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虛構推理短篇集 岩永琴子的純真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虛構推理短篇集 岩永琴子的純真

  • 作者:城平京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3-02-02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贈紅利12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接受妖怪們商量問題的『智慧之神』岩永琴子         x 被妖怪視為畏懼存在的『不死之身』櫻川九郎 解開建立在妖怪世界之上的現實謀殺事件,超人氣情侶偵探搭檔登場! ★系列暢銷超過300萬本! ★2020年冬季新番動畫第1名!(Anime Trending人氣排行榜) 監督:後藤圭二 系列構成:高木 登 人物設計・總作畫監督:本多孝敏 動畫制作:Brain's Base 【故事簡介】 雪女的情人被當成了殺人事件的嫌犯。雪女雖然知道男友在事件當晚有不在場證明,但是連戶籍都沒有的妖怪根本無法出面向警方作證。為了守護自己幸福的生活,她決定做出行動──『雪女的窘境』 遺體身旁留下的是「未免太過平凡」的死亡訊息。然而高中生岩永琴子出面解析,竟逆轉了狀況!──『死者的不確切留言』 人類與妖怪之間甜蜜的戀愛故事也不容錯過的人氣系列作第四冊登場!

目錄

第一話 雪女的窘境 第二話 仔細想想也不是不恐怖的故事 第三話 死者的不確切留言 第四話 不瞄標靶地射靶 第五話 斬殺雪女

內文試閱

  第一話 雪女的窘境      殺人事件雖然對於相關人物來說是大事一件,但每天總會在什麼地方發生。因此就算登上新聞也多半不會引起什麼話題,不會有後續報導,逐漸成為過去的事情。所以如果想針對特定事件收集情報,通常都找不出什麼詳細內容。      岩永琴子正在櫻川九郎的公寓房間中使用電腦調查資料。不需要特地出門,只要待在男友房間中就能搜尋、閱覽必要情報雖是很便利的事情,然而對於幾乎沒有經驗過從前那種不便時代的岩永來說其實並沒有什麼工作量減少的感覺。她甚至覺得這同樣是很花費心思勞力的事情,如果又遲遲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情報就更不用說了。      結果就在這時,九郎一邊用除塵滾輪清掃房間,一邊帶著責備的態度探頭看向電腦螢幕。      「妳不乖乖寫報告在做什麼?又在看猥褻的網站嗎?」      岩永今天來到這位男友的房間一方面也是為了請他幫忙處理大學的功課,不過現在似乎被他發現自己在做其他事情了。然而就算是岩永,也不會男友明明在身邊還無意義地上什麼猥褻網站。而且事實上她真的不是在看那種網站。      「太失禮了。我身為妖怪們的智慧之神,正在盡責調查資料呀。是雪女來找我商量事情,關於一位叫原田美春的三十歲女性在九月十二日晚上不知被什麼人打死的事件。」      大學的功課固然重要,不過岩永也必須為了別的事情收集情報才行。因此她搜尋了幾個新聞網站,將相關報導排列在畫面上。事件內容非常單純,沒有受到太大的關注。自然也找不到什麼後續報導。      「雪女為什麼會跟殺人事件扯上關係?如果是凍死就算了,但妳說是被打死的吧?」      雪女一如其名,是傳說中會使用冰雪或冷風害人的女性妖怪。九郎對於那樣的存在與打死人之間的組合感到奇怪,似乎認為那只是岩永為了不打報告而隨便亂講的藉口。這男人對待自己可愛的女朋友為什麼總要先擺出懷疑的態度呢?      岩永做出認真的表情,指向電腦螢幕。      「在這起事件中,警方有找到一位最有可能性的嫌疑犯,但雪女卻說那個人物在案發當時有不在場證明,不是兇手。因此來拜託我幫忙了。」      「明明有不在場證明卻被認為是最有可能性的嫌疑犯?」      「畢竟不在場證明的證人就是那位雪女,所以沒辦法向警方提出主張呀。」      九郎這下也總算理解岩永接到的委託有多棘手了。      夫妻、家族或存在利害關係的人物所提供的證詞在搜查行動或法庭上不太容易受到信任,而像妖怪或幽靈等等無法用人間法律管束的存在所提供的證詞同樣不會被相信。甚至在提出證詞後搞不好反而會加深警方對嫌犯的懷疑,也可能被認為精神不正常。      「既然如此,解決問題最快的方法就是妳去把真凶找出來讓警方逮捕了嗎?」      九郎也變得表情認真,注視排列在螢幕上的事件報導。      「狀況看起來是那樣沒錯,但我現在還沒有掌握充分的情報。」      岩永最近一陣子總是接到處理起來麻煩費神的案件,讓她在心境上不禁想抱怨,難到就不能偶爾來點閒情愜意的委託嗎?      關於事件內容與相關人物,雪女雖然有提供某種程度的情報,不過應該還是有必要跟成為嫌疑犯的人物直接見個面吧。      「被警方扣上嫌疑的人物,據說是一名叫室井昌幸的男子。」            室井昌幸第一次與雪女相遇是在十一年前,當他就讀大學三年級,還是二十一歲時候。      這天,昌幸與友人山崎隼人正一同翻越著一座積雪的冬季高山。這兩人是從高中時代就認識的至交,興趣同為登山,成為大學生之後一起爬過一座又一座難度很高的冬季荒山。而由於接下來兩人都必須開始認真投入於就職活動的緣故,為了不要留下遺憾,便決定在那之前來挑戰兩人目前的實力能夠應付的範圍之中最難的一座山了。      一路上兩人都沒遭遇什麼大問題,順利來到山頂。而在下山路上,過了正中午,當天候開始出現轉差的預兆時,走在前頭的昌幸被隼人從背後一推,當場自山脊摔了下去。一切都發生得太過突然,讓滾落積雪山坡的昌幸怎麼也無法理解朋友為何要做出這種事情。      他被推落的地點是高而險峻,入冬之後難以成群登爬的場所,派遣直升機或搬運重機械來救難也非常困難。剛才兩人走在山脊的時候也聊過,萬一不小心從這裡滑落下去,無論救難或搜索行動恐怕都要等到溶雪之後的時期了。換言之,這裡是一旦摔落之後即便沒有當場喪命也依然不可能獲救的地點。      當半身埋在雪中的昌幸恢復意識的時候,周圍已經開始逐漸昏暗,也下起了雪。從雪勢判斷,恐怕很快就要颳起大風雪。      也許是厚雪成為緩衝墊,讓昌幸即使滾落將近二十公尺的高度依然勉強保住了性命。登山包還揹在背上,冰鎬也沒脫手。然而右臂和右腳都痛得難以順利行動,即使把糧食和緊急露宿用的裝備都捨棄應該也無法移動。而且就算有辦法移動,在這個狀況下也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才好。      要爬回被推落的山脊處未免太過勉強,但往下看也找不到附近有什麼山路,甚至連究竟有沒有人曾經來過這個地方都不知道。假設有什麼通往山腳的路徑,肯定也都被雪堵住了吧。如果只靠昌幸自己的力量,無論上下都難行。      雖然原本預定是明天傍晚會抵達山腳,不過糧食有多準備幾天的分量,也還有取暖用的燃料。但這些東西看來都派不上用場了。畢竟昌幸現在身體痛得無法移動,也難以就地挖雪洞或搭帳棚。如今只有被即將颳起的風雪埋沒,等著凍死的份。想必連晚上都撐不到吧。      假如下山的隼人向人通報朋友不小心滑落山谷,完全犯罪就能成立了。接獲通報的人即使要展開搜索也不可能馬上行動,就算等溶雪之後找到昌幸的遺體,肯定也不會發現是隼人將他推落的證據。昌幸雖然想過要把隼人的犯行留在筆記中,但凍僵的手指難以握筆,連脫下手套都不容易。      在山中遇難的意外事故並非什麼稀奇事,昌幸的死也只會被歸為其中一樁而已。      就在他如此感到絕望,被雪埋得更深而吐出凍寒的氣息時,一名女性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他眼前。      「哦?還活著呀?」      站到正面低頭望向昌幸的女子用感到有趣似的語氣如此說道。她看起來年約二十五歲上下,即使在不見日光的幽暗景色中也能莫名清楚地看到她一頭烏溜溜的長髮飄逸的模樣。昌幸認為這大概是自己臨死之際產生的幻覺。      首先,在這種地方不可能會有女人把一頭長髮都暴露在外面。而且這女子不但沒有配備登山用的服裝與裝備,身上穿的甚至是一套全白的和服。連腰帶與木屐都是白的。從袖口露出的白晰雙手也什麼都沒戴,可以清楚看見修長的手指。然而她卻看起來一點都不覺得冷。從天而降的雪花都紛紛避開她的位置落到地面。她的眉毛與睫毛上同樣看不到白雪,也沒有凍結。      「看來你是被同伴推落下來的。竟然和那樣危險的人物一起爬到這種山上來,你會不會也太蠢了?」      沒想到連幻覺都在取笑自己,讓昌幸氣得忍不住回嘴:      「我可想不出有什麼被對方推下來的理由。他是我信賴的朋友啊。」      「瞧你現在這副德性還講得出那種話?」      這麼說也一點都沒錯。這幻覺可真是個討人厭的傢伙。      「妳到底是什麼?要說是我臨終前的幻覺也未免心腸太壞了。」      結果女子似乎感到傻眼地抬起下巴。      「最近的人類連雪女都不曉得嗎?虧我還打扮得頗有個樣子的說。」      昌幸的思緒不禁停頓一拍。「雪女」這名稱他的確有聽過,是在民間故事中登場的妖怪。另外他只知道作家小泉八雲所撰寫的相關故事很出名,但自己從來沒有仔細閱讀過內容。      不過關於雪女是什麼樣的妖怪,昌幸也略知一二。印象中應該是會操風弄雪,將誤入冬季荒山的人凍死的存在。      昌幸稍微撐起自己的身體。就算對方是幻覺,像這樣被取笑卻都不反擊而默默等死也太令人不爽了。      「不,要說雪女的話,我印象中應該是更漂亮的美女啊。」      「喂,虧你在這種狀況下還能那樣耍嘴皮子。」      雪女用不太高興的語氣如此回應。昌幸對於自己成功擾亂了幻覺的情緒感到稍微滿足了。      「這種狀況又如何?反正這樣待下去我也很快會被凍死。那麼假使現在被雪女殺掉又有什麼差別?」      「你呀,都沒想過要向我求救嗎?」      「雪女是會殺人的存在吧?」      雪女頓時有如哀憐昌幸似地垂下肩膀。      「你的古典文學素養到哪兒去了?難道連小泉八雲的『雪女』都沒讀過?在那故事中的年輕男子可是被雪女救了一命喔?」      「我倒想問一個雪女為什麼會讀過小泉八雲的書哩。」      「雪女偶爾會喬裝成一般人到人類鄉里去走走呀。小泉八雲的書中也有提到這點。假如好奇人類是如何描寫我們,自然就會到陳列書卷的場所拿書來看看。你難道連圖書館都不曉得?」      竟然在教養與常識上被一個妖怪說教,這幻覺也未免太過諷刺了。      或許看到昌幸的表情實在充滿困惑的緣故,雪女這時微微一笑,優雅地揮了一下從和服袖口伸出來的白晰手臂。      結果四周一帶的雪忽然狂舞吹掃幾秒鐘後,圍著昌幸築起了厚厚的雪牆與天花板。原本把他身體埋掉將近一半的雪也消失無蹤,讓他好端端地坐到地面上。原來雪女只是輕輕一揮手臂,周圍的雪就自動聚集、凝固,形成一個圓頂狀的雪屋把昌幸收在其中。光是吹不到風、淋不到雪,就令人有種氣溫提升了十度左右的感覺。雪屋內的空間也大小適中,從前方的出入口可以看見外面降雪的景色。      昌幸這才開始驚訝懷疑眼前的一切可能並非幻覺。雖然寒意稍減是好事,但假如妖怪真的存在於世界上,是否在別的意義上應該感到恐怖?或許也因為這樣的想法,讓昌幸的表情似乎變得更加呆傻了。      站在雪屋外面一點也不在意寒冷的白衣女子這時得意說道:      「如此一來你總能撐過一晚了吧?雖然直接把你送去人類鄉里也是小事一樁,但如果掉落到這種地方的人物竟然不到入夜便現身在山腳,肯定會引起騷動。因此我到明日傍晚會再把你送下山,你就暫時留在這裡休息吧。」      既然有了遮風蔽雪的場所,最起碼可以保住一命。雖然右手右腳的疼痛程度感覺起來應該無法自行下山,不過這妖怪甚至表示會把昌幸送到山下的樣子。      「妳為何要救我?」      面對抱持戒心如此詢問的昌幸,雪女接著提出警告似地說道:      「等你平安下山後,應當好歹會去讀一下小泉八雲的書。所以為了避免誤會,我先跟你講清楚:我可不是因為看你長得俊美而救你的。你雖然五官還算端整,但屬於所謂長相嚇人的類型。表情很兇喔。」      被一個妖怪說長相嚇人雖然很過份,但昌幸平時就已經習慣被人講說臉很恐怖了,也無從反駁。再加上粗壯的體格,和所謂的俊美可說是完全相反的類型。      「至於我救你的理由,是因為如果發生山難,這座山就會被搜救隊之類吵得沸沸揚揚。而且為了防止今後再度發生意外,人類還會藉著進行開發的名義來破壞山林。與其那樣,偶爾出手救個人或許還比較好吧?」      雪女這時探頭看向昌幸的臉。      「另外,你身上可有帶錢?」      「多少有帶一些啦。畢竟下了山總需要用到。」      考慮到交通費與餐食費,昌幸還是有帶一定程度的錢在身上。      「那麼把一半交出來。假如身無分文,你下了山肯定也會傷腦筋,所以我就不要求全部了。而且透過實際的形式表達謝意,你在心情上也比較過意得去吧?」      若說是謝禮也還算講得通,不過昌幸依然忍不住疑惑歪頭。      「妖怪拿錢做什麼?」

作者資料

城平京

出道作品為第八屆鲇川哲也獎最終候補作品《薔薇獻給名偵探》。其後擔任漫畫《推理之絆》的原作,該作改編為動畫後,成為暢銷系列。《吸血十字界》與《絕園的暴風雨》兩部連載作品之原作,後者於二○一二年亦被改編為動畫。另外於二○一一年發表虛構推理 鋼人七瀬》一作在第十二屆本格推理大賞中獲獎。該作於「少年Magazine R」雜誌上改編為漫畫版,成為暢銷作品。另外也擔任漫畫作品《天賀井同學比想像的普通》的原作。小說作品則另有《虛構推理短篇集 岩永琴子的現身》及《虛構推理 Sleeping Murder》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城平京 譯者:陳梵帆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3-02-02 ISBN:9786263560406 城邦書號:SPB7Z000198 規格:膠裝 / 單色 / 28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