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說再見以前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城邦超爆必讀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POPO網超人氣新星——兔子說 ★實體書獨家收錄番外 〈Make a Wish〉 我想要記住你說再見以前的模樣, 在每一個今天,在每一個明天。 我不喜歡哭,但還是會想哭。 以為哭過了就會沒事, 可是淚水跟你,似乎帶走了我的一部分…… 佟海光,對我來說,他就像是光一樣的存在。 姜恒,則是佟海光形影不離的影子。 當我們三個聚在一起時, 偶爾我會覺得,自己的存在似乎有些多餘。 「日荷,關於我喜歡的人……」 海光的語氣輕得宛如吹起的風。 我卻揣著我的祕密,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不能對海光說,也不能對姜恒說。 若是想要留住海光的笑顏, 那麼,我只能選擇忽視姜恒的寂寞。 只是,我沒料到,海光還有一個祕密沒告訴我, 這個祕密,把他和姜恒同時從我的身邊帶走, 來不及說再見……

內文試閱

  「佟海光!」數學老師拿起課本用力地摔在講桌上,全班鴉雀無聲,就連眼神的飄移都很小心,深怕一不注意就捲進了他們的戰爭。   佟海光站在座位旁邊的走道上,面對數學老師的怒火,他沒有半分怯弱,直挺挺地站著,好像他沒有做錯任何事。   他有做錯事嗎?   我不知道。   「你交白卷是什麼意思?說啊!」數學老師大吼,拳頭重重落在講桌上,砰地一聲,坐在前排的同學嚇得肩膀一縮。   佟海光只是平靜地望著數學老師,不發一語。   或許是因為我距離佟海光不到半步的關係,我能清楚看見他挺直的背脊以及臉上的表情。他的態度沒有一絲慌亂,要不是現場氣氛過於緊繃,我差點以為他的眼神浮現了笑意。   我想,佟海光的沉默,絕不是找不到說詞,也絕不是下不了台的僵持。   「妳覺得數學老師叫他去哪?學務處?」放學後,走在前往校門口的路上,我不自覺開口問了身旁的洪蘋。   那場令所有人屏息的對峙,最後不了了之收場。數學老師得不到佟海光的回應,氣急敗壞地要佟海光滾去該去的地方,在那之後,佟海光沒再回到教室。   他去哪了?   「誰?該不會是佟海光吧?」洪蘋蹙眉,困惑地望著我,「妳擔心他?不是說不想跟他扯上關係嗎?」   「只是好奇。」我對上洪蘋明顯不信的目光,盡量維持無動於衷的表情,「……不知道就算了,我隨口問問而已。」   她還是不信。   「日荷,說真的,」洪蘋斟酌了一會兒用詞,才繼續往下說,我知道她並不是真心討厭佟海光這個人,但是……我懂,真的懂,「如果妳想好好地過完高中生活、順利考上大學的話,還是不要跟佟海光太接近比較好。」   「我知道。」我說。   可是,我真的知道嗎?   目送洪蘋搭上公車離開,我呆站在原地好久。有些壓在心底最深處的情緒似乎重新被翻了上來,腦海裡響起某些人的話語,可那些全都是屬於別人的想法……   那麼我呢?我的想法是什麼?   等我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來到學務處門口。朝學務處裡探頭看去,教官不在、老師不在、主任不在,當然,也沒有佟海光的身影。   幹麼啊我……捏緊了書包背帶,我忽然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日荷?」   下一刻,我的肩膀被輕輕拍了一下,伴隨著熟悉的聲音,不用回頭便知來人是誰。佟海光,終於出現了。   「妳怎麼會在這裡?」他揚起笑,看起來有點驚喜。   「回來拿東西,順便關心一下失蹤的同班同學。」我一時慌張,居然想也沒想就扯了個謊,「你知道,這是身為班長的職責。」   佟海光似乎看穿了我的謊言,再度用那種似笑非笑的討人厭神情看著我。我故意不避開他的視線,盡量做到態若自如。   「好吧,那妳找到我這個失蹤人口了,然後呢?」佟海光張開雙手,「要不要檢查我全身是不是安然無恙?」   無聊。   「沒事就好,我……」   「妳不問我為什麼要跟數學老師槓上嗎?」他突然提出這個問題,儘管臉上笑容不減,可我看得出來,他態度很認真,「不好奇?還是—」   「你在抗議。」   「哦?」   我知道,佟海光當時拒絕回答的原因,不是因為他交白卷的舉動是臨時起意,所以找不到藉口、說不出理由,只要他想,他絕對可以有一套完整的說詞……   他的沉默,是無言的抗議。   「數學老師的考題永遠超出範圍,考得好是應該,沒考好會被當眾羞辱,這大概算是他人盡皆知的『教學風格』。」我的語氣沒有起伏,「大部分的同學都曾在私下抱怨,只有你……」   說真的,我不知道佟海光的抗議是對是錯?若說這是正確的,為什麼這麼久以來,只有佟海光敢站出來反抗?而又是為什麼在他做出行動之後,卻沒有人願意出聲支持他?   可如果這是錯誤的行為,為什麼所有人都在課堂結束後大呼過癮,直說佟海光為大家出了一口怨氣?   「妳覺得呢?」   我一愣,前一秒還在奮力思考的腦袋頓時停了下來。   「我覺得,你這是愚勇。」   「愚勇?」   「雖然我佩服你的挺身而出、勇於發聲,可是能不能達到成效卻是另當別論。」就算我心中真的因為看見面色扭曲的數學老師而感到一絲快意,我還是沒辦法贊同佟海光的舉動,「說不定,你這麼做只會害到你自己而已。」   不曉得為什麼,我很討厭這個結論。   佟海光目光炯炯地望著我,許久。   如果只是一下子還好,我還可以裝作若無其事,可是……他真的看著我太久了。   「欸,我、我要走了……」太不自在了,我想趕快離開。   佟海光抓住我的書包,止住了我的步伐。   「日荷。」   「幹麼?」可惡,我差點跺腳。   「我再次確認了一件事。」他說,眼睛充滿笑意。   「什麼?」我下意識地問。   「我很喜歡妳。」   傻眼。   「蛤?」   「我說,我很喜歡妳。」佟海光說得很自然,我卻被他嚇得魂飛魄散,腦袋一片空白,還好他補上一句,「不是想要交往的那種喜歡。」   ……還好。   要不然我還真不曉得該怎麼辦。   「呃,那我可以走了嗎?」我指了指校門口的方向,有點害怕地問。   佟海光笑著放開了抓住我書包背帶的手。   「再見。」   「拜拜。」我說。   再見。   這時候的我,並不曉得一句簡單的「再見」之於佟海光,究竟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   不過就是一句再見而已。   不是嗎?   ﹡﹡﹡   我沒有因為佟海光放話說喜歡我,就開始對他比較好,完全沒有。再說,我根本不明白他幹麼喜歡我,我又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   停下剪紙的動作,我看著散落一地的紙張,再抬頭看了眼好不容易完成率達到百分之七十的布告欄,深深嘆了一口氣。   「別嘆氣啦,不是還有我陪妳嗎?」洪蘋抱著一疊壁報紙走進教室,一放開手,紙張刷啦啦地在桌上攤開,「班導還真的以為班長萬能,什麼事都丟給妳做。」   每學期一次的布告欄競賽向來是由學藝股長負責,我怎麼也沒想到,學藝竟然會在競賽前夕代表學校出國參加另一項比賽,不用想也知道,班上沒人自願接下這份工作,最後又落到我的頭上。   「能者多勞。」我苦笑。   「能者過勞。」洪蘋毫不留情地吐槽,「妳別忘了,過幾天數學課又要隨堂考,忙完這些,妳回家還有體力複習嗎?」   洪蘋平常有在補習,對付數學老師時常超出範圍的考試算是得心應手,而我數學不好,隨堂考多半低空飛過,報分數的時候總是會接收到數學老師不屑的眼神。   「做都做了,總得好好地做完吧。」這句話一說出口,洪蘋馬上賞我一記大白眼,說我真是奴性堅強的勞碌命。   可能吧。   只不過,我還有另一個沒對洪蘋、沒對任何人坦白的原因,我本來就想要找很多很多事情填滿空檔,如此一來,我才不會有多餘的時間胡思亂想……或者,埋怨。   天色漸晚,洪蘋犧牲了補習班上課前的用餐時間,陪著我做完一部分的布置,很有義氣地拖到最後一刻才離開,臨走之前還不忘提醒我早點回家。   一旦忙碌起來,腦袋便會忘了煩心的雜事。放學後的校園靜謐無聲,一個人的教室裡只剩下我裁剪紙張所發出的切割聲,刷、刷……每一次下刀,我都全神貫注,所以,突然聽見佟海光的聲音時,我的心臟差點從嘴巴跳出來。   「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來很久了耶,我以為妳故意不理我。」佟海光笑得超級開心,他指了指天花板,「我剛剛還跑去開燈,教室變亮了妳都沒感覺?」   沒有。   我故意瞪他,藉此安撫我受創的心靈。   「乖啊,別氣了。」佟海光蹲到我身邊,伸手想拍拍我的頭頂。不習慣這樣的親暱舉動,我頭一偏,刻意避開他的碰觸。   佟海光識相地縮回手,不在意地笑了笑。   「你怎麼還沒回家?」我問。   「今天比較晚。」   我再次拾起紙和剪刀,規矩地沿線剪開,「又被罰留校?」   「哪有人天天被留校的?妳太抬舉我了。」佟海光的聲音揉進笑意,他的心情似乎很好,「我在等人。」   等誰?   我直覺地想著,卻沒有問出口。   儘管教室裡多了佟海光的存在,寧靜的氣氛依舊。我無暇分出心思陪他聊天,只是專注於教室布置工作,時間一久,甚至忘了佟海光還坐在旁邊、看著我一張張地裁剪紙花。   直到他攤開掌心,接下緩緩飄落的一朵紙花,我才從自己的小宇宙裡猛地清醒。   「我之前就一直在想……」佟海光拈起花朵,擋在他的右眼前面,目光炯炯地注視著我,「日荷,妳是不是很會畫畫?」   「為什麼這麼問?」   「這朵花、這些各式各樣的剪紙、設計圖……」他的視線隨著他的話語移動,然後,重新回到我身上,「還有,那片羽翼。」   我迎向他的目光,不願意閃躲。   沒什麼好心虛的。   「只是學過幾年而已。」我語氣平靜,卻控制不了緊握剪刀的手。   「沒再學了?」   「嗯。」   「為什麼?我覺得—」   「佟海光,你不覺得你管太多了嗎?」我打斷他未完的話,用力放下剪刀,沒再多看他一眼,起身整理四處飛散的碎紙,只為了逃離他多餘的關心。   有些事,不容許別人自以為是的涉足。   不只是不想,更是討厭。   心臟跳得飛快,我暫時停下捲壁報紙的動作,掌心發熱,或許這時我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有多不希望別人提起這件事,就連一點也不行。這讓我無法冷靜。   「抱歉。」   抬眼,見佟海光收起笑容,認真地望著我。我不清楚他是為了什麼道歉,如果是為了把氣氛弄得很尷尬的話,那……我想,我也有同樣的責任。   可是,我不認為自己有錯。   「我要走了。」接受不了他的道歉,我面無表情地掠過佟海光身邊,逕自拿起書包,準備就這樣離開。   「日荷。」   距離教室門口只差一步,佟海光喚住我。   「再見。」他說。   再見。   我緩緩回過頭,看見佟海光站在原地,身旁是一張張無人的課桌椅,他的背後只有一片漆黑的天色,那感覺……該怎麼形容?   或許我感受到的,是孤獨。   「……再見。」   於是,我說了再見。   ﹡﹡﹡   教室布置工作大致進入尾聲,除了洪蘋偶爾會幫我做些零碎的小物件以外,我不再請其他同學幫忙,來不及做完的部分就由我帶回家處理,雖然麻煩了點,可是比起留校……想起前幾天的事,我到現在還無法正常和佟海光說話。   我和他之間的交流,只剩下放學時候的一句再見。   正陷入思索時,房門外忽然響起兩下敲門聲,我嚇了一跳,急忙放下手中的膠水,還沒想好該怎麼藏好桌上的美術紙張,媽媽壓低音量的問句緊接而來。   「妹妹,這麼晚了還沒睡嗎?」   「我……我待會就睡。」支支吾吾回了句,突然想起我已經鎖上門,才稍微定下心神,一邊強作鎮靜地回應,一邊徒手抹去不小心溢出的黏膠,「妳先去睡啦!我不會太晚睡的,不用擔心。」   「我是擔心妳的身體,又不是擔心妳會做壞事。」媽媽不悅地叨念,聽得出來她的腳步正漸漸遠離我的房門口,「好啦,早點睡,明天可別賴床。」   不一會兒,客廳傳來關燈的聲響,我抬頭看向牆上的時鐘,沒想到已經深夜十二點,估算進度,若是要把手上這些東西做完的話,今晚大概不用睡了。   應該沒關係吧?我暗忖,要是不趕快完成預定進度,拖到周末也很麻煩,倒不如一鼓作氣解決,想到這裡,手上的速度不自覺加快許多。   整整一夜,我都坐在桌前與各式各樣的美術紙奮鬥,別無他想,直到天色轉亮。   隔天,當我扛著一大袋好不容易做完的成品,頂著一對深沉的黑眼圈去到學校,昏昏沉沉地度過幾堂課後,才猛然發現我忘了一件事,而且已經來不及補救了。   濃厚的不安緊掐住心口,我找不到讓心跳平緩下來的方法。   考卷上的題目我一題也沒看懂,數字配合著符號整齊地排列在A4紙上,緊握著筆,明知道這是前幾天才學過的課程內容,可是空白的腦海讓我慌亂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很害怕。   怕到我很想舉手宣稱自己身體不舒服,直接逃離教室裡那片沉重到幾乎令人窒息的空氣。我從未遇過這樣的狀況,這是我第一次茫然地看著考卷束手無策。   怎麼辦?   嚥下梗在喉嚨的硬塊,眼睛因為恐懼而酸澀。   勉強在試卷中找出幾題基本題型,不甚確定地填入答案,然後,我一動也不動地盯著泛白的指尖發愣,直到數學老師忽然大聲提醒交卷時間將近,我手中的筆因為緊張而不小心掉在地上。   啪啦一聲。   我想撿起,手卻無力地發軟。   「喏。」佟海光撿起筆遞給我。   「謝—」我連道謝的話都來不及說完。   「考卷由後往前傳!」數學老師的講棍重重敲在木製講桌上,發出一如往常的巨大聲響,我說不清那一瞬間自己感受到的是解脫,或是其他的什麼。   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完了。   咬緊唇,我猶豫了一會兒才把寫不到一半的考卷交給前座同學。   數學老師念著答案,全班拿起紅筆批改其他同學的試卷,一題接著一題,批改的時間絕對不超過二十分鐘,可是,我可以確定,這一定是我這輩子經歷過最長的二十分鐘。   考卷傳了回來,面對前座同學訝異的表情,我甚至無法做出任何回應,我不敢想像自己的成績會有多淒慘。   考卷上頭的數字是血淋淋的二十八分。   「不及格的站起來。」   我站了,教室裡約莫有十位同學起立。   「五十分以上的坐下。」   幾個同學坐下,人數還剩下一半。   「四十分以上的坐下。」   我可以感受到教室所有人的視線全部集中到我身上,低垂著頭,別說數學老師,我根本不敢對上任何人的目光。   「沈日荷,拿著考卷到前面來。」   最後,只剩下我了。   閉了閉眼,我拿起那張我很想揉爛、踩爛、丟到窗外的廢紙走到講台前,努力不讓自己露出一絲不適合在這時候出現的情緒,就連難以控制的眼眶,我也拚了命不讓它泛紅。   就算我真的很想哭。   數學老師用力抽走我手中的考卷,他先是看了我一眼,才把目光落在考卷上,他搖搖頭,笑了,笑得很諷刺。   「二十八。」他輕聲念出我的分數,輕哂一聲,彷彿這是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話,「沈日荷,妳的腦袋還好嗎?就算妳的數學再怎麼差,二十八分也不是人考的分數吧?」   我仰頭,努力直視著他,告訴自己不要在意。   「看看妳這種算法,妳是白痴嗎?」數學老師指著考卷上字跡凌亂的算式,「白痴還會猜對幾題,妳連白痴都不如!」   垂落在身側的手忍不住握緊,不是因為生氣,不是因為憤怒,而是我對自己的失誤感到難以言喻的失望。看著數學老師激動地揚起考卷朝著我罵,有那麼一瞬,我竟不曉得自己是不是也認同了他對我的指責。   —如果連這個都不會,我不知道妳還待在這裡幹麼?   —爛透了!   —妳要不要轉頭看看全班四十個人,只有妳考這種爛分數!妳是有沒有這麼蠢啊?我教書這麼多年,也沒有遇到……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的思緒從現下抽離,聽不見數學老師口中過於激烈的嘲諷,只是看著他的嘴巴不斷開闔,眼神透出不屑,隨著時間過去,他的笑容越來越嗜血,我呆站在那裡,沉默地忍受他的言語暴力。   當我終於回過神,發現他高舉的手正要將考卷往我臉上丟來的時候,我下意識地閉上眼睛,等待將臨的羞辱。   考卷卻沒有如預想的落在我臉上,只聽見數學老師發出怒不可遏的咆哮。   「佟海光!」   我忍不住睜開眼睛,只見數學老師怒瞠雙眼,目光落在我的身後,整張臉氣得漲紅成豬肝色。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回過身,世界似乎暫時停止了運轉。   佟海光彷彿沒聽見數學老師的怒吼,他站在椅子上,獨立於整個世界之外,自顧自地朝著窗外射出紙飛機,一架還不夠,他接連射出了第二架、第三架……雪白的紙飛機劃過我的眼前。   我愣怔地無法動彈,班上同學開始鼓譟,他們先是手拍桌子發出聲響,接著興奮地群起跟著模仿,只見一架又一架的紙飛機飛出窗外,飛向蔚藍的藍天。   後來我才知道,那些彷彿永無止盡的紙飛機,不是別的,正是難到永遠超出範圍、難到讓我們永遠都會被罵得狗血淋頭的數學考卷。   我知道數學老師拚命大喊。   我知道同學們終於逮到機會發洩鬱悶。   我知道附近的班級也開始騷動。   然而,在我眼中,只剩下佟海光站在椅子上,身邊掠過一架架肆意飛翔的紙飛機,襯著明亮的陽光,我們四目相交,他笑了,笑得燦爛、笑得刺眼……   笑得一點也不孤獨。

作者資料

兔子說

一個明明就三分鐘熱度,卻有著莫名勝負欲的天秤座。 喜歡能分清楚討厭和不喜歡的人。 內心是一個充滿自我矛盾的小宇宙。 人生最大的目標就是過著悠哉的小日子。 Love & Peace. 兔子說,我說。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dearceline FB粉絲團:兔子說,我說 www.facebook.com/theRabbitSaid

基本資料

作者:兔子說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5-06-30 ISBN:9789869151955 城邦書號:3PL04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