類世界的殺人事件。

作者資料

城平京

出道作品為第八屆鲇川哲也獎最終候補作品《薔薇獻給名偵探》。其後擔任漫畫《推理之絆》的原作,該作改編為動畫後,成為暢銷系列。《吸血十字界》與《絕園的暴風雨》兩部連載作品之原作,後者於二○一二年亦被改編為動畫。另外於二○一一年發表虛構推理 鋼人七瀬》一作在第十二屆本格推理大賞中獲獎。該作於「少年Magazine R」雜誌上改編為漫畫版,成為暢銷作品。另外也擔任漫畫作品《天賀井同學比想像的普通》的原作。小說作品則另有《虛構推理短篇集 岩永琴子的現身》及《虛構推理 Sleeping Murder》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城平京 譯者:陳梵帆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0-04-07 ISBN:9789571088556 城邦書號:SPB7Z00011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