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經典回歸版)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獨步全書系66折起!
  • 2024國際書展-熱門作家話題,49折起
  • 「日/韓劇」發燒話題75折起!
  • 宮部美幸《模仿犯》延伸展75折起!
  • 世界得獎作品,愛書人不容錯過!

內容簡介

15年構思寫作x 9年雜誌連載 x 90萬字的長篇巨著 宮部美幸出道25周年紀念代表作! |開闢青春校園推理新境地| 虛擬法庭x校園自決x青少年成長 ——不要懷疑我們追求真相的決心! 不滿大人草率處理「柏木卓也死亡事件」, 模範生涼子登高一呼籌組校園法庭, 在師長、同學一片不看好的反對聲浪下, 他們能否扛下壓力,完成這項不可能的審判任務? 檢察官藤野涼子・律師神原和彥——勇敢自信,正義同行。 「無罪的不見得純白潔淨,有罪的不一定邪惡血腥,校內法庭的審理過程,推動著角色與讀者深入思索惡念的本質、惡行的成因,以及有意或無意犯惡之後引發的連鎖後果。」——臥斧(摘自Readmoo閱讀最前線) ・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 NO.2 ・週刊文春推理小說BEST10 NO.2 ・本屋大獎NO.7 ・《一個人》別冊最有趣的書大獎國內推理小說NO.1 ・日韓爭相搶拍,三度影視化的動人之作! 【故事簡介】 「我們已受夠被輕易扔下,等待傷口自然被掩埋,直到看不見。」 ——柏木卓也真的是自殺嗎?他為何而死? 柏木卓也之死在媒體大肆渲染下,騷動難以止息, 不良少年大出俊次被貼上殺人凶手的標籤、 邊緣人三宅樹理遭懷疑是告發信的捏造者、 原本高人氣的班導師森內惠美子則被糾舉成無能教師, 他們都因此被孤立、非議,黯然離開了校園, 雖然警方早早將卓也之死以自殺結案, 但受到柏木事件衍生災難波及而受傷的人愈來愈多, 校方始終無法、也無心給出完整的交代。 ——因為大人說我們不必知道! 受夠敷衍的班長藤野涼子決定挺身而出, 舉辦一場校內審判,學生們要靠自己的力量找出真相。 這個構想立刻惹惱了師長,遭到嚴厲的斥責與反對, 校方、家長、媒體、警方各有不同的立場與尊嚴要維護, 但大人們的責難、同儕的冷漠都澆不熄她的決心, 此時,一名神祕外校生神原和彥的登場順勢扭轉了局面, 和彥扛下了律師的角色,涼子則擔起檢察官的任務。 法官、陪審團也一一各就各位了!然而,眼前更巨大的考驗才要展開。 大人們相繼發出警告,絕對不能碰觸「那件事」! ——虛擬法庭的分際該如何拿捏?他們能否遵守與大人的約定? ——十四歲的夏天,一場左右人生的審判,即將開庭! 【作者的話】 「雖然故事發生在國中校園,但這本推理小說的核心主題是,如何與他人溝通以及在團體中如何自處。這九年來,我就是在描寫這個無論成人或是孩子都會碰到的日常問題。」──宮部美幸 【各方迴響】 小鳥茵、王聰威、冬陽、宅女小紅、余小芳、陳國偉、Tizzy bac陳惠婷、黃國華、曾寶儀、詹宏志、楊照、廖輝英 讚嘆推薦(按姓名筆劃排序) 「社會派宮部的復活。」──洞本昌哉(雙葉書房代表取締役,《週刊文春推理小說BEST10》2012選評) 「無論是主角、配角、臨時演員,所有角色都被描寫地有血有肉。你我的全部或是部分,都可在本作中找到可以投射的對象。是作者所有領域的創作中的最高傑作。」──(《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2013》選評) 「從痛苦之中誕生的現代小說,真是令讀者感到高興。尤其是在校園罷凌、自殺成為重大的社會問題的此刻,本作的出版可說是作者的命運吧。」──高津祐典(朝日新聞,《週刊文春推理小說BEST10》2012選評) 「自個人到群體、從日常到非常,宮部美幸依舊細膩且老練地將讀者帶進隱藏在平凡之中的巨大謊言與惡意,震撼人心!──冬陽(推理評論人) 「宮部美幸的現代小說擁有最難以言喻的魅力,她總是能夠穿透不同場域的人際結界,呈顯出其中湧動的存在慾望、憂鬱、恐懼與徬徨。──陳國偉(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所副教授) 「人性刻劃、社會寫實、犯罪推理同比重地擴散式發展出龐大的支線,縱橫交錯。讀來相當痛快,絕對是作者巔峰的代表作品無誤。」 ──陳惠婷(Tizzy bac主唱) 「校園的霸凌不單單只是學生之間的暴力相向,更可怕的是學校與學生之間運用制度來霸凌,更甚者還有媒體與有心人士運用霸凌來獲取利益,宮部美幸鉅細靡遺地點出一團團校園的霸凌謎霧。」 ──黃國華(總幹事) 「本書充分展現宮部美幸的獨特魅力:悲憫之心、細緻的描述、對虛偽之控訴與質疑──最重要之處,更在作者以推理大師『松本清張的女兒』之譽,卻能避開企圖偉大的雄心,讓作品讀起來不覺過度沈重。」 ──廖輝英(知名作家) AMAZON.JP讀者★★★★推薦! 「透過事件,令人反省許多事情,精采至極。」──風花 「有趣得令人一口氣讀完700頁!」──re-flec-tion 【所羅門的偽證三部曲】 《第I部:事件》 拒學少年校內墜樓事件,引爆空前的校園危機。 《第II部:決心》 遲遲等不到真相的孩子們,決定起身了! 《第III部:法庭》 事件封印一一解除,真相剩最後一哩路……

內文試閱

  1      一九九一年七月二十日。      暑假在即,城東第三中學的三年級生全數集合在體育館,依二年級時的編班,在地上各自圍圈而坐。      依照慣例,每年一到這個時期,三年級生都會像這樣,在體育館討論畢業成果的內容。「畢業成果」是例年來的傳統活動,不過自從十年前的三年級生要求依二年級時的分班執行以後,便發展成現今在暑假前的放學時間,全員集合在體育館討論主題的形式。      學生們不是在想「要做什麼」,而是「討論主題」,因為他們都知道,畢業成果想都不必想,一定是製作「班刊」。現在大家都忙著準備考高中,才沒空去搞什麼大費周章的玩意。主題也幾乎不脫窠臼,不是「國中的回憶」,就是「將來的夢想」,只求四個班級不要撞題就好了。學生也都了解老師抱持著相同的打算。      因此,這場集會毫無緊張感。雖然二年級時的班導會在場監督,但畢業成果就是要尊重學生的自主性才有意義,所以老師不會插嘴干涉。學生們一邊意興闌珊地討論著,一邊跟升上三年級後被拆散的前同班同學聊天,或談論現在班上的八卦,享受著偷閒的一刻。體育館沒有空調,悶熱無比,所以也有學生打起盹來了。      討論才剛開始。每個班級的圈子都只有班長站著,說明這場集會的主旨和目的,並環顧其他同學,詢問:「有沒有什麼意見?」無人舉手,取而代之的是哈欠聲此起彼落,完全就是一副悠閒而無趣的景象。      唯獨一個班級──前二年A班例外。      前二年A班在升上三年級的過程中,少了三名學生。柏木卓也和淺井松子過世,三宅樹理依舊不肯上學,再加上前導師森內惠美子也離職了,所以是由當時的學年主任高木老師來監督。      A班的圈子角落,班長藤野涼子站著。她的表情無比嚴肅,好像有點怯場,嘴角發僵。      班上同學第一次看到藤野涼子露出這種表情。這件事首先令眾人緊張起來,也引發了一些困惑。      涼子以主持人身分說明這場集會的主旨後,並沒有像其他的班長那樣催促眾人「好了,請大家踴躍提出意見」,而是說「我有一個提議」。      「大家都記得井口同學和橋田同學打架,井口同學受重傷那一天的事吧?」      她環顧抱膝而坐的同學們這麼說,語尾有些顫抖。這對藤野涼子來說也是第一次。      「那天放學途中,我們前A班的同學不約而同地聚在一起,聊了許多事。」      對吧?──涼子望向幾名學生,像在求證。有的人點頭,有的人歪頭,有的人佯裝不知情。這些不同的反應,引來身邊學生不同的竊竊私語。這是在說什麼?咦,有那種事喔?      「當然,不是所有前A班同學都在場,不在場的人比較多,可是當時談過以後,我發現前A班的同學裡面,有人想法和我一樣,覺得安心多了。」      有兩個女生不停地在咬耳朵,涼子瞥了她們一眼,兩人便倏地分開來。      「至於這代表了什麼……」      高木老師就站在涼子的對面,中間隔著前A班的學生。這名女老師平日表情就十分嚴肅,此刻更是訝異地蹙緊了眉頭。高木老師居然會用那種眼神看模範生小涼,真不敢相信──倉田麻里子注意到老師的表情,驚訝得直眨眼。麻里子就坐在涼子的腳邊。      從涼子的位置,也可一清二楚地看見高木老師的表情。她已有這位老師不會給她好臉色的心理準備,可是那雙眉毛未免吊得太高了吧?      得在被阻撓以前,趕快把要說的話說完才行。涼子迅速地吸了一口氣,接下去說:      「至於這代表了什麼,就是我們受夠這些紛擾了。什麼是真的?誰在撒謊?是不是有所隱瞞?沒有一件事是清楚的,我們聽到的全是流言與臆測,班上的朋友死掉了、受傷了,我們真的覺得夠了。」      不出所料,高木老師厲聲開口,像要掩蓋掉涼子的話尾:      「藤野同學,妳是主持人,不是來演講的。不詢問大家的意見,要怎麼討論?」      看吧。涼子的心臟冷不防一跳。她是個不習慣挨罵的模範生。然而高木老師的斥責反倒激起了涼子的反感。那股反感之強烈,以及隨之湧起的憤怒,令涼子比任何人都要驚訝。      我才不會輸!      「身為主持人的我應該也有表達意見的權利。」      涼子反駁。聲音果然發抖了,已不完全是因為緊張了。      「妳是主持人,有意見最後再說。」      高木老師冷冷地否決了,接著俯視圍坐在腳下的學生說:      「你們不要都丟給藤野同學,趕快提出自己的意見。這是你們自己的畢業成果吧。」      前A班的同學都縮起了脖子。有人看向涼子,有人觀察高木老師的臉色。有人低頭怪笑不止,或用手肘推撞旁邊的同學。有人忽然在室內鞋鞋底發現罕見的花紋般觀察起來,也有人默默將膝蓋抱攏起來。      涼子環顧自己的伙伴們。她不打算求救,她想要的是共鳴。喂,你們不生氣嗎?高木老師那種不分青紅皂白的口氣,你們聽了不覺得火大嗎?口口聲聲「你們、你們」,如果她是真心為我們著想,不是該聆聽一下我們的心聲嗎?      「小涼。」      麻里子扯扯涼子的裙子,看不出來是在忠告不要這樣,還是在為她加油。      「我是主持人沒錯,不過我可以繼續說完我的意見嗎?」      涼子問伙伴們。這次眾人的頭就像被風掃過的麥田般,同時低垂下去。原來我們只是碰巧同班,並不是伙伴啊。      高木老師立刻趁勝追擊:      「再拖拖拉拉下去,別班都要討論完了。」      其他三班的圈子不時有笑聲傳出,擔任主持人的班長們看起來也十分輕鬆,表情悠哉,彷彿只想著「啊,好悶熱,教人發懶」。      涼子的心臟又猛地一跳。挫敗感泉湧而上,淹過腳底。      「有人有意見嗎?」      高木老師鞭策眾人似地說。垂著頭的學生有幾個板起了臉,有人(十分小心不被老師聽見地)嘖了舌頭。      前A班的圈子裡有人舉手了。      高木老師微微瞠目,一臉意外。老師還沒有指名,舉手的學生就自己站了起來──正確地說,是正要站起來。但因為受到眾人矚目,那名學生又一下子腿軟,變成彎腰駝背的怪姿勢。      即使如此,野田健一還是開口了。他彎著腰,垮著右肩,膝蓋半彎,姿勢難看,所以聲音也綿軟無力。      「藤野同學,請繼續說下去。」      涼子看向他。四目相接,感覺野田健一正用眼神向她示意點頭。      「呃,剛才藤野同學說的,放學路上大家聚在一起,那時候我也在場。」      語氣一點都稱不上凜然,眼神也飄忽不定,但他還是說下去。結結巴巴地,堅持說下去。      「然後,我跟藤野同學有一樣的感覺。我受夠這些事了。當時大家談到我們受夠了,想要知道真相到底是如何。井口同學弄傷橋田同學──」      「啊,你說反了。」近處的男生大聲插嘴,「是橋田把井口從窗戶推下去啦。」      眾人哄堂大笑。野田健一頓時滿臉通紅,鼻頭冒汗。      「可是我懂啦,我知道你的意思。」      這次別的女生開口。她和坐在兩旁的同學嘻笑著,感覺不是在陳述意見,只是在跟朋友聊天。      「然後,呃……」野田健一滿頭大汗地再次開口,「對於今後會變得怎樣,我感到很不安。我擔心如果橋田同學和井口同學的事又被媒體報導,我們學校的風評會愈來愈差,城東三中有可能會被貼上壞學校的標籤。」      「我們學校已經夠差啦。」      一道尖細的女生嗓音插嘴,眾人又笑成一團。野田健一的腰往下墜,幾乎就要坐了回去。      「那個時候我也在場。」      是向坂行夫。他慢慢地起身,跟野田健一一樣半蹲著。      「真的就是那樣。跟阿健──野田同學說的一樣,那個時候我們相當熱烈的討論這件事,所以藤野同學說的並沒有錯。」      「嗯。」倉田麻里子出聲,手仍揪著涼子的裙擺。「小涼,說出妳的意見吧。」      聽到麻里子的話,幾名女生幾乎是反射性地露出「這女生煩死了」的表情。只知道盲從藤野涼子的倉田麻里子,老樣子了。      沒錯,或許吧。涼子心想。那妳們呢?只會露出一臉煩躁的妳們,當時不是也聚在圖書館外面討論嗎?明明在場,這時候卻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因為妳們怕高木老師,因為妳們嫌麻煩。比起妳們,麻里實在了不起。      「關於畢業成果的主題……」      涼子調整呼吸後出聲:      「柏木同學過世以後,一直到現在發生的一連串事情,我們在當中體驗到什麼?有什麼想法?我想以此作為畢業成果的主題。當然,被電視節目報導的事——之前也有人接受過採訪,對吧?這些都可以毫不保留地全部寫下來。大家當時怎麼想?現在又有什麼感覺?我覺得我們可以寫這些。大家一起製作這樣一本班刊如何?」      眾人又沉默了。野田健一在向坂行夫的催促下坐了下來。直到剛才還在嬉鬧的女生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不認為這適合拿來當成畢業成果。」高木老師說。      老師徹底不高興了,眼底燃燒著熊熊怒火,瞪著涼子。那不是斥責做出荒唐發言的學生的教師眼神,而是在責備共犯變節的眼神,涼子心想。      妳這種學生怎麼會說出這種話?只要裝成什麼事也沒有,置身事外當個乖寶寶,就能順順利利進入志願學校的妳。對學校來說應該是比任何學生都好利用的妳,應該與校方利害一致的妳。      妳這個叛徒!      「是嗎?」涼子毅然反問,「我們班上死了兩個同學,柏木同學和淺井同學。我們本來可以一起畢業的,他們兩個卻過世了。然而,校方卻要我們裝成什麼事也沒發生,在班刊裡寫什麼『我們的國中生活既充實又開心』,就算像這樣謊話連篇,我也不覺得有意義。」      這公然的反擊令高木老師一瞬間退縮了,前A班的同學也都嚇傻了。那個藤野涼子,居然向那個高木老師頂嘴!      「的、的確,為過世的同學哀悼的心意也很重要……」      高木老師皮笑肉不笑地說,像是要躲開涼子的攻擊,但涼子決絕地打斷她的話:      「我不是只為了悼念才想要選這個主題。我想柏木同學和淺井同學也不期望我們哀悼。」      「每一條生命都很寶貴,是無可取代……」      「所以說,那種漂亮話我們聽夠了,老師。」      漂亮話。高木老師瞪大了眼睛,同學全都僵住了。      涼子氣喘吁吁。淚水就快淹上眼角,她拚命克制下來。      「死了兩個人耶。」      她只能繼續說了。不是對高木老師,而是對前A班的同學說:      「他們為什麼死掉了?一直到現在,我們都還是不明白切確的理由。是自殺,還是意外?」      下一句話,得再一次從心底鼓起勇氣才說得出口,涼子緊張得發抖。      「或者是被誰殺掉的?」

作者資料

宮部美幸 Miyabe Miyuki

1960年出生於東京,1987年以《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獎作〈鄰人的犯罪〉出道,1989年以《魔術的耳語》獲得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 1999年《理由》獲直木獎確立暢銷推理作家地位,2001年更是以《模仿犯》囊括包含司馬遼太郎獎等六項大獎,締造創作生涯第一高峰。2007年以《無名毒》獲得吉川英治文學獎。 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 出道多年創作不輟,持續發表叫好叫座的各類型小說。近著有《魂手形: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七》、《北一喜多捕物帖》、《再見的儀式》、《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宮部みゆき)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宮部美幸作品集 出版日期:2023-01-31 ISBN:9786267226124 城邦書號:1UA045X 規格:PUR膠裝 / 單色 / 640頁 / 14.8cm×20.9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