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24小時神祕書店(暢銷回歸)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24小時神祕書店(暢銷回歸)

  • 作者:羅賓.史隆(Robin Sloan)
  • 出版社:馬可孛羅
  • 出版日期:2023-04-11
  • 定價:370元
  • 優惠價:79折 292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292元,贈紅利14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77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馬可孛羅全書系5折起!

內容簡介

歡迎來到24小時神祕書店!! 在這裡,魔法不是世上唯一的勢力,書架可能是通往永生的祕道 連結Google總部的強大電腦,連巫師和吸血鬼都會心生羨慕…… 一個以現代Google總部的數位科技,破解遠古祕密的奇幻探險故事 村上春樹X丹‧布朗X約瑟夫‧柯內爾的完美合體 ★全球快速售出十七國版權 ★美國邦諾書店「發現傑出新人作家」 ★英國書商雜誌當月選書 ★「獨立下次書選」選書 ★博客來OKAPI鹹水傳書機當月選書 推開書店玻璃門,梯子往上延伸一片直達天花板的古書 眼前彷彿一座滿是野狼、巫婆跟土匪的幽暗森林…… 26歲的失業青年克雷,憑藉著猴子般的好奇心和爬梯功力,讓他找到在一間老舊書店裡輪夜班的新差事。可是上工幾天後,他開始覺得事有蹊蹺:顧客永遠在夜半上門,卻半本書也沒買,老是窩在角落,神祕兮兮地探查書店老闆用特殊形式排列的書籍。 克雷忍不住打開這些古書,赫然發現裡頭全是密密麻麻的古密碼。克雷和他的阿宅朋友化身駭客英雄,前進Google總部,號召網友大軍,運用iPhone和大型Google祕技,將顧客的索書紀錄投射在克雷製作的3D書店裡──當3D影像在MacBook上急速迴旋,克雷驚覺書架背後埋藏著關於遠古《生命之書》更大的祕密…… 當古密碼遇上3C技術、魔法大會變成Google解謎大會,圖書館成員穿著黑袍穿梭神祕洞穴中,彷彿一趟科技、遠古碰撞而出的數位奇幻之旅。潛入Google總部與十五世紀末的神祕書會,千百年來亟欲破解的永生之祕,究竟藏在何處? 【名家推薦】 Ø三度入圍歐亨利獎的短篇故事大師喬治‧山德斯盛讚: 《24小時神祕書店》是真正的精心力作、一則美麗的寓言故事。作者冒險運用真實素材(比方說,書裡提到Google的實際園區),說服我們相信一個非寫實與假想的陰暗世界。作者給人一種寬大為懷、熱愛世界的感覺──古老的世界、當代的世界──深愛著愛、深愛著友誼、深愛著這樣的想法:我們的技術能力可以作為美的管道,於是讀者會隨著他的熱忱起舞。樂趣橫生──但不容否認的,也是強而有力的閱讀體驗。 Ø《逝去的世界》作者尼克‧哈卡威(Nick Harkaway): 這是一本艾琳‧莫根斯坦的《夜行馬戲團》跟尼爾‧史蒂芬生的《Reamde》兩者的愛情結晶,《24小時神祕書店》是一本讀來極有趣味的故事,關於友誼、生活、神祕事物的誘惑。這本寬厚又樂觀的書,探討現代科技與中古謎團的交會,提供一個通往舊世界與新世界之間正向關係的路線圖。這本書抓到了要點。加上,你知道的:研究密碼的祕密團體、垂直延伸的書店、性感的科技高手、偷竊事件以及對永生的追求。我愛極了。是的,我也願意冷凍我的腦袋。 Ø美國知名作家與幽默家約翰•霍奇曼(John Hodgman): 在這個書本隨著錄影帶和BB call一起填滿清倉廉售箱子的時代,《24小時神祕書店》提醒我們,在名叫「小說」、伸手可觸的紙類物品裡,在我們從前稱作「書店」的溫暖小祕密會社裡,有一種親密且充滿歷險的喜樂。作者的小說讀來逗趣愉快,頗具挑撥性,靈活巧妙,甚至讓人亢奮激動。不只是懷舊的緣故,我忍不住一頁頁翻讀下去。 Ø美國台裔科幻作家游朝凱(Charles Yu): 作者就像一位技術高超的建築師,而《24小時神祕書店》就像一個巧妙設計的空間,充滿了神祕和密碼。這是一個聰明又有趣的故事,同時也是一個關於進步、資訊和科技的故事,發人深思,充滿了智慧和幽默。

內文試閱

  讓我倒帶重頭說起吧……      迷失在書架陰影裡的我,差點從梯子上跌下來。我正好爬到一半。書店的地板遠遠在下方,彷彿是我剛剛遠離的星球表面。書架的頂端巍然聳立,上頭黝暗無比——書本密密實實擠在一起,光線完全透不過去。那裡的空氣搞不好也比較稀薄。我想,我還看到了一隻蝙蝠。      我為了保住小命而牢牢抓緊,一手扣住梯子,另一手攀住架子前端,手指使勁壓到泛白,目光在指關節上方循線前進,細細搜尋書背—在那裡,看到了。就是我在找的那本書。      不過,讓我倒帶重頭說起吧。      不論何時走在舊金山的街道上,我都會留意櫥窗上的徵人告示—你通常不會做這種事,對吧?對於那種告示,也許我原本應該更有戒心的。      那家二十四小時書店當然沒有合法雇主的模樣:      徵人啟事:   晚班   有特定要求   福利好      現在:我很確定「二十四小時書店」是某種拐彎抹角的說法。書店位於百老匯街,那裡就是個愛拐彎抹角的地區。      我把玻璃門推開。上方傳來清亮的鈴鐺聲,我緩緩踏了進去。我當時並不明白,自己其實跨過了某個重要的門檻。      裡頭:想像正常書店倒向一側的形狀與體積。這個地方窄得荒謬,高得讓人昏頭,書架一路往上延伸—整整三層樓高(也許更高)的書本。我抬頭仰望(為什麼書店老是要逼你用脖子做出不舒服的動作?)書架平平順順地沒入陰影裡,暗示著可能會永遠延續下去。      書架上塞滿著書籍,讓我覺得自己彷彿站在森林的邊緣—而且還不是友善的加州森林,而是古老的川索維尼亞森林,滿是野狼、巫婆跟揮舞匕首的土匪,全在月光撫照不到的暗處守候你。有扶梯緊緊攀住高聳的書架,可以左右滾動。那種景象通常看起滿迷人的,可是這裡的梯子往上延伸到一片幽暗裡,看起來很不祥。它們在黑暗裡低聲細訴關於意外的謠言。      所以我賴在店面的前半部,燦爛的正午陽光傾洩進來,讓野狼不得靠近。四周與門上的牆壁都是玻璃,厚厚的方形窗玻璃嵌在黑鐵格柵裡,上面有瘦高的金色字母以拱形的方式橫越玻璃,寫著(倒反的):普蘭伯的二十四小時神祕書店。拱形下方的空白裡有個符號—雙手攤平展開,從翻開的書本中升起。      所以,普蘭伯是誰?      「哈囉,嗨。」安靜的人聲從層層疊疊的書架那裡傳來。一個身形顯現—跟扶梯一般高挑細瘦,穿著淡灰扣領襯衫與藍色羊毛衫。走起路來搖搖晃晃,長手一路搭在書架上支撐自己。他從暗影裡走出來,他的羊毛衫跟藍色眼眸正好相配,那雙眼睛低低地窩在皺紋組成的巢穴裡。他已垂垂老矣。      他對我點點頭,無力地揮揮手。「你想在這些書架裡尋覓什麼?」      所以,那是一個月以前的事了。現在我是普蘭伯店裡的大夜班店員,像隻猴子似地在梯子爬上爬下。那可是有一套技巧的。你先把梯子滾到定位,鎖住輪子之後屈起膝蓋,直接跳到第三或第四階。接著用雙臂拉著自己,維持自己往前行進的動力,眨眼間就爬到了空中的五英呎。一面攀爬的時候,目光千萬要平視,不要仰望也不要俯瞰。眼睛要一直聚焦在臉龐前方的一英吋處,看著五顏六色的書背紛紛模糊飄過。邊爬邊在腦海裡數算梯階。最後,當爬到了正確的階層,就伸手去拿目標書籍─哎,當然要探身去拿啊。      作為專業能力來說,這個可能不像網頁設計那樣炙手可熱,不過可能還更有趣就是了。身處這個階段的我只要有工作,來者不拒。      我只希望能多多使用這個新技巧就是了。二十四小時神祕書店不是因為顧客人數過多而日夜不打烊。事實上是幾乎沒有客人,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比較像是夜班警衛而不是店員。      二十四小時神祕書店賣的是二手書,但書況一律都很完美,幾乎可以當成新的。他在白天負責採買(只能賣書給名字印在窗戶上的這個男人),而他一定是個很難纏的客戶。他似乎不太在意暢銷書排行榜,庫存的內容範圍廣泛。我想,這些書除了展露他的個人品味之外,看不出有任何模式或目的。所以,這裡找不到少年巫師或吸血鬼警察。滿可惜的,因為這裡正是那種店,在那種店裡你會想買本關於少年巫師的書。會讓你想當個少年巫師。      我跟朋友們講過普蘭伯的店,其中幾位曾經順道過來瞧瞧書架,眼看著我爬進灰塵漫布的高處。我通常會哄誘他們掏錢買東西,我最少也會叫朋友買張明信片再走。那種明信片在櫃檯有好大一疊,用筆墨描繪了這家店的正面—那種細線設計好老派,但因為太不酷,反而又酷了起來—二十四小時神祕書店每張賣一塊錢美金。      可是,每幾個小時才一塊美金的進帳,哪付得起我的薪水啊。其實我還真想不通自己的薪水是打哪來的。我也納悶著,這家店到底是靠什麼營運下去的。      二十四小時神祕書店有個資料庫,在破舊的米白色Mac Plus 上面運作。我已經學到,二十四小時神祕書店其實是兩店併成一店。      這裡有個多少還算正常的書店,就是表面的這一個,緊緊擠在櫃檯周圍,標明了歷史、傳記跟詩詞的矮櫃。而這間多少算是正常的書店存貨卻品質不一、讓人挫折:不過,庫存的內容至少都是你在圖書館或網路上可以找到的書籍。      另一間書店的書架則在後頭,最重要的是,在的高高書架上架有扶梯。就Google 來說,高架擺放的書冊並不存在。相信我,我搜尋過了。這些書有很多模樣都很古老—皸裂的皮革、金箔的書名—不過,有的也是用鮮豔硬質的書皮新近裝訂而成。所以並不是全都是古書,只是都很─獨特而已。      我把這裡想成後區書單。      我最初開始在這裡工作的時候,還以為它們只是小間出版社推出的書。是的,就是不喜歡留下數位記錄的艾米許式5小型出版社。我原本認為,不然或許是自費出版的作品—一整批手工裝幀的單版書籍,永遠沒機會到國會圖書館或其他地方去。也許神祕書店是某種孤兒院。      可是現在,當了一個月的店員之後,我開始覺得實情更加複雜。情況是這樣的:這裡有第二家書店,也有第二批顧客—這小群人好似怪月亮一樣繞著書店轉動,年紀較大,按照演算法似的規律性抵達,從來不在店內閒逛。來的時候十分清醒、態度穩健,渾身傳達著需求的振動。比方說:      門上的鈴鐺會叮叮響起,響聲結束以前,廷多爾先生就會氣喘吁吁喊道,「金斯雷克之書!我要找金斯雷克之書!」他的雙手會離開腦袋(難道他剛剛真的把雙手貼在頭上跑過街嗎?),然後使勁往櫃檯猛拍。他會重複說一遍,語氣彷彿在說,剛剛都說你襯衫著火了,幹嘛不快點急救啊。      「金斯雷克之書!快啊!」      Mac Plus 上的資料庫涵蓋了一般書籍與後區書單。後區書單並未根據書名或主題(它們有主題嗎?)來分類上架,所以有電腦輔助是很重要的。我會輸入金—斯—雷—克,然後Mac 就會慢條斯理地攪動—廷多爾先生會踮著腳跟彈跳不停—接著電腦就會發出鳴響,顯示含義模糊的回覆。不是傳記、歷史、科幻小說或奇幻,而是:3─13。指的就是後區書單,第三條走道的第十三層書架,大概離地十英呎。      「噢,真是感謝,謝謝你,是的,真是感謝。」廷多爾會這麼說,欣喜若狂。「這邊是我的書—」他會從某處(可能是褲子吧)撈出一大本書,就是他要歸還的那本,用來交換金斯雷克之書。「我的借書卡在這裡。」他會把一張樣式講究的護貝卡片滑過桌面,上頭標有裝飾著店面櫥窗的符號。卡片上會有一串冗長且隱密的編碼,用力地印進了厚重的紙張裡,是我該登記下來的。一如既往,廷多爾會是6WNJHY這個幸運號碼。而我會連續打錯兩次。      等我在梯子上完成猴子任務,就會把金斯雷克這本書包進牛皮紙裡。我會想辦法閒聊一下,「今天晚上過得怎樣,廷多爾先生?」      「噢,很好,現在比較好了。」他會發出氣音,抖著雙手接下包裹。「是有進展,慢歸慢,但是步調穩健,當然了! Festina Lente,謝謝你,謝謝你!」接著鈴鐺又會叮叮響起,他匆匆退回街上。那會是凌晨三點。      這是讀書會嗎?他們是怎麼加入會員的?要付錢嗎?      等廷多爾、拉賓或費多洛夫離開,只剩我獨坐在此的時候,我就會自問這些事情。廷多爾可能是裡頭最怪的一個,可是他們都很古怪:全都頭髮半白、態度專心致志,似乎是從其他時代或空間被運送過來的人。他們不用iPhone。說真的,除了那些書之外,他們也絕口不提時事、流行文化或任何事情。我確實把他們當成一個讀書會來看,雖然沒有他們認識彼此的證據。每個人都獨自來到店裡,除了迫不及待想到手的東西之外,對於其他事情一概隻字不提。      我不曉得那些書的內容—不去知道,正是我職務的一部分。回顧一下我獲得錄用的那天,經過爬梯試煉之後,普蘭伯站在櫃檯後面,用晶亮的藍眸瞅著我說:      「這份工作有三項要求,每項都很嚴格。不要輕言答應。前後將近一世紀的時間,這家店的店員向來遵守這些規定,所以我現在絕對不允許有人打破。(一)「晚上十點到凌晨六點,你一定要在這裡。絕對不能遲到,也不能早退。」(二)「你不能瀏覽、閱讀或檢視高架上的書。只能幫忙會員取書。就這樣。」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在這裡獨自度過幾十個晚上,你竟然連一本都沒翻開過?是的,我就是沒有。就我所知,普蘭伯在某個地方架了攝影機。要是我偷看被他逮到,我會丟掉飯碗。我的朋友們在職場上像蒼蠅一樣大批陣亡;整個產業、國家的某些部分都漸漸停擺。我不想住在帳棚裡。我需要這份工作。      神祕書店裡的書,究竟藏著什麼謎題?      午夜時分,我回到了書店。一切都照著計畫進行。我處於警戒狀態,感覺良好,摩拳擦掌準備視覺化。我把掃瞄過的資料從大盒裡拉出來;在bootynet 上才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任何人在那本日誌上記下的所有故事,經過完美的處置,全都流回我的筆電裡。      電腦,現在該是你聽命於我的時候了。      這種事不可能一開始就順利運作。我把原始文本灌入視覺化。資料像污垢般地散落各處,粉紅、綠色跟黃色的團塊,全是電玩遊戲的刺眼色調。      我做的頭一件事就是改變調色盤。拜託,請用土色系的。      現在:我這邊同時處理太多資訊了。我只想看看誰借了什麼書。凱特的分析聰明到把名字、書名跟時間在文本裡標籤起來,而視覺化知道怎麼把那些東西以繪圖呈現,所以我把資料跟顯示連接起來,看出了某種熟悉的現象:群集起來的彩光穿越書架彈跳不停,每個光點都代表一位顧客。不過,這些是幾年前的顧客就是了。      看起來沒什麼—只是一團穿越後側書區的彩色東西。接著,憑著直覺,我把點跟點都連接起來,於是它不再是密擠成團的東西,而是一組星座。每個顧客都在書架上留下了一道痕跡,好似喝醉一般的Z字型。最短的星座呈現紅黏土的顏色,劃出了小小的Z字型,只有四個資料點。最長的那個呈現深暗苔蘚的顏色,以鋸齒狀的長型橢圓,曲折穿越了整座書店的寬度。      看起來還是沒什麼。我用觸控板推一下3D書店,讓它沿著軸心轉動。我站起來伸展雙腿。我從書桌的另一側撿起達許.漢密特的書,從我頭一天在書店以來,就注意到它從沒被人碰過。真悲哀。我的意思是,說真的:擺滿胡言亂語內容的書架搶走所有的注意力,而《馬爾他之鷹》卻放著積灰塵?真是悲上加悲。好蠢。我應該開始找別的工作。這個地方快把我搞瘋了。      我回到櫃檯時,那座書店還在打轉,就像旋轉木馬一般急速迴旋─發生怪事了。只要一轉,那個暗色苔蘚星座就會猛地清晰起來。它會在瞬間顯現一個圖片,而且—不會吧。我的手猛按觸控板,讓那個模型放慢直到暫停下來,然後把它轉回來。那個暗色苔蘚星座呈現了清晰的圖片,其他的星座也都融合進去。可是沒有一個跟暗色苔蘚一樣完整,不過倒是描出了下巴的弧度,或一顆眼睛的斜度。當模型排成直線,彷彿我從正門往書店裡看—跟我現在坐的地方非常靠近—那些星座活了起來。      星座顯現出一張臉!      謎題解開後,書店老闆普蘭伯卻神祕失蹤了!      我小時候讀奇幻小說,老是做著關於性感女巫師的白日夢。我從沒想到自己真的會認識一個,可是那也只是因為我本來不曉得我們之間會有巫師存在,也不知道我們會把他們叫做「Google 人」。現在我在性感女巫師的臥房裡,兩人結伴坐在她的床上,試著解開難如登天的問題。      凱特說服了我,說我們永遠沒辦法在賓州車站追上普蘭伯。那裡的表面積太大,她說—普蘭伯有太多方式可以走下火車跟踏上街道。她有數學可以證明這點。我們看見他的機率有百分之十一;要是我們失敗了,就會永遠失去他的蹤跡。我們需要的是個可以相逢的狹路。      最好的狹路當然就是圖書館本身。可是永生書會以哪裡為家呢?沒人知道。      我們用Google 密集搜尋,怎麼都找不到Festina Lente 公司的網站跟地址。過去一世紀以來的報紙、雜誌或分類廣告都不曾提及。這些傢伙不只是祕密行動,根本就是地下化了。      可是,那個地方一定真正存在吧?—一個有前門的地方。上頭會有標記嗎?我正想到了書店。前側窗上有普蘭伯的名字,還有那個符號,就跟工作日誌和帳冊上面的一樣。雙手敞開如書。我的手機裡有張它的照片。      「好主意,」凱特說,「要是建築物上的某個地方有那個符號—貼在窗戶上或者刻進石頭裡—我們就能找到。」      「什麼,要對曼哈頓的人行道做完整的調查嗎?那要花大概五年的時間吧。」      「其實是二十三,」凱特說,「如果我們用老式的作法。」      她把自己的筆電拉過床單,把它搖醒。「猜猜我們在Google 街景裡有什麼?就是曼哈頓每棟建築物的照片。」      「所以扣掉步行的時間,現在只會花我們—十三年的時間?」      「你一定要開始用不同的角度來想事情。」凱特搖著頭發出嘖嘖聲。「這就是你在Google會學到的事情之一。以前很難的事情─再也不難了。」      我還是不懂,這麼特定的問題,電腦怎麼幫得了我們?      「嗯,要是人─類─跟─電─腦,」凱特說,拉高語調模仿卡通機器人,「攜手合作呢?」      她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舞動,有我認得的指令:Hadoop 大王的軍隊再次出動。她換回正常的語氣,「我們可以用Hadoop 閱讀書裡的紙頁,對吧?所以也可以用來讀建築物上的標示啊。」      當然了。      「可是它會弄錯,」她說,「Hadoop 可能會把十萬棟建築物的範圍縮小到大概,五千棟吧。」      「所以我們的時間會降到五天而不是五年。」      「錯!」凱特說。「因為猜猜怎樣—我們有一萬個網友。就叫做—」她得意洋洋地喀達敲下一個分頁,肥大的黃色字母出現在螢幕上—「Mechanical Turk。它不像Hadoop 那樣把工作分派給電腦,而是把工作寄給真人。很多人。大多是愛沙尼亞人。」      她對Hadoop 大王以及一萬個愛沙尼亞人下令。她真是無人能擋。      「我不是一直跟你說嗎?」凱特說,「我們現在有這些新的本領了啊—還是沒人懂。」她搖搖頭再說一回,「就是沒人懂。」      現在我也裝出卡通機器人的聲音:「技—術—奇—異—點近了!」      凱特呵呵一笑,在螢幕上移動符號。角落有個大大的紅色數字告訴我們,有30,347 個人正等著聽從我們的指令行動。      「人—類—女—孩—非常—美麗!」我搔搔凱特的肋骨,害她勾錯了選項;她用手肘把我推開,埋頭工作。我看著她把曼哈頓成千上萬的建築照片排起來。有赤褐石、摩天大樓、停車建物、公共學校、店面—全都是Google 街景車捕捉到的影像,都由一部電腦負責加上「也許、可能含有雙手形成的書本符號」這個旗標,雖然大多情況裡(其實除了一個之外其他都是),只是電腦「誤以為」是永生書會的符號:祈禱中的雙手、華麗的哥德式字母、彎扭的棕色椒鹽卷餅的卡通圖案。      接著她把那些影像送出去給Mechanical Turk —遍布全世界坐在筆電前的急切靈魂,一整個軍隊似的那麼多人—加上我的那張參考照片以及簡單的問題:這些配得起來嗎?是或不是?      她的螢幕上有個小小的黃色計時器,說這項任務會花二十三分鐘。      凱特一直在說的事情,我終於弄懂了:這種東西真的教人心醉神迷。我的意思是,Hadoop 大王的電腦軍隊是一回事,可是這是真人耶。多得不得了。大部分是愛沙尼亞人。      那架筆電發出低鳴,凱特翻過身去敲敲鍵盤。還重重喘著氣的她,咧嘴一笑,把筆電抬到自己的肚皮上,讓我看看這個「人類─電腦」和諧共處的結果,千架電腦,比電腦數量還多十倍的人類,加上一位冰雪聰明的女孩協同合作:      那是個低矮石造建築的褪色照片,看來不過是一棟大房子。捕捉到越過前方人行道的模糊人影;其中一人掛著粉紅腰包。房子的小窗上圍了鐵窗,黑色遮雨篷下有個陰影籠罩的闃暗入口。就在那裡,刻進石頭,灰色襯著灰色:像一本書那樣張開的雙手。      小不隆咚—沒比真手大多少。但是在人行道上路過,就可能會錯過。這棟建築物在第五大道,面對中央公園,古根漢美術館那條街下去的地方。      永生書會就藏在顯而易見的地方。

延伸內容

【媒體盛讚】
充滿閱讀樂趣。——華盛頓郵報 一本讓你無法抗拒,一頁一頁翻下去的小說。——新聞週刊 天啊,這本書太好玩了——尤其對任何愛書人來說,沒有人可以拒絕活在當今的數位時代。如果你喜歡看實體書,喜歡實體書聞起來、摸起來的感覺,但也不想拒絕你的 iPhone手機;如果你喜歡解謎、怪異的解謎提示,還有阿宅書會和阿宅任務,這本書會是你的菜。——香片網站 作者說故事的天分,還有他創造出來這些絕妙又古怪的角色,讓《24小時神祕書店》這本書如此令人印象深刻。你可以把這本書想成「村上春樹」、「丹‧布朗」和約瑟夫‧柯內爾的合體。這是一場夢幻的冒險,一個存在主義式的偵探故事,也是一個小小空間裡的奇蹟。——美國新聞日報 今年最引人深思,也是最好玩的閱讀體驗,超吸引人,超級有趣。作者慷慨賦予這本書這麼多魔力,極具天分,在文學界或科技圈顯然都展現了他深度的感染力。——美國國家公共電臺書介 作者巧妙結合了昔日的愛書情結和數位科技的脈動,發現當中的驚奇和樂趣,也讓電腦的位元看起來很美……一次關於古老迷信、密碼、祕道,破解密碼的叛逆之旅,將激起每個人內在的童心。但這不只是一本幻想奇談,作者串起怪異的現實,在古怪和正常之間取得一個詼諧的平衡。作者對書本和新科技的宅魂和熱血,讓情節隨之高漲……一個高尚、聰明又異想天開的故事——經濟學人 這是一個輕鬆活潑,驚人的老派冒險故事,寫出了古老和現代的激盪。《24小時神祕書店》巧妙運用科技時代奇幻的一面,而作者創造出來的謎底,也是故事人物鍥而不捨追查的謎底,值得你一頁一頁地看下去。——舊金山紀事報 一本征服人心的文學冒險。作者創造一個設定,然後把故事像拼圖一樣一片片拼起來,表達他對數位時代的持久追尋。——娛樂週刊 太奇妙的一本書。我愛極了作者創造出來的世界,就像一個Google科技的奇幻園地,也像一個古老的模擬社會。這本書充滿了古怪的暗示和超棒的角色,也是一次對書的喝采,無論是實體書或是電子書。——GeekDad網站 太讓人陶醉了,情節緊湊到透不過氣。——克利夫蘭實話報. 作者探索了一種全新的設定,為一種新的文學類型打下基礎……《24小時神祕書店》是一場科技冒險,所有難解的謎題都能用真實的裝置解開,是對科技的人性反思,也喚起了一種童話的基調。——Grantland 網站

作者資料

羅賓‧史隆 Robin Sloan

羅賓‧史隆在密西根州長大,畢業於密西根州立大學經濟系,2002年到2012年間,他分別任職於美國著名的傳媒教育機構波因特學院、美國電視臺Current TV,以及擔任Twitter的創意總監。目前將時間均分給舊金山跟網路。《24小時神祕書店》是他的第一本長篇小說。 作者網站:www.robinsloan.com 作者Twitter:twitter.com/robinsloan

基本資料

作者:羅賓.史隆(Robin Sloan) 譯者:謝靜雯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Echo 出版日期:2023-04-11 ISBN:9786267156742 城邦書號:MO0028X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