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咖啡館推理事件簿7:將方糖沉入悲傷深淵(百萬暢銷系列十週年最新續集)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咖啡館推理事件簿7:將方糖沉入悲傷深淵(百萬暢銷系列十週年最新續集)

  • 作者:岡崎琢磨(Takuma Okazaki)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23-06-27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贈紅利12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國際書展-熱門作家話題,49折起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熱賣超過2,500,000冊 人氣長銷系列出版10週年◇ 7個潛藏在京都日常的謎團, 只從對話進行推理的「安樂椅偵探」, 少女咖啡師在咖啡香氣繚繞中解開真相! ★「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編輯推薦獎★ ★榮登Oricon Style第一名★ ★「京都本大獎」文學獎得主★ ★改編漫畫、朗讀劇,引領咖啡推理熱潮!★ 七組造訪塔列蘭的客人, 他們各自深藏在心中、不願說出口的祕密, 將由少女咖啡師磨出真相…… 塔列蘭咖啡店裡,英美里與母親的再婚對象會面,對方懇求她去見母親的最後一面。勾起英美里內心深處的記憶:那一天,媽媽帶著她到遙遠的公園玩捉迷藏,自己喝著媽媽親手料理的、香甜溫熱的咖啡歐蕾,兩人緊靠著彼此小憩。雖然自小就被拋棄,這段回憶卻證明了媽媽的溫柔愛情。就在英美里準備答應對方,與闊別多年的母親重逢之時…… 「抱歉打擾了,但我無法看著本店重視的客人在眼前被欺騙!」 留著鮑伯頭短髮、有著漆黑大眼的少女咖啡師切間美星,怒氣沖沖打斷兩人的談話。咖啡師從這段在「公園」玩捉迷藏的甜蜜回憶中,察覺到了什麼可疑之處?媽媽真的愛過英美里嗎? 此外,夏威夷蜜月旅行前遭逢意外昏迷的新娘,為什麼行李箱內卻放著當地才能入手的咖啡豆?在咖啡廳協議分手的情侶,看似和平自然的對話底下又藏有什麼不可告人之事?七道被帶往「塔列蘭咖啡店」的謎題,埋藏在每個客人內心深處的記憶、謊言和祕密,由咖啡師美星一邊磨咖啡豆、一邊解開真相! ▍內容簡介 〈書評競爭賽之亂〉 全國高中書評競爭賽決賽上雖然抽籤過程發生失誤,所幸還是平安落幕,然而…… 「我會輸掉比賽,都是妳的錯。」少女冷淡的控訴之中,或許藏有什麼隱情?改編自真實事件之作! 〈聽不見的歌聲〉 美星的高中舊友造訪塔列蘭咖啡店,兩人談起學校生活點滴,回憶中卻有一絲不對勁。 那一天的合唱練習,為什麼熱愛唱歌的她不願意發出聲音? 〈蜜月悲劇〉 在出發夏威夷度蜜月前發生車禍昏迷的新娘,醒來後竟說出自己的蜜月旅行回憶,還在她的行李箱內找到只有當地才販售的咖啡豆。這是一起靈異事件嗎?還是藏有什麼祕密? 〈法式濾壓壺與數個謊言〉 安靜的塔列蘭咖啡店,一對男女正冷靜地談判分手。看似安穩和平的場面,卻在提出分手的男子先行離開後,隱藏其中的無數謊言才浮上檯面。 ——「我想救的人是妳。」咖啡師美星用堅定的眼神看著女子,美星察覺到的真相是? 〈與媽媽玩捉迷藏〉 與媽媽在「公園」玩捉迷藏的珍貴時光,多年後重溫回憶,當時媽媽的各種行為裡竟藏有難以形容的怪異。 ——媽媽她,真的愛過我嗎? 〈不要拒絕他〉 咖啡店一角,幾個大學生們不知道為什麼事喧鬧著。此時坐在吧台的另一名男客遞給美星一張餐巾紙,上頭寫著:不要拒絕他。 這個突如其來的要求,究竟是怎麼回事? 〈尖身波旁的奇蹟〉 分手十年的前女友突然來電,雖然是她在手機通訊錄選錯聯絡人導致的小意外,但也順勢聊起近況、填補了十年來音訊全無的空白。 通話結束後,這場「意外」的詭異之處才浮上腦海:我明明已經在兩年前換過號碼了啊……

內文試閱

  婚禮在上個月底於兩人居住的大阪市內的教堂舉行。那真的是一場非常美好的婚禮。姊姊和太一姊夫看起來也宛如置身於絕頂幸福之中。      他們夫妻倆預計在婚禮結束的一週後去夏威夷度蜜月。      我有生以來從沒出過國,很羨慕姊姊可以去夏威夷。當我沒有多想地喃喃說了句「真好」時,姊姊對我這麼說:      「我會去那裡買咖啡豆回來給七惠的。」      三浦小姐妳特地指定在這間店採訪,應該知道我喜歡喝咖啡吧。      別說是情人了,我連朋友都不多,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獨自度過,因此在不知不覺間養成去咖啡店看書或聽音樂的興趣,會喜歡上咖啡也是受到其影響。我在家裡每天都會認真地自己磨咖啡豆再沖煮成咖啡來喝。不過我父母都討厭咖啡,家人們也曾經調侃我這種喜好不知道是遺傳到誰。      所以高級的夏威夷可那咖啡豆對我來說是種嚮往,雖然我曾在國內喝過,但我平常總是夢想著哪天能在當地品嘗它的味道。      我很期待收到姊姊買回來給我的咖啡豆,但我嘴上當然是說「妳不用那麼費心啦」就是了。      姊姊他們預計去度蜜月七天,要帶的行李會很多,所以我聽姊姊說,他們夫妻會在出發當天早上直接從他們的住處搭計程車前往關西機場。結果悲劇就在他們搭乘計程車的途中發生了。      那時是清晨,車子也很少,是比較容易開快車的時間帶。有個前晚就喝醉的駕駛在開車時無視紅綠燈,從側邊撞上我姊姊和姊夫搭乘的計程車。      姊夫和肇事駕駛當場死亡,我姊姊也昏迷不醒,性命垂危。他們夫妻倆就這樣從幸福的巔峰突然跌落至萬丈深淵……      嗚……對不起。我有點想吐……一回想起這件事就覺得十分痛苦。      嗯,我現在沒事了。抱歉,害妳擔心了。那我繼續往下說。      我姊姊海鈴被送進大阪市綜合醫院的加護病房,有整整兩天都在生死之間徘徊。醫生甚至還一度叫我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但經過醫生們的努力治療,我姊姊在兩天後的中午恢復了意識。      接到醫院的通知後,我們一家人就飛奔去探望姊姊了。雖然現況實在太殘酷無情,但我真的很慶幸至少姊姊能保住性命。我也下定了決心,認為扶持今後的姊姊將是我們一家人的責任。      我們抵達病房時,看見姊姊身上還接著呼吸器和好幾條管線,正眼神呆滯地望著天花板。即使看見我和父母的臉,她也沒有任何反應。      「姊姊,妳認得我嗎?」      我忍不住開口詢問她。姊姊用必須仔細看才能注意到的輕微動作點了一下頭。      面對模樣令人心疼的姊姊,我和父母一籌莫展,不知道該怎麼向她解釋情況才好。就在這時,姊姊突然間睜大眼睛,對著母親這麼說了:      「太一呢?」      姊姊似乎還記得自己發生了車禍。連呼吸都在顫抖的母親靜靜地搖了搖頭。      我大概這一輩子都忘不了姊姊當時的表情吧。      「不……太一……不——!」      姊姊陷入混亂,瘋狂掙扎了起來。如果我們這些家人沒有壓住她的身體,她身上的呼吸器和管線應該已經被扯掉,並從床上摔下去了。      「姊姊,拜託妳冷靜一點!」      我如此大叫,但聲音傳不進姊姊耳裡。姊姊持續尖叫了好一陣子後,聲音慢慢變成了具有意義的語句。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建立幸福的家庭嗎?你不是答應過我,會一直陪在我身邊嗎?太一……回答我啊,太一……」      直到這時,我和父母都還能只能含著淚水默默地聽她說。      然而——      後來我姊姊開始脫口說出很奇妙的話來。      「我們在度蜜月的時候明明一切都是那麼順利……當我在回程的班機上說玩得很開心時,你跟我說今後我們會一直過得很開心,我心裡還很高興地覺得你說得很對……為什麼……」      ——度蜜月的時候?      我懷疑自己聽錯了。於是我對姊姊問道:      「姊姊,妳說的『度蜜月的時候』是指什麼啊?」      姊姊在這時短暫露出彷彿恢復理智的眼神,如此回答我: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我和太一在夏威夷時真的過得很幸福……」      我們這些家人還是覺得一頭霧水。      我認為應該是車禍的打擊使姊姊的記憶產生了混亂。我知道這麼做很殘忍,但我還是把事實告訴了姊姊。      「不是的,姊姊,你們要出發去度蜜月的那天早上,在搭乘計程車去關西機場時出了車禍。」      姊姊聽了之後,身體開始微微顫抖。      「妳騙人……七惠,為什麼要對我說這種謊話?」      「我沒有說謊。」      「妳說謊,妳一定是在說謊!因為我們在夏威夷做的事情我全都還記得!我們爬上鑽石頭山,還在拉尼凱海灘游泳……我們是在度完蜜月後順利回國,從機場搭計程車回來時遇上車禍的吧?」      我姊姊以前曾經去過夏威夷。在那時我便解釋成是因為姊姊太過期待蜜月旅行,結果跟過去的經歷搞混在一起了。但是——      「我就說我全都還記得了。我連在北岸吃的刨冰味道,還有在阿拉莫阿那購物的事情都……對了。」      姊姊像是抱著一絲希望似地看著我說:      「計程車的後車廂裡應該有我買的禮物吧?我想說除了給家人和朋友的之外,也要送一些給工作同事,所以在阿拉莫阿那買了很多東西。」      在車禍後負責處理後續事項的母親回答了她這個問題。      「根本沒有什麼禮物啊,後車廂裡只有你們的行李箱而已。」      「怎麼會……」      姊姊早已寫滿苦悶的表情漸漸地變得更加絕望。      我開始覺得我們或許不需要急著在姊姊剛恢復意識的時刻就告訴她真相。我後悔地想,姊姊有可能在車禍的打擊稍微平復一些後,記憶混亂的情況也跟著自然消退,早知道等那時再正式告訴她就好了。      姊姊看起來似乎還不想放棄。她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倒抽一口氣,繼續說道:      「那你們打開我的行李箱了嗎?」      「我們還沒打開過……」      據母親所言,我父母拿回來放在老家的行李箱是鎖著的,不知道姊姊設定的三位數密碼,所以打不開。      姊姊海鈴換成向我對話,開口說道:      「我在回國的前一天去了據說是在夏威夷新開幕的知名烘焙所。因為我已經答應過妳要買咖啡豆回來了。」      無論姊姊多麼拚命地訴說,我還是只能以悲憐的眼神回應她。      「妳打開我的行李箱看看,我買的咖啡豆就放在裡面。」      接著姊姊就跟我說了打開行李箱會用到的三位數密碼。      當時應該沒有家人認真看待姊姊說的話吧。不過,在母親回答說「好吧,我回家再確認看看」後,姊姊終於稍微冷靜下來,然後就睡著了。      姊姊恢復意識後,我父母還有一些手續必須替她辦理。由於看起來要花不少時間,他們便叫我可以先回家。我直到最近都是住在老家,並在大阪的公司工作,但我認識的人介紹了一份在京都的新工作,所以上個月才剛搬到京都市內的公寓,從老家搭乘京阪電車約需要一小時才會到。雖然我會這麼做,主要原因也是看到姊姊邁向人生下一個階段,才有所體悟的。      我決定照他們說的先回家。在搭乘京阪電車回去的途中,姊姊恢復意識後的放心、太一姊夫過世的悲傷,以及對姊姊記憶混亂的憐憫等情緒仍接連湧上心頭,連我都覺得自己說不定也快發瘋了。      我回到家的時候應該是下午四點左右吧——然後在那天晚上八點多時,發生了一件事。我接到母親打給我的電話。      「七惠啊,妳現在可以回老家一趟嗎?」      她的語氣中很明顯地帶著困惑。      「怎麼了?」      「海鈴她不是說了那些話嗎?我剛剛一回到家後,還是姑且馬上打開來看看了。就是她說的那個行李箱。」      「嗯,結果呢?」      「真的有。」      我想問她有什麼,但喉嚨很乾,發不出聲音來。      母親對我說的話實在太難以置信了。      「它真的就放在行李箱裡——那個照理說只能在夏威夷買到的咖啡豆。」      3      「這就是我母親那天給我的咖啡豆。」      七惠拿出一個銀色的袋子放到桌上。那是個直立式的袋子,一看就知道沒有開封過。      真琴取得她的同意後拿起袋子。貼在表面的烘焙所標籤上半部畫有一隻可愛的紅色小鳥,下方則印著應該是烘焙所名字的「‘I’iwi Coffee」字樣和商標。她聽說過這個名字。‘I’iwi是鐮嘴管鴰,不僅是夏威夷群島的原生鳥類,也被視為夏威夷環境保護的象徵。      標籤下半部寫著「NET 200g」及「PRODUCTION DATE」的字樣,再下方則是一張手寫著代表今年西元年的四位數字,以及代表五月的三個英文字母「MAY」的小貼紙。她把袋子翻到背面,發現上方附有個排氣閥。真琴推測這應該是一間很講究品質的烘焙所。      「照理來說蜜月旅行並未成行,卻在行李箱中發現了禮物……」      真琴仔細端詳著裝有咖啡豆的袋子,喃喃自語道。      如果這是真的,那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為了今天的採訪,真琴已靠著媒體報導事先記住了海鈴夫婦車禍最基本的幾項重點。她藉此得知的事件內容與七惠敘述的經過並無出入。      不過,她當然不可能毫無疑問地相信消息提供者的話,把它寫成報導。如果把這段趣聞寫成報導刊在雜誌上,她會支付七惠些許費用當作謝禮。所以那些為了拿謝禮而編造假故事的人總是源源不絕地找上門來。不過,比起白白支付謝禮,更重要的是如果被對方欺騙,刊載了假故事到雜誌上,TONANO的信譽就會跌至谷底。身為主編,她不能做這麼不負責任的事。      因此真琴在聽別人談論超自然現象經歷時,無論內容如何,原則上都只會相信六七成左右。不用說也知道,如果她質疑一切,那工作就不用做了,但如果反過來什麼都當真,又會失去信譽。畢竟那種原本怎麼想都是謊言,被她嗤之以鼻,後來才發現真有其事的情況,她也遇過不少次了。      簡單來說,她不能依靠自己的直覺,要仔細審視故事內容,判斷是否可信。例如有任何矛盾之處時,就針對這點深入探討,而且如果決定採用它,她也有義務要盡可能說明清楚,讓讀者也能夠相信。要拿捏好分寸很講究經驗與感覺,真琴也是藉由多次採訪與撰寫報導才逐漸習得此能力。      「加納小姐,謝謝妳的說明。對了,為什麼妳願意提供這些細節給我們雜誌呢?」      真琴其實不太喜歡擺出這種超出必要程度的恭敬態度。她反而比較擅長用輕鬆的互動來引導對方說出真心話。      但是七惠身上散發出來的氛圍卻沉重到讓真琴猶豫是否該這麼做。這也不能怪她,畢竟親姊姊遭遇嚴重車禍,姊夫又才剛過世。就連採訪經驗豐富、對象也形形色色的真琴,也是第一次覺得年紀比自己小了一輪的女性如此難以應對。      七惠如舔舐般啜飲一小口咖啡後回答:      「這種事情應該沒有人肯相信吧。到頭來別說是遇上車禍的姊姊,連我都會被當作瘋子。」      這她無法否認。真琴十分清楚,一般大眾不會和她用一樣的角度來看待這方面的話題。      「不過,在我實際拿到東西後,我不得不相信姊姊說的話是真的。姊姊和太一姊夫的確在夏威夷度過了愉快的蜜月時光。這包咖啡豆就是證據。所以我正在尋找能夠合理解釋這種現象的人。」      「然後妳就找到了我們TONANO。」      「我當然也知道目前發生的事情是無法用常識來思考的。不管我再怎麼堅稱這是真實故事,聽過的人應該都只會覺得很荒謬。但我相信TONANO一定可以替這種現象找到合理的解釋。因為TONANO平常經手的事件似乎有很多更不可思議的內容。」      她這番話其實算是說得很謙虛。TONANO曾介紹過許多比今天聽到的還要令人費解的事件。不過,以真琴的感覺來看,以普通的消息提供者所敘述的事件而言,這件事的衝擊性已經夠強烈了。      「在我說出我的想法前,可以先詢問妳幾件事嗎?我並不是在懷疑加納小姐妳說的事,這只是為了避免提出錯誤假設的必要流程,還請妳諒解。」      如果她不先這麼說,有不少受訪者可能會惱羞成怒地質問她「妳是不是不相信我」。      七惠雖然點頭同意,卻一直不安地把玩著掛在包包上的護身符。仔細一看,護身符上面好像有圖案,那白色的東西是兔子嗎?      「有沒有可能是你們家包含加納小姐在內的所有人都弄錯蜜月旅行的日期,或是臨時改變了日期行程,但你們並沒有收到通知呢?換言之,我想確認妳姊姊和她丈夫是否真的去了夏威夷。」      「那是不可能的。」七惠斬釘截鐵地否認了,「姊姊在出發前一天回到老家,和我們全家人一起吃了頓飯。她說要買咖啡豆回來給我也是那天發生的事。姊姊似乎想先把她住宿的飯店或行程安排告訴我們這些家人,以防她在旅途中遇到什麼問題。我在那天替姊姊拍了一張照片。」      七惠用她的手機顯示那張照片。照片中的女性戴著白色的帽子,七惠說姊姊曾得意地表示那是她為了在夏威夷戴才買的。另一頭的電視則正在播放日本的綜藝節目。      真琴確認了照片上記錄的拍攝時間,的確就是新聞報導的車禍發生前一晚,也和電視上節目的播放時間吻合。她仔細地檢查了照片,沒有發現修圖竄改的跡象。      大概是因為這起車禍實在太悲慘,有些媒體在報導時附上海鈴夫婦的臉部照片。因此真琴所知道的海鈴與七惠拿給她看的照片中的女性,毫無疑問地是同一人。      如果出發前一天她們姊妹曾在國內見過面,那這起車禍就不可能是在蜜月旅行結束後的回程發生的。這種假設不管怎麼想都太不合理。      「那麼,有沒有可能是他們提早結束了這趟夏威夷之旅呢?從這袋咖啡豆上的標籤只能確定是在五月購買的,沒有寫到詳細日期對吧。」      「我已經確認過了,姊姊和姊夫在出發前往度蜜月前,都沒有任何可疑的請假缺勤紀錄等情況。再說了,姊姊又為什麼必須對我們這些家人撒這種謊?」      「這我並不清楚,我只是提出一種可能的情況……」      「就算姊姊真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隱情,所以在預先安排好的蜜月旅行開始前就去了夏威夷,但她那天早上搭乘的計程車會出車禍,完全是對方駕駛所造成的啊。而且那個駕駛還過世了。把這視為一起預先安排好的事件是很不合理的。」      真琴無法反駁這段話。事先前往夏威夷買好咖啡豆,放進行李箱後拖著它搭乘計程車,在前往機場的途中碰上車禍,再謊稱車禍是在度蜜月回來的路上發生的。無論她擁有何種非達成不可的目的,要策畫並執行上述整段流程的可能性還是幾乎等於零。      那麼,有沒有可能他們雖刻意隱瞞家人提前度蜜月,但車禍本身卻是偶然發生的呢?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就會產生兩個問題,一個是如果想隱瞞到底,為什麼不乾脆直接說自己並未去度蜜月就好;另一個則是他們當天帶著行李箱搭計程車,目的地究竟是哪裡。因此真琴不得不做出這個假設行不通的結論。      「妳姊姊因車禍失去意識,被救護車送進醫院急救對吧。所以她並沒有機會打開那個行李箱囉?」      「是的,附近店家的防盜監視器拍下了車禍的經過,姊姊並未自行從發生車禍的計程車裡走出來。」      既然如此,她就無法在車禍後把並非實際跑去夏威夷購買的咖啡豆偷偷放進行李箱裡,藉此假裝自己曾去度蜜月了。不過,要是先暫時忽略動機的問題,偷放咖啡豆進去的時間點就不一定是在出車禍後了。      「雖然不知目的為何,但妳姊姊還是有可能利用事先把她購買的咖啡豆放在行李箱這點來說謊。她的行李箱裡有其他可以證明她去過夏威夷的東西嗎?像是旅遊景點的門票、導覽手冊或其他禮物等等。」      「……很可惜,據母親所言,似乎沒有這類物品。不過,我之前也說過了,姊姊說除了咖啡豆之外,其他禮物都不是放在行李箱內帶回來,她或許是把只能在當地買到的東西全都裝在一起了。而那些東西說不定在某個時刻不小心與姊姊分開了。」      從這段話可以隱約察覺到,七惠似乎認為姊姊海鈴在出車禍的瞬間被拉回蜜月旅行出發日當天早上。裝有禮物等東西的包包或紙袋,在那時走上了與海鈴不同的命運——與她分開了。這大概是她想表達的意思吧。

作者資料

岡崎琢磨 Takuma Okazaki

超人氣日常推理作家岡崎琢磨,一手打造「咖啡館推理事件簿」系列來到第十週年,總銷售超過兩百五十萬本,引發前所未有的「咖啡推理」風潮! 岡崎琢磨1986年生於福岡,高中時曾組樂團,擔任吉他手、主唱,甚至作詞作曲,後來確定「寫小說與自己性格相符」,毫不猶豫地持續書寫。就讀京都大學期間,曾參考當地的咖啡館,動筆塑造了愛好解謎的咖啡師角色切間美星,以及具有京都氛圍的咖啡館「塔列蘭」。 京都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岡崎琢磨以《咖啡館推理事件簿》獲得「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編輯推薦獎、榮登Oricon Style第一名、獲第一屆「京都本大賞」文學獎。並著有《旋轉木馬推理事件簿》、《下北澤推理事件簿》。 尋找著讓自己安下心來寫作的咖啡館,岡崎琢磨醞釀出「咖啡推理」交織「京都生活」的獨特故事,每品嘗一杯咖啡,總出現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祕密;隨著連鎖咖啡館的興起,愈來愈多的個性咖啡館突顯出在地的特色,同時瀰漫著人情味與咖啡香,隨著作者在書中的指引,你也找到屬於自己的咖啡館了嗎? 相關著作:《咖啡館推理事件簿7:將方糖沉入悲傷深淵(限量扉頁作者親簽版.百萬暢銷系列十週年最新續集)》《下北澤搖滾推理事件簿【博客來獨家親簽扉頁】(「咖啡館推理事件簿」系列作者最新力作╳五道燃燒夢想的青春謎題)》《下北澤搖滾推理事件簿(「咖啡館推理事件簿」系列作者最新力作╳五道燃燒夢想的青春謎題)》《咖啡館推理事件簿6:盛滿咖啡杯的愛》《咖啡館推理事件簿5──願這杯鴛鴦奶茶美味(加贈限量書衣海報)》《旋轉木馬推理事件簿(作者親筆簽名扉頁╳戀愛系插畫家Zzifan_z繪製書衣+日文版精緻書封 雙封面珍藏)》《旋轉木馬推理事件簿(戀愛系插畫家Zzifan_z繪製書衣╳日文版精緻書封 雙封面珍藏)》《咖啡館推理事件簿4:休息中,咖啡的五種風味(附贈書衣海報「充滿咖啡香的每一天」)》《咖啡館推理事件簿3──令人心慌的咖啡香》《咖啡館推理事件簿2──夢見咖啡歐蕾的女孩》

基本資料

作者:岡崎琢磨(Takuma Okazaki) 譯者:林玟伶 出版社:麥田 書系:日本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23-06-27 ISBN:9786263104587 城邦書號:RS7103 規格:膠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