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春節加碼登入賺$1200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大江戶火龍改(《陰陽師》作者全新篇章.印刷簽名扉頁)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大江戶火龍改(《陰陽師》作者全新篇章.印刷簽名扉頁)

  • 作者:夢枕獏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22-01-04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7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6元
本書適用活動
獨步全書系,5折起
  • 2022開年大展/限量特別版瘋搶!
  • 2022開年大展/總編輯強推2022開年大書
  • 2022開年大展/新品入荷,打造嶄新面貌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最強新書75折起,再享全館滿額折!
  • 大家都在看!最熱作者、親簽、限量版……好書,你不能不知!

內容簡介

風雅迷人 ╳ 伏妖降魔 江戶版《陰陽師》 手鬼眼童、無頭鬼魂、櫻花怪談。 「既然對手是非人之物,那就由我上場。」 伴著白髮赤眼的異人,與魑魅魍魎相逢。 ──江戶時代,常有妖物、妖怪、龍,幻化人型,住在世間。有時會危害百姓; ──有個祕密組織叫「火龍改」,專找出非人之物,神不知鬼不覺地狩獵降伏。 ★在江戶時代與妖共存,《陰陽師》作家全新篇章 ★彷彿令你見到櫻花如雪、月光撒落,鼻中聞到酒香。 有點可愛、有點可怕、有點帥氣的怪談傳奇 ★講談社出版文化獎.插畫家スカイエマ(Skyemma)  將故事搬到眼前!繪製 9 幅全頁插畫 + 19幅小插圖 如果生活在江戶時代,我想住進這樣的家、我想和這樣的人們交流, 懷著這份想望,我寫下這個故事;也帶點江戶版「陰陽師」的味道, 還有疑似是晴明勁敵的人物登場。 ──夢枕獏(摘錄自臺灣獨家版後記) 【故事介紹】 青年名喚「遊齋」,能與妖物交手。 他看似年輕卻有老人般的雪白長髮,在腦後用紅繩繫成馬尾。 他對古老與俗世萬物知之甚詳,還有雙妖異紅眼。 他來歷神祕、氣質難以捉摸,孩子卻喜歡聚在身邊, 因為家中堆滿古怪好玩之物,常有奇人出入。 遊齋每日悠閒靜坐屋裡,待客人上門,興起便捉弄他們; 也解決如貪吃妖怪、附身孩童等不可思議事件。 是日,他聽聞異事,一行人在盛開的櫻花樹下舉辦茶會, 女子竟騰空而起,隱沒櫻花;伴隨「咖滋、咖滋」聲響, 咚的一聲,女子頭顱掉落在地…… 哎,好戲上門了。 遊齋與他充滿好奇心的夥伴── 喜愛怪奇異聞的賣糖小販土平,展開調查。 這起吃人妖怪的事件後頭, 究竟藏著什麼有趣的祕密呢? ★書中共收錄四則短篇 〈遊齋佚事〉、〈手鬼眼童〉 〈無頭鬼魂〉、〈櫻花怪談〉 【推薦回響】 角斯(神怪繪本«牟吉») 果子離 (作家) 茂呂美耶 (作家) 盛浩偉 (作家) 笭菁(作家)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瀟灑推薦(以姓氏筆畫排列) 夢枕獏大師的新系列。在充滿神秘的超級英雄出面解決有關妖怪事件的陰陽師架構中,加了江戶捕物帖這種非常符合我個人喜好的世界觀。以主角白髮紅眼的遊齋為首,除了賣糖果的土平、播磨法師等負責處理妖怪的角色之外,還有劍術高手右近存在,因此也有刀光劍影的比劍動作場面,加上身為與力的間宮林太郎一同搜查,另外平賀源內也有登場,真的很有意思! ──日本讀者 這恐怕是將排除在「陰陽師」之外,不符合時代考據的故事收集起來重新編輯過的產物,但絕不讓這些故事變成單純的「收集殘滓」,就是夢枕獏大師筆力所賜。「安倍晴明」≒「遊齋」、「播磨法師」≒「道摩法師」這般兩位術師的對比雖然類似,但透過與遊齋共同行動的,卻是一位難以稱得上「值得疼愛的『源博雅』般存在」,喜歡各種世俗八卦的賣糖郎「土平」這點,也讓人看見了與陰陽師不同故事的發展。 ──日本讀者 好看。有些部分與陰陽師相通,給人一種明明是新作,卻有些懷念的神奇感受。播磨法師與蘆屋道滿相近,甚至不如說他就是道滿?而遊齋則比晴明更與人們親近,也不像晴明那樣厭世。展露存在人世、人們心底沉睡的鬱悶、禍害的同時,也將人世的揪心、虛幻、人的愚蠢和可愛之處表現出來。由值得憐愛的人們在這充滿哀愁的世界上,編織出來的神奇故事。 ──日本讀者

內文試閱

遊齋佚事 (一) 有個奇怪的男人。 一頭白髮。 但又與毫無生氣的老人白髮不同,他的髮色亮澤,充滿魅力。 他那一頭長長的白髮在腦後隨手綁成一束馬尾,上頭繫上紅繩。 明明不是清國人,卻總是一身近似道袍的裝扮。 由於滿頭白髮,遠看宛如老翁,但近看便顯得年輕。外表約三十多歲,頂多快四十歲吧。與他交談後會發現,他對古老的事物或是俗世的一切知之甚詳,比一般的老人還要博學。 他有一對紅色的眼瞳。 年齡不詳—— 不過,孩子們常聚在他身邊。 此人名喚遊齋。 家住人形町的鯰長屋,狹小的房間裡,到處擺放著老舊的箱子、卷軸、手杖、佛像,以及看不出是什麼東西,像異國妖怪的雕像。 他理應是一個人獨居,但半夜有時會傳出迷人的女人聲音。 有位身材高大的飴糖小販常會來拜訪遊齋,他每次一看到孩子們,總會拿出他販售的飴糖,對他們說: 「如何,要不要吃?」 所以孩子們也都會往這裡聚集。 某天—— 附近幾個孩子聚在長屋的水井前,大聲交談。 好像在吵架。 「松吉,是你吃掉我的地瓜對吧?」 「才不是呢,我什麼也沒吃。」 「是你趁我和次郎助在玩相撲時吃掉的。」 「沾有你口水的地瓜,誰要吃啊,笨長吉。」 地點正好就在遊齋的家門口。 「怎麼了嗎?」 遊齋走出來詢問,得知情形如下。 長屋後方有座小神社,三個孩子在那裡玩起相撲。 他們以木棒在地上畫了個圓,先由松吉和次郎助比相撲。 次郎助獲勝,接著換長吉和次郎助交手。 長吉原本一邊看次郎助和松吉相撲,一邊吃著家人替他烤好的地瓜,但因為後來輪他上場,他便將吃到一半的地瓜擱在地上,與次郎助比起了相撲。最後長吉將次郎助拋飛獲勝,而這時候問題來了。 他那吃到一半擱在地上的地瓜,竟然不翼而飛。 此刻長吉正生氣大罵,說是在一旁看他和次郎助相撲的松吉吃掉他的地瓜。 「你這個騙子。」 「你才是騙子吧。」 兩人吵得不可開交。 「之前我的地瓜也曾經自己不見。松吉,是你吃掉的對吧!」 「我哪會做這種事啊。」 遊齋聽他們描述後,喊了一聲「你們先別吵了」,擋在他們兩人中間。 「大概是貓、狗、烏鴉所幹的好事吧。」 遊齋帶他們三人來到後方的神社。 遊齋似乎認為,只要來到案發現場,應該就能瞧出些端倪。 來到神社境內一看,石板地旁的地面上果然畫了一個圓,一看就知道他們三人在這裡比相撲。 會是烏鴉或是狗嗎……? 遊齋環視四周,突然視線停在地上一個詭異的圖案上。那是個隆起的土堆,像波紋一樣,一圈又一圈。雖然就只是微微隆起,但仔細看的話還是看得出來。 「噢。」 遊齋點著頭,走進附近的竹林中,從懷中取出短刀。 發出卡、卡兩聲,砍下竹子。 做成只有一節的竹筒。 遊齋將竹筒的開口朝下插向地面,右耳貼向上方的竹節。 他流露出像在專注聆聽的神情。 「啊哈,原來是這麼回事……」 遊齋頷首。 「我們先回去吧。」 他帶著三名孩童暫時返回長屋後,從自己家中拿出某個東西揣進懷中,走出屋外。 他又回到神社境內,這次是從剛才製作竹筒的竹林裡,砍出一根長度不到十一尺(約三點八公尺)的竹子,斬去樹枝。 當場便做好了一根竹竿。 他朝竹竿前端綁上他從懷中取出的繩子。那條垂落的繩子前端,有個大鉤子。 繩子的中間甚至還附上浮標。 遊齋指著地面像波紋圖案的地方說道:「朝這裡挖洞。」 一聽遊齋這麼說,孩子們便開始徒手加木棒挖掘起來。 一路挖到深約兩尺處。 「好了。」 遊齋要他們停止挖掘。 「我看看哦。」 遊齋抬起竹竿一看,在繩子前端晃蕩的,是掛在鉤子上的一塊地瓜切片。 遊齋將這塊地瓜放進洞中後,馬上命孩子將洞填平。 可能是已事先調整過深度,那紅色浮標漂亮地立在泥土上。 「這樣應該就行了吧。」 遊齋將竿尾,亦即竹竿手握的這一側插向地面。 「好了,我們就先休息一會兒,慢慢等候吧。」 遊齋坐向石板地上。 孩子們不懂遊齋到底在玩什麼把戲,紛紛開口問道: 「遊齋老師,這到底是在搞什麼名堂啊?」 「待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遊齋就只是心不在焉地望著浮標。 這時突然有了動靜。 一開始,泥土上的浮標就只是微微地抽動,接著猛然被吸進地下。 「來了……」 遊齋雙手握緊竹竿。 緊接著下個瞬間—— 十一尺長的竹竿,像月亮般彎撓,前端整個鑽進土中。 這股驚人的勁道,別說區區一根竹竿了,恐怕就連手握竹竿的遊齋也會一併吞進土中。 土中有個東西像野獸般翻騰。 「唔。」 「唔。」 遊齋的腰部和雙膝彎曲,使勁全力挺住。 不久—— 從土中釣出一尾長約五尺的巨大鯉魚。 鱗片閃耀著金光。 遊齋將鯉魚擺在石板地上。 好大。幾乎跟小孩子一樣大。 遊齋跨坐在那尾扭動的鯉魚身上,取下卡在牠嘴角上的魚鉤。 「這是什麼啊?」長吉問。 「是土鯉。應該就是這傢伙吃掉你的地瓜吧。」 「土鯉?」 「是棲息在土中的鯉魚。生存了萬年之久。數量並不多。牠們向來都是吃樹根維生,不過,地瓜是牠們最愛的食物。」 仔細一看,確實長得很像鯉魚,但不同之處在於牠沒有鬚,而且會像人一樣眨眼。嘴裡還長著像人一樣的牙齒。 「說起來,也算是一種妖怪。」 遊齋從鯉魚身上離開,那尾土鯉一路扭動彈跳,從石板地上落向黃土地面。原本在地上扭動掙扎的土鯉,旋即甩動尾巴,一頭鑽進土裡,消失無蹤。 「太好了,松吉。這下就明白,偷吃地瓜的人不是你了。」 遊齋如此說道,哈哈大笑。 (二) 某天—— 有位當木匠的鄰居名叫治平,突然感到身體不適。 此人來到遊齋的住處,請他想想辦法。 「你怎麼了?」遊齋問。 「我身體發癢。」 而且不是外側癢,是體內癢。 身體裡的肉和骨頭癢得難受,但偏偏又搔不到。 「我都快瘋了。」 治平說,他好不容易才走到這裡。 遊齋要他脫去身上的衣物後,發現他全身皮膚長滿紫色斑點。 可能是指甲搔抓的緣故,全身滿是像蚯蚓般的腫痕。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約莫三天前開始。」治平說。 可能是覺得癢,極力忍耐,他扭動著身軀。 「當時你到了一棵千年大樹附近去是嗎?」 「就在三天前,我到谷中的八幡神社工作。那裡有棵大樟樹。我坐在樹根上喝茶。」 「啊哈。」 遊齋頷首。 「請你躺下。」 他請全身不蔽一物的治平仰身躺下。 「好了,該用哪個才好呢……」 遊齋在家中散亂擺放的物品中挑選,最後拿來鐵缽和一雙老舊的木筷。 他將鐵缽擺在榻榻米上,手裡握著木筷,跪向治平身旁。 「我看看哦。」 他以木筷戳向治平的腹部。 筷子前端倏然鑽進治平腹中。 治平見狀大吃一驚,但不覺得痛。 拿著筷子在治平腹中探尋的遊齋,大喊一聲「有了」。 他從腹中夾出某個東西。 仔細一看,筷子前端夾著一隻長了許多隻腳,活像蜈蚣的蟲子,正扭動著身軀。 「這是吞蟲。」遊齋說。 「吞蟲?」 「這種蟲子棲息在樹齡很老的樹木中,當人們屁眼張開時,會從那裡鑽進體內。就此在人們的五臟六腑裡繁衍子孫。」 「竟然有這種事——」 「你大概是一屁股坐在樹根上,還放屁對吧?」遊齋說。 「唔……」 治平脹紅了臉。 這段時間裡,遊齋仍繼續將筷子插進治平體內,陸續夾出吞蟲,放進鐵缽裡。 扭動的吞蟲在鐵缽裡糾纏在一起,四處爬行,那幕光景看了教人頭皮發麻。 「好在你今天來這裡找我。要是明天才來,後果就不堪設想了。」遊齋說。 「會有什麼後果?」治平問。 「想知道嗎?」 遊齋注視著治平雙眼。 「不,不用了。」治平說。 「好了,全部都取出了。」 治平體內的癢就此完全消除,就像沒發生過似的。 治平向遊齋道謝,就此離去,臨行時惴惴不安地問道: 「那叫吞蟲是吧。你打算怎麼處理缽裡的那些吞蟲?」 遊齋咧嘴一笑。 「想知道嗎?」 「不,不用了。」 治平就此離去。 (三) 遊齋的住處常有人進出。 有時會有身分不俗、出身名門的貴人,幪著臉乘轎前來。 遊齋似乎會接受人們的諮詢,至於是怎樣的內容,可就無從得知了。 曾經有某個傳聞在外流傳,說得煞有其事。 據聞火附盜賊改有個地下組織。 名叫火龍改。 據說有非人的妖物假冒人形,住在人世間。 妖物——也就是說,妖物或是龍會幻化成人的樣貌,混在常人之中生活。 有時會危害百姓。 找出這樣的妖物、妖怪、龍,神不知鬼不覺地加以收拾,就是火龍改的工作。 而遊齋似乎就是火龍改這班人商量的對象。 散播傳聞的人是這麼說的。 但沒人確認過此事的真偽。 因此,遊齋現在還是一樣在鯰長屋起居,當一個不知道從事什麼營生、來歷不明的人,繼續過他的日子。 有不少人都想向他問個清楚…… 但只要遊齋咧嘴一笑,反問一句:「你想知道嗎?」 詢問者便會結結巴巴地回答:「不、不用了……」 儘管如此,你還是想知道嗎?

作者資料

夢枕獏

一九五一年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自一九七七年出道文壇以降,筆耕不懈,著作等身,創作類型穿透純文學及大眾文學領域,推理小說、科幻小說、傳奇小說、山岳小說、冒險小說等皆得心應手。至今發表「陰陽師」、「狩獵魔獸」、「幻獸少年」等系列小說皆是叫好叫座。多部作品獲改編影視、漫畫、舞台劇等形式,廣受讀者好評,是日本首屈一指的文學作家。 獲獎無數,二〇一七年獲頒菊池寬獎,表彰長久對文學的貢獻與重要成就。一九九八年以《眾神的山嶺》獲柴田鍊三郎獎,二〇一一年《大江戶釣客傳》獲泉鏡花文學獎、舟橋聖一文學獎,次年再獲吉川英治文學獎。

基本資料

作者:夢枕獏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 出版日期:2022-01-04 ISBN:9786267073186 城邦書號:1UT02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