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只有你知道的夏天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只有你知道的夏天

  • 作者:兔子說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6-07-28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喜歡一個人的心情,像是夏日的蟬鳴乍起, 忽然之間,那聲音就已經環繞不去。 我在宛如冬日的青春裡踽踽獨行, 你的出現,就是我的夏天。 為了保護自己,我把所有心事都藏在微笑與沉默裡,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教會我的,不站出去,就不會受傷, 不去努力,就不會有失望。 直到膽大妄為的孫一揚,突然闖進我平靜安穩的生活, 帶著我蹺課,帶著我放聲大笑,帶著我放肆表達出每一種情緒, 我所認知的世界才逐漸產生變化。 孫一揚察覺到我偷偷暗戀韓老師,執意和我訂下賭約, 他認為只要付出努力,一切就會改變,所以他會努力考進全校前三十名, 一旦他做到,我就得努力去向韓老師告白…… 凝視著孫一揚堅定的雙眼,我不由得想著, 也許,所有不顧一切的努力,都需要有一個原因, 而我終於在這個夏天,與那個原因相遇。

內文試閱

午休時間,我獨自來到圖書館代班。 除了工讀生,這個時間通常沒人會來圖書館,就連管理員阿姨也因為開會而離開,因此,偌大的圖書館只有我一人,非常安靜。 我並不害怕安靜,事實上,我很喜歡安靜,也很習慣安靜,只是此刻我覺得很煩,所以不耐地用腳推動一旁的推車前進,老舊車身不停發出難聽聲響,吱吱嘎嘎,只差沒有當場散架。 我真的很討厭這個聲音。 隨便拉了張椅子,我躲進圖書館角落,某個天曉得誰會有興趣的原文書區,任憑充滿灰塵氣味的書本包圍自己,我揉了揉額際,企圖驅離在腦海中盤旋不去的那幕畫面。 不喜歡楊千瑜那樣看我。 她明明知道我不會救她,為什麼要那樣看我? 為什麼要對我抱持希望? 她那時的眼神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我腦海中浮現,同時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我是一個虛假的人。 我知道,真的知道。 已經夠了。 有韓老師不斷提醒我就夠了,不需要再加上一個楊千瑜…… 「馬的!」一股煩躁湧上心,我大力踹了推車一腳。 冷眼旁觀的人這麼多,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只有我? 趕不走心裡的陰影,我很想放聲大叫,但我做不到。 「可惡!」我再踹。 我不想惹麻煩不行嗎? 為什麼看見別人被欺負就要起身幫忙?誰規定的? 我什麼都沒有,怎麼幫?要是換我被欺負怎麼辦? 如果我被欺負,誰會來幫我…… 最後一個問句在我心中震盪,壓抑不住突如其來的怒氣,我用力一踹,不中用的推車登時轟地傾倒,即使在鋪滿吸音地毯的圖書館裡,那聲巨響依然大得嚇人,大得足以吵醒全世界。 但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只有我在這裡。 一瞬的巨響過後,回歸寧靜。 「……馬的。」衰死了,再踢推車一腳洩憤。 倒在地上的推車看起來是不能用了,手把歪斜,輪子飛了,死狀悽慘。 我嘆了口氣,認命地將散落一地的書本疊成一座座小山,早知道剛才就不要偷懶,乖乖把書上架,現在好了,要撿的書這麼多,根本自找麻煩。 我討厭麻煩,最討厭了。 整理完最後一疊書,我把壞掉的推車移到牆邊,拍了拍沾滿灰塵的手,一回身,就驚見有人坐在窗邊的座位上,似笑非笑地瞅著我。 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你……」我吶吶開口,卻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 「我還以為妳會肇事逃逸。」 什麼? 那人穿著制服襯衫,領帶鬆鬆垮垮地掛在脖子上,髮色是一種很淺的咖啡,染的嗎?還是天生的?開了一角的窗戶吹進了風,吹得他的頭髮看起來很鬆軟。 不知為何,他給人的感覺…… 很討厭。 「你剛剛說什麼?」我不動聲色地問。 「我沒說什麼啊。」他一步步朝我走近,臉上還是掛著討人厭的笑,「只是和妳打個招呼而已。」 「我不認識你。」 他無所謂地笑了笑,看了一眼我制服上的繡字,「……徐之夏?」 有時候,人的反應很愚蠢。 好比我明明已經聽到他念出我的名字,也知道為時已晚,我還是忍不住用手摀住胸 口,阻止他進一步的探究。 同時,我的視線也往他的胸口一瞥。 沒有名字。 「失望了嗎?」他的聲音靠得好近。 我皺眉,往後退了一步,「……你想幹麼?」 或許是因為不曉得他的名字,我變得有點緊張,雖然他也只知道了我的名字而已,卻依然讓我有種「我在明,敵在暗」的不安,沒有什麼比資訊不對等還令人不快了。 「妳打擾我睡覺。」他忽然說。 我打擾……什麼? 「賠我。」 陪……陪什麼陪! 我臉上一熱,「誰、誰要陪你!」 「當然是妳啊,不然呢?」他挖挖耳朵,痞痞地將一手插進褲子口袋,「妳自己說,妳剛剛是不是用力把推車踹倒?是不是製造噪音?是不是吵到別人?」 「等等,我又不知道這裡有人……」 「妳承認妳製造噪音嘍?很好!」他打斷我的辯解,自顧自地往下說:「再來,不管妳有沒有看到人,圖書館本來就是必須保持安靜的地方,妳一下子罵髒話、一下子踹車,踹車不打緊,車還垮掉,垮掉就算了,聲音還誇張大,妳敢說妳沒有錯?」 我是有錯,可是…… 「賠我。」 他真的很奇怪。 我忿忿地瞪著他,他痞痞地回望我。 除了痞,我找不到更合適的形容詞來形容這個人。明明他的眼睛和他的頭髮一樣,都是很好看的淺咖啡色,明明他整體五官湊起來還算能看,明明他的身高高了我一顆頭不只…… 痞子!討人厭的痞子! 「去哪兒?」我幾乎是從牙縫中迸出這句話。 他反而愣住了。 「去哪兒?」他反問我。 「你不是說我吵到你睡覺,所以要我陪你嗎?你不是要我陪你,那要去哪裡?」我一時氣到忘了自己在外人面前向來維持淡然,語速越來越快,「說啊,去哪裡?嘖!又不是小孩子了,想去哪裡不會自己去,居然要人家陪,你以為你是女生還要手牽手上廁—」 「我是說,賠我。」 「陪、你、去、哪、裡?」我一字一字地說。 他不說話了。 只朝我伸出一隻手,掌心向上。 不曉得哪根筋不對,我的手居然就這麼搭了上去。 「哈!」 哈? 我不解地抬眸一看,不看還好,那個人爆出一聲大笑,像突然被點中笑穴一樣狂笑不止,整個圖書館充斥他的笑聲,他半彎著腰,我只能看見他笑得發紅的後頸,還有,他自己笑就算了,他的手、他的手…… 我甩不掉! 「放手啦!」我大力跺腳。 「徐之夏,妳太好笑了。」笑了好半晌,他總算直起身,揩了揩眼角的淚,嘴角的笑依然很張揚。 原來他是在笑我嗎? 我勉強穩住心底的動搖,「哪……哪裡好笑?」 「好吧,既然妳都這麼說了,如果不讓妳陪我一次,好像說不過去。」他說,握著我的手似乎又收緊了一些,「不過我現在還沒想到要去哪兒,先欠著,等我想到再讓妳陪我,如何?」 「你最好永遠都想不到……噯,你可不可以放手!」 我大力一甩,他終於從善如流,讓我的手回歸自由。 下意識往後退一步,我再次像個蠢蛋,為時已晚地將手藏進身後,慢了好幾百萬拍才懂得對這個不知打哪來的陌生人升起警戒。 「徐之夏,記住嘍,妳欠我一次。」 明明可以當場反悔,反正他講的全是歪理,我壓根沒欠這個怪人什麼,但不知為何,我卻找不到聲音辯駁,只能束手無策地瞪著他。 面對我的怒視,怪人絲毫不為所動,而且,他似乎很愛笑,右邊嘴角上揚的角度比左邊嘴角高了一些,就是因為他不平衡的笑容弧度,導致他看起來非常、非常討人厭。 「你到底是誰?」我問,口氣很不客氣。 對付這種人不需要客氣。 他故作沉吟,裝出一臉困擾的樣子,不過就是報出自己的名字,到底有什麼困難的? 等到我快要失去耐心時,他又突然綻開那討人厭的笑容。 「妳猜猜?」 神經病! 我轉身就走,不願繼續浪費時間在這個怪人身上。 沒有名字的怪人! ﹡﹡﹡ 放學後,我依約來到韓老師的辦公室。 負責教授公民的韓老師沒有兼任班導,他的辦公室是位於行政大樓三樓的科任辦公室。 由兩間教室打通的科任辦公室本來應該是很寬敞的空間,但因為大多數科任老師都聚集在這兒,每逢下課時間,就會變得很吵鬧,充斥著老師和學生的談話聲,很有菜市場的既視感。 可是一旦過了放學時間,這裡便能重拾靜謐。 科任老師一向離開得早,剛放學不久,辦公室裡的人就都走光了。 除了韓老師以外。 春末傍晚的暖黃斜陽灑落整間辦公室,映出了空氣中閃閃發光的微塵分子,我站在門口,遠遠望著韓老師倚著窗戶的挺拔身影,不自覺屏住了氣息。 他似乎正在和人談事情,對著手機低聲說話,表情不知為何有些焦躁,講著講著,他一撇頭就見我呆站在門口。 無預警對上韓老師的視線,我不由得一怔,只見他挑了挑眉,招手示意要我進到辦公室裡。 我走近韓老師的辦公桌,韓老師跟著離開窗邊,但並未結束通話。 他隨手指了指桌上一大疊公民考卷,沒交代半個字,人又晃到另一頭,留下我一個人。我先是看看考卷,再看看筆電螢幕停留的頁面,馬上理解他要我將成績登錄到電腦裡。 為什麼韓老師沒說話,我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原因很簡單,我在高一的時候擔任過他的公民小老師,整整兩個學期,舉凡發考卷、收考卷、收作業、登記成績等等,全屬於我的工作範圍,我相信在學校裡面,沒人比我更熟悉這些繁瑣又無趣的工作了。 韓老師,全名韓靖。 是我在這所學校裡最討厭的人。 和韓老師的第一次見面,是在高一入學的開學典禮上,甫從軍中退伍的他,和我一樣都是初來乍到的「新生」。 還記得那時,校長才介紹韓老師出場,原本坐在大禮堂裡昏昏欲睡的群眾立刻驚醒過來,驚呼聲、討論聲不絕於耳,無聊透頂的開學典禮掀起一股史無前例的高潮,人人爭睹何謂真正的「帥哥老師」,當時的場面之熱烈,直到現在仍是眾人津津樂道的名場景。 想當然耳,年輕帥氣的韓老師所教授的公民課,成了每個女生在新學期時的一項新希望,若幸運地排到韓老師的課,女生們第二個願望就是能當他的公民小老師。 我們班當然也不例外。 為了講求公平,有人提議所有女生抽籤,抽中了誰,誰就是小老師,不能上訴,不得有異議,一次定勝負。 我才不想當什麼小老師,為什麼要給自己找麻煩? 那時的我在心裡這麼想,默默看著寫上自己名字的籤條丟進籤盒裡。 畢竟,韓老師受歡迎是眾所皆知的事實,我若在這時出聲說不想加入抽籤,反而會被追問一大堆問題吧?光想就覺得麻煩,反正抽到我的機率這麼低,不如保持沉默就好。 我就是這種心態。 越是抱持這種心態,越會受到命運的捉弄。 「徐之夏,妳是我的公民小老師?」韓老師拿起課本,從辦公桌起身,帶著微笑問。韓老師個子很高,我必須稍微仰頭才能對上他的視線。 「是。」 「妳成績不錯吧?」他問,神情一如往常地親切,「基測考了幾分?」 我沒多想,直覺答道:「三百八十八……」 韓老師聽了,輕輕一笑,「前幾名進來的?」 應該是吧。 即使不太確定名次,我依然點了點頭。對於自己的成績,我有一定的自信,就算沒有前三名,應該也有前五名。 韓老師沒說什麼,他噙著微笑,拿著課本邁開長腿。 見狀,我閃身讓出了走道,他略為狹長的眼眸淡淡地瞟來,明明帶著笑,我卻莫名感到一股壓迫,這是為什…… 「那就好,我不喜歡笨蛋。」 與他擦肩而過的那一刻,我聽見韓老師這麼說。 「老師……」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 韓老師停下腳步,半回過身,臉上的表情仍是那樣溫和。 「怎麼了嗎?」 望著韓老師的笑顏,我有些慌亂地搖了搖頭。 「沒、沒事……」 他微微勾唇,「那我們走吧,快要上課了。」 應該……是我聽錯了吧? 急忙跟上韓老師的步伐,我三兩下揮去了心中的懷疑。 就是啊,我在想什麼呢……韓老師不可能會說出那種話的。 接下來的日子,韓老師表現得就像其他同學所想像的那樣,既和善又親切,他的幽默使得公民課一點也不無聊,每個人都很喜歡韓老師,喜歡他的為人、他的教學風格,這樣的他在在證明了那天果然是我聽錯了,時間一久,我也忘了這件事。 雖然班上女生都很羨慕我的工作,羨慕我可以近距離和韓老師相處,然而事實上,我和韓老師並不像她們所想的親近。 除了一星期兩次的公民課會碰到面以外,我們幾乎沒交集,屏除公民小老師的身分,我並不比其他同學更熟悉韓老師,我不會和韓老師開玩笑,也不會和韓老師攀談聊天,一切公事公辦,他交代的事,我只管完成就是。 「韓老師,這是……」我傻眼,直瞪著桌上好幾大疊的紙張。 「考卷。」 我當然知道是考卷,可是…… 「這不是我們班的考卷吧?」 「嗯,這是三班,這是六班,」韓老師一邊說,一邊挑出各班交回的公民考卷,「還有八班和九班……喔,對了,這疊是妳們班的,妳上次已經登記完了。」 「我已經登記完了。」 「妳已經登記完了。」韓老師點了點頭,好像完全沒發現問題在哪兒。 如果韓老師沒發現,我當然有義務提醒他的失誤。 「韓老師,既然我已經登記完了,那……」話說到一半,我突然萌生一股不祥的預感,「你是要我登記其他班的成績?」 「聰明。」 「可是我……」 「怎麼了嗎?」韓老師微微一笑,表情還是那樣親切,「妳可以幫老師這個忙嗎?」 我、我能說什麼?我根本沒辦法拒絕! 於是,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四五六七……韓老師「拜託」我的次數越來越多,我萬分不解,明明別班也有小老師,卻得由我全數包辦工作,這是為什麼? 可就算再不甘願,我又能怎麼辦?畢竟他是老師,我是學生。 韓老師交辦的工作其實都算簡單,他從不刻意刁難,正因為簡單,我越做越順手,完成的速度越來越快,韓老師雖然沒有對此發表意見,但從我越漸增加的工作量來看,他似乎很滿意、信任我的辦事效率。 不可否認,這為我帶來了滿滿的虛榮感。 很奇怪嗎? 這對當時的我來說一點也不奇怪。 要知道,他可是韓老師,全校師生都喜歡的韓老師,縱使一開始我多麼不情願,但當我發現韓老師只對我一個人如此,我很不爭氣地感到開心,韓老師的倚仗,讓我彷彿得到了一種特權,我開始認為在韓老師心中自己和其他的同學不一樣。 我是特別的。 那時的我偷偷地這麼想著。

作者資料

兔子說

一個明明就三分鐘熱度,卻有著莫名勝負欲的天秤座。 喜歡能分清楚討厭和不喜歡的人。 內心是一個充滿自我矛盾的小宇宙。 人生最大的目標就是過著悠哉的小日子。 Love & Peace. 兔子說,我說。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dearceline FB粉絲團:兔子說,我說 www.facebook.com/theRabbitSaid

基本資料

作者:兔子說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6-07-28 ISBN:9789869293792 城邦書號:3PL06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