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
旋轉木馬推理事件簿(戀愛系插畫家Zzifan_z繪製書衣╳日文版精緻書封 雙封面珍藏)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旋轉木馬推理事件簿(戀愛系插畫家Zzifan_z繪製書衣╳日文版精緻書封 雙封面珍藏)

  • 作者:岡崎琢磨(Takuma Okazaki)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7-05-04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折 224元
  • 書虫VIP價:22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12元
本書適用活動
特價$99 up!

內容簡介

走過京都、大阪、神戶、福岡, 春夏秋冬的四季謎題隨著旋轉木馬一一展開…… 超人氣!「咖啡館推理事件簿」作者強力新作 ◆中文版獨家!戀愛系插畫家Zzifan_z繪製書衣╳日文版精緻書封 雙封面珍藏 ◆書店員盛讚:「完美將純潔的感情濃縮於懸疑推理的一本書。」 ◆黃羅(推理讀書人)、杜鵑窩人(推理評論家) 熱烈推薦 春、夏、秋、冬, 走過京都、大阪、神戶、福岡, 品嘗觀音屋的丹麥起司蛋糕、遊覽能古島的花海、期待著大阪的煙火大會, 我身旁被躍馬及豪華的馬車包圍。輕快的音樂和華麗絢爛的燈飾刺激我的知覺,承載數個季節的旋轉木馬就在這裡, 那些在我眼前隱藏的線索,如同在你眼前的我的愛,正在我眼前旋轉了起來…… 開學第一天起,夏樹與冬子就是解開「日常奇妙事件」的伙伴,也是彼此獨一無二的存在。畢業後漸行漸遠的兩人,在一通電話下重新交集。夏樹對冬子不曾消褪的情愫,也隨著回憶慢慢甦醒…… 冬季是屬於戀人的美好季節,一對看似情侶的男女,為什麼不願意站在最受戀人歡迎的粉紅裝飾樹旁合照?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春日能古島綻放著油菜花,一張夏樹隨手拍下的照片,與保存在冬子手機中的花田照片景色相近,竟然引導出一連串惡意與謊言? 盛夏的夜裡幫冬子慶祝生日的夏樹,突然回想起了高中時期未完全解決的謎團——夏天出生的冬子為什麼會是冬子呢? 秋天,夏樹邀請冬子陪他去遊樂園,當兩人來到旋轉木馬前,此時無人的遊樂園卻出現一名走失的小女孩……

目錄

序章 第一話 冬 紀念照的小小考察 第二話 春 油菜花、波斯菊、月見草 第三話 夏 夏天的新生兒哭啼聲 第四話 秋 你在夢之國度驚醒 最終話 冬 季節如旋轉木馬般更迭 尾聲 後記

內文試閱

  「不好意思,能請你們幫忙拍張照嗎?」      我還沒轉過頭,聲音的主人就出現在視野裡,是一名男性,正伸出手想將手機遞給我們。      他的年齡應該是四十歲左右。留著往後梳齊的短髮,臉型方方正正的,戴著銀色的細框眼鏡。身材高大的他穿著灰色西裝和米色大衣,提著看起來很厚實的公事包。看起來就像個隨處可見的上班族。      從他所在的位置往下走幾步的地方,站著一名身材嬌小的女性。她看起來和男性年紀差不多,黑色大衣底下穿著款式統一的高雅奶油色服裝,脖子上戴著一串珍珠項鍊,腳上則穿著黑色的包鞋。她一隻手拿著手提包和淡綠色的紙袋,另一手則拖著小行李箱。      「我們想拍一張能把海對面的那間飯店也拍進去的照片。」      男性所指的是一棟如山丘從海面上探出頭般聳立在對岸的半月型的豪華建築物。我在美利堅公園漫步時聽冬子說過,這間飯店也是神戶的代表性景點之一。      我接過了手機,從長椅上站起來,以鏡頭正中央是壯觀的大樹,旁邊則是飯店的角度舉起了相機。但這對男女卻往旁邊移了幾步,顯然地是想避開那棵樹。      「啊,我幫你們保管行李吧。」      冬子迅速地走上前,女性一臉抱歉地把紙袋和手提包交給了她。男性則舉起手掌對我表示拒絕。      「這個角度的話,飯店可能會因為反射西邊的太陽光而沒辦法照得很好看……」      我看著手機的螢幕,姑且先含蓄地表達了我的想法。但男性似乎沒有聽到,他一直東張西望,不知道在喃喃自語什麼。我們之間有段距離,我聽不清楚他說的話。      「那個,既然都來到這裡了,要不要在那棵樹前面照相呢?」      我再次建議那兩個人,這次是明確地希望他們站在樹的正前方。我認為不論是從西邊太陽的角度還是照片的構圖來考量,都是站在那邊拍會比較好。但是……      「不,在這裡就可以了。」男性再次明白地表示拒絕,兩個人都堅持不移動位置。我拿他們沒辦法,只好不停移動手機尋找適合的角度。      「那我要拍囉。來,笑一個。」      我手上的手機響起模仿快門聲的音效,拍下了照片。兩人看起來有些僵硬的笑容令我印象深刻。      我把手機還給男性,請他確認拍好的照片有沒有問題。然後他就露出溫柔的笑容對我說:      「謝謝。」      我忍不住想,剛才拍照時他為什麼不露出這種表情呢?      男性讓女性看過手機裡的照片後,女性就從冬子手上接過請她保管的行李,恭敬地向我們行禮道謝。兩人準備離去時,女性留下了這句話:      「真是抱歉,打擾了兩位約會。」      冬子揮揮手跟她說「不不不」,但她想否定的究竟是「打擾」還是「約會」呢?      「好像變冷了耶,我們去咖啡店喝點東西吧。」      冬子完全沒有提起剛才發生的事情,只向我如此提議,而且不等我回答就走進了面對著露台的咖啡店。      因為是星期一的下午,店裡只零星坐著幾個客人。店員替我們安排的是位於窗邊的小沙發座位,設計上是讓我和冬子兩個人並排坐著、面向窗外,可以將港口的風景盡收眼底。當我正讚嘆著眼前的美景時,冬子在一旁喃喃自語地說:      「我們好像又被誤認為情侶了呢。」      原來如此,因為這種座位一般都是稱為情侶座位的吧。      我們點了兩杯熱咖啡,還有冬子擅自幫我決定的兩人份起司蛋糕。等到店員走遠後,她這麼說道:      「剛才請你幫忙拍照的那兩個人是不是也是情侶呢?」      「情侶?不是夫妻嗎?」      冬子沒有回答,一直沉默地注視著大海。      過一會兒,我們點的東西送來了。我看到放在白色餐盤上的起司蛋糕後大為驚愕。      「這是什麼?」      那東西完全顛覆了起司蛋糕的概念。融化的起司放在軟綿綿的海綿蛋糕上,浮起許多小泡泡,還流到了餐盤上。雖然要稱呼這個明顯帶有熱度的食物為蛋糕也不是不行,但它的外表讓我覺得與其說自己在吃甜食,倒不如說像是在吃飯。      「看起來很好吃吧?這是神戶的名產,觀音屋的丹麥起司蛋糕喔。我一直想讓你吃吃看。」      這是我今天第二次聽到這句台詞。她臉上的得意表情也和剛才如出一轍。      我用刀子切下一小塊蛋糕,送進了嘴裡。濃郁的起司香味和海綿蛋糕的清爽甜味搭配得天衣無縫,口感與我之前吃過的起司蛋糕完全不同。也難怪冬子會想推薦給我吃。      「好好吃喔。能吃到這個,來神戶就值得了。」      「等一下,你只會說這句話嗎?這樣子我真的沒必要當導遊了嘛。」      身為拜託她當導遊的人,我實在不好意思回她「妳自己不也說了同樣的話嗎?」      我們一下子就把直徑不到十公分的圓形蛋糕吃完了。冬子擦著嘴,輕吐了一口氣:「接下來……」      「我們該走了嗎?」      雖然我這麼回答她,但其實還想悠哉地在這裡坐一陣子。      不過,冬子好像也沒有要從這張坐起來很舒服的沙發上站起來的意思。她把用過的紙巾工整地摺好,放在餐桌上,接著大聲對我宣布:      「……必須『KISETSU』一下才行呢。」      ※      「KISETSU啊……」      「像夏樹這樣的人都不會說什麼『妳指的是什麼事?』呢。」      我不知道冬子為什麼要這樣瞪我,但說到奇妙事件的話,我倒是心裡有數。      「妳說的是紀念照的事情吧?那兩個人為什麼不想站在情人節樹面前。」      「沒錯。」      冬子滿意地露出微笑。      「雖然我已經大致明白原因了,不過那棵樹……」冬子指了指那棵雖然離我們有點距離,但隔著窗戶還是看得見的樹,「原本就是為了要讓人一起站在前面拍照留念才設置的。剛才我應該已經解釋過了,男人說要拍進照片裡的那間形狀很特別的飯店,也是代表神戶的景觀之一。換句話說,這個露台是個拍照留念時能以那間飯店為背景的絕佳地點。所以在設置那棵樹的時候當然也考慮過要如何在不會擋到後方的景觀和襯托拍照的兩人之間取得平衡。不過,那棵樹還有別的作用。」      看樣子就算只是擺一棵樹也有很多細節要注意。      「其實那棵樹還有一個功能,就是把後方的高樓群完全遮住。難得能以美麗的港口為背景拍照,要是因為單調乏味的高樓而顯得不夠完美,會讓一些人很失望吧。這棵樹的作用就是巧妙地讓那些東西不會出現在照片上。」      「總而言之,冬子妳想說的是:只要站在樹的正前方拍照,就能得到一張由樹、被拍的人、代表神戶的景觀與海洋所組成、配置絕妙的最佳紀念照,對吧?」      「沒錯!」      冬子連舉起大拇指的動作也充滿了力道,由此可見那對男女的行動在她眼裡有多麼奇特。      「不過,我們剛才其實也聊過了,那兩個人不見得一定就是情侶吧?如果只是認識的朋友,或許也會想在拍照時避開那棵情人節樹啊?」      「那如果夏樹你想和我拍紀念照的話,也會刻意避開那棵樹前面嗎?」      我沒想到她會問得如此直接,心跳不小心漏了一拍。      「呃,這個嘛,應該不會避開吧,我想。」      「就是說嘛。一對正常的男女哪會誇張到就算拒絕拍攝者的建議也要避開那棵樹啊。還有,那名女性既然拖著行李箱,基本上就可以知道她是從遠方來的。他們都要拍紀念照了,這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然後是那個綠色的紙袋。」      「妳知道裡面放了什麼嗎?」      我回想冬子從女性手上接過紙袋的模樣,一邊問道:      「裡面有個扁扁的箱子。雖然只能看到最上面的圖案,但是用和紙包裝,隱約可以看見印在盒子上的茶舖標誌。說到綠茶,那不就是送禮的不二選擇嗎?這一點也可以證實那位女性的確是從遠方來的。」      雖然我很好奇神戶市近郊是否真有知名的茶舖,但那應該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吧。正如冬子所言,大家送禮的時候幾乎都會選擇綠茶。      「既然如此,無論這兩個人是一起來到神戶,還是女性來拜訪住在這裡的男性,都可以推測出他們的關係十分親密。也就是說……」      冬子牢牢地盯著我的眼睛說道:      「這兩個人之間有著站在樹前面拍照很正常的關係。」      看樣子她非常地有幹勁。就這麼想替「小倉站」那件事雪恥嗎?      先不論事實為何,冬子到目前為止提出的推論都還算是合乎邏輯。在進行「小倉站」KISETSU時的著眼點也一樣,看起來都表現得很不錯。以前的冬子動不動就在進行邏輯思考時加入浪漫的妄想,無所顧忌地發表論述錯誤百出的KISETSU,結果每次都被我揶揄「只有自信不輸人」。原來她在這五年裡也是有些成長的嗎?      當我正沉浸在感慨的情緒裡時,冬子又接著說道:      「所以我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可能性……妳已經完成KISETSU了嗎?」      「要是每次發現奇妙的事情,夏樹都一下子就說中答案的話,豈不是很無聊嗎?我才會先自己歸納出結論後再跟夏樹說。」      看來她之所以拖到剛剛才聊起這件事,背後還有如此考量。      「總而言之,妳先說說看吧。」      「沒問題。首先,女性從遠方而來這一點我剛才解釋過了。不過,我覺得男性應該是在這附近工作的人。」      「妳的根據是什麼?」      「就是服裝啊。男性不僅穿著西裝,手上還抱著公事包。這看起來不像是私下會做的打扮吧?而且,今天不是星期一嗎?雖然不能一概而論,但今天要上班的人的確比較多吧?」      她說的話感覺相當正確,足以讓人自然而然地點頭認同。      「另一方面,雖然這也不能一概而論,但和男性相比,我認為能在平常的上班日自由行動的女性還是多了一些,而這點從那名女性的穿著也看得出來,她雖然打扮得還算正式,但與其說那是上班穿的衣服,不如說更類似外出時穿的正式服裝吧。所以結論就是:那名女性可能是男性的前女友,或者是以前外遇的對象。」      ……喂,我聞到一股浪漫的味道囉。冬子的眼裡浮現了危險的光芒。      「她和男性分手後,就一直默默地忍受著寂寞的煎熬,但今年冬天的寒冷讓她累積許久的感情終於爆發。坐立難安的她來到了男性居住的城市,很不巧地,她並不知道他家住址。在無可奈何之下,明知道這樣做很失禮,她還是跑到了男性工作的地方,跟他說就算只是談談也好,請給她一點時間,最後成功地把男性帶出來了。」      我揉揉眉間。「妳有證據嗎?」      「有喔。就是他們在夏樹你按下快門的瞬間露出的表情。你也看到了吧?」      「嗯,看到了。他們臉上帶著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詭異表情。」      「如果他們以前曾是情侶,那彼此心情都很複雜也是可想而知的吧?而且,不管是在要求我們幫忙拍照,或是在拒絕站到樹正面的時候,握有主導權的都是那名男性,女性始終縮著身子站在後退一步的地方。雖然她的處境的確很可憐,但男性現在已經擁有圓滿的生活了,他一定覺得相當困擾。如果在那種樹前面拍雙人照,很有可能會被人誤會。男性會不會是這麼想的呢?」      明明不排斥和過去交往的女性拍照,卻想避開那棵樹,這到底是什麼心態啊?如果用比較善意的角度來解釋的話,或許有可能是因為女性想在最後留下一點紀念,便以不再糾纏男性為由強迫他和自己拍照,所以男性心想「只是拍個照還好」,就妥協了吧。      但就算考慮到這些,她的推論還是太牽強。所以就算冬子像是在問「怎麼樣?」似地盯著我的臉,想觀察我會有什麼反應,我還是只能如此回答她:      「……妳真的只有自信不輸人呢。」      「你很沒禮貌耶!」冬子突然「碰!」地拍了一下桌子,「那夏樹你又是怎麼想的?」      既然我否定了她的話,那不表示一些我的論點就說不過去了。於是我決定在此時公開一個隨著咖啡的咖啡因在體內巡遊而浮現於我腦中的想法。      「會不會其實是相反的情況呢?」      「相反?」      「也就是說,從遠方來的並不是女方,而是男方。」      冬子蹙起了眉頭。我心想「這樣會長皺紋喔」,沒有說出口。      「你可以再解釋得清楚一點嗎?」      「我的意思是,那名男性愛慕著那名女性啦。他這次剛好有機會來到神戶,就利用行程的空檔拜訪他所愛的那名女性。」      「你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嗎?拖著行李箱的是女方耶。」      仍舊不改對抗姿態的冬子提出了反駁,而我則從正面迎擊。      「妳試著想像一下嘛,一名男性如果右手拿著公事包,左手又拖著行李箱和紙袋,無論是誰都會體諒他一下,問他要不要把其中一隻手上的東西給自己拿的。」      「有人會讓女性幫忙拿行李嗎?更何況,如果根據夏樹你剛才說的話,那名女性是男性所愛的人吧?」      「說不定正因為是愛慕的人所展現的溫柔,才更沒辦法拒絕啊。如果地面沒有高低差的話,拖個行李箱並不算是很大的負擔,而且只要把手提包或紙袋放在上面一起拖就行了。這樣子最起碼會比讓她拿那個看起來很厚實的公事包來得輕鬆才對。」      但冬子聽完後還是不肯放棄。      「那他身上的西裝又要怎麼解釋?還有他的工作呢?」      「把這些全統合起來思考一下,答案不就呼之欲出了嗎?他是來神戶工作的,也就是所謂的出差。」      如果喜歡的人就住在自己必須造訪的城市裡的話,先不論可能性如何,會想藉此見對方一面應該是人之常情吧。      「認真說起來,如果那名女性是從遠方而來,那看到她拖著行李箱,就可以確定她打算在這裡留宿了,所以根本不需要特地選擇在很不方便的上班時間見面,只要在男性的公司外面等他下班就好了。不過,如果過來找人的那一方是正在出差的話,情況就不一樣了。光是要擠出短短的空檔見面就已經很勉強了,要是被公司發現的話,事後一定會演變成很棘手的問題,不是嗎?」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也沒錯……不過,如果是這樣,那他們究竟為什麼要避開樹呢?」      冬子好像終於開始因為我主張的論點而動搖了。她看也不看眼前的海面浪頭閃閃發光的景色,十分認真地思索著我和她的推論哪一個比較貼近真相。      「我想那應該還是因為其中一人正在出差的關係。妳也看到掛在樹正前方的牌子上寫了什麼字吧?」      「是『Happy St.Valentine』吧。」      「要是照片裡出現這行字,別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在什麼時候拍的了。如果好死不死讓公司同事看到照片,對方馬上就會發現那是發生在這次出差時的事情。對那名男性來說,會造成相當大的麻煩。但如果那張照片沒有拍到樹的話,他還能辯稱那是他私下去神戶時拍的照片。」      「原來如此,我完全明白了。」      冬子語帶佩服地說道,把好像還沒喝完的杯子拿到了嘴邊。嗯?這次倒是意外地老實嘛。這也是她在五年裡有所成長的證據嗎……腦內一瞬間閃過如此想法的我實在太天真了。      「這次是我贏了。」

作者資料

岡崎琢磨(Takuma Okazaki)

以新人之姿出道的人氣作家岡崎琢磨,甫出版《咖啡館推理事件簿》第1與第2集即銷售超過八十萬冊,,引起書迷熱烈討論「書中主角是否真有其人」、「咖啡店在京都的哪裡」……「咖啡推理」風潮從此展開! 岡崎琢磨1986年生於福岡,高中時曾組樂團,擔任吉他手、主唱,甚至作詞作曲,後來確定「寫小說與自己性格相符」,毫不猶豫地持續書寫。就讀京都大學期間,曾參考當地的咖啡店,動筆塑造了本書愛好解謎的咖啡師角色,以及具有京都氛圍的咖啡店「塔列蘭」。 京都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岡崎琢磨以《咖啡館推理事件簿》獲得「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編輯推薦獎,多家媒體報導,並於2013年4月出版續集,榮登Oricon Style第一名!書迷紛紛好奇書中的咖啡店在哪裡,「繞過京都市政府後方往西走,隨便在某個地方往右轉,逐漸遠離三条京阪車站……」 尋找著讓自己安下心來寫作的咖啡店,岡崎琢磨醞釀出「咖啡推理」交織「京都生活」的獨特故事,每品嘗一杯咖啡,總出現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祕密;隨著連鎖咖啡店的興起,愈來愈多的個性咖啡店突顯出在地的特色,同時瀰漫著人情味與咖啡香,隨著作者在書中的指引,你也找到屬於自己的咖啡店了嗎? 相關著作:《咖啡館推理事件簿5——願這杯鴛鴦奶茶美味(加贈限量書衣海報)》《旋轉木馬推理事件簿(作者親筆簽名扉頁╳戀愛系插畫家Zzifan_z繪製書衣+日文版精緻書封 雙封面珍藏)》《旋轉木馬推理事件簿(戀愛系插畫家Zzifan_z繪製書衣╳日文版精緻書封 雙封面珍藏)》《咖啡館推理事件簿4——休息中,咖啡的五種風味 (附贈2016年曆海報「充滿咖啡香的每一天」)》《咖啡館推理事件簿3——令人心慌的咖啡香》《咖啡館推理事件簿2——夢見咖啡歐蕾的女孩》

基本資料

作者:岡崎琢磨(Takuma Okazaki) 譯者:林玟伶 繪者:Zzifan_z 出版社:麥田 書系:日本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17-05-04 ISBN:9789863444442 城邦書號:RS708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