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如果你也聽說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如果你也聽說

  • 作者:晨羽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9-07-30
  • 定價:340元
  • 優惠價:79折 269元
  • 書虫VIP價:26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xmas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若沒能為自己製造一點甜美的幻夢, 要怎麼在這殘酷的世界生存下去?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晨羽 黑暗純愛話題新作 ★書封插畫擔當——超人氣繪師左萱 因為知道你也依然倖存在黑夜裡, 讓我稍微有了一絲絲活下去的勇氣。 「我想快點長大。」 「為什麼?」 「因為只要長大了,我就有更多能力,守護想守護的人。」 但如果來不及長大呢? 薛有捷,幾乎不在人前說話的口吃少年,默默關注蔣深深多年,卻始終堅稱自己並非暗戀她——「因為我覺得,蔣深深跟我是一樣的。」 蔣深深,眾人眼中的模範生女孩,在妹妹蔣蜻蜻口中卻另有黑暗面——「蜻蜻的同學們眼裡,全都是對我的嫌惡與憎恨,像是在看一隻披著人皮的禽獸。」 陳鳴宏,薛有捷唯一的好友,對驟然死去的他懷抱著怒氣與不解——「我從來就不曾被他真正信任過,他從來就沒有真的把我當作朋友。」 車奐予,為了薛有捷,為了釐清充滿謎團的真相,刻意接近蔣深深——「一年後,讓我見到妳,可不可以?」 他們的無力、謊言、掙扎、遮掩、追尋,構成了那個令人心碎的故事,如果你也聽說,一定也會為他們哭泣。

內文試閱

  我還記得那是個怎樣陽光焰焰的日子。      無懼滾燙的柏油地面,我跪坐在校門口通往校舍的通道上,望著站在不遠處的女人。      她眼神空洞,穿著紫色套裝,孱弱的身軀不時微微晃動,彷彿此刻只要捲來一陣風,就能將她吹倒。      我喚了她一聲,她沒有反應,逕自不斷重撥手機,另一隻手扶著一棵龍柏樹。      愈是有許多人注意我,她愈是表現得置身事外,像是不想讓那些對我投以異樣眼光的人們發現,她是我的什麼人。      一名婦人走過來問我怎麼了,我看著她,一句話也不吭,待婦人訕訕離開後,我才發現站在龍柏樹下的那個女人不見了。      而我繼續跪坐在原處,斗大的汗珠沿著臉龐一顆顆落在地面,在高溫曝曬之下,淺淺的水漬很快蒸發,了無痕跡,彷彿根本不曾存在過,一切都是虛幻的假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主動走過來,為我遮擋左邊照過來的陽光,斜眼覷去,一雙黃色運動鞋出現在視線裡。      那是男鞋的款式,從尺寸推測,對方的年紀應該跟我差不多。      奇怪的是,黃色運動鞋的主人就這麼站在我身側,不發一語;而我也沒有抬頭,只是木然凝視著那雙鞋。      上課鐘響十分鐘後,一名女老師和一名男老師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蔣深深,妳在做什麼?」女老師拉著我起身,替我抹去額上的汗水,難以置信地問:「妳為什麼一直跪在那裡?妳的臉都曬紅了!」      而那名男老師也向站在我身側的那個男孩問話,並帶著他往另一個方向走遠。      我才剛要邁步,便覺眼前一黑,雙腳癱軟在地。女老師發出一聲驚叫,引得男老師又帶著那個男孩奔回。      就在我闔上眼睛失去意識前,隱約瞥見男孩低頭俯視著我的模糊面孔。      ***      再次見到那件紫色套裝,是在一個意想不到的時刻。      飯後吃水果時,爸爸偷偷遞給我一張舊照片。      照片的拍攝地點是我就讀的小學,時間是四年級開學當天,我穿著稍顯寬大的藍色制服站在校門口,穿著紫色套裝的女人親密地從背後摟著我,鏡頭卻只拍到她微笑的紅唇。      「爸爸無意間找到這張照片。」他遲疑片刻才低聲問:「深深,妳還記得那天的事嗎?」      我垂下眼睛,「記得。玥瑛阿姨送我去教室的時候,突然身體不舒服,叫我在路邊等她,然後就去了廁所。後來是老師接我去教室的,阿姨趕過來後,站在門口看著我上課,好一會兒才離開。」      爸爸嘆息一聲,「唉,當時妳怎麼都不會想到,那是最後一次見到玥瑛阿姨吧。她說想送妳學校,我和妳媽媽還以為她終於決定振作起來,沒想到……」      小我兩歲的妹妹蜻蜻,匆匆嚥下嘴裡的水果,抱著爸爸的手臂撒嬌:「爸爸、姊姊,你們別難過嘛。爸爸你不是說過,玥瑛阿姨已經去了不會再有任何痛苦的地方嗎?」      「是啊,妳說的沒錯。」爸爸輕扯了下嘴角,「我只是看到這張照片,有些感慨罷了。玥瑛和妳們媽媽姊妹倆感情很好,就別跟她提起這張照片了,免得她觸景傷情。」      我和蜻蜻點點頭,聽見廚房傳來水流聲,我起身走進廚房。      「媽,剩下的碗盤我來洗,妳去吃水果吧。」      「不用,差不多快洗完了。」她頭也不回,「你們剛剛在聊玥瑛阿姨?」      我略微一頓,「妳有聽到?」      「稍微聽到一點。」媽媽語調平靜,「玥瑛都離開五年了,我卻覺得那好像才是昨天的事。我還記得她向我借那件紫色套裝時,臉上神采奕奕,容光煥發,說無論如何都要穿上那件套裝,在妳開學那天送妳去上課。」      洗完最後一個盤子,她擦乾手,轉過頭來看我。      「深深妳也忘不了那天吧?畢竟她生前最疼的就是妳了。」媽媽的眼眶微微泛紅,「妳一定還是非常難過,對不對?」      我一面從記憶裡翻找出一張美麗的面容,一面說:「媽媽才是最難過的那個人吧,阿姨走了之後,妳就沒再穿過紫色的衣服了。」      「妳看出來啦?」媽媽有些意外,伸手抱住我,「如果妳阿姨還活著,看到妳已經長這麼大,又這麼乖巧優秀,必然會非常以妳為傲。妳要永遠記得玥瑛阿姨對妳的好,也要記得不管發生什麼事,我跟妳爸爸、妹妹,永遠永遠都不會離開妳,知道嗎?」      我輕聲回:「知道。」      半個小時後,家裡的門鈴響了。      「太好了,沒想到今天就送來了。」爸爸高興地把我從房間裡叫出來,「深深,妳過來一下!」      我看著被安置在客廳一角的全新鋼琴,思緒登時一片空白。      「好漂亮,是白色的鋼琴耶!」蜻蜻興奮地衝上前打開琴蓋,隨意彈了幾個音,扭頭問爸爸,「這是要送給姊姊的禮物嗎?為什麼啊?」      「因為妳姊姊這次段考又是全校第一名呀,只要妳成績進步,爸爸也會買禮物給妳。」爸爸接著溫柔對我說:「寶貝,驚喜到說不出話來了嗎?過來瞧一瞧啊!」      我緩步走到鋼琴前。      「彈彈看吧?」爸爸笑著慫恿我。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可是我已經很久沒彈了。」      「妳是顧慮到爸爸的心情,才這麼說的吧?妳跟妳奶奶一樣,非常愛彈琴。只可惜自奶奶去世、我們搬出奶奶家後,家裡就沒有鋼琴讓妳彈了。」爸爸摟著我的肩膀,「先前妳小學四年級的班導告訴我,妳午休常去音樂教室練琴,當時爸爸聽了一直很愧疚,所以趁著這次機會,買一台鋼琴送妳。從今以後,妳儘管在家裡彈琴,想彈多久就彈多久。」      媽笑吟吟地說:「深深,快點謝謝爸爸呀!」      「謝謝爸爸。」我低聲說。      「不用客氣,長久以來都委屈妳了。現在就來彈彈看吧。」      我在鋼琴前坐下,盯著黑白分明的琴鍵,「爸爸想聽什麼曲子?」      「嗯,」爸爸坐到沙發上,思忖片刻,柔聲反問:「妳覺得呢?」      「那彈〈春世〉可以嗎?」我一說完這句話,四周的空氣彷彿倏地凝結。      良久,爸爸笑了,點點頭,「就那首吧。」      於是,我用爸爸買的新鋼琴,在他面前彈了一首曲子。      一曲彈畢,爸爸大讚我根本可以參加比賽了,蜻蜻則纏著我,要我彈幾首流行歌曲給她聽,直到晚上九點,媽媽才以擔心吵到鄰居為由,制止蜻蜻再繼續點歌。      那晚我在房裡複習完課業,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先前妳小學四年級的班導告訴我,妳午休常去音樂教室練琴,當時爸爸聽了一直很愧疚。」      我闔上書本,摘掉耳機,正準備上床休息,蜻蜻卻敲門走了進來。      「姊姊,我有件事想拜託妳。」她雙手合十,擺出央求的姿態。「這個禮拜天,我同學不是會來家裡幫我慶生嗎?我剛剛錄了一段妳彈琴的影片在群組裡分享,她們都很想現場聽妳彈琴。那天妳可不可以也彈給她們聽?」      我爽快地答應,「可以啊,那妳希望我彈什麼曲子?我先練練……」      「我想聽姊姊剛才彈給爸爸聽的那首〈春世〉。」      「為什麼?」我停了一秒便回,沒讓她察覺我內心的意外。      蜻蜻露出甜甜的微笑,「雖然我跟奶奶不太親,卻對這首曲子留有印象,媽媽也說奶奶生前最愛彈這首曲子了,妳可以在我生日那天再彈一次嗎?這樣我會覺得奶奶也在幫我慶生,好不好?」      我喉嚨發乾,但仍點頭答應,蜻蜻開心地向我道謝,突然神神祕祕地問:「對了,剛才聽到妳說要彈〈春世〉,爸媽的反應好像變得有點奇怪耶,是我多心了嗎?」      「妳多心了,我沒這種感覺。」我平靜地回。      「那麼那天就拜託姊姊嘍,晚安!」蜻蜻送了我一個飛吻,蹦蹦跳跳地走出房間。      整理好書包,我關了燈躺上床。      凌晨一點多,我睜著始終沒有闔上的眼睛下床,悄悄走進蜻蜻的房間,從她的書桌抽屜取出一本上鎖的日記,並從放在另一個抽屜的筆袋裡找出鑰匙。      迅速打開鎖,翻至日記最新一頁,就著夜燈讀了起來。      今天爸爸買了一台超級漂亮的白色鋼琴送給姊姊,說是獎勵她這次段考全校第一名。      剛好我的生日快到了,所以我拜託姊姊,在生日會那天彈琴給同學聽。      自從奶奶過世,姊姊就沒再碰過鋼琴,沒想到這麼多年來,她其實一直都在學校偷偷彈琴,想必她是真的很喜歡彈鋼琴吧。      不知道姊姊有沒有將這件事告訴岳彤姊姊,畢竟她是姊姊最好的朋友。      如果姊姊告訴了她,也是很正常的吧,但這樣我就有點寂寞了。      比任何人都認真努力,卻也比任何人都低調謙虛的姊姊,我實在比不上她。      身為姊姊的妹妹,我很驕傲,也很幸運。      有這麼一個最疼我的姊姊,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妹妹。      我的目光短暫停留在最後一行。      瞥了眼熟睡的蜻蜻,我不動聲色地將日記歸位,輕手輕腳走出她的房間。      ***      從洗手間返回教室的途中,岳彤邀我明天去逛街,順便買後天要送給蜻蜻的生日禮物。      「妳怎麼知道後天是蜻蜻的生日?」我很意外。      「她跟我說的呀,她在LINE上邀請我參加她的慶生會,她沒告訴妳嗎?」岳彤眼中帶著納悶。      我沒讓她察覺到我的情緒轉變,從容一笑,「對,她跟我說過,是我不小心忘了。」      「『不小心忘了』?妳居然也會有說這句話的一天?」岳彤打趣,說完忽然停下步伐,同時雙頰浮上兩朵紅雲。      「怎麼了?」      「是陳鳴宏。」她害羞地低聲說。      兩個男孩從前方的穿堂走過,其中笑起來頰邊有兩個小梨窩的男孩,就是陳鳴宏。      他有著燦爛爽朗的笑容,也就是這樣的笑容,讓岳彤從國一就喜歡他到現在。      「他們要去哪裡呀?」她不好意思盯著陳鳴宏看,故意別開視線。      「唔,這時候走那個方向,可能是要去……」我倏地停住話,那個和陳鳴宏走在一起的男孩,冷不防朝我望來。      即使隔著一段距離,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依舊瞬間攫住了我。      「深深,怎麼啦?」      許是因為我的出神,岳彤忍不住提高音量叫我,結果陳鳴宏聽見了,跟著看了過來。      岳彤差點尖叫,一張臉幾乎埋進我的胸口,「天哪,他看過來了對吧?」      「嗯,但是也走了。」透過眼角餘光,我能確定那兩個男孩已然走遠。      「嚇死我了。難道他是聽到我叫妳的名字,所以才會看過來?」      這句話乍聽之下沒問題,但思及岳彤對陳鳴宏的心意,我不敢隨便回答,於是我選了個自認最妥當的說法,「妳剛才嗓門那麼大,連三樓的人都會跑出來看好嗎?」      「亂講!」她又羞又窘地瞪我,突然話鋒一轉,「那薛有捷呢?他剛才也有看妳嗎?」      薛有捷就是走在陳鳴宏身旁的那個男孩。      「我沒特別注意。」我口是心非答道。      「真的?」她語帶懷疑,正張口想說些什麼,卻被人打斷。      「姊姊,岳彤姊姊!」蜻蜻蹦蹦跳跳跑了過來,身後跟著兩個同學。      一見到她,岳彤的眼睛立刻堆滿笑意,「妳要去哪裡?」      「我們要去福利社買飲料。」      「這樣啊,對了,妳姊姊居然忘了我要去幫妳慶生,是不是很過分?」岳彤趁機打小報告。      蜻蜻瞪大眼睛對我嚷嚷:「什麼?姊姊妳居然忘了,昨天早上我才跟妳說過的。」      「難得看到妳姊這麼迷糊吧?一定是書讀太多的後遺症。」岳彤的玩笑話讓蜻蜻和她兩個同學都笑了。      我兩手一攤,「知道了。為了賠罪,我請妳們喝飲料。」      「耶!」蜻蜻歡呼,她的兩個同學則是受寵若驚,靦腆地向我道謝。      從福利社買完飲料回來,岳彤靠在走廊的圍牆上和我聊天。      「深深,妳有注意蜻蜻的同學看妳的眼神嗎?簡直就像看見偶像似的,不過也難怪,妳長得那麼漂亮,個性又溫柔親切,還是個學霸,在學校根本就是女神級的存在了。」她的口吻帶著幾分欣羨,「蜻蜻真的很可愛,聰明機靈,嘴巴又甜。我是獨生女,所以特別羨慕妳有這樣的妹妹。」      此時,對面的走廊上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陳鳴宏獨自走進二樓的導師辦公室。      背靠圍牆的岳彤並未看見這一幕,我也沒有主動告訴她。      「你怎麼了?為什麼一直站在那裡?要是中暑怎麼辦?」      小學四年級開學那天,我聽見男老師這麼問陳鳴宏。      他就是當時陪我一起待在烈日下的男孩。      之所以知道是他,是因為有一次下課時,我經過電腦教室,看見門口擺放著許多鞋子,其中一雙正是那天我所看到的黃色運動鞋,連鞋上的污垢,都跟我記憶中的一樣。      我刻意站在一旁等待,直到目睹陳鳴宏穿上那雙運動鞋。      當年我因中暑而昏倒之前,未能看清楚那個男孩的臉。      得知是他時,我很意外。陳鳴宏從小學就很受注目,不管是課業還是運動都十分擅長,是那種很容易讓女孩子傾心的男孩。      我不明白他當時為什麼要陪著我待在烈日下,也沒想過要去問他原因。      儘管同屆,但小學六年我們不曾同班,即使上了同一所國中,也依然沒有任何交集。與岳彤成為好友,並得知岳彤喜歡他後,我只讓她知道我跟他讀同一所小學,其他什麼都沒提。      不曉得陳鳴宏是否還記得那段往事,因此我並不確定這算不算是我跟他之間的「祕密」。      蜻蜻生日當天,家裡聚集了一群小少女,氣氛熱鬧。      岳彤與爸媽閒聊,再次提到我忘了她也有受邀。      我故意用無奈的語氣問:「妳究竟還要翻舊帳幾次?」      媽媽笑著說:「蜻蜻跟深深說起她邀請妳來參加生日會時,我也在旁邊,深深可能最近在掛念著什麼事,才會一時忘了。」      「也許是有關男生的事喔!」岳彤跟蜻蜻異口同聲說完,兩人還有默契地擊掌。      爸爸非常震驚,「我們深深有喜歡的男生了嗎?還是瞞著我們交男朋友了?岳彤妳知道些什麼?快點跟叔叔說!」      爸爸激動的反應,讓岳彤和媽媽笑彎了腰。      眾人為蜻蜻獻上祝福和禮物後,就是享用蛋糕的時刻。      依照蜻蜻先前的請託,我為她獻上一場鋼琴演奏,彈起了〈春世〉。      鋼琴上擺著一面巴洛克風格的長方鏡,是爸爸特地買回來的。隨著旋律的起伏,我的身體也跟著微微律動,偶爾抬頭看向那面鏡子,從鏡中看見了一臉陶醉的岳彤,以及蜻蜻班上的女同學們。      與岳彤不同的是,那些女孩始終緊盯著在那面鏡子裡的,我的面孔。      『深深,妳有注意蜻蜻的同學看妳的眼神嗎?簡直就像看見偶像似的。』      那天與蜻蜻同行的兩個女孩也在其中。      然而這次她們看向我的眼神,卻完全沒了當時的尊敬和崇拜,只有強烈的憤恨。      蜻蜻的同學們眼裡,全都是對我的嫌惡與憎恨。      像是在看一隻披著人皮的禽獸。

作者資料

晨羽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筆下文字總是讓人讀來流淚,但心頭仍充滿暖意。 居住於馬祖南竿,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 迷戀紅茶、藍色、音樂、電影、說故事。 最大的願望就是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著有《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剪刀石頭布》、《長夜》、《十二夢》、《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姊姊》、《來自天堂的雨》、《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藍空》、《深海》等暢銷愛情小說。 相關著作:《來自何方(上)》《來自何方(上)【明信片珍藏版】》《深海》《藍空》《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噓,木頭人【限量番外書衣版】》《剪刀石頭布》《長夜》《長夜(書衣+筆記本珍藏版)》《十二夢》《十二夢(雙面書衣珍藏版)》《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紙星星_限定通路珍藏版》《姊姊》《來自天堂的雨》《來自天堂的雨:番外—來自天堂的雪》《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eddys/books  FB粉絲團:晨羽小小窩 www.facebook.com/150242531673796

基本資料

作者:晨羽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9-07-30 ISBN:9789869755481 城邦書號:3PL11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