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 > > >
箱型車裡的梭羅: 一個大學生從負債百萬到找回自由的生活實驗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本書適用活動
2020開運收納展,3本75折

內容簡介

◆2 in Books > Travel > Travel Writing ◆3 in Kindle Store > Kindle eBooks > Nonfiction > Travel > United States > Regions ◆4 in Books > Travel > United States 一個平凡的大學生,卻被債務壓得喘不過氣, 不甘為金錢失去自由,他勇敢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 到阿拉斯加挑戰冰雪攀峰、搭便車橫越北美大陸、 念研究所期間,他躲在校園一角,窩居在一輛車上達兩年。 這是他選擇的人生:一個現代湖濱散記的真實故事。 伊格納斯就讀水牛城大學文學院,一年得要7千美元的學費,即使在大賣場當鐘點工,畢業時還是欠了3萬2千美元(約合台幣96萬)的學貸。求職四處碰壁,前景黯淡無光。唯一的工作機會在阿拉斯加,便決心隻身前往打工。 在阿拉斯加,他有工就打,陸續擔任導遊、清潔員、夜間廚師,結交來自各地形形色色的怪咖。在極地生活,他開始嚮往並效法《湖濱散記》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的自然生活哲學,在兩年半儉樸但踏實的生活中還清學貸,接著一路搭便車回到美國紐約。整個歷程,刺激了他更具深度的人生思考,讓他對生命、金錢、自然的態度,全然改觀。 無債一身輕的他進入杜克大學攻讀碩士,並決意無負債讀完2年研究所,他用僅存的積蓄購入一輛二手廂型車,住在廂型車裡,悄悄停在校園停車場。在有限空間裡自己煮食、讀書、到圖書館上網、到學校健身房洗澡……畢業那天,他代表畢業生致辭,分享了他在兼顧現實和夢想的道路上,最真情的告白。 CBS專訪影音:http://www.youtube.com/watch?v=VfFKoyGFWeE 代表碩士畢業生致辭:http://www.youtube.com/watch?v=eECKh6NWO3E 個人影音網站:http://www.youtube.com/watch?v=ZZPdTlbW59E&index=4&list=UUTRsfZAVOD8bNEpR4dJYXMw 【本書特色】 1. 為22K世代及「打工度假族」代言 七年級後半、八年級生的世代,背負沉重學貸、又面臨22K低工資的困境,人生目標不清;茫然之際,打工度假成為熱門選擇。作者體驗到的成長與轉變,為這群年輕人開啟了又廣又遠的視野。也能啟發讀者自問:未來人生中,最想做、做重要的是什麼? 2.激勵每個人思考自已的價值選擇與人生道路 作者在畢業後兩年半,不順從主流價值安分當個上班族,卻進行一連串打工、流浪、甚至住在車上兩年的生活實驗,足以啟發生活停滯、想要改變的現代人更多思考。 3. 簡單生活 × 怪咖行徑,具話題性 想回歸自然,學習簡單生活的理念一直有人奉行,有誰像作者去北極打工、蝸居廂型車實踐得那麼徹底?有點誇張卻又言之成理的生活備受矚目。 http://atsimple.blogspot.tw/2013/09/ken-ilgunas.html;大陸網民則稱之為「車窩(蝸居)研究生」。 亞馬遜星讀者級評等:4.5顆★(共327位讀者) 1.這本書必讀!這本書與現代文化連結,反應現代人的情感。文筆嫻熟、文辭豐富、極富樂趣!內容充實,我喜歡! 2.太棒了!了不起,他以超齡的清晰頭腦,帶我們一起度過現代畢業生的困境。他毫不保留的揭露這獨特的非主流生活方式,引人入勝。深深祝福他未來的生活,無論幹哪一行。 3.題目很沈重,書寫卻感性。別搞錯了,這本書不是教你節儉又無聊的過日子,是要喚醒你靈魂深處的狂野。 「令人徹底喜歡的作品!」 ——華爾街日報 「他描述自然現象如此精巧,會讓人迫不及待想逃離辦公桌,一把抓起登山杖,奔向山丘。」 ——華盛頓郵報 「充滿了豐富多彩的奇聞和機智,本書不但鞭策了慢性負債者,也寫出了一個令人無法抗拒、引人入勝的真實生活冒險故事。」 ——書目雜誌 「本書應列為每一個學生的必讀書,競選人和政府官員更該讀。」 ——BizPac Review

目錄

前言 2009年春季學期末 杜克大學 負債:0 第一部 負債者 頂著沒用的人文學位,努力償還32,000美元就學貸款 1 購物車小弟 2005年4月.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負債:$27,000且持續增加中 2 菜鳥 2005年5月.阿拉斯加州科福鎮.負債:$27,500且持續增加中 3 應徵者 2005年8月~2006年5月.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負債:$32,000 4 導遊生活 2006年夏天.阿拉斯加州科福鎮.負債:$32,000 5 垃圾工 2006年秋天.阿拉斯加州育空河營地.負債:$24,000 6 晚班廚工 2006至2007年間的冬天.阿拉斯加州科福鎮.負債:$21,000 7 維修工 2007年春天.阿拉斯加州科福鎮.負債:$16,000 第二部 流浪漢 努力過一個不受債務羈絆的自由生活 8 便車客 2007年5~6月.北美.負債:$16,000 9 船夫 2007年7~8月.加拿大安大略省.負債:$16,000 10 災後志工團 2007年10月~2008年3月.密西西比州灣港市.負債:$16,000 11 兒子 2008年春天.紐約州尼加拉瀑布市.負債:$11,000 12 巡山員 2008年夏天.阿拉斯加州北極之門國家公園及保護區.負債:$11,000 13 包裹處理員 2008年秋天.科羅拉多州丹佛市.負債:$3,500 第三部 研究生 杜克大學校園角落的祕密生活 車居實驗第1天 14 買車 2009年1月.杜克大學.存款:$3,517 車居實驗第2天 15 打造車窩 存款:$1,617 車居實驗第7天 16 水土不服 存款:$981 車居實驗第35天 17 適應 存款:$830 車居實驗第50天 18 第一位訪客 存款:$1,160 車居實驗第115天 19 孤獨者 存款:$1,771 第4部 車民 箱型車裡的梭羅 20 打工巡山員 2009年夏天.阿拉斯加州諾阿塔克河.存款:$10,000且持續增加中 21 華登湖朝聖 2009年秋季學期.杜克大學.存款:$13,000 1年半後 22 畢業生 2011年.杜克大學.存款:$1,156

序跋

繁體版 作者序
  知道自己的書要在台灣翻譯上市,我其實有點意外,後來才知道,這本書還會在中國大陸和南韓出版。我本來以為,如果有人要翻譯我的書,應該會先翻譯成法文、德文或西班牙文,畢竟我住在美國、我的故事場景也發生在美國,這幾種外語在美國最常用。我當然很榮幸跟亞洲國家分享自己的書,不過這也不禁讓我有點疑惑,為什麼遠在世界另一端的這些國家,會有興趣看一個美國年輕人償還學貸、住在車子裡的故事。   不過我越想就越明白,自己的故事對台灣來說應該還是有些意義的。畢竟台灣和美國有很多地方很像,兩個國家都是「超級」資本主義的。我們美國一心就想著錢、進步、產業、開發,我們大多數人固然都從這些趨勢中得到了一些東西,但同時也失去了非常多。比如說我們的農田和大自然空間就比以前少了、污染和工業擴張比以前更嚴重。我們的人生也少了許多冒險,年輕的時光都被封鎖在學校裡,等到好不容易從學校放出來,又得背負沉重的學貸。求學和就業的責任,把我們逼成了機械和機器人,讓我們不再像真正的人(dehumanize)。經濟發展的商機或許變多了,代價卻是我們的自由變少了。   二十二歲時,我發現國家綁住了我,我得償還一大筆學生貸款,讓我必須花上好幾年的時間,在自己不喜歡的地方工作,過著這個社會要我過的生活。不過一位出身麻州的十九世紀哲學家啟發了我,他就是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梭羅在一八五四年寫下他的名著《湖濱散記》(Walden),講述他在樹林中的小木屋住了兩年的冒險生活。梭羅找到了他掙脫美國羈絆的方法,我也決定要找到我自己的方法。   《箱型車裡的梭羅》不只是講怎麼把債還清的故事,而是講一個「人」怎麼獲得真正的自由。我希望這個故事不只對美國或台灣有意義,更能啟發所有想要活得精彩、活得大膽,還有最重要的,活得自由的人。 肯恩.伊格納斯 二〇一四年八月

內文試閱

6 晚班廚工
2006至2007年間的冬天/阿拉斯加州科福鎮/負債:21,000美元   回到科福那天碰巧是冬至(十二月二十一日),一年當中最黑暗的一天。我獨自坐在房間裡,面前放著一大疊書,卻無心閱讀,一顆心說什麼都靜不下來。我躺在床上,感覺皮膚上有什麼東西在爬動,肌肉刺痛,全身彷彿被人灑了發癢的粉紅色粉末。我想移動,不斷地移動,卻被困在科福,困在這個房間裡,跟一群可憐蟲一起被困在這裡。我望向窗外,大地全遭冰封,眼前一片黑暗。這種黑暗無形中增加了生活的「重量」,有些愛斯基摩人因此陷入極度憂鬱當中,出現不可思議的行為,像是脫光衣物跑到屋外,或是撿拾狗的排泄物來吃。我雖然不至於發瘋到這種程度,卻也只能呆呆地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看,連續好幾個小時,聽著寒風打在鋁製牆板上發出的怒吼,偶爾聽到從其他房間傳來撞牆的聲響、發瘋似地大笑和擊掌的聲音。   從某個角度來看,我們這些來科福工作的人,跟一個世紀前到科福來的人,並沒有什麼不同。我們跟當年的淘金客一樣,有的來尋找新的開始,有的來尋找財富,有的來尋找榮耀,有的來冒險,有的想逃離工業化世界,大家都想拋開麻煩,來這裡重新開始,但往往我們也像當年的淘金客一樣,把一心想拋開的東西全部帶到了這裡。周遭的這一群人,有人真心的想來這裡自我改造一番,卻隨身攜帶了多年來持續折磨他們的毒品、酒精與冷漠。當年來到科福的淘金客,帶著誠摯的夢想與崇高的理想來到這裡,卻因為這裡的生活太過艱辛而抽腿(got cold feet),臨陣脫逃,難怪科福又名「冷腳」(Coldfoot)。   我告訴自己,我跟他們不一樣,我跟這些毒品和酒精成癮者完全不同,但從某個角度來看,我並無不同,我跟他們一樣軟弱。雖然離家數千英里,但備受羈絆的感覺卻與在家時沒兩樣。我在這裡,過的是被屋簷遮蔽、按表操課的生活,跟在紐約州家中的生活並無二致。沒有太陽為我們開啟新的一天,二十四小時一成不變的循環,煎漢堡、拖地、睡覺,每天都一樣。我彷彿生活在一個醒不過來的夢境裡,迷失在一個林蔭遮天、看不見太陽的森林裡,不斷地繞圈圈。我千里迢迢走了六千多公里來到這裡,卻隨身攜帶了一心想拋開的舊的生活形態:重複、規律、辦公室隔間。我雖然已經離開都市,卻甩不掉都市生活的一切。   我的生活是如此的單調乏味,沒有目標、沒有方向,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替石油公司請的卡車司機服務?為了還債?為了天天有工作做?而且因為自己的工作不像別人的工作那麼蹩腳而暗自高興?多麼希望擁有一個工作的目標,一個值得用心爭取的標的,多麼希望能結束這種糊里糊塗過日子的生活,讓生活過得有意義。   現在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家德寶的老同事們臉上的表情是那麼疲憊乏味、眼睛是那麼空洞無神。我現在的生活就跟他們一樣,規律沒有變化,毫無冒險的可能性。我一週花四十個小時在工作上,卻學不到一點新的知識,工作內容一成不變,一點創意也沒有。做為一個煎漢堡的廚工,我是一個專家,一根螺絲釘,一隻昆蟲,但身為一個人,我卻完完全全不如住在懷斯曼的傑克。   我的日記本大半是空白的,有寫的話也都是在發牢騷,已經不記得最後一次情緒高昂是多久以前的事,每天都過著一樣的日子,能有什麼感覺?什麼感覺也沒有。最後一次哭、笑、暴怒,好像都是很遙遠的記憶,我幾乎不記得這些情緒是什麼感覺。請讓我生氣,請讓我哭,就是不要讓我生活在這種沒有感覺的空白裡,它快把我吞噬了。 ***   如原先所想的,廚房的工作就是廚房的工作,單調又乏味。不過,如果有罕見的冬季團來到科福,我便有機會帶團去做一趟「極光之旅」,開著箱型車載遊客到懷斯曼的傑克家,在那裡欣賞北極光。   我的第一次極光之旅是在一月初,我全副武裝,把所有保暖衣物穿戴在身上:連帽雪衣、伐木工人帽(一個離職同事以二十美元賣給我的)、發熱內衣褲(我媽寄來的),當然還少不了手套、羊毛襪和雪靴,這雙雪靴是一雙極地遠征用的大型白色長統靴,有人丟在育空河營地被賈西發現。   位於北極圈以北六十英里處的科福,是地球上極適合觀看北極光的地點。我們的營地就座落在北極光卵之下,這是太陽風撞擊並激發大氣中原子和分子的橢圓形區域,呈現出美麗的光影變化,雖然看似發生在北方,其實是在正上方。遊客當中,有許多來自日本,他們專程在冬季來科福看北極光。   我開了十二英里將遊客載到懷斯曼,那裡的戶外完全沒有光害,天空美景可以一覽無遺。有時候,北極光僅僅維持幾分鐘便結束,因此,我們會讓遊客在傑克的小屋裡等待,在裡頭取暖、喝熱可可,由我在外頭守候。北極光一出現,我便立刻衝進屋內,對著裡頭大喊,要他們趕快出來看。   我把自己裹得緊緊的,在華氏零下四十度(也相當於攝氏零下四十度)的低溫下還算舒適。我會躺在雪地上,仰望天空,等待北極光現身。   天空布滿星星,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天空,在尼加拉瀑布市郊住了二十三年,我只能在充滿光害的朦朧天空中勉強辨識幾顆閃亮的東西。在這裡,北極的天空清澈澄淨,滿天星斗閃閃發光,照亮了懷斯曼一個個覆滿冰雪的小木屋,像極了一朵朵發亮的香菇。   望著滿天星斗,我突然有一種發怒的衝動,像是在無意間發現一筆父親遺留的遺產被人偷走,假如我沒有來阿拉斯加,我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真實的天空長什麼樣子。我不禁想,我在人生過了四分之一才在這裡看到真正的天空,那麼,還有哪些動人的感觸與壯麗的美景被文明的烏雲所遮蔽,讓我無法目睹?   我們只會想念曾經擁有的一切,只有當知道自已的東西被偷走,才會感覺生氣。我們不會想念一大群黑壓壓飛越頭頂上方的鴿子,牠們只是過客,也不會真的想念在草地上吃草的一群野牛,因為牠們跟我們毫無關聯,也很少人會想到有綠色眼珠閃閃發亮的黑森林。很快的,冰河將與潔淨的天空和清澈的河水一起消失,它們曾經帶給我們的感動也將消失於無形,這將會是人類史上最大宗的掠奪行動,我們的遺產就這樣平白被偷走。如果我們根本不知道曾經擁有或現在擁有的東西被偷走,我們怎麼可能會在乎,又如何能展開反擊? ***   如原先所想的,廚房的工作就是廚房的工作,單調又乏味。不過,如果有罕見的冬季團來到科福,我便有機會帶團去做一趟「極光之旅」,開著箱型車載遊客到懷斯曼的傑克家,在那裡欣賞北極光。   我的第一次極光之旅是在一月初,我全副武裝,把所有保暖衣物穿戴在身上:連帽雪衣、伐木工人帽(一個離職同事以二十美元賣給我的)、發熱內衣褲(我媽寄來的),當然還少不了手套、羊毛襪和雪靴,這雙雪靴是一雙極地遠征用的大型白色長統靴,有人丟在育空河營地被賈西發現。   位於北極圈以北近百公里處的科福,是地球上極適合觀看北極光的地點。我們的營地就座落在北極光卵之下,這是太陽風撞擊並激發大氣中原子和分子的橢圓形區域,呈現出美麗的光影變化,雖然看似發生在北方,其實是在正上方。遊客當中,有許多日本人,專程在冬季來科福看北極光。   我開了二十公里將遊客載到懷斯曼,那裡完全沒有光害,天空美景可以一覽無遺。有時候,北極光僅僅維持幾分鐘便結束,因此,我們會讓遊客在傑克的小屋裡等待,在裡頭取暖、喝熱可可,由我在外頭守候。北極光一出現,我便立刻衝進屋內,對著裡頭大喊,要他們趕快出來看。   我把自己裹得緊緊的,在華氏零下四十度(也相當於攝氏零下四十度)的低溫下還算舒適。我會躺在雪地上,仰望天空,等待北極光現身。   天空布滿星星,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天空,在尼加拉瀑布市郊住了二十三年,我只能在充滿光害的朦朧天空中勉強辨識幾顆閃亮的東西。在這裡,北極的天空清澈澄淨,滿天星斗閃閃發光,照亮了懷斯曼一個個覆滿冰雪的小木屋,像極了一朵朵發亮的香菇。   望著滿天星斗,我突然有一種發怒的衝動,像是在無意間發現一筆父親遺留的遺產被人偷走,假如我沒有來阿拉斯加,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真實的天空長什麼樣子。我不禁想,我在人生過了四分之一才在這裡看到真正的天空,那麼,還有哪些動人的感觸與壯麗的美景被文明的烏雲所遮蔽,讓我無法目睹?   我們只會想念曾經擁有的一切,只有在知道自已的東西被偷走時,才會感覺生氣。我們不會想念一大群黑壓壓飛越頭頂上方的鴿子,牠們只是過客,也不會真的想念在草地上吃草的一群野牛,因為牠們跟我們毫無關聯,也很少人會想到有綠色眼珠閃閃發亮的黑森林。很快的,冰河將與潔淨的天空和清澈的河水一起消失,它們曾經帶給我們的感動也將消失於無形,這將會是人類史上最大宗的掠奪行動,我們的遺產就這樣平白被偷走。如果我們根本不知道曾經擁有或現在擁有的東西被偷走,我們怎麼可能會在乎,又如何能展開反擊? ***   一道淺綠色的帶狀光紋出現了,在天空中逐漸開展,像一隻閃著螢光的毛毛蟲,緩緩地朝東方的地平線啃食過去。接著,好幾道光紋陸續出現,一條條平行延伸,整個天空彷彿頂著一個遮禿的髮型。這些淡色的光紋開始跳動,一個又一個光球,沿著綠色光紋往下跳躍,像一隻又一隻的兔子被大蟒蛇吞進肚子裡。突然,光紋像花朵般綻放出各種顏色,整個天空充滿色彩,紅的、粉紅的、紫的、藍的,一條條光紋交錯,互相扭打撲擊。北極光的跳動沒有條理、沒有秩序、沒有邏輯,只是狂野迅速地跳躍,形狀隨時改變,帶狀、弧狀、簾幕狀的光焰在天空中來回跳躍、震盪、發光,像羅夏克墨漬測驗(Rorschach Test)中的墨漬圖,你說它像什麼它就是什麼:笨重的大灰熊、女人的臀部、公路上的爬坡道。北極光是天空眾神的巫師,狂喜地扭動著身體,從大營火中變身而出。北極光也是沙漠中的風暴,數百萬、數千萬顆光粒子掃過沙丘,移動的形態非人腦所能理解,也非電腦所能複製。北極光是外來的,超脫於塵世之外,卻不令人驚駭,它像是從天而降的鎮定劑,來自天上的鴉片,帶給你平靜。在一陣驚呼之後,我們所有的人,我、傑克、遊客,每個人都安靜地抬頭仰望天空。   我正在見證一個古老的儀式,重新認識曾經有十億雙眼睛見證過的景象,沉浸在有幸目睹此一偉大人類經驗的喜悅當中。錢財、名望、物質享受、一棟有兩個半衛浴設備的房子,這些都不是指引我們方向的宇宙光,我們怎麼能將生命浪費在這些事物上?殊不知天上地下的萬事萬物都無法恆久存在,木頭會腐朽、星球會死亡。雕像、圖畫、史詩、我們買來的東西、努力想得到的房子、偉大的城市和不朽的紀念碑,這些東西都會隨著時間的消逝而不復存在。曾經叱吒風雲的偉大國王與女皇,他們的名字都會如秋天的枯葉,逐漸被人遺忘。仔細看,認真地看,當我們望著造物主的子宮時,我們將不再把生命浪費在無意義的物質追求上。當你望著北極光時,你唯一的合理選擇,是將餘生用來追求崇高的理想。   屢試不爽,每當我盯著滿天星斗和北極光看時,總能看見我的問題所在。過去,我總是告訴自己,我被外在的力量所控制,父母、學校和工作。我一心一意認定,我的一切問題都是債務造成的,與我個人無關(好像簽約借錢的人不是我似的)。我討厭我的工作,雖然我所服務的公司是一家好公司,我告訴自己,都是因為債務的緣故,所以我不能去旅行、不能繼續讀書,也不能離開房間。   事實上,我的內心有一部分是希望負債的,甚至希望維持負債的狀態,這樣我才能持續過現在的生活,不定期花錢到厄瓜多或其他地方做為期三個星期的旅遊,花光辛苦賺來的錢去探險、去玩樂,這樣我才不需要時時惦記著我的真正目標:脫離龐大的美國債務人監獄,用辛苦賺來的錢,一刀一斧在囚室的牆壁上鑿出一個洞逃出來。   我的內心有一部分希望能維持屈從的角色,雙手被皮帶綁住,在莎莉美無情的鞭打下,頑強地瑟縮在角落裡。感覺自已受人控制,生活會變得容易些。當我們告訴自己,我被別人控制著,便可以釋放自己的責任,一股腦兒推給那個控制我們的人或事。這樣做,我們便不必對自己的不快樂負責,也不用肩負個人主權的重擔。就這樣安於現狀,不需要做什麼,一切也都不會改變。   長久以來,我把自己的困境看得過於輕鬆,這樣的態度,跟來這裡的遊客和家德寶的老同事有什麼兩樣?我把一切怪罪於我的義務,而不是我自己。如果我想成為一個自由的人,要做的,就不只是清償債務而已。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肯.伊格納斯(Ken Ilgunas)

生於加拿大安大略省,成長於美國紐約州尼加拉瀑布市。大學在家具店大賣場打工,畢業後當過阿拉斯加極地導遊、北極之門國家公園巡管員,還從阿拉斯加搭便車跨越北美1萬哩回到紐約,花2個月體驗古加拿大船夫的原始生活。在攻讀杜克大學人文研究所時,因為租不起房子,偷偷將自己的福特廂型車開進校園一角,在裡頭吃住,克難生活了2年,在沒有負債的情況下取得碩士學位,並將他的經歷出版成書。 部落格: http://www.kenilgunas.com/ FB: https://www.facebook.com/#!/ken.ilgunas

基本資料

作者:肯.伊格納斯(Ken Ilgunas) 譯者:陳俐雯 出版社:商業周刊 書系:生命樹 出版日期:2014-09-04 ISBN:9789866032691 城邦書號:5BWB009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