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宗教 > 佛教
道次第之道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人文藝術

內容簡介

修學離不開四個一, 那就是一個目標、一張地圖、一位導師、一群夥伴。 一個目標──就是解脫; 一張地圖──就是《道次第》; 一位導師──就是依止修學的善知識; 一群夥伴──就是菩提道上的同修。 道次第,即由淺而深的修道次第,古今大德多有相關著述,而藏傳佛教宗喀巴大師所造的《菩提道次第論》,更以其內容完整、次第清晰而影響至今,廣為四眾弟子推崇。 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論》包括《廣論》和《略論》兩部,從道前基礎開始,由下士道(人天乘)、中士道(聲聞乘)、上士道(菩薩乘)層層遞進,將三乘佛法總攝於一一成佛之道。完整概括了走入佛門至成就佛道的全部過程。 學佛,是要從生命的不良狀態中走出,走向解脫、走向菩提。《道次第》這部論典為我們指明了一條穩健而直接的道路。通過這一引導,可以使我們擺脫凡夫心,進入解脫的軌道、成佛的軌道。 本書收錄了濟群法師關於《道次第》的系列開示,同時附上《三主要道》講記,這些內容不僅有助力我們更好的修學《略論》,同時也能快速掌握佛法的修學要領。

目錄

編者的話 《道次第》修學意義 《道次第》修學漫談 《道次第》修學地圖 一、從目標與方法說起 二、道前基礎 三、下士道 四、中士道 五、上士道 六、結束語 《道次第》修學要領 一、目標:捨凡夫心、成就佛陀品質 二、要領:三主要道 三、建構:道前基礎及三士道 《道次第》實修理路 一、加行——修法的共同基礎 二、正行——止觀實踐 三、結行與未修中間 《道次第》中的菩提心 一、菩提心與三士道的關係 二、菩提心與修法 三、菩提心與暇滿人身的重大意義 四、菩提心與皈依三寶 五、菩提心與人天善行 六、菩提心與念輪迴苦、求出離解脫 七、菩提心在大乘佛教中的重要性 八、菩提心的發起因緣 九、菩提心的受持儀軌 十、菩提心的實踐 十一、菩提心與空性見 《道次第》修學的目標和重點 一、兩大目標 二、三士道修學提示 三、結說 三士道修學概要 一、道前基礎與下士道的重要性 二、中士道的修學 三、上士道的修學 論「方便與慧,成佛缺一不可」 一、成佛修行的兩大內容 二、大乘和尚與蓮花戒的辯論 三、從法義上辯證 四、對所引經典的分析 《道次第》與唯識修學 為什麼先學《道次第》 真誠、認真、老實 理解、接受、運用 對學習進行規劃 將佛法落實心行 《道次第》修學劄記 《道次第》的思想淵源 關於依止法 如何成為具格弟子 下士道修學中的注意事項 暇滿、義大、難得 辯證看無暇 人生佛教和下士道的修行 如何念死無常 皈依三寶的意義 業的造作與積聚 業的認識 業力與懺悔 無生懺和心的本質 煩惱、業、果報 承前啟後的中士道 以觀苦鞏固出離心 從認識苦到解脫苦 「我見」為一切煩惱之本 解脫道和菩薩道 《道次第》的核心內容 如何信受並發起菩提心 受持菩提心的要領 關於自他相換 菩薩道的修行 大乘的慈悲和聲聞乘的四無量心 止觀的實質 分別與無分別 分別與執著 《道次第》修學規則 《道次第》修學釋疑 《三主要道頌》講記 一、緒論 二、修學三主要道的意義 三、造論目的 四、策勵聽聞 五、出離心 六、菩提心 七、空性見 八、結束分

內文試閱

  《道次第》修學漫談   ——二〇〇八年秋講於西園寺般若堂      學習這件事,確實大有學問。我們現在的學習,多半是一種學院式的學習,是停留在書本知識上的學習,甚至對知識本身的掌握都不是很完整,很準確。在心行上的作用,那就免談了。這樣的學習,哪怕學得再多,過一段時間,在社會上忙一忙,可能就丟光了。因為它沒有落實到心行上,沒有轉化成內在的生命品質,所學只是浮光掠影,流於形式。尤其對在家居士來說,平日事情很多,用於學法的時間有限。如果泛泛而學,是不可能達到理想效果的。      我不知道你們現在到底學得怎樣?僅僅考試一下或寫篇文章,幫助不了多少問題。關鍵在於,學進去沒有?所學法義在心行上產生作用沒有?      【一】      為什麼將《道次第》作為專修班的重要學習內容?原因在於,這部論典為我們提供了非常簡明的修學套路。通過這一引導,可以使我們擺脫凡夫心,進入解脫的軌道,成佛的軌道。      修行的作用是什麼?簡言之,就是完成心行到生命軌道的調整,最終完成內在品質的改善。我們的起心動念,既來自於固有串習,同時也在強化這一串習。而我們現有的心行基礎就是凡夫心,就是輪迴的軌道。所以,這些心念都是和六道相應的,和地獄道相應,和餓鬼道相應,和畜生道相應。再好一點的,是和人道相應,和天道相應。      從心念形成生命軌道,代表著生命的因果,生命的緣起。它既是外在的,也是內在的,因為每種外在結果都是內在心行的外化。三惡道,是由內在煩惱所導致;佛菩薩,也就是由生命品質所決定。      我們找到問題根源,也就知道修行的重點在哪裡,需要調整的是什麼。      《道次第》中,宗大師為我們建立了從道前基礎到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的修學引導。其中每一部分,都是通過對某個法義的思惟和觀修,使心行契入其中,完成某一階段的修行。如道前基礎,是通過思惟暇滿而發心皈依。然後進入下士道,通過念死無常、念三惡道苦、皈依三寶、深信業果來完成人天乘的修行。中士道和上士道,也是同樣的修學理路。      【二】      思惟法義的作用,是幫助我們建立一種認識,形成一種觀念。如思惟暇滿,是幫助我們認識暇滿人身的巨大價值,認識它的難得易失。當我們學修相關內容時,對現有人身是否生起這一認識?是否真切感受到它的殊勝之處?      如果學了《道次第》之後,關於暇滿的認識依然停留在書本上,依然是宗大師的說法,而我們僅僅是了解這一知識,知道暇滿、義大、難得這些名相,並未落實到心行去認識,並未意識到人身多麼重要。我覺得,這種學習是沒有多少意義的。      真正的學佛,是把這一法義轉化為自身觀念,並以此反觀,對現有人身生起如理如法的認識,知道如何珍惜人身,使用人身。歸納起來,有這樣幾個步驟。其一,掌握暇滿人身的知識,知道其中究竟說了什麼。其二,將知識轉化為自身觀念,成為人生觀的組成部分。其三,以此看待自身問題,將所學觀念運用於修行和生活。倘能按照這一次第落實,那就意味著,我們真正懂得了法義,懂得了其中內涵,而不僅是字面的意思。也只有這樣,所學才能成為自家寶藏,而不是一些用來自我滿足的知識,或是一些向別人展示的說法。      以上步驟中,聞思修都已具備。不是說,必須在座上禪修才是修行。《道次第》的禪修,包括觀察修和安住修。所謂觀察修,是通過對法義的思考和認識,逐步落實為自身觀念。所謂安住修,就是對法義確定無疑並進入相關心行軌道。比如學修暇滿,首先是由「人身難得今已得」的慶幸而生起珍惜之情,然後安住其中,保持這種心理狀態。      當然,這種修行不是一次就能奏效,就能定型的。因為我們內心還有許許多多的固有串習在干擾,在搶占心靈頻道。稍不留神,又會在慣性力量中回到原有軌道。此時就需要再思考,再觀察,再用法義進行對照,直到這種珍惜之心再次提起。真正意識到,人身是今生最大的財富,是唯一可以用來改變命運的機會,必須牢牢把握,有效使用,以此成就它所蘊含的最大價值和究竟利益。      用現在的話說,思惟暇滿就是幫助我們重塑價值觀。那麼,這個價值究竟是什麼?換言之,活著的理由是什麼?若對人生沒有深層思考,反而容易找到一個打發自己的理由,比如人們常說的「為了孩子,為了家庭,為了事業,為了享樂」等等。他們認可這些理由,就能心甘情願地付出一生。當然,這種認可往往帶有「自欺」和「隨眾」的成分。所以,那些比較有思想的人就不容易滿足於這一答案,他們看到了這些理由的虛幻,也不認同其中的價值,但又找不到足以說服自己的理由。對於想要找到答案而無從知曉的人來說,這種思考是極其痛苦而無望的,不少人甚至因此走上了絕路。      所以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而是關係到我們的安身立命之處。找到答案,也就找到了人生的究竟價值,我們才能確定自己究竟要什麼,不要什麼。所以,這是關係到整個人生的大事,也是關係到盡未來際的大事。      通過對暇滿人身的思考,我們是否建立了與此相應的價值觀?是否找到了生命的終極目標?這是需要自我考量的,如果沒有確切的答案,就說明我們這一階段的學習尚未過關。      【三】      我們對《道次第》的任何一法,都要這樣來落實,才能使修行走上正軌,次第進入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      下士道的修學,主要是念死無常、念三惡道苦。關於念死,論中提供了很多思考角度,使我們保持對死亡的警醒。具備這些認識後,我們還要藉助思惟使之轉化為自身觀念,並以這一觀念看待死亡,完成心行調整。其作用在於,通過念死來放下執著,從而擺脫凡夫心和由此形成的串習。      念三惡道苦,則是通過對這種痛苦的恐懼,達到止息不善行為的效果,進而對三寶生起依賴和信心。輪迴中的每個眾生,都是無助而不能自主的。因為我們不能把握命運,不知去向何方,所以需要尋找依賴。多數人會把家庭、孩子作為依賴,這就形成了養兒防老的傳統。從目前來看,這一觀念也因種種現狀發生改變,所以人們又開始轉向儲蓄或購買保險等,以此增加安全感。但這些就能靠得住嗎?我們所要尋找的,是託付身心的依賴,是整個人生的保險,這就需要尋找擺脫輪迴的究竟歸宿。      《道次第》中,對每一法義的思惟都具有導向性。定位準確之後,還需要有量化指標,達到深信不疑的程度。如果將信將疑,或是「寧信其有不信其無」的模糊認識,是難以完成心行調整的。這個標準是什麼?比如對三惡道的思惟,考量的標準,就是畏懼惡道苦而尋求依賴,從而對三寶生起真正的皈依之心,止息不善行為。      皈依,是下士道修行的重點,也是貫穿佛法修學的核心。如果對三寶信心不足,修行是不可能入門的。我們對一切教理能否如實接受,對一切法門能否信受奉行,都取決於我們對三寶的信心。有多少信心,就能獲得多少法益。所以,在《皈依共修儀軌》的觀察修部分,不僅要念死無常、念三惡道苦,還要思惟三寶功德。事實上,念死和念惡道苦的目的,都是為了對三寶生起信心。如果意識不到自身處境,三寶再好,也無法引起重視。就像對健康人來說,醫術再高明的醫生,也不會覺得多麼重要。      而對身患絕症的病人來說,若能出現一個治癒他的醫生,必然會緊抓不放,視為救星。也正因為如此,醫生才能對他產生作用。      很多人念佛都不能念得相應,原因何在?一方面是對輪迴的險惡處境缺乏危機感,一方面是對三寶的重要性認識不足。如果他覺得眼下這個地方很安全,很舒適,自然會樂此不疲地過日子。念佛,也不過是為了把這個日子過得更好一些,還是為過日子服務的。這樣的念,怎麼可能和佛菩薩相應呢?      【四】      在下士道的修行中,念輪迴苦是幫助我們生起皈依心。貫穿到中士道,則是生起出離心的必要前提。當我們說到「輪迴的本質是苦」,對這個問題有多少認識?或許有人會說:「天天念苦不是太消極了嗎?」這個世界有越來越多的消遣和娛樂,似乎也不見得有那麼苦。      從感覺而言,佛法也說有苦、樂、憂、喜、捨,並非一味的苦。從現象來看,「善業感得樂果,惡業感得苦果」,也是有苦有樂。那麼,佛陀為什麼又說「人生是苦」呢?這正是佛陀對輪迴所作的本質判斷,所謂「有漏皆苦」。對於這一觀念,我們認識到什麼程度?接受到什麼程度?不少人擔心,這種對苦的認知會影響現實幸福,於是心存抗拒。如果我們不去想,苦就不存在了嗎?顯然,迴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我們希望解決苦,就要正視人生的現實。眾生都是避苦而趨樂的,但我們能否找到一種快樂,無論何時享受都是快樂的?無論享受多久都是快樂的?倘能具備這些特點,才是本質性的快樂。事實上,我們找不到這樣的快樂。因為世間所有快樂都是建立在某種前提下,享受到一定程度就會轉為痛苦。      反之,痛苦卻是具有本質性的,若不加以解決,我們時時都會生活在痛苦中。      如果不吃飯,就會飽嘗飢餓之苦。在這種痛苦被緩解之前,始終都是苦的,而且會越來越苦,直到生命結束。此時,吃飯就會成為快樂,因為它使飢餓得到緩解。可見,快樂不過是對痛苦的一種緩解。當身心產生任何一種需求,都會帶來不同程度的痛苦,在它被滿足前,痛苦會持續存在。而且,這些痛苦不是一次滿足就能徹底解決的。因為我們的身心會源源不斷地產生需求,製造痛苦,這就是「有漏皆苦」的本義。      【五】      這種認知,是我們發起出離心並尋求解脫的重要基礎。說到解脫,也有不少人會感到恐慌:「現在的種種幸福,是否會隨解脫而消失?」這就需要了解,解脫究竟是什麼?《道次第》中,宗大師明確告訴我們:能解脫的是什麼?所解脫的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解脫?如何獲得解脫?      佛教所說的解脫,就是解脫生死,解脫輪迴。而生死和輪迴的根源,又在於我們的惑和業。業,是由心念及言行造作的種子。惑,則是無明和煩惱,其中有見惑和思惑之分。見惑,指無明形成的種種錯誤認識,如身見、邊見、邪見等錯誤觀念。一旦見道,這些迷惑將徹底瓦解。此外,還有很多錯誤認識產生的煩惱,也就是思惑。這就需要在見道後不斷作空性觀修,在觀修過程中,將心靈塵垢逐步去除。當所有心垢被清空,就能成就解脫,證得聖果。      所以,解脫不是解脫外在的什麼,不是放棄所有走入山林,那只是抵達解脫的方式之一。當然,放棄是一種容易見效的重要手段,但終究還只是助緣,關鍵是在於心行調整。如果內心惑業尚未去除,即使住到月球上,一樣會煩惱,一樣會痛苦。反之,若能斷除惑業,當下就是淨土,就是現法樂住。      【六】      我們看清生命真相,就會知道活著究竟是為什麼,知道生從何來、死往何去。否則,就會因迷惑而形成種種錯誤的知見、觀念和想法,並由此產生煩惱。因為觀念製造心態,當觀念出現問題,心態自然會存在問題。      我們每天要面對很多事情,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處理方式。不論什麼方式,歸納起來,無非是正確和錯誤兩種。所謂正確,就是和事實真相相符;所謂錯誤,就是和事實不符,是盲目而充滿情緒的處理方式。以正見如實觀照,就會透徹事物真相,從而發展出智慧。反之,則會引發諸多煩惱。所以,認知心理學也是通過對認知的調整來治療心理疾病。因為這些疾病的根源就在於錯誤觀念,及由此產生的錯誤想法。      唯識學中,將這種錯誤想法稱為遍計所執,即出於妄情而對一切現象產生妄執。世間任何一種現象的存在,都是依因待緣而起,屬於依他起。當我們面對這個依他起的現象時,往往會把固有的錯誤觀念投射其上,從而產生錯誤設定。唯識學經常舉的例子就是:黑夜中把繩子誤以為蛇,嚇得魂飛魄散。再如我們所熟悉的「杯弓蛇影」,也是同樣的例子。其實,凡夫的整個認識都存在這一問題,都是帶著有色眼鏡在觀察世界。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被自身經驗和觀念處理過的,帶有強烈的主觀色彩。      我們想要解脫,首先要擺脫這種錯誤觀念的束縛。怎樣才能擺脫?這就必須發展出如實見。所以在今後的學修中,還要將重點落實到對正見的掌握,以及將正見轉化成止觀的禪修上。      整個佛法的學習,無非就是學解脫、學慈悲。三藏十二部典籍,八萬四千法門,最終都是幫助我們完成這兩大任務。其中,又以解脫為本,因為慈悲就是解脫的延伸和圓滿。當我們獲得解脫之後,看到無量眾生還在飽受痛苦,發願解救他們,把自己獲得的解脫經驗告訴他們,就是菩提心,就是慈悲的修行。在具備解脫能力之前,這種慈悲都是不圓滿的。      佛教所說的涅槃,也不是指死後的境界,而是一種息滅。在我們內心,有貪的火,嗔的火,痴的火。      這些無明之火不斷燃燒,在相續中形成一種強大串習,進而導致種種煩惱。當煩惱現前,心就會陷入其中,面對的是煩惱,感受的也是煩惱。我們看待任何人,任何事,都是這種煩惱的投射,使生命在躁動不安的狀態中不斷製造輪迴。      涅槃,是對煩惱的徹底止息,對輪迴的徹底止息。我們又靠什麼力量去止息?就是靠空性慧。空性所呈現的,是一種寂靜、喜悅、祥和。這種寂靜不是沒有聲音,而是一種內在力量,這種力量是安靜而強大的,會源源不斷地散發出喜悅,這就是解脫之樂,涅槃之樂。      【七】      我們通常所感受的快樂,只是一種粗糙、易變的感覺,是身心渴求被解決時產生的滿足感。但我們要知道,凡是依賴外在得到的快樂,都是暫時的,不究竟的,必然帶有負面作用。因為在依賴過程中,內心又會形成相應的串習。當串習形成而依賴對象又失去時,串習就落空了,無處安住了,於是就惶惶然不可終日。人們依賴上班來打發時間,一旦退休,就心無所屬,百般無聊。人們依賴家庭來寄託感情,一旦愛人變心,就身心崩潰,備受傷害。這樣的例子還可以舉出很多,凡是給我們帶來傷害的,都是我們曾經依賴、曾經在乎的對象。      這種痛苦,正來自我們內心形成的串習。沒有這種依賴的串習,無論世界怎麼變化,都無法對我們造成傷害。我們使用電腦並形成依賴前,沒有誰會說:「少了電腦就不會過日子。」可對現在的很多人來說,電腦已是生活、工作中的一個重要工具。一旦離開,輕則感覺不便,重則心生失落。為什麼電腦會變得這麼重要呢?關鍵就是內心形成了依賴電腦的串習,而這種串習需要得到滿足。      任何串習都代表著一種需求。這種需求不是與生俱來,也不是從天而降,是我們逐步培養起來的。      當一種需求出現,我們就以相應的方式予以滿足,並因此產生快感。一旦快感消失,我們又會為了得到快感而不斷重複這一過程,最終形成串習。可是有一天,我們突然發現,那個依賴已久,甚至被我們視為自身一部分的東西沒了,真是要命的打擊。      不少人因為失戀而痛不欲生,其實在遇到對方前,獨自一人是不是就那麼痛苦呢?是不是就活不下去呢?顯然不是。為什麼曾經擁有再失去之後會如此難以忍受呢?問題就在於,他們在戀愛過程中已形成依賴的串習。當這種串習足夠強大,就會像膠水一樣,把我們牢牢黏在上面。這時再要分開,自然會感到撕心裂肺的痛苦。      現代人為什麼浮躁不安?就是內心有種種力量湧動,總是想著:我要幹什麼,我該去找誰。這些念頭,正來自無明製造的串習。觀修的作用,就是使串習不再有現行機會,就像火,沒有木柴就不會繼續燃燒。所以在佛法修行中,見性始終是核心所在。

延伸內容

【編者的話】
  道次第,即由淺而深的修道次第,古今大德多有相關著述,而藏傳佛教宗喀巴大師所造的《菩提道次第論》,更以其內容完整、次第清晰而影響至今,廣為四眾弟子推崇。宗大師的《菩提道次第論》包括《廣論》和《略論》兩部,完整概括了走入佛門至成就佛道的全部過程。其中,《菩提道次第廣論》是宗大師四十六歲時所造,總依彌勒菩薩的《現觀莊嚴論》,別依阿底峽尊者的《菩提道炬論》,從道前基礎開始,由下士道(人天乘)、中士道(聲聞乘)、上士道(菩薩乘)層層遞進,將三乘佛法總攝於一成佛之道。但《廣論》卷帙浩繁,普通根機者往往望而生畏,故於五十九歲時另造《菩提道次第略論》,將《廣論》核心內容作了概括,並完整保留其中關於修法部分的內容。可以說,它不僅是《廣論》的簡化版,也是修持版,實用版。      上世紀初,大勇法師、法尊法師等先後入藏求法,並將《略論》和《廣論》譯成漢文,得到太虛大師的高度評價,稱之為「不沒自宗,不離餘法,而巧能安立一切言教,皆趣修證。故從天竺相性各判三時,以致華日諸宗之判攝時教,皆遜此論獨具之優點」。此後幾十年,《道次第》在漢地雖時有弘揚,但主要還是集中於修學較為深入的專業人士,並未在四眾弟子中得到普及。至上世紀九十年代,台灣日常法師講授《廣論》的錄音傳入內地,藉由這一因緣,逐漸在各地掀起學修《道次第》的風氣。      濟群法師與本論的因緣,始於中國佛學院求學期間。其時,從夢參老法師聽聞《道次第》。夢老曾於藏地求法十年,並在格魯派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學經五年。此後,濟群法師一直注重對此論的弘揚。上世紀九十年代,即在閩南佛學院為研究生講述《道次第》相關課程。而在法師擔任所長和導師的戒幢佛學研究所和西園寺青年佛學進修班中,都將《道次第》作為必修的基礎課程。二〇〇四年,法師還以一年時間,親自對《菩提道次第略論》作了詳細解說。尤其對三士道各個修學環節及運作原理所做的剖析,深入淺出,環環相扣,聞之豁然開朗。這一系列影音檔共一百一十四講,有字幕版的DVD、RM 和MP3光碟流通,並在「戒幢佛學教育網」和「濟群法師個人主頁」提供網路下載,各大影片網站也有轉載。此外,法師還先後多次為戒幢佛學研究所研究生和各地「《道次第》學習小組」作相關修學開示,從不同角度對《道次第》的修學目標、重點、要領和實修理路進行概括性的介紹,撮其要義,濃縮精華,對學習本論有極大幫助。      本書收錄了濟群法師關於《道次第》的系列開示,還附了一篇《三主要道》講記,這些內容不僅有助力我們更好的修學《略論》,同時也能快速掌握佛法的修學要領,所以把它和《略論》講記放在一起,供大家修學參考。      安隱

作者資料

濟群法師

童真入道,出家四十餘載。為溈仰宗第十代傳人、斯里蘭卡佛教與巴利語大學榮譽文學博士、中國社科院特約研究員及多所大學客座教授。 1980年就讀於中國佛學院,隨後於閩南佛學院、戒幢佛學研究所等地任教。從事教育幾十年來,對如何有效修學,有著深入的觀察、思考和實踐。由此,提出修學五大要素,創建三級課程體系,令無數學人蒙益。 1992年起,面向社會及高校舉辦講座,開中國內地弘法之先,法音流布海內外。同時筆耕不輟,出版「智慧人生、修學引導、以戒為師」等叢書四百多萬字。以純正的佛法知見,剖析社會問題,釐清修學誤區,提出切實的解決之道。 相關著作:《菩提大道:《菩提道次第略論》講記(全套三冊不分售)》《超越「二」的智慧:《金剛經》探微》

基本資料

作者:濟群法師(釋濟群、Shi Ji-qun)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Open mind系列 出版日期:2023-09-05 ISBN:9786263188112 城邦書號:BU7403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