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改變歷史的50條鐵路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xmas
特別活動

內容簡介

自鐵路誕生以來,它的軌道一路貫穿了人類的歷史, 跟著本書看鐵路如何推動交通工具變革,進而影響整個世界的發展。 ◎超過250幅精緻繪圖、史實照片與藝術作品; ◎超過15萬字的生動論述與有趣故事; ◎從文化、經濟、政治等面向,認識鐵路所帶來的發展及影響; ◎50條鐵路依建造年份排序,由麥瑟提維鐵路開始,英法海底隧道鐵路結尾,條條精彩絕倫。 鐵路不僅僅是一種交通方式,更影響了人類過去200年來的歷史。鐵路的誕生促進工業發展和經濟成長,也創造了觀光旅遊業的奇蹟,甚至成為社會變革的推動者,並且運用在軍事及戰爭上。鐵路在二十世紀初達到了顛峰,然而隨著社會發展迅速,蒸汽鐵路招致污染、低效率等負面形象,道路的興建也使其逐漸邁向滅亡之路。直到1964年,流線型的新幹線滑入東京車站,高速鐵路又再次改變了歷史。讀者將在本書中跟隨鐵路駛入不同時代的興起與衰落,從文化、經濟發展、政治甚至軍事層面,了解鐵路帶給我們的巨大變化和影響。 【專業推薦】(依姓氏筆劃排列) 古庭維︱《鐵道情報》總編輯 洪致文︱鐵道研究者、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教授 鄧志忠︱中華民國鐵道文化協會理事、《鐵道情報》雜誌前主編 【專業審訂】 鄭羽哲︱台灣鐵道暨國土規劃學會理事 「從1804年世界最初的蒸汽火車,到2007年英法海底隧道高鐵,兩百年的鐵道大事件回顧,是世界史裡精采又豐富的篇章。」 ——《鐵道情報》總編輯 古庭維 「50條鐵道路線,50篇鐵道故事,改變了普羅大眾的生活與命運,更蘊藏無數民族與國家的興盛衰敗過往。」 ——中華民國鐵道文化協會理事、《鐵道情報》雜誌前主編 鄧志忠 「鐵路帶給人們的重要性,不只是單純的運輸服務,它影響了科技的發展、都市的成長、經濟的活絡、戰爭的勝敗,當然,還有更多人們的情感連結。在五十條鐵路的故事中,可以看到它們對歷史上影響的重要刻痕。」 ——台灣鐵道暨國土規劃學會理事 鄭羽哲

目錄

06前言 08 麥瑟提維鐵路 Merthyr Tydfil Railway 14 斯萬西—曼布爾斯鐵路 Swansea and Mumbles Railway 18 斯托克頓—大令頓鐵路 Stockton and Darlington Railway 22 利物浦—曼徹斯特鐵路 Liverpool and Manchester Railway 28 巴爾的摩—俄亥俄鐵路Baltimore and Ohio Railroad 32 南卡羅來納運河和鐵路公司South Carolina Canal and Rail Road Company 36 都柏林—國王鎮鐵路Dublin and Kingstown Railway 40 布魯塞爾—麥赫連鐵路Brussels to Mechelen Railway 42 紐倫堡—福爾特鐵路Nuremberg and Fürth Railway 46 巴黎—勒佩克鐵路Paris to Le Pecq Railway 48 格蘭姜欣鐵路與倫敦—伯明罕鐵路 Grand Junction and London to Birmingham Railways 52 沙皇村鐵路Tsarskoye Selo Railway 54 卡馬圭—奴埃維塔斯鐵路Ferrocarril de Camagüey a Nuevitas 56 約克—北密德蘭鐵路York and North Midland Railway 60 大西部鐵路Great Western Railway 66 列斯特—勒夫波羅鐵路Leicester and Loughborough Railway 72 雪非耳—阿什頓安德萊恩—曼徹斯特鐵路Sheffield, Ashton under Lyne and Manchester Railway 76 巴黎—阿弗赫鐵路Paris to Le Havre Railway 82 喬治城—普來桑斯鐵路Georgetown and Plaisance Railway 84 大印度半島鐵路Great Indian Peninsula Railway 90 森梅林格鐵路Semmering Railway 92 巴拿馬鐵路Panama Railway 94 克里米亞中部大鐵路Grand Crimean Central Railway 100 芝加哥—聖路易鐵路 Chicago to St. Louis Railroad 106 漢尼拔—聖約瑟鐵路 Hannibal to St. Joseph Railroad 112 大都會鐵路 Metropolitan Railway 118 中央太平洋鐵路 Central Pacific Railroad 126 查麥斯港鐵路 Port Chalmers Railway 128 加拿大太平洋鐵路 Canadian Pacific Railway 136 耶路撒冷—雅法鐵路 Jerusalem to Jaffa Railway 138 高地鐵路 Highland Railway 144 瓦爾泰利納鐵路 Valtellina Railway 148 開羅—開普敦鐵路 Cape to Cairo Railway 154 京張鐵路 Jingzhang Railway 158 大中央車站 Grand Central Terminal 164 西伯利亞鐵路 Trans-Siberian Railway 168 協約國鐵路補給路線 Allied Railway Supply Lines 174 卡谷力—奧古斯塔港鐵路 Kalgoorlie to Port Augusta Railway 176 雪梨城市鐵路 Sydney City Railway 182 柏林—漢堡鐵路 Berlin to Hamburg Railway 186 布拉格—倫敦利物浦街車站 Prague to Liverpool Street Station, London 190 南部鐵路 Southern Railway 194 奧斯威辛支線 Auschwitz Spur 196 泰緬鐵路 Burma to Siam Railway 198 荷蘭鐵路網 Dutch Railways 202 東海道新幹線 Tokaido Shinkansen 204 舊金山灣區捷運系統 Bay Area Rapid Transit 210 泰爾依鐵道 Talyllyn Railway 212 巴黎—里昂鐵路 Paris to Lyon Railway 216 英法海底隧道連接鐵路 Channel Tunnel Rail Link 218 延伸閱讀 220 索引 224 圖片版權

序跋

前言
     當我閉上眼,那種宛如飛翔的感覺十分美好,同時也奇妙得難以形容:它奇妙得彷彿是我置身於徹底的安全感之中,心中毫無畏懼。——演員、作家芬妮. 肯柏(Fanny Kemble)於1838年利物浦(Liverpool)到曼徹斯特(Manchester)鐵路通車時的致詞      鐵路幾乎影響了地球上所有人的生活。鐵路自1800年代早期誕生以來,軌道一路貫穿整個歷史,駛進出人意料的康莊大道。    改變陸上風景與旅行方式      鐵路促使它們行經的城鎮現代化,並導致其餘城鎮的沒落:鐵路將貨物運至最難以觸及的地區,從此改變當地沿襲至今的生活型態。火車為城市帶來特別的聲響:車站的鈴聲、蒸汽噴衝的聲音、汽笛尖銳的高鳴、車廂間聯結器在調車場中發出的碰撞聲,以及敲輪員(wheeltapper)用鐵鎚查找破損車輪的聲音。      對於鐵路發展的進度,大英帝國的最高統治者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極其滿意。1842年,維多利亞女王的第一趟鐵路之旅,經由大西部鐵路(GWR, Great Western Railway)行駛了29公里,最後抵達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她宣告:「我們是在昨天早晨抵達這裡的,從溫莎(Windsor)搭火車只需半小時的時間,完全無需忍受塵土、擁擠和高溫,實在令我著迷。」然而,威靈頓公爵(Duke of Wellington)卻抱持著不同的觀點,同時也反映出許多老百姓的想法,他在1830年表示,不認為這些機器有足以成為一般交通工具的理由。儘管鐵路越來越多,令旅客焦慮的問題幾乎沒變:我錯過火車了嗎? 我在對的月台嗎? 我的行李安全嗎?      鐵路的確破壞了陸上風景。理察森(R. Richardson)在1875年的《卡塞爾家庭雜誌》(Cassell’s Family Magazine)中感嘆道:「以往的旅行方式也許較美觀,比起不斷冒煙的蒸汽機車頭,以及外觀務實而乏味的車廂,公共馬車與陸上風景顯得和諧許多。」不過,他在日後承認:「我們所失去的如畫之美,無疑為我們帶來了便利。」    讓鐵路遍及全球      透過高速行駛的機車頭、奢華的車廂,以及配合船期的浪漫列車等最新科技,鐵路於20世紀初期達到巔峰。儘管列車、鐵軌和車廂等基本元件皆有一定規格,但是從一開始,各國自有的特色皆十分明顯。就在二次世界大戰如火如荼時,鐵路的統治地位已然確立,其路線遍及全世界,各國也採納專為自家量身訂做的鐵路結構。      20世紀中期,鐵路的優勢盡失。它造成污染、效能差、不舒適、遭壟斷,而且價格高昂,使得它不再受到大眾喜愛。鐵路的失敗伴隨著道路激增,也因此更快步走向終結。然而道路的舖設耗費大量天然資源,所導致的後果由全民買單,真正造成污染的人卻置身事外。到了1964年,一列流線型列車悄悄駛進東京車站,彷彿是來自未來的產物。不出十年,高速鐵路和捷運系統(rapid transit)再次以飛快的速度改變歷史,讓舊的路線和鐵路轉為美好回憶。鐵路工程師喬治.史蒂文生(George Stephenson)的傳記作者山繆.史邁爾斯(Samuel Smiles)於1868年說道:「儘管關於鐵路缺陷與瑕疵的傳言滿天飛⋯⋯ 我們依舊認為,它無疑是至今最具價值的交通工具。」

內文試閱

1804麥瑟提維鐵路 Merthyr Tydfil Railway    區域:威爾斯 類型:貨運 長度:16公里
     軌道從泥濘的車轍(rut)發展至金屬軌道共花了500年之久,而發展迅速的工業時代(Industrial Age)卻在幾年內就出現了第一部蒸汽火車。在從憑藉馱馬邁向使用燃煤機器的過程中,麥瑟提維鐵路是重大的進展之一。    蒸汽時代的先驅      蒸汽鐵路工程師理查.特里維西克(Richard Trevithick)的雕像,驕傲地佇立在其家鄉英國康瓦耳郡的坎本(Camborne, Cornwall)。身為高壓蒸汽機的發明者,他於潘尼達倫鐵工廠(Penydarren Ironworks)的種種實驗在鐵路歷史上威名赫赫,並使佔地不大的威爾斯公國(principality of Wales)清楚地標示在地圖上。為免我們忘了紀念其他先驅:增進汽缸效能的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也有雕像在英國伯明罕(Birmingham),並且與其發明夥伴馬修.博爾頓Matthew Boulton)和威廉.默多克(William Murdoch)的雕像(請見第48頁)並肩站立。法國瓦瓦孔(Void-Vacon)立了一座方尖碑,用以頌揚尼古拉— 約瑟夫.居紐(Nicolas-Joseph Cugnot):他研發出了「premier véhicule à vapeur pour tracter des canons」(首部能夠拉動大砲的蒸汽車)。美國芝加哥的格雷斯蘭公墓(Graceland Cemetery)也豎立著一座紀念碑,標示出喬治.普爾曼(George Pullman)的墳地所在,儘管他的家人擔憂心生不滿的員工會盜取其屍骨。      我們也應當紀念不知名的鐵路相關人員:建造木輪運貨馬車,以及將兩條木頭平行排列成軌道的無名氏。如同許多鐵路發明,靈光乍現(我們所需的就是能沿著軌道運行的小推車)的時機很可能同時出現在許多地方。    運貨馬車軌道的起源      將車轍轉換成軌道並使運貨推車行駛其上的概念,源於礦工和採石工人對卸下背上重擔的渴望。1350年於德國南部的弗萊堡(Freiburg im Breisgau), 有名德國工匠就在教堂窗戶描繪了這樣的推車。兩世紀之後,另一名德國人格奧爾格.帕維爾(Georg Pawer, 1494-1555)在其著作《坤輿格致— 第十二卷》(De Re Metallica Libri xii)內,繪製了一幅礦車載運礦產的圖畫。      被譽為「礦物學之父」的帕維爾是名虔誠的天主教徒,他以格奧爾格烏斯.阿格里科拉(Georgius Agricola)之名撰寫這本書,還把化石形容成因地熱而發酵成動物形體的神秘物質。他畫的馬車車輪也有類似的缺陷,他的馬車奔馳在以木板拼湊出的軌道上,但是車輪沒有凸緣(flange),想必會經常滑落軌道。車輪含有凸緣的運煤馬車,最後出現在德國魯爾河(Ruhr)的礦坑。      根據記載,其中一條最早的英國鐵路是在1604年為了開採煤礦而舖設的,是用來將史崔立(Strelley)的煤礦坑連結至位於諾丁罕郡(Nottinghamshire)礦場內的沃勒頓(Wollaton),總長3.2公里。擁有時髦姓名的杭亭頓.波蒙(Huntingdon Beaumont)讓原本的通路成了軌道,並在因負債而死於諾丁罕監獄之前,將軌道延伸至英格蘭東北部的數個礦場。如諾森伯蘭(Northumberland)、達蘭郡(County Durham)、泰恩—威爾(Tyne and Wear)、提塞德(Teesside),以及現今的北約克郡(North Yorkshire)所在地等地勢起伏且富含礦產的北部城鎮,都成了鐵路的測試場。達蘭郡的坦菲爾德馬車鐵道(Tanfield Waggonway)即是其中一條鐵路,用途是將煤礦從高沼地礦坑運往泰恩河(River Tyne)上的船,該鐵路持續服役直至高沼地的煤礦於1739年採盡為止。      煤礦就和其他貨物一樣,全都需要水。因此在歷史上,財富多是匯集至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威尼斯、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倫敦、利物浦、紐約和奧克蘭(Auckland)等海港良好且深度夠的城市。到1800年代初期為止,將貨物運到港口的最佳途徑,一直是可航行的河川、運河,或是兩者併行。然而,對英格蘭東北部不斷擴展的煤田來說,深谷與崎嶇陡峭的地形皆阻礙著運河興建:鐵路是唯一的解決之道,鐵路網絡也因此迅速地拓展至整個區域。      除此之外,英國的鐵橋谷(Ironbridge Gorge)同樣利用鐵路來運送煤礦,在那裡,來自柯爾布魯克得爾(Coalbrookdale)的亞伯拉罕.達比(Abraham Darby),精通運用當地礦源來生產更平價且品質更佳的鐵礦。他們在附近的克特利(Ketley)生產鑄鐵製金屬鈑,用以修理和加強木製軌道。這些金屬鈑曾被視為一項偉大的發明,英國和美國皆予以採用,直到有一天,它們開始斷裂。裸金屬(bare metal)鐵軌很容易像蛇頭一般彈起,傷及任何太靠近的人,因此,替代方案遂而開始出現於麥瑟提維(Merthyr Tydfil)和布來納文(Blaenavon)周遭的南威爾斯煤谷區:長度0.9~1.2公尺的實心鑄鐵製軌道。如今,這個產業有了牢固的金屬鐵軌,加上煤礦與鐵礦的需求,它需要比強壯馬匹更有力的能量來源。    馱馬與蒸汽機     理查.特里維西克的出生與成長背景,正巧是西方國家礦產位居世界之最的時代。就連位於康瓦耳郡小村莊坎本,都因為錫與銅的價格飆漲而成為一座基本的礦業城鎮。隨著礦坑越鑿越深,防止淹水的作業就越加艱鉅,許多礦場採用博爾頓和瓦特的蒸汽機(請見左欄)來抽水。特里維西克則致力於自行研發礦場專用泵,以避免需支付博爾頓及瓦特專利權利金。(在此之後的數年間,特里維西克與博爾頓和瓦特之間的爭端不斷:當特里維西克的蒸汽機在倫敦的格林威治﹝Greenwich﹞發生爆炸,並造成3人死亡時,博爾頓和瓦特馬上將該意外歸咎於機器做工不良。)      更重要的是,當年30歲的特里維西克想把蒸汽動力運用於動力機車頭上,而不是用在固定式機器。機車頭的英文「locomotive」源自於拉丁文的「locus」(地方)和「moveo」(我移動),在當時,這個詞就和其背後的概念一樣新穎。      在特里維西克測試新的蒸汽道路用車「噴煙魔王」(Puffing Devil)時,也曾發生小爆炸,這部車初次預告了馬力總有一天會被取代。      「噴煙魔王」於1801年的耶誕夜首次登上坎本丘(Camborne Hill)。特里維西克在當地一家酒館慶祝試車成功時,忘了熄掉鍋爐下的火,最後因蒸汽壓力過大導致鍋爐爆裂。在此同時,英國政府開始對鐵路感興趣,並且批准了名為薩里鐵路(Surrey Iron Railway)的公共鐵路,用以連接宛茲沃斯(Wandsworth)的泰晤士河(River Thames)河口以及克洛敦(Croydon)。特里維西克深信新興的鐵路遲早會需要蒸汽動力而非馬力,因此,他搭乘驛馬車前往造鐵重鎮柯爾布魯克得爾,開始著手打造第二部原型。      他的努力傳到山繆.荷弗瑞(Samuel Homfray)的耳裡。荷弗瑞是南威爾斯生意人,居於麥瑟提維,他不僅是鋼鐵產業的資本家,也是個賭性堅強的人。他曾在一次打賭中贏得興建其麥瑟提維宅第的資金,而現在他準備投入500幾尼(guinea, 英國舊金幣),打賭特里維西克——假如荷弗瑞能說服他的話——能夠透過從潘尼達倫(Penydarren)通往亞伯辛農(Abercynon)的運煤鐵路,運送10噸的鐵。由於一匹馬加上一名馬夫最多只能以時速6公里拉動裝載3噸煤礦的推車,因此荷弗瑞的賭局引發高度興趣,尤其是整段鐵路的總長幾近16公里。      1804年,特里維西克名為「潘尼達倫號」的最新火車不只拉動總重10噸的五節貨車,還承載了70人。他的表現令全球激昂不已,然而,開創新紀元的潘尼達倫號遇上早期鐵路人深受其擾的難題:鐵軌斷裂情況不斷。      特里維西克不得不在四年後(1808年)的事業使用同一型鐵路,他架設「蒸汽馬戲團」,載著付費旅客繞著環型鐵軌行駛,並採用新型的蒸汽機車頭「誰能趕上我號」(Catch-Me-Who-Can)。此列火車以高達時速13公里在空地上奔馳,該空地臨近日後倫敦的繁忙火車站「尤斯頓站」(Euston station)。在這裡,特里維西克讓他的鐵製馬與真正的馱馬進行整整24小時的競賽,其機車頭獲得最終勝利。      然而,新型鐵路的發展卻不是掌握在表演者的手裡,而是煤礦業主。其中維拉姆礦場(Wylam colliery)的負責人克里斯多夫.布萊克特(Christopher Blackett)的貢獻無人能敵,該礦場位於英國紐卡斯爾(Newcastle)西方的諾森伯蘭中、同樣名為維拉姆的村莊內。當時煤礦鐵路廣布整個西威爾斯的山谷及迪恩森林(Forest of Dean),被稱為「紐卡斯爾鐵路」(Newcastle Roads)的英格蘭東北部煤礦鐵道,長達可觀的241公里。布萊克特想要運送更多煤礦至泰恩河上的雷明頓(Lemington)碼頭。泰恩河上有許多吃水淺的駁船(keel),煤礦可以從雷明頓碼頭透過這些駁船運送,並裝至即將運往其他英國港口的大型平底船。布萊克特遂而與特里維西克接洽,並訂購類似潘尼達倫號的機車頭,但是,特里維西克的努    駛入歷史      在特里維西克事業下滑時,他的兒子法蘭西斯(Francis Trevithick)同樣也成為一位鐵路工程師。特里維西克於倫敦和南美洲進行多項專案,但全都沒有好下場,在一次偶然機會下,他於哥倫比亞巧遇史蒂文生:由於極度缺乏資金,這位蒸汽火車先驅必須接受史蒂文生50英鎊的資助才有辦法回家。沒能於鐵路歷史留下太多貢獻,特里維西克逝世於1833年。      於此同時,布萊克特轉而求助自家的採礦工程師威廉.赫得雷(William Hedley),赫得雷與採礦工頭提摩西.哈克沃斯(Timothy Hackworth)一同建造了一部巨大且圓頭的新玩意,用以取代特里維西克的機器。這部新玩意兒同樣是個冒煙客,稱作「噴煙比利」(Puffing Billy),並於1814年,連同其後繼機型維拉姆.迪利(Wylam Dilly)留名青史。1862年,在激烈的討價還價後,「噴煙比利」以200英鎊的價格賣給南肯辛頓專利事務局(South Kensington Patent Office),這也是它服役的終點。鐵路的歷史開始有所進展。   
1807斯旺西與曼布爾斯鐵路 Swansea and Mumbles Railway    區域:威爾斯 類型:貨運 長度:16公里
     軌道從泥濘的車轍(rut)發展至金屬軌道共花了500年之久,而發展迅速的工業時代(Industrial Age)卻在幾年內就出現了第一部蒸汽火車。在從憑藉馱馬邁向使用燃煤機器的過程中,麥瑟提維鐵路是重大的進展之一。    蒸汽時代的先驅      蒸汽鐵路工程師理查.特里維西克(Richard Trevithick)的雕像,驕傲地佇立在其家鄉英國康瓦耳郡的坎本(Camborne, Cornwall)。身為高壓蒸汽機的發明者,他於潘尼達倫鐵工廠(Penydarren Ironworks)的種種實驗在鐵路歷史上威名赫赫,並使佔地不大的威爾斯公國(principality of Wales)清楚地標示在地圖上。為免我們忘了紀念其他先驅:增進汽缸效能的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也有雕像在英國伯明罕(Birmingham),並且與其發明夥伴馬修.博爾頓(Matthew Boulton)和威廉.默多克(William Murdoch)的雕像(請見第48頁)並肩站立。法國瓦瓦孔(Void-Vacon)立了一座方尖碑,用以頌揚尼古拉— 約瑟夫.居紐(Nicolas-Joseph Cugnot):他研發出了「premier véhicule à vapeur pour tracter des canons」(首部能夠拉動大砲的蒸汽車)。美國芝加哥的格雷斯蘭公墓(Graceland Cemetery)也豎立著一座紀念碑,標示出喬治.普爾曼(George Pullman,請見第100頁)的墳地所在,儘管他的家人擔憂心生不滿的員工會盜取其屍骨。      我們也應當紀念不知名的鐵路相關人員:建造木輪運貨馬車,以及將兩條木頭平行排列成軌道的無名氏。如同許多鐵路發明,靈光乍現(我們所需的就是能沿著軌道運行的小推車)的時機很可能同時出現在許多地方。    運貨馬車軌道的起源      將車轍轉換成軌道,並使運貨推車行駛其上的概念,源於礦工和採石工人對卸下背上重擔的渴望。1350年於德國南部的弗萊堡(Freiburg im Breisgau), 有名德國工匠就在教堂窗戶描繪了這樣的推車。兩世紀之後,另一名德國人格奧爾格.帕維爾(Georg Pawer, 1494-1555)在其著作《坤輿格致— 第十二卷》(De Re Metallica Libri xii)內,繪製了一幅礦車載運礦產的圖畫。      被譽為「礦物學之父」的帕維爾是名虔誠的天主教徒,他以格奧爾格烏斯.阿格里科拉(Georgius Agricola)之名撰寫這本書,還把化石形容成因地熱而發酵成動物形體的神秘物質。他畫的馬車車輪也有類似的缺陷,他的馬車奔馳在以木板拼湊出的軌道上,但是車輪沒有凸緣(flange),想必會經常滑落軌道。車輪含有凸緣的運煤馬車,最後出現在德國魯爾河(Ruhr)的礦坑。      根據記載,其中一條最早的英國鐵路是在1604年為了開採煤礦而舖設的,是用來將史崔立(Strelley)的煤礦坑連結至位於諾丁罕郡(Nottinghamshire)礦場內的沃勒頓(Wollaton),總長3.2公里。擁有時髦姓名的杭亭頓.波蒙(Huntingdon Beaumont)讓原本的通路成了軌道,並在因負債而死於諾丁罕監獄之前,將軌道延伸至英格蘭東北部的數個礦場。如諾森伯蘭(Northumberland)、達蘭郡(County Durham)、泰恩—威爾(Tyne and Wear)、提塞德(Teesside),以及現今的北約克郡(North Yorkshire)所在地等地勢起伏且富含礦產的北部城鎮,都成了鐵路的測試場。達蘭郡的坦菲爾德馬車鐵道(Tanfield Waggonway)即是其中一條鐵路,用途是將煤礦從高沼地礦坑運往泰恩河(River Tyne)上的船,該鐵路持續服役直至高沼地的煤礦於1739年採盡為止(請見第177頁)。      煤礦就和其他貨物一樣,全都需要水。因此在歷史上,財富多是匯集至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威尼斯、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倫敦、利物浦、紐約和奧克蘭(Auckland)等海港良好且深度夠的城市。到1800年代初期為止,將貨物運到港口的最佳途徑,一直是可航行的河川、運河,或是兩者併行。然而,對英格蘭東北部不斷擴展的煤田來說,深谷與崎嶇陡峭的地形皆阻礙著運河興建:鐵路是唯一的解決之道,鐵路網絡也因此迅速地拓展至整個區域。      除此之外,英國的鐵橋谷(Ironbridge Gorge)同樣利用鐵路來運送煤礦,在那裡,來自柯爾布魯克得爾(Coalbrookdale)的亞伯拉罕.達比(Abraham Darby),精通運用當地礦源來生產更平價且品質更佳的鐵礦。他們在附近的克特利(Ketley)生產鑄鐵製金屬鈑,用以修理和加強木製軌道。這些金屬鈑曾被視為一項偉大的發明,英國和美國皆予以採用,直到有一天,它們開始斷裂。裸金屬(bare metal)鐵軌很容易像蛇頭一般彈起,傷及任何太靠近的人,因此,替代方案遂而開始出現於麥瑟提維(Merthyr Tydfil)和布來納文(Blaenavon)周遭的南威爾斯煤谷區:長度0.9~1.2公尺的實心鑄鐵製軌道。如今,這個產業有了牢固的金屬鐵軌,加上煤礦與鐵礦的需求,它需要比強壯馬匹更有力的能量來源。    馱馬與蒸汽機      理查.特里維西克的出生與成長背景,正巧是西方國家礦產位居世界之最的時代。就連位於康瓦耳郡小村莊坎本,都因為錫與銅的價格飆漲而成為一座基本的礦業城鎮。隨著礦坑越鑿越深,防止淹水的作業就越加艱鉅,許多礦場採用博爾頓和瓦特的蒸汽機(請見左欄)來抽水。特里維西克則致力於自行研發礦場專用泵,以避免需支付博爾頓及瓦特專利權利金。(在此之後的數年間,特里維西克與博爾頓和瓦特之間的爭端不斷:當特里維西克的蒸汽機在倫敦的格林威治﹝Greenwich﹞發生爆炸,並造成3人死亡時,博爾頓和瓦特馬上將該意外歸咎於機器做工不良。)      更重要的是,當年30歲的特里維西克想把蒸汽動力運用於動力機車頭上,而不是用在固定式機器。機車頭的英文「locomotive」源自於拉丁文的「locus」(地方)和「moveo」(我移動),在當時,這個詞就和其背後的概念一樣新穎。      在特里維西克測試新的蒸汽道路用車「噴煙魔王」(Puffing Devil)時,也曾發生小爆炸,這部車初次預告了馬力總有一天會被取代。      「噴煙魔王」於1801年的耶誕夜首次登上坎本丘(Camborne Hill)。特里維西克在當地一家酒館慶祝試車成功時,忘了熄掉鍋爐下的火,最後因蒸汽壓力過大導致鍋爐爆裂。在此同時,英國政府開始對鐵路感興趣,並且批准了名為薩里鐵路(Surrey Iron Railway)的公共鐵路,用以連接宛茲沃斯(Wandsworth)的泰晤士河(River Thames)河口以及克洛敦(Croydon)。特里維西克深信新興的鐵路遲早會需要蒸汽動力而非馬力,因此,他搭乘驛馬車前往造鐵重鎮柯爾布魯克得爾,開始著手打造第二部原型。      他的努力傳到山繆.荷弗瑞(Samuel Homfray)的耳裡。荷弗瑞是南威爾斯生意人,居於麥瑟提維,他不僅是鋼鐵產業的資本家,也是個賭性堅強的人。他曾在一次打賭中贏得興建其麥瑟提維宅第的資金,而現在他準備投入500幾尼(guinea, 英國舊金幣),打賭特里維西克——假如荷弗瑞能說服他的話——能夠透過從潘尼達倫(Penydarren)通往亞伯辛農(Abercynon)的運煤鐵路,運送10噸的鐵。由於一匹馬加上一名馬夫最多只能以時速6公里拉動裝載3噸煤礦的推車,因此荷弗瑞的賭局引發高度興趣,尤其是整段鐵路的總長幾近16公里。      1804年,特里維西克名為「潘尼達倫號」的最新火車不只拉動總重10噸的五節貨車,還承載了70人。他的表現令全球激昂不已,然而,開創新紀元的潘尼達倫號遇上早期鐵路人深受其擾的難題:鐵軌斷裂情況不斷。      特里維西克不得不在四年後(1808年)的事業使用同一型鐵路,他架設「蒸汽馬戲團」,載著付費旅客繞著環型鐵軌行駛,並採用新型的蒸汽機車頭「誰能趕上我號」(Catch-Me-Who-Can)。此列火車以高達時速13公里在空地上奔馳,該空地臨近日後倫敦的繁忙火車站「尤斯頓站」(Euston station)。在這裡,特里維西克讓他的鐵製馬與真正的馱馬進行整整24小時的競賽,其機車頭獲得最終勝利。      然而,新型鐵路的發展卻不是掌握在表演者的手裡,而是煤礦業主。其中維拉姆礦場(Wylam colliery)的負責人克里斯多夫.布萊克特(Christopher Blackett)的貢獻無人能敵,該礦場位於英國紐卡斯爾(Newcastle)西方的諾森伯蘭中、同樣名為維拉姆的村莊內。當時煤礦鐵路廣布整個西威爾斯的山谷及迪恩森林(Forest of Dean),被稱為「紐卡斯爾鐵路」(Newcastle Roads)的英格蘭東北部煤礦鐵道,長達可觀的241公里。布萊克特想要運送更多煤礦至泰恩河上的雷明頓(Lemington)碼頭。泰恩河上有許多吃水淺的駁船(keel),煤礦可以從雷明頓碼頭透過這些駁船運送,並裝至即將運往其他英國港口的大型平底船。布萊克特遂而與特里維西克接洽,並訂購類似潘尼達倫號的機車頭,但是,特里維西克的努力再一次因為脆弱的鐵軌而受挫,合作專案也因此終止。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本書《改變歷史的50種鐵路》)

作者資料

比爾.勞斯(Bill Laws)

出身英國西威爾斯地區的自由作家,經歷包括記者、老師、酒保、園丁以及鄉村發展工作者,熱愛徒步與腳踏車旅行。 寫作經歷超過四十年,曾為《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每日電報》(The Telegraph)、《衛報》(The Guardian)撰稿。 曾著有《改變歷史的50種植物》。

基本資料

作者:比爾.勞斯(Bill Laws) 譯者:古又羽 出版社:積木文化 書系:不歸類 出版日期:2017-04-27 ISBN:9789864590766 城邦書號:VX0047 規格:平裝 / 全彩 / 224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