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審判者傳奇系列套書(全三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審判者超級英雄傳奇系列! 邪惡天才布蘭登.山德森代表作 ◆創下全系列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No.1紀錄 ◆全球知名藍燈出版集團七位數競標重點大作 ◆好萊塢製片公司Film Engine買下電影版權 ◆美國全系列銷售突破100萬冊,售出15國版權 ◆《美國青少年圖書館協會》年度最佳小說 ◆《Goodreads》讀者選書、《德州圖書館協會》推薦選書 1.《審判者傳奇1:鋼鐵心》  我叫大衛.查爾斯頓,在新芝加哥街頭求生存的平凡人。  十二年前,迸現天際的血紅色禍星,改變了所有人的命運——  邪惡的異能者出現,他們恣意掠奪、殘暴殺戮,  各國政府唯有被迫妥協,人類鎮日生活在恐懼中。  鋼鐵心,芝加哥新一代的統治者,  他不僅擁有讓城市變成鋼鐵的強大異能,能徒手致人於死,  更可怕的是,他完全沒有弱點,就連最先進的武器都傷害不了他。  在鋼鐵心占領城市那晚,我親眼目睹他殺死了我的父親。  同一時刻,我也看見他流血。  我將大半人生,研究如何消滅這些殘暴的異能者。  最終,我找到了「審判者」——一群暗中對抗異能者的民間組織。  以肉身對抗異能或許毫無勝算,但我知道鋼鐵心會流血。  我也準備讓他再次流血! 2.《審判者傳奇2:熾焰》  新芝加哥自由了!  不朽的征服者、永遠立於不敗之地的強大異能者鋼鐵心終於死去。  原本人們以為獨裁統治者的消失會讓新芝加哥人的生活煥然一新,  但是更大更混亂的問題卻隨即出現,沒有人知道如何是好。  在殺死鋼鐵心之後,大衛的心留下了一個空洞,  那個空洞曾經被復仇的渴望占據,如今卻充滿了另一個異能者的身影;  鼓動在大衛胸口的困惑和疑問,催促著他動身去追尋比鋼鐵心更幽暗、更危險的那道火焰  ——而他立誓要找到她,並且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3.《審判者傳奇3:禍星》(完結篇)  十多年前,血紅色的閃亮禍星冉冉升起,  無數異能者就此誕生,大衛的命運從此與異能者們緊緊相連;  鋼鐵心殺了他的父親,熾焰偷走了他的心,  王權則把他最親近的盟友變成了最危險的敵人。  所有人都清楚異能者深受惡名昭彰的黑暗力量所控而失去人性,  也都認為那是再也無法回轉的地獄不歸路,  只有大衛知道人們都錯了。  為了喚回他絕不能失去的朋友,他啟動了一個瘋狂的決心和計畫——  正面對決所有異能者,至死方休! 【審判者傳奇系列之台灣讀者讚譽】 「文字精煉卻平易近人,奇幻與現實情節精準設定,緊湊有趣的精彩冒險劇情,以及合理又完全出乎意料的驚嘆結局!原來小說可以如此精采!」 ——舞塵 「隨著主角人物審判者們一步步的計畫,就算用熱血沸騰也難以形容閱讀時被勾起的澎湃心情!」 ——苦悶中年男 「看完這本書,真的就好像看完一場電影了呀!這種體驗對於像我這類的瘋狂小說迷兼電影迷而言簡直是極致的饗宴!有種好萊塢式的快節奏動作戲,卻又不缺奇幻小說該有的嚴謹設定。娛樂和嚴謹兼顧,除了讚之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k.n.麵 「作者對角色的刻劃生動活潑,書中人物仿若躍然於紙上,第一人稱的主觀敘事更牽動著讀者的神經,隨著各種驚險場景展開,跟著主角一起冒險犯難。」 ——joyce.eastmoon 「讓人不禁期待下一集的一套科幻小說!當人類擁有力吞山河的力量,道德,法律又該何去何從?」 讓讀者一頭栽進異能者的世界。 ——destiny望 「布蘭登的書總能讓我熬夜一口氣看完。每次看完就有嚴重的失落感,因為,不知下一本書何時才能問世。就是這麼引人入勝,欲罷不能!」 ——Sungstephanie 「作者敘事能力一流,人物個性刻劃鮮明,讀起來節奏非常流暢! 山德森永遠都有辦法寫出令人驚艷的作品,在越來越少人閱讀的年代,創造一股獨特的奇幻文學風潮!」 ——fallenbass 「審判者傳奇」系列節奏快速、不拖泥帶水,每一個伏筆都讓你猜不透,比Marvel漫威英雄電影更加精采,劇情緊湊、精彩絕倫,讓人捨不得放下書。若想拜讀他的作品,「審判者傳奇系列」可以當做入門第一本書,相信他的文字一定會迷倒你!」 ——yang 【國外媒體、暢銷作家好評讚賞】 「一本具有漫威風格的科幻動作小說,當那些擁有響亮綽號的超級英雄們,實際上只是無惡不作的超級惡棍,一小群凡人刺客又該怎麼刺殺他們?」 ——《科克斯書評》 「生動爽快的對話,出人意料的情節,激烈精彩的動作畫面,還有一點神祕,一點浪漫,令讀者們從一開始就欲罷不能……最終對續集望眼欲穿。」 ——《書單雜誌》 「連續不斷的精彩衝突,山德森無止境的奇思妙想,以及令人透不過氣的危險氛圍……這絕對是一本值得仔細翻過每一頁的書。」 ——《出版人週刊》 「喜愛美漫的讀者必讀佳作,曲折的冒險情節絕對超乎想像。」 ——《學校圖書館期刊》 「一場刺激而緊湊的冒險,山德森是這個時代最棒的奇科幻作家!」 ——《龍騎士》作者克里斯多夫.鮑里尼 「太奇妙了!接二連三的懸念,情節發展高潮迭起,最終的逆轉更是讓我回味不已。」 —— 《移動迷宮》作者詹姆士.達許納 「雖然這部作品嚴重地打擊了我的自信,卻是山德森又一次的漂亮勝利。《鋼鐵心》證明了他不僅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奇幻史詩作家,而且是這個時代真正才華橫溢的作家。」 ——《風之名》作者派崔克.羅斯弗斯

內文試閱

  當那位異能者大步走進銀行的時候,我正好在看他。雖然其他人沒什麼留意,但我立刻就注意到他的存在。多數人會說,除非異能者使用超能力,不然你分不出來他們跟普通人的差別。可是他們錯了。異能者的儀態不同,他們有股自信和隱約的自滿,我一直很擅長從人群裡辨識出異能者。      即使我那時還小,我也看得出來這個人異於常人。他穿著一襲寬鬆的黑西裝,底下是一件淡褐色襯衫,沒打領帶。他的身材修長,卻跟多數異能者一樣強壯,就算隔著寬鬆衣物也看得出來底下肌肉發達、體格結實。      男人走到房間中央,微笑著取出掛在胸前口袋裡的墨鏡戴上,接著他舉起手,動作隨興地輕戳一位經過的女人。      那女人的衣服被燒光,皮肉化成灰燼,只剩骨架往前倒在地面上,四處崩散。可是她的耳環和婚戒沒有消失,它們掉在地板上,發出響亮的叮一聲,即使越過房間的吵鬧也聽得見。      房間頓時陷入一片死寂。人們嚇得僵在原地,對話戛然而止,唯獨貸款行員仍在喋喋不休地向我父親說教。      等到有人放聲尖叫,貸款行員才終於住嘴。      我不記得我當時的感受了。這不是很奇怪嗎?我記得燈光,頭上華麗的枝形吊燈將折射光芒灑滿房間;我記得剛拖過的地板的檸檬氨水味;我記得人們驚恐地尖叫,爭先恐後逃往門口時發出的可怕喧鬧聲。這些細節我記得一清二楚。      我記得最清楚的是異能者臉上的大大微笑,幾乎像是在譏笑。他指著經過他的人,只用一個手勢就把他們抹成灰燼跟骨骸。      我呆住了,也許是嚇傻了。我緊抓著自己椅子的椅背,瞪大眼睛看著這場屠殺。      靠近門邊的一些人成功逃出去,可是在異能者附近的人都慘死在他手下,其餘的幾位銀行行員和顧客縮在地上,不然就躲在桌子後面。很奇怪,房間變安靜了,異能者彷彿四下無人獨自站在那兒,碎紙片從空中落下,他身邊的地上灑滿骨頭與灰燼。      「我叫作『奪命手指』,」他說。「我承認這名字取得不夠好,不過我認為很好記。」他的嗓音詭異地像在閒話家常,就像邊喝酒邊跟朋友聊天。      然後他開始緩緩在銀行裡踱步。「我今早有個念頭,」偌大的房間讓他的聲音發出回音。「我正在淋浴時靈光一閃:奪命手指啊,你今天何必要去搶銀行呢?」      他懶洋洋指著一對保全,他們剛從貸款辦公隔間旁邊的小走廊冒出來。下一秒保全就被燒成了灰,接著警徽、腰帶釦、槍與骨頭掉到地上,我能聽見骨骼落地時的撞擊聲。人體內有很多骨頭,比我以為的還多,人骨四散時弄得滿地髒亂。在這種恐怖場景裡,我居然記得這種細節實在很怪,可是我就是忘不了那一幕。      這時有隻手拍我的背,我父親蹲在他的椅子前面,想把我拉到地上,免得異能者看見我。可是我嚇得動彈不得,我父親又沒辦法在不引起異能者注意之下把我拉開。      「你們知道,我已經策劃搶劫幾個星期了,」異能者說。「可是我今天早上腦中冒出這個念頭。為什麼?何必搶銀行呢?我想要的哪有不手到擒來的?太可笑了!」他繞過一個櫃檯旁邊,躲在那邊的出納員忍不住尖叫,我只能勉強看見女人縮在地板上。      「你們瞧,金錢對我一無是處,完全沒用。」他的手一指,女人當場變成灰燼跟骨頭。      接著異能者轉身,指著房間各處殺掉嘗試逃命的人們,最後他直接把手比著我。      我心裡終於有了感覺:劇烈的驚恐。      一顆骷髏頭撞上我們背後的辦公桌,喀啦落地後灑出灰燼。原來異能者剛才指著的不是我,是貸款行員,男人躲在我背後的桌子後面。那人是想逃才遇害的嗎?      異能者轉回去靠近櫃檯後面的出納員。我父親的手仍緊抓住我的肩膀,我感覺得到他的擔憂,好像憂慮化成了實體,從他手臂竄到我手上。      我感受到恐慌。純粹、令人無法動彈的恐慌。我嗚咽著縮在椅子上發抖,試著從腦海抹去剛才目睹的恐怖死亡景象。      我父親抽開手。「別動。」他用嘴形說。      我點頭,嚇得不敢違抗。父親繞過自己那張椅子的邊緣窺看,奪命手指正在跟其中一位出納員講話,我雖然看不見他們,卻聽得到骨頭的落地聲。奪命手指正在把銀行裡的人們一個個處決。      我父親的臉色沉下來,然後朝那條比較狹窄的走廊看了一眼。他想從那邊逃走嗎?      不對,他在看保全倒地的地方。我越過隔間的玻璃看見有把手槍躺在地上,槍管埋在灰燼裡,半個槍柄靠在一根肋骨上。我父親瞄著槍。他年輕時曾在國民軍服役。      不要!我驚慌地心想。爸,不要!可是我說不出話,即使試圖開口下巴也不停顫抖,彷彿冷到牙齒打顫。要是異能者聽見我的聲音會怎麼樣?      我不能讓我父親做這麼愚蠢的事!他是我僅剩的親人了。我沒有家,沒有家人,也沒有媽媽。當我父親準備行動時,我逼自己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對他搖頭或是試圖說些什麼阻止他的話。「拜託,」我勉強小聲說。「你說英雄會來。讓他們去阻止他呀!」      「兒子,」我父親冷靜地說,一邊扯開我的手指。「有時你就是得挺身幫忙英雄。」      他看了一眼奪命手指就迅速衝進隔壁隔間。我屏住呼吸,小心越過椅子側邊偷看。雖然我嚇得不停瑟縮發抖,還是得親眼瞧瞧。      奪命手指跳過櫃檯落在另一邊。我們這邊。「所以囉,原因根本不重要,」他繼續用聊天的口氣說話,漫步走過地板。「搶銀行能讓我變有錢,可是我用不著買東西。」他舉起一根殺意十足的手指。「真矛盾啊。幸好我淋浴時領悟到一件事:每次你想要一件東西,然後為了它去殺人,實在太麻煩了。我需要的是嚇壞所有人,讓他們見識我的本領。這樣一來,以後再也沒人會拒絕我拿走想要的東西。」      他繞過銀行另一邊的柱子,把一位抱著孩子的女人嚇了一跳。「沒錯,」他繼續說。「為了錢搶銀行完全沒意義,可是展示我的能耐嘛……還是很重要。所以我決定繼續執行計畫。」他手一比就殺了那個孩子,讓驚恐的母親抱著一堆白骨和灰燼。「你們難道不高興嘛?」      我瞠目結舌地瞪視眼前的景象,嚇壞的女人試圖抱緊嬰兒毯子,但是小嬰兒的骨頭滑了出來。在那一瞬間,這一切在我心中突然變得真實許多,真實得可怕。我突然覺得一陣噁心。      奪命手指正背對著我們。      我父親衝出隔間抓起地上的槍。有兩個人本來躲在附近一根柱子後面,此時起身逃往最近的門口,匆忙中與我父親擦身,差點把他撞倒。      奪命手指轉身。我父親仍跪在那邊,試著舉起手槍,手指在覆著灰的金屬上滑動。      異能者舉起手。      「你在這裡做什麼?」一個嗓音轟然響起。      異能者聽到聲音轉過身。我也是。我想,大家一定都轉過去看那個深沉、有力的聲音了吧。      通往街道的門口站著一個人,他的身後透進明亮的陽光,背光使他形成一道黑色輪廓。一個力大無窮、令人敬畏不已的身影。      你或許曾看過鋼鐵心的照片,不過讓我告訴你,這些照片遠遠不如本人。從來沒有任何照片、影片或繪畫能夠捕捉他真正的風采。他身穿緊身的黑上衣,包覆著壯碩、龐大得不像凡人該有的胸膛,褲子寬鬆但不至於下墜。他像一些早期異能者那樣不戴面具,但身後飄蕩著一條華麗的披風。      他不需要面具。這個男人沒什麼好遮掩的。他的手臂自兩側舉起,風將他身邊的門全部吹開,灰燼掃過地板、紙張亂飄。鋼鐵心往空中浮起幾吋,披風隨風擺盪,然後他開始往房間裡滑行。他的手臂像是鋼柱、雙腿宛如兩座山、脖子好似樹幹,可是他的外表卻不笨拙。他渾身散發著威嚴,生著一頭烏黑的頭髮,方正的下巴孔武有力,身軀將近七呎高。      此外還有那雙眼睛:強烈、咄咄逼人、毫不寬容的雙眼。      鋼鐵心優雅地飛進房間時,奪命手指趕緊舉起手指指著他。鋼鐵心有一小塊上衣嘶嘶作響,就像把香菸壓在布料上,而他本人卻毫無反應。他飄下階梯,輕輕落在奪命手指面前一段距離外的地面上,龐大披風垂在身子周圍。      奪命手指一臉慌張,用手指再次比著對方,又一個微弱嘶嘶聲。鋼鐵心走到個子較小的異能者面前,後者彷彿被巨山罩頂。      我當時就曉得這正是我父親在等待的時機,人人盼望的英雄終於現身,能對抗其他異能者跟他們的惡行。這個人是來拯救我們的。      鋼鐵心伸手,一把抓住試圖逃走的奪命手指。      奪命手指顫抖著停下來,墨鏡喀啦落地,因為疼痛而倒抽口氣。      「我在問你問題,」鋼鐵心用雷霆般的嗓音說。他把奪命手指轉過身,直盯著對方雙眼。「你在這裡做什麼?」      奪命手指掙扎,滿臉驚慌。「我……我……」      鋼鐵心舉起另一隻手,揚起一根指頭。「我已經占領了這座城市,小不點異能者。這座城是我的。」他停頓一會兒續道:「統治這兒人民的權利屬於我,不是你。」      奪命手指狐疑歪頭。      我心想:什麼?      「你似乎也有點實力,小異能者,」鋼鐵心環顧房間四處的骨骸。「我可以接受你的歸順。宣誓效忠我,或者受死。」      我實在不敢相信鋼鐵心說的話。這些話就跟奪命手指的謀殺行為一樣,讓我驚駭不已。      這個概念——效忠我,或者受死——將來便是鋼鐵心的統治原則。鋼鐵心環顧房間四周,用轟然嗓音開口。「我現在是這座城的皇帝,你們要服從我。這些地是我的,建築是我的。你們繳的稅要送到我手上。不服從者就受死。」      不可能,我心想。不會連他也是吧!我沒辦法接受這麼驚人的異能者居然跟其他人一樣壞。      我不是唯一難以接受的人。      「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我父親開口。      鋼鐵心轉身,顯然很訝異聽到房間裡畏縮、嗚咽的低賤子民會出聲講話。      我父親走過去,槍垂在身旁。「不,我看得出來你跟其他人不一樣。你比他們更好。」他走上前,停在離兩位異能者只有幾呎遠的地方。「你是來救我們的英雄。」      房間裡鴉雀無聲,只有那個女人在抽噎,仍抱著死去孩子的遺骸。她瘋狂、枉然地想把所有骨頭撈起來,別留半根脊椎骨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沾滿灰燼。      兩位異能者還沒機會回應,側門就砰一聲被撞開。身穿黑色護甲、手持突擊步槍的士兵湧進房間開槍。      當時政府還沒有放棄,他們仍試著打擊異能者,逼他們遵從凡人的法律。事情從一開始就很明顯,凡是遇到異能者,你絕不能猶豫也不能談判。你得舉槍全力開火,希望你面對的異能者能用普通子彈殺死。      我父親拔腿跑開,昔日的戰鬥本能使他把背靠到銀行前面不遠的一根柱子上。鋼鐵心轉身,一臉困惑地看著一波子彈掃過他,子彈從他皮膚上彈開、扯破他的衣服,而他毫髮無傷。      正是鋼鐵心這樣的異能者迫使美利堅合眾國通過投降法案,讓所有異能者完全不受法律管轄。槍砲傷不了鋼鐵心,火箭、戰車、人類所打造那些最先進的武器都動不了他的汗毛。就算人們能俘虜他,監獄也關不住他。      到了最後,政府宣布鋼鐵心這種人屬於自然力量,與颶風和地震同一類。想禁止鋼鐵心隨心所欲搶劫,就像是試圖通過禁止風吹的法案一樣。      那天我在銀行親眼見證為什麼這麼多人不願反抗異能者。鋼鐵心舉起一隻手,周圍開始發出暗色黃光,奪命手指則是鑽到鋼鐵心背後躲子彈。他跟鋼鐵心不一樣,似乎很怕中槍。不是所有異能者都對槍砲無敵,只有最強大的才行。      鋼鐵心從手上射出一道黃白色能量光轟掉一群士兵,接下來銀行內陷入一陣混亂。士兵們躲到任何找得到的掩蔽物後面,空中盡是煙塵跟大理石碎片。一位士兵用槍射出某種火箭砲,掠過仍在用能量光掃射敵人的鋼鐵心身邊,擊中銀行後方,炸開了金庫。      著火的鈔票四射,銅板紛紛飛進空中、灑到地上。      四周全是吼叫和尖叫聲,人群陷入瘋狂。      士兵很快就被殺光。我仍縮在椅子上,手壓著耳朵,所有聲音都好吵。      奪命手指依舊站在鋼鐵心背後,不過這時我看見奪命手指微笑,舉起手貼近鋼鐵心的脖子。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說不定奪命手指有第二異能,多數跟他一樣強的異能者不只有一種能力。      說不定那種能力強得能殺死鋼鐵心。我很懷疑,反正我們是無緣得知了。      空氣中響起砰的一聲。稍早的爆炸聲已經大到我快要聽不見任何聲響,所以幾乎沒認出來那是槍響,等到爆炸的煙霧散去,我才看見我父親。他站在鋼鐵心前面的一段距離外,背貼著柱子舉起手,一臉堅決地舉槍瞄準鋼鐵心。      不對,不是瞄準鋼鐵心,是奪命手指,那人就站在鋼鐵心背後。      奪命手指額頭出現彈孔,倒下死了。鋼鐵心猛地轉身看較弱的異能者,接著回頭看我父親,舉手摸自己的臉。就在鋼鐵心眼睛下面的臉頰上,居然出現一條血痕。      我起先以為一定是奪命手指的血。可是鋼鐵心抹掉血時,傷口仍在滲血。      我父親朝奪命手指開了槍,然而子彈先擦過鋼鐵心,順帶劃傷了他。      士兵們的子彈都從他身上彈開,那顆子彈卻弄傷了鋼鐵心。      「對不起,」我父親聲音焦急地說。「他想攻擊你,所以……」      鋼鐵心睜大眼,把手舉到面前看著自己流的血,似乎非常震驚。然後他朝自己背後的金庫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我父親。在逐漸落定的煙霧與塵埃中,兩個人影面對面站立。一位是龐大、氣宇不凡的異能者,另一個是矮小的無家可歸者,穿著可笑T恤和磨破的牛仔褲。      鋼鐵心以閃電般的速度往前一跳,手搥上我父親的胸膛、把他打到白石柱子上,血從我爸嘴裡噴出來。      「不要!」我尖叫。我的聲音在自己耳裡聽來好怪,好像整個人浸在水裡。我真想衝到父親身邊,卻嚇得魂不附體。我仍然記得我那天有多沒種,想了就難受。      鋼鐵心走到一旁撿起我父親弄掉的手槍,眼裡燃著怒火,手中的槍直指著我父親的胸膛,對已經倒地的男人又開一槍。      鋼鐵心喜歡這樣。他喜歡拿人們的槍殺死他們,這日後成了他的招牌舉動。鋼鐵心力大無窮,能用雙手發射能量光,但是他想殺特別的人時偏好用受害者自己的武器。      鋼鐵心讓我父親靠著柱子滑下去,把手槍扔到他腳邊,接著他開始往四面八方發射能量,使椅子、牆壁、櫃檯跟所有東西都著火。一發能量光擊中離我不遠處,害我從椅子上震飛、滾到地板上。      爆炸的威力把木頭跟玻璃震飛到空中、撼動整個房間,才幾下心跳的時間,鋼鐵心造成的破壞就令奪命手指的隨意謀殺顯得好無害。鋼鐵心開始蹂躪大廳、打斷柱子、殺掉他看見的任何人。我在玻璃和木頭碎片中拚命爬,塵埃持續灑在四周,我也不確定自己是怎麼逃過一劫。      鋼鐵心發出怒吼,我雖然幾乎聽不見,卻能感覺到叫聲震碎剩餘的玻璃,還有牆壁傳來的震動。鋼鐵心身上發出了某種能量波,周圍的地板便開始變色,轉變為金屬。      這股轉變往外擴散,以驚人速度掃過整個房間,我身下的地板、身旁牆壁,還有地上的碎玻璃全部變成鋼。如今我們曉得,鋼鐵心盛怒之下會把身邊的無生命物體變成鋼鐵,雖然活的生物與靠近生物的東西則不受影響。      等到鋼鐵心的叫聲消失,銀行裡的多數地方已經完全變成鋼,只剩一大塊天花板跟一段牆壁仍是木頭和灰泥。接著鋼鐵心突然往上竄,鑽破天花板跟好幾層樓飛到天上。      我跌跌撞撞趕到父親身邊,希望他能做點什麼阻止這件瘋狂的事,但等我來到他面前時,卻發現他身子痙攣、滿臉是血,胸膛上的彈孔不停湧出鮮血。我慌張得抓著他的手臂。      令人驚訝的是,父親此刻居然還嘗試開口說話,只是我聽不見。我已經耳鳴到聾了。我父親伸出顫抖的手,摸著我的下巴。他還說了些別的話,可是我仍然聽不見。      我用袖子擦去眼淚,然後試圖拉他的手,讓他站起來跟我走。整棟建築一陣搖晃。      我父親抓住我的肩膀,我淚眼模糊地看著他,他說了一個字,一個我能從他唇形認出來的字。      「走。」      我懂了。剛才發生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件事暴露了鋼鐵心的弱點,讓對方嚇壞了。當時鋼鐵心還是比較新的異能者,在芝加哥沒那麼有名,不過我聽說過他,他應該刀槍不入才是。但那發子彈劃傷了他,這裡每個人都看見他受傷,他不可能讓我們活下來。他得保護自己的祕密。      我轉身逃跑,眼淚汩汩流下臉頰,覺得自己像個大孬種,就這樣拋下父親。建築繼續在爆炸中搖晃,牆壁斷裂,幾處天花板塌下來。鋼鐵心打算夷平建築。      有些人衝出前門,鋼鐵心卻從天上殺了他們。有人跑出側門,可是那些門只通往銀行更深處,這些人在大部分建築塌下來時就被壓死了。      我則躲進了金庫。      我真希望我能宣稱我當時是因為聰明才做出正確抉擇,但我其實只是誤打誤撞罷了。我隱約記得其餘建築在瓦解時,我爬進某個黑暗角落,整個人縮在那邊啜泣。既然大廳已經被鋼鐵心變成鋼,金庫一開始也已經是鋼做的,所以這區域沒有崩塌得像建築其他地方那麼厲害。      幾小時後,我被一位救援人員拉出建築殘骸,頭暈目眩得差點昏過去,我被挖出來時被燈光照得睜不開眼睛,原先躲藏的房間已經半陷進地下且歪向一邊,不過很奇怪地大致保持完好,牆壁跟大部分天花板都變成了鋼,其餘建築則成了瓦礫堆。      救援人員在我耳邊小聲說:「假裝你死了。」然後她便把我扛到一排屍體那邊,在我身上蓋條毯子。她也猜到了鋼鐵心可能會殺害生還者。      等她回去搜尋其他倖存者時,我驚慌地從毯子底下起身爬開。天色很黑,雖然當時應該還只是傍晚。名叫夜影的異能者讓黑夜籠罩大地,鋼鐵心的統治王朝開始了。      我蹣跚著鑽進一條巷子,這舉動救了我第二次。鋼鐵心在我逃走不久後就回到現場,飛過一排救援探照燈降落在廢墟旁邊,扛著一位瘦小、頭髮包成髮髻的女人,我後來得知她是叫作斷層的異能者,有能力移動泥土。她雖然將來會挑戰鋼鐵心的統治,但那時仍是他的手下。      她揮動雙手,大地開始撼動。      我不停地逃,內心困惑、驚嚇又痛苦。我身後的大地裂開,把銀行的殘餘部分吞進去,連同死者的屍體、正在接受治療的生還者跟救援人員都無一倖免。鋼鐵心不想留下證據。他要斷層把所有人事物埋在幾百呎深的地底下,殺死所有可能洩漏銀行事件的人。      我是唯一的倖存者。      那天稍晚,鋼鐵心施展了「大轉變」,這次驚人的力量展示把芝加哥大部分區域的建築、車輛與街道變成鋼鐵,甚至包括一大塊密西根湖。變成鋼鐵的湖泊宛如一大片玻璃般的黑金屬,鋼鐵心就在湖上造了他的皇宮。      現在我比任何人更清楚,不會有英雄來拯救我們,世上沒有善良的異能者,他們不會保護我們。因為力量使人腐化,絕對的力量更是帶來徹底的腐敗。      我們活在異能者身邊,試圖不依靠他們自力更生。投降法案一通過後,多數人就放棄抵抗了。在我們如今稱為「破碎合眾國」的國度裡,舊政府在某些地區仍具有掌控權,他們放任異能者恣意妄為,一邊延續這個殘破社會,而多數地方則陷入動亂,毫無法紀。      在少數像新芝加哥的地方,則會有一位天神般的異能者。鋼鐵心在這邊沒有對手,人人都曉得他無敵,沒有東西傷得了他,子彈、爆炸、電力皆然。最早那幾年,有其他異能者嘗試打倒他,和他爭奪王位,斷層就是其中之一。      那些異能者都死了,剩下的幾乎沒人會嘗試了。      不過假如要說我們能確定哪樣事實,這個事實就是:所有異能者都有弱點。某件事會使他們的異能失效,讓他們變回普通人,哪怕時間非常短暫。鋼鐵心當然不例外。銀行那天的事證實了這點。      我心裡藏著或許能殺死鋼鐵心的線索。銀行裡的某件事、當時的情境、那把槍或者我父親本人解除了鋼鐵心的無敵狀態。你們許多人可能知道鋼鐵心臉頰上的疤,嗯,就我目前所知,我是唯一一個曉得他怎麼得到那條疤痕的活人。      我見過鋼鐵心流血。      我也準備看著他再次流血。

作者資料

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西元1975年生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15歲時在書店見到奇幻大師羅伯特.喬丹的暢銷經典鉅作《時光之輪1:世界之眼》,從此成為書迷,並立志寫作向大師看齊。  2005年,首部長篇小說《諸神之城:伊嵐翠》付梓,連續入選2006、2007美國奇科幻地位最高的新人獎項──約翰.坎伯新人獎,之後陸續寫下「迷霧之子」三部曲、「邪惡圖書館」系列、《破戰者》等書,被各大書評給與高度評價,更讓喬丹大師指定他為「時光之輪」完結篇的接班人選! 2009年10月《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出版,打敗丹.布朗新書《失落的符號》,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冠軍。   2010年2月「迷霧之子」三部曲陸續在台出版,以其華麗精采又節奏輕快的內容,破除一般讀者對於奇幻小說設定繁複,閱讀門檻高的類型限制,掀起奇幻小說大眾化熱潮,創造全系列至今銷售破二十萬冊佳績!   2012年2月,山德森籌思規畫超過十年的壯闊長篇鉅作「颶光典籍」系列首部曲《王者之路》推出,超越「迷霧之子」系列成就,讓評論家和讀者們紛紛驚呼他為「邪惡的天才」! 2013年9月,以參訪台灣故宮為靈感的〈皇帝魂〉摘下全球奇科幻大獎《雨果獎》最佳中篇。11月,《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上市,融入數學幾何的設定饒富趣味又兼具知識性,開啟了魔法學院冒險的新篇章! 2014年5月,山德森再次挑戰其多變精湛的寫作風格,全新打造邪惡版的超級英雄「審判者傳奇」系列,猶如動作電影般的快節奏冒險,加上作者一貫擅長的翻轉筆法,再次擄獲所有讀者的心!6月,出版長達十多年的「時光之輪」系列,終於畫下跨世紀歷史性的完美句點;同年12月,受邀與電玩公司跨界合作暢銷IOS遊戲《無盡之劍》背景故事創作上市,被讀者喻為「完全超越遊戲的快感動作經典!」 目前任教於楊百翰大學,居於猶他州的歐瑞市,正積極埋頭創作其他系列作品。 作者官網:www.brandonsanderson.com 著作:《諸神之城:伊嵐翠》、「迷霧之子」系列、「時光之輪完結篇」系列、「颶光典籍」系列《王者之路》《燦軍箴言》《引誓之劍》、《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審判者傳奇」系列、《無盡之劍》。 相關著作:《颶光典籍三部曲:引誓之劍.上冊》《颶光典籍三部曲:引誓之劍.下冊》《迷霧之子系列-執法鎔金:悼環》《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自影》《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自影(首刷限量金屬之子特別版)》《軍團: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II(限量作者簽名燙銀版)》《審判者傳奇3:禍星(完結篇)》《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全新修訂版)》《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典藏限量精裝版)》《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上冊》《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下冊》《審判者傳奇2:熾焰》《無盡之劍》《無盡之劍(限量精裝紀念版)(拆封不退)》《時光之輪14最終部:光明回憶(下)》《審判者傳奇:鋼鐵心》《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上)》《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下)》《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下冊》《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上冊》《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迷霧之子終部曲:永世英雄》《諸神之城:伊嵐翠(全新封面)》

基本資料

作者: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譯者:王寶翔李鐳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6-12-06 ISBN:4717702094584 城邦書號:1HB000V 規格:平裝 / 單色 / 131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