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三等車票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這是一趟極不可思議,也令人大開眼界的旅行。 因為一位富有遺孀的善行,讓一群從未出過遠門、單純質樸的村婦農民,坐著專屬的三等車廂環遊印度,見識世面。 他們的心窗從此開展;眼中的世界也開始有了不同…… 「我的村子在孟加拉邦,又小又窮。村人只知道他們很窮,其他一無所知。 他們聽老故事,卻不知道有很多神廟和古蹟以及哪些宮殿可以讓人去參觀、去接觸。他們不知道印度雖然很窮,可是幅員遼闊,也很美麗。我要他們去見識這些,去看看人家村子裡的人怎麼生存,怎麼教導子女。我想要我村裡的人見識印度,以後這個村子就不會再是個井底蛙小村了。」 這是富有遺孀思理瑪悌‧烏瑪‧沈臨終前的願望。所以,她捐出了自己的遺產成立信託基金,讓她的村民分批搭乘專屬的三等車廂,從北往南再回到家鄉環遊印度一圈,她要他們開開眼界出去看看神廟古蹟,去造訪眾神家鄉喜瑪拉雅山,去認識自己的國家印度。 而首批遵照遺囑踏上這趟旅程的是44位村裡的老人、寡婦、長者。因為他們是村裡最年長、最飽經世故的一群,他們先出去吸收經驗以教導後來者。 這些可愛的老村民大多不識字,他們懷著既惶恐忐忑卻又期待的心情,在一位到加爾各答當老師的阿信帶隊下浩浩蕩蕩出發。從加爾各答、貝那拉斯、徳里、孟買、柯墨林角…..整個旅程中,他們因面臨陌生的經驗和文化的衝擊而疑惑不安,偶而遭遇挫折困難,最後也都在協力合作下運用智慧解決了。旅程中,有歡笑、喜樂,也有悲傷、沮喪,但他們悲喜共負,一同讓這趟旅程有了不凡的結局。更不可思議的是,每個人的生命也因這次的旅行有了改變:蘇倫德拉,一位原本不識字的老莊稼漢,在旅途中開始學認字,竟然在旅行結束之後有能力幫村民讀信,甚至自己寫信;米圖,村中卑下的陶匠,畫下旅程中的點滴,他的藝術天份被博物館的專家所發掘而買下他的作品典藏;盧努,害羞內向的婦人,喜歡畫畫卻沒有自信,也在旅程中拾回了信心……

目錄

◎推薦序 旅行,讓他們開始擺脫宿命 / 孫大偉

◎作者序

◎前言

◎第一章 走過加爾各答

◎第二章 神聖的貝那拉斯

◎第三章 疑懼與外國人

◎第四章 北往眾神家鄉喜馬拉雅

◎第五章 首都德里

◎第六章 命定的難題

◎第七章 從奧蘭加巴德車站出發

◎第八章 憩息於烏塔卡蒙得

◎第九章 柯墨林角

◎第十章 回家路上

◎尾聲

內文試閱

前言

  一道嬌小的身影,在鐵柵大門前駐足了一會兒。門內的宏偉大廈就是她此行的目的地,如今她已獨自站在大廈前方,這目的地看來卻頗令人膽怯。她居住的村子位於恆河三角洲,德里實在不及那裡有人情味;雖然加爾各答也人潮洶湧,而且那些乞丐又總是讓她對自己的財富感到惱怒,但是當地也沒有像德里這樣門禁森嚴。思理瑪悌.烏瑪.沈〈Srimati Uma Sen〉把身上那件寡婦穿的白色紗麗裹緊了一點,然後朝大廈警衛走去。眼前的巴洛達大廈,就是印度鐵路局的總部所在。

  「先生,請問,我在哪裡可以找到人幫忙安排旅遊?」

  「到二樓的一一一號辦公室,找旅遊諮詢員。」警衛沒好氣地回答,一面拉開了大門。

  她穿過了中庭,走進高大重門內,鼓起勇氣往裡走,以為會來到金碧輝煌的大廳裡。哪知寒酸的大廳內只有一排排灰色檔案櫃,大理石地面濺有斑斑檳榔漬。這裡有道樓梯通往二樓,她開始慢慢往上走,馬上就感到氣喘吁吁,體力不支。

  「唉,這毛病又犯了!」她暗想:「每次都這樣!我正想要做點要緊的事時,這病就來攔著我,發作起來一次比一次痛苦。我得趁著還有一口氣,趕快把事情給辦好。這個官不知道會不會了解我的需要?還是又會碰到個沒耐性的職員?」

  她上到階頂平台處,停下來歇了口氣,由於又開始暈眩,於是忙抓住扶手欄杆。一群正要趕去喝咖啡的職員匆匆擠過她身邊,她趕緊挨牆靠著閃避他們。經過再次努力之後,她終於來到上層大廳裡,那裡也擺滿了一排排檔案櫃。很多男人耐心蹲在當處等候,手裡拿著一疊文件不時對自己搧風。那時已經是十一月了,天氣並不熱,搧風不過是打發百無聊賴的時間而已。思理瑪悌見到此景不覺莞爾。

  牆上的標示牌指出一一一號辦公室在左邊,於是她慢慢朝向陰暗擁擠的過道走去,費勁地尋找著。有間辦公室的門外排著隊伍,室內傳出了大嗓門聲音,毫無疑問應該是這間了,因為門外牆上還貼了好些殘舊海報,都是一些名勝古蹟。她走到隊伍最後去排隊,然後也蹲在地板上,試著調息,這才漸漸不再氣喘吁吁了。從加爾各答大老遠來到這裡,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她先去過加爾各答,本來希望在那裡安排好這件事,沒想到他們卻跟她說,得要到德里的鐵路局總部辦理才行。那種輕蔑擯斥的語氣,讓她想起來就惱火。沒人把這個嬌小寡婦提出的計畫以及她的富有當成一回事。一星期後,她本人終於來到這裡,腰纏鈔票還有銀行開出的財產證明。然而,經過這趟折騰人的旅行,她的身體更虛弱了。

  在村裡很愉快的,她思忖著,特別是傍晚這時候,灰朦朦的人影在暮靄中圍著火堆,有人講故事,或者大家就是閒聊、唱歌。她喜歡在他們周圍走動,比在白天見到他們來得好,因為白天村子看起來如此窮苦,那些臉孔也比晚間看來更寂寞、畏縮。在白天,她無法忘掉村人永遠不可能像她一樣變得聰明進步,但是到了夜晚,暮靄和古老傳說卻撤除了這些藩籬。我們作著同樣的夢,她微笑了。

  她是村中的富婆,一個有錢地主的獨生女,地主去世後把所有財富留給了她,因為認定她比每個姪兒都要能幹得多,對土地有感情,能夠把他的土地經營得很好。她後來為此曾經纏訟很久,但也打贏了官司。沒多久,她嫁給當地最有錢的年輕地主,婚事是叔叔安排的。叔叔完全是出於私心為謀己利,然而這對夫妻卻志同道合,深愛著農作物以及流經村裡的那條河。這片深情使他們倆成為好友,能夠一起工作,雖然沒有兒女,但始終互敬互愛,為對方著想。這樣的婚姻實在非常難得。他們盼望生孩子盼了很多年,卻無所出,然而並未因此冷淡對方,反而把心思轉移去更加關懷村裡的事務。

  就在去年,她丈夫突然撒手人間。過了沒多久,思理瑪悌發現自己每次使力就會上氣不接下氣,頭也開始暈眩,以致無法繼續做完手邊的事情。過去那幾個月她忙著打理產業上軌道,完全沒有理會這毛病,一直到夏末,她才明白自己身體不支了。那個在加爾各答的專科醫生是怎麼說來著?「下一個!請進!快點!」突然,響起了尖刻語氣打斷了她的思緒,她這才曉得對方是在跟她說話。思理瑪悌抬起頭來,一個男人正皺眉不屑地俯瞰著她:

  「這可不是村裡的大樹!你是要去看出嫁的女兒嗎?二號辦公桌,快點,現在是我們的喝茶時間了。」

  她蹣跚走進門口,來到光燦燦的辦公室裡,頭暈眼花了好一陣子。

  「又是個最後趕來的香客。」有個聲音嘀咕著。

  思理瑪悌生起氣來,走上前去,怒目看著講話的人。她見到了一號辦公桌,然後她轉過身去,希望不會被坐在二號那張爛辦公桌後面的男人趕走。桌上名牌寫著「H. R. 戴」。

  「啊!也是孟加拉邦的人。」她露出了微笑。

  那人正埋首忙著寫東西,他有張年輕的光滑臉孔,身上透著香皂味。當那人突然抬頭跟她四目交投時,她知道自己已經遇到貴人了。本來她還擔心永遠找不到愛民的官呢!   「請坐,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

  「有,您能不能幫忙安排一趟環遊印度的旅行?」

  「當然可以!什麼性質的旅行?是去朝聖嗎?要哪一等的?是你自己要去嗎?只限女士的?」

  他的發問就像連珠砲。思理瑪悌還在暈眩中,她慢慢取出文件放在膝上展平,讓自己逐漸回過神來。

  「是這樣的,我想要讓我村裡的人看看整個印度,要他們去參觀壯觀的古蹟、神廟,還有那些偉大神明的所在。我要他們來德里開開眼界,參觀政府建築;到孟買坐船去象島〈Elephanta〉,然後北上去看那些乳牛場。我想要他們從喜馬拉雅山到柯墨林角〈Cape Comorin〉去一趟,然後再回來。他們一定要見識所有這些地方。」

  她一下子上不來氣,開始喘了起來。那個矮小男人起身拿了一杯茶過來,然後又坐下。那杯茶是給她喝的,不是這人自己要喝的。思理瑪悌驚訝地看著他,不知道這人在想什麼。接著她又開始講下去:

  「你知道,我的村子在孟加拉邦,又小又窮,村人只知道自己很窮,其他一無所知。要是命很好的話,他們的兒女或許還可以上學,將來說不定不會再這麼窮。可是村人不怎麼送孩子上學,他們並不知道,印度需要他們送孩子上學。他們聽老故事,卻不知道有很多神廟和古蹟以及宮殿可以讓人參觀、讓人接觸。他們不知道印度雖然很窮,可是幅員遼闊,也很美麗。我要他們去見識這些,去看看人家村子裡的人怎麼生存,怎麼教導兒女。我到過美國和英國,見過很多世面,可是我想要我村裡的人見識印度,以後這個村子就不會再是個井底蛙小村了。您能幫忙安排一趟環遊印度的旅行嗎?」

  這人滿臉困惑地看著她,一面等到她不再喘氣為止,才說道:

  「我希望可以幫得上忙,不知道您想要我怎麼做?我應該幫全村的人都開好車票嗎?我想,他們會認為像這樣一趟旅行很不可能,太混亂了!」

  「不是的,很抱歉,我講得太快了,因為時間不夠。你得要安排一節專用車廂,以便有地方可以讓他們睡覺,還要有個廚子幫他們做孟加拉飲食。這個車廂起初只載某些村民,等到第一趟旅程結束後,就換其他人去,直到所有村人都出外見識過印度為止,不過他們一定要環遊過所有地方才行。旅程會很長,大概兩個月左右,而且一定要他們冬天去,趁著耕種季節尚未開始之前。他們得先去看看加爾各答,然後再去貝那拉斯〈Benares〉、鹿野苑〈Sarnath〉,接著去勒克瑙〈Lucknow〉、哈爾德瓦〈Hardwar〉和喀什米爾〈Kashmir〉,再南下到昌第加市〈Chandigar〉,還有德里這裡。」

  雖然她講得很慢,彷彿在回味著每個地名的相關記憶,戴先生卻運筆如飛。

  「再從這裡到阿格拉〈Agra〉、占西〈Jhansi〉和克久拉霍〈Khajuraho〉,之後再到桑吉〈Sanchi〉和曼杜〈Mandu〉,橫越過古加拉特〈Gujerat〉去看拉其普特人〈Rajput〉的廢墟古蹟,再去阿杰梅爾〈Ajmer〉、安柏〈Amber〉、齋浦爾〈Jaipur〉,然後是孟買。我不是說這路線不對,不過你得再安排好一點,但一定要有孟買、象島和卡爾利〈Karli〉。經過阿旃陀〈Ajanta〉、埃洛拉〈Ellora〉和奧蘭加巴德〈Aurangabad〉,南下到海德拉巴〈Hyderabad〉、邁所〈Mysore〉、哈勒比〈Halebid〉和貝魯爾〈Belur〉。然後上山到烏醍〈Ooty〉,再下山到哥印拜陀〈Coimbatore〉和科欽〈Cochin〉,去柯墨林角、馬杜賴〈Madurai〉、特里其〈Trichy〉、馬德拉斯〈Madras〉、馬哈巴里普蘭〈Mahaballipuram〉和拉梅斯沃勒姆〈Rameshwaram〉。再北行到普里〈Puri〉、布邦內夏瓦〈Bubaneshwar〉和康納拉克〈Konarak〉,繼續北上到大吉嶺〈Darjeeling〉和干托〈Gangtok〉,最後再回到加爾各答老家。」

  她住口了,戴先生仍然不停地寫著。之後他停下筆來,審核著這張長長的名單,再看看眼前弱不禁風的人,然後又很困惑地低頭看名單:

  「我沒弄懂!因為替這樣的旅行安排一節車廂要花很多錢的。」

  「沒錯,沒錯,這當然。但我有這筆錢,你看……」她把手上的銀行信件和律師證明遞給戴先生。戴先生細讀文件,眼睛愈睜愈大,之後很驚愕地凝視這位女士:

  「這是您的遺囑?您要把這筆錢全部花在讓村民旅行?您難道沒有兒子或姪兒嗎?這是您的遺囑,您全部的錢,自己的錢!」他驚奇地重複說道。

  「沒錯。」她有點被逗樂了:「家父和先夫對我都很大方。我全部的錢都要變成基金,用來支付這些旅行費用。這些旅行一定要持續很多年,好讓孩子們也可以去。」   「我可以安排一節車廂,沿途停站,並且開好車票,」戴先生帶著驚訝沉吟著:「但是誰跟他們一起去呢?有誰會為他們解說見到的一切?您會去嗎?可是這又是您的遺囑?」

  見他大惑不解的樣子,她不覺又微笑起來,然後很平靜地說道:

  「戴先生,我是個行將就木的人,大概不到兩個月就要離開人世了,這樣一趟旅行我是無法成行的。不瞞您說,這份遺囑是有效的,而且會及時宣布,以便支付今年冬天的第一趟旅行費用。我們村裡有個人在加爾各答當老師,他知道我的夢想,所以每趟旅行他都會跟去。只要您把車廂和路線安排好了,他就會來您這裡,以便了解他在每個地方該做的事。這人是個好人,您能教的他都會學。可是您能做到這件事嗎?您有辦法讓我村裡的人見識印度嗎?」

  「可以,」戴先生幾乎是喃喃低語:「行,我可以安排,不過能夠成事的人卻是您。」他抬起頭來看著她,她發現他正在落淚。

  一月初的那個星期,恆河岸上清朗寒冷,月亮周圍出現了月暈。有天晚上,村民照例圍火取暖,沒怎麼講話,只是湊在一起怡然自得,其中一個老農夫抬頭見到月暈,於是說道:

  「會有大變化了,有奇蹟會出現。」

  其他人大笑著揶揄他:

  「我們這裡可不是會出奇蹟的村子。」

  「別傻了,蘇倫德拉,黑天神絕對不會在我們的果園裡唱歌的。」

  「啊!他一定是找到什麼老酒了,老友,酒在哪裡?」

  「別吵,呆瓜,出現月暈總是代表有奇蹟出現,要不就是有人要死了。」

  「說不定兩樣都有咧?」他們哄然大笑。夜深氣寒,大家都不再逗鬧了,只是坐著沉默不語。此時,沈家高牆內突然傳出了哀哭,有個家僕跑了出來:

  「思理瑪悌.烏瑪死了,太太死了。」

  這群人傳出一聲低嘆。

  「她終於不用再受罪了。」

  「你看,沒錯吧?真的有人死了,蘇倫德拉,而且是個很特別的人。我們就知道這事要發生了。」

  「那些錢不知道會怎麼樣?」

  一個星期之後,思理瑪悌.烏瑪的遺囑在村中廣場上宣讀了出來。村裡的一些寡婦、長者和老人家忽然獲悉:二月的第二個星期,他們就要乘坐專用車廂開始到印度各地旅行。

  「我們要去看濕婆神住的地方了。」聽完遺囑宣告離去時,一個婦女悄悄對另一人咬耳朵。

  「幹嘛要把全部的錢都花在我們身上?讓我們去旅行,勞民又傷財!」另一個人嘀咕著。

  「啊!她後來一定是神智不清了,大老遠跑到德里去,把孟加拉的錢送去給印度鐵路局,這有什麼好處?」

  老人想起了月暈,一面暗忖:「說不定我會見到巍峨的喜馬拉雅山呢!」 第一張三等車票

  中午陽光下的縣城景象破敗,房舍的米黃與淡棕油漆剝落,灰塵很厚,許多骨瘦如柴的狗舔著身上醜陋的癩皮。每家商店都播著震耳欲聾的電影音樂,又吵又刺耳,節奏太快,而且每家都至少在跟其他四家播出音樂的商店打對台,終而產生久入鮑魚之肆的效果,讓人對這片市囂置若罔聞。村民走得更慢了,彼此緊隨。他們以前為了喜事採辦來過這鎮上的市集,所以知道此地。一些男人在戰爭期間年年都來這裡,為道路和鐵路施工。有兩個婦女在本地的女修院學校念過一年書,經過學校時還笑呵呵的。當年暴亂期間,班上的女穆斯林突然都失蹤了,於是她們兩人也跟著逃掉。村民認得那家小醫院,他們不好意思地看著阿米雅,因為阿米雅最小的孫子最近才死在這家醫院的。高大的阿米雅雖然邊走邊哭,卻沒有現出踉蹌姿態。他們很高興終於走到了簡陋的火車站。

  蘇倫德拉詢問一名警衛,想知道下班前往席達的火車幾點開出,那人卻叫他去問詢問處的人。詢問處關門了,因此他又去問另一名警衛,那人說他得去問站長。站長正在吃午飯,不能打擾,蘇倫德拉於是去找票務主任。那人抬頭說道:「三等車票,單程,席達。」蘇倫德拉摸不著頭腦。票務主任又重複了一次,然後把車票摔在老人面前,蘇倫德拉笨手笨腳地摸取著票,一面暗想:「我到底要不要付錢?」

  票務主任稍等了一會兒,擺夠了無所不知的派頭之後,才說道:

  「老頭,你從思理瑪悌.烏瑪.沈村子裡來的,對吧?」

  「是的,先生。」

  「你們總共應該有四十四個人,都到齊了嗎?」

  「到齊了,先生。」

  「你們大家的車票都在這裡,不用付錢,只要叫他們一個個上前來拿票,好讓我可以數人頭,免得那些可惡的乞丐混進來拿票。」

  蘇倫德拉向後退縮著:「我們不用付錢?」

  「不用付,思理瑪悌.烏瑪.沈已經付過了。車票都在我這兒,我還接到指示,要好好對待一群從沈家莊來的笨村民。鐵路總局有公函給我們。我看這簡直就是胡亂浪費金錢。」

  他很不以為然地看著蘇倫德拉沾滿泥漿灰塵的雙腳,還有縐巴巴的腰布、瘦骨嶙峋的肩上圍著的破舊披巾,以及老人的花白頭髮和迷惑目光。

  「我得去問問老戴。」蘇倫德拉喃喃說道,趕緊擺脫了這番責備。

  「喔!用不著了,老傢伙。先拿你的票,要不你別想走,我還要吃午飯哪!」

  蘇倫德拉小心翼翼拿了那張小小的綠色硬卡車票。

  「你可得拿好,有這張票你就可以到席達去。現在你去叫其他人來我這裡,趕快!」

  蘇倫德拉拿著票去給那群人看。等到他們把票還給他時,他發現那張票已經變得又髒又縐。他本來滿喜歡那張票剛到手時乾淨硬挺的感覺。他順勢往下一滑,改為平常蹲坐的姿勢,把票夾在兩膝之間,想看清楚上面已經模糊的地名——席達。

  每個村民都走到票務主任那裡,開口說:「沈家莊來的,請給車票到席達。」他們已經商量好了,認為這是最妥當的接觸法。票務主任每次都從那疊票裡,取出一張綠色的小票卡,摔到來人面前,一面核對著那份用粗體字標示出「鐵路總局公函」的名單,然後說道:「三等車票,單程。」等他們大家都拿到票時,他已經不耐煩地對他們喝叱,嫌他們動作太慢。光拿票不用付錢這件事本身就夠奇怪的了,拿到票不付錢,動作還慢吞吞的,簡直就難以忍受。他吼著說:「真他媽的亂浪費錢。」然後把窗閘拉下,吃午飯去了。

  村民在水泥月台上坐了下來,開始東張西望。

  他們背後是拱頂車站,如今雖然破敗不堪,當年卻是仿效堂皇建築蓋成的。拱形軒窗被塵垢染得黯不透光,因此在車站裡得小心翼翼地摸索,像個睜眼瞎子似的,穿過堆了滿地的郵件、行李和甘蔗。雖然有幾盞燈籠,不過只在晚上燃亮,光天化日的中午時分是不點燈的。每個售票窗口和辦公處前面都有沉重鐵柵,由於長年被人抓著上面的鐵枝問些簡單問題,問者手心沁出的油摩挲得鐵枝光滑油亮。通往月台的出口大門一邊卸掉了,人來人往暢順無阻。這時村民坐在寬敞的一號月台上,從行李中取出東西悠閒地吃著,月台上有成行的簍子、碰撞凹痕的鋼鐵箱子、還有補過的帆布袋,全部貼了顯眼標籤,被人不當一回事似的遺棄在那裡。

延伸內容

旅行,讓他們開始擺脫宿命  ◎文/孫大偉(資深廣告人)

「老傢伙,出遠門嗎?」
「對,要去看整個印度。」
「還有月亮?」
「那個不必,我已經看過了。」


  一群行將就木的年長村民,因為一位仁慈的女地主在過世前立下的奇特遺囑,希望自己的村民能夠旅行印度見世面、長見聞!於是村民們在她闔眼後,展開了搭乘火車繞行印度的長途旅行。

  這是發生在四十年前的真實故事,出發地是當時仍屬印度領土的孟加拉,當時還沒有獨立建國……

行百里路,勝讀萬卷書  

  這是咱們老祖宗的一句老掉牙的話,但是對孟加拉的這些村民來說,他們連一卷書也沒讀過!因為他們不識字,他們是文盲!連寫信都須要別人幫忙!

  他們大部分是耕田的貧農,兩隻腳從出生就被緊緊的拴在土地上。他們跟耕牛一樣,他們的眼界,也僅僅是視力所及的範圍。那就是他們認知的全部世界,也是他們一再輪迴的人生。

  他們搭火車持的是三等車票。

  什麼是三等車票?

  當村民在旅途中好心的邀請一位他們曾經伸手救援過的外國女學生一起搭乘時,驗票員兇惡的這麼說 :

  「只有乞丐或是貧農才可以使用三等車票……,外國人根本不應該搭三等火車。坐了三等火車之後,他們就只會告訴其他人,說印度是又髒又落後的國家。我們要外國人去搭頭等火車,車上有很好的軟座位,還有很好的服務生和飲料,可以看到這個國家很美麗,有很多工業……」

  「大多數人都是坐三等火車的。」

  「管他大多數人是笨蛋,一無是處,只買得起三等車票!有工作的人就坐二等,外國人則永遠坐頭等。」

  這些村民是分批出發的。由年紀大的這群人打頭陣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年紀大了,來日無多。

  也正因為年歲已高,所以讓人看見他們根深蒂固的積習和成見是如何緊緊的捆綁住他們的內心和形體。

  也讓人看見他們是如何的隨著越走越遠的腳步,一分一寸的掙脫那些彷彿枷鎖般的宿命。

  雖然年事已高,雖然腳步蹣跚,但是只要開始出發,改變就已開始。



  車尾處則有幾個女人窩在阿米雅周圍,分工合作幫忙做飯,大家都很快樂地做著熟練的事情……她們大家似乎都忘了,在村子裡的時候,她們是絕對不會一起做飯的。

  「我們在村裡的時候,規矩是不吃陌生人的東西,到了這裡我們也要按照規矩來。」

  何止是不會一起做飯?甚至有些人根本是不屑彼此往來!印度的種姓制度和職業貴賤都是與生俱來的壁壘。

  當他們進入一所大學參觀,由一位教授帶領他們走進學校裡的餐廳,我們習以為常的平常景象,卻是他們的異端震撼。

  「你是說,不同家庭背景的學生,甚至外國人,都坐在這裡,當著對方面吃同樣的飯菜?」

  「對,還有好幾個伙伕負責煮伙食。大家都在一起吃飯,另外也備有飯菜給那些住旅社的人吃。」

  「學生也跟外人住在一個屋簷下嗎?」

  他們寧可餓肚子,也不吃陌生人做的食物。甚至當她們在印度北部的山區飢寒交迫,人人病倒時,還需要大費周章去拜託一位嫁到當地的遠親來做飯菜,他們才願意進食。

  愚昧啊!無知啊!餓死算了!!看到這裡,不禁掩書長歎!

  但是,心底又有股聲音提醒自己,這些穿著打扮在旁人眼中像乞丐一樣的村民,其實自有他們人生的智慧和生命的韌性!否則,他們不會在垂暮之年邁向未知,出門旅行。

  「我們之所以做這趟旅行,是因為烏瑪姐希望我們這樣做。烏瑪姐也環遊過印度,甚至還飄洋過海到過英國,可是她並沒有帶個廚子到處去。沒有伙夫好像旅行起來更困難。不過,就算是鐵路局的飯很難下嚥,我們也得吞下去,反正要吃飽就得什麼都吃。」

  村民聽了她的話,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阿米雅一向很謹慎地遵守規矩,離開哈耳德瓦之後,沿途只有蘇倫德拉吃了鐵路局供應的飯菜,而阿米雅是罵得最兇的一個。

  「黎娜開口講話之前,很審慎地看著每張臉孔。

  我們都老了,身體不中用,有人還病了,我們需要吃熱的飯菜。要是我們下輩子投胎的地方,是取決於我們年老時所吃的東西的話,那麼我們現在覺得很了不起的這些美德、正當行為,便一點意義都沒有。我贊成阿米雅的看法,我們應該像蘇倫德拉一樣保持健康,有什麼就吃什麼。蘇倫德拉,你告訴我,你有沒有吃過那個什麼冰淇淋甜筒?」

一群好可愛的烏合之眾!一趟令人淚涕交加的旅程!

  他們看似在旅行,其實是不斷的在改變、在學習。最後,他們旅途中增長的見識,開始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這本書二OO二年初版時我就有幸讀過,如今重看一遍,結果還是一樣,熱淚盈眶、不能自已。

作者資料

希瑟‧伍德

希瑟‧伍德是加拿大作家凱利‧伍德的女兒,生長在艾伯塔〈Alberta〉的雷德迪爾〈Red Deer〉,曾在蒙特利爾〈Montreal〉、加州和牛津主修歷史、宗教以及人類學。她為了攻讀人類學學士學位,研究孟加拉人而首次去到印度。希瑟‧伍德已婚,有一對雙胞胎兒子。

基本資料

作者:希瑟‧伍德 譯者:黃芳田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當代名家旅行文學 出版日期:2010-09-09 ISBN:9789861202716 城邦書號:MM1112 規格:膠裝 / 單色 / 57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