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特促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冰點(暢銷500萬冊感人經典‧北海道最知名作家三浦綾子冥誕100週年紀念版)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冰點(暢銷500萬冊感人經典‧北海道最知名作家三浦綾子冥誕100週年紀念版)

  • 作者:三浦綾子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22-12-01
  • 定價:599元
  • 優惠價:79折 473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473元,贈紅利23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44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日/韓劇」發燒話題75折起!

內容簡介

暢銷超過500萬冊的不朽經典 直探愛與罪的臨界點 傳奇名家三浦綾子冥誕100週年 重量紀念版 再度燃燒 明明是一顆只想愛人的心, 為什麼偏要承受比北國寒風更刺骨、比漫天大雪更冰冷的命運? 每個人的一生,都會遭遇一次無比絕望的「冰點」…… ★風靡全亞洲,日台韓各國4度電影化,11度改編電視劇 ★翻譯作品暢銷17國 譯成13種語言 ★從平凡主婦搖身變為影響世世代代的暢銷作家 ★獲北海道文化賞肯定、北海道旭川市代表文學家的人性揭露之作 ★2022年適逢三浦綾子冥誕百年,北海道「三浦綾子文學紀念館」舉辦一整年特展講座 那一天,如果沒有發現妻子的不忠、 如果女兒並未走失、如果他願意鬆口一句「原諒」, 一家四口十多年來還需要受到如此折磨嗎? 身為醫院院長的啟造,有著令人豔羨的美麗妻子和一對可愛兒女。平日是位高喊「愛你的敵人」的謙謙君子,私底下卻深深妒恨妻子夏枝的不忠。當夏枝因偷情導致愛女喪生,啟造竟突發奇想,瞞著家人領養殺女仇人的年幼女兒進入家門。暗濤洶湧的嫉妒、憎恨,和啟造無法鬆口的一句「原諒」,令一家四口逐漸深陷絕望泥淖…… 在三浦綾子筆下,人物沒有絕對的善與惡,道貌岸然的君子心眼可能格外狠毒,美麗溫柔的妻子可能自私自戀,善良的人未必永遠都能做出正確選擇……在北國冰天雪地的風景中,令讀者深思:令人失去生存欲望的「冰點」是什麼?以愛為形貌的謊言何以能帶來如此折磨?本書出版當時爆發「冰點熱潮」,堪稱橫跨數代讀者的大眾經典。 最愛的人,往往也是最不可原諒的人! 自私、傲慢、說謊、毀謗,比觸犯法律的罪更重。 偏偏,我們總操弄這些最冰冷無情的武器,攻擊最親密的身邊人。 【即將推出】 續.冰點(《冰點》精采續集)

內文試閱

這是位於旭川市郊神樂町的松林,辻口醫院院長的私宅悄無聲息地座落在松林旁,附近只有零星幾戶人家。 遠處傳來「五段雷」煙火一連五發的爆破聲。此刻是一九四六年七月二十一日的正午時分,附近正在舉行夏祭。 辻口家客廳裡,辻口啟造的妻子夏枝和辻口醫院眼科醫生村井靖夫相對而坐,兩人從剛才起都沒說話。天氣十分炎熱,坐在椅子上什麼都沒做,全身卻不住地冒汗。 突然,村井一聲不吭地站起身,大步走向門邊,抓住門把。 門把發出「咔噠」一聲。經過剛才漫長的靜默,這聲音聽在夏枝耳裡特別刺耳。 夏枝不由自主抬起眼皮,長睫毛的陰影落在晶瑩瀲灩的眸子上,高聳的鼻梁顯得氣質高雅,而那張屬於北國女性的面孔,肌膚細緻雪白,襯托在深藍色浴衣下,更顯美麗。 (他從剛才起就一直不說話……) 夏枝在心裡嘀咕著,抬頭仰望村井穿著白西裝的修長背影,一絲微笑在她臉上浮現。那兩片端整的唇瓣笑起來時,意外地相當性感。然而那份性感,並不只是出於她二十六歲的青春年華。 夏枝從剛才就察覺村井有話想說,不禁面露期待。她意識到自己的心情,腦中卻想起出門在外的丈夫那雙溫柔又帶點神經質的眼睛。 這件事得從今年二月說起。一天,夏枝清理暖爐時,一粒灰燼不慎飛進眼裡,她便到醫院請村井診治。從那時起,村井就無法將夏枝的身影從心底揮去。 當然,在這之前,村井早已認識貴為院長夫人的夏枝。然而夏枝實在太美了,美得令他不敢正視,就連對夏枝發生興趣的念頭也令他害怕。 而現在,夏枝卻成了村井的患者。他夾出黏在角膜上的細小炭粒,幫夏枝戴上眼罩。治療完畢,村井感到一種從未經驗過的奇妙欣喜。 「凶手就是它呢。」 村井指著鑷子尖端的炭粒給夏枝看。 「看不見耶,太小了。」 躺在手術台上的夏枝單手撐起身子,微傾著頭對村井微笑。 「這樣就看得到了吧?」 村井擦拭鑷子似的把炭粒移到一張白紙,兩人不約而同注視著那粒灰燼。村井發現自己和夏枝近得面頰幾乎相碰。 「哎呀,這麼小呀?這麼痛,我還以為是多大一塊灰塵呢。」 戴上眼罩的夏枝只剩一隻眼可以視物,很難辨別物體的遠近,只見她凝神緊盯那顆炭粒,和村井緊鄰的時間稍嫌長了一些。 那天之後的半個月裡,夏枝定期到醫院複診。她的眼睛恢復得很好,很快就不需再治療,但村井仍瞞著她繼續為她洗眼。 「我已經好了吧?」 一天,夏枝問村井。 「還得在暗房仔細檢查一次。」 村井的聲音有些沙啞,露出哀求的眼神。 暗房很狹小,相對而坐的兩人膝蓋碰到一塊兒。其實夏枝根本不需再做檢查,但村井還是花了很長的時間進行診察。 檢查結束後,村井直勾勾地凝視夏枝。看到他如此認真的眼神,夏枝有些心慌,心頭一緊。但奇妙的是,也令她愉快,不過她表面上仍不動聲色。 「謝謝。」 夏枝起身時,村井竟抓住她的手說: 「不要走!」 夏枝覺得村井這種孩子氣的舉動很可愛,但她莊重地垂下眼皮,輕輕地制止村井的手,走出暗房。 在那以後,村井經常到辻口家拜訪,但很少和辻口家兩個年幼的小孩阿徹和琉璃子講話。 「村井先生好像不喜歡小孩啊。」 一次,夏枝問村井。那時啟造正好有事離席。 「也不是不喜歡……」 村井譏諷地撇嘴說道,臉上的表情冷淡而虛無。 「我只是不喜歡夫人的小孩。不,應該說,我甚至想詛咒夫人的小孩。」 「啊唷,什麼詛咒!說這種話……」 「我真不願夫人生小孩!」 知道村井對自己的愛慕之情竟如此熾熱,夏枝心裡非常感動。 此刻,夏枝望著村井站在門前的背影,又想起一個月前他說過的話。 遠處再度傳來一陣夏祭的「五段雷」煙火爆炸聲。 村井抓著門把,轉過頭來,寬闊的額頭上掛著汗珠,稍嫌單薄的嘴唇欲言又止地顫動著。 夏枝等著他開口說話。 身為有夫之婦,竟對村井的告白有所期待,然而,夏枝並不願去思考這行為代表的意義。 「您為什麼為我說媒?」 村井激動地說,語氣像在責問夏枝似的。漫長的沉默被打斷了,夏枝感到一陣暈眩,不由得傾身靠向一旁的立式鋼琴。 「夫人!」 村井向前一步,迫近似的擋在夏枝面前。 「夫人!您真是個殘酷的人。」 「殘酷?」 「是啊。太殘酷了!您不是才說要替我介紹對象?我一直以為您心裡很清楚呢。您應該早就了解我的心意吧,而您竟然……」 說著,村井瞥了一眼桌上的照片。照片裡的女人,就是夏枝向他說媒的對象。女人站在一棵相思樹下,笑得那麼天真無邪,笑聲彷彿迴蕩在耳畔。 村井的視線重新轉向夏枝。他那雙黑眼珠就男人而言,實在有點美得過分,但同樣一雙眸子不時卻又充滿了虛無的陰暗。或許,就是那陰暗當中的什麼吸引著夏枝吧。 此刻,村井正用那雙陰暗的眸子凝視著夏枝。她連忙垂下眼皮,否則自己可能就要倒向村井的懷裡。 夏枝心裡明白,像今天這種當面挑明的日子遲早會來。 老實說,今天向他提起相親的事,或許並不是真的想勸他結婚,而是想確認他的心意。 夏枝白嫩的雙手合十,祈禱似的舉到胸前,看上去妖嬈美豔。 「夏枝夫人!」 村井向背靠白石灰牆的夏枝走近一步,兩手放在她肩上。手心的溫熱,透過浴衣傳到夏枝身上。 「不要這樣!我要生氣了……我……」 村井彎下身子,逼近夏枝。 「村井醫生,請不要忘記我是辻口的太太。」夏枝臉色鐵青地說。 「夏枝夫人,如果能忘了妳……我也想忘!就是因為忘不掉,我才如此痛苦啊,不是嗎?」 說著,村井大力搖晃夏枝的肩頭。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從走廊傳來,接著,房門打開了。 琉璃子搖搖擺擺地走進來,她穿著粉紅洋裝,外面罩了一件白圍兜。 村井連忙退到夏枝兩三步之外的位置。 「媽媽,怎麼了?」 三歲的琉璃子似乎從兩個大人的態度感覺出不尋常的氣氛。她兩眼睜得圓圓的,瞪著村井說:「你要是欺負媽媽,我要告訴爸爸!」 說著,琉璃子張開兩隻小手臂,像要保護母親似的跑到夏枝身邊。 村井和夏枝不約而同看向對方。 「沒有啦。琉璃子,媽媽和醫生叔叔有重要的事要談,妳好乖,到外面去玩吧。」 夏枝微彎著腰,抓住琉璃子的小手搖晃著說。 「不要!琉璃子討厭村井醫生!」 琉璃子抬頭直視著村井說,視線裡充滿了孩子特有的肆無忌憚。村井不禁紅了臉,轉眼看著夏枝。 「琉璃子!不可以說這種話!不是跟妳說了嗎?村井醫生和媽媽有重要的事要談。妳好乖,到良子家玩吧。」 夏枝的臉比村井更紅,她伸出手摸摸琉璃子的腦袋。 夏枝知道,如果要拒絕村井的愛意,此時應該把琉璃子抱在自己膝頭,可是,她實在沒辦法這麼做。 「我討厭醫生!也討厭媽媽!都沒人要和琉璃子一起玩。」 琉璃子扭身奔出了客廳,圍兜的蝴蝶結惹人憐愛地在背上來回跳躍。 夏枝很想把琉璃子叫回來,但又想再跟村井獨處一會兒。最後,她輸給了自己心底的欲望。 一陣輕盈的腳步聲跑過走廊,消失在後門,令人忍不住掛意。 「對不起,琉璃子失禮了……」 琉璃子的出現,頓時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不,小孩是誠實的,也敏感得令人害怕。」村井燃起一支菸說。 「您向來不喜歡我們家小孩吧。」 「也不能說不喜歡,只是阿徹和琉璃子都有點神經質,眼周浮腫,這些不都跟院長一模一樣?一想到他們是院長和夏枝夫人生的小孩,我真的無法忍受,甚至看到他們都覺得痛苦。」 村井把香菸扔進菸灰缸,兩手深深插進褲袋,熱情地凝視夏枝。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纏。 夏枝率先轉開了視線。她一言不發在鋼琴前坐下,打開琴蓋,但並沒有彈琴,兩手輕放在琴鍵上說道: 「請您回去吧。」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丈夫、女傭次子和琉璃子都不在家,她有預感獨處的兩人間即將發生某件事,而她的身體也正在期待那件事。夏枝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可怕。 聽到她的話,村井臉上浮起微笑,走到坐在鋼琴前的夏枝身後。 「夏枝。」 村井從夏枝身後壓住她雪白的雙手,鋼琴發出一聲巨響。 夏枝不由自主地轉過頭去,村井的嘴唇正好掠過她的面頰。 「不行!」 不過這句話和她心裡所想的恰恰相反。村井無言地環抱她的肩頭。 「不行!」 她避開村井的嘴唇,下巴緊緊縮進衣領。若不避開他的嘴唇,她實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不行!」 村井試著托起夏枝的面頰,但她第三次拒絕了他。這次村井轉而彎下身子,試圖親吻她的面頰,但夏枝堅決地扭著身子躲開,村井的嘴唇只在她的臉頰輕輕掠過。 「我懂了。妳就這麼討厭我啊?」 夏枝的拒絕令村井惱羞成怒,下一秒,他用力拉開房門奔向玄關。 夏枝茫然地站起身來。 (我不是討厭你。) 夏枝的拒絕是調情,也是一種遊戲。不知從何時起,夏枝已在期待他的下一步,但二十八歲的村井卻無法理解她的心情。 夏枝沒有到大門送村井,她害怕自己會忍不住留住他。 她的手擱在剛才被他的唇觸碰過的面頰,覺得那裡的肌膚就像寶石般珍貴,心中有種甜蜜的悸動。結婚六年以來,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親吻,夏枝胸中頓時千頭萬緒。 她重新在鋼琴前坐下,雪白的手指在琴鍵上來回飛馳。她彈的是蕭邦的〈即興幻想曲〉,激烈的情感源源流瀉而出,有著長睫毛的雙眼緊閉,像醉了似的急切運指,無法停歇。 而在這一刻,年幼的琉璃子碰上的遭遇,夏枝自然無從想像。 猛然,琴弦伴隨著尖聲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從她心頭掠過。 而她還來不及平復心情…… 「彈得這麼起勁啊,居然把琴弦彈斷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丈夫啟造站在她的身後。啟造臉上像平日一樣展露溫柔的笑容。 「哎呀,你是今天回來嗎?」 夏枝頓時手足無措,沒想到原定明天回來的啟造竟突然現身。她面帶紅暈站起身,模樣萬分嫵媚。看在啟造眼裡,以為她是因為丈夫突然歸來又驚又喜。 「你這人好討厭,站在那裡也不講話。」 夏枝伸出雪白豐潤的雙臂勾住啟造的脖子,臉頰埋在丈夫的胸膛。 她不想讓丈夫看到自己的臉,一秒之前她的心裡還想著村井靖夫,臉上的紅暈正是因他而起。 同時,啟造也察覺妻子的舉止有異。結婚以來,夏枝從不曾像這樣主動勾住啟造的脖子。 「妳這麼抱著好熱唷。」 嘴上雖然這麼說,啟造也有所回應地攬著夏枝的背脊。 啟造是個學者型的男人,雖然有點神經質,卻沒有吹毛求疵的壞毛病。平日穩重溫柔,是個值得信賴的丈夫。 夏枝的臉埋在丈夫胸前,心中逐漸恢復平靜。剛才對村井生出的那種異常昂揚的情感,簡直彷彿做夢一般。 (還是辻口好。) 夏枝想,她是深愛啟造的。無論做為醫生或丈夫,啟造都值得尊敬,她對丈夫沒有任何不滿。 (但為什麼和村井獨處又讓我如此愉快呢?) 夏枝感到難以理解。雖然此刻覺得丈夫好,但下次再和村井碰面,又會怎麼想呢?她對自己沒有信心,感覺有股無法控制的力量正在血液裡奔流。 (你要是欺負媽媽,我要告訴爸爸!) 剛才琉璃子說過的話突然在腦中閃現,夏枝不禁全身一顫。 「累了嗎?」 夏枝抬頭問丈夫,同時也在心底祈禱:琉璃子最好晚一點回來。 「嗯。」 啟造撫摸孩子的頭般輕撫夏枝的腦袋。那頭從未整燙過的秀髮豐厚亮麗,散發令人舒心的香氣。啟造的下巴靠在夏枝頭上,無意識地瞥向桌面。 一道銳利的光芒從他眼中射出。桌上放著咖啡杯和菸灰缸,他用眼睛數了一下,有八支菸蒂。 啟造冷冰冰地鬆開擁抱妻子的手,令夏枝吃了一驚。 「琉璃子去哪了?阿徹和次子都不在家啊?」 說完,啟造嚴厲地瞪著桌面。看到他這表情,夏枝實在不敢告訴他村井來訪的事。 「次子帶阿徹去看電影了,琉璃子不是就在附近玩嗎?」 「沒看到喔。」 啟造探究地望著妻子。夏枝竟連年幼的琉璃子都要支開,剛才在這間沒有第三人的房裡,夏枝和留下這堆菸蒂的主人究竟做了什麼事? 啟造希望妻子能主動向他報告訪客的身分。他伸出一隻手放在琴鍵上。 Do Mi So、Do Mi So、Do Mi So……手指重複彈奏著相同的琴鍵。 否則,這口氣實在難以嚥下! 另一方面,夏枝看到丈夫的臉色愈來愈陰沉,更不敢提起村井來訪的事了。 Do Mi So、Do Mi So、Do Mi So…… 一聲鏘啷巨響,啟造闔上琴蓋。夏枝剛好端起菸灰缸和咖啡杯準備撤走。 一瞬間,啟造和夏枝的目光交會,視線宛如在空中撞出「砰」的一聲。夏枝率先移開目光,離開房間。啟造注視著夏枝離去,妻子對來客一個字也不肯透露,這件事讓他非常在意。 「有客人來過?」 他已經錯過若無其事提出這疑問的時機了。 「是村井?還是高木?」 他不在時會到家裡拜訪的,除了這兩人,應該不會有別人。 高木雄二是婦產科醫生,曾在札幌一家綜合醫院任職。他和啟造打學生時代就是好友。在醫學院的時候,高木還曾向夏枝的父親提親。夏枝的父親津川教授有「內科之神」的稱譽,他是啟造和高木的恩師。 「夏枝的對象我已經有人選了。」 教授當時這麼婉拒了高木。 「那個人是誰?是辻口嗎?如果是那傢伙,我就退讓。可是如果是其他人,我絕不會放棄的。」 當時,高木還氣得大聲嚷嚷。這件往事,啟造不但從夏枝嘴裡聽說了,也聽高木親口說過。 高木長得眉眼粗獷,個性豪放磊落,有時心血來潮還會突然從札幌跑來醫院找啟造。 「我現在就要去追求你那位美麗的夫人,可以吧?」 單身的高木有時還會這樣開玩笑。 (如果來訪的是高木,那倒是沒問題。) 高木性格直爽,對夏枝似乎早已沒有眷戀。後來也不知怎麼回事,聽說他竟在一間育幼院擔任顧問。 「我不結婚了。只要有這些孩子,我也過得很充實啦。」 高木曾對啟造說。他的日子似乎過得相當逍遙。 (可是我今天才在札幌和高木碰過面。所以,客人一定是村井。) 想到這裡,啟造心中不安起來。 (難不成發生了什麼不可告人之事,才不能告訴我「村井來過」?) 啟造臉一沉,轉眼望向窗外的白松林。 (嗯……也可能是辰子。她也抽菸。) 藤尾辰子家裡很有錢,是獨生女,和夏枝同年,今年二十六歲,也是夏枝就讀女校時的同學。現在在教授日本舞。 (但她是不會到客廳去的。) 啟造焦躁地獨自胡亂猜想。 這時,女傭次子和阿徹童稚的說話聲從後門傳來。阿徹不知說了句什麼,然後發出響亮的笑聲。 (看完電影回來了吧?) 啟造想著,從客廳走向起居室。夏枝和次子似乎在廚房,只見阿徹一個人趴在起居室的沙發。 「爸,回來啦?我說啊,爸,我去當美國大兵吧。」 「為什麼呢?」 啟造在阿徹身邊坐下,心底則肯定地做出結論:今天的來客準是村井沒錯。

編輯推薦

【編輯推薦】藏於冰層底下的熾熱愛憎
◎文/麥田編輯   《冰點》始於啟造因懷疑妻子夏枝出軌而突發奇想的報復念頭:讓妻子養育殺女仇人的孩子。這樣的鬼迷心竅就如同不經意推倒了第一張骨牌,接連引發啟造一家人關係層層崩解、接連墜入不幸,最終導致意想不到的悲劇發生。   曲折的劇情發展和鮮明刻劃的角色情感,讓《冰點》在出版當下即受到大眾狂熱回響,甚至引爆所謂的「冰點熱潮」——由極端字義組成的名詞也正如這部作品自身的調性,展示出暗藏於冰層底下的熾熱愛憎。作者三浦綾子以細膩精準的筆鋒,鋪寫出這些困於夫妻、親子、養兄妹關係中卻又無法抵抗自身欲望或復仇的人們,在歷經數十年後的現在閱讀依舊精采懾人。

更多編輯推薦收錄在城邦讀饗報,立即訂閱!GO

作者資料

三浦綾子 Miura Ayako

一九二二年出生於北海道旭川市,曾擔任七年教職,後因戰爭帶來的絕望離開教育界。一九六三年,三浦為參加日本朝日新聞長篇小說獎,人生首度執筆撰寫長篇小說《冰點》,並從眾多成名作家中脫穎而出,勇奪高達一千萬日圓的獎金、博得熱烈回響。《冰點》問世後,不僅全日本男女老少為之風靡,更數度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和舞台劇,引起讀者熱烈搶讀、討論的「冰點風潮」。 三浦從平凡的主婦一躍成為人氣作家後,更是積極延展創作類別,包括自傳小說、散文隨筆、歷史大河小說等。三浦的作品多以討論人類原罪為題材,字裡行間流露人道關懷,在暢銷且長銷之外,數十年來也多次改編成電影、廣播劇和電視劇,堪稱是連結日本數代讀者的經典大眾作家。 一九九六年,三浦獲頒「北海道文化賞」,表彰她為家鄉北海道文化的推廣功績。一九九八年,「三浦綾子文學紀念館」於北海道旭川市正式開館。一九九九年,三浦因臟器衰竭病逝;同年設立的「三浦綾子文學賞」則承接作家遺志,鼓勵後起文壇之輩。

基本資料

作者:三浦綾子 譯者:章蓓蕾 出版社:麥田 書系:日本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22-12-01 ISBN:9786263103306 城邦書號:RS7048X 規格:膠裝 / 雙色 / 608頁 / 15cm×20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