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姊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國際書展/你的心決定你的美好
  • 城邦原創新書延伸展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暢銷TOP1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晨羽:「這是我寫過最悲傷的故事。」 被愛,我們都需要,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 「妳知道全世界最寂寞的景色在哪裡嗎?」 當我再也找不到你的時候,眼淚才告訴我答案。 站在他和他身邊, 她才知道自己需要的並不是當「姊姊」的勇敢, 而是一個能讓她盡情哭泣的地方。 乖巧、隱忍是她二十七年來的生活準則, 身為「姊姊」,她從不允許自己露出多餘的情緒, 沒想到,十六歲的他說的一句話,竟讓她在街上失聲痛哭, 原本枯槁的心彷彿有什麼開始悄悄萌芽。 而和三十歲的他相遇,則是另一個奇蹟, 她企圖掩飾的壓抑,在他面前無所遁形。 與他們相遇,是她此生唯一感到美好的時刻, 還以為這份美好可以像天天升起的太陽般永恆溫暖, 但它其實只是顆偶然劃過黑夜的流星,一瞬即逝……

內文試閱

  「幹麼?怎麼會突然跑來?今天不是假日吧?」   僅穿一件紅色細肩帶上衣和一條休閒長褲的郭庭,看到秦海昀出現在門口,納悶的微微擰眉。   秦海昀提起手中的袋子,緩緩說道:「我昨天去幫妳拿衣服了,因為不曉得妳什麼時候有空,所以今天幫妳拿過來。」她再遞了一杯東西給她,「這是咖啡。」   「喔,謝啦,差點就忘了!」郭庭的語調立刻變得輕快,「告訴妳,妳來得正是時候,我剛才把一篇稿子搞定了,過幾天就可以出國逍遙一下,玩個幾天再回來。進來吧!」   她走進郭庭買的單人套房,客廳那套精緻昂貴的沙發上,滿是散亂的衣服,秦海昀一放下包包,就幫她把那些衣服一件件放進洗衣籃,再收拾電腦桌周圍吃完的零食包裝袋和空杯子。   郭庭悠閒的喝她買來的咖啡,將原本綁起來的長捲髮放下,甩甩頭,再伸手從前額往後撥,舉手投足無不流露出嫵媚性感,此刻她因心情好而難得露出明豔笑容,讓秦海昀深信,在這個世上不會有男人不為她怦然心動,不為她深深著迷。   除了那個人,不會有男人不愛這樣的她。   唯獨那個人,無法愛這樣的她。   「郭庭。」   「啊?」   「妳之前那位總編……就是那個男人,她的妻子不是說要告妳?」秦海昀問:「現在怎麼樣了?」   橫躺在沙發上的郭庭,托著臉頰凝視她一會兒:「真難得,妳居然會主動關心這種事。」嘆一口氣,她慵懶的回:「還能怎麼樣?看我沒上八卦雜誌就知道沒事啦,還不就被她老公給擋下了,真是沒用的女人。反正我早就沒跟那爛人聯絡,他是死是活都跟我無關,我才不想繼續為他浪費時間,鬧了這麼多年,也夠了。」快速喝完咖啡,她打了個呵欠,又從桌上的菸盒裡抽出一根菸,「妳是等等就回去,還是要在這裡過夜?」   「等等就回去了。」   「嗯哼。」她點菸,吸了一口又吐出,冉冉白煙繚繞在她們之間,郭庭不帶情緒的又問:「對了,劉育森那笨蛋,已經被抓回去了吧?」   「應該是,我打給他,但打不通。」   「他有跟妳提過借錢的事吧?是跟妳借多少?」   「三十萬。」   郭庭嗤笑一聲:「果然,這王八蛋看到我就獅子大開口,沒一句話能信的。」她的眼神往電視機的方向飄,淡淡的說:「妳沒借他也好,那筆錢就叫他家裡的人還吧!我看他等哪天被斷手斷腳才會清醒,呵。」   秦海昀默默看著她吞雲吐霧,從以前到現在,郭庭一直都是用這樣的表情說劉育森的事,淡漠中帶著一絲不屑與訕笑,彷彿不在乎,神情卻若有所思,一雙美麗眼睛不是望向前方,就是落在她永遠看不清的位置。   十一年了。   不知不覺,她們就這樣站在同個地方,整整十一年了。   「妳什麼時候走?明天還要上班吧?妳這乖寶寶不是十點多就上床睡覺了?」郭庭站起來伸個懶腰,又撥了下頭髮,「妳還想待一下的話就繼續待,我要去掛衣服,順便沖個澡,妳走的時候直接把門關上,不用鎖沒關係。」   她走到袋子前拿出裡頭的禮服,前後檢查了一番。   秦海昀深深凝視她的身影半晌,最後開口:「郭庭。」   「幹麼?」   「妳愛育森嗎?」   郭庭拿著衣服的手登時僵在半空中。   看到她杵著不動的背影,秦海昀知道這句話一問,等於是親手將兩人多年來的情誼徹底斬斷。   在說出口的同時,這段友情也就結束了。   從前她不開口、不面對,就是知道這麼做,她和郭庭才能走到現在,只要不說,就可以繼續維持關係,這一直是她和郭庭不可言說的默契,從十六歲就已經存在的默契。   然而當年的秦海昀絕對想不到,這句話,有一天會是由她來開口。   明知話一出口,她就會永遠失去郭庭,但她終究還是說了。   「在妳心裡,其實還是很關心他的,要不然妳不會在拒絕借錢給他之後,又再打一次電話給他,因為妳還是會在意他的安危,擔心他的處境。」秦海昀用平靜、不帶起伏的語氣問:「若育森當時不是因為受傷被送上救護車,妳打給他,就是想知道他的狀況,甚至若他再跟妳開口,妳就會把五十萬給他,對嗎?」   郭庭回頭。她面無表情的盯著秦海昀,像在看一個陌生人,眸光冰冷。   「妳會介紹育森給我,也是為了想將他繼續留在身邊。」秦海昀繼續說:「因為妳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主動跟育森提分手,也知道我會一直接納他、等他,不管他不見多久,跑了多遠,最後還是會回來我這裡,不會在離妳太遠讓妳找不到的地方。」   郭庭面色不變,看她的雙眼卻微微瞇起,冷然中帶點觀察的意味,彷彿在懷疑此刻站在眼前的這個人是誰。   因為這些年來,她所了解認識的秦海昀,是不可能會說出這些話的人,那個秦海昀一直都是個膽小鬼,一個任人擺布、沒有聲音、沒有靈魂的可笑傀儡。   此刻,在秦海昀眼裡,郭庭依舊是全世界最幸福,卻也是最不幸的女人。她可以得到所有人的愛,卻唯獨得不到劉育森的愛,而郭庭最想要、最渴求的人,偏偏就只有劉育森,那是她再聰明、再美麗、再努力,也永遠無法得到的東西。   郭庭知道劉育森這輩子都不會愛她,劉育森越想從她身邊逃開,她就越想抓住他,而秦海昀就是能讓她抓住對方的那個人。   她是否因為心灰,想要放棄一切,所以之前才會說想出國離開這裡,永遠不回來的話,秦海昀不清楚,直到看見郭庭和劉育森在急診室的那一幕,她便知道,自己再也無法繼續裝傻到下一個十一年。   「郭庭。」她一字一句,清晰的問:「其實妳是恨我的,對不對?」   「秦海昀。」郭庭冷冷吐出她的名字,表示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警告。   「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只要能夠讓育森想到妳,心裡有妳,甚至需要妳,就算不是因為愛……妳也還是會緊緊抓住,不會放手,不是嗎?」   郭庭沒再回應。   她一手放在腰際上,垂首闔眼,嘴脣微抿,沉默站在原地,久久不動。   等到郭庭終於慢慢睜開雙眼,她說:「秦海昀。」然後抬起頭,用不帶一絲情感和情緒的漠然表情睇著她,「從明天起,我們不用再見面了。」   郭庭拿著禮服直接轉身進到臥室,留她一人在客廳。   秦海昀沒有馬上離開,在原地站了一會兒。   那是她最後一次與郭庭交談。   秦海昀坐車回到板橋,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又到了那座天橋上,站在同樣的位置,安靜沉溺在這幕夜景之中。   從郭庭家離開後,秦海昀沒有掉下一滴淚,但眼眶始終微微發熱。   這天的淚,之前就已經流乾了,那一次的痛哭,就是因為知道這一天將與郭庭別離。郭庭了解她,而她也了解郭庭,所以明白郭庭說到做到,她的「不再見面」,就是真的永遠不會再見。   無論郭庭對她真正的想法是什麼,也無論郭庭究竟有沒有視她為朋友,秦海昀還是很慶幸能夠遇見她,十六歲的郭庭,第一次主動和她說話,拿她手寫的小說給她看,兩人一起度過的青春歲月,都是秦海昀乏善可陳,索然無味的灰白人生中,唯一帶有色彩,讓她覺得美好的珍貴回憶。   如果什麼也不說,她們或許就能一輩子走下去,但最後她還是背叛了郭庭,她無法再繼續維持郭庭想要的那個樣子。   像郭庭這樣的人,在她往後的人生裡,不會再有第二個了。   三十分鐘過去,秦海昀走下天橋,正要走進巷子裡,卻在巷口停下腳步,往左邊的街頭一望。   她往之前沒踏過的方向,一步一步緩慢的走,仔細留意經過的每條巷子,最後,她在其中一條空間較寬闊的暗巷裡,發現用一台藍色小卡車搭建起來的小攤販,一位老先生拿著杓子小心翼翼舀起鍋子裡的豆花到透明塑膠杯裡,再加了粉圓進去,蓋好蓋子,放進袋子裡頭,交給站在攤子前的一名男子。   秦海昀動也不動的注視那個男人。   那個人道謝,與老先生揮手道別,接著轉身走出巷子,看到秦海昀的那刻,馬上停下腳步,露出像是喜悅的微笑:「妳好,兔子小姐。」他走到她面前,「妳也是來買豆花粉圓的?」   秦海昀微微張口,卻說不出話,一到攤子前,老先生就用帶著笑意,中氣十足的聲音問:「小姐,要吃什麼?」   「一杯……豆花粉圓,謝謝。」秦海昀說完,賀閔傑忽而站她在身邊,跟老闆說:「老闆,這位小姐的豆花請不要幫她裝太滿,她吃不完,八分就好,謝謝!」   「好。」   秦海昀有些怔然的看著賀閔傑,老闆很快就盛好一杯,她正要拿錢包,賀閔傑卻已將錢遞了出去:「老闆,這一杯我幫她付。」   秦海昀聽見,趕緊道:「不用了,貝先生,我自己付就行了。」   「沒有關係啦,難得嘛!」   「但上次你已經請過……」   「上次是老闆多請,這一次是我請,不一樣。」賀閔傑笑容可掬,「因為看到兔子小姐,我很高興,所以無論如何都想表示一下。」他從老闆手中接過豆花,再交給她,「來。」   賀閔傑的熱情,讓秦海昀頓時難以拒絕。   他們離開巷子,沒有到候車亭,而是就近坐在天橋階梯旁邊的石椅上,望著前方等著過馬路的人群,並肩吃豆花。   「這樣的分量可以嗎?若還是吃不下,別勉強喔。」賀閔傑說。   「不會,這樣可以,謝謝你。」她馬上回應道,低頭用湯匙輕舀起一塊豆花含進嘴裡,柔軟溫熱的口感,滿足她的味蕾,也讓她原本寒冷空蕩的心回暖一些。   遇到賀閔傑前,她原本打算到精品店去,卻在進入巷子時,想起上次他請她吃的豆花,那股香香甜甜,足以療癒人心的滋味盤據她的心,於是,她決定繞過去看看,尋找那一間小攤子。沒想到,她不但找到了那好味道,也找到了他。   這樣的巧合,似乎多得有點不可思議了。   不知道他看到她的時候,心裡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想法?   「兔子小姐,妳知道嗎?」吸吸鼻子,賀閔傑開口:「我原本以為,自己有可能惹妳不高興,或是讓妳覺得不舒服了。上次莫名其妙把手機號碼塞給妳,完全沒去想妳會不會真的來這裡,後來我仔細回想當時的舉動,簡直就跟怪叔叔沒兩樣……」他歉然的對她苦笑,「希望沒有給妳造成困擾,對不起。」   「不會。」她搖搖頭,「我不覺得困擾。」   「那就好。」賀閔傑吁了口氣,突然,又十分認真的建議:「不過,妳覺得我們要不要一起去買張樂透?可以和同一個人不斷巧遇的機率,照理說應該不大吧?去試個手氣說不定真的會中獎,妳覺得呢?」   聞言,秦海昀呆了幾秒,沒有回答,抿著脣淡淡的笑了。   「兔子小姐今天發生什麼事了嗎?」   「咦?」   「因為跟上次比起來,妳看起來好像比較沒精神,有點心事重重的樣子。」   「……」秦海昀低下頭。   「若妳不介意,想不想說出來?把鬱悶吐出來的話,心情可能會好一點。」吞下一口豆花,他莞爾一笑,「我覺得這招很有效。」   對方的話,引起秦海昀胸口一陣輕顫,她沉默無語,過了十秒才動起湯匙,卻沒有舀起東西吃,而是用十分緩慢的速度輕輕攪拌杯裡的粉圓和豆花。   「我今天……」良久,她開口,卻聽見自己的聲音是沙啞的,「和一個朋友……絕交了。」   這句話讓賀閔傑更加專注的望著她,秦海昀依舊面色平靜的凝視杯子,沒多久低頭啜了口甜湯。   看著她淡然的態度,賀閔傑一時有點難將她的話與表情搭在一起。   「是怎麼樣的朋友?」他問。   秦海昀吞嚥,沉思半晌:「我最好的朋友。」   「妳們認識多久了?」   「十一年,我們是高中同學。」   「哇。」他發出沉沉的嘆息,遠望馬路,若有所思的喃喃道:「十一年……真的很久。我也有一個非常好的朋友,是個警察,我們從大學就認識,到現在也差不多十一年了。要是哪天突然發生什麼事,害我們兩個也絕交的話……」停頓五秒,他苦笑:「天,好難想像,鐵定很痛苦,難怪妳會這麼失落。」   賀閔傑脣角流露出的苦澀微笑,讓秦海昀的目光不禁停留在他臉上一會兒,這時他也轉頭,剛好與她互視。   「真的沒有轉圜的餘地?」   她搖頭。   「可是,說不定妳朋友也不是真的希望走到這一步,畢竟妳們相處了這麼多年……」   她再搖頭:「我了解她。」   語畢,賀閔傑明白的點了點頭,不再多語,兩人之間一片寂靜。   這一刻,秦海昀莫名覺得有些不適應,隱隱覺得坐立難安,她有點不解,自己現在是否正在對一個人「傾吐心事」?   像是沒說什麼,又像是什麼都說了,她不知不覺被他的話牽引,當這個男人表現出願意聽她說話的樣子,專注面對她的時候,連開口說話的沉穩語氣,都深深感染她,像在告訴她:可以放心的說,沒關係。   一直以來,她只知道怎麼做個傾聽者,不懂傾吐。而現在,換某個人這樣專注傾聽她的話,她不由得湧起一股生疏感,些許的不知所措,像赤腳懸在半空,觸不到地面的不安。   「兔子小姐。」   對方的輕喚,將秦海昀的思緒拉回,賀閔傑對她說:「妳願意跟我當朋友嗎?」   「咦?」   「如果妳在今天失去了一個朋友,那妳願不願意也在今天擁有一個新的朋友?」他眸光柔和,「我知道自己不能和妳認識十一年的朋友相比,我也沒辦法替代她在妳心中的地位,但也許在未來的十一年裡,我們會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賀閔傑的話,讓秦海昀怔愣,絲毫想不到他會這麼對她提議。   見她遲遲沒答話,賀閔傑接著道:「不過……如果兔子小姐不願意的話也沒關係,我知道這時候對妳提出這種要求,可能也沒辦法安慰到妳……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這樣或許能讓妳的心情稍微好一點,但如果讓妳感到不愉快,我很抱歉。」   聞言,秦海昀登時一陣倉皇,幾乎沒有思考半秒的接話:「不會,貝先生。」   賀閔傑眨眨眼:「所以兔子小姐願意?」   她點點頭。   他深深的笑了,將湯匙放進杯子裡,對她伸出右手:「妳好,新朋友。」   那雙大手,讓秦海昀的思緒停頓了一秒,才慢慢伸手,與他相握。   吃完豆花,兩人結伴去等公車,在候車亭下,賀閔傑問:「兔子小姐每次來這附近都去哪裡逛呢?」   「我逛的地方不多,都只是固定到一間精品店看看而已。」   「精品店?賣什麼精品?」   「很多,有老唱片、首飾,還有明信片跟其他小物品,雖然店不大,商品也是懷舊風格,但每樣東西都很精緻、很漂亮。」   賀閔傑眼睛一亮:「喔?太好了,我很喜歡懷舊風的東西,妳下次可以帶我去看看嗎?」   「當然可以。」   他一臉喜色,瞳孔閃著期待的光芒,就像明天要去郊遊遠足的小學生。   秦海昀不禁也問:「那貝先生平時會去哪裡逛呢?」   「我跑的地方其實也不多,可是因為我很喜歡拍照,沒有上班的時候,就會拿相機出去,到處走走拍拍,其他時間就是到醫院。」   「醫院?」   「嗯,就是靠近這裡的那間,我母親生病,需要長時間住院,所以我每天都會去看她,當初選擇在這邊上班,就是為了能就近照顧她。」   秦海昀專心聆聽,沒有多久,她看到他的公車已經先來,於是在對方拿出悠遊卡的時候,她把握時機對他說:「貝先生,今天謝謝你。」   「謝我什麼?」他不太明白。   「謝謝你今天請我吃豆花,下次,請務必讓我回請你,好嗎?」   賀閔傑默默看她,然後允諾:「好,只要妳不再對我這麼客氣的話。」   她一凜。   「妳不需要對我那麼有禮,也不需要再對我說那麼多次『請』,妳可以隨心所欲,自在一點。」他頭一偏:「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不是嗎?」   「……」   「雖然這麼講很老套俗氣,不過我想我們會碰到這麼多次,除了有緣分,說不定還有其他原因。」他認真的說:「所以我決定,明天一定要去買張樂透,我有預感,下一個頭獎得主應該就是我了!」   見他一臉嚴肅的說完這段話,原先怔怔然的秦海昀,不禁揚起嘴角,笑了起來。   「兔子小姐,妳要多笑。」賀閔傑凝視她,真摯的說:「妳適合笑,若是開懷大笑的樣子,一定更好看。」   秦海昀感覺到自己的心湖揚起了漣漪。   公車停在賀閔傑面前,他向她揮手道別,然後上車。車子逐漸遠離視線,一直到完全消失,秦海昀才收回心神。   和賀閔傑相處的這一晚,她原本渾沌沉重的思緒,似乎變得清晰輕盈了些,雖然她知道,也許明早醒來,還是會繼續為郭庭低落一陣子,然而心裡空缺的那一塊,卻隱隱有一股力量,正在一點一滴的湧進。   「我知道自己不能和妳認識十一年的朋友相比,我也沒辦法替代她在妳心中的地位,但也許在未來的十一年裡,我們會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秦海昀想起賀閔傑的話,也想起他朝她伸出的那雙手。   發現眼眶裡湧起一抹溼熱,她輕輕閉上眼睛。   只是這一次,不是因為郭庭。

作者資料

晨羽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筆下文字總是讓人讀來流淚,但心頭仍充滿暖意。 居住於馬祖南竿,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 迷戀紅茶、藍色、音樂、電影、說故事。 最大的願望就是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著有《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剪刀石頭布》、《長夜》、《十二夢》、《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姊姊》、《來自天堂的雨》、《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藍空》、《深海》等暢銷愛情小說。 相關著作:《來自何方(上)》《來自何方(上)【明信片珍藏版】》《深海》《藍空》《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噓,木頭人【限量番外書衣版】》《剪刀石頭布》《長夜》《長夜(書衣+筆記本珍藏版)》《十二夢》《十二夢(雙面書衣珍藏版)》《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紙星星_限定通路珍藏版》《姊姊》《來自天堂的雨》《來自天堂的雨:番外—來自天堂的雪》《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eddys/books  FB粉絲團:晨羽小小窩 www.facebook.com/150242531673796

基本資料

作者:晨羽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4-06-27 ISBN:9789869050531 城邦書號:3PL0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