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穿樂吧!1934女孩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穿樂吧!1934女孩

  • 作者:花聆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9-09-26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城邦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3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跨越時空的閨蜜革命情誼,牽扯三代人的流行音樂傳奇, 兩個女孩用熱血與努力,實現夢想,改版自己的人生! ◆大手繪師AKRU操刀封面插畫 ◆歷史課本上沒有的一九四三年,讓你在爆笑出聲的同時,數度熱淚盈眶。 我很幸運能遇到那樣一個人,燦亮如星,為我點亮晦暗不明的前路。 「我生於大正六年,虛歲十九,周歲十七。」 那個穿著紅色大衣,手拿一只油紙傘的少女對我們這麼說。 我是個婚禮歌手,大家都稱讚我歌唱技巧高超,唱誰的歌就像誰,然而初次見面的林揖辰,卻稱呼我為月亮小姐,說我沒有自己的聲音,就像不會自體發光的月亮,只能靠著反射太陽光來發亮。 「妳應該走出自己的路,不需要copy別人的唱腔。」 哼!他懂什麼!他以為我不想走出自己的音樂路嗎? 心煩意亂之下,我來到城隍廟求籤,廟方說我抽中了一支很久沒人抽中過的籤。 當晚回到家裡,竟有位一身復古裝扮的女孩找上門,宣稱這裡是她家,而她來自一九三四年,名叫彭炫妹,也剛從城隍廟求到一支同樣的籤。彭炫妹信誓旦旦說自己是歌星,並已與大公司簽約,即將前往日本錄音,只是幾經調查後,卻發現彭炫妹從未在當時的流行樂壇留下過痕跡,為什麼?是因為她始終滯留在現代未能歸去?還是另有其他原因? 那時的我,完全沒有料想到,這位和林揖辰一樣有著一雙琥珀色眼瞳的女孩,將為我的人生、音樂夢想與愛情,掀起翻天覆地的變化…… 【POPO站上讀者佳評如潮】 「這個故事怎麼這麼好看!!!幸好我媽把我生下來讓我看到這個故事!」 「有許多爆笑時刻,也有傷心憤怒與感人的時刻。」 「做成音樂劇或廣播劇都超讚的,真心希望這個故事能有更多可能。」 「這場穿越是所有人命運的轉機。」 「看到後面真的很催淚,大推到不行!」

內文試閱

  自懂事起,我們一家就住在北門大街上。爸爸在我八歲時去世,前年送走了媽媽,我和老哥仍在這裡相依為命。昔日這帶是竹塹城的北門——拱辰門,北門街直通南寮海港興建前的舊港,隔著北大路和雀爾登飯店相望的長和宮主祀海神媽祖,守護著海上的船隻。      這條街的房屋若是未經改建,大多為紅色磚造的兩層樓建築,搭配鐵皮加蓋的頂樓違建與參差不齊的招牌。街上店家起落快速,但還是有些老店屹立不搖,比如長和宮對面的杏春中藥行,總是飄散著濃厚的中藥味,每次經過,彷彿同時吸進了千年靈芝精華;家裡隔壁的舊正興陶器五金店,昏暗店鋪裡販售的鍋碗瓢盆儘管樣式純樸,卻另有一番趣味。      然而有些以為會永遠存在的老店,像新竹碩果僅存的老電器行明聲電器,原址卻矗立著興建到一半的雙塔式建築,施工的噪音經常蓋過往來車聲,在鄰近的低矮建物中,宛如俯瞰老街的巨人。      我停在「美美冰菓」的老舊手寫招牌前,但這裡不是冰菓店,招牌下方貼了張厚紙板,上頭寫著「古玩舊貨」四個大字,沒錯,古董店才是這間店真正的身分,那名不符實的招牌是老哥不知道從哪裡撿來的。      店門口鐵門緊閉,今天是星期六,北門街上的遊客比平日多,只是老哥開店很隨興,並沒有固定的營業時間。我打開側門進入店內,客廳沒開燈。      「哥,我回來了。」      「叫什麼哥,我是北門街王陽明。」      黎光陽先生癱坐在復古皮製沙發上,頂著一顆猶如懷孕五月的肚子正在看電視,他這副德行真該改叫北門街哆啦A夢才對。液晶電視亮晃晃的光影,和店內老舊的木櫃、手繪電影老海報等古物一點也不搭。      「是,北門街王陽明,今天不開店嗎?」      「晚點啦,我昨晚才去昭和町文物市集收貨,回來都十二點了。」      「有什麼收穫嗎?」      「買了幾件老玩具。」      「有買唱片嗎?」      「挑了張〈跳舞時代〉買,但還是沒找到阿公那張〈塹城一粒星〉。」      「我今天在喜宴上遇到姑姑和馥湄表姊,姑姑成立了雲聲音樂文教基金會,也在找那張唱片。」      「這張唱片真難找,如果我是哆啦A夢就好了。」      「你是啊,看看你那圓滾滾的肚子,跟哆啦A夢挺像的。」      「隨便啦,如果有時光機,我就可以穿越回八十年前,直接帶走一張〈塹城一粒星〉,就不必找得這麼辛苦了。」      「你還可以叫阿公簽名,價值立刻翻倍,再高價賣給姑姑。」      老哥撇撇嘴,「我呸,就算她跪著求我,我也不賣。」      想到姑姑今天在宴席上那席話,我心裡一沉,幽暗的室內讓人分外感到鬱悶,我需要出去透透氣。      「哥,我去城隍廟吃蚵仔煎。」店內的古董時鐘指向下午四點,沒吃午餐的我,是該肚子餓了。      「難得妳駐唱回來沒有睡大覺,怎麼了?」      「BJ4。」      「不解釋就不解釋,說什麼BJ4。幫我外帶一杯冬瓜仙草絲,三捲郭家潤餅。對了,老房東的孫子打電話來,說老房東的喪事處理完了,他這幾天會過來跟我們續簽租約,如果我不在,妳幫忙招呼一下。」      「知道了。」      我走出店面,天色已然轉暗,濃重的烏雲密布,似乎即將降下一場大雨。      穿越中山路的車陣,跨過停滿機車的三角公園,在海瑞貢丸和冬瓜仙草絲的招牌下,我鑽進城隍廟側門。傍晚的廟埕裡,攤商燈火亮起,米粉、炒麵、貢丸湯等各式食物熱氣蒸騰,小販也活力十足地吆喝遊客入內。      走進戲台旁的王記蚵仔煎點了肉圓、蚵仔煎和四神湯,店員快手快腳送上食物,我舉起筷子剪開肉圓,挑出黃褐色的栗子夾入口中,同時想起迷彩男那雙熱切注視著我的琥珀色瞳仁。      「妳應該走出自己的路,不需要copy別人的唱腔。」      迷彩男你懂什麼!      你以為我不想走音樂路啊?我從小就夢想大學讀聲樂系,畢業後進入台北市室內合唱團,出版個人專輯,並且在小巨蛋開演唱會,嫁給有才華的音樂製作人或詞曲創作家。      氣呼呼的我,胡亂吃完桌上的食物,繞過鐵欄杆走進廟裡,停佇在城隍爺神像前,望著頭頂蜘蛛網般的八角藻井出神。一位歐巴桑跪在旁邊的紅色跪墊上喃喃自語,而後擲出一雙筊杯。      啊!我怎麼沒想到可以像這位歐巴桑一樣,請神明為我開示!      住在北門街這麼多年,每次進城隍廟,都是為了肉圓和蚵仔煎,從沒在廟裡求過籤,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做,耐心觀摩過其他人的做法後,才依樣畫葫蘆起來。      「信女黎憶星,民國七十九年九月二十日生,家住北門街十五之一號,想知道我有沒有可能在小巨蛋開演唱會,在此請城隍老爺爺賜一籤。」      我擲出筊杯,兩個筊杯都是正面,方才那位求籤的歐巴桑大聲指點我:「這是笑筊!妳問題問得不好,城隍爺還在考慮,沒辦法回答啦!」      於是我換了個方式問:「城隍爺,請問我有機會出唱片嗎?」      這次兩個筊杯都是反的,歐巴桑又為我解釋:「哭筊!城隍爺不答應妳問這個問題啦!」      我不甘心,繼續問:「城隍老爺爺,我不問自己的事情了。能不能告訴我,我和哥哥有可能比姑姑先一步找到阿公的〈塹城一粒星〉唱片嗎?」      筊杯拋出,在地面敲擊出清脆的聲音,筊杯一正一反,城隍爺總算答應回答問題了,我也終於能去求籤了!      我搖晃籤筒,抽出一支籤,虔誠地擺在供桌上,擲筊詢問城隍爺是否是這支籤,意外的是,我很快便擲出了三個聖筊。      依照木籤上的編號拿取到籤詩,粉紅色的字條標註著此為第一百籤。      星火相交在門前,   此事必定兩相連。   樂音繞梁萬人讚,   旭日東昇事能全。      「這支籤的意思,就是字面上寫的。」負責解籤的老先生推了推老花眼鏡,「這支籤已經很久沒有人抽到過了。」      這講了等於沒講嘛!我嘆了口氣。不過從字面上看來,應該是支好籤吧?      走出城隍廟,外頭已下起大雨,雨勢滂沱。      我才剛打傘走入雨中,就覺得好像有哪裡怪怪的,廟前那片三角公園一向停滿機車,怎麼忽然變成兩層樓的紅磚店鋪了?定睛一看,那棟建築長得好像北門街的老屋,還能隱隱看見手寫的招牌看板,新新齒科?金光堂時計?這裡竟憑空出現了幾幢房子?      我揉揉眼睛,那幾幢房子依然存在,還有一位穿著紅衣的女子站在店鋪騎樓下,女子快步走出騎樓,不小心摔了一跤……      「嗶——」      一輛機車鳴起喇叭從我面前急馳而過,我趕緊後退,再次望過去,那幾幢房子消失了,也不見什麼紅衣女子,只有依舊停滿機車的三角公園。      我帶著滿腹疑惑走回家裡。      「回來啦!我的冬瓜仙草絲和潤餅呢?」北門街王陽明仍然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啊,對不起,我忘了。」      「什麼!」北門街哆啦A夢是個嫉「餓」如仇的「吃漢」,他從沙發上抄起抱枕,作勢要扔向我。      「砰砰砰!」      此時有人急促地拍打著古董店今天始終未曾拉起的鐵門。      「誰啊?」老哥打開側門,一個身形纖細的女子踩著高跟鞋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她身上的紅色大衣質感極好,戴著黑色手套,拎著復古的織紋口金包,頭上那頂超大的黑色寬邊帽綴著一朵亮晶晶的紅花,鵝蛋臉塗得粉白,唇彩鮮紅,帽簷下幾綹烏黑的頭髮梳成漩渦狀的油亮小捲,眼睛是略長的內雙眼皮,琥珀色的眼珠流露出強烈的自信,手上還拿著一把褐色油紙傘。      古董店牆上貼有一張一九三○年代影星周璇的電影海報,霎時間,我還以為周璇從海報中走出來了。      「歡迎光臨!」老哥趕緊九十度鞠躬。這個女子看起來相當喜愛復古裝扮,肯定也是位出手闊綽的古董玩家。      女子推開老哥,劈頭就來一句台語,「這是阮厝,你是安怎佇遮?」      「蛤?這……這本來就是我家啊!」老哥被對方宛如上海影星的裝扮,與一口流利台語的反差給震懾住了。      我想起方才似乎見過這個女子,便插話:「請問妳剛剛是不是在三角公園前跌倒?沒事吧?」      她轉頭怒瞪我,仍舊操著台語:「你是安怎講北京話?」      我結結巴巴,混雜台語和國語解釋:「我、我台語講得……毋好啦。阮阿祖是苗栗頭屋的客家人,阿公、爸爸都會講台語,但我們客家話、台語都袂輾轉啦!」      她白了我們一眼,一字一頓地說:「你們為何在我家?」      「早說嘛,原來妳會講國語。」我笑著回話。      紅衣女哼了一聲,「什麼國語,這是北京話,妳懂不懂?」      老哥總算反應過來:「我管妳說北京話還國語,總之這怎麼會是妳家?我們住在這裡很久了!」      「此處應是咱家的繼德茶行,為什麼變成美美冰菓?」女孩不甘示弱,指著店裡的古董時鐘,「這是我和多桑,一起去金光堂時計買的!」      「多桑」是日語裡的父親,沒想到現在還有年輕女生這樣稱呼自己的爸爸,不過,金光堂時計不就是我剛才在大雨中瞥見,又瞬間消失的其中一間店鋪嗎?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女孩橫眉豎目的模樣,我連忙跟老哥說:「快去拿租約給她看。」      「舊的租約上星期就寄回去給老房東的孫子啦!對方說會再帶新租約過來。」老哥無奈答道。      「那怎麼辦?要怎麼向她證明這是我們家?」      「我們為什麼要向她證明這件事?是這個女人有問題,趕快打一一○報警!」      老哥不客氣地揪著紅衣女的衣領,硬是把她拉出家門,她氣得舉起油紙傘狂打老哥的頭,一番爭執引得隔壁舊正興的劉老闆走出來問:「發生什麼事了?」      我趕緊向劉老闆道歉,「不好意思吵到您了,這個女孩子衝進我們家,說這裡是她家的繼德茶行。」      劉老闆歪頭思考,「我阿爸說過,在我出生前,這裡確實是繼德茶行,生意很好,你們家現在那些放古董的木櫃,就是以前拿來放茶葉罐和茶具的。」      紅衣女孩臉色丕變,抓住劉老闆的手臂:「劉……劉義清頭家?繼德茶行為何沒營業了?」      劉老闆一愣,「劉義清?妳怎麼知道我阿公的名字?我阿公說過,戰後沒多久,茶行的彭家就搬走了,他們把房子賣給帳房的兒子,然後就不知去向了。」      「怎麼就搬走了?」紅衣女孩急得臉色脹紅,「阮多桑和卡桑咧?阿土共阮厝買落來,伊去佗位咧?」      我拉拉紅衣女孩的衣袖,「劉老闆是這家店的第四代,他講的不會錯。妳住哪裡?我幫妳叫台灣大車隊送妳回家。」      「我不要!我不要!」紅衣女孩一邊大叫,一邊胡亂揮舞手裡的油紙傘。      劉老闆嚇得後退一大步,幾個路過的行人也朝這裡看了過來,還有人掏出手機準備錄影,我和老哥趕緊一人一邊把紅衣女孩架回屋內。      「妳再吵鬧,我們就要叫警察了。」老哥很嚴肅。      紅衣女孩總算肯放下油紙傘,在客廳裡乖乖坐下,「不要叫警察,我怕警察大人,他們會把人關二十九天。」      老哥滿臉問號,「怎麼會有人說『警察大人』?關二十九天又是刑法哪一條?」      「妳……」我本來想問她家到底在哪裡,但我怕紅衣女孩又老調重提,指控我們侵占她家,於是改口:「妳叫什麼名字?」      「彭氏炫妹。」      「妳的名字為什麼有四個字?複姓嗎?」      「不是,警察大人規定女子在姓之下要加一個『氏』字,註記在戶口調查本裡,別說妳連這個都不知道。」      我忍住笑,不與她辯駁,「好好好,彭氏炫妹,妳的綽號應該是A-Mei吧?」      「阿咩?」這位紅衣彭小姐疑惑不解,「綽號又是什麼?」      見她問得天真,我忍不住仔細打量她,這才發現她似乎年紀很輕,皮膚緊緻光滑,臉上的白粉均勻服貼,只是這可不是時下年輕女孩流行的妝容,她應該是用了阿嬤的粉餅,以及從阿嬤的衣櫥裡挖來這一身裝束吧。      「綽號就是另一個名字。」我努力憋著不笑出來。      「那我的綽號就是『夢美』,作夢的夢,美麗的美。」      老哥噗哧一聲,彭炫妹瞪了他一眼,「是雷せんせい幫我取的名字。」      せんせい,即日語中的「老師」,漢字寫作「先生」,這種基礎程度的日文單字我還聽得懂。      不過,雷老師是誰?不管了,這女生大概是沉浸在自己編造出來的故事裡吧。      「那我也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黎憶星。」我笑著對她說。      「一粒星?」      「黎、憶、星。」我放慢語速重念了一次自己的名字,而後指了指老哥,「那個肥宅是我哥黎光陽,他二十八歲,我二十五歲,妳今年幾歲?」      「我生於大正六年,虛歲十九,周歲十七。」      大正六年?      「就是丁巳年,妳不知道嗎?」彭炫妹翻了個白眼。      歷史系畢業的老哥冷嗤道:「大正六年?妳是指民國六年?西元一九一七年?」      「什麼民國?」彭炫妹不以為然,「大正天皇的名號你們不知道嗎?就是昭和天皇的父親啊,他死了之後就換昭和天皇繼位。今天是昭和九年十一月十六日,西曆一九三四年!」      我們兄妹面面相覷,老哥的雙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他沒說話,但我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黎憶星,我們遇到瘋女人了。      「妳看看上面寫什麼?二○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星期天。」我拿起今天的報紙為她說明,「還有這裡,中華民國一○四年,如果妳要用日本天皇年號來算,現在應該是……」      這超出我的知識範圍了,於是我用目光向老哥求助,他不耐煩地解釋:「現在的日本天皇是明仁天皇,年號平成,他是大正天皇的孫子,昭和天皇的兒子。」      彭炫妹眼睛睜大,一把搶過我手中的報紙:「新聞紙為何是彩色的?」      老哥受不了了,拍桌大吼:「報紙當然是彩色的,妳是隱居在山裡面嗎?還是發瘋了?我不管,我要把妳送到警察局!」      「我沒瘋!我是新竹高等女學校畢業的高材生,怎麼會發瘋?你才『阿搭馬礦固力』!」      「阿搭馬礦固力?什麼意思?」我聽不懂彭炫妹的話。      「腦袋灌水泥的意思!」老哥回答完我的疑問後,怒氣沖沖地衝著彭炫妹罵,「妳說的是妳自己吧?不要鬧了,還不趕快給我滾!我還要開店做生意!」      說完,老哥扯著她的衣袖就要拉她出去,彭炫妹大吼:「這件大衣是卡桑特別訂做給我的,你別扯壞了!」      老哥不理她,兀自打開鐵捲門開關,鐵捲門緩緩升起,雨已經停了。

作者資料

花聆

外表冷靜,內心熱血的二十世紀老少女,招牌動作是推眼鏡,喜歡有水、有植物的地方,在寫作/玩花/神祕學的斜槓人生中,努力玩樂並保持平衡。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yunduanlin FB:花聆的故事之花 https://www.facebook.com/94flowerling IG:flowerling_yunduan 相關著作:《只想悄悄對你說》

基本資料

作者:花聆 繪者:AKRU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9-09-26 ISBN:9789869807104 城邦書號:3PL11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