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陪你在月球散步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陪你在月球散步

  • 作者:兔子說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9-04-29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79折 213元
  • 書虫VIP價:20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2元
本書適用活動
520 開啟你的幸福密碼/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就算你想逃去月球,我也會陪著你,不讓你一個人寂寞。 ——也許我們永遠無法長成成熟的大人,對這個世界時常感到無能為力,但幸好我們還能給彼此一個擁抱。 「不要走……」 他用力抓住我的手,很用力,就像是他從未擁有過任何東西一樣。 那讓我有點想哭。 我絕對不要再和宋大翔扯上關係了,我跟自己這麼說,反正,我和他從來就不在同一個世界裡。 宋大翔是被公司架空的金牌經紀人,手上只剩一個才簽進公司一個月的新人,為了快速將新人捧紅,他千方百計想找我這個頗有名氣的編劇寫劇本,而我千方百計不讓他找到。 宋大翔也是我的高中學長,我曾寫過情書給他,這封情書還不小心登上校刊,我聽見他語帶嫌棄地對別人說,我寫的東西就像是令人反胃的垃圾。從那之後,宋大翔從我全心戀慕的男神,變成揮之不去的心理陰影。 偏偏命運總是充滿惡意的捉弄,當宋大翔再次站在我面前,我就是很難堅決拒他於千里之外。他風度翩翩,處處讓我感受到他的體貼溫柔,這是因為他對我有所求,所以才刻意逢迎?還是當年確實有過什麼誤會?身邊眾人紛紛勸誡我,說傳聞裡的他,手腕極高、花心、被女富商包養…… 「溫編劇,妳覺得我是個什麼樣的人?」 當我瞥見他眼中的淡漠時,我既想後退,卻又想迎上前探看清楚,宋大翔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為何能讓我念念不忘這麼多年?

內文試閱

  「親愛的溫編,樹人又來了,怎麼辦?」      「來多少次都一樣,不接。」      「可是,他們又加碼了。」      「就算接了也是我拿錢,你分不到。」      「……慣老闆。」      「你把樹人打發掉,月底立刻發獎金。」      我才按下訊息送出鍵,就聽見門外傳來小路的喳呼聲。      「非常對不起,宋大經紀人,我確認過了,確認了三次!我非常確定溫編的檔期很滿,我知道貴公司開給我們的條件非常好,但溫編已經沒辦法再接劇本了,她要是接了就會爆肝死翹翹,所以——」      「我可以和她本人當面聊一聊嗎?」      「蛤?」小路反應不過來,「你說什麼?」      「我想和她面對面談話。」      「這、這不好吧,溫編她……欸!宋大你不可以進去!」      辦公室的門突然開了。      空氣瞬間凝滯,沒有一絲多餘的聲音。      我幾乎可以聽見他們尷尬的呼吸。      「你、你看,我正打算跟你說,溫編不在啊!」小路乾笑了兩聲,語氣很不自然地說:「宋大經紀人,你這樣不好喔,老師有教過、媽媽有交代,不可以擅闖別人的辦公室,不然難保你不會看到什麼髒東西。」      髒東西?這個臭小路該不會是拐個彎在罵我吧?      我翻了一個大白眼,側著耳朵繼續偷聽。      為了轉移宋大翔的注意力,小路口沫橫飛,從辦公室裡的髒東西胡扯到他曾祖父是專門降妖除魔的師公時,宋大翔終於開口說話了。      「好吧,既然溫編不在,那我下次再來。」他說。      小路倒抽了口氣,「不是啊,宋大,我說過了溫編她……」      「就算被拒絕,我也要親耳聽她本人拒絕我。」宋大翔堅決的嗓音傳入耳中,我頓時瞪大眼,心跳漏了一拍。      ……漏了一拍?      馬的,溫又芸妳是花痴還是心臟功能失常,隨隨便便一句話都可以讓妳心跳加速?不行、不行,這毛病不治好不行!明天馬上預約心臟科門診!我緊緊地摀住胸口,企圖讓心跳回歸正常的節奏。      不知過了多久,辦公室總算恢復平靜,小路又走了進來。      「溫編,宋大翔已經走了喔。」      嗯?這麼快就走了?      我愣了一下,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見小路吱嘎一聲打開了書櫃木門。      「溫編?溫編妳在這裡嗎?」他問。      這個傻瓜,我又不是李棠華特技團的成員,最好塞得進櫃子裡。      小路沒看見我,關上了書櫃,在辦公室兜兜轉轉。      「親愛的溫編、溫女神、溫大人—」      一下打開檔案櫃,一下又將盆栽挪位,房間裡充斥他製造出來的噪音。      我想,這傢伙小時候一定很不會玩捉迷藏。      正當我琢磨該怎麼華麗出場,不再折騰我家可憐的小助理時,不曉得小路哪根筋接錯線,他猛地發出尖叫,三步併作兩步衝到窗邊,用力推開窗戶。      「溫編!妳怎麼這麼想不開!」      「白痴喔!我在這裡啦!」我大吼,從桌子底下痛苦地爬出來,「唉唷喂呀,痛痛痛、麻麻麻,我才幾歲,膝蓋居然這麼不中用。」      「溫編。」小路表情莫名嚴肅。      我彎身敲膝蓋,「幹麼?」      「老實回答我,妳是不是欠宋大翔錢?」      「蛤?」我傻眼地瞪著小路,「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啊?哪來的想法認為我欠他錢?」      「因為妳居然躲他躲到桌子底下!這可是躲債才會有的情節。」      「錯!」這樣的情節也太老套了吧!我鄙夷地搖搖頭,「這分明是恐怖片遇到鬼、遇到殺人魔的時候出現的分鏡啊!」      「什麼?宋大翔殺過人?」小路摀住嘴,故意用氣音低喊。      「怎麼可能!」      「那他是鬼嘍!大白天的,竟然出來嚇……」      「夠了沒有!」我忍不住巴他腦袋,嘴角卻不受控地上揚,「路士懷,你真的很浮誇耶,要不要我推薦你去演戲?保證比當我助理來得有前途。」      「幹麼?想把我推給別人?」小路兩手一攤,做了一個很欠揍的鬼臉,「不好意思,我就是賴上妳了,現在後悔也來不及嘍。」      我斜眼瞟他,「開除是從不嫌晚的。」      「唉喲——」這個沒骨氣的傢伙馬上黏過來撒嬌,「溫女神,不要這樣嘛,我那麼愛妳。」      「最好是,你少來,不要鬧了。」我笑著推開小路,轉身坐下,繼續處理公事,「我要準備把定稿寄出去,你下午沒事的話,就可以先離開了。」      「我有事!我的事就是想知道妳和宋大翔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小路兀自大聲嚷嚷,我只當沒聽見。翻開筆電上蓋,螢幕依然停在電子信箱的頁面,看著一連好幾封署名來自「樹人電影工作室—經紀部—宋大翔」的未讀信件,我不禁嘆了口氣。      都拒絕得這麼明白了,宋大翔究竟還想怎樣?      「溫又芸小姐,請妳回答我的問題。」小路跳上辦公桌,一手握拳充當麥克風,遞到我面前,「請問妳和宋大翔先生究竟是什麼關係?」      「他和我唯一的關係,就是沒有關係。」我不耐煩地拍掉他的手,「路士懷,我以老闆的身分命令你出去,再問就讓你見不到這個月的薪資單。」      「竟然威脅我?那肯定有姦情!」      我一記眼刀射去,「路士懷!」      小路立刻窩囊地夾著尾巴溜出去,總算還我一個清靜的空間。      沒了小路的插科打諢,我深呼吸幾次,視線重新回到筆電螢幕上,繼續和那幾封未讀信件進行一場無聲的戰鬥,或者說,和自己的內心戰鬥。      幾分鐘過後,我做了決定。      Click、Click、Click、Click。      所有來自宋大翔的信件,全部勾選,全部刪除,一封不留。      宋大翔,我說過了,我這輩子絕對不要再和你扯上關係。      這真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就像是把電子郵件丟進垃圾筒一樣,清空了、刪除了就是永遠不見,不需要在意,因為沒有關係,所以沒有關係。      反正,我們從來就不在同一個世界。      *      「方菲,起床了沒?」這天早上,我在工作室對面的路口給我親愛的大學死黨打了一通morning call,「不是說好今天要一起……Shit!」      「溫又芸,有話不能好好說嗎?」方菲的聲音一聽就知道睡神還沒退駕,「就算我不小心把約會忘得一乾二淨,妳也不至於罵髒話吧?」      「我又不是在罵妳……等等,妳說妳忘了?妳的意思是要放我鴿子?啊,算了,我沒空和妳說這些,再見!」不等方菲反應過來,我匆匆切斷通話,定睛看向走進前方大樓的兩個男人。      其中一個我沒見過,另外一個化成灰我都認得出來是宋大翔。      「怎麼還來啊?」我低聲哀號,真心不懂他究竟何苦?      先別說樹人旗下的簽約編劇之多,足夠辦一場小型運動會好了,宋大翔一定也知道,業界有多得數不清的編劇恨不得倒貼也要和樹人合作,又何必執著找我這個不知好歹的小女子呢?      不行,現在進工作室鐵定會和宋大翔撞得正著。      我當機立斷,掉頭走進附近小巷弄的咖啡廳。      「一杯摩卡咖啡,熱的,謝謝。」將菜單交還給店員,我取出包裡的筆電,第一個動作便是檢查電子信箱。      【寄件人】樹人電影工作室—經紀部—宋大翔      果然,又來了。      我揉了揉隱隱泛疼的太陽穴。      面對宋大翔的鍥而不捨,我猶豫著是不是該點開那封信來看看。      看?不看?      半晌,我移動手指,不是點開信件,而是點開了新聞網站。既然無法下定決心,那就先做其他事好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嘛—孬種的我是這麼想的。      【最新娛樂焦點】樂壇天后平安產下男寶寶,眾星好友齊獻祝福。      「寶寶看起來真可愛。」我撐著臉頰,隨意瀏覽新聞底下的網友留言,自言自語地回應著,「真的,有遺傳到媽媽的五官……喔,原來天后和老公是青梅竹馬啊,好浪漫……哈囉,這位粉絲,現在明星結婚生子又沒什麼大不了,敢問您活在哪個年代……」      嗯?大明星、青梅竹馬、瘋狂粉絲……      好像,有點意思。      若有似無的觸動在腦海一閃而過,我立刻打開記事本,迅速記下靈感的蹤跡,另存新檔,丟進塞滿各式各樣點子的資料夾。      「還有什麼呢?」手指在桌上輕敲,不經意一瞥,《站住!前面的粉色條紋衫!》的新聞就這麼躍入眼中。      【慶功殺青】《粉條男》圓滿落幕,火紅關鍵大解密!      《站住!前面的粉色條紋衫!》是我執筆的劇本,電視劇剛剛迎來大結局,講的是陰柔男孩和陽剛女孩的清新戀愛故事,這部戲自播出以來收視率不斷上揚,引發網友熱烈討論,只不過……      我看了看新聞內容,果不其然出現了「譁眾取寵」幾個大字。      諸如此類的評論我不是第一次見到,確實我就是個譁眾取寵的商業化編劇,寫出來的戲劇空有高收視率,內容卻沒有半點深度,只要可以吸引觀眾,換來廣告商的青睞,不管多麼狗血浮誇的情節,我都敢寫。      在某些自命清高者的眼裡,我,溫又芸,就是個不入流的角色。      「小姐,妳的摩卡咖啡。」服務生送上香味四溢的咖啡。      我回過神,揚起微笑,「謝謝……呃!」      不顧服務生一臉的莫名其妙,我身子一滑,將大半張臉藏在筆電螢幕後,只露出一雙眼睛,警戒地注視著走進咖啡廳的那道人影。      我不懂,真的不懂,街上咖啡廳這麼多,宋大翔為何偏偏走進這一間?      只見宋大翔一身簡練西裝,自帶強大氣勢,大步走了過來。      宋大翔的身後跟著一名高大的年輕男孩,長得像是時下偶像劇常出現的小鮮肉類型,方才似乎就是他跟著宋大翔一起去到我的工作室。他們沒留意到我,在我右前方的桌子坐了下來,宋大翔點了熱拿鐵,那個男生則是要了一杯冰奶茶。      我再次往下縮了縮,雖然我很篤定宋大翔認不出我,畢竟我的照片從未在媒體上曝光,但對於宋大翔這個人,我向來秉持的原則都是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大翔哥,要是一直聯絡不到溫編怎麼辦?」等服務生一走,小鮮肉立即開口,表情難掩擔憂,「公司那邊好像……」      「你不必擔心公司,我會處理。」宋大翔的臉色也沒好到哪去,他抬手揉了揉眉間,「反正我也收到幾個編劇的回覆了,就算沒辦法拿到溫又芸的劇本,我們也不是無路可走。」      早說嘛,原來他還是有其他選擇的呀,枉費我這陣子為此背負著沉重的罪惡感。我稍稍鬆口氣,卻不知怎地有點不是滋味。      宋大翔的話並沒讓小鮮肉比較好過,反倒令他的神情多了一絲愧疚,嘴巴張張合合,似是想說點什麼,卻總在最後一刻打住,而宋大翔忙著低頭查看手機,沒有發現他的欲言又止,只有全程關注的我看見了這一幕。      「大翔哥,對不起。」小鮮肉深深地吸了口氣。      宋大翔一愣,緩緩抬頭,「幹麼?你對不起我什麼了?」      「如果我夠紅,你就不需要這樣辛苦地到處奔波;如果不是我,別說溫編了,說不定各種好劇本都會自己送上門來,更不會被公司……」      「噓,葉司辰,不要說了。」宋大翔舉起食指,嘴角的笑意早已忍俊不住,「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也很感謝你這麼關心我,但是讓我們重新梳理一下整件事,好嗎?」      名叫葉司辰的小鮮肉點了點頭,還是一臉沮喪。      「嗯,要從哪裡開始說起呢?先來說說『你不夠紅』好了。」宋大翔剛起了一個頭,就笑了開來,「孩子,你在想什麼?你不紅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因為你根本還沒出道啊!」      「可要是我早早開始經營社群,現在多少也能有些名氣。」      「你錯了,還沒出道就先紅,不一定是好事。這段從無到有的日子或長或短,對你而言將會是一段非常重要的經歷,影響著你的未來,你必須好好珍惜、認真感受。」宋大翔想了想,繼續往下說:「第二,關於劇本,你說的沒錯,如果是大咖藝人放話想演戲,馬上會有人奉上各式各樣的劇本。這又會回到第一點,葉司辰,你不夠紅……但這不是你的問題。」      「但公司把我交給你……」      「啊,對了,公司!」宋大翔彈了個響指,「說來說去,問題的源頭就是公司嘛!他們發現我被日本演藝公司挖角就氣得跳腳,就算我早就拒絕了對方,他們仍執意認為我打算帶著手下的藝人跳槽,與其成天疑神疑鬼,倒不如把我架空,直接將我負責的藝人轉給別人,只留下一個簽進公司才一個月的新人,也就是你,葉司辰。」      葉司辰愣愣點頭,「對,是我。」      「你不覺得這樣一想,你才是無端捲入我和公司紛爭的受害者嗎?」宋大翔笑了笑,「按你的邏輯,應該道歉的是我才對吧?」      「大翔哥,你千萬不要這麼說!」      「嗯,你不用擔心,我也不想向你道歉。」宋大翔說著,帶笑的眼神一變,瞬間充滿攻擊性,「他們以為我這幾年的成就都是僥倖,以為沒了公司的資源,我就什麼都做不到,殊不知有我在這間公司,才是樹人走了好運。他們不認為我可以在短時間內把你捧紅,這是在懷疑我的能力,以及你的資質……葉司辰,我相信你能做到,你呢?你願意相信我嗎?」      「我……」涉世未深的葉司辰,內心早就被宋大翔這席話激昂得亂七八糟,「大翔哥,我相信你!」      「既然如此,」宋大翔微笑,挑了挑眉,「合作愉快。」      這時,服務生送上飲料,他們也換了話題。      我暗暗思忖,原來這就是宋大翔不用樹人旗下編劇,特地找上我的原因?不是他不想用,而是他根本不能用。此刻我心裡的感受,很難以筆墨說明清楚。      宋大翔被挖角的消息,我是從娛樂新聞上得知的。      可我沒想到樹人的管理高層居然這麼介意,還把他負責的藝人全都轉走。雖然我很討厭宋大翔,但這有點過分了,不是嗎?      我重新點開電子信箱頁面,毫不猶豫開啟宋大翔寄來的信件,將先前的躊躇拋諸腦後,我快速看過內容,這絕對是一封極其誠懇的邀稿信。      當然啦,宋大翔也不可能在信裡表現出一副自大狂的樣子嘛,畢竟他有求於我,只是……我不知道,我好難理性思考這件事。      「方菲,收工來我家。」      「妳要請客?」      我瞪著手機螢幕上的LINE對話框,這女人真是夠了。      「鹽酥雞,五百塊不能再多了。」      「酒呢?」      「冰箱有的任妳喝。」      「洗好在家等我,愛妳。」      誤交損友和嫁錯男人都是一樣的,愛到卡慘死。      放下手機,我再次偷瞄了一眼宋大翔和葉司辰,他們聊得正起勁,想來暫時不會離開,有他們在,我根本無法專心工作,既然他們剛去過工作室,短時間不可能再找上門,現在避開這兩人返回工作室才是正解。      一口喝光摩卡咖啡,我皺了下眉,收拾好隨身物品便起身到櫃臺結帳。      「一共是兩百二十元。」      「兩百……」我的錢包呢?      難道,我沒帶錢包出門?      我不敢置信,低頭猛翻背包,不肯錯失任何一個角落,甚至不怕丟臉地在服務生面前把背包裡的東西全倒了出來,面紙手機化妝包什麼都有,就是沒有該死的錢包。      「那個,我……」我的臉好熱,熱到我連句話都說不好,「不好意思,我忘記帶錢了,我公司就在附近,我回去……不,我請人來付錢好了,我……」      我到底在說什麼啊?      尷尬是一種傳染病,不只我手足無措,服務生也被我弄得一臉囧樣。      「那個小姐的帳算在我這邊吧。」這個聲音,我很熟悉。      如果可以的話,我並不想回頭。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鑽進地洞。      但我沒有地洞可鑽,所以我終究還是回頭了。      不知注意我多久的宋大翔正對著我笑。      「沒關係,小姐,妳不用在……」      他話還沒說完,我理智線就搶先斷掉了,二話不說拔腿就跑。

作者資料

兔子說

一個明明就三分鐘熱度,卻有著莫名勝負欲的天秤座。 喜歡能分清楚討厭和不喜歡的人。 內心是一個充滿自我矛盾的小宇宙。 人生最大的目標就是過著悠哉的小日子。 Love & Peace. 兔子說,我說。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dearceline FB粉絲團:兔子說,我說 www.facebook.com/theRabbitSaid

基本資料

作者:兔子說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9-04-29 ISBN:9789869755429 城邦書號:3PL11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