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特促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武林舊事‧卷一:青城劣徒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武林舊事‧卷一:青城劣徒

  • 作者:賴魅客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22-01-04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66折 263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263元,贈紅利13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49元
  • (更多VIP好康)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限時特價66折

內容簡介

二十五年磨一劍!《武林舊事》再重現! PTT鄉民一致盛讚,武俠網友一致推崇 ◆經典武俠文學作品◆ 這是一個「習武奇才」那些年被看扁的武林故事! 各方名人推薦(按姓名筆劃順序): 乃賴(編劇,武俠評論)、何敬堯(小說家,《妖怪臺灣》作者)、沈默(武俠作家)、林保淳(武俠小說研究專家,臺師大國文系退休教授)、星子(知名暢銷作家)、張草(知名暢銷作家)、戚建邦(武俠名家)、陳郁如(暢銷作家)、鄭丰(知名暢銷作家)、螺獅拜恩(人氣作家) ****** 青城派少年古劍,資質愚鈍低劣、一套入門劍法學得七零八落、更遭同門欺辱,一次比劍被峨嵋派小孩童羞辱大敗,氣得師父邱廣平盛怒一陣耳光將之打聾、掌門商廣寒將其逐出師門。 萬念俱灰的古劍,跳崖尋死不成,反遇當世第一高手狐九敗。性格孤僻冷絕的狐九敗發現古劍居然有特別的解劍天賦,百無聊賴下逼迫他自創劍法來跟自己挑戰,否則將成劍下亡魂,古劍只能孤注一擲…… 【目錄】 第一章 大雪 第二章 戰帖 第三章 悟劍 第四章 驚蟄 第五章 暴雨 第六章 鐵鍊 第七章 殘丐 第八章 花宴 第九章 盲女 ****** 媒體名家網友好評: 「整本《武林舊事》正如一把古劍,樸實而精準地指向了武林的核心:天人交戰的心性世界。我總以為,作品寫到最後,真正好看的是書寫者的人生體悟。《武林舊事》在劍法的設想上極其出色,唯確實打動我的仍是小說裡蘊含的情感、思維。」 ——沈默(武俠作家) 「繼金庸、鄭丰之後,又有武俠小說可以看了!而且還是好看、精彩的武俠小說。主角古劍在被師門欺負霸凌後,怎麼在特殊機緣下,靠自己的毅力,跟著前輩狐九敗學藝。在這複雜多變、險惡詭異的江湖中,他的屹立不怕苦的精神,讓人看得心驚膽跳,又萬分心疼。精彩推薦。」 ——陳郁如(暢銷作家) 「二十五年磨一劍,根本跟故事主人翁共同成長!」 ——張草(知名暢銷作家) 「文筆精湛、武打快意,一路讀下來酣暢淋漓,精彩無比!」 ——螺獅拜恩(人氣作家) 「十五年了,我依然在等著那個叫古劍的少年。」 ——何鵬(網路讀者) 「樸實細膩的筆觸、淒清感人的愛情、不動聲色的劇情鋪陳、看似簡單實而龐大的結構、還有那融入自己感情的創造,無不讓人凝神長思,久久回味。」 ——蠢災非q8546(網路讀者) 「乍一看來,武林舊事是一部非常不起眼的作品。毫無花俏的文字,平淡無奇的故事,中規中矩的敘事手法,還有毫不起眼的主角。在追求眼球效應的網路武俠中,簡直可以用樸素來形容了。可是,讀起來卻有一種熟悉而親切的感覺,讓你不知不覺中沉入故事,欲罷不能。就仿佛一杯清茶,初時淡淡的不覺其味,細細品嘗才漸入佳境,最後只留下滿口餘香。」 ——慧傑(網路讀者) 「《武林舊事》在文風上無疑深得金庸武俠神韻,在平淡而親切的節奏中,將讀者不知不覺的引入其中,欲罷不能。」 ——酒話桑麻(網路讀者) 「論設定,論格局,論筆法,《武林舊事》當為近三十年武俠第一。」 ——大雨(網路讀者)

目錄

【目錄】 第一章 大雪 第二章 戰帖 第三章 悟劍 第四章 驚蟄 第五章 暴雨 第六章 鐵鍊 第七章 殘丐 第八章 花宴 第九章 盲女

內文試閱

  第一章.大雪      臘月上旬,青城山彭祖峰上,時過三更,明月西斜,月光下白雪皚皚,一灰衣少年正自入神的舞劍,苦練青城派最基本的入門功夫⎯⎯「逐鹿劍法」。卻見劍招凌亂,似乎尚未領悟劍法要義,他一遍又一遍反覆練習,眼角下貼著兩行細細的冰柱,神情疲憊不堪,卻仍咬緊牙關強自苦撐。      忽然間後方響起另一少年的語音:「不對!不對!你這一劍刺偏了,這招『斜削鹿角』應是刺向對手的百會穴,再倒腕削向太陽穴;而你一劍就刺太陽穴,人家只要稍稍把頭一偏,你再無後招可用 !」說著撿起一根樹枝朝松樹幹刺去,再往下斜削斬斷一根旁枝,正是標準的『斜削鹿角』。      這少年一身黑衣,看上去比灰衣少年大了一兩歲,身旁還站著一位身穿綠綿襖的少女,倒比灰衣少年小了一兩歲。男的叫魏宏風,女的叫貝甯,是灰衣少年的師兄及師姐。      灰衣少年一心練劍,對這兩人的到臨竟渾然未覺。他慌忙將黏在臉上的淚柱撕去,似乎心事重重而未能專注,苦嘆道:「風師哥,您又何必白費苦心……」      「不要說話,專心看好!這招『迴風驚鹿』應使得虎虎生風,劍刃朝下,從頂上急速掃過……」魏宏風打斷他的話,邊說邊演,將十三招逐鹿劍法逐一演練,並詳細解說各招要義和使勁的竅門。      少年不忍拂逆師兄的一番好意,強打精神凝神觀注,心中卻不禁在想:「這些要訣師父不知教過多少次,早已背得滾瓜爛熟,只怪自己資質太過愚昧,要訣雖熟記,使出來卻往往不是那麼一回事 !」      不多會兒,魏宏風使完十三招「逐鹿劍法」,隨即督促少年練習,自己則在旁指導;卻見少年的劍法散亂無常,始終不得要領,偶有一兩招使得稍微像樣,貝甯即鼓掌叫好,但到了下一輪,又往往變了樣,如此再練半個時辰,反覆數十遍,卻看不出有什麼明顯進步,似乎今夜又將徒勞無功。      少年愈練愈是沮喪,突然將劍甩出,嘆道:「師父說的沒錯,我是朽木,不可雕也!」貝甯柔聲安慰道:「阿劍!你別灰心,常言道『勤能補拙』,只要你肯努力,總會練成的!」      不料這番話反而刺激了少年,雙手握拳憤然道:「勤能補拙!勤能補拙!難道我還不夠勤勞嗎?」猛抬頭望著天邊那如彎刀的弦月,聲音不禁有些哽咽:「老天爺未免太不公平!同樣一套劍法,有人幾天就學會,而我呢?      這一年來,我為了學這套本派最基本的入門劍招,日夜苦練,不敢跟著師兄弟們休息玩耍,每到半夜,不論刮風下雨,總偷偷到這裡練劍,這『逐鹿劍法』也不知練了幾千幾萬遍,到如今卻是一招也還不會!」說到後來,益加苦澀,淚水不禁又奪眶而出。      貝甯把劍拾起,遞還給他道:「不要難過 !說不定那天你突然開了竅,功夫突飛猛進,把我們都給嚇了一大跳呢?」      少年搖頭苦笑道:「李師弟年方九歲,入門不過半年,『逐鹿劍法』早就練得滾瓜爛熟;而我足足比他大了五歲,又早了半年入門,明天的月校若輸給他,還有臉再待下去嗎!」      貝甯道:「你也別擔心,李師弟雖會逐鹿劍,但畢竟年紀還小,氣力不如你;只要你用勁使劍,把他的劍震歪,應該不難取勝。」少年嘆道:「唉!逼不得已時,也只有這樣 !」說著收起長劍,三人並肩下山,少女仍一路安慰著少年,他卻默默無言。三人在道觀前分手,各自回房入睡。      少年躡手躡腳爬上床,蓋上被子,閉起眼睛,卻壓不住心中思潮洶湧:「爹和爺爺為了將我培育成劍術高手,打從六歲起就帶著我東奔西跑,四處拜師學藝。自少林、武當、丐幫、峨嵋、華山、崑崙,再到現在的青城派,拜遍了七大門派的名師,每個師父都說我不是習武的料,用各種名目把我逐離師門。      雖然如此,爹仍不死心,帶著我一試再試,總要找到適合我的武功路子才肯罷休;而爺爺深怕師父不肯認真教,從不敢少送拜師禮,於是我每換一次門派,家裡的田產就少掉一塊。這一次為了讓我順利進入青城派,把老家僅存的最後一塊田也給頂讓出去,臨上山時,爹認真的對我說:『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再沒學成劍法,不要回來見我!古家沒有這種窩囊子弟!』      然而,到了青城我還是如此的不堪造就。師父說:『這套「逐鹿劍法」是本派最粗淺的入門劍法,資質高者,十天半個月可成;一般人兩三個月亦可學通;悟性再差,半年也該足夠 !然而我苦練年餘,卻始終無法領會一招半式,怎麼對得起爹娘和師長!明天的月校若敗給李師弟,師父的責罵及師兄弟們的嘲弄,又該如何面對?』      少年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一會兒愧對父祖,一會兒對自己太過愚蠢的天資感到哀傷,一會兒又恐懼於次日的月校難關,憂心忡忡,暗地裡也不知流下多少眼淚,直至四更過半,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一覺醒來,見太陽已高高掛起,整個臥舖空無一人。他大吃一驚,嚇得冷汗直流,想必昨夜太晚入睡,才會如此晏起。慌忙起身著裝,心中正納悶:「師兄們都已起床勞動,怎麼沒人過來叫醒我?」      原來他勞務特重,每天必須比人早半個時辰起床才能按時做完,但整理棉被衣物時難免會發出一些聲響,習武之人耳聰目明,往往因此驚醒,除了受罵挨打,更惹得師兄們個個惱他。今天好不容易發現這個「撮鳥」晚起,大夥們決定要整他一次,不但不叫人,反倒輕聲細語躡手躡腳,深怕發出一點聲響將他驚醒而錯失好戲。      少年匆匆下床,手忙腳亂整好被褥隨即衝至農舍,提著木桶和扁擔又往茅廁奔去,裝了兩桶糞便。他力氣還不是很夠,平常只裝七分滿,如今眼看時間所剩不多,硬是裝到九分滿,咬牙扛起,搖搖晃晃挑到菜園;如此來回施了七八趟的水肥,只覺得腰酸腿軟,一個不支,失足跌個狗吃屎,衣服、褲子、甚至口鼻全都沾到糞便,他隨即往一旁的沙地滾了幾圈,再將糞土拍去。抬頭看日勢,心中暗暗叫苦:「糟糕!真要遲到啦!」急忙衝到溪裡,將全身泡在水中,冷得發顫,草草浸洗幾下,也不及擦身更衣,逕往山上奔去。      趕到練武場,大家正凝神觀看場中大師兄和二師兄的比試,少年心中涼了半截,心道:「慘了!已經比到最後,而我該是第一個出場之人。」      按青城派月校的規矩,是將各支派的弟子依武功高下排列,除入門未滿半年者免試之外,首先由武功最差者對次差者比劍,勝者再向倒數第三名挑戰,如此依序比試,直到首徒,最後贏的人再與師父練劍。月校與年校均為掌門商廣寒苦心創立的辦法,目的是考校各年輕弟子在一段期間來的武功進展,並激勵弟子們彼此競爭,勤練劍術。      他誠惶誠恐的走到師父邱廣平跟前,不敢直視,顫聲道:「師……父,徒兒該……該死,來遲了!」      邱廣平舉手欲打,卻見他全身溼臭,把手收回,厲聲道:「先到旁邊跪著看,離我遠一點。」      少年依言退開,找個無人的角落跪下,卻又聽見師父猶有餘憤道:「豬狗不如的東西,功夫練不好還敢遲到!」心中忐忑不安,刺骨的寒風陣陣刮過溼冷的身軀,他愈發抖得厲害 !      不多時,兩位師兄分出高下;二師兄魏宏風以一招「除豹安良」逼得大師兄江宏漢撤劍認輸,隨即退步道:「師兄,承讓了。」大師兄卻搖頭說道:「二師弟,你愈來愈厲害!我敗得心服口服。」      邱廣平平和的說:「阿漢,你能看開就好。雖然你入門在先,但風兒是本派罕有的奇才,能在他手下走過三十餘招,也不算差了!」江宏漢聞言恭謹的道:「師父所言極是,弟子今後會向魏師弟多加學習。」      邱廣平點頭稱許,又轉身對魏宏風道:「風兒,這一兩年來你找不到練劍的對手也挺寂寞,而為師也只有在月校時和你練上一練。再過一陣子等你把「襲豹劍法」都學得差不多時,可真不知再拿什麼來教你?」魏宏風道:「師父過獎,和您比起來,弟子的武功實在微不足道!」      邱廣平搖頭笑道:「差不了多少,進招吧!」      魏宏風雙手合拱,倒持劍柄,劍尖朝下,正是一般江湖上晚輩向長輩請教武藝的禮節;見師父點頭回禮後,翻轉右腕,長劍自下而上劃一圓弧,正是「驅狼劍法」中的一招「惡狼擺尾」,端是迅捷靈動,顯然已得其中精髓,邱廣平也以一招「驅狼劍法」擋架,並道:「不必再使『驅狼劍法』,直接從『搏熊劍』練起。      魏宏風應了一聲「是」,劍勢突變,由快轉慢,卻是虎虎生風,氣勢不凡,邱廣平亦以「搏熊劍法」對招,圍觀的眾弟子,個個看得目眩神馳,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欽羨,不禁想著:「不知那一天才能像二師兄這樣,可以將『搏熊劍法』使得如此凜凜生威。」      師徒倆一來一往將「搏熊劍法」拆解一遍後,劍風突變,一招快過一招,卻是「襲豹劍法」。只聽鏗鏗鏘鏘的劍擊聲連綿不絕,眾徒看得眼花撩亂,再也難以領會其中奧妙。原來早先的「搏熊劍法」只是一場示範,讓其他弟子觀摩學習,現在才是真正的師徒考校武功。      青城派共有五套劍法,依次為逐鹿、驅狼、搏熊、襲豹、尋龍,循序漸進,一套比一套深奧,前一套劍法若未能練得精熟決難再練下一套,如最簡單的「逐鹿劍法」,一般弟子只要花兩三個月就可學通,即使學成充其量也只能嚇嚇山裡的野鹿,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威力,卻是往後四套劍法的基礎。若未能完全領會「逐鹿劍法」,後面的「驅狼劍法」說什麼也難以學通。      接下來的劍法更是一套難過一套,以一般資質平平的弟子而言,兩年驅狼,六年搏熊,再苦練個二十年方能襲豹,至於青城的鎮派絕學「尋龍劍法」則不是人人可練,非得品性純良,資質優異,經掌門首肯後方可開始學習。若天分不夠即使窮畢生之力,亦難有所成。      而魏宏風卻是難得一見的習武瑰寶,入門不到六年已差不多學會了「襲豹劍法」,此一成就不但令同儕們難以望其項背,甚至放眼歷代的前輩也罕有聽聞。      過了百餘招邱廣平只是略佔上風,始終未能有明顯的優勢,遂後退一步,還劍入鞘。魏宏風亦收劍行禮,邱廣平含首微笑說道:「風兒,以你這般進境,恐怕不用再等一年半載,便能完全領悟這套劍法 !」魏宏風恭敬回道:「師父說笑,若非 您有所容讓,弟子恐怕難以走完這一百零八招『襲豹劍法』。」      邱廣平搖頭道:「練劍試招又何必讓?你天資極佳又肯勤學,看著你日日精進,作師父的心裡也歡喜,日後光大青城武學全看你了,只盼到時候可別忘了我這個啟蒙師父呀!」魏宏風隨即跪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弟子終此一生,絕不敢忘記師父的教誨之恩。」邱廣平微笑說道:「很好,你先退下吧!」說完斂起笑容,目光射向污衣少年,厲聲道:「古宏劍,起來跟小癸比試 !」      原來這污衣少年叫古宏劍,他全身又溼又凍,牙齒打顫吱吱作響,雙腿早麻,撐起身子挨挨蹭蹭走到場中,開口想對邱廣平解釋遲到的原因:「師……父,弟子……」      「廢話少說,快比劍!」這時場中已有一個小孩在等著,這個年幼弟子名叫李宏癸,入門剛滿半年,兩人相對而立,李宏癸至少矮了一個頭。對著古宏劍道:「這是小弟第一次月校,還請師兄指教!」雖然平常對這位師兄不怎麼瞧得起,在師父面前仍不敢失卻禮數,但看著他又髒又臭的衣身,卻不禁流露出鄙夷的臉色。古宏劍見此,也察覺到自己身上餘臭未消,萬分尷尬,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      兩人齊身向師父鞠躬行禮後,李宏癸率先出劍,卻是「驅狼劍法」,招招進襲,古宏劍則以「逐鹿劍法」小心應對,過了數十招,兩人鬥得齊鼓相當。「驅狼劍法」雖較精妙,但李宏癸入門不過半年,這套劍法只不過學到一點皮毛,反不如熟練的「逐鹿劍法」來得穩當;所幸古宏劍的「逐鹿劍法」也使得半像不像,正是半斤八兩,亂成一氣。邱廣平見二人使得亂七八糟猶似兒戲,不禁搖頭嘆氣,李宏癸年幼倒也罷了,但古宏劍卻始終不長進,著實令人氣結 !      久戰不下,古宏劍倒先心慌,思道:「以前每次月校都是跟師兄比試,打輸還說得過去;但這次面對的是第一次參加月校的小師弟,若還無法取勝,勢必會被人更加瞧不起!」只得漸漸增加力道,想將其長劍震落,他知道這樣做有點勝之不武,但這時為了求勝,卻也顧不了這麼許多。      每當雙劍相交,李宏癸就感到對方的勁道一次強過一次,震得虎口愈來愈疼,險將長劍脫手,只得儘量減少雙劍接觸的機會,眾弟子眼見此一情狀,對古宏劍更加鄙視不平,有人忍不住低聲罵了出來:「真不要臉!」      照理說來,同門比劍,其他的人只能在一旁靜靜觀看,不得發出任何聲響干擾到場中之人,但這次卻不見邱廣平斥責發話之人,眾人見狀也開始零零星星數落起來,有人道:「你技不如人,只會以大欺小,不是好漢!」有的說:「臉皮真厚,為了求勝,什麼事都作得出來!」「古爛劍,你不要再混下去啦 !像你這樣笨,練到一百歲還是『逐鹿劍法』,乾脆乖乖回家,種菜挑糞算了 !」話說完大家都笑了,原來古宏劍平日的勞務正是種菜養豬。這些斥責嘲罵的聲浪一一鑽進耳裡,他的臉皮那有這樣厚 !整張臉脹得赤紅,羞慚無地,再也不敢出力使劍。如此一來,兩人又打得難分難解。      邱廣平忽道:「小癸,用『逐鹿劍法』。」李宏癸聞言立即會意,隨即改攻他早已練熟的「逐鹿劍法」,成了「逐鹿劍」對「逐鹿劍」的一場競技;只是一個使得中規中矩,另一個卻破綻百出;再加上古宏劍心情凌亂,始終無法集中精神對敵,不出幾招,勝負已分,李宏癸的長劍抵在他的前胸。      李宏癸收劍拜謝師父,得意揚揚退下場,只剩古宏劍仍呆立在場中,兩眼茫然望著前方,似乎一時之間還難以接受這失敗的事實。邱廣平愈看愈火,斥道:「發什麼呆?輸了就可以忘記禮數嗎!」      古宏劍收心斂神,拘拘縮縮走到師父跟前,跪了下來。邱廣平舉掌欲打,卻見不遠處有一童子奔來,是廣榮師弟座下的弟子,遂緩緩把手放下。那弟子來到跟前,拜道:「啟稟邱師伯,有位峨嵋派的胡正風前來拜山,掌門師伯請您率眾師兄弟速去正武廳。」      邱廣平點頭回好,又對古宏劍道:「今天這筆帳,待會再和你好好算 !這個不中用的東西,最好每天燒香拜神,求求太上老君保佑你不要抽到今年的大校。」      原來青城派除了每月初一的月校之外,在每年的正月初九創派祖師誕生之日,另舉辦一場年度大校,以此考量各門弟子的武功進境。除了掌門商廣寒,青城派另有九名廣字輩的師弟每人各收十幾個徒弟,月校只是各人所屬的弟子相互比劍,而大校卻是各出兩名弟子,一為選派的代表,派出來的當然是各門下最傑出的弟子,由這九名代表比試,分出排名先後。另外還有一種抽試,即在每一門各抽出一位與試者,除了參加第一場比試的首徒及入門未滿一年者免試外,其餘弟子均有抽中的機會。這九位中籤者也要相互比試,列出一至九名。如此兩項排名合併,名次最前者,該門可獲得象徵青城武學榮譽的「玄天劍」。      邱廣平在眾師兄弟間武功僅次於掌門,教徒最嚴,首徒魏宏風在同輩弟子中出類拔萃,已連續數年不敗,而其餘弟子在他嚴教勤管之下亦極優秀,即使籤運再差,也能打入前三名,因此這幾年來始終穩坐第一教席。但自從收了古宏劍之後卻令他擔憂不已,今年的大校若由他中籤代表出賽,自己多年來辛苦建立的名聲,不免將毀於一旦。      想到這裡,邱廣平瞧著他污穢的外衣,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無名火,朝著古宏劍胸口狠狠踹了一腳,將他踢翻到好幾丈外。古宏劍摔個人仰馬翻,立刻掙扎爬起,維持跪姿。邱廣平道: 「你先回去更衣,換好衣服馬上趕到大廳,不要再丟我青城派的臉!」說罷,帶著眾徒逕往正武廳行去。      眾人來到大廳,只見黑壓壓的一片,已站滿青城弟子。掌門商廣寒坐在太師椅上,連遠字輩的師叔也都在場,分坐兩旁。正中站著一位四十來歲的漢子正和商廣寒對話,此人即是峨嵋派的胡正風,因門下弟子與青城派弟子發生衝突而受傷,今日來此是要討回一個公道。在他身旁站著數名弟子,當中一位右手綁著布帶,見到邱廣平等人進廳,即以左手指著他們道:「師父,砍傷弟子的,就是這三個人。」手指分別點向邱廣平的三徒潘宏聲、五徒林宏道及六徒郭宏宇。      那胡正風隨即道:「商大掌門,胡某說得沒錯吧!傷我徒兒的,果然是貴派弟子。想我徒兒郝大光年紀輕輕與貴派無冤無仇,絕不可能胡亂指認。」      商廣寒向三人瞪視一眼,道:「你們三個過來。」三人依言走到場中,商廣寒道:「這位峨嵋派的郝小友,真是你們所傷?」      三人面面相覷,一個個點頭默認。      商廣寒拍椅怒道:「胡鬧!平常我是怎麼告誡你們?習武之人最忌逞強鬥狠恃強凌弱。你們學藝未成,竟敢擅自在外惹事生非,敗壞本派名聲,非得嚴懲不可!」      胡正風在一旁道:「哼!恃強凌弱倒還不至於,充其量不過是以多欺少罷了。」      五弟子林宏道向來機敏,一看苗頭不對先行下跪,其餘兩名弟子見狀也跟著跪下,林宏道說:「啟稟掌門師伯,弟子知錯,下次再也不敢犯了 !不過當時的情景著實令人氣憤,若非本派遭受羞辱,弟子膽子再大,也不敢如此!」      商廣寒哼了一聲,沉道:「你們把當時的情形老老實實說一遍,不得有半句虛假。」      林宏道說:「上個月初師父吩附弟子和三師兄、六師弟到縣城辦事。時至正午,我們三人先到鎮上昇祥樓吃飯,一坐下來就聽到兩個峨嵋弟子正高談闊論,其中這位受傷的說道:『這些年來「百劍門」好生囂張,走到那都會碰到上衣繡劍的百劍弟子。』      接著那位姓劉的弟子說:『師兄說得極是,方才街角那幾個「長生劍門」的弟子,胸口處鏽了三把銀劍、四把銅劍,在百劍門中只不過排到第三十四名就自以為了不起,竟敢在大街上舞刀弄劍!』      那郝大光道:『哼!百劍門只不過是人數眾多的烏合之眾罷了,要不是我們六大門派不屑參與百劍大會,這些微門雜派那有機會封王稱雄。』」      講到這裡,卻見商廣寒的臉色沉了下去,林宏道不禁嚥了一口氣,繼續講下去:「當時我們聽到這裡都感到十分納悶,這幫人為何要把七大門派說成六大門派?於是弟子便上前請教他們,究竟何謂『六大門派』?」

延伸內容

〈比劍法武藝更重要的東西──閱讀賴魅客《武林舊事》〉 沈默(武俠作家) (因評論內文部分有雷,請讀者自行評斷是否閱讀) 《武林舊事》開頭古宏劍的衰慘經歷,大概第一時間就會聯想到《笑傲江湖》令狐冲、《天佛掌》姜青等角色的師門際遇。而世間第一高手狐九敗,也可見得金庸筆下的獨孤九敗、風清揚、謝煙客或柳殘陽所寫邪神厲勿邪等人物的身影。 狐九敗(後來是狐十敗了)與古宏劍(本名古劍)對劍法的傳授、思悟,則類似獨孤九劍的哲學用心;同時,也容易連結到《俠客行》狗雜種修泥偶所藏的羅漢伏魔神功及石碑上以圖所悟的俠客行神功。另外,我還聯想到溫瑞安《俠少》在廁所刺蒼蠅裡悟出絕頂劍術的關貧賤。古劍劍法因悟性啟動、內功生於各種陰錯陽差的機緣,也與令狐冲、狗雜種、狄雲相仿,所受霸凌或冤屈也頗有雷同。乍讀《武林舊事》之下,似曾相識感濃厚,實為典型的新派武俠寫法。 我以為,當代(21世紀)武俠小說書寫而今大方向有三:一是走在網路風潮上的中國玄幻仙俠類,致力於從現實中脫離的逃避主義,將天上人間混同,全心於另外的架空世界,但優秀的作品如烽火戲諸侯《雪中悍刀行》,仍舊隱晦埋著關乎現實的真心針貶;二是延續傳統與典範的寫法,如李永平《新俠女圖》、張北海《俠隱》、王駿《江湖無招》、東南《任俠行》、宴平樂《六合槍》等,雖然披戴著武林既有套路,但終歸在細部上各有各的獨特推演;第三種是勇於突破武俠制式,在主題、結構、人物塑造和核心精神等方面,有大幅度、大魄力的翻新,如喬靖夫《武道狂之詩》、徐行《跖狗》、《刀背藏身──徐皓峰武俠短篇集》、郭箏《大話山海經》、樓蘭未《光明行》、邱常婷《哨譜》等。 這套四卷、長達七十六多萬字、寫了二十五年的《武林舊事》,當屬第二路徑。從書名就可以讀見他的心懷,顯然也不介意被歸類在舊(新派武俠)行列裡。唯即便不具備小說疆界的拓荒精神,但並不代表是了無新意的作品,就像林海音透過女孩英子的視野去描寫舊北京社會風貌的《城南舊事》,看似緬懷追憶,但實際上不但反映了時代風貌與變異,且對人心的認識多有詮釋演繹,尤其是女性的處境、生存樣態,更是有深刻的觀照── 賴魅客正如日本的匠人,一生只做一件事,專注且長久的堅持,將所會的武俠寫法推展到極致,也就自然淬鍊出自己的聲音與風格。其筆名,想來是化自Maker(創客、自造者),創意與實作並行,也正符合小說創作的精髓。而《武林舊事》名之為舊,卻能夠把傳統武俠最核心的部分堅實化,並融入個人生命體驗,創造出可安然閱讀但又不勝唏噓的心境感受。 《武林舊事》把過去武俠小說的特點,盡力發演,比如說常見的武林大會,賴魅客針對百劍門(門派排行榜)和試劍大會賽程,就設計得極為細膩,讓人很難不聯想NBA、奧運會等世界、職業運動競賽,多想一些,或也有劍指體壇的意思。 抑或是那些千奇百怪劍法的經營,真正儼然一部《天下劍法大觀》,如尋龍劍法最後一招飛燕驚龍(臥龍生也有一套《飛燕驚龍》,曾翻拍為電影《仙鶴神針》、《新仙鶴神針》等),就是人在空中轉動,將身骨內縮,形似一顆急旋的球,練到絕頂,四面八方都可發出刺擊,而且旋轉圈數愈多,勁道就愈強,這創意是加入了體操或極限運動的概念吧。 還有被視為邪道、會使人癲狂失去自我的化身劍法(也很難不想到化功大法、吸星大法和辟邪劍法),則更有趣了,居然得從五歲前還是孩童就開始,練法極其殘酷,塗藥於手,再把劍以綿布纏綁在手,即便潰爛也不管,日以繼夜的將劍與手密合化,直至手劍同體,像是長成了一起,無論遇到什麼狀況,劍就是手,不可能脫體棄劍,「整個人變成了一把會動的劍」。 再舉一例,悟性和記性超強的苦海頭陀,跟人交過手,就能把對方的招式學得一分不差(這不啻於漫威電影《黑寡婦》裡的模仿大師吧)。學盡天下武學的苦海頭陀與狐九敗約定兩年後要以自創新招對戰,一生學會五百五十六套武功,其中劍法兩百三十二套的他,卻在決戰現場拋劍自戕,只因腦中充滿太多招式的他,完全想不出一記屬於己身的新招,就像狐九敗說的「他沒有敗給我,是敗給了自己」。是以,當狐九敗要古劍去思悟劍法時,說的是武藝,其內藏意味何嘗不是賴魅客的真心話──必須寫下唯有自己能夠寫出的武俠作品。 《武林舊事》這類劍法對人事物的寓意指涉,著實不勝枚舉。賴魅客在全力設想各式劍法的同時,又將劍法與人的關聯性,做出最大可能的結合。而奇觀也如的劍法設定、人體極限的鬥技畫面,除在隱喻上接榫著1950年代以來的新派武俠,特別是擅長將招式與人物個性、命運締合起來的金庸外,在華麗場面上,《武林舊事》又能拉回到1920-1940年代的舊派武俠,如超技擊派鄭證因所寫的《鷹爪王》,有著各式各樣的武功異想,打造出一萬花筒也似的技擊宇宙。 而狐九敗傳授給古劍的劍理,起於「劍本無常」,終於「世間無不敗之劍法,劍網再密,仍存縫隙,總有妙招可破之。所謂妙招:選最適當之時機,以最合宜之速度,取最精準之方位,攻敵最弱之要害。」其後,他為古劍所創有陰陽剛柔兼得、變幻無常的劍法命名之際,講著「天地無常,人物無常,劍亦無常」,因而起名無常劍法。 無常,一種持續變動生滅的人生觀,即是《武林舊事》的核心思想。不確定性與未知感,總是伴隨著生命與世界,無可遁逃。而單由古宏劍恢復本來名姓的古劍來看,就帶著一份用心,一方面是去除了宏大,回復原貌本真裡,體悟到再偉大的劍客仍然也都是一名普通人;另一方面,恐怕也是賴魅客暗藏著關乎舊與新的思維辯證,不管是怎麼樣傳統的老故事,亦都能以新視角找出新鮮事。 整本《武林舊事》正如一把古劍,樸實而精準地指向了武林的核心:天人交戰的心性世界。我總以為,作品寫到最後,真正好看的是書寫者的人生體悟。《武林舊事》在劍法的設想上極其出色,唯確實打動我的仍是小說裡蘊含的情感、思維。就以結尾來說吧,如同岸本齊史那套把忍法戰鬥演化到空前絕後的漫畫《火影忍者》出現了漩渦鳴人、春野櫻、宇智波佐助的第二代(也就是後續《火影新世代:慕留人》那些未曾經歷忍界大戰、活在和平裡的主角群像,他們得處理日常小事,走出前人們的偉大陰影),《武林舊事》也有了新生代── 前一代們,全都是活在家族振興、傳承的使命裡,必須繼往開來,不獨古劍被迫輾轉於各大劍門練劍,要光大古家門楣,郭綺雲甚至要自願挖掉自己的眼睛習武,以求練成盲人專使的魑魅劍法,成為劍缽,替啞父瞎母扛下重擔,接手殘幫,更不用說其他諸多角色活在家國宿命、非得成為絕強劍客的悲劇色彩,種種凡此。家庭可不是完全甜蜜的樂園,有時候呢身世會作為詛咒,綑綁著人的命運,乃至於無有出路,恐怖顛倒。 台灣盡得素樸筆法奧義的陳雨航在《小鎮生活指南》如是我寫:「……幾乎每一個人都是人性和他自己個性的俘虜,終其身無能掙脫,要不然我們為什麼要稱呼滿街的人是芸芸眾生?」 《武林舊事》寫的也是那樣被人性、個性所束縛的凡夫俗子。但人生裡還有比家族或劍法武藝更重要的東西,是這樣啊,人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人生。沒有什麼比自己的人生、走自己想要的道路更至關緊要。小說裡那幾句「誰說名師一定得出高徒?」、「誰說虎父不能有犬子?」、「做人並不是非練劍不可!」,委實是賴魅客贈給筆下人物,乃至於現實世界中新人類的真摯祝福吧。

作者資料

賴魅客

賴魅客 一個平凡的金庸迷,不自量力的嘗試寫一篇轟動武林的小說,寫了好久好久,驀然回首,却見劍客凋零,擂台冷落,幾度想退隱江湖! 感謝多年來不斷鼓勵與支持的讀友,讓我得以打起精神再度提劍獨舞。如今完稿了,總算給自己一個交待;也是對舊時代的浪漫,留下一個深深的鞠躬。 奇幻基地出版: 《武林舊事‧卷一:青城劣徒》 《武林舊事‧卷二:亡命江湖》 《武林舊事‧卷三:太白試劍》 《武林舊事‧卷四:決戰皇城(完)》 相關著作:《武林舊事‧卷三:太白試劍》《武林舊事‧卷四:決戰皇城(最終卷)》《武林舊事‧卷二:亡命江湖》

基本資料

作者:賴魅客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2-01-04 ISBN:9786267094013 城邦書號:1HO125 規格:膠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