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八墓村(經典回歸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會員日限定74折起+升級VIP,滿$1199再減200
  • 獨步文化《八墓村》延伸書展 2本75折
  • 2022周年慶/新書閃亮亮7折起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流傳數百年的詭異傳說X殘酷的屠村慘劇X遭受詛咒的血緣, 帶來了一連串令人膽顫心驚的恐怖案件。 而隱身幕後操弄一切的神祕人,竟是金田一耕助所遭遇的最強敵手?! 1949年發表以來至今10度影視改編, 知名度最高的金田一耕助作品,跨越時空限制的不朽名作。 作者自選生涯代表作「金田一耕助系列」十大佳作之一。 【故事簡介】 在岡山縣深山中有一名為「八墓村」的偏僻小村。 數百年前,那裡曾發生貪婪的村民殘殺一群落難武士的慘劇。 武士首領臨死之前將詛咒村民世世代代,恐懼的村民重新因此重新厚葬這群落難武士,並尊他們為「八墓明神」。 數百年後,宛如村人的崇敬絲毫無用,武士首領的詛咒竟然應驗了。 村中富豪田治見家的長子要藏居然在深夜帶著日本刀和獵槍瘋狂砍殺村民,然後逃入鐘乳石洞中消失蹤影。 這場屠村慘案對八墓村民帶了終身難以擺脫的陰影。 多年後,因為村人的不諒解被迫與母親離開八墓村的要藏兒子辰彌回到了八墓村。 然而世代相傳對於殺害落難武士的罪惡感,以及對於要藏的罪行的恐懼始終纏繞著這個村子, 辰彌的到來增強了這兩股情緒,交織成了對他的憎恨與憤怒。 這樣的恨與怨在村民之間逐漸發酵蔓延,幕後黑手蠢蠢欲動。 而從辰彌踏入村中的第一天開始,一場血腥的死亡風暴便蓄勢待發,接連不斷的殘酷死亡正等待著他…… 在地形和人際關係都詭譎多變的八墓村中, 辰彌應該相信誰?應該選擇哪條路? 才能從隱身於黑暗之中的兇手魔掌中逃脫? 【作品評價】 ★1952年第5屆「偵探作家俱樂部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前身)入圍作品 ★兩度(1985、2012)進入「東西推理小說BEST100」。 ★Amazon.JP讀者4.5顆星推薦。 ‧以剛結束的二戰時空為舞台,有懸疑、有冒險,有浪漫愛情,是本正統的娛樂小說。劇情從頭到尾都維持高度的緊張感,不愧是名作!──mm ‧現在和過去的無差別連續殺人案件互為表裡的獵奇性,以及平家落人傳說帶來的神祕性,即使在橫溝正史的作品中也是極為突出的傑作。──クラシック

內文試閱

  八墓村,位於鳥取縣和岡山縣交界處山中的一個貧窮小村。      由於位處山中,可耕地自然不多, 頂多零星散佈著十坪或二十坪的水田;再 加上氣候的關係,收成向來不好,儘管再怎麼呼籲增加食糧的產量,在主食這方面,收成也僅能勉強供給村民食用。      儘管如此,全村的生活還算過得去,因為另有發展其他產業。說到八墓村的產業,那就是燒炭和牧牛。飼養牛隻是近幾年才開始發展的,而燒炭則是這個村子很早以前就有的主要產業。      環繞著八墓村的山岳,一直連綿到鳥取縣,由於這些山岳生長茂密的枹樹、橡樹、櫟樹等樹林,使得燒炭用的材料不虞匱乏,提到當地自古以來生產的橡木炭,即使在關西地方也很出名。      另一項產業 —牧牛,雖然近幾年才開始發展,如今卻成為本村比燒炭還重要的財源。這一帶所飼養的牛隻一般稱為千屋牛,不管是作為耕牛或肉牛都是很好的品種。在附近的新見市開闢了牛隻市場之後,全國的牛販紛紛來到這裡聚集。      因此,村子裡家家戶戶幾乎養了五、六頭牛,只不過這些牛隻不一定屬於飼主的。有些飼主只是替村裡的有錢人飼養仔牛,等到牛隻長大、賣出去之後,飼主再根據比率與牛隻投資人分配販售所得的利益。換句話說,這個村子裡也存在著一般農村常見的地主和佃農之關係,即使是山裡的小山村,也有明顯的貧富差距。八墓村有兩戶有錢有勢的人家,一戶是田治見家,另一戶則是野村家。由於田治見家位於村子東邊,因此被稱為東屋,而與東屋對立的野村家則被稱為西屋。      然而,話說回來,這個村子的名字令人毛骨悚然。      八墓村,對於在這裡出生、在這裡落葉歸根、聽慣了這名字的村民而言,或許不覺得奇怪。      然而,對於第一次聽到這個村名的外地人來說,它是個很怪異的名字,總覺得背後有什麼可怕的緣由或隱情。      沒錯,村名的背後的確存在著緣由。而且其緣由的開端,是遠在距今三百八十幾年前的永祿年間。      永祿九年七月六日,在雲州富田城的城主尼子義久,向毛利元就投降之後,交出了月山城。這時,尼子家的某個主要成員,同時也是一名年輕武士,不肯屈就投降,因此率領了七名近侍部下逃離了月山城。傳說,一行人在三匹馬上裝載了三千兩黃金,以備將來重整旗鼓。就在渡河越嶺,嚐盡了千辛萬苦之後,他們來到了這個村子。      起初,村民親切地迎接這八名戰敗武士,而武士也對於山村的純樸人情味感到安心,於是決定暫居於此。他們喬裝成當地村民,開始從事燒炭工作。      幸好村子位於深山,適合藏身。一旦發生緊急情況,還有鐘乳岩洞這麼一個絕佳的藏匿處。      由於這一帶的地層是由石灰岩構成的,往下走到溪谷一帶,到處都有鐘乳岩洞,其中還有宛如迷宮般、無人走進最深處的洞窟。當追捕者蜂擁而至,這些洞窟將會成為最適合躲藏的地方。這八名武士之所以會把村子當作暫時棲身處,說不定就是考慮到這種特殊地形。      就這樣,這些敗走武士在此安穩地度過了半年多,他們與村民之間也沒有發生過任何爭執與糾紛。      然而,毛利一族追捕他們的行動愈演愈烈,搜查範圍終於擴展到這座深山。因為那八名敗走武士的領頭,在尼子一族算是狠角色,毛利家的人認為如果讓這號人物繼續活下去,日後說不定會成為另一個禍端。      因此,窩藏敗走武士的村民,漸漸對於自己的處境感到不安。同時,他們對於毛利一族提供的懸賞金也動了心。除此之外,更令他們在意的是,裝載在馬匹上的那三千兩黃金。他們認為只要把這些敗走武士全部殺死,就不會有人知道三千兩黃金的祕密了。不,即使毛利一族知道黃金一事要來搜查時,只要辯稱從未看過,也沒聽過這事,毛利一族也奈何不了他們吧。      於是,村民時常聚在一起討論此事,最後商定要付諸行動。於是在某一天,他們突然襲擊那些武士。當時,那八名武士全都聚集在山上的一棟茅屋裡燒炭,村民將這棟茅屋團團包圍,並在茅屋的三邊放火燃燒稻草,截斷武士的退路。然後,強悍的年輕村民各自揮動著厚刃刀或竹矛襲擊茅屋。這些村民由於身處亂世,因此也懂得戰術。      由於敗走武士一直很信任村民,這場突襲令他們十分意外。而且因為事發地在山上的燒炭茅屋,武士身上並沒有攜帶任何武器。不過,他們還是隨手拿起一旁的柴刀、斧頭等工具應戰,然而寡不敵眾,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毫無勝算。武士一個個慘遭殺害,最後八人全死在村民手裡,這真的是非常悲慘的結局。      村民將這八個人的首級砍下來,放火燒了茅屋,大聲歡呼勝利之後便回去了。傳說,這八人臉上的表情都充滿了悔恨與不甘,看到的人無不毛骨悚然,尤其是那個年輕頭目的怨念更強烈,就在他被村民砍成重傷、渾身浴血,即將斷氣之前,還不停地吶喊著死後要永遠詛咒這個村子;此舉即使是事不關己的旁人也不難體會。      這個部分我們暫且不提。話說,村民砍下了這些首級,順利地獲得了毛利一族 承諾的懸賞金,然而遠比這些懸賞金還貴重的三千兩黃金卻一直找不到。儘管村民拚命尋找,還是遍尋不著。不僅如此,就在他們搜索這些黃金期間,村裡還發生了各種怪事。      有個人走進鐘乳岩洞的深處找黃金時,洞內突然坍塌,活埋了他。另一個人在 挖掘岩石角時,懸崖突然塌陷,他腳底一滑就掉落谷底,身受重傷,最後 成了跛腳。還有一個人在挖樹根時,那棵樹突然倒下來,把他活活壓死。      這些怪事接二連三地發生,最後又有一件令村民感到極度恐怖的事件。      那是在八武士慘遭殺害之後又過了半年之際。這一年,不知何故,這一帶天候的打雷次數相當頻繁。由於落雷頻頻發生,村民認為或許是八武士的詛咒,致使他們相當恐懼不安;一天,村裡的富農田治見庄左衛門家裡,有一棵大杉樹遭落雷劈打,杉樹從頂端至根部被劈成兩半。      而這個名叫田治見庄左衛門的富農,正是帶頭襲擊八武士的首領。自從那起慘殺事件之後,他總是悶悶不樂,也時常出現一些瘋癲的舉動,家人都對他戰戰兢兢。就在家裡這棵杉樹被落雷劈成兩半之後,他突然勃然大怒,順手拔出一旁的大刀,砍殺了兩、三個家人。走出家門之後,在路上見人就砍,最後跑到深山裡把自己的頭砍下來自盡。      也不知是真是假,在這起事件中,受傷的有十幾個,而被庄左衛門一刀砍死的人則有七個,連同自殺的庄左衛門在內,總共有八個人喪生;於是人們認為,這會不會是那八名慘死武士的降災?這樣的猜測令眾人恐懼不已。      於是,人們為了安撫八名武士的靈魂,將原本視如貓狗般草率埋葬的八具屍體挖出來,重新隆重地厚葬,並且立了八塊墓碑,還將八位武士供奉為神明。這就是位於八墓村後面丘陵上的八墓神明的由來,而村名也就是源自於這些神明之墓。      以上就是自古以來一直流傳著,有關八墓村的故事。      或許可以說是歷史重演吧,就在幾十年以前,位於山中的這個貧寒村落發生了一起駭人的案件,使得這個村子的名字盛傳於全國的報紙。而這起案件,正是與我在此向各位讀者介紹的另一樁詭異案件有直接關聯的開端。      那是發生在大正 ×年,也就是距今二十幾年前的事。      被稱為東屋的田治見家,當年的主人名叫要藏,那時候三十六歲。田治見家自從庄左衛門以來,似乎代代遺傳著精神方面的疾病。要藏也是從年輕時候起,經常出現粗暴、殘酷的舉止。要藏在二十歲那年與一個名叫阿雲的女子結婚,之後生下了兩個孩子,分別叫久彌和春代。      要藏的雙親早逝,他是由兩位姑媽扶養長大的。因此在這樁案件發生時,田治見家的成員是要藏夫婦和兩個小孩,也就是十五歲的兒子久彌、八歲的女兒春代,以及剛才提到的兩位姑媽。      這兩位姑媽是雙胞胎,兩人都是單身,沒有出嫁,在要藏的雙親過世之後,一直掌控著田治見家的大小事。要藏原本有一個弟弟,不過這個弟弟為了沿續母親娘家香火,很早便離開了原生家庭,改姓為里村。      話說,就在案發的兩、三年前,儘管要藏在當時已有妻小,卻突然瘋狂愛上一名女子。這女子是村裡一個牛販的女兒,當時已有高等小學的學歷,在郵局擔任事務員的工作,芳齡十九,名叫鶴子。      之前已經提過,要藏是個粗暴又殘酷的男人,而他的這段感情也如同火焰般狂烈激情。有一天,他埋伏在鶴子回家的路上,強行將她拉到自家的土牆倉庫裡,強暴了她。事後還把鶴子關在倉庫裡,不放她回家,鶴子於是變成這個瘋子的洩慾對象,受盡百般折磨。      鶴子拚命哭喊求救。兩位姑媽和妻子阿雲知道這事後都大吃一驚,她們也苦勸要藏停止這種行為,然而他依然我行我素。鶴子的雙親很害怕,連忙趕到要藏家,哭著求他放了他們的女兒,要藏卻冷酷地拒絕了。周遭眾人不停喧嘩、叫嚷,他只是狠狠地瞪大了眼,那副模樣好似會做出什麼殘暴的舉動。      懼怕要藏的眾人認為,除了說服鶴子當要藏的小老婆之外,別無他法了。一開始鶴子不肯答應,然而縱使百般不願,卻對於要藏無可奈何。要藏握有倉庫的鑰匙,他可以來去自如,或是用暴力予取予求。      於是鶴子也慢慢改變了想法。如果是這樣,還不如乖乖就範,當要藏的小老婆吧。這麼一來,應該可以踏出這間倉庫了。一旦脫身了,還可以想想其他辦法吧。因此鶴子便覺悟了,透過雙親將她的意願轉告給要藏。      要藏當然欣喜若狂。鶴子於是立刻獲准了離開倉庫,並且分配到一棟離房。之後,要藏還買了許多高級衣物、髮飾、家具等等東西送她,可說是對她百般疼愛。他不分晝夜地一直窩在離房不走,不停需索著鶴子的肉體。      然而,這對於鶴子而言是一件極端恐怖的事。據說,要藏的情慾激烈到像個瘋子般,那是一般 女 性難 以接 受的。 對此忍受不了的鶴子, 好幾次逃離了要藏 的魔掌。然而每次一逃離, 要藏就像瘋了似地大發雷霆,村民也都感到萬分恐懼,跑去向鶴子訴苦。最後,鶴子縱使千百個不願意,終究又回到了要藏身邊。      在這種情況下,鶴子不久便生下一個男孩。要藏欣喜若狂地為這男孩取名為辰彌。既然連孩子都生了,大家認為鶴子也該稍微安定下來。然而,生下小孩之後,她還是經常抱著孩子離家出走。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要藏在鶴子生下孩子以後,他那激烈的情慾絲毫沒有改變。不,應該說是因為有了小孩以後,要藏以為這女人已完全屬於他,便越來越傲慢,同時狂態盡露。鶴子除了無法忍受這樣的丈夫,其實還有一個令她經常離家出走的重要原因,她的雙親和村民也是一直到這時候才得知這個理由。      原來鶴子在很久以前就有一個感情很好的男友。這個年輕人是村裡的小學老師,名叫龜井陽一,由於從事的是教師工作,因此兩人是在很隱密的情況下進行交往的。龜井並不是當地人,他是從外地調職到這裡的,據說他對當地的地質似乎很感興趣,經常前往鐘乳岩洞探險。因此村裡的人謠傳,說不定這兩人一直在那些不為人知的鐘乳岩洞深處幽會吧。      村裡的人總是好事多嘴,一旦得知這事之後,又有人開始揣測起辰彌的身世。      「那不是田治見家主人的骨肉,應該是龜井老師的小孩。」      在這 樣一個小村子裡,這樣的謠傳自然也會傳進要藏耳裡。 他的 怒火 如 同 一 把熊 熊火 焰 燃燒,他的愛意既然那麼激烈,一嫉妒起來也就像個瘋子。他拉扯鶴子的頭髮,一陣拳打腳踢,這還不打緊,甚至剝光鶴子的衣服,將冷水澆淋在她身上。對於原本疼愛有加的兒子辰彌,則是拿燒熱的火筷燙他的背部和大腿。      再這樣下去,孩子和自己遲早都會被殺。—      再也無法忍受的鶴子,又抱著辰彌離家出走了。一開始,她在父母家躲了兩、三天,可是當她聽聞要藏大發雷霆之後,感到十分恐懼,便離開了村子,前往姬路的一個親戚家避難。      要藏接連四、五天只是喝酒澆愁,等待鶴子回來。根據以往的經驗,鶴子就算離家出走,過了兩、三天,她的雙親或是村民代表總會帶她回來道歉。然而這一次,在等了五天、十天以後,還是不見鶴子蹤影。要藏的焦慮逐漸升騰,連兩位姑媽和妻子阿雲也嚇得不敢靠近他。這一次,就連村人也避之惟恐不及。      就這樣,要藏終於發瘋了。      事情發生在四月下旬的某天晚上。春天遲遲不來的山村,即使在這個時節,人們還在使用被爐。      村民在睡夢中被突如其來的槍聲和不尋常的慘叫驚醒。槍聲不止一發,間隔了一段時間,又聽到第二發和第三發。慘叫聲及求救聲越來越響亮,眾人衝出門一探究竟,便看到了一個裝扮詭異的男人。      男人穿著一件豎領的西服,腳上穿著一雙草鞋,打著綁腿,頭上綁著白色頭巾,兩旁分別繫著兩支發亮的手電筒,就像牛角一般;胸前掛著一支發亮的國際牌手電筒,纏繞在西服上的兵兒腰帶插著一把武士刀,手裡端著一把獵槍。村民看到這種情景,個個嚇得渾身無力。不,在還沒被嚇到之前,就已經被這男人用獵槍當場打死了。      這個人就是要藏。      他似乎一開始就以這種裝扮,一刀砍死了妻子阿雲,隨後發瘋似地衝出家門。他不敢對兩位姑和孩子下手,然而面對那些無辜的村民,卻是任意揮刀砍 殺,或用獵槍射擊,見一個殺一個,毫不手軟。      根據警方事後的調查,當時,有戶人家聽到敲門聲,屋主不經意把門打開,立刻被要藏當場射殺。此外,據說還有一戶睡夢中的新婚夫婦,被要藏把屋子的滑窗撬開了三公分寬,將槍口插進去,先是一槍射死了新郎;新娘在聽到槍聲後驚醒,立即逃到牆邊,合掌呼救時,要藏也毫不猶豫地將她擊斃。年輕新娘合掌死去的模樣,令後來趕到現場的辦案人員也為之鼻酸。而且,這個新娘還是在半個月以前,才從四十公里遠的鄰村嫁過來,與要藏毫無關係。      就這樣,要藏在村中瘋狂地屠殺了一整晚,天亮後即逃往山上,一個極度恐怖的夜晚好不容易才畫下了句點。      隔天,當眾多警察和新聞記者接到緊急通報,從鄰近的各個村鎮蜂擁而至時,八墓村已經是一片血海了。到處躺著浸在血泊中的屍體,家家戶戶傳來瀕死的呻吟,也有人在垂死邊緣掙扎,使勁力氣呼救。      據說,當時遭要藏砍傷者不計其數,遭砍殺或射殺並當場死亡的有三十二人,現場可說慘不忍睹、令人悲痛至極,即使在全世界的犯罪史上也是史無前例。

作者資料

橫溝正史 YOKOMIZO Seishi

1902年出生於神戶市,小學時期即受歐美的翻案推理小說影響。1921年發表處女作〈可怕的愚人節〉。1925年與江戶川亂步初次見面,隔年遷居東京,加入《新青年》編輯部,之後陸續擔任過三本推理小說雜誌的主編。1932年辭去編輯工作專心創作。1946年春末,《本陣殺人事件》與《蝴蝶殺人事件》這兩部純粹解謎推理小說在雜誌上連載,大大影響了當時日本本土推理小說的創作水準與風格,開創本格推理小說的書寫潮流。1948年以《本陣殺人事件》獲得第一屆日本偵探作家俱樂部獎。其代表作有《蝴蝶殺人事件》、《本陣殺人事件》、《獄門島》、《惡魔前來吹笛》、《八墓村》、《犬神家一族》、《惡魔的手毬歌》等,暢銷數十年不墜。橫溝作品改編為電影、電視劇者不計其數,名偵探金田一耕助的形象深植人心。1981年12月因結腸癌病逝。 相關著作:《惡魔前來吹笛(經典回歸版)》《犬神家一族(經典回歸版)》《醫院坡上吊之家(上) 【經典回歸版】》《醫院坡上吊之家(下)【經典回歸版】》《本陣殺人事件(經典回歸版)》《夜行(經典回歸版)》《惡靈島》《白與黑》《惡魔的寵兒》《《獄門島》(獨步九週年紀念版)》《迷路莊慘劇》《假面舞會》《醫院坡上吊之家(上)》《醫院坡上吊之家(下)》《夜行》《女王蜂》《三首塔》《本陣殺人事件》

基本資料

作者:橫溝正史(Yokomizo Seishi) 譯者:吳得智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大師經典 出版日期:2022-08-02 ISBN:9786267073681 城邦書號:1UD017X 規格:膠裝 / 單色 / 4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