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武林舊事‧卷三:太白試劍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武林舊事‧卷三:太白試劍

  • 作者:賴魅客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22-01-25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31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2022世界閱讀日,66折起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二十五年磨一劍!《武林舊事》再重現! PTT鄉民一致盛讚,武俠網友一致推崇 ◆經典武俠文學作品◆ 試劍大會輪番獨鬥四大劍門,勝敗一招之間! 各方名人推薦(按姓名筆劃順序): 乃賴(編劇,武俠評論)、何敬堯(小說家,《妖怪臺灣》作者)、沈默(武俠作家)、林保淳(武俠小說研究專家,臺師大國文系退休教授)、星子(知名暢銷作家)、張草(知名暢銷作家)、戚建邦(武俠名家)、陳郁如(暢銷作家)、鄭丰(知名暢銷作家)、螺獅拜恩(人氣作家) ****** 太白試劍大會從「爭劍賽」「求劍賽」「排劍賽」「奪劍賽」,以決定金劍最後歸屬。本屆過程中爆發抽籤不公傳聞,四大劍門為堵悠悠眾口,同意敗部復活,而殘幫請求古劍出賽,條件是與幫主之女郭綺雲成親。 百劍門之白鶴莊及縉雲山莊的滅門慘案,種種證據皆指向在太白山上觀劍的錦衣衛指揮使狐知秋及四大統領,古劍卻開口為其洗清嫌疑,反倒給自己挖了一個「貪圖榮華、狼狽為奸」的大坑..... 【目錄】 第十七章 緣定 第十八章 往事 第十九章 苦酒 第二十章 卻亂 第二十一章 地宮 第二十二章 無涯 第二十三章 沉冤 第二十四章 離殤 ****** 媒體名家網友好評: 「整本《武林舊事》正如一把古劍,樸實而精準地指向了武林的核心:天人交戰的心性世界。我總以為,作品寫到最後,真正好看的是書寫者的人生體悟。《武林舊事》在劍法的設想上極其出色,唯確實打動我的仍是小說裡蘊含的情感、思維。」 ——沈默(武俠作家) 「繼金庸、鄭丰之後,又有武俠小說可以看了!而且還是好看、精彩的武俠小說。主角古劍在被師門欺負霸凌後,怎麼在特殊機緣下,靠自己的毅力,跟著前輩狐九敗學藝。在這複雜多變、險惡詭異的江湖中,他的屹立不怕苦的精神,讓人看得心驚膽跳,又萬分心疼。精彩推薦。」 ——陳郁如(暢銷作家) 「二十五年磨一劍,根本跟故事主人翁共同成長!」 ——張草(知名暢銷作家) 「文筆精湛、武打快意,一路讀下來酣暢淋漓,精彩無比!」 ——螺獅拜恩(人氣作家) 「十五年了,我依然在等著那個叫古劍的少年。」 ——何鵬(網路讀者) 「樸實細膩的筆觸、淒清感人的愛情、不動聲色的劇情鋪陳、看似簡單實而龐大的結構、還有那融入自己感情的創造,無不讓人凝神長思,久久回味。」 ——蠢災非q8546(網路讀者) 「乍一看來,武林舊事是一部非常不起眼的作品。毫無花俏的文字,平淡無奇的故事,中規中矩的敘事手法,還有毫不起眼的主角。在追求眼球效應的網路武俠中,簡直可以用樸素來形容了。可是,讀起來卻有一種熟悉而親切的感覺,讓你不知不覺中沉入故事,欲罷不能。就仿佛一杯清茶,初時淡淡的不覺其味,細細品嘗才漸入佳境,最後只留下滿口餘香。」 ——慧傑(網路讀者) 「《武林舊事》在文風上無疑深得金庸武俠神韻,在平淡而親切的節奏中,將讀者不知不覺的引入其中,欲罷不能。」 ——酒話桑麻(網路讀者) 「論設定,論格局,論筆法,《武林舊事》當為近三十年武俠第一。」 ——大雨(網路讀者)

目錄

【目錄】 第十七章 緣定 第十八章 往事 第十九章 苦酒 第二十章 卻亂 第二十一章 地宮 第二十二章 無涯 第二十三章 沉冤 第二十四章 離殤

內文試閱

  第十七章 緣定      各劍門的劍主陸續上臺抽籤,由於每一組只能有一家劍門出頭,誰都不希望和傳言中幾個厲害的劍缽同組。丐幫幫主駱龍排在第三十六位上臺,給范濬抽到的竹籤是乾組第二劍門,原先抽到乾組的劍門個個如喪考妣!其餘的人則暗自慶幸。      青城派和丐幫都來了不少人,這兩派似乎頗有交情,不但聚在一塊,兩位門主更是並肩而立,談笑風生,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有傳言中的瑜亮情節;而殘幫遠遠聚在另一角落,以人數而言也算聲勢浩大,他們的籤表排在第五十九位,劍主郭世域神情嚴肅,抽起竹籤瞧了一眼,臉色卻更加慘白,顫巍巍的握著,紀青雲伸手拿來喊道:「乾組第九劍門。」全場譁然,都說丐殘之爭提前對決,這回可有趣了!      只見郭世域低著頭走回殘丐堆中,到場關切的數百名殘丐個個陷入愁雲慘霧,古劍暗暗瞧了一眼郭綺雲,她雙手合十,倒是不驚不懼神色寧定。而駱龍、衛飛鷹和范濬等人亦面帶微笑,似乎不把殘幫的劍缽放在眼裡。      籤愈抽到後面愈令人緊張,閭丘項山在第七十八位上臺,抽到艮組第十劍門,雖然避開了范濬和郭綺雲,卻碰上了遼東長劍門的好手柳安太,仍將是一場惡戰。      然而最折磨人的還在後頭,由於青城派排在倒數第二的一九一籤,先抽完的劍缽沒人敢先行離去,就是得確定魏宏風不會跟自己同組。隨著籤筒上的竹籤逐漸減少,人們的心情反倒忐忑不安,每一次唱名都會引起一陣驚呼,提早額滿的劍組自然歡欣鼓舞,剩下的則是一陣唏噓。輪到商廣寒上臺時,整個拔仙臺鬧哄哄難以安靜,剩下兩個空位,竟在乾組和艮組!就連一直胸有成竹的駱龍,臉色都有些異樣。      商廣寒拿起竹籤,廣場上突然一片寧靜,當紀青雲報出「乾組第一劍門」時,全場轟然,再也沒有人聽見接下來的老學究在唸什麼……      只見駱龍的微笑似乎凍結在風中,商廣寒亦是神情凝重,走到前方拱手道:「實在太不巧了!」駱龍道:「真是不巧極了!」兩位劍缽則默默凝視對方,不免流露出一種惺惺相惜的敵意。      籤盡人散,拔仙臺上的人們一哄而散,只是幾家歡喜幾家愁。洪嬌蕊早一步奔回忘憂坊報告,古劍等人走到時,洪承泰已經得知抽籤的結果,安慰閭丘父子道:「別擔心,長劍門的『流風劍法』雖是遼東一絕,比起丐幫和青城派,卻也談不上可怕。」楊繼道:「三十幾年前我還是一個年輕氣盛的小伙子,曾和柳安太的爺爺柳五心有過一番比試,誰也沒占到便宜。事後回想他的長劍雖然有些邪門,倒也未必沒有破綻。可惜事隔多年,當年的招式也忘得差不多。」      閭丘項山道:「感謝兩位前輩指教,我們盡力就是。說來還得感謝老天爺,沒讓我抽中乾組。」洪承泰笑道:「說得極是,這一組實在太嚇人了!叫兩個有闖進『奪劍賽』本事的劍缽提前在『求劍賽』一決勝負,實在太過殘忍。」洪嬌蕊問道:「用抽籤來決定組別實在不公平!每一組只有一人能出頭更是奇怪?難道沒有更好法子來試出真正的前十六名?」      古銀山道:「洪大小姐說得不無道理,然而百劍門要靠試劍大會分出一到一百名的排序,如果讓每個劍缽都比個過癮才分出高低,恐怕比個一年半載都還沒完呢?所以才定出『求劍』、『爭劍』、『排劍』、『奪劍』四個階段。愈到後面愈精彩,自然安排得更周全,至於前面的求劍、爭劍雖然牽涉的劍門眾多,卻也無法在此階段耗費太多時日。」古鐵城接著說道:「求劍賽要在短短幾天之內,從一百多個劍門中挑出前十六名,無論怎麼安排,都不可能圓滿。再說以往的求劍賽,像閭丘公子這等功夫的劍缽,能有兩、三個就不錯了!通常也碰不到一塊,因此這種方式,在以往從未引起爭議。」      洪嬌蕊道:「你說的什麼『求劍』、『爭劍』、『奪劍』……,聽起來好複雜,能否說得清楚些?」洪承泰道:「妳早不問晚不問,都要上菜了,才麻煩人家古爺爺。」洪嬌蕊嘟囔道:「人家就是現在想知道嘛!」洪承泰道:「子揚,你告訴她吧!」      洪子揚笑道:「試劍大會四種賽制均不同,但有兩個不變的原則:第一,為了讓每位劍缽能有充分的時間休息,規定『一日不兩試』;第二,無論怎麼比,只要不輸,就能繼續往前爭進。首先登場的是『求劍賽』,將百劍外的劍缽分成十六組,這次總計是一百九十二個劍門參加,恰好每組十二名,按照所抽中之籤表,第一天由第一劍門對上第二劍門、四對五、七對八、十對十一比試。敗方淘汰,勝方在次日分別與第三、六、九、十二劍門比試;第三天則第一至第三劍門的勝方對上第四至第六劍門的勝方,七至九對上十至十二之勝方;第四天則由上、下半部之勝方比試,勝者成為該組之『劍首』,取得挑戰『爭劍賽』的資格。到了第五天,由十六名劍首中的第一名……」      洪嬌蕊插口道:「且慢,這十六名劍首不再比試分個高下,哪來的第一名?」洪子揚道:「是我說漏了。早期的試劍大會的確是靠一連串的比試,將這十六名劍首排出名次。這麼做雖然公平,卻得為此而多耗四天,得到的卻非最後的結果。因此到了第三次試劍大會,便把比試改為評選,即邀請六大門派的門主和幾位江湖名宿作為評判,在觀察四天的比試後排出一至十六的名次。以這些人的地位及武功見識,由他們共同估量出來的名次高低,不但公正、客觀且權威,與實際的比試結果相較,也差不到哪兒。」      洪承泰笑道:「據我所知,這麼改倒不完全是為了省時省事。試劍大會要辦得興旺,除了百劍門自己要爭氣之外,江湖中一些有分量的門派和高手肯否前來觀劍捧場,也是重要因素之一。然而不知是客氣還是多少有些心結?早期的試劍大會不管怎麼邀請,這些江湖大老肯來觀戰的其實不多。直到第三次試劍大會才有人想出這個點子,安排各大門派的門主作為各劍首的評判。」洪嬌蕊道:「這麼一來,變成百劍門請這些大英雄們幫忙,再拒絕就失禮啦!」洪承泰點頭道:「整個武林的英雄好漢都來看,試劍大會所建立的權威與地位,自能更加突顯。」      洪子揚接著原先的話尾道:「第四天所有的劍首都出線後,很快就會公布排名。排在第一位的劍首,可在螭紋劍的十六位劍缽中,也就是百劍門中的第八十五劍至第一百劍,任選一名作為次日爭劍賽的對手。若挑戰成功,則雙方互換名次,勝者才有晉級的機會;排在第二位的劍首,則可挑另外十五位螭紋劍劍缽比試,其餘依此類推。」洪嬌蕊又有問題道:「排在前面的螭紋劍劍缽碰到的都是最強的劍首,豈不最倒楣?」      閭丘項山笑道:「並不是每個劍首都會挑試排名最前的劍缽,說不定他打聽到這個劍缽不好對付,或是彼此有很深的交情,都有可能讓他避前挑後。就拿允照來說,無論他拿到第幾名的劍首,都不可能挑古劍比試。」古銀山聞言大喜,拉著古劍不斷稱謝!      洪子揚再接著說下去道:「從第五劍門至第一百劍門,共有黿、鼉、貔、貅、蛟、螭六層,每層均有十六個劍門。第一天爭的是螭紋劍,第二天則由新的螭紋劍劍缽去爭蛟紋劍,因此百劍之外的劍首必須連闖六關,才能躋身於排名第五至二十的黿紋劍門,完成爭劍賽的分名排位。」洪嬌蕊笑道:「你倒輕鬆得多,只要比贏一場,就可以進入黿紋劍門。」洪子揚道:「不!咱們百花莊排在鼉紋劍門第三,我得在第五天打贏貔紋劍門的挑戰者,第六天才能選鬥黿紋劍門的劍缽。」      洪嬌蕊道:「第七天呢,誰才有資格挑戰四大劍門?」洪子揚道:「搶進黿紋劍門的十六位劍缽,功夫自然都不含糊,但也只有其中的前四名才有資格挑戰四大劍門的劍缽。因此必須安排一場排劍賽,由黿紋劍門的第一與第十六位的劍缽比試,第二與第十五位的劍缽比試,依此類推;第二天則由第一與第十六位劍缽的勝者對上第八、第九位劍缽的勝者,輸的也要對上輸的;第三天對上第四、第五、第十二、第十三位的獲勝者;排劍賽無論輸贏都得比試四場,四天之後,每位劍缽的排名都是貨真價實,毫無僥倖。」      洪嬌蕊道:「所以只要在爭劍賽擠得進黿紋劍門,無論排名如何,仍可靠後來的排劍賽扳回。」洪子揚道:「沒錯!不過排名愈前,打得愈輕鬆;排名較後,場場都是硬仗,所以爭劍賽仍是寸土必爭,一般的劍缽仍會盡力爭取較好之排名。」楊繼道:「上次倒有個例外,滄浪亭的劍缽明明有一身驚世駭俗的劍法,卻一路隱藏功夫,求劍賽被判為第九名,打完爭劍賽只擠到黿紋劍門第十一位,卻在排劍賽過關斬將,搶得第一。此時才有人開始注意到他的劍法,接著他再勝樂遊苑的紀青雲,並在最難的奪劍賽中,差點打敗後來的金劍得主裴友琴。」洪嬌蕊拍手道:「好厲害!他叫什麼名字?」      洪承泰與楊繼對視了一眼,道:「這個時地,還是別提他的名字!」洪嬌蕊嘟囔著:「有什麼不可說的,難道他是妖魔鬼怪嗎?」洪子揚道:「這種事別在大庭廣眾說,妳還有最後的奪劍賽沒聽到呢?」洪嬌蕊道:「這麼重要的比試,我早知道啦!還不是黿紋劍門的第一名挑戰第四大劍門,第二名挑戰第三大劍門,然後再二對三、一對四,贏的就是新的四大劍門。接著這四個人再互相比試,每個人都要和另外三個人打一遍,全勝者奪金劍。」洪子揚道:「沒錯!所以整個試劍大會從七月初一較量到七月十八,以十八天的時間將百劍門重定排名。」      眾人在廳裡吃飯,卻發現忘憂坊外鬧哄哄,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排了一長串的人,便問送菜來的跑堂發生什麼事?跑堂的說:「這次試劍大會,從百劍外就爭得凶,咱們皇甫老闆靈機一動,新開兩個盤口,賭誰能搶到求劍賽的狀元和榜眼,果然大受歡迎,靠著賭客的口耳相傳,才剛開始讓人下注沒多久,就生出這麼一長串的買注人龍。」洪子揚問道:「大家搶著簽誰?」      跑堂的道:「當然是范濬和魏宏風,二人的賠率都是一賠一。聽說這兩個劍缽的功夫可不含糊,甚至有挑戰金劍的本領;至於榜眼,簽注的人少了些,但據說艮組的柳安太與閭丘允照之爭也頗有看頭,一般認為他們因為有強勁的對手可以顯露出真功夫,希望較大……哎呀!還有菜沒送呢,一說到比劍我就忘了神。」便端著托盤快步跑開。這跑堂的顯然不認得閭丘項山父子,沒發現他們臉色微變,心情又沉重了些。      洪承泰見氣氛凝重,笑問古銀山道:「依你看哪位劍缽奪狀元的機會大些?」古銀山道:「親近丐幫的人,都說范濬是個習劍神童;熟識青城派的人,也說魏宏風是個學武奇才。我兩邊都不熟,實在猜不準。」洪承泰道:「正是,不過同為四川人,總希望魏宏風能替咱們多爭點面子;再說原本四大劍門分據北、東、南、西四大區域,這次樂遊苑不參賽,萬一青城派又搶不上四大劍門,咱們這些西路劍門豈非群龍……」      話正說著,忽見長劍門的柳五心、柳安太等人和峨嵋派的胡正風、唐少華、孫少真、顧少白一同走了進來,在不遠處坐下。但見長劍門的人對峨嵋派四人十分客氣多禮,不問可知,這些人顯然想向峨嵋三少請教有關閭丘允照的劍招特點及罩門所在。楊放忍不住欲起身上前理論,卻被父親楊讓拉住,道:「試劍大會並不禁止劍缽打聽對手的劍法,此時咱們無權干涉。」楊放道:「再怎麼說峨嵋派也算四川第一大派,怎可幫著外省劍門來對付咱們?」「別擔心,我們也有人好問。」此時胡賭鬼正從樓上賭場走下來,閭丘項山眼尖,第一時間起身相迎。      幾個四川的金主請吃飯,胡遠清豈有拒絕之理?不等碗筷送到,便開始囫圇吞棗吃將起來。洪承泰道:「胡師父還想吃些什麼?可別客氣,咱們立刻點上。」胡遠清咬著一隻羊腿道:「別麻煩了!我老胡從不計較食物,若非肚子空空干擾下注的靈氣,才懶得下樓吃呢!」      洪嬌蕊笑道:「不知胡大師父這番要下什麼大注?」胡遠清道:「真正的金劍大注早下好啦!現在不過是暖暖身子,賭賭魏宏風和范濬誰強。」閭丘項山道:「想必您早已摸清這兩位劍缽的劍法高低,下起注該十拿九穩吧!」胡遠清搖頭道:「這倒沒有,不過我最近真有轉運的跡象,從昨晚賭到現在,也不過輸了三百五十兩。相信這次下的注錯不了,如果有人肯周轉個兩、三千兩銀子……」      閭丘項山取出一張銀票道:「五千兩夠嗎?」白晶堡雖然頗有基業,然閭丘家族一向勤儉持家,決不會無緣無故如此慷慨。胡遠清細眉一揚,問道:「你有什麼意圖?」閭丘項山道:「前輩見多識廣,不知對遼東長劍門了解多少?」胡遠清將伸到一半的手又縮了回來,道:「原來如此!不瞞你說,胡某確曾指導過柳安太,對你們兩家劍法都十分清楚,短短幾句,就可以點出『流風劍法』的罩門所在。然而這樣太不公平,再說我既然曾拿柳五心的錢,就不能再出賣他們。」      楊放指著前方道:「您沒瞧見?柳安太正向峨嵋三少探聽咱們的劍法!」胡遠清道:「如果三個小伙子憑幾場比試,就能抓住你們劍法的精要,那我這個試劍師也不必混啦。再說你們現在的劍法比起當時又精進許多,就算峨嵋三少再來挑戰恐怕也討不到便宜,還怕他們用說的嗎?」      閭丘允照道:「胡師父所言甚是。在求劍賽第四天決試之前,可以觀看柳安太比劍三次,不怕摸不出個眉目來。」胡遠清卻搖頭道:「如果碰不到像樣的對手,根本試不出真本事。更怕他故意留了幾手欺敵的劍招,你看了留在腦海中,反而容易中計。」閭丘項山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麼重要的比試,難道就這麼一無所知的上陣應敵?」      胡遠清道:「劍招可以藏鋒賣拙,使劍的風格卻瞞不住內行人。你們觀其劍風,擬定對戰策略即可,別試著找出劍招破綻。」閭丘項山不住點頭,道:「白      晶堡初次參賽,所知有限,若非前輩指引,恐將犯下大錯而不知。」胡遠清笑道:「各劍門為了打贏對手難免爾虞我詐,多留心一些,總不是壞事。」      這一仗關係著白晶堡往後數十年的興旺與否,古劍將心比心,頗能體會閭丘允照此刻的心境,更替魏宏風及郭綺雲擔憂起來。      眾人食畢各自回房,此時的太白山無風無雨也無雲,古劍心情既悶又亂,勉強練了半個時辰的氣便出門閒走。這回盡挑荒僻小路,走了四、五里才漸漸不見人影,進入一片樹林,眼見四下無人,拔出長劍,盡情狂舞,從「輕猿劍法」起頭,依序舞弄「魑魅劍法」、「極樂劍法」、「天擊劍法」到「尋龍劍法」。這回練的全是別人的劍招,想到誰即練誰的劍招,記得多少便練多少,不求完整也不求精準,愈練心懷愈是舒暢,最後一招輕吼一聲,力貫劍心,劈斷一株紅杉,自己也嚇了一跳。      更令人驚奇的還在後面,隨著大樹的倒下,輕飄飄落下兩個人和一盤棋。這兩人竟是朱爾雅和裴問雪!他們分別抓住棋盤的四角,平平穩穩的落下,著地時竟沒有一粒棋子跳動偏移,古劍看得瞠目結舌,竟忘了開口賠不是!      朱爾雅笑著對裴問雪道:「看來我們又要多一位勁敵啦!」裴問雪笑道:「臥虎終究會醒,藏龍遲早要出,成都古家劍法苦熬多年,這回可真出了人才!」古劍道:「兩位公子多譽!這些都是一些朋友的劍法,在下一時心煩意亂,難以自遣,便拿來胡亂耍弄一番!只求釋懷,沒別的目的,卻讓二位見笑!」      朱爾雅笑道:「古兄不必過謙,若非已悟得劍法真意,不可能將他人的劍招使得有如信手拈來,流暢自然!」古劍被誇得不好意思,猛搖頭道:「您過獎了!跟二位相比,還差得太遠!」裴問雪正色道:「我們說話一向不虛不誑,說實在,看你練劍,我們均有棋逢對手之感!」      同時被兩位最尊敬的對手誇讚,哪能不動容?古劍突然激盪莫名,一勁的傻笑,想不出該說什麼。朱爾雅笑道:「說到棋逢對手,古兄不知有無涉獵,不妨坐下來幫我出出主意,該如何化解此劫?」      古劍曾和貝遠遙學過圍棋,並不陌生;只是圍棋一藝比武學更重慧根,這方面徐宏珉倒比他強得多,坐在一旁道:「在下棋藝不精,豈敢獻醜?兩位如果願意讓我安安靜靜看完這盤棋局,已心滿意足!」朱、裴二人笑了一笑,果然把目光移回棋盤上。      朱爾雅的黑子被裴問雪圍在一隅,眼見突圍不易,卻另下了一著狠棋,強攻白子必救之處,道:「真英雄就當積極奮進,淡薄如你,怎可一次又一次的錯失良機,浪費天賦。」裴問雪退守一步,謹慎守住自己的區域,這一著看似消極,卻是守中帶攻的一記妙著,說道:「有時候看似良機,也有可能變成危機。」      朱爾雅眼看圍勢已成,不易攻入,竟在白棋地盤中置入一黑子!這一著大膽至極,卻有呼應左右之妙,得多下兩手才能應付,道:「明明是個將相之才,卻偏偏屈就於一個小小史官,你不求賢達富貴,難道也不願光宗耀祖?」裴問雪盤算了一會,竟置之不理,在別處另下一子,擴充更多地目,道:「不當大官正是先祖遺訓,鐘鼎山林人各有志;只要心安自在,無愧於天地,又何必在乎什麼前程功名?」      朱爾雅再置入一子,非逼對手應對不可,道:「坐視國事紛亂而不顧,放任天下憂苦而獨樂,豈是豪俠所當為?如果每個上才之士都如是想,誰來拯救黎民於倒懸?」裴問雪在相隔兩目之處擋下一子,寧可將這一角送給對方,也不願纏鬥不休,道:「史上多少豪傑大才,在權力的爭奪中逐漸喪失本性,如王莽、曹操之流,年輕時何嘗不是憂國憂民的熱血漢子?還不是在掌權之後迷失於權慾之中。你我不過是運氣較好的凡人,硬想扭轉乾坤,救民護國,卻可能忙了半生,到頭來不過送給大明一個亂源罷了。」

延伸內容

各方名人推薦(按姓名筆劃順序) 乃賴(編劇,武俠評論)、何敬堯(小說家,《妖怪臺灣》作者)、沈默(武俠作家)、林保淳(武俠小說研究專家,臺師大國文系退休教授)、星子(知名暢銷作家)、張草(知名暢銷作家)、戚建邦(武俠名家)、陳郁如(暢銷作家)、鄭丰(知名暢銷作家)、螺獅拜恩(人氣作家)熱情推薦! 「整本《武林舊事》正如一把古劍,樸實而精準地指向了武林的核心:天人交戰的心性世界。我總以為,作品寫到最後,真正好看的是書寫者的人生體悟。《武林舊事》在劍法的設想上極其出色,唯確實打動我的仍是小說裡蘊含的情感、思維。」——沈默(武俠作家) 「繼金庸、鄭丰之後,又有武俠小說可以看了!而且還是好看、精彩的武俠小說。主角古劍在被師門欺負霸凌後,怎麼在特殊機緣下,靠自己的毅力,跟著前輩狐九敗學藝。在這複雜多變、險惡詭異的江湖中,他的屹立不怕苦的精神,讓人看得心驚膽跳,又萬分心疼。精彩推薦。」——陳郁如(暢銷作家) 「二十五年磨一劍,根本跟故事主人翁共同成長!」——張草(知名暢銷作家) 「文筆精湛、武打快意,一路讀下來酣暢淋漓,精彩無比!」——螺螄拜恩(人氣作家)

作者資料

賴魅客

賴魅客 一個平凡的金庸迷,不自量力的嘗試寫一篇轟動武林的小說,寫了好久好久,驀然回首,卻見劍客凋零,擂台冷落,幾度想退隱江湖! 感謝多年來不斷鼓勵與支持的讀友,讓我得以打起精神再度提劍獨舞。如今完稿了,總算給自己一個交待;也是對舊時代的浪漫,留下一個深深的鞠躬。 奇幻基地出版: 《武林舊事‧卷一:青城劣徒》 《武林舊事‧卷二:亡命江湖》 《武林舊事‧卷三:太白試劍》 《武林舊事‧卷四:決戰皇城(最終卷)》 相關著作:《武林舊事‧卷四:決戰皇城(最終卷)》《武林舊事‧卷一:青城劣徒》《武林舊事‧卷二:亡命江湖》

基本資料

作者:賴魅客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2-01-25 ISBN:9786267094037 城邦書號:1HO127 規格:膠裝 / 單色 / 40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