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占星十二宮位研究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倫敦占星學院指定教材,極具啟發性的基礎入門書,詳實的解說各宮位所代表的具體情境,及各行星落點所產生的不同意義,對於天體循環有專業及深入的見解。 所謂的宮位,是依照一個人出生的時、地不同,而將天空分成不同的區塊,十二宮代表生命不同的區域 ,也代表不同的生命經驗,更代表生命不同能量的出口。備受讚譽的占星家霍華.薩司波塔斯(Howard Sasportas)首開風氣之先,在《占星十二宮研究》中完整地介紹宮位的內涵,詳細地描述毎個宮位的經驗和情境。他不僅點出各宮位之間的實際關聯性,同時也賦與毎個不同生命領域更精微的意義。 薩司波塔斯的方法兼具精神性和心理性,至今仍然是近代最具影響力、最為人喜愛的占星家之一。他擁有人性心理學的碩士學位,並於一九八三年時與麗茲‧格林(Liz Greene)共同創辦心理占星學中心(The Center of Psychological Astrology)。《占星十二宮研究》推出後更是受到廣大專業人士肯定,是占星迷的最佳基礎入門書。 這本由沁林翻譯和我審修的《占星十二宮位研究》,是歐美倍受推崇的已逝占星家霍華.薩司波塔斯(Howard Sasportas)的經典之作。積木文化本著至高的誠意,有計畫地推廣深度占星學方面的智慧成果,在《當代占星研究》、《占星相位研究》出版之後,又發行了這本奠基於心理學的宮位大全,應該是熱愛占星學的讀者們所樂見的事情。--胡因夢

目錄

◎第一部  人生景緻
‧第一章  基本前提
‧第二章  空間、時間和界線

◎第二部  生命旅程的開展
‧第三章  上升點與第一宮
‧第四章  第二宮
‧第五章  第三宮
‧第六章  下中天和第四宮
‧第七章  第五宮
‧第八章  第六宮
‧第九章  下降點和第七宮
‧第十章  第八宮
‧第十一章  第九宮
‧第十二章  天頂和第十宮
‧第十三章  第十一宮
‧第十四章  第十二宮
‧第十五章  宮位的劃分

◎第三部  領向生命的可能性
‧第十六章  概論:行星和星座行經每個宮位的情形
‧第十七章  上升點類型
‧第十八章  太陽和獅子座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十九章  月亮和巨蟹座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二十章  水星、雙子座和處女座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二十一章  金星、金牛座和天秤座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二十二章  火星和牡羊座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二十三章  木星與射手座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二十四章  土星和摩羯座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二十五章  天王星和水瓶座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二十六章  海王星和雙魚座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二十七章  冥王星和天蠍座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二十八章  月交點在各宮位的詮釋
‧第二十九章  凱龍經過各宮位的可能影響
‧第三十章  個案研究

序跋

【結語】

占星學就如同一張地圖,雖然它無法替一個人決定方向,但它的意志力,卻可以決定這個人是否能展開這趟旅程。 ──麗茲‧格林

  一棵蘋果樹「知道」自己將結出蘋果,它並不需要經過努力與奮鬥,只需要單純地展現天職所在。每個人就像蘋果樹一樣,在他或她的內心深處,很清楚自己「應該變成什麼樣的人」。但是不同的是,我們已經失去這種覺知能力,因此,我們跟自己的天性與整個生命都失去了連結。

  我們對占星學如果有正確的了解,這門學問就可以提供象徵性的架構,讓我們發現主宰和勾勒自我獨特發展所應有的基本法則及模式。如果仔細地去聆聽,星盤就會「告訴」我們一些有關「我們應該了解、但卻因為發展過度而無法辨識的東西」。

  你可能已經逐一地解讀過自己本命盤上不同宮位的行星位置,同時在思考和消化本書的內容,或許你已經知道如何將你所讀到的東西,應用在身旁親近的人或是諮商對象身上。無論是哪一種情形,當你越能夠發現自我的時候,你就越能看清楚別人。

  本命盤可以幫助我們覺察自我的潛能,但行動權卻操之在己,因為星盤不能幫我們達成什麼成就。在此套用一句日本諺語:「知而不行,不如無知。」

  讓我們回顧一則猶太老故事,也許會有些幫助:

  哈西迪教士蘇西亞(Susya)在死前曾說:「當我到了天堂時,他們不會問我『為什麼你不是摩西?』而是會問:『為什麼你不是蘇西亞?為什麼你沒有活出天命注定的自己?』」

  為什麼你沒有活出天命注定的自己?

內文試閱

了解宮位

將宮位視為經驗領域

  許多占星教科書會將每一個宮位指派給特定的經驗領域,也就是人的一生中某一個領域的際遇和安排。例如,第四宮的傳統意義就是「家庭」,第九宮則是「長途旅行」,而十二宮之中的一個領域就是「監管機構」。這些教科書教導我們,如果想知道一個人的家庭狀況,就得看他的第四宮;如果想知道一個人在長途旅行中會有什麼遭遇,就應去分析他的第九宮;如果想知道一個人在醫院或監獄裡面的遭遇,則應該研究第十二宮的行星排列。雖然這種方法相當準確,但是用這種方式來詮釋宮位實在索然無味,而且沒有什麼幫助。若是按照我在第一章所強調的,我們必須掌握每一個宮位的核心意義,也就是最重要的精神內涵,就能激發與此宮位有關的無盡聯想或可能性。基於某種理由,第四宮被認為是代表「家庭」的房屋,但我們應該深究其因。第九宮與「長途旅行」有關,因為旅行是一種能活出第九宮特質的普遍性方式。我們很難從第十二宮的表面意義上去理解,為何它也代表「醫院和監獄」。在本書的第二部分,我們會敲開每一宮的外殼,逐層地抽絲剝繭,「理解」其最豐富、最原始的核心意義。

  每一宮的行星和星座不只顯示有什麼在「外面世界」等著我們,同時也能描述我們的內心情境,也就是自我投射在這個領域的先天形象。我們會透過宮位內行星或星座象徵的主觀角度,檢視外面世界發生的種種。如果冥王星落入第四宮,即使家人「善意」地對待我們,也可能被我們解釋成危險、祕密或是具威脅性。但最重要的是,一個宮位內的行星和星座代表一種最好且最自然的態度,因此我們用這種態度面對這一宮代表的生命領域,才能揭露並瞭解自己與生俱來的潛能。就如魯依爾曾寫道的,「星盤的每一個宮位,都象徵(我們的)法性的一個特別面向。」

將宮位視為過程

  人本主義心理學大師珍‧休士頓(Jean Houston)在《創造一個神聖的心理學》(Creating a Sacred Psychology)中,提到美國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的生平軼事。瑪格麗特小時候要求母親教她製作乳酪。她的母親說:「好的,親愛的,但是妳必須先看小牛如何出生。」瑪格麗特從小牛出生學到製作乳酪,她從小就被教導必須經歷開始、中間到結束的完整過程。

  休士頓博士常感嘆我們是「年齡過程中斷」的受害者。我們扭開了開關,世界就開始運轉。我們往往對事情的開始略知一二,對事情的結束稍有了解,但對過程卻一無所知。我們已失去了對生命自然律動的覺知。

  時下人類文化已經失去平衡,令人難以忍受。十六世紀以前最盛行的是有機的世界觀。人類生活在小型的社會團體中,親近大自然,同時認為群體的需求勝於一己所需。自然科學建構在理智以及信仰之上,而物質和精神也是緊密相連。到了十七世紀,世界觀產生了鉅變。人們對於有機和精神性的宇宙有了截然不同的看法,同時開始認為世界就像一具根據機械法則在運作的機器,整個世界不過是各種機械零件的排列和運作。地球不再是萬物之母,不再有情感和知覺,不再生機盎然,只是一套機械裝置,就像時鐘一樣可以拆散解體。笛卡兒(Descartes)的名言「我思故我在」,預見了心智和物質的重大分歧。人們沉浸在大腦的思考中,將身體的其他部分拋到腦後,支離破碎成為每日生活的準則。這種觀點持續盛行,甚至到了二十世紀的物理學還認為:關係就是一切。換言之,我們無法了解任何一件從因果脈絡中抽離而出的事件。

  諷刺的是,研究大自然循環運轉的占星學也喪失了對過程的覺知,失去了對萬物眾生的感受。機械論的世界觀認為大自然應該、同時也可以被控制、被掌控、被剝削。占星家也犧牲了對事物深層意義的瞭解,開始強調預測和結果。宮位被形容成一連串的關鍵字,或者看似彼此相關的意義,實則鬆散無關。為何第二宮指的是「金錢、資源和財產」,但接下來的第三宮卻代表「心智、周遭環境及手足」呢?為何第六宮的「工作、健康和小動物」是延續第五宮的「創造性的自我表達、嗜好和閒暇消遣」?當然,就像夏季延續春季,白日轉換成黑夜,宮位依序出現一定有它的基本道理。

  宮位不是人生中分離、隔絕、互不相連的區塊。如果我們能了解宮位的整體性,就會知道宮位展現了生命過程的最深意義,也就是人類誕生和發展的故事。從誕生那一刻的上升點開始,我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有別於他物的獨特個體,但是接下來逐步地經歷每一個宮位,透過一連串的步驟、階段、動搖和改變,終於建立了一個能夠向外擴張的自我身分認同,而終能與萬物融為一體。我們來自於無形無垠的浩瀚意識海洋,逐步具體成型後,才能重新與這海洋融合為一。除非我們能理解這個展現的過程,否則生命和宮位都失去了最根本的意義。過程深埋於人類的經驗之中,區隔分類只是整個循環的一部分,而我們卻將自己囚禁其中。然而我們切莫忘記,最終整體才是一切。

◎隨文註:星座與星宿共用名稱,但由於「分點歲差」或稱「分點偏移現象」(Precession of the Equinoxes),星座和星宿不再吻合。 空宮

   在我教導占星學的入門學子時,他們時常一再地問我:「如果一個宮位內空無一物,代表了什麼意義?」有些學生對於空宮,也就是沒有行星佔據的宮位,感到十分困惑。「我的第五宮是空宮,是否就代表我沒有小孩?」或是「我的第三宮是空宮,是否代表我沒有想法?」

   我們要知道,因為只有十個行星繞行十二個宮位,所以一定會有些宮位沒有任何行星停留,但這不意味在空宮所代表的生命領域裡不會有事情發生,也不代表與這個宮位相關的生命領域不重要。

   嚴格說來,我們不能說一個宮位是空的。即使沒有任何行星落在這個宮位內,但仍有星座(或是很多個星座)在此,會對該宮位所代表的生命領域造成影響。所以當我們詮釋空宮時,第一步就是將宮位星座的特質,與該宮所代表的生命領域產生聯想。第二步就是找出空宮宮頭星座的主宰行星,檢視一下這個主宰行星落在哪一個宮位?落在哪一個星座?相位如何?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從中獲得許多有關宮空的資訊。第三步就是找出空宮內其他星座(不僅是宮頭星座)的主宰行星,這顆主宰行星落入哪一個宮位?落入哪一個星座?其相位如何?

   在範例的星盤中,第六宮是空宮。按照上面的三個步驟,我們就可以對這一宮獲得更深入的資訊。在這個例子中,第六宮的宮頭是射手座,這意味著伊略特應該培養與射手座本質有關的技能,像是擴展他人視野的技巧。射手座的主宰行星是木星,落在代表團體的第十一宮,這代表他可以在團體中應用技能(第六宮的主宰行星落在第十一宮)。既然木星是落在金牛座又與火星合相,那麼就代表他的性格可以領導(火星)自己一手建立(金牛座)的團體。但我們也不能忽略第六宮內的摩羯座,土星的位置也會跟第六宮產生關聯。在這個例子中,土星落入天秤座,位置十分接近第四宮與第五宮的交界處。我們可以猜想他可能是在家裡(主宰第六宮摩羯座的土星落入第四宮)工作(第六宮)。再加上土星接近第五宮,所以第五宮也可能受到影響,而第五宮的其中一個意義就是小孩。綜合以上的資訊,我們可以回歸到原點,推論他的工作(第六宮)性質可能與小孩(土星主宰第六宮的摩羯座,接近第五宮的宮頭)有關。我們之前已經用同樣的方法,詮釋金星落入第十宮的意義及影響力。本命盤中任何一個重要的因素,都會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呈現出來;這有時會被稱為「三的法則」(the rule of three) 。

   一個有許多行星落入的宮位當然很重要,但我們不應該忽略所謂「空宮」的重要性。空宮宮頭星座的主宰行星,應該被視為特殊相位圖型的焦點,例如提桶型星盤中的把手,或是火車頭型星盤中的引導行星。如此一來,與空宮有關的事件就會被凸顯出來。空宮也許包括了T型相位中的欠缺元素,而空宮所代表的生命領域,也可以幫助一個人的心理發展更趨近於平衡。

擁擠的宮位

  這裡指的是一個宮位中有不止一個行星落入。有些宮位的確很「擁擠」,也就是說,可能有三、四個、甚至更多個行星落入同一個宮位內。在這種情形下,不同行星所暗示的原則、慾望、驅力或是動機,都會同時呈現在這個宮位所代表的生命領域中。有些行星的本質顯然是相互矛盾的,例如擴張的木星遇上謹慎又限制的土星,這會導致這個宮位所代表的生命領域變得更加緊張,更加複雜。任何一個有兩或三個行星落入的宮位,對於一個人的生命安排或目標都顯得特別重要。

宮位的不均等

   在四分儀宮位制的系統中,除非是出生在赤道的人,要不然每個人本命盤上的宮位大小都略有不同(尤其是出生在南北半球的高緯度區)。有些宮位可能橫跨六十度,有些宮位可能小到只有十五度,甚至更少。很多學生問我,是否比較大的宮位較重要。在某種程度上,這種推論可能是正確的,因為行運(行星每天持續的運行)會在比較大的宮位中停留較長的時間,就可能會在這段延長的時間內,引發更多與該宮生命領域有關的事件。然而,比較小的宮位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有兩個或更多個行星落入這個宮位的時候。若是小宮位中沒有任何一個行星,小宮位宮頭星座的主宰行星就變得十分重要了,我們可以從主宰行星的相位或是位置來分析這個宮位。同時,因為行星通過較小的宮位停留的時間比較短,所以常會用比較壓縮或集中的方式「執行任務」,這也會讓這些任務變得更急速、更棘手。

外行星的重要性

外行星落入每個宮位的提醒

   與其他的內行星相較之下,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這三顆外行星無論落入哪個宮位,都會讓我們在相關的生命領域裡感受到更多的分裂、激進和轉化的本質。我們不會用平凡、慣例或是簡單的方式,去處理與這個宮位有關的生命事務,反而會用一種略為突兀的方法,與這個生命領域產生更複雜的關係。

   土星會藉由其落入的宮位,讓我們發現自己軟弱、無法勝任或是不完整的部分,並凸顯出我們需要努力和加強的領域,但外行星的影響力更勝於此。外行星會在落入的宮位代表的生命領域裡,定期地挑戰已經建立的架構,考驗架構的穩定度和存在性。外行星除了會讓相關的生命領域變得更為複雜,同時也象徵著某些形式的衝突、矛盾、緊繃和創傷,無論我們喜歡與否都必須做出重大的改變,或是轉變自己的角色。崩潰是為了突破,希望最後的結果能讓我們更寬廣、更深入、更精微,更加延伸地去體驗自我和整個生命。

  在一段長時間內,所有人的外行星都會落入同一個星座,因此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對個人產生的影響,往往會表現在它們落入的宮位裡。 凱龍:療癒或死亡?

凱龍落入每個宮位的可能影響

  一九七七年,人類在土星和天王星的軌道間發現了一顆小行星,命名為「凱龍星」(Chiron)。發現新的星體預示著社會意識的改變,這個行星的特質也反映在一些重大的歷史進程上。舉些例子,人類在一七八一年發現了天王星,這跟一段革命和反叛的時期有關,當時美國開始反抗英國,法國也發生了激烈的階級戰爭,而拿破崙即將率領大軍橫掃歐洲。海王星是在一八四六年被發現,這與浪漫時期相互吻合,彼時針對貧民、年輕人、病患和需要幫助者的福利運動陸續地出現,代表人們渴望出現一種更完美的境界。而在一八四八年,革命浪潮襲捲歐洲。當年人類發現了冥王星,一方面與法西斯主義及集權主義的興起有關,另一方面則與心理學的出現有關,心理學這門新科學專門探索未知的深層心智活動。按照上述的說法,我們會發現凱龍星與神祕學和集體意識的重要發展有關。除此之外,凱龍的神話原型意義,也將有助於我們推論它在一個宮位中的影響。

  凱龍的父親是天神撒登(即土星),母親是海洋之神的女兒-海妖菲拉雅(Philyra)。根據神話,撒登和菲拉雅被撒登的妻子莉亞 (Rhea) 抓姦在床。撒登為了躲避妻子,把自己變成一匹種馬後逃跑,而他和菲拉雅的結晶就是凱龍。凱龍是一隻半人馬怪物,身體一半是人類,一半是動物。菲拉雅認為自己產下了怪物,因此十分地沮喪,她向眾神祈求,不惜任何代價擺脫自己的孩子,眾神回應了菲拉雅的祈求,把凱龍帶走,然後將菲拉雅變成一顆檸檬樹。

  凱龍的第一個創傷來自於母親的拒絕,無論凱龍落入哪個宮位,都會在該宮位代表的生命領域中,對拒絕十分地敏感。就象徵的意義而言,這就像當我們從母親收縮的子宮中被推向殘酷的世界時,感覺自己「失寵」了。我們感覺被困在一個分離又獨特的軀殼內,失去了與萬物一體的融合感。凱龍星的位置可能代表身體會在此產生問題,也代表原始的生理驅力和慾望,可能會跟邁向超越、純淨和神聖的引力產生衝突。土星的兒子凱龍本身就具備部分的神性和獸性,我們也是如此,不是全然地神聖,就是成為獸性本能的奴隸。我們會在凱龍星落入的宮位敏銳地感受到這兩種天性的衝突。

  凱龍在眾神的撫養之下,變成一個極有智慧的半神。他的獸性本能賦予了他大地的智慧和對大自然的親近。他就是美國印地安人所稱的「薩滿」(Shaman),意指有智慧的醫者。他通曉各種植物的藥性,將其運用在醫療和自然療法上,但他的知識不僅限於醫療,同時也研究音樂、倫理、狩獵、戰爭和占星學。關於凱龍超凡智慧的故事遠近馳名,因此許多天神和人間的高位者都把自己的子女送來,接受他的教育。他變成了天神子女的養父,教導傑森(Jason)、海格力斯、阿斯克勒(Asclpeius)、和阿基里斯(Achilles)等等。伊薇‧傑克森(Eve Jackson) 在一門討論凱龍的精彩演講中提到,凱龍主要傳授的課題是戰爭和醫療。2由此看來,凱龍精通一門製造創傷、再將創傷治癒的藝術。我們可能會在凱龍落入的宮位中,受到一些傷害或遭受破壞,但也可以獲得一種敏銳的覺知以及自覺性,讓自己能夠進一步地去幫助或了解他人。傑克森認為,凱龍的發現與心理治療的興起和流行有關。所謂的心理治療是在治療的過程中揭露痛苦的心理創傷。在許多醫者和治療師的本命盤中,凱龍都位居強勢的位置。

  凱龍會幫助人成為一位英雄,他不只傳授生存的技能,同時也灌輸文化和倫理的價值。他的學生不僅善於生存,同時也能在為國家或更大的整體服務時,創下豐功偉業。我們不僅可以在凱龍的宮位領域中教導他人,同時也能展現自己英雄式的潛力。我們可以在這個生命領域裡超越平凡,卻又不會與「現實人生」失去聯繫。凱龍在土星和天王星之間不規則地運行,暗示了兩種法則。首先,他們可以在現有的成就所能接受的範圍之內,實際地運用天王星大膽又創新的洞見和揭示。凱龍會將本能與智慧結合,也就是說,在凱龍所在的宮位中,我們可能具備了創造和直觀能力,但又可以兼顧務實性。

  在一場半人馬狂飲作樂的派對中,海格力斯用一隻毒箭誤傷了凱龍的膝蓋。這種毒來自於致命的九頭蛇怪物海德拉,凱龍即使用自己的靈藥也無法治癒傷口。我們從這個故事中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偉大的醫者因為一個連自己都無法治癒的創傷飽受痛苦。我發現在許多殘障者的本命盤中,凱龍星都佔有顯著的位置。殘障者往往能透過接受他人的服務,體會到人生的意義。很顯然地,最好的治療師通常都能覺察到自己的心理缺陷和精神官能症。心理學家阿道夫‧古根包爾(Adolf Guggenbuhl Craig)在著作《權力和助人的行業》(Power and the Helping Professions)中提到,「病人的體內都有一位醫生,而醫生的體內也有一位病人」。一位治療者如果越能感受到自己的痛苦和弱點,就越能幫助病人找到體內的治療者。

  眾神為了獎賞凱龍提供的服務,賜予了他永生不死的禮物。凱龍因此陷入一種怪異的處境:既不能治癒自己的創傷,也不能死去。他最後終於找到了一個解決方法。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曾經從眾神的手中偷走了火,因此遭受到處罰,被眾神打入地府,必須有人取代他在地獄的位置,他才能夠獲釋。凱龍不想要永生不死,就決定和普羅米修斯交換位置。由此看來,凱龍和普羅米修斯都是需要彼此的,而這也代表了兩種不同智慧的結合:凱龍擁有大地的智慧,能夠將這分智慧運用在更高的層次,普洛米修斯則是從眾神的手中偷走了象徵創造性願景的火,並且將火應用在人間。在凱龍的宮位中,我們必須將如火焰般的願景與實際的常識結合在一起。

  凱龍選擇了死亡。他接受死亡的必然性,甚至井然有序地安排死亡,所以可以和平又高貴地面對這件事情。有些人受到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ubler-Ross)的看法所啟發,接受了死亡和準備死亡的這些概念。凱龍對死亡的態度,以及對健康、治療和教育的廣博知識,都是我們這個世代的表徵。

   現在就對凱龍所主宰的星座下定論,還言之過早。由於凱龍是半人馬,所以有些占星家認為凱龍應該與射手座有關。其他人則覺得處女座比較合適,因為凱龍與治療和務實的智慧有關。現今電腦科技和統計研究方法的進步,也有助於評估凱龍的重要性。與此同時,我希望透過以下的簡單例子,來描述凱龍落入每個宮位的可能性,讓讀者更清楚地認識它在星盤中的影響力。

作者資料

霍華.薩司波塔斯(Howard Sasportas)

霍華.薩司波塔斯(Howard Sasportas,1948-1992) 是一位備受尊崇的美國占星家。他擁有人性心理學的碩士學位,並於1983年時與麗茲‧格林共同創辦心理占星學中心。他的著作包括《變化的眾神》(The Gods of Change)、與占星家羅伯特‧沃克勒合著的《太陽星座職業指南》(The Sun Sign Career Guide),以及與麗茲‧格林共撰的四本心理占星學的研討著作。

基本資料

作者:霍華.薩司波塔斯(Howard Sasportas) 譯者:韓沁林 出版社:積木文化 書系:Light+ 出版日期:2010-12-09 ISBN:9789861204277 城邦書號:VS0003 規格:膠裝 / 單色 / 5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