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不連續殺人事件(全新譯本‧專文導讀)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王牌新書3本75折,閱讀首選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日本推理必讀的重量級經典 以《墮落論》聞名 「無賴派」文學大師——坂口安吾, 生涯唯一的長篇推理小說! 「提供知性的娛樂,送給各位在這枯燥乏味的世界中,幾天、幾小時開心的遊戲,用天真的喜悅撫平嚴肅面孔上的皺紋,就是我微小的心願。」 ——坂口安吾 ◎全新譯本,完全收錄「致讀者的挑戰書」 ◎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所副教授│陳國偉.專文導讀 ◎鬼才作家│都筑道夫〈安吾流偵探術〉.獨家評論 ◆心理詭計.挑戰型本格推理代表作 在雜誌上連載第一回,坂口安吾即對讀者喊話,若有人完美推理出凶手,便甘願捐出稿費當獎金。不僅如此,他甚至向知名作家、評論家下戰帖,連江戶川亂步都被點名,太宰治甚至曾遭判定「挑戰失格」。 ◆第二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長銷超過半世紀 連載結束,出版成書的隔月,本作便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推理三大巨擘的江戶川亂步、松本清張、橫溝正史都給予極高的評價。橫溝正史還表示這正是他構思中的點子,後來寫成《夜行》一書。 【故事介紹】 我要為這部推理小說提供懸賞。 我保證,一切事實都揭露在讀者眼前。 擔任偵探的巨勢博士,絕對無法靠讀者不知情的證據找出犯人。 ——坂口安吾〈致讀者的挑戰書〉 戰爭結束不久的夏天,日本數一數二的財閥——歌川多門,收到奇妙的恐嚇信。而後,身為小說家的「我」接到多門之子的邀請函,寫著「可怕的罪行即將展開,務必大駕光臨」,於是忐忑前往赴約。 不料抵達後,「我」發現賓客雲集,學者、詩人、作家、畫家、醫生、演員等,多達二十餘人聚集在山中別墅。除了歌川一族荒謬的不倫關係,訪客之間也都有剪不斷、理還亂的愛恨情仇,密密織就一張透明的巨大蛛網。在詭譎的氣氛下,終於爆發了慘劇。儘管警方進駐,仍被幕後黑手耍得團團轉,導致八人殞命,歌川家滅亡…… 明明是連續殺人命案,卻看不出一貫的動機,也無法預測下次可能遇害的對象。面對不賣弄小聰明,甚至不將現場偽裝成密室,謹慎不留下任何線索的天才型罪犯,偵探「巨勢博士」該怎麼看透凶嫌的「心理足跡」,撥開重重迷霧揭示真相? 【名家推薦】 冬陽(推理評論人)、李明璁(作家.社會學家)、邱振瑞(作家.翻譯家)、林斯諺(推理作家)、張筱森(推理愛好者)——傾慕推薦 .日本純文學作家撰寫的推理小說,除了谷崎潤一郎和佐藤春夫的少數幾篇作品之外,多有不足的地方。《不連續殺人事件》打破既有的定見,說是讓我們推理作家驚豔也不為過。——江戶川亂步 .日本推理小說史上的不朽名作。人物的設定、背景、對話極盡巧妙,加上坂口獨特的文體,形成一個龐大的詭計。——松本清張 .坂口安吾以一種「過剩的美學」,表達對推理小說的狂熱與想像,這正充分地展現戰後初期日本推理小說,在古典本格形式與文學性中擺盪的時代象徵。——陳國偉 .以頹靡詭譎的人際關係做為開場,迎來的是本格解謎的智性對決趣味,其中運用的心理性詭計堪稱經典,與全書洋溢的異色瘋癲氛圍交融出獨特的閱讀感受。日本無賴派文學作家坂口安吾唯一的長篇推理,就足以在推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果然有其魅力與震撼力!——冬陽 .坂口安吾的推理小說用詞極為精巧,抒情的書寫中透顯異端冷峻的氣質。——邱振瑞

內文試閱

  第二章 意外的面孔      七月十日早上,一馬寄來一封這樣的信。      「七月十五日我會請旅行社寄車票過去,請搭這天的末班列車過來,千萬拜託了。另外,三張車票中有一張是要給巨勢博士的,麻煩你代我勸說,就算硬拉也得把他帶來,先在此磕頭致謝。      可怕的罪行即將展開,致使許多人鮮血淋漓,一切只能寄託在你和巨勢博士身上。還有,京子夫人。京子夫人!拜託你了,我恭候大駕。眼前看得到一片暗紅血海。」      十五日下午,旅行社確實送來三張車票。前往N鎮的末班列車是二十三點三十五分發車,隔天早上七點左右到達N鎮,剛好可接上第一班公車。      一馬是旅行社的特約員工,參與宣傳文化的企畫。      一馬有時念頭一起便不顧一切,讓我不知該如何應付他。不過,我也往往不願撕破臉,忍不住心軟,這種個性實在要不得。京子一開始不願意去,但那封信寫得實在打動人心。更重要的是,女人終究崇尚浪漫,所謂崇高的近親相姦,在她眼中仍有難以抵擋的魅力。她終於答應成行,我們依照信上所託,去找巨勢博士。      我們稱他為「巨勢博士」,實際上他並不是博士,而且比我和一馬年輕十一歲,是個才二十九歲的小伙子。      十七歲那年,還是中學生的他上門拜我為師,說將來想從事文字工作。我告訴他,拜我這種剛入行的年輕人為師也沒用,要他去找其他大師,他卻回我「反正大家同為年輕人嘛」,簡直莫名其妙。      不久之後,他迷上偵探這行。可是在大學裡,他專攻的是「美學」這種時髦的學問其實是他自覺書沒讀好,絕對進不了其他科才這麼選擇。      然而,說到他的推理天分,確實令人稱奇,簡直堪稱天才。我們目睹太多實例,這傢伙的觀察實在縝密,他能夠發現、分辨出人類心理的微妙變化,精準到讓人毛骨悚然。一遇上他,跟犯罪有關的人類心理皆無所遁形。他可以精確地分析、計算一切,找出答案,但他所用的公式變幻多端,我們完全摸不透。      對我們文學家來說,人類是難以理解的生物,人類的心理迷宮永遠錯綜複雜,所以文學才得以存在,不過對他來說,要理解人類的心理卻易如反掌。      「既然這麼了解人類,為什麼你的小說寫得如此彆腳?」我曾這樣調侃他。      「啊哈哈哈哈!就是小說寫不好,才能摸透犯罪心理啊。」      聽起來不像語帶雙關,也不像是在謙虛,確實是隱含真理的名言。他的人類觀察止於犯罪心理這條低底線上,為了避免越線後迷失在無限的迷宮當中,他仔細架構了自己的路徑。在這方面,他堪稱天才。      所以,這傢伙寫不了文學。在文學中對人類的觀察沒有一定的界線,他或許是天才偵探,卻完全是文學白痴。      不過,我們都認同他的推理手腕,因此特意尊稱這不用功的懶鬼一聲「博士」,雖然對於艱澀學問一無所知,但提到那些不正經的知識,從高級的戲曲紀錄、落語全集等,到低俗的猥褻書刊、電影雜誌、相撲賽程等等,他總是徹夜沉迷於閱讀,對於無謂的雜學可說無所不知。      我去找巨勢博士,讓他看了一馬的信後,請求他幫忙。      「這樣啊,能去避暑挺不錯的,還有吃有喝,但今晚我不行。」      「為什麼不行?」      「怎麼說得好像是我不好呢?耳朵借我一下,幽、會,懂了嗎?」      「原來博士也有這一面,不過,反正是花錢買的吧。」      「欸,您也太沒情調了!老師,我會搭明天的夜車,您先走一步吧。真想帶那女孩一起去。」      「那就帶來啊,別客氣。」      「不行、不行,怎能把神聖的處女帶到狼虎窟中。」      「原來博士喜歡少女。哎呀呀,我身邊淨是些興趣古怪的傢伙。」      於是,我依照信上的指示出發。      這個時節搭火車旅行算是極為奢侈,旅途還算安穩,儘管不能好好坐、好好睡,也不能如廁。      在N鎮一下車,便遇見意外的面孔。對方叫住我,我十分驚訝,原來是神山東洋和他的夫人木曾乃。      神山夫妻戰時曾短暫來到山中,他是位律師,八、九年前擔任過歌川多門的祕書。木曾乃夫人昔日是新橋藝伎,後來贖身成為多門的小妾,不過她和東洋私通,東洋因此辭去祕書一職,但聽說偶爾會上門造訪。雖然從事律師這種靠頭腦吃飯的行業,外表卻是體格結實、儼然黑道的壯漢,歌川家人人都討厭他,巴不得他離開,所到之處連女傭都不給他好臉色,不管跟誰說話都沒人搭理。      「京子夫人也來了。對了、對了,您和矢代老師結婚的經過我都聽說了。老師真是深藏不露啊。原來如此,文人雅士表面上溫文儒雅,遇到這種事卻一個比一個厲害,我自嘆弗如。今後還請多多指教。」      我沒回話。      「矢代老師也是去歌川家吧?不如一起上路。」      「你也去歌川家?」      「是啊,我收到一封邀請函,實在稀奇。」      不料,一上公車,我再次瞠目結舌,頓時煩躁不已。浮是遇上意料之外的討厭傢伙,土居光一也在車上。「呦!」他若無其事地點頭打招呼,不過頭不是向前點,而是往後仰,根本瞧不起人。      「喂,你要去哪裡?」      「還能去哪裡?來到這種比安達荒原好沒多少的地方,還有哪裡能去?當然是去歌川一馬家。你應該也是吧?」      但這傢伙又是為什麼去呢?      「你去做什麼?」      「少瞧不起我。我怎會有事找那個三流詩人?贖身錢我也收了,早就已經拿去喝酒喝得一文不剩,我也沒有落魄到事後還來索討什麼。是那傢伙突然說要我賞光來這裡避暑,招待我美酒佳肴,我聽了也覺得奇怪,摸不著頭緒,但既然有酒可喝,不妨給他一點面子。」      他看看京子,哼笑一聲。      「您就是京子夫人嗎?果然姿色出眾,真是個性感尤物。看來,您不止淑德兼備,也精通紅杏出牆之道,實在有女人味。可惜,我慢了不止一步。要是戰時我也來此避難,一定好好會疼愛京子夫人。不過,沒想到你們會這麼光明正大的攜手踏進歌川家門,矢代大作家確實膽識過人。但你的小說太幼稚,我完全讀不下去。」      一馬到底在想什麼,又在打什麼主意?他的信只讓我覺得荒唐,現在我卻非常不安。到底會發生什麼情況?至少能確定,其中隱含某種企圖。      下了公車,年輕男僕等著幫忙搬行李。歌川家距離此處還有一里左右起伏蜿蜒的山間小徑,走到疲累時這段路真讓人望之生畏。      終於來到歌川家附近的小神社,只見樹蔭下有兩個女人朝我們走近。原來是彩華夫人和宇津木秋子小姐。好像是來迎接我們的。      但彩華夫人一接近我們便僵立不動。她一臉震驚茫然,彷彿在懷疑自己的眼睛。看到她的反應,土居光一率先出聲。      「呦,尊貴的夫人,特地出來迎接真是有勞您了。怎麼?要不要我好好疼愛您一番,答謝您辛苦跑這一趟?」      他大步走向彩華夫人,一副要上前擁抱親吻的態勢。      「你來做什麼?」      彩華夫人躲到宇津木小姐的身後,光一絲毫不以為意,似乎想乾脆同時擁抱兩個女人。      「您好啊。您是哪位?什麼?宇津木秋子。哦,那位知名女作家,抱歉我一時沒認出來。居然這麼年輕,長得真美。有機會再好好問候問候您,我的老相好等不及了。」      光一抓住彩華夫人的手臂,彩華小姐奮力揮開,逃開五、六步。      「可惡!這個混帳!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給我滾。來人……」      彩華夫人無助地望向我們,但光一再次硬是要去抓她。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她就大驚失色地逃開。光一看也不看她的背影,逕自掏出手帕,擦掉額上的汗水。      「看到喜歡的人,女人就是會被沖昏頭。女人這種生物,朝思暮想的人出現在眼前怎麼就是不肯老實承認?宇津木小姐,我覺得日本女人在情事上的訓練還不夠,妳說是嗎?」      抵達歌川家,其他訪客不巧外出去瀑布那邊戲水,只有一馬和駝子內海在等待我們到來。      我已無力說話。泡了個澡,來點啤酒和三明治當中餐後,眼皮沉重到打不開,請人在房間裡鋪了床,便躺下睡著。都會燠熱,暑氣逼人,山中的涼意感覺格外舒適,我睜開眼睛時已是黃昏。唯一有違我期待的事,就是沒聽到暮蟬鳴叫。到了月底應該能聽到吧?正在洗臉時,女傭來接我,京子也正好來了。      「你終於醒了。大家都開始喝酒了呢。」      「這一覺睡得真熟啊。」      我打了個大大的呵欠,走下樓去。

作者資料

坂口安吾(Sakaguchi Ango,1906-1955)

1906年出生於日本新潟,本名坂口炳五,東洋大學文學部畢業。 1931年發表短篇〈風博士〉,進入文壇。1947年之前,以純文學創作為主。二戰結束後,憑藉評論文集《墮落論》與小說《白痴》,深刻衝擊日本社會,被視為戰後文學的新旗手,與太宰治、石川淳同為「無賴派」代表作家。 博學多聞,作品充滿反叛、頹廢而浪漫的色彩。此外,自少年時代便深愛推理小說,熱中於解謎,認為是「作者和讀者的智慧比賽」。在其豐沛的小說創作中,推理小說約占四分之一。《不連續殺人事件》是他的推理處女作,也是唯一的長篇,出版翌月即獲「偵探作家俱樂部獎」(今推理作家協會獎),為本格推理的典範之作。 1955年,因腦溢血驟逝,享年四十九歲。

基本資料

作者:坂口安吾(Sakaguchi Ango,1906-1955) 譯者:詹慕如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大師經典 出版日期:2019-05-28 ISBN:9789579447355 城邦書號:1UD04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