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武林舊事‧卷二:亡命江湖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武林舊事‧卷二:亡命江湖

  • 作者:賴魅客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22-01-04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315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 (更多VIP好康)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二十五年磨一劍!《武林舊事》再重現! PTT鄉民一致盛讚,武俠網友一致推崇 ◆經典武俠文學作品◆ 獨挑錦衣衛四大統領,四種怪異兵器招招致命! 各方名人推薦(按姓名筆劃順序): 乃賴(編劇,武俠評論)、何敬堯(小說家,《妖怪臺灣》作者)、沈默(武俠作家)、林保淳(武俠小說研究專家,臺師大國文系退休教授)、星子(知名暢銷作家)、張草(知名暢銷作家)、戚建邦(武俠名家)、陳郁如(暢銷作家)、鄭丰(知名暢銷作家)、螺獅拜恩(人氣作家) ****** 自創九十七招「無常劍法」的古劍,與宮中出逃的太子寵妃程漱玉,逃過錦衣衛四大統領的致命追殺,手上卻多了玄鐵鍊限制行動,且古劍身中喪心病狂五色針,種下隱憂! 兩人一邊隱藏身分逃命、一邊遊歷江湖,往太白山挑戰二十年一次的試劍大會!不料錦衣衛發出高額懸賞令,致使各路高手、殺手、陰謀、詭計,對兩人傾巢而出,身陷危境…… 【目錄】 第十章 大佛 第十一章 賭局 第十二章 斷劍 第十三章 冰川 第十四章 樂遊 第十五章 劍缽 第十六章 敘舊 ****** 媒體名家網友好評: 「整本《武林舊事》正如一把古劍,樸實而精準地指向了武林的核心:天人交戰的心性世界。我總以為,作品寫到最後,真正好看的是書寫者的人生體悟。《武林舊事》在劍法的設想上極其出色,唯確實打動我的仍是小說裡蘊含的情感、思維。」 ——沈默(武俠作家) 「繼金庸、鄭丰之後,又有武俠小說可以看了!而且還是好看、精彩的武俠小說。主角古劍在被師門欺負霸凌後,怎麼在特殊機緣下,靠自己的毅力,跟著前輩狐九敗學藝。在這複雜多變、險惡詭異的江湖中,他的屹立不怕苦的精神,讓人看得心驚膽跳,又萬分心疼。精彩推薦。」 ——陳郁如(暢銷作家) 「二十五年磨一劍,根本跟故事主人翁共同成長!」 ——張草(知名暢銷作家) 「文筆精湛、武打快意,一路讀下來酣暢淋漓,精彩無比!」 ——螺獅拜恩(人氣作家) 「十五年了,我依然在等著那個叫古劍的少年。」 ——何鵬(網路讀者) 「樸實細膩的筆觸、淒清感人的愛情、不動聲色的劇情鋪陳、看似簡單實而龐大的結構、還有那融入自己感情的創造,無不讓人凝神長思,久久回味。」 ——蠢災非q8546(網路讀者) 「乍一看來,武林舊事是一部非常不起眼的作品。毫無花俏的文字,平淡無奇的故事,中規中矩的敘事手法,還有毫不起眼的主角。在追求眼球效應的網路武俠中,簡直可以用樸素來形容了。可是,讀起來卻有一種熟悉而親切的感覺,讓你不知不覺中沉入故事,欲罷不能。就仿佛一杯清茶,初時淡淡的不覺其味,細細品嘗才漸入佳境,最後只留下滿口餘香。」 ——慧傑(網路讀者) 「《武林舊事》在文風上無疑深得金庸武俠神韻,在平淡而親切的節奏中,將讀者不知不覺的引入其中,欲罷不能。」 ——酒話桑麻(網路讀者) 「論設定,論格局,論筆法,《武林舊事》當為近三十年武俠第一。」 ——大雨(網路讀者)

目錄

【目錄】 第十章 大佛 第十一章 賭局 第十二章 斷劍 第十三章 冰川 第十四章 樂遊 第十五章 劍缽 第十六章 敘舊

內文試閱

  第十章 大佛      散會之後,數千名殘丐一哄而散。這些人從四川的各角落來到偏西的成都城,回去時,自然是往東的人最多,往西的人最少,二人都不挑,偏向南行去,讓人猜不著。      兩人沿著錦江往南急行,直到到天色漸暗才發現一葉扁舟,未見舟子。這小舟頗為腐舊,不知還能不能用?程漱玉叫古劍將船底翻上,抬起一邊,鑽下去借月色檢查船底,發現有三處小縫。這難不倒她,叫古劍將船平放回去,用匕首拆下船舷上一片無關緊要的木板,準備修補。這時卻見上游有條小舟,順著水流緩緩划行,立刻喊來。      小船划近,那舟子見叫船的是兩名衣衫襤褸的壯年殘丐,眉頭深鎖,掉頭想走,程漱玉趕緊將一錠銀子扔到船上,那舟子才擺出笑臉,前來接人。      程漱玉跳上小舟,問道:「敢問老伯貴姓大名?」那舟子年約五旬,想是船夫做得夠久,送往迎來,生離死別的事瞧多了,自有一種飽經事故的滄桑之感,說道:「老朽陳漢,不知兩位要去那?我的船小,頂多只能在岷江上走,二位若要到長江,勞煩在宜賓換大船。」      「我們走一步算一步,這裡往南會經過那些地方?」陳漢道:「若晝行夜宿約莫一天半可到嘉定,三天可達宜賓。程漱玉拿出一只元寶道:「明日此時,若能趕到嘉定,這就是你的。」「我盡力就是!」別說殘丐,就是一般人也少有出手如此豪爽,船夫知道這兩人不是普通人物,不敢多問,提起精神賣力划行。      這時天清氣朗,春風徐來,月色皎潔,程漱玉卻不肯太早入睡,一會兒說花香正濃,唱起兒歌;一會兒說星光燦爛,數起星星。她睡不著,古劍也別想休息,一下子催著他說故事,一下子纏著他講笑話,若不就範,決不放他睡覺。      古劍那是此道高手?被逼得沒辦法,只好說說少林達摩祖師一葦渡江和武當張三丰悟創太極劍法的事蹟,但這些她早聽熟了。古劍忽然想起以前徐宏珉作的一首「反詩」,頗為有趣,便道:「我有一個結義兄弟……」程漱玉跳起來驚道:「什麼?有人肯跟你這種人結拜?」古劍道:「他和我同為青城派裡學藝最不精的兩名徒生,彼此惺惺相惜。」程漱玉笑道:「那就難怪!」      古劍道:「當時我常被師長責罰、師兄嘲弄,總覺得普天之下,我最悲慘 !他就作了一堆歪詩、反詩,說我還不夠格稱作悲慘。」程漱玉笑道:「唸一首聽聽。」      古劍吟道:「七個爹爹八個娘,丈夫之中我最忙,百萬將軍一個兵,齊心侍奉狗大王。」程漱玉覺得有趣,問道:「第二句是什麼意思?」古劍解釋:「這人好不容易娶了一房媳婦,這媳婦卻同時有好幾個丈夫,有的負責賺錢,有的負責育嬰,有的負責家事,有的負責遊樂……。這個慘人是其中勞務最重,工作最忙的一個,只因他最不受寵。」程漱玉樂了,開懷笑道:「真是好詩,但第一句也怪,爹娘多了有何不好?」      「那有什麼好?」古劍道:「有的要他用功讀書,有的要他認真習武,有的要他賣力耕作,有的要他努力經商……十五個爹娘管十五樣,不把人煩死才怪!」程漱玉本來笑得闔不攏嘴,忽然間不知想到什麼傷心事,緩緩斂起笑容,過不多時,眼淚竟撲簌簌落了下來。      古劍溫言問道:「怎麼啦?」程漱玉未答,開始抽抽搭搭起來。過了一會,見她哭泣漸緩,古劍才道:「是不是想家了?你故鄉在那?若有機會,也可以陪你回去瞧瞧。」      程漱玉凝視古劍,忽然貼在他胸口嚎啕大哭起來,過了半晌,才推開他,抽抽噎噎的說:「我有三對爹娘,生父、生母自小離散……養父、養母不知去向……而義父、義母和義兄……不知還歡不歡迎我回去……」      古劍看著她淚痕未乾的臉,思道:「程姑娘看來不過十七八歲,卻也有一段坎坷的經歷。但她想笑便笑,想哭便哭,活得暢快多了 !」      程漱玉哭夠了便躺在船上,又逼著他再講幾個笑話,古劍只好講幾個徐宏珉說過的笑話,這些笑話在他的生花妙嘴下說出來,聞者無不捧腹大笑;但經由古劍轉述,便似炒菜忘了放油,煮湯忘了加鹽,平淡又無趣,說沒兩則,程漱玉已沈沈入睡。      這次換古劍睡不著,脫下外衣,輕輕覆在她身上,望著滿天星斗,瞧著程漱玉,不知怎麼又想起了郭綺雲,就這麼胡思亂想起來,始終難以成眠,索性起身,看著船頭的陳漢問道:「老伯您划了這麼久,不累嗎?」那陳漢道:「累死人啦!但不努力划怎能按時趕到嘉定,賺到姑娘的賞銀?」古劍道:「您不妨先睡一會,由我來划一段。」那陳漢道:「這可是你自願的,那賞銀?」古劍道:「賞銀自然是您的。」      陳漢點頭交出船槳,倒下便睡。古劍運起雙槳,划了幾下,時而朝東,時而轉西,水花四濺,船身搖晃不已,那陳漢終於受不了,起身要回船槳道:「別小看河裡的水,看似柔軟其實力道大且變化多,要順勢而為,別用蠻力!」只見他雙手不停搖著木槳,配合著水流急緩,快慢有節,平穩流暢的在河道中順流而行,示範了好一陣子,再將木槳交給古劍。      古劍若有所悟,用心體會陳漢的手勁,當年他從至陽至剛的少林寺出來,轉往崇陰尚柔的武當學藝,小小年紀只知力強勁猛才是剋敵之道,怎麼也想不通柔能克剛、圓轉如意的武學真意,但這番似乎開了竅,從一拉一拖一翻一壓中感受河水流動的變幻莫測,宜引導而非對抗,領會得愈深,扁舟便愈行愈快,愈划愈不覺累,直到子夜過後,陳漢才醒來替他。      次晨醒來,發現船上擺了不少酒菜,原來程漱玉又起了饞,一早便催陳漢至附近市集沽酒買菜。      時當春盛,湖面上波光瀲灩,夾岸竹柳爭秀,萬花爭芳,一陣春風徐徐吹來,暖融融香馥馥令人舒歡。程漱玉洗淨了臉,又恢復原先美美的容貌,嫣然笑道:「請用膳,木大俠。」說著遞來一碗瘦肉粥。      古劍感到一陣溫馨,正待要扒,忽然想起一事,說道:「上了岸之後,你可不能再叫我『木一竹』,否則再碰到識字的人,又會被識破。」程漱玉笑道:「不能叫『古劍』,又不能叫『木一竹』,那乾脆把兩個名字合在一起,就叫『古木』如何?」      這名字也頗怪異,卻又說不出那裡不對,古劍扒了幾口飯菜,看著程漱玉狡黠的眼神,才轟然想到:「這『古木』兩字直寫下來,不也是『十呆』嗎?不知不覺,又被拐了一次!」放下碗筷,作出一付正經八百的神情道:「我真有那麼呆嗎?」      程漱玉再也憋忍不住,把嘴裡的飯菜全給噴到江中,抱著船舷,笑得前仰後合,小船搖晃不止,過了良久,才正起腰桿說:「好吧!就叫你『古勝』好了。祝你參加試劍大會時,百戰百勝!」      古劍在船板上將這兩個字左右調換,上下顛倒的拆解幾次,確定沒有問題,才點頭接受。      兩個人邊吃邊聊,這頓飯吃了半個時辰才完,古劍再接下搖槳划行,程漱玉喚陳漢來吃,陪著他說話解悶。這個舟子見識頗廣,似乎對武林中的事也略知一二,一眼便知兩人絕非真的殘丐,卻也不說破。      聊到一半,程漱玉忽問:「這岷江也不算小河,怎麼咱們走了半天,也沒見到別的船?」陳漢放下碗筷道:「兩位不知嗎?聽說成都百花莊、重慶縉雲山莊和自貢白晶堡三家劍缽,聯手挑戰峨嵋三少,相約在嘉定大佛的手背上比劍。據說兩邊都是一等一的年輕好手,為了看這場熱鬧,附近方圓數百里內所有大小船隻都被租走了。要不是昨天我家裡有事,恐怕也早被人高價僱走。」      程漱玉眼睛睜得老大,急道:「什麼時候開始?比多久?」陳漢道:「昨天下午就開始了。聽說三個劍門希望能分別比鬥峨嵋三少,這樣就要一連比上三天九場,但峨嵋派只想比試三場,一天結束。」程漱玉失望的道:「那就完了,峨嵋派不想多比,你能逼他嗎?」      陳漢道:「那可不一定,如果第一天三個劍門贏了兩場以上,峨嵋派為了討回顏面,自會答應再比兩天,咱們現在還沒見到半艘船回頭,恐怕比試還沒完。」程漱玉又精神起來,轉身對古劍道:「划快一點!說不定還趕得上一兩場……」      小舟飛快的順流而行,古劍和陳漢兩人交替划船,申時過半,已遠遠看到嘉定大佛。程漱玉鑽進船艙,從包袱裡取出一件華麗女衫,正是蕭乘龍曾逼古劍穿過的那一件,她嗅了一下,似乎還留有一點餘味,暗地裡淺淺一笑,還是換了上去。換裝後現身,笑著對古劍說:「你的衣服給我穿了,怎麼辦?」      衣衫華美,由她穿起來,更添秀色。古劍顏面微紅,不敢直視,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卻見陳漢蹲進艙內,從一個木箱子裡取出一件男衫道:「換上這件吧!千金大小姐跟乞丐在一塊,人家會怎麼想?」他拿出來的衣服,也是極平常的工服,古劍換好裝出來一瞧,配上他臉上化的老妝,看來就像程漱玉身邊的奴僕。      程漱玉笑吟吟道:「阿勝,本小姐要你買的胭脂水粉買齊了沒?少了一樣,回去剝你的皮……」      兩人並肩立在船尾,玄鐵鍊被長衫包裹在裡面,只要不亂動,倒也不易露出馬腳。      大佛安坐在岷江東岸,頭齊凌雲山頂,腳踏江邊,依岩端坐,俯視三江。離大佛不遠的江心上,佈滿大大小小船隻不下兩三百艘,有只立著一兩個人的小舟,也有擠上了二三十人的大船。      這尊佛像大的驚人,高二十四丈,光是腳板的厚度就超過人的身長,雙掌緊貼膝蓋,左手背上站著雙方的親友師長,右手背才是鬥劍的平台,離腳底約莫有八九丈高。除了山頂的一小片空間、大佛肩膀及佛像旁的九曲棧道外,陸地上已無任何視角可清楚觀看到鬥劍的情況,難怪大家都要租船觀戰。這時第三場鬥劍已經開始,人人忙著引頸觀望,也沒人注意到古劍這條微不起眼的小舟。      即使有船也未必能有好位置,離岸太遠瞧不清楚,離岸太近則仰角太高,就算看得到,也會把脖子給弄酸。最恰當的距離約莫是離岸二十丈左右,這種好位子卻泊了三艘精美的畫舫,用鐵鍊鎖成一排,從上游開始看來,第一艘畫舫漆成淺藍,舫頂雕出一片片的細雲圖案,刻著「縉雲舫」三字;第二艘畫舫繽紛華麗,佈滿各式各樣的鮮花,刻著「百花舫」三個字;第三艘畫舫則雪白晶亮,舫頂橫木上刻著「白晶舫」三個字。原來這是三家劍門的座船。      正在大佛右臂上比劍之人,分別為白晶堡的閭丘允照與峨嵋派孫少真。這次白晶堡只來兩個人,另一人是閭丘允照的父親閭丘項山,站在佛像左手背上就近觀戰,所以白晶舫上空無一人。縉雲山莊的楊放剛剛輸了一場,被帶到佛像上方的凌雲寺內檢討,只剩下幾名門徒留在船上。唯獨中間的百花莊畫舫上高朋滿座,洪子揚在下午的第一場劍戰中,打敗了顧少白的「封雪劍法」,洪承泰滿臉歡笑和船上的仕紳官吏武客們喝酒聊天。      陳漢的小舟想從前方插進去,無奈前排擠滿了大小船隻,一艘緊靠著一艘,誰也不肯讓開。程漱玉這身打扮也不宜亂來,正自無計,忽聞後方有人喊道:「知府大人來了!知府大人來了!大家請讓讓!」      往後一看,果然有一位頭戴烏紗帽之人和一位捕頭,正搭著一葉小舟往此處飄來,此人乃是成都知府蔡開,大官要過,擋道的船隻自動往兩旁靠去,很快讓出一條水路。程漱玉叫陳漢緊跟在他們後面走,不明究理的人以為他們也是蔡開的跟班,不敢多話。      這艘船便狐假虎威的來到百花莊畫舫前方,正是最好的船位,站在此處,一招一式都能瞧得清清楚楚。古劍凝神觀戰,但見雙方劍光霍霍,鬥得正是精采!      這佛像的手背,長寬均有數丈,但既不圓也不方,更不向一般擂台一片平坦,而手指處往下急斜,一個不慎,便可能摔得粉身碎骨。在上面鬥劍之人,一招一式一進一退都得小心謹慎,兩人數次分合,每次交手都短短幾招便即分開,顯然還在相互試探。      程漱玉可就沒法子清靜的看,正後方的畫舫上充斥著江湖門外漢,不懂得專心欣賞鬥劍,一句接著一句的外行話鑽進她的耳朵,想不聽也不行。      蔡開一爬上畫舫,眾人無不起身相迎,主人洪承泰拱手笑道:「知府大人您來晚了,九場劍賽比了五場半才到,可真不給我洪某人面子。來!先罰五杯五糧液再說。」說著親切的將蔡開拉至主客位置坐下,眾人才敢依序就坐。      蔡開也搖手笑道:「我蔡開酒量是出了名的差,這五杯烈酒下肚,恐怕得醉到後天才醒,那後面這三場半的好戲,可不都落了空?」說完眾人都笑了。      身旁的捕頭張颿道:「這可不能怪咱大人,昨天殘幫在望江樓前聚會,數千多名殘丐湧進成都城,誰曉得會發生什麼事?自然得派出全城捕快官兵嚴加戒備。直到他們鬧哄完了,才敢離開省城,驅車趕來。」      洪承泰另一邊的嘉定知州俞顯卿反應奇快,起身道:「知府大人負責盡職,連乞丐、殘丐這些賤民都肯關心照顧,著實令屬下等人感到汗顏!不愧是為官的榜樣。」說完其餘的知縣官紳都趕緊附和,直誇知府大人仁民愛物。      蔡開喜顏逐開,不知不覺喝了一杯酒道:「這些殘丐的命雖不值錢,數千名殘丐,咱們洪莊主一根指頭就可以買了下來……」說到這裡眾人又笑。蔡開續道:「大家該知道殘幫和丐幫的過節,咱們做父母官的,總不希望在境內發生事端,自然是非管不可。」眾人點頭稱是。      洪維周忽問道:「聽說殘幫這次的聚會是要選出新的幫主和劍缽,不知結果如何?」      張颿道:「劍缽是一位女瞎丐,幫主便給了她爹郭世域,說也奇怪,本來三派講好要比武奪帥,但那女瞎丐跟本沒出手,他們卻全哭成一團,就這麼把劍缽和幫主給定了下來。」      洪承泰道:「這可真令人意外!據說前幾天一個少年聾丐與李奇鋒比劍,結果雙方不分上下。此事震驚巴蜀武林,大家以為這少年必是殘幫內定的劍缽,沒想到全猜錯 !莫非這女瞎丐真有三頭六臂?武功竟高過丐幫舵主?」      張颿搖頭道:「我特別問了李奇鋒,他說那倆個殘丐是冒牌貨。」程漱玉聽到這些,不由自主的晃了一下,把注意力全轉到耳朵上,卻聽洪承泰笑道:「張總鏢頭真愛說笑,好好的人幹嘛冒充殘丐,貪玩嗎?」      張颿忽然壓低嗓音,咕咕噥噥的說了一大串,程漱玉用心傾聽,也只能聽到零星幾個字,卻給她拼湊出大概。      本來錦衣衛辦案不喜歡地方官吏插手,但這次精銳齊出卻處處吃瘪,不禁都急了 !於是蕭乘龍等人先後找上了成都知府,要他協助暗查。四大統領交待下來,蔡開那敢不賣力?責成張颿查察了三天三夜,仍一無所獲。      洪承泰富甲一方,交遊廣闊,若肯幫點忙,找起人來便多一分把握。所以張颿把古程二人的特徵習性都說了出來,希望他能幫上忙。洪承泰問道:「聽說成都城這陣子來了不少錦衣衛高官,有朋友還說他曾看過王遂野和金克成兩位統領,不知這兩個人犯了什麼重罪?怎麼會驚動錦衣衛四大……?」蔡開趕緊對著他比出一個禁聲的手勢,並道:「這是宮廷秘事,咱們還是別知道的好。四位統領大人都不愛張揚,就算當面看到,也別公開認人。」      張颿道:「要犯的武功非同小可,諸位若有發現身上互綁麻繩的可疑殘丐,只要秘密知會在下即有重賞,可別親自動手逮人。」      這時佛手上的鬥劍愈見激烈,眾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雙方各試了百餘招後才開始各施絕學,在圓滑的平台上纏鬥不休。孫少真搶到面向江面的方位,「點燈劍法」使將開來,氣勢大盛。      峨嵋派是著名劍派,歷代高人不斷創思傳承,至今已留下十七套劍法。其中以「出雲劍法」、「封雪劍法」及「點燈劍法」最具盛名,並稱峨嵋三絕劍。峨嵋山有五大奇景,分別為日出、雲海、雪山、佛光、燈影,這三絕劍的創悟便與其中的雲海、雪山、燈影有關。      點燈劍法擅攻、封雪劍法擅守、出雲劍法則迷離繁複,三套劍法各有優點,卻也都不易修習,數百年來,從沒聽過有人能全部精通。決定授劍時,通常是依該門徒的個性來選擇他該學那一套劍法;如積極奮進豪縱剛強之人,宜修習點燈劍法;溫文質樸冷靜平和之人,宜修習封雪劍法;而心思慎密膽大心細者,適合練的則是出雲劍法。      古劍在峨嵋派學劍時,峨嵋三少就是風雲人物,雖然彼此年紀相近,但因本事相差懸殊,雖識不熟。只記得孫少真桀驁不馴,頗有傲氣,倒是挺適合修習這套擅攻強擊的點燈劍法。      峨嵋山捨身岩前的沼氣或磷,每遇夜風就到處飛揚,發出瑩光,這就是燈影。出現之時,虛空中有無數燈光,在岩下閃耀明滅,忽升忽降,有時群起而撲來,有時落在岩邊不見。      修習點燈劍法的門徒,每當燈影出現時,即使在睡夢中也得起身,帶到捨身岩上。此時千萬燈光明滅起落,交替流動,習劍之人便將這稍縱即逝的燈光,想像成對手的諸般要害,對著燈影猛刺。久而久之,刺出來的每一劍自然快捷無倫,飄忽難防。      點燈劍法十劍九刺,幾乎全是進手招式。孫少真側身向著對手,右足在前,左足在後,重心略微前傾,每刺一劍便往前移一碎步,速度加快,勁道更猛。閭丘允照長劍不斷橫削,雙劍相交,發出連綿不絕的脆響,雖然都擋住了,但點燈劍法一陣疾刺,卻令他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卻。      一進一退之間,兩人自佛像手腕處打到手背,再到中指。大佛的手指處往下急斜,愈靠近末端,坡度愈陡,兩人相距四尺,高度也差了四尺,閭丘允照的頭恰好與孫少真的膝等高。於是一人彎腰往下疾刺,一人仰首橫削。      這種地方一般人跟本無法站立,但這兩人下盤極穩,一步一步踩得踏實,手上的劍招卻絲毫未見減緩。有人忍不住輕聲喝采起來,卻慘遭白眼,還沒打完,你窮樂什麼?別壞大家興致 !      閭丘允照一直退到中指的第二指節處,再讓一步便難站得穩。此處離地八丈,眾人的心都懸在半空,開始議論紛紛,江上有人忍不住大聲喊道:「認輸了吧!掉下去可不好玩!」      此時卻見閭丘允照斜削正架,妙招迭生,身子左閃右跳,就是不肯再退半步,竟及時穩住了劣勢。之前閭丘允照不斷的往後,是因為他還有後路可退,直到他被退到絕境時,才不得不將自身潛力全逼了出來,將「輕猿劍法」輕盈靈動的特長發揮得淋漓盡致。      白晶堡的輕猿劍法也是武林一絕,講究的是步履輕盈,劍法靈動,要使得好,輕功絕不能忽略,自貢以產井鹽聞名,閭丘家是自貢最大的鹽商,輕猿劍法便是在鹽堆鹽田上練出來的。

作者資料

賴魅客

賴魅客 一個平凡的金庸迷,不自量力的嘗試寫一篇轟動武林的小說,寫了好久好久,驀然回首,卻見劍客凋零,擂台冷落,幾度想退隱江湖! 感謝多年來不斷鼓勵與支持的讀友,讓我得以打起精神再度提劍獨舞。如今完稿了,總算給自己一個交待;也是對舊時代的浪漫,留下一個深深的鞠躬。 奇幻基地出版: 《武林舊事‧卷一:青城劣徒》 《武林舊事‧卷二:亡命江湖》 《武林舊事‧卷三:太白試劍》 《武林舊事‧卷四:決戰皇城(最終卷)》 相關著作:《武林舊事‧卷三:太白試劍》《武林舊事‧卷四:決戰皇城(最終卷)》《武林舊事‧卷一:青城劣徒》

基本資料

作者:賴魅客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2-01-04 ISBN:9786267094020 城邦書號:1HO126 規格:膠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