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CIA測謊專家教你看穿他的謊言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他在騙你嗎? 根據最近的統計數據,答案是非常有可能的進行式。根據德保羅大學提姆‧柯爾教授所做的研究,大多數人(92%)承認他們曾經向情人撒謊過,或者他們至少可以在腦海中想起一次沒有對情人老實說的情況! 去問問那些失意的單身女性,在異性身上她最想找到的是什麼,她可能會怒氣沖沖地說出兩個字:「誠實」。現代女性被情人撒點小謊、矇騙、甚至背叛的次數遠比她們願意承認的還要多,因為她們老是處於被動防範,卻不常主動出擊。而且,千萬不要因為他的表情看起來誠懇就完全信任他;也不要被身穿名牌設計師服裝的大野狼愚弄。學習CIA是如何偵訊嫌犯,了解你的約會對象是否說出真心話。 當然,不是所有的謊言都可以相提並論。問問他一年賺多少錢,他可能會信心滿滿地告訴你:「美金六位數!」不過,年薪十萬美金從技術上而言是六位數沒錯(而且一點也不寒酸),但是距離二十五萬美金的年薪恐怕就很遙遠!在他所說的「六位數」年薪之路上距離更遙不可及的!!那麼,他只是在說謊嗎?更重要的是,有多少他對你的半真半假、略過不提、閃爍其詞是你願意寬容的呢?如果你的答案和多數人一樣是「很多」,柯爾還補充:「很多人承認當他們不是公然對情人說謊的時候,會隱瞞訊息或者完全不談某些話題。」 我要改變這一切。 有太多時候,女性都是抱著一股憧憬去和男人交往,期待著英俊的王子騎著白馬,飛快地把她送到童話樂園,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即使戀情退燒之後,赫然發現坐在面前的已經是結褵二十年的老公,還是想把他當作穿著閃亮盔甲的騎士。給你一個提示:男人們都知道這一點!老實說,他們靠的就是這一招。大多數的男人都知道─更精確地說,應該是大多數騙人的男人─你會忙著注意他的鞋子是否光鮮閃亮、荷包滿滿、山羊鬍子是不是修剪得整整齊齊,還有手上花俏的班級紀念戒指;你根本不會去注意他的眼神早已失去興趣,他的答案死板又制式,他的聲音甚至毫不掩飾內心的虛假。 不過,別誤會,這個世界上還是有非常多的好男人。而且就在學習揪出壞男人的過程中,將注意到好男人的誠實、體貼、真摯以及憐憫心。找到Mr. Right的能力是很有用的工具沒錯,但在你墮入Mr. Wrong的萬惡深淵之前,看穿謊言的能力也是一樣有用。 當讀者用書中的戰術來偵測謊言時,會立刻取得更多人生未來的掌控;這些戰術還可以運用在和男性之間的任何互動,包括約會、定情、甚至婚姻。更厲害的是,這些戰術在會議室和在臥室一樣有效。學會這些戰術的女性可以成為更優秀的員工、團隊伙伴、談判家、老闆、以及企業家。把重點放在看穿他的虛偽而不是誠實,所有讀者都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犀利地察覺謊言。

內文試閱

十四種言語式謊言

  我集結了十四種最常見的言語式謊言,每一種都有幾個例子來直接說明。

【一、消失的答案】

  當你嗅到謊言的味道,第一種言語式謊言消失的答案給你的挫敗感少有其他東西可相比。消失的答案用迴避問題來脫身。它不太像是拖延戰術,因為言詞就此打住了,你完全得不到一個答案。

  男人很擅長這一招。他們好像對著空氣說出很多答案,但是到頭來你會發現問題根本沒有得到答案,而且幾乎快忘記剛才問的是什麼了!在許多言語式謊言的例句中你都可以看到消失的答案。以下是消失的答案中可能也會聽到的言語:

  ◎「這個問題很好…」

  ◎「我很高興你這麼問…」

  ◎「在我回答你之前,你要先再喝一杯嗎?」

  ◎「你是在問我嗎?」

  ◎「先等一等再說。我們的服務生跑哪兒去啦?」

  ◎「誰?我嗎?」

  為了避免掉進答案消失的陷阱,有一個聰明的技巧就是讓你的問題清楚又明確,你問得越精確,答案就越不可能消失。

  最後,不要畏懼正面迎接他那消失的答案。如果他繼續東躲西閃,那麼你就很明白地說:「我想要一個答案。」或者「你都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如果他還想拖延,或者要你再重覆問題,那麼就再說一遍!

【二:藉口】

  藉口是騙子男的慣用手段,是他的謀生飯碗─如果要這麼說也不為過。騙子男最終會因為太習慣掰藉口,藉口成了他的第二天性。他製造的藉口越多,粉飾話題的功力就更高超、閃過的子彈自然也就更多,順便也躲過了你的問題。

  我在思考這種類型的時候,就想到典型的家暴施暴者,當施暴著被問到是否曾經打過他的小孩時,他的回答是:「你也知道的,我太太真的不管家裡的事。我的意思是,我兼了兩三份工作來維持這個家,我才沒有時間去傷害任何人…」

  這個答案充斥著藉口。首先,他絕不回答「有」或「沒有」打小孩。接著他試圖把責任歸咎於太太─是她不管家務事,不是他,如果有任何虐童的事情發生,請你去連連看誰才是兇手。最後,他絕對不會說:「沒有,我沒有打我的孩子」。他只有一味地製造藉口,表示自己「工作得那麼努力」,他哪來的時間打小孩?

  藉口、藉口、藉口!

  接下來要舉的例子可能有點極端,不過可以看清楚我要說的重點。如果問一個男人為什麼你打電話到他的公司,公司裡卻沒人聽過他的名字。他可能會這麼回答:「這些白癡連自己爸媽的名字都記不起來。你打的電話是幾號?這是我的專線,下次你打這個號碼。你不要再打到總機,那個總機小姐很低能…」

  又來了,是總機小姐的錯,是你的錯,誰叫你撥錯電話號碼,總機小姐是白癡…。藉口、藉口、藉口。但他絕對不會全盤否認,因為那才是他真正要扯謊的地方。

  藉口是語言式謊言的統稱,幾乎每一種類別都有。但是我把它獨立成一種類型是因為它們太常見,你越留心觀察就越能輕易辨識出它們。以下有幾個例句:

  ◎「我絕對不會這麼做,我愛你啊…」

  ◎「我答應你,我不需再尋尋覓覓了…」

  ◎「我不是賊,我連錢都不需要…」

  ◎「我是醫生,我是救人,不會去害人…」

  ◎「我愛你,絕對不會去危害…」

  ◎「你完全符合我的需要,我幹嘛還要那麼做?」 【三:拖延】

  說謊也是件苦差事。如果有人覺得劈腿很簡單,大搞一夜情、用假履歷找工作也很輕鬆的話,那麼想必他從來沒做過這些事。男人說謊不是要讓自己日子過得更辛苦,而是想要更輕鬆一些。所以謊言說得越少,他需要圓謊的地方就越少。因此,說謊的男人最後會成為不需撒謊即可成謊的專家。

  要達到這個境界的方法,就是第三種言語式謊言:拖延。這一招幫男人爭取時間來杜撰更周延的謊話,編造更好聽的故事,或者掩飾話題混淆你,順便合理地轉移焦點。畢竟,他回答得越少,他所需要編織的謊言就越少。

  使用拖延戰術來騙你的簡單方法有以下這幾種:

  重複你的問題。

  最簡單的拖延回答就是重複說一遍問題。有時候他會重新解釋一遍你的問題,但有時候是逐字逐句重念一遍你的話。他們可能會用嘲弄的口吻,聽起來有防禦的味道:

  ◎「我有沒有搞過一夜情嗎?」

  ◎「我有沒有欺騙過我給了她承諾的人?」

  ◎「我失業了嗎?」

  ◎「我和父母一起住嗎?」

  他說自己不知情(或者裝做沒聽見)。

  男人另一招可以拖延答案的方式就是宣稱不知情或者裝做沒聽見。他可能會把手掌貼在耳朵後面要你再說一遍,或者一句話也不說,指一指耳朵表示現在旁邊的樂團或者隔壁桌的客人太吵了。你可能會聽到他說:

  ◎「你可以再說一遍嗎?」

  ◎「什麼?」

  ◎「這裡太吵啦,你再講一遍好嗎?」

  ◎「啊?」

  ◎ 「我不確定有沒有聽懂你的問題,我們可不可以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兩個人慢慢談。」

  拖延時間。

  與其直接回答你的問題,他可能為了幫自己爭取時間,所以會提出無恥的要求,或者抱怨時間限制不合理。所以他可能會說:

  ◎「我不確定我們是否該在這裡談論這個問題…」

  ◎「可以等這頓晚餐吃完再說嗎?」

  ◎「噢,這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說得清楚…」

  ◎「我需要一些時間好好想一想…」

  把事情合理化。

  合理化是更有效率的拖延戰術。畢竟他知道你難以啟齒問這些問題,他知道你已經有點內疚,他也知道答案對你有重大的意義。所以他知道用理性的方式回答你就等於是丟出一顆煙幕彈。他可能會這麼說:

  ◎「那要看你從什麼角度去看這件事了…」

  ◎「有些人可能會這麼想…」

  ◎「在某些文化當中,這件事並不是禁忌…」

  ◎「我從小到大生長的環境都認為這種事沒什麼大不了…」

  要求你說得具體。

  如果他可以讓你相信你問的事情既不合理、又不明確而且失焦,那麼他不但能把焦點丟回你身上,還可以完全混淆你、激怒你、讓你挫折到放棄。所以他會一直要求你說得更具體,巧妙閃躲問題。他可能會這麼說:

  ◎「你的重點是什麼?」

  ◎「你想說的到底是什麼?」

  ◎「你可以說得更具體一些嗎?」

  ◎「你要問我的就是這個嗎?」

  你要牢記他的WIN。拖延是某些男人平常的說話模式。你我都曾認識這類型的人。我有個朋友每次都要重覆一次對方的問題才回答,簡直就像口吃一樣。

  他不是在說謊,只是把那種已經內化的說話模式當作一種安全區。比如說:

  「我上次度假是什麼時候?天啊,我想應該是…」、或者「讓我想想,我上次換機油是什麼時候?哇,應該是…」所以重點是要分辨他的拖延是蓄意還是他的說話習慣。 【四:扭曲罪惡感】

  我們在上一章已經特別討論過扭曲的罪惡感,但是我再這裡還要再提一次的理由是,這一招實在狠毒又有效率,把你的罪惡感或不自在瞬間變成他的優勢。

  記住,你或他都不是在接受審判,尤其你更不是!這裡公開的十四種言語式謊言訊號將給你全套工具來看穿他的詭計。可是,如果你還是繼續讓他用扭曲的罪惡感來操弄你,讓你覺得問心有愧的話,再多的好工具也是沒有用。

  陳述、問題、以及接踵而至的指控都是他扭曲罪惡感的明顯訊號。它們應該被視為潛在的騙局警訊,要小心應對。不要害怕正面迎擊他的惡招。

  如果他的目標是走進你的人生,那麼他的隱私跟你就大有關係;如果他想成為你的親密愛人,你就更有權利滿足好奇心;如果他真的想多認識你,他就有必要贏得你的信任。這些都是你身為人類而應有的權利。

  所以請留意以下這些扭曲罪惡感的例子,然後小心地回應:

  ◎「不關你的事…」

  ◎「你接下來想幹嘛?把我吊起來測謊嗎?」

  ◎「你是怎麼了?」

  ◎「你這麼說我很受傷耶…」

  ◎「你怎麼可以把我當做那種人?」

  ◎「我們之間的信任是怎麼了?」

  ◎「你知道我根本不會騙你的啊…」

  ◎「他們顯然是想陷害我,你竟然相信他們…」

  ◎「真不敢相信他們捏造那種故事,你還信以為真…」

  ◎「你到底是挺誰?」

  ◎「我還以為我們的感情很好哩!」

  ◎「我們的戀情進展得很順利…」

  ◎「你被弄昏頭了…」

  ◎「你搞錯了…」

  ◎「你想毀掉我們的感情嗎?」

  ◎「我為什麼要對你撒謊?」

【五:逆轉】

  這是我最喜歡的言語式謊言:逆轉。誠如其名,騙子男企圖來個大逆轉,好讓他轉敗為勝。某種程度而言,逆轉是扭曲罪惡感加上把問題大翻盤,將它模糊成個人隱私,非常大膽地編故事。

  逆轉是讓討論的焦點從他轉回你的計謀─像是在用言語打乒乓球,或是點名遊戲。所以,藉由逆轉,他(一)不必回答問題,(二)即使不回答看起來也不是壞人,(三)把火苗從他身上移走,(四)把問題轉回你的身上。

  逆轉會被偽裝成很多樣子,我把它們都歸納在這裡讓你看清真面目。

  指控。

  這種類型的逆轉是指控你竟然指控他。你可以從他回答你的語氣聽出來,他隱約想表示:「你膽敢如此?」你要事先做好心理準備,他只是想藉著反控你去轉移焦點罷了。他可能會這麼說:

  ◎「你是在說你認為事情是我做的嗎?」

  ◎「你憑什麼認為是我幹的?」

  ◎「你為何想知道那件事?」

  ◎「你要我承認我沒做過的事,是嗎?」

  ◎「你是要我說謊,說我去做過那檔子事嗎?」

  合理化。

  騙子男藉著把事情合理化,企圖讓矛頭轉向,讓你變成壞人。他這麼做很明顯就是想逃避咎責或著他所背負的事實。

  ◎「我是個講道理的人…」

  ◎「花一分鐘仔細想想它的道理吧…」

  ◎「那簡直一點道理也沒有…」

  ◎「我不可能是做那種事的人…」   戒心。

  袒護自己的男人通常是說謊的男人。戒心是真相迎面而來時的直覺反應,這種男人犯錯時會躲避真相。所以他口沫橫飛袒護自己時,不只可以把問題轉到你身上,還可以在你面前證明他自己是對的。

  ◎「如果真的是我,拿出證據來。」

  ◎「我已經回答過那個問題了。」

  ◎「我沒有必要回答。」

  ◎「我拒絕回答那個沒禮貌的問題。」

  裝無辜。

  「什麼?誰?我?你是從哪裡聽來的啊?」這個一臉毫無頭緒的男人不可能是騙子吧?錯!裝無辜是又一個想採取逆轉戰術的典型。他裝出一臉無辜樣反問你,就可以把偵訊者的燈光轉回你的臉上,讓你刺眼到看不見他的謊言。以下有幾種他可能施展的話術:

  ◎「我不可能知道那件事。」

  ◎「你是說我知道這件事的內幕?」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你是從哪兒冒出那種想法的啊?」

  哲學家。

  你可以想像哲學家摩拳擦掌,張大雙眼,眼神遠望,提出各種大哉問的模樣。他就是想用這一套來轉移你的注意力。

  ◎「如果我說『是』呢?」

  ◎「理論上,如果有人那麼做,你的反應會是什麼?」

  ◎「如果我告訴你我有個朋友做過那件事,你會有什麼感想?」

  談判家。

  談判是逆轉戰術中很與眾不同的一招,騙子男不僅用它來保住面子,還可以全身而退。事實上,騙子男最愛談判,那是一種權力遊戲,他們總覺得自己是贏家。即使有人像你一樣拒絕再玩下去,拆穿他企圖逆轉的伎倆,從此不再和他約會,但是他還是會贏,因為下一次總有不知情的女人會上鉤。以下就是談判家可能會說的話:

  ◎「我覺得談這件事不符合我的最佳利益…」

  ◎「這件事可以等一下再談嗎?」

  ◎「我得多認識你一些才能跟你談這一類的事情…」

  ◎「如果我說『不』呢?」

  偏執狂。

  當他因為你追問某個問題而突然變成偏執狂的時候,你就得進入高度警戒,尤其是他本來很放鬆、很實際,直到你發問之後才變樣。不過他的偏執只是又一個企圖把焦點逆轉給你的訊號。

  ◎「我幹嘛那麼做?」

  ◎「你到底是從哪兒聽說的?」

  ◎「這個東西是哪裡來的?」

  失敗主義者。

  「我就是這麼衰,」失敗主義者一次又一次碎碎念,希望你會同情他,然後停止問他那麼多該死的問題。失敗主義者可能會這麼回答:

  ◎「我早就知道事情會這樣…」

  ◎「我就知道你會認為是我做的。」

  ◎「你為什麼想知道?」

  ◎「已經失去一切的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呢?」

  絕對主義者。

  這種人沒有灰色地帶。人生不是對就是錯,不是好就是壞,不是晴天就是雨天。以下就是他非黑即白的世界中所認為的真話:

  ◎「我堅決否認這件事!」

  ◎「我從來不說謊。」

  ◎「我沒有辦法說謊。」

  ◎「我是你這輩子見過最誠實的人。」 【六:裝傻】

  有一種類型的男人總是讓我驚奇連連。他前一分鐘彷彿還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但是當他聽到「你有沒有搞過一夜情?」這種簡單問句的時候,本來口若懸河、話題無所不懂的他,突然間聽不懂那個簡單問句。

  當他宣稱聽不懂你的問題,很典型就是不想回答你的問題。第六招裝傻是拖延戰術再加上一點消失的答案變化出來的。

  以下是裝傻的他可能會說的話:

  ◎「我有做過這回事嗎?」

  ◎「你在問什麼東西?」

  ◎「我沒聽懂你問我的是什麼?」

  當然,就像我前面說過的,避免這種語言式騙局的最好方法就是讓他沒有選項。清楚說出你的問題,句子要簡短,問題要精確,把「啊?…」、「我沒聽懂」之類的選項去掉。

  如果你問完問題之後,他真的突然間搔搔頭好像聽不見似的,那麼就把問題再說一遍,一直重複到他吭聲為止。要避免藉口的最佳上策,就是一開始給他的選項越少越好。

【七:失憶】

  失憶是男人被逼問時最棒的豁免條款。這招和追根究柢完全相反,他突然間就不記得任何一件事。這一招的美妙之處在於它是選擇性的,男人可以在尖銳的問題脫身,但是無關痛癢的問題他卻記得住每個細節。

  他使用這個伎倆是想讓自己看起來很有見解、對事情有貢獻。換句話說,他沒有說他每件事都不記得。事實上,他還表現出他記得大部分的事情。只是在那個關鍵問題上他的記憶短路了,他失憶了。

  失憶的主題可以有很多種變化,以下只是一些範例:

  ◎「我忘記有沒有…」

  ◎「我記不得了…」

  ◎「讓我想想看…」

  ◎「就我記憶所及…」

  ◎「我得去翻一翻我的行事曆,可惜我沒帶在身上…」

  ◎「那是很遙遠以前的事了…」

  ◎「你不能要求我記得每件事情啊…」

【八:抱怨】

  很多時候,說謊的男人就跟撒謊的小孩子其實沒什麼兩樣。我們小時候都曾經想翹課、不想去練足球、或者不想參加教會的社區服務,我們很快可以吐出一長串抱怨的理由來逃避。

  「我肚子痛,」小時候每個人都用過這個理由。

  「歐里瑞神父讓我很害怕,」這個藉口大概也有用過。

  「這個場地太滑了,我可能會受傷耶,」這是我們最後的絕招。

  通常某個藉口成功過一次,只要不會太超過,我們就一用再用。我們有個很棒的銀行存滿抱怨、藉口、理由,當我們想擺脫麻煩或者不想參加的活動就可以去那個銀行提領一些出來花用。

  騙子男也差不多是如此。他們的麻煩就是被追問真相,而且他們不知道適可而止。所以當他偏偏在你追問某個尖銳問題的時候,開始抱怨東、抱怨西的,那麼你就得開始提高警覺了。尤其,你可能會聽到這幾種抱怨:

  ◎「這裡太熱/太冷,我真的覺得很不舒服…」

  ◎「我生病了/感覺不太舒服…」

  ◎「我真的很累,今天可以先不談嗎?」

  ◎「我的頭昏沉沉的…」

  好笑的是,喜歡用抱怨來騙你的男人只有在你拿出大砲時才會使出這招。只要多試幾次就知道我的意思了。當你開始問些不痛不癢的問題,愉快地和他閒聊,那麼他的身體馬上變好了,態度也平靜下來,整個晚上感覺都很好。

  但是,一旦你開始進入正題,問他有關忠貞、忠誠、工作等等的問題,他的抱怨立刻多得像糖果機滾出來的糖果:「這裡好熱喔,我都快喘不過氣了。我很渴,你可以幫我拿些水來嗎?我們可不可以去比較安靜的地方?我都聽不見你在說什麼。」

  牢記他的WIN,如果他本來就是愛「發牢騷」的人,他不會因為你的問題才發作。但是如果他本來就一派輕鬆,只有當你發難的時候才開始抱怨,那麼這肯定是他在唬弄你的徵兆。 【九:宗教理由】

  你有沒有注意過有些男人一聽到棘手的問題時會突然「找到宗教的歸屬」。利用宗教讓人慌了手腳是騙子的典型,他可能會這麼說:

  ◎「我向上帝發誓…」

  ◎「我是有宗教信仰的人,我絕對不會那麼做。」

  ◎「那違背了我的宗教信仰。」

  ◎「我的信仰不允許我這麼做。」

  ◎「在我的宗教世界裡…」

  你應該會注意到這也是另一種消失的答案。他們絕對不正面回答是或不是,只會扯到宗教而假裝無辜,或者乞求「上帝當我的見證」。你要小心提防那些突然間「找到上帝」的男人,特別是他在此之前似乎沒有什麼信仰。

【十:鉅細靡遺】

  誠實的男人會想告訴你真話而且回答你的問題,不會對你多說真相背後的整個故事。騙子男則是不想告訴你真相,取而代之的是跟你說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然後斷章取義。換句話說,在真相缺席的情況下,他們的回答充滿枝微末節,鉅細靡遺到超出你的問題範圍。

  「第三度傳播公司」(Third Degree Communication,Inc.)的社長保羅˙法蘭斯瓦(Paul Francois)和安立奎˙賈西亞(Enrique Garcia)曾經解釋了男人為什麼要講那麼多細節:「他提供比問題本身所需的答案還要多的細節,可以讓他只談他想要談的細節部分,從而躲過真正的主題。」

  這個類型不只是又一招拖延戰術,他藉著東扯西扯一大堆細節,不僅希望你隨著他百轉千回的情節之後忘記真正要問的問題,他還企圖藉由這種型態的強辯來讓情況完全依照他的如意算盤。

  騙子男已經學到(他通常是在失敗中學的),女人會注意細節,所以他就給你大量的細節。很顯然,這種伎倆拿來對付不去找他漏洞的女人很有用,所以騙子男以前僥倖成功騙過女人,這一次也想故技重施。但是他不會再成功了,因為你現在已經知道騙局的訊號。

  當他想用細節唬弄你的時候,他可能會這麼說:

  ◎ 「我正在和傑克、湯瑪士、還有約翰一起打保齡球。我第一局就打了一百二十六分,我們喝了三大罐的酷爾斯啤酒,因為他們正在做『買一送一』的促銷活動…」

  ◎ 「你說『我當時在哪裡?』是什麼意思?我從下午四點三十六分就開始連打十六通電話找你,一直到下午六點十四分為止。你的手機一定是關機了…」

  ◎ 「我得加班到很晚,他們三個人都在,有蘇西、哈爾和山姆,你可以去問問他們任何一個人,我在公司留到多晚…」

  ◎「去年二月二十三日的晚上八點我是去Cirros吃晚飯…」

  我們都知道,有人就是愛聽自己演講,所以滔滔不絕只是他們延伸演說的一種方式。我們都有喜好此道的朋友,假設你問:「你昨晚去哪兒吃晚飯?」他不會只回答:「奇利餐廳。」而是會說:「噢,我們本來是要在家裡吃,但是後來我看著瑪莎,對她說『親愛的甜心,我們到外面找餐廳吃飯吧!』我們在蘭開斯特往東的方向開車,想說也許可以到Best Buy旁邊的一家小壽司吧,但是後來我又不太想吃壽司,因為我想到我前幾天的午餐才剛和客戶去吃過壽司…」

  他說的話可能都是真的,但是我們真的有必要聽下去嗎?我會做的是,記住他的WIN,看他平常是否就是這種嘮叨的人。如果是,你就不能說他是在用細節耍詐。但是,如果在你向他施壓之前他說話都很簡短,你一問起他關於劈腿、失業的問題時,他卻瞬間變身成「細節先生」呢?

  那麼你的面前就升起一面紅色警戒旗。 【十一:讚美你】

  不必等你試探,男人就可以展開完全騙局計畫。例如,過度拍馬屁的男人就是言語的濫用者,你們見面沒多久他就大大讚美你,而且停不下來。

  過去他使出這一招都很有用,他知道如果和女人討論她的新髮型、新包包、新工作等,他被刁難的機會就非常、非常小。

  男人讚美你並不是錯。尤其是在初次見面,團體聯誼或者相親的場合,男人也是會緊張,前輩會傳授他們把氣氛放輕鬆的最好方法,就是說句簡單、無傷大雅的讚美。這種情況並不是在騙你。

  這一招是種微妙的抨擊,是恭維的猛烈攻勢。它不是你期待的那種打破雙方冰凍氣氛、很自然的溢美之詞。他是帶有心機地不停恭維你,好讓你把注意力放在真相以外的地方。

  我說過,有些傢伙讚美你是因為要追求你。如果只有當你提出壓迫性問題時他才稱讚你,你就要小心了。在他的壓力反應中這種陶醉感是不適合的。除非他一整晚馬屁拍不停,連你丟出嚴肅的炸彈他也不改其色,你才能認為這是他的自然反應。

  不過還有一種情況,如果他整晚都很恰如其分地讚美你,但是當你問他:「你有過一夜情嗎?」突然間,他的讚美強度開到最強等,你也得小心了。你要捫心自問,這是恰當的讚美嗎?如果你剛問完他一個重要問題,他突然間說:「我有對你說過你的眼睛是多麼漂亮嗎?」哈!紅旗來了!他這句話和你嚴肅的問題以及認真的答案顯然完全不搭。

  過度恭維你的男人通常有所隱瞞,至少他希望不要被逼供事實。結果,他不停塗上厚厚的恭維之詞來粉飾,因為一句好話就是一層他與真相之間的防護牆。

  以下是利用恭維來唬弄你的男人常見的陳述:

  ◎ 「你剪頭髮了嗎?我很喜歡你的新髮型,把你的眼睛強調出來…」

  ◎「你是不是去哪兒渡假啦?古銅色的皮膚讓你的綠眼珠更突出。」

  ◎「那是你的新包包嗎?看起來真的很貴…」

【十二:聲音】

  聲音對騙子男很重要。在他的謊言、虛實和言語操弄之間,聲音是他們的填充料,以及一點點額外的調劑。別忘記,男人不一定是為了傷害你或者懲罰你才蓄意欺騙你,有時候他們騙你純粹為了想佔上風,或者逃避責難、懲罰、展現威風。

  騙子男鮮少知道什麼時候該適可而止。如果可以拖延一次,那麼能拖延兩次更好;如果一個謊言就夠,那麼兩個謊話更厲害!這麼說來,聲音就是他們堆砌謊言和逃避時用來填補縫隙的黏合物。

  聲音是有意義的,尤其當你在搜尋謊言徵兆的時候。男人常常故意製造聲音給自己帶來一點優勢。比如說在讚美你之後輕鬆一笑,對著女服務生用充滿男性魅力的聲音點餐,讓你留下深刻印象,甚至是誘惑你的呢喃─這些聲音、語調或抑揚頓挫都是為了製造效果。

  聲音可以是不由自主的,幸好有自律神經系統,聲音也是相當難以控制的。我們曾在前面討論過男人說的話和他臉部表情不符(例如皺著眉頭說他很高興你升官了),或者動作和他說的話完全相反(例如嘴巴說是,卻猛搖著頭)。相似的是,如果你仔細聽,聲音也可以洩露出他真正的感覺。

  在你開始判斷他的聲音是不是在騙人之前,先回想一下他的WIN。他是個咳不停、喜歡哼啊嗯的、吹口哨的人嗎?他整個晚上都在抽鼻子嗎?他發出的聲音適合當下的情況嗎?例如,你問他關於兒童贍養費或者他的工作情況,他卻哼一聲彷彿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顯然那一「哼」就很不恰當。

  同樣地,你還要考量他發出聲音的時機。如果他本來都沒有在吸鼻涕、咳嗽、或者清喉嚨,但是在你追問他某個尖銳問題的時候,他卻頻頻乾咳或是擤鼻涕的聲音比駐店樂團的歌聲還大,「有危險,威爾羅賓遜!」6

  以下是騙子男最常製造出來的聲音以及所代表的意義:

  清喉嚨。

  騙子男會用聲音來偽裝答覆。例如為了讓他有更多時間可以撒謊或閃躲問題,他在回答的空檔可能會不斷地清喉嚨,頻率高到甚至要服務生送上一杯水來,而且在水送來之前不會回答你。當然,他最希望你到時候就忘記原本要問他什麼問題啦。

  咳嗽。

  咳嗽是他另一個好用的工具,和清喉嚨差不多,可以用來爭取時間,用一個「消失的答案」來回答你。

  嘆氣。

  嘆氣有很多重意義,但是對騙子男來說嘆氣通常是負面的意思。例如你和男人結束約會之後,你請他用跨接引線接電幫你發動車子,如果他是誠實的人,他不是立刻把握機會英雄救美,就是很老實地說他對車子很不在行!這兩種反應你都可以判斷他是真心的。至於騙子男,他會先一口答應你,卻又從頭到尾不停嘆氣,等到真正該拿出行動的時候,你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根本不想幫你。

  頻頻吸氣。

  像吸鼻涕似的頻頻吸氣代表幾種謊言的徵兆。其中之一是面對壓迫式問題時的習慣性反應,就像快速眨眼睛、臉突然漲紅、滿頭大汗或者兩腿發抖。另外,它也代表興趣缺缺,即使他表面上看起來興致勃勃。

  哼唱/吹口哨。

  常常哼唱或者吹口哨的男人很清楚這類聲音可以讓女人放下戒心,這種聲音讓虛情假意的他看起來輕鬆瀟灑,不過別的跡象卻顯示他正感到壓力,很焦慮而且生氣。   聲音改變。

  當他回答你的問題時,話講到一半聲音突然變調,這就是他正面臨壓力反應的語言訊號。在受到壓力的時候聲帶會變緊而影響講話或者聲音,這就是一個警報,提醒你可能是你說的話、做的事,甚至很有可能就是你當下問他的那個問題,讓他的神經緊繃了起來。男人的聲音改變通常會出現兩種情況:

  ◎語調突然變高。

  ◎聽起來不一樣。

  聲音難以辨識/含糊不清。

  有些男人要騙人的時候會低聲咕噥,不是想掩飾先前他說的答案,就是想隱藏接下來的話題。你會因而說:「抱歉,請再說一次好嗎?」,給他再一次回答的機會。

【十三:修飾語】

  修飾語是又一種消失的答案,有修飾語的答案其實沒有真正回答你的問題。不過它們比消失的答案還要多一點,因為即使有修飾語,他的答案也算是回答了你的問題─但並不是決定性的終極答案。

  修飾語的答案中你通常會聽到「但是」,答案裡不會有絕對的口吻,他永遠不會告訴你是或不是,但是他會用聰明的文字遊戲圍繞著真相打轉,「好的,但是請聽我解釋」、「不,但理由是這樣的…」

  當你懷疑他可能運用這招來欺騙你的時候,可以注意聽他是不是說了以下這些典型的修飾語:

  ◎「我百分之百誠實地告訴你吧…」

  ◎「就我所知…」

  ◎「說真的,…」

  ◎「老實說,…」

  ◎「坦白說…」

【十四:戲劇化】

  大多數的人都不敢太誇張,但是騙子卻求之不得。我們都知道,有些人醉心於戲劇,天生就很有演戲細胞,所以我們才會那麼喜愛他們。我得再重申一遍,那不是我們要說的戲劇化騙子。騙子男的表演是蓄意的、捏造的、明目張膽的謬論。他們的戲碼有一種偽善,尤其是當你知道他的虛假而試圖找些蛛絲馬跡來拆穿他的時候,很難不去注意那種偽善。

  沒錯,男人和你聊聊天氣是自然且正常的事。但是如果他不停地談論天氣,還滔滔不絕講到花、鳥、春天的萬物一新,這個男人就是企圖想藉著誇張表演來掩飾話題。而且觀眾只有你一人。

  你會注意到,這種過度戲劇化的行為類型,都有「假裝」這個詞。

  假裝快樂:

  ◎「哇!真是美好的一天;你不覺得春天最惹人愛嗎?」

  ◎ 「我愛死下雨天了。因為我是如此開朗的個性,沒有什麼事情會讓我覺得沮喪!」

  假裝友善:

  ◎「我們一定要一起打場高爾夫球,新年的派對很歡迎你來…」

  ◎「我已經通知我認識的傢伙,他可以和你聯絡所有的事情…」

  ◎「別客氣,隨時都可以打電話找我。」

  ◎「我們之間有這麼多的共同點…」

  假裝禮貌:

  ◎「當然,先生,不論您說什麼…」

  ◎「我來這裡純粹是想竭盡所能地幫助你…」

  ◎「你的快樂真的對我很重要…」。

  ◎「我是為服務而生。」

  ◎「您的願望就是我的命令。」

  我要再說一遍─我知道我已經說了很多遍,因為想要做到公平這一點真的很重要─仔細端詳他的WIN。有些男人就是很愛演,表情豐富又禮貌周到得很,但那是他們的本性啊!

  所以萬一他就是天性活潑、充滿戲劇細胞的人,從你們見面到談正題,他的動作都很誇張,看來他的WIN就是這個模樣。你要知道的是,一旦你判斷出他的WIN之後,當你問他嚴肅的問題時,他的舉止是否也戲劇化得恰如其分?

  如果他整晚都很低調,只有在你丟出重量級問題他才突然開始獻殷勤,戲劇的氣氛突然轉向,那麼你就得小心了,他可能是在騙你。

作者資料

丹.克魯姆(Dan Crum)

擁有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行銷學士學位和法醫心理生理學測謊研究認證。他曾獲得美國國防部測謊機構/國防信評學院、以及聯合軍事情報訓練中心的認證,擁有美國政府的最高安全等級許可(Top Secret clearence)。 他曾在美國中情局(CIA)擔任測謊審查員、特別調查員及評判員。丹也為美國國家反恐中心恐部份子辨識小組擔任書面情報評估的工作,他的評估結果提供給美國總統行政官辦公室,包括美國總統,做為他們在恐怖戰爭爆發時的情報參考。 丹創辦了「丹‧克魯姆國際」公司,從二○○一年起為企業及個人提供諮詢及指導。 目前他接受美國政府約聘,為美國情報共同體(U.S. Intelligence Community)研發專用解決方案以提升他們的全球性運作。丹的職場生涯專注於理解人類心理,曾經和他一起合作的名人包括知名專家兼作家──《喚醒心中的巨人》(Awaken the Giant Within)的作者湯尼‧羅賓斯(Tony Robbins)、以及《秘密》(The Secret)的作者約翰‧亞薩拉夫。 丹是擅長以人際關係與謊言為主題的演說家,曾到全美許多國立機構演說,包括美國測謊協會以及多個危機談判組織、州立測謊協會等。 想要多認識丹‧克魯姆,請至網址www.dancrum.com。

基本資料

作者:丹.克魯姆(Dan Crum) 譯者:李婷儀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潛力開發系列 出版日期:2010-11-30 ISBN:9789571044019 城邦書號:SPP3506003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