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烏雲不能愛(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烏雲不能愛(下)

  • 作者:煙波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4-08-28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79折 182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暢銷排行榜作家.煙波,全新浪奇力作,超人氣登場! 若有一天,妳終於學會愛人, 那個人……有沒有可能是我? 愛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 為什麼讓聰明的人都變得糊塗, 而這一糊塗,很可能就是永遠。 望著巫寄,雲衡忽然想起在很久很久之前的那個雪天, 她也是這樣托著腮,看著那負心人離開的背影。 他不願她延續前世的絕望,才請佛允了她的願, 可是,那個願卻讓巫寄這一世再也不能愛人。 面對鐵石心腸的她,雲衡後悔了,多想回到前世阻止願望成真。 看顧了這女孩兩輩子,他知道自己對她已不僅僅是憐惜……

內文試閱

巫寄醒來的時候,天色還沒亮。   溫度很低,她打了個噴嚏,揉揉鼻子,往羽絨被裡躲,想要再睡一會兒,卻覺得神思越來越清晰。   她索性滾著被子,翻身坐起。   看著窗外靛藍色的天空,她赤腳走到窗邊,窗邊有個平臺,她坐在上頭,覺得寂寞。   來到這地方已經過了十幾天,她無暇去管學校的事情了,她只想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   這裡很好,她從來沒過過這麼好的生活。   不僅是衣食無缺,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她這才知道,自己以前過的是赤貧的生活。   但很空虛,心靈很空虛。   麥克其實不太管她,她可以自由的在古堡裡走動,古堡很大,光是走上一圈,就足夠達到一日運動量。   因為無事可做,所以她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書房裡看小說,到了傍晚,麥克會帶她去後院散步。   麥克是個很會過生活的人,古堡裡幾乎什麼都有,後院甚至還有個馬場,只是她不會騎馬,所以到現在也沒想過要去。   她有時覺得很奇妙,這座西式古堡裡,處處蔓延中式的細節。像是迴廊,還有栽種的植物,她都能從其中嗅到一絲熟悉的氣味。   她問麥克這件事,麥克露出了一種很玄妙的古怪神情,而後對她聳聳肩。   「買來就這樣了。」他這麼說。   但巫寄總覺得這裡頭有貓膩,只是麥克不想說,她也就不問了。   「二爺,你什麼時候才會找到我?」巫寄喃喃自語。   都這麼久了,就算迷路也應該要找來了吧?   『巫寄!』   她讓這聲音嚇得跳起來。   「誰?!」巫寄回頭張望,灑進月光的屋子裡頭,只有她自己的影子。   『妳安全嗎?』是二爺的聲音。   巫寄深吸了幾口氣,試圖穩定自己的心:『很好,我很好。』   她想起這種溝通方式,她可以在心底跟雲衡對話。   『等我,我會找到妳,在那之前,照顧好自己……』   雲衡的話還沒說完,忽然就斷了音訊。   巫寄雙手貼著玻璃窗,不住往外頭探,明知道他不可能在窗外,但她如今是被囚禁的人,看著外頭成了習慣,像是所有的好東西都在外面。   窗外自然是什麼都沒有的,除了一地銀亮的月色。   呆呆坐了一會兒,巫寄又裹著羽絨被回到床上。   來到這裡的十幾天,她都數不清想起雲衡幾次了,卻是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   她摸著手腕上的玉鐲。   是不是把它打破,他就可以馬上找到自己?可是這樣就少了一個護身符了……   如果打破玉鐲,雲衡沒找來,反倒激怒了麥克,那不是更慘嗎?   這是她沒有輕舉妄動的原因。   如果朱朱也在就好了,她見過朱朱用法術開出了花,估計這古堡四周都是有結界的,所以雲衡才會找不到她,她要是可以把自己的訊息送出去,例如說,在外頭的樹上開滿花之類,他也許可以立刻找來。   巫寄在床上翻來覆去。   跟雲衡連接上的那一瞬間,她很開心,現在卻覺得非常失落。   她想要找到突破口,讓她可以繼續跟他傳遞訊息,但怎麼想都想不出辦法……   是因為時間,還是因為地點?   腦子裡胡亂轉著紛亂的思緒,最終,她昏昏沉沉的睡著。   *   「起床吃早餐了。」麥克坐在床邊輕輕拍著巫寄。   她翻了個身,看見麥克的身影,猛然睜大眼,而後才鬆懈下來。   「你又不敲門了,總有一天,我會被嚇到心臟病發。」巫寄呢喃著抱怨。   麥克讓她這想睡的小貓姿態逗得發笑:「我有敲門,快點起來吃早餐了。」   「你應該等我醒了說你可以進來,你才進來。」巫寄頂著亂髮坐起,「好了,你出去吧,我換衣服。」   麥克笑著搖頭:「我在餐廳等妳。」   等到麥克走出房間之後,巫寄的眼神才真正聚焦起來。   麥克的態度,讓她有時都搞不清楚誰才是主人了,甚至有種自己只是來渡假的錯覺。   她懶懶的起身,換了身便裝,往餐廳走去。   這古堡裡,隨處都有不會說話的僕人。例如現在。   巫寄一走出房門,門邊就有個小女孩站在那兒。她隱約可以感覺出來,這些僕人都不是人類,只是她問不出這些到底是什麼,只能暗自猜測是某種靈體之類的。   小女孩的雙眼空洞,轉身領著她往餐廳走。   桌上已經擺好了簡單的西式早餐。   麥克做菜實在不行,巫寄後來才明白那天她吃到的已經是最好的東西了。餐桌上的菜色每況愈下,巫寄最後只能拜託他:閃開,讓專業的來。   麥克這才同意弄個廚師進來。   當然,巫寄不會詢問廚師的來歷,或者是更多的事情,麥克不會讓這個廚師跟她有更多的交流,既然如此,那她就不要害人了。   「妳昨天晚上沒睡好嗎?」   巫寄才落坐,麥克就開口問。   她端起果汁喝了一口,隨口嗯了聲:「睡到半夜忽然就睡不著了。」   吸血鬼是夜行性生物,五感又比人類好上許多,若非必要,她盡量不想騙他。留著信用額度,到了必要的時候才能使用。   「怎麼不來找我?我就在隔壁房。」麥克關切的問。   巫寄白他一眼。   我就想逃開你,還去找你做什麼?   麥克從她的眼神裡切切實實接收到了巫寄的想法,他笑起來,也沒多說什麼,拿著自己的飲料喝了幾口。   「等一下妳想要做什麼?」麥克問,「或者妳有什麼想做的事情?」   中文不好呴?這兩個句子基本上問的是同一個問題。   巫寄在心裡吐槽,雖然她明白麥克第二句話的意思是:她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情,而那是在古堡裡沒辦法辦到的。   「沒有。」巫寄搖搖頭,古堡裡有的東西她都玩過了,還沒玩過的也不想去試。   麥克一笑:「或者妳想彈彈琵琶、古箏什麼的?」   巫寄瞪大了眼睛:「你對華人是不是有什麼不切實際的幻想?」還彈琵琶跟古箏咧?怎麼不給我文房四寶讓我揮毫寫幅字啊?   麥克看起來好像永遠心情都很好的模樣。   「我以為妳念中文系,可能會對這些事情有興趣呢。」   巫寄扁嘴,搖搖頭:「沒有,我是個現代人,那個離我的世界太遠了。」   麥克想了想:「會嗎?可是我會拉二胡。」   這話一說,巫寄倒是有些錯愕了:「為什麼你會二胡?這不是太普通的樂器啊。」   「我會拉小提琴,學起二胡比較容易。」麥克沒當一回事的解釋,「以前有個喜歡的女生,彈得一手好琴,我心想,至少不能差她太多吧,所以就學了二胡。」   巫寄聽得有些摸不著頭緒:「你喜歡的女生會彈琴,然後你學了二胡?屬性好像不大一樣,小提琴跟鋼琴就挺配的啊!」   麥克搖了搖頭:「不是,她彈的是古箏。」   「……喔。」   「妳不好奇那女生是誰嗎?」麥克問。   「不好奇。」巫寄聳聳肩,「我身邊沒有人會彈古箏,很肯定你喜歡的人我不認識。」   他淺淺的笑起來:「這麼說也是。」   巫寄忽然對眼前這人好奇起來。   一個吸血鬼喜歡上一個彈古箏的女子?扣除掉自己對麥克的主觀印象,這組合其實挺有戲的。   「所以……」自己這麼問還真有點詭異,「你喜歡我哪裡?我既不是美人,也不是你印象中的古典女子,你不應該跟我搭上線的。」   麥克微笑看著她:「妳這問題的背後,是不是在暗示我放妳回去?」   巫寄一愣:「不,我沒有這麼想,不過如果你願意是最好,你大可以去追求你喜歡的女子,現在很多女生都對吸血鬼有不切實際的妄想,我覺得你完全有勝算。」   麥克哈哈大笑:「那妳怎麼就不對吸血鬼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呢?」   巫寄睜著大眼,搖搖頭:「我不是對吸血鬼無感而已,我對人類男人也沒興趣,要不是這世界還有些有趣的事物,我完全可以出家去了。」   麥克瞇起眼,狐疑的評估這話裡的真實度。   巫寄聳聳肩,反正破罐子破摔,她沒什麼好怕的:「你不信也罷,只是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任何人,就算追求我的人數極多,我也不懂什麼是愛。」   他搖著手上的杯子,酒紅色的液體隨著他的動作晃動。   餐桌上的氣氛沉默,巫寄並不期望麥克能夠理解,就像她自己也不曾明白這件事情一樣。   「妳想過為什麼嗎?」良久,他總算開口問。   「想過,但想不懂。」她坦白,「我想我可能是有點毛病,應該去看心理醫生,但老實說,我覺得這樣很好,我不想愛上任何人。」   麥克面容嚴肅的望著巫寄:「妳是認真的嗎?」   「我是。」瞬間,她的腦海裡忽然浮現了二爺的臉,但隨即又消失無蹤。   那不過是依戀,因為她想回家了。   巫寄這樣對自己說,轉頭又問麥克:「所以你打算放我回家了嗎?」   麥克還在想著巫寄剛剛說的話,她這麼一問,頓時有些反應不過來:「什麼?」   巫寄笑了聲:「算了,你還是跟我說說你怎麼不去追求那個你喜歡的女子吧!既然你都為她學二胡了。」   「喔。」麥克搖搖頭,「她已經過世了。」   巫寄沉默。   你娘的,坑爹啊,死了也不早說!這很重要好嗎?害她空歡喜一場,還以為回家有望了!   「失望了嗎?」麥克看著巫寄臉上那幾乎掩飾不住的情緒,「我拉一曲二胡給妳聽吧,或許妳會喜歡上這樂器。」   巫寄麻木的看著麥克:「好,你拉吧。」   麥克一彈指,桌上的空盤就消失了,換上的是一壺冒著熱氣的茶,他一翻手,手裡握著一把蛇紋二胡。   「妳想聽什麼曲子?」   「就拉你會的吧。」   巫寄逕自倒了杯熱茶,錫金紅茶的蜂蜜香氣飄散在空中,耳邊聽著淒涼的二胡聲,她忽然有種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覺。   麥克拉的那首曲子巫寄沒有聽過,但挺好聽的。   「這是現代歌嗎?」巫寄問,「雖然曲風很中國,但聽起來還滿現代的。」   讓她更意外的是,麥克將這首歌詮釋得非常好,就算她在音樂上沒什麼天分,也聽得出這人將這首歌處理得有模有樣。   如果不是現場看著,而只有聲音,她也許會認為演奏的人就是個道道地地的中國人。   「我很喜歡這首歌。」他微彎著嘴角,看著巫寄的神情像是看著什麼回憶。   巫寄看他:「你很喜歡中國?」她一頓,「我是指文化意義上的,我們不討論政治。」   麥克微愣一瞬,哈哈大笑:「喜歡,我一直覺得我應該是中國人,文化意義上的。」   「幸好這不太難達成。」巫寄想了一會兒,恍然大悟:「所以你說了一口流暢的中文,喜歡會彈古箏的女子,喜歡中國曲風的歌曲。」她總算理解這古堡裡頭,為什麼處處有中國文化的痕跡了。   「是。」麥克頷首,「我文化上已經是個中國人了。」   「那吟首詩來聽聽吧!」   巫寄其實只是順口一嗆,沒想到竟聽見麥克用一種很老成的口吻念:「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語還休。欲語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辛棄疾的〈醜奴兒〉……」巫寄幾乎是下意識的念出詞牌名,「這就真的專業了。」   倒不是這闋詞有多艱澀,只是她沒想到麥克可以念得這麼順,彷彿真像是識盡愁滋味。   「如何,我合格了嗎?」麥克笑著問,「我會的還有很多呢。」   「像是?」巫寄現在不太懷疑這句話了。   「妳難道不覺得奇怪?」麥克放下二胡,笑問:「我有一整個書房的中文書。」   經他這麼一提,巫寄才注意到這事情。   「好吧,顯然妳一點也不注意我。」麥克自嘲。   巫寄實在不知道這個時候該說些什麼才好,她支支吾吾的好一會兒:「這實在不是我的業務範圍。」   麥克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她:「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談這件事情了。」他起身,翻手收起二胡,「想去曬曬太陽嗎?」   巫寄搖了搖頭,轉念又想,也許她應該試著去戶外走走,說不定可以加強訊號。   死馬當活馬醫了!

作者資料

煙波

畢業於古典文學氣氛濃厚的中文系,卻老喜歡寫一些不切實際幻想故事。喜歡發呆,經常被誤會成反應慢。患有寫小說成癮症,一天不碼字就會焦慮,在路上看到有趣的事情都想立刻記下來,熱愛偷聽隔壁桌客人的對話,然後都拿來寫成小說。 目前在POPO生根發芽,希望有天會變成一棵大樹。 曾出版:《大神給我愛》、《向日葵不開》、《終於失去你》、《烏雲不能愛》、《我與你的未完成》、《花季太晚》、《盛夏花開》、《錯過的星光》、《倒數三百天》、《微光北極星》、《薄霧後的月亮》、《你送我半片日光》。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iljun FB粉絲團:煙波茶館www.facebook.com/yanpo28 相關著作:《你送我半片日光》《薄霧後的月亮》《微光北極星》《倒數三百天》《錯過的星光》《盛夏花開》《花季太晚》《我與你的未完成》《烏雲不能愛(下)》《烏雲不能愛(上)》《終於失去你》《向日葵不開》《大神給我愛》

基本資料

作者:煙波 繪者:多玖實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4-08-28 ISBN:9789869050562 城邦書號:3PL0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