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武林舊事‧卷四:決戰皇城(最終卷)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武林舊事‧卷四:決戰皇城(最終卷)

  • 作者:賴魅客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22-01-25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31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2022世界閱讀日,66折起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二十五年磨一劍!《武林舊事》再重現! PTT鄉民一致盛讚,武俠網友一致推崇 ◆經典武俠文學作品◆ 決戰皇城,十死無生!巔峰之戰誰能勝出? 他能否求仁得仁,堅持自己的武林之道? 最終卷終於迎來精彩大結局! 各方名人推薦(按姓名筆劃順序): 乃賴(編劇,武俠評論)、何敬堯(小說家,《妖怪臺灣》作者)、沈默(武俠作家)、林保淳(武俠小說研究專家,臺師大國文系退休教授)、星子(知名暢銷作家)、張草(知名暢銷作家)、戚建邦(武俠名家)、陳郁如(暢銷作家)、鄭丰(知名暢銷作家)、螺獅拜恩(人氣作家) ****** 暗地組織「赤幫」長期反抗朝廷,算計一場地宮大亂鬥剷除江湖人士與錦衣衛。逃出地宮的古劍,走進錦衣衛的沙河驛,卻遭許多百劍門人追殺,萬般無奈只好加入錦衣衛,從此臭名遠播。 古劍調查一樁貪污案,發現赤幫使用「暗場」手段威脅引誘百官以便控制利用,一場叛變起義帶來改朝換代的腥風血雨,無計可施的古劍只好向武功奇高的赤幫頭目,相約皇城外決戰一場十死無生的「死鬥」..... 從自創劍法,到闖蕩江湖,躲避追殺,參加太白試劍大會,當上朝廷錦衣衛千戶,太多無可奈何的古劍,最終能否揭開生死局,邁向他自己選的武道? 【目錄】 第二十五章 孽子 第二十六章 問柳 第二十七章 妖書 第二十八章 善園 第二十九章 暗場 第三十章 死鬥 第三十一章 解甲 ****** 媒體名家網友好評: 「整本《武林舊事》正如一把古劍,樸實而精準地指向了武林的核心:天人交戰的心性世界。我總以為,作品寫到最後,真正好看的是書寫者的人生體悟。《武林舊事》在劍法的設想上極其出色,唯確實打動我的仍是小說裡蘊含的情感、思維。」 ——沈默(武俠作家) 「繼金庸、鄭丰之後,又有武俠小說可以看了!而且還是好看、精彩的武俠小說。主角古劍在被師門欺負霸凌後,怎麼在特殊機緣下,靠自己的毅力,跟著前輩狐九敗學藝。在這複雜多變、險惡詭異的江湖中,他的屹立不怕苦的精神,讓人看得心驚膽跳,又萬分心疼。精彩推薦。」 ——陳郁如(暢銷作家) 「二十五年磨一劍,根本跟故事主人翁共同成長!」 ——張草(知名暢銷作家) 「文筆精湛、武打快意,一路讀下來酣暢淋漓,精彩無比!」 ——螺獅拜恩(人氣作家) 「十五年了,我依然在等著那個叫古劍的少年。」 ——何鵬(網路讀者) 「樸實細膩的筆觸、淒清感人的愛情、不動聲色的劇情鋪陳、看似簡單實而龐大的結構、還有那融入自己感情的創造,無不讓人凝神長思,久久回味。」 ——蠢災非q8546(網路讀者) 「乍一看來,武林舊事是一部非常不起眼的作品。毫無花俏的文字,平淡無奇的故事,中規中矩的敘事手法,還有毫不起眼的主角。在追求眼球效應的網路武俠中,簡直可以用樸素來形容了。可是,讀起來卻有一種熟悉而親切的感覺,讓你不知不覺中沉入故事,欲罷不能。就仿佛一杯清茶,初時淡淡的不覺其味,細細品嘗才漸入佳境,最後只留下滿口餘香。」 ——慧傑(網路讀者) 「《武林舊事》在文風上無疑深得金庸武俠神韻,在平淡而親切的節奏中,將讀者不知不覺的引入其中,欲罷不能。」 ——酒話桑麻(網路讀者) 「論設定,論格局,論筆法,《武林舊事》當為近三十年武俠第一。」 ——大雨(網路讀者)

目錄

【目錄】 第二十五章 孽子 第二十六章 問柳 第二十七章 妖書 第二十八章 善園 第二十九章 暗場 第三十章 死鬥 第三十一章 解甲

內文試閱

  第二十五章 孽子      盛夏的成都府彭山縣靈泉村梯田阡陌縱橫一片油綠,一陣達達馬蹄聲劃破鄉野的寧謐,四川衛所千戶司馬笑領著十餘名廠衛以及京城來的稅監太監王順,浩浩蕩蕩走進彭家,不喝茶也不客套,劈頭就問:「可喜可賀!彭員外你這水田底下埋藏無數銅礦,日後享用不盡!按本朝律法,這地底下的金銀銅鐵均屬朝廷,一般百姓商賈若欲保留此地,一甲須納貢五至二十兩白銀,你這十二甲的銅礦貨真價實,只算一百二十兩已屬優渥,不知備妥了沒?」      彭富田一臉愁容,顫聲道:「官爺!您瞧瞧這整片綠油油的稻田,哪來的銅礦?誰不知種田辛苦,一輩子攢不了幾個錢,您要的數目若不售屋賣產,實在籌不出來!」      司馬笑笑道:「這是說咱們冤屈了你?好大的膽子!你羞辱我司馬笑不打緊,這位京城來的欽差大人王公公,這些年不知瞧過多少礦地?地底下有什麼東西,可瞞不過他的一雙慧眼!如若不信,不妨試挖看看!」      彭富田眼睛一亮,道:「大官爺!您當真讓咱挖?若是挖不到礦,是否可免去礦稅?」      司馬笑笑道:「你挖自己的地,誰管得著?若當真沒找到銅礦,當然不徵稅!」      彭富田欣然道:「咱們現在就去挖!在場的官爺和鄉親都可做個見證!誰是誰非,馬上見真章!」說著叫三個兒子快去柴房取鋤頭,就怕官爺反悔!      不一會兒眾人來到田裡正待要挖,卻見司馬笑道:「這是彭家的田,哪兒有礦你最清楚,在哪試挖,應請王公公指定才是。」      王順笑道:「我看除了這裡以外,其他地方都有礦,就這麼來吧!你們往下走六階,再往東十六步,挖六尺見方六尺深即可,若當真找不到礦,就算咱們弄錯吧!」      彭富田總覺得事有蹊蹺,內心忽感不安,但事到如今,還能說不嗎?果然三個兒子走到定位,卻見這塊地上的水稻長得不好,大兒子彭聲遠說道:「這塊地的稻子特別凌亂,好像被人……」      「你想說什麼?這是你的地,稻子種不好還想牽扯什麼?」話未說完,已被司馬笑一陣搶白。此人官威極大,向來不講理,就算再有道理,多說也只是自找麻煩!附近圍觀的村民及農戶都不敢太靠近,更別說開口幫腔!      彭富田道:「別說了,快挖吧!」只見三個兒子一鋤一鋤翻開溼土,很快金石交碰的鏗鏘聲此起彼落,顯然三人都挖到石頭。一名校尉過來搶走鋤頭,挖起一個人頭大小的石頭,色彩斑斕,帶點金屬光輝,送到王順眼前,但見他點頭微笑道:「果然沒錯!這是上好的銅礦石,彭員外,你可要發大財啦!」      彭富田哭喪著臉道:「官爺您饒了我吧!這……」      卻見司馬笑聲色俱厲道:「事到如今還想狡辯!莫非你嫌要交的礦稅不夠多?」      彭富田欲言又止,正自悲憤,卻見獨生愛女彭月荷突然衝到司馬笑跟前下跪道:「司馬大人,請您饒了咱們彭家吧!月荷願意嫁入司馬宅第,為妾為奴,服侍一生,永不後悔!」說到這裡已是淚如雨下!彭妻雙腿一軟,已是站立不住!      司馬笑笑道:「採礦納稅天經地義,本無通融之理;但我大明朝立國最重孝道,就衝著妳這份孝心,或許可以再做考慮。不知王公公意下如何?」      王順面帶微笑,尚未答腔,卻見彭富田拉住女兒的手道:「我不同意,我彭富田寧可賣田售宅籌出銀子,也不要我女兒墜入萬丈深淵,過著永無天日的日子!」事到如今,他竟豁了出去!      司馬笑隨即變臉道:「你好大的狗膽!竟敢辱罵本官!來人啊!把這家人通通抓起來!」      話說完緹騎四出,正要逮人,一聲「且慢!」頗有氣勢,發話之人身形矮瘦,卻手持七尺長棍,身旁一人持劍,鬢髮凌亂長鬚未修,略作易容,似乎不希望被人認出真貌。      司馬笑道:「你們是哪個道上的?」      那持棍者笑道:「在下錦衣衛千戶陸建祥。」      司馬笑笑道:「原來是當年跟在牟斌大人身旁的小跟班,倒是升職得挺快,旁邊這位帶劍的仁兄又是誰?」      卻見陸建祥笑道:「你無須知道。」      司馬笑道:「兩位不遠千里從京師趕來,不知有何指教?」      陸建祥正色道:「奉牟斌指揮使之令前來清理門戶!司馬笑,你身為成都衛所千戶,負責監視查察巴蜀一帶的不肖府官,理應肅反肅貪,卻假借職權,作威作福,欺壓良善,橫徵暴斂,敗壞我大明錦衣衛名聲,閣下若還尊重王法,就該俯首認罪!」      司馬笑道:「是誰讓你來這誣陷本官?你我同為千戶,別以為抬出牟頭兒的名號便可狐假虎威!」      錦衣衛常尊稱他們的指揮使為「頭兒」,如以前的「狐頭兒」、「袁頭兒」;但有些姓氏並不適用,如姓牛的、姓朱的,姓牟的也不宜,因此牟斌上任之後,極少人敢在背後叫他「牟頭兒」,司馬笑顯然已是怒火攻心,才會如此口不擇言。      卻見陸建祥仍面帶微笑,亮出令牌道:「這是牟指揮使的令牌,要我等查明事實真相,勿枉勿縱;若是對方狡賴詭辯,意圖……」      「大膽!」司馬笑怒道:「方才你也親眼所見,這塊地隨便一挖都是銅礦,本官究竟哪來的橫徵暴斂狡賴詭辯?」      「是嗎?你等著瞧。」說著往樹林飛奔而去,不一會拖出一人,雙手捆綁嘴內塞布,褲腳沾上田間溼泥,但論衣著神色卻似地痞無賴,而非一般莊稼漢!      司馬笑神色稍變,隨即恢復寧定,笑道:「他是什麼人?」      陸建祥把那人嘴上的破布拿掉,說道:「郭發,成都衛所司馬千戶在問你話呢?」      那人道:「小的郭發,平日在縣城裡做點小買賣。」      陸建祥笑道:「偷搶拐騙也能叫買賣?你說話老實點,否則馬上送到錦衣衛大牢吃苦頭!」      那人咧嘴窘笑道:「小的不對!只是平常都這麼介紹自己,一時難改!」      陸建祥道:「告訴千戶大人,你為何在此?」      郭發瞧著司馬笑銳利的雙眼,身子忽然不由自主的發抖道:「小的……不敢說?」      陸建祥道:「別擔心!我們敢來,自有抓人的把握。你再支支吾吾,今天若不能立刻定他的罪,明日他必殺你滅口!」      郭發本是個賭鬼,知道這個時候再不大膽押注,必定全盤皆輸。不再往錦衣衛瞧去,深吸一口氣道:「我說,是您的屬下錦衣百戶梁松成要我……」      話未說完,司馬笑身旁一名百戶站出來罵道:「一派胡言?你說清楚,我什麼時候要你做這種事?」      郭發道:「就在前天,您弄了六顆礦石,要小的埋在彭家梯田由上往下第六階向東走十六步之處,趁夜埋下後向您回報。本來說好事成之後要給我三兩銀子,卻又臨時反悔,只給二兩。」      「胡說!我明明給了你五兩……」說到這裡,瞧見司馬笑陰冷的眼神,這才驚覺自己說錯話!原來中飽私囊這種事,司馬笑自己常做,卻痛恨下屬欺騙,梁松成急著解釋,卻捅了更大的簍子!漲紅著臉道:「這五兩銀子,是賭錢輸給你的。」      陸建祥笑道:「別愈描愈黑啦!是真是假,其實一挖便知。司馬千戶,你敢不敢再挖下去,若能在這片田裡找到第七顆礦石,我們馬上賠不是。」      司馬笑乾笑道:「你叫我挖我就得挖嗎?國庫空虛,咱們奉旨徵收礦稅,你可知稅監大人點到的地,就算不挖也得繳!可別忘了,這裡由王公公主持,還輪不到你出頭!」      王順道:「司馬千戶言之成理,咱們奉旨徵稅,若每塊地皮都得試挖幾遍,要弄到何年何月?」錦衣衛負責監視各地藩王官員有無貪腐造反,全國的官員無不懼怕,但若論在皇上面前的親疏信任,仍不如宮裡的太監,名義上雖無從屬,實際上卻不敢不尊重。      陸建祥道:「王公公所言甚是,咱們就暫且不挖;但在下尚有一事想請示公公,若有人狐假虎威,假借幫您徵稅的名義,卻四處要脅壓迫這些平民百姓,該如何處置?」      王順假裝驚訝道:「有這種事?」      陸建祥道:「三年前某位大官爺瞧上成都南街一個賣豆腐的婦人陳氏,但這陳氏與丈夫周義福育有二子,恩愛幸福,豈有改嫁之理?這位大人卻沒因此而打退堂鼓,羅織一個罪名,硬說那周義福勾串赤幫有造反作亂之意,抓進牢房一連幾天嚴刑拷打,弄得奄奄一息,陳氏為了營救丈夫,不得不同意改嫁,做了這位大官爺的第七位小妾。      「放出來的周義福腿瘸手斷,無法謀生,便入了殘幫,兩個五、六歲的兒子也只能跟著親娘一道走,小孩到了這個年紀也懂得一些事,又藏不住對這個後父的恨,不經意的說出日後長大要為父報仇的話,輾轉傳到這位大官爺耳裡,不久之後便告失蹤!兩天後錦江上漂著兩具浮屍,正是這兩個小孩!陳氏受不了這個打擊,當夜便上吊身亡!」      陸建祥雖未指名道姓,但眾人都往司馬笑臉上瞧去,卻見他面帶微笑,信心滿滿,似乎不怎麼擔心,笑道:「這故事挺可憐的,還有嗎?」      陸建祥道:「少說還有十來件,若要一件一件的講恐怕到天黑也說不完。就拿今天這個例子,彭家的閨女長得花容月貌,下個月就要訂親,想說先去成都大慈寺求籤還願;卻不幸在這個時候被您瞧上了眼,硬要納為小妾,彭老爺不肯,便說他們的田地有銅礦,此事的原委,不知公公清不清楚?」看到對方這副德性,陸建祥心中有氣,索性直接指名道姓!      卻見王順搖頭道:「你說的這些,可有確實的證據?」      陸建祥道:「人證很多,就怕他們畏於權勢不敢出面指控;至於物證,說實在,取得不易。」      王順道:「司馬千戶,您是不是得罪了京城的人?怎麼派人不辭千里的前來大找麻煩?」      司馬笑道:「大人說得極是!想是下官早年年少氣盛,只問是非不問人情,不知不覺中得罪了不少人。」      王順轉頭對著陸建祥道:「我王順奉旨徵稅,司馬千戶向來配合有度,為了執行朝廷的指示是嚴厲了些,但還算奉公守法。只憑幾句市井傳言,拿不出真憑實據,別想在本欽差面前抓人?再說司馬千戶乃朝廷命官,豈能容你隨意逮捕再濫刑逼供!」說到後來義正詞嚴,聲色俱厲,擺出他欽差大人的無上官威,聲勢嚇人!      卻見陸建祥笑道:「誰不知王公公在聖上面前也算說得上話的人?咱們錦衣衛再怎麼大膽,也不敢對您有絲毫不敬!但正因如此,下官想您應十分清楚現今國庫空虛,需錢孔急,才會派您老依旨徵稅;但若有人私扣稅金,不知傳到當今聖上耳裡,會作何處置?您剛正不阿,當然不會做這種事,但萬一有人背著您收十繳一,中飽私囊,壞了您的任務,又傷了您的官聲,難道您還要護著他?」      王順道:「當然不會!但還是那句老話:證據在哪裡?」      陸建祥取出一本帳簿唸道:「四月初九,王萬金,三千六百兩;二月十八,劉成虎,六千五百兩……」      司馬笑臉色大變,喝道:「你手上拿的是什麼東西?」      陸建祥笑道:「沒什麼,只是昨夜從你們家帳房那借來的。」      司馬笑反應頗快,轉身對王順道:「啟稟公公,這位帳房上個月犯錯被卑職狠狠訓斥一頓,沒想到他表面恭順,暗地裡卻挾怨報復,編撰假帳,意圖誣陷,請大人明鑑!」      王順心裡清楚,這帳本不但千真萬確,而且司馬笑連自己也矇了!原本說好六四分帳,我六你四,這個狗東西卻虛報數目,變成你六我四,哼!還想要我護著你!但又怕司馬笑情急之下,把自己也給抖了出來,只好微笑不語,靜觀其變。      陸建祥收起帳本,仍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笑道:「司馬千戶,你出身山西貧農,父親早逝,留下你娘和八個小孩,連年饑荒餓死了六個,你獨自到京城闖蕩,留下一個弟弟和母親相依為命,日子仍然十分清苦,對吧!」      司馬笑不悅道:「那是我家的事,與你何干?」      陸建祥轉頭對著王順道:「王公公,不知您有沒有到過司馬千戶在錦江河畔的宅第?」      王順感覺有些不安,猶豫了一下才道:「不常去,多為公事。」      陸建祥道:「下官無緣進入,只能從望江樓眺望,這才發現這司馬千戶的家不但占地寬廣,牆內無論亭臺樓閣迴廊曲折還是假山蒔花無不華美,比起川西首富洪承泰的百花莊毫不遜色。王公公您若哪天告老還鄉,在揚州城裡蓋個什麼翠碧園、綠玉園的,恐怕也要遜色三分?除此之外,聽說裡面還有無數的寶貝,再加上妻妾成群奴僕眾多;敢問司馬千戶,咱們錦衣千戶正五品,一年俸祿不過兩百二十石,您是如何買得起這豪宅,養得起這麼多人?」      一番話同時驚怒兩個人,司馬笑心中浮現殺機,但王順畢竟老於江湖,轉念忖道:「錦衣衛這些傢伙,平常見到咱們宮裡當差的恭恭敬敬,沒想到卻在背地裡窺東查西,不但曉得我在家鄉購地蓋宅,連『翠玉園』之名都查了出來!這個陸建祥忒也大膽,只帶著一個隨從,竟敢招惹『落井石』司馬笑!哼!查到我的翠玉園又如何?還不知你能否走出這個村子呢?」      想到這裡多瞧了一眼陸建祥身旁的持劍隨從,忽然心中一震,憶起兩個月前回京述職時,不止一名同僚跟他提過「千戶古劍」這個人,都說此人雖然官銜不大,卻是武功極高城府更深,有關他的傳言很多,但總而言之,沒事別去招惹此人。再瞧這二人老神在在有恃無恐的模樣,顯然是有備而來,弄不好連我也脫不了身!哼!你司馬笑也敢對我耍心機,我王順又何必為你冒這麼大的風險!想到這裡話鋒一轉,對著司馬笑道:「司馬千戶,這是怎麼回事?恐怕得請你說個清楚!」      這麼大的證物,藏不起來也解釋不清,平常說話溜轉的司馬笑愣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王順冷哼一聲,對著手下道:「這是他們錦衣衛之間的事,咱們別蹚這渾水,走吧!」說完頭也不回拂袖而去!      陸建祥取出一封信函道:「這是給你的駕帖,若能束手就擒,或許還能不死。」說完飛擲而出,穩穩飄落在司馬笑手上。      司馬笑見他露出這一手,輕視之心盡去,環顧四周,忖道:「這傢伙功夫確有長進,身旁那人雖不開口,看來亦非等閒之輩,但就憑兩個人能奈我何?莫非在樹林裡埋伏了大隊人馬?不可能!我千餘緹騎遍布巴蜀,人多絕對瞞不過?這次帶來的人雖不多,但其中有三名百戶八名總旗個個均能以一當十,就算你有百餘人,能奈我何?」想到這裡膽氣一壯,隨手撕碎駕帖獰笑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種假文偽句,不看也罷!你們兩個假冒欽差意圖作亂,大膽妄為莫過於此!來人啊,誰殺了他們,重重有賞!」      話說完成都衛所十餘人紛紛掄起兵器圍攻二人,村民們怕刀劍無眼,自動往後退走,膽小一點的不敢觀看,只想趕緊躲回家去以免慘遭池魚之殃,然而奔行不過百來步忽聞一聲慘叫,打鬥之聲戛然而止,回頭一望,但見圍攻者紛紛刀劍落地,司馬笑搖晃兩下,倒地不起!      陸建祥收棍,攤開一張紙朗聲道:「這是牟指揮使親簽的派令,本人自即日起正式接任成都衛所指揮使。你們這些人跟著司馬笑,這幾年應該做了不少壞事吧!」      眾衛個個嚇得臉色慘白,紛道:「有道是人在官門,身不由己!尚請大人明鑑,原諒則個。」      陸建祥道:「如今元惡已誅,各位只要能痛改前非,既往不咎!但若再惡習不改,傷天害理,休怪我無情!」眾衛們如獲新生,大喜所望,個個磕頭如搗蒜。      持劍之人不受此禮,默默走到數丈之外。陸建祥叫眾衛起身,交代幾句善後之事,走到持劍同僚身旁,神情恭敬道:「今日之事,若非千戶大人出手相助,恐怕……」      持劍者道:「這是職責所在,本應如此!陸兄,你今天起正式升為千戶,與我再無差別,別再這麼稱呼!」      陸建祥道:「若非您不吝指導,在下的棍法恐怕還難以入流;若非您力薦,在下亦難升任。提攜之恩,教武之義,陸某沒齒難忘。」      那持劍者道:「錦衣衛中像你這般辦事牢靠品德亦佳之人不多,這裡是我的家鄉,我唯一能做的,便是給他們一個好官。」      陸建祥道:「承蒙您和指揮使大人如此看重,陸某不敢怠懶,不敢貪求,更不敢狂妄!」      持劍之人輕拍其肩道:「我信得過你!回到驛站第一件事就去抄司馬笑的家,先發點銀子給那些無辜的妻妾,剩下的看帳本依比例送回原處,能還幾成算幾成!但應要求他們別張揚,以免徒生枝節。你知我不愛露臉,這些煩心的事就交給你。我此行另有私事,將在芙蓉客棧多待兩天,若還有什麼難以解決,可派人來找!」話說完擊掌數聲,一匹駿馬奔至跟前,上馬離去。      這個身懷絕世武功卻行事低調,連做個善事都得偷偷摸摸的人,就是江湖上惡名昭彰人憎鬼嫌的錦衣衛千戶——古劍。

延伸內容

各方名人推薦(按姓名筆劃順序) 乃賴(編劇,武俠評論)、何敬堯(小說家,《妖怪臺灣》作者)、沈默(武俠作家)、林保淳(武俠小說研究專家,臺師大國文系退休教授)、星子(知名暢銷作家)、張草(知名暢銷作家)、戚建邦(武俠名家)、陳郁如(暢銷作家)、鄭丰(知名暢銷作家)、螺獅拜恩(人氣作家)熱情推薦! 「整本《武林舊事》正如一把古劍,樸實而精準地指向了武林的核心:天人交戰的心性世界。我總以為,作品寫到最後,真正好看的是書寫者的人生體悟。《武林舊事》在劍法的設想上極其出色,唯確實打動我的仍是小說裡蘊含的情感、思維。」——沈默(武俠作家) 「繼金庸、鄭丰之後,又有武俠小說可以看了!而且還是好看、精彩的武俠小說。主角古劍在被師門欺負霸凌後,怎麼在特殊機緣下,靠自己的毅力,跟著前輩狐九敗學藝。在這複雜多變、險惡詭異的江湖中,他的屹立不怕苦的精神,讓人看得心驚膽跳,又萬分心疼。精彩推薦。」——陳郁如(暢銷作家) 「二十五年磨一劍,根本跟故事主人翁共同成長!」——張草(知名暢銷作家) 「文筆精湛、武打快意,一路讀下來酣暢淋漓,精彩無比!」——螺螄拜恩(人氣作家)

作者資料

賴魅客

賴魅客 一個平凡的金庸迷,不自量力的嘗試寫一篇轟動武林的小說,寫了好久好久,驀然回首,卻見劍客凋零,擂台冷落,幾度想退隱江湖! 感謝多年來不斷鼓勵與支持的讀友,讓我得以打起精神再度提劍獨舞。如今完稿了,總算給自己一個交待;也是對舊時代的浪漫,留下一個深深的鞠躬。 奇幻基地出版: 《武林舊事‧卷一:青城劣徒》 《武林舊事‧卷二:亡命江湖》 《武林舊事‧卷三:太白試劍》 《武林舊事‧卷四:決戰皇城(最終卷)》 相關著作:《武林舊事‧卷三:太白試劍》《武林舊事‧卷一:青城劣徒》《武林舊事‧卷二:亡命江湖》

基本資料

作者:賴魅客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2-01-25 ISBN:9786267094044 城邦書號:1HO128 規格:膠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