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請你擁抱我的惡夢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請你擁抱我的惡夢

  • 作者:兔子說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1-06-29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79折 213元
  • 書虫VIP價:20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2元
本書適用活動
新書推薦75折起!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3本75折

內容簡介

曾經的創傷沒有那麼容易撫平, 但他說,只要我覺得害怕,他就會擁抱我, 連同我的惡夢一起。 ___________ 裝神弄鬼可惜系帥哥 ╳ 嘴硬心軟學生會會長 一段在盛夏裡的甜暖相遇 ___________ 我的夢裡有著血的味道。 偶爾,我會夢見自己手拿刀子,銳利的刀子劃開男人的頸動脈…… 校方要求學生會進行社團改革,廢除某些成效不彰的社團, 身為學生會會長的我,被迫擔下進行審核的苦差事。 夢ㄉ王國,據說是研究夢境與睡眠的服務性社團; 社長姬無也,據說是周公的後代,能夠進入他人的夢境, 號稱「可惜系帥哥」,即空有一副好皮相,想法行為卻異於常人,頗為可惜。 這些據說,聽上去都很荒謬,但最荒謬的,還是姬無也這個人。 「妳長年多夢難眠。要不要我陪妳睡覺?如果是妳,可以算妳免費。」 姬無也這話說得氣定神閒,彷彿只是開口約我去喝杯咖啡。 他這樣算是性騷擾了吧?我一定要讓這個社團被廢掉! 只是當我親眼目睹姬無也陪著別人入睡, 了解他身上的異能,以及他所提供的「服務」為何後, 我漸漸對他改觀,察覺到隱藏在他特立獨行下的溫柔心意, 同時也發現只要待在他身邊,我就不會一想起那段過去就頭痛欲裂。 姬無也看穿我害怕入睡,也看穿有夢魘困擾著我。 我可以告訴他那個黑暗的祕密嗎? 告訴他以後,他還會用那雙笑起來會彎成月牙的眼睛對著我笑嗎?

內文試閱

  五樓,十八號室,夢ㄉ王國。      「這什麼鬼?」看清貼在門上的社團名稱後,林孟謙有些傻眼。      倒是朱采蓁突然啊了一聲,激動地拍打我的手臂,「學姊,這就是元尚旭參加的那個……」      她話還沒說完,門就被人從裡頭打開。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元尚旭一臉古怪地看著我們。      #      夢ㄉ王國。元尚旭說這是一個研究夢境與睡眠的服務性社團。      「名字有夠中二。」林孟謙很是嫌棄。      「服務性社團?都說是研究夢境和睡眠了,不應該是學藝性社團嗎?」環顧四周,我很好奇為何要在社團教室裡擺著三面中式漆面屏風,屏風圍起了一塊區域,除非靠近,否則不會知道裡面有些什麼。      「那是社團宗旨,實際上我們提供替人分憂解勞的服務。」元尚旭長著一副面癱臉,實在很難想像他當一朵解語花的模樣。      於是我更不懂了,「例如呢?」      「學姊,妳常做夢嗎?」元尚旭問我,「妳的夢境通常都是什麼樣子?」      我的夢境是——才剛閃過這個念頭,我忽然感到頭痛欲裂,不由得皺緊了眉頭。      「我有時候會做很奇怪的夢!」朱采蓁興奮地舉手搶答,連帶引開了其他人的注意力,「我有一次夢到跟大蟒蛇一起睡覺,差點沒把我嚇死。聽說夢到蛇是發財的預兆,真的假的呀?」      「是真的,但也不一定是真的。」元尚旭話說得很玄。      「元尚旭,我拜託你說人話。」朱采蓁對著他翻了一個大白眼,「什麼叫做『是真的但也不一定是真的』?所以我到底會不會發財啊?」      「不一定……」      「這個問題讓我來回答吧。」那個長袍男從屏風後走出來,嘴角噙笑,兩隻眼睛彎成月牙。      當長袍男實際站在面前,我才發現他個子很高,肩膀也很寬,因此寬大的長袍披掛在他身上並不顯鬆垮,而他穿在長袍裡的黑色T恤,竟是老牌搖滾樂團款,腳上還踩著一雙八孔黑靴。      這樣的搭配明明很違和,看上去卻又意外地協調。      更奇怪的是,他一出現,我的頭就不痛了。      「這位是我們社長,姬無也。」元尚旭向我們介紹。      「連社長的名字都這麼中二。」林孟謙小聲囁嚅。      姬無也大概沒聽見林孟謙的嘲諷,笑笑地和我們一行人點頭致意。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姬無也的視線似乎在我身上停得久了一些。      「這位同學說自己夢到與蟒蛇共眠,對吧?」姬無也轉頭看向朱采蓁,後者睜大眼睛,對著他猛點頭,逗得姬無也揚唇輕笑,「的確,自古以來,蛇有帶財招吉的意象。」      「等一下,我夢到的還是條大蟒蛇,那我是不是會發大財?」朱采蓁自行舉一反三,滿臉喜色。      未料,姬無也給了她一個饒富深意的微笑,「倒也未必。」      朱采蓁一愣,「什、什麼意思?」      「有話就好好說,少在那邊賣關子。」林孟謙對這種話題十分不以為然,態度連帶變得不耐煩,「都什麼時代了?搞什麼怪力亂神,把我們當白痴啊?」      「林孟謙!」我皺眉制止他。      「蛇,除了象徵財富,同時也象徵了妒忌;與蛇共眠,代表內心隱藏妒忌,而妒忌滋養著蛇身。」姬無也意味深長地看向朱采蓁,「妳說,與妳共眠的是一條大蟒蛇?」      朱采蓁臉色一白。      「小心,養蛇為患。」姬無也似笑非笑說道。      場面頓時陷入一片靜默,我甚至不敢看向朱采蓁。當一個人心裡的想法毫無預警地遭人當眾揭開,無論是真是假,對當事人來說都很難堪。      「我、我才沒有!」朱采蓁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結結巴巴道:「我才不會忌妒別人!他在胡說八道……這是什麼爛地方!我要走了!」      朱采蓁胡亂抓起包包就往外跑。      「采蓁!」林孟謙見狀,一時氣急,起身往姬無也身前一站,「喂,你有沒有良心啊?有必要在大家面前讓一個女孩子難堪嗎?」      姬無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是你要我把話說清楚的嗎?」      「我——」林孟謙被這話噎住,頓了一下,但他很快又理直氣壯起來,「你少把過錯推到我身上!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你自己分不清楚?」      「對我而言,沒有什麼話不該說。」姬無也笑了笑,不知為何,他的笑裡似乎帶著一絲輕蔑,「是你們偽裝太多,害怕被人看穿。」      姬無也的語氣始終平靜無波,卻隱含銳利,且他看人的眼神十分直接,彷彿能將對方一眼看透。      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林孟謙的氣勢弱了下來。      「神經病!」他大力推開姬無也,嘴上仍不住地罵,「隨便講一些似是而非的話就當自己很了不起,以為每個人都是白痴會被你騙?少開玩笑了,還不就是裝神弄鬼的神棍。再跟這種人同處一室,他媽的我真的會吐。」      砰地一聲,林孟謙憤憤甩門離去。      我愣愣地望著那扇緊閉的門,不過短短幾分鐘,我的兩個朋友都被姬無也氣走了,照理來說,我應該要很生氣,與朋友同仇敵愾,但我內心毫無波瀾,就像是沒有感情的冷血動物。      想到這裡,我頓時心口緊揪,指尖微微發涼。      「妳不走嗎?」      我嚇了一跳,抬頭看向姬無也,略帶遲疑地問:「……你是說我嗎?」      姬無也被我的反應逗笑,「不然還有誰呢?」      「我為什麼要走?」我反問。      儘管並沒有留下來的理由,我甚至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過來,但我不想在他面前示弱,更不想讓他覺得我可以輕易被看透。      此時姬無也的眼裡竟像是添上了興味,我不想輸,只能硬逼自己迎向他灼灼的目光。      「那……」姬無也微微挑眉,「妳也想要我替妳解夢嗎?」      替我解夢?      腦中閃過一幕幕混亂的畫面,伴隨著哀號、哭泣、嘈雜的車聲,以及母雞在臨死之前扯開喉嚨的嘶叫——      我用力甩了甩頭,冷聲拒絕,「不需要!我……」      姬無也沒等我說完便打斷我,「妳睡不好。」      「我沒有。」我直覺反駁。      「要不要我陪妳睡?」      「什、什麼?」我傻住了,以為自己聽錯。      「學姊,妳不要誤會!」元尚旭一個箭步衝上前解釋,「其實社長的意思是……」      「如果是跟妳睡的話,我可以算妳免費。」姬無也倒是自己把話說完全了。      他氣定神閒地看著我,臉上依然是笑著的,彷彿他剛剛只是開口約我去喝杯咖啡。      他這算是性騷擾了吧?      我心中一股怒火上湧,抬手便朝姬無也的臉上重重揮落,他被我打得頭歪向一側。      「學姊!」元尚旭驚呼。      「變態。」我鄙夷地罵了聲。      姬無也的膚色本就白皙,這一巴掌直接在他的左頰烙下紅痕。      「神經病、神棍、變態……呵。」姬無也輕笑出聲,他重新看向我,表情竟沒有一分一毫的怒意,「范好雨,要是我再多說幾句,會不會又有新的綽號?」      「社長……」元尚旭傻眼,急忙阻止他說出更多可能更惹怒我的話。      不必阻止他了。      反正也來不及了。      我深吸口氣,昂起下巴,「姬無也,我一定會廢除這個社團。」      #      社團改革的消息很快在學校裡傳開。      許多沉寂已久的社團紛紛跑來學生會諮詢,小小的學生會辦公室一下子變成創業輔導中心,即使學生會的成員很努力說明社團改革的方針,人心惶惶的情況卻沒有改善太多。      眼看眾人的負能量漸增,學生會的門檻都要被踏破了,身為會長的我決定舉辦一場「社團改革輔導會」,由我本人親自說明社團廢除標準,並教導進入危險名單的社團如何振興,才不至於將前人留下的基業葬送在自己手中。      幾天下來,效果十分顯著,總算保住了學生會的門檻。      晚上十一點多,結束燒肉店的晚班兼職,我提著一袋吃剩的員工餐走出店門,一臺熟悉的黑色轎車停在對街,駕駛按了兩下喇叭。      我小跑步過了馬路,熟門熟路地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      「你怎麼會來?」我一邊問,一邊繫安全帶,「不是說在趕報告嗎?」      「還不是怕妳在回家路上死掉。」林孟謙發動引擎,衝著我的臉搖了搖頭,「范好雨,看看妳的黑眼圈,妳照鏡子都不會嚇到嗎?我活到現在沒看過像妳這種人,已經這麼忙了,還拚命為自己找事做,是嫌自己命太長嗎?還有,妳看看妳每天都吃些什麼東西?」      林孟謙嫌棄地看了一眼我放在腿上的員工餐。      我有些尷尬,徒勞無功地伸手掩住餐袋,他不曉得這可以充當我好幾天的晚餐。      「其實也沒有到很忙……」我知道自己這番話沒什麼說服力。      最近學生會忙於社團改革輔導和近在眼前的校園演唱會,再加上燒肉店的打工兼職,還有系上的課業報告和大小考試,我根本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      不過也好,反正我不是很喜歡睡覺。      「好雨。」停紅燈的時候,林孟謙出聲喊我,「妳知道我生日快要到了吧?」      「最好是,」我盯著車窗外撇了撇嘴,「至少還有三個月吧。」      林孟謙的手搭在方向盤上,兩根指頭打著規律的節奏,「重點是,妳要送我什麼禮物?」      我奇怪地看向他,「你什麼時候這麼在意禮物了?」      「現在。」林孟謙挑眉,「不行嗎?」      不是不行,只是我對於送禮物這件事實在不怎麼在行。      「你少為難我,直接說你想要什麼吧。」沒記錯的話,去年我也是這麼要求他的。      而我會這麼說也是有原因的。      林孟謙和我並不是同系的同學,我們是抽籤選中的學伴。      學伴和情侶一樣,兩者都有所謂的熱戀期,剛開始都會很熱衷於在網上聊天,隨著對彼此的了解程度加深,或者體認到頻率不對、缺乏共同話題,時間久了,雙方便漸漸不再聯絡。      我和林孟謙就是很好的例子。      雖然根據林孟謙的控訴,當初是我單方面不理他,關於這一點,我真的不記得了,也許是我課業太忙,沒有太多時間放在交友上吧。總而言之,身為彼此的學伴並沒有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我和林孟謙真正熟識起來的契機是他的十九歲生日派對。      「今年我想要什麼呢……啊,我想到了。」林孟謙把身體靠在方向盤上,側過頭意有所指地看著我,輕輕一笑,「『粉粉』想要一個玩伴。」      我毫不留情地賞他一記白眼。      「粉粉」是一隻紮著粉色蝴蝶結的小熊娃娃,也是大學一年級時,我送給林孟謙的生日禮物。      若是現在的我,當然不會送他「粉粉」。      但彼時的我臨時被一個女生朋友拉去參加林孟謙的生日派對,還很白痴地把「林孟謙」的名字聽成「林孟茜」,於是我在路邊花店隨便買了支巧克力花當作禮物,而花上附了一隻小熊,就是「粉粉」。      當時大家故意起鬨,要我拿著巧克力花向林孟謙告白,好不容易解釋完這場誤會,又被人發現我和林孟謙是學伴,眾人再次起鬨,說這就是緣分,高聲要我們在一起……      幸好林孟謙很有風度地替我解圍。      自那次之後,林孟謙和我的關係才越來越好。      不過,歷史不該重演,我也不相信他真的會想再要一隻小熊。      「所以呢,你到底想要什麼?」我認真問他,去年我送他的皮質手環正好好地戴在他的左手上。      「嗯……」林孟謙裝模作樣地沉吟了下。      「再不說就什麼禮物都不會有了喔。」我威脅他,「五、四、三……」      「當我的女朋友。」      我愣住了,我沒有料到他會在此時這麼說。      「范好雨,當我的女朋友。」停紅燈的時候,路燈微弱的光線映照出林孟謙臉上的緊張,「好不好?」      「可是我……」我囁嚅道。      叭——      綠燈了,我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後方的車輛駕駛便不耐煩地按起喇叭。      林孟謙暗罵一聲,重新踩下油門。      我們陷入了沉默。      依旁人的眼光來看,林孟謙的確是個很好的對象,成績優秀、家境優渥,長相更不用說,吸引一群女生透過社群網站私訊他。我曾問他,難道沒有哪個女生讓他動心嗎?      林孟謙的回應只是狠狠瞪我,罵我白痴。      我不想假裝自己什麼都沒察覺,我也知道大家早就認定我們兩個是一對,就算不是現在,總有一天也會在一起,我也明白大家為什麼會誤會,林孟謙對我一直都很好,就像現在,他也是拋下報告來接我下班。      「好雨。」林孟謙出聲。      陷入沉思的我倏地抬頭,發現車子不知何時已經來到我租屋處附近,斜過目光,正好看進林孟謙眼中的真摯。      不知為何,我不想聽他往下說。      「好雨,妳知道的,我從來沒有渴望過什麼,因為我向來不需要花費多少心力,就能得到想要的東西。」林孟謙深知自己的優勢,而他從不否認,「除了妳,范好雨。妳是我見過最特別的女生,認真、努力、從來不發脾氣,善待身邊每一個人,總是像個小傻瓜,扛起不屬於妳的責任。我想保護這樣的妳。范好雨,我真的、真的很喜歡妳。」      聽著林孟謙細數我的優點,我卻一點都不覺得開心。      面對他的真誠,我心虛不已。      他口中的那個人,真的是我嗎?我是那樣的人嗎?      林孟謙是個好人,那我是嗎?

作者資料

兔子說

一個明明就三分鐘熱度,卻有著莫名勝負欲的天秤座。 喜歡能分清楚討厭和不喜歡的人。 內心是一個充滿自我矛盾的小宇宙。 人生最大的目標就是過著悠哉的小日子。 Love & Peace. 兔子說,我說。 曾出版《給我一個理由不愛妳》、《說再見以前》、《忘了告白》、《只有你知道的夏天》、《陪你在月球散步》、《就是喜歡這樣的妳》。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theRabbitSaid FB粉絲團:兔子說,我說 www.facebook.com/theRabbitSaid IG:therabbitsaid 相關著作:《就是喜歡這樣的妳》《陪你在月球散步》《只有你知道的夏天》《忘了告白》《說再見以前》《給我一個理由不愛妳》

基本資料

作者:兔子說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1-06-29 ISBN:9789860658903 城邦書號:3PL140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