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海蒂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英國BBC推薦為「永遠的必讀經典」 ◆全球翻譯五十多種語言 ◆宮崎駿根據海蒂改編成經典卡通「小天使」 ◆迪士尼曾推出「阿爾卑斯山少女」電視電影 「在我們心裡,海蒂與高山始終占據一席之地」 ——Hugo Loetscher(瑞士知名作家) 海蒂一歲多時失去了父母,由母親的妹妹蒂德收養。海蒂五歲時,蒂德阿姨為了工作,忍痛將海蒂送到獨居在阿爾卑斯山的爺爺家。活潑善良的海蒂逐漸溫暖了爺爺原本孤僻冷漠的心,也和牧羊男孩彼得以及山羊等許多動物成了好朋友,在風景優美的阿爾卑斯山過了幾年無憂無慮的生活。 有一天,蒂德阿姨忽然又回到山上,要帶走海蒂,讓她到有錢的塞斯曼家當伴讀,這樣海蒂同時也可以受教育和念書。海蒂被帶到了塞斯曼家,陪伴不良於行的克拉拉,她樂觀的態度感染了克拉拉,兩人變成了好朋友。克拉拉的奶奶也親切的教導海蒂念書寫字,但她還是很不習慣嚴謹狹小的生活空間和管家羅騰麥爾小姐的嚴格管教,很想回到山上爺爺的家,最後克拉拉一家人終於答應讓海蒂回到爺爺身旁。 海蒂臨走前,和克拉拉約定一定要再見面,而且是克拉拉去山上看海蒂。終於海蒂和克拉拉在阿爾卑山上重逢,這片美麗的山林又會為兩個相互扶持的小女孩帶來什麼奇蹟呢?

內文試閱

到阿爾姆大叔那裡
     從寧靜的古老小城邁恩費爾德有一條小路,經過樹木茂盛的田野綠地通往阿爾姆的山麓,從山的這一側可以遠眺山谷。沿著小路往上攀升,不久就可以聞到青青草原的清新味道,這條陡峭的小路可直通阿爾卑斯山。      風和日麗的六月早晨,一個身材高壯的年輕女人牽著一個小女孩,踏上這條狹窄的山路往山上走。小女孩的皮膚雖然曬得黝黑,還是可以看得出來她臉頰緋紅。這也難怪,在炙熱的六月太陽底下,她像要抵禦嚴寒似地全身裹得緊緊的。她應該不到五歲,但因為她至少穿了兩、三層衣服,又裹了一條紅色的圍巾,讓人難以確定她的實際體形。她腳上穿著笨重的登山釘鞋,全身大汗,氣喘吁吁的努力地往上走。她們大概花了一小時才從山谷走到半山的村子。大家都將這村子叫「小村子裡」。      小村子裡幾乎每戶人家都從窗戶或走出大門對她們打招呼,甚至路上的行人也頻頻招呼她們,因為這裡是女人的故鄉。但是她沒有駐留,面對一路的招呼或問題,她只是簡單回應並沒有放慢腳步。一直到村子的盡頭,經過幾戶零星的人家時,有人從門裡叫喚她:「蒂德,等等,如果妳還要往上走,我跟妳一起去。」      女人聽見叫喚聲,停下腳步。小女孩立刻掙脫她的手,坐在地上。      「妳累了嗎?海蒂。」蒂德問。      「不累。可是好熱。」小女孩回答。      「我們馬上就到了,妳只要再努力一下,腳步大一點,再一個小時我們就到上面了。」蒂德鼓勵小女孩。      這時一個身形胖胖的、面容隨和的女人,來到兩人身旁,和她們一起走。小女孩站了起來,跟在兩個大人後面。原本就相識的兩個女人立刻開始熱烈地閒聊起小村子裡和附近人家的種種。      「蒂德,妳究竟要帶這小孩去哪裡?」新加進來的那個女人問。「她一定就是妳姊姊留下來的孩子吧!」      「沒錯。我要帶她上山,到大叔那裡,她必須留在那裡。」蒂德回答。      「什麼?妳要把這孩子要留在阿爾姆大叔那裡?妳該不會神智不清吧,蒂德?妳怎麼會這麼做?那老頭一定會趕妳們下山的!」      「他不能這麼做,他是她爺爺,他有義務照顧她。這孩子一直在我身邊。芭貝爾,我找到一份我想要的好工作,我不會因為這孩子放棄那份工作,輪到她爺爺負起責任了。」      「沒錯,如果他像其他的一般人,是沒有問題。」胖胖的芭貝爾很認真地說。「可      是妳也知道他的性情。他要怎麼照顧這孩子?何況還是這麼小的孩子!她一定會受不了和他一起住。話說回來,妳要去哪裡工作?」      「到法蘭克福,那裡有份很好的工作在等我。去年夏天,僱主到山下的溫泉飯店住宿,我負責整理他們的房間,那時他們就想雇用我了,可是我走不了。今年他們又來了,這次他們還是想僱用我。說實話,我也想走。」蒂德解釋。      「幸好我不是那孩子。」芭貝爾大聲說,還做了一個抗拒的手勢。「沒人知道那老頭在山上的情況,他根本不和人交往。這麼多年來,他也沒有進過教堂,而且就算他拄著手杖,每年下山只一趟,每個人也都躲著他,怕他怕得不得了。他那濃密灰白的眉毛、可怕的鬍子,看起來簡直就像野人或印第安人,所以能不碰見他,最好就不要見著。」      「不管怎麼說,他是她爺爺,他必須照顧這孩子。他不會對她怎麼樣,否則也是他要負責任,不是我。」蒂德固執地說。      芭貝爾繼續追問:「我只是很想知道,那老頭究竟做了什麼虧心事,不然為什麼會搞到今天這個地步,孤孤單單的自己一個人住在阿爾姆上,幾乎不和人來往。很多人說了關於他的事,蒂德,妳一定也從妳姊姊那裡知道了一些事,是嗎?」      「沒錯,但是我不想說,萬一之後傳到他耳裡,我的麻煩就大了!」      但是芭貝爾對阿爾姆大叔的事一直很好奇,為什麼他看起來那麼不友善?為什麼一個人住山上?大家談論到他時,總是欲言又止,好像很怕和他為敵,但是又不願和他做朋友。      「阿爾姆大叔」是這附近的人對老頭的稱呼。芭貝爾對此完全摸不著頭緒,可是小村子裡的人都叫他阿爾姆大叔,她也就跟著叫「大叔」了。芭貝爾是不久前嫁到小村子裡來的,她娘家在山下的普雷迪高,所以對小村子裡和附近的人、事都還不熟悉。相反的,她的舊識蒂德是在小村子裡出生長大,直到一年前,蒂德和母親還住在這裡。母親去世之後,蒂德才搬到拉加茲溫泉療養區。她在那裡的大飯店找到一份收入不錯的幫傭工作。今天早上她就是帶著海蒂,從拉加茲搭了熟人運乾草的馬車到邁恩費爾德,再回來到這裡。      芭貝爾不想放過這次好機會,想要問清楚一些事情。她親密地摟著蒂德的手臂說:「從妳這裡,我總可以知道那些傳言到底是不是真的,妳一定一清二楚,對不對?告訴我,那老頭究竟怎麼回事,大家是不是一直都這麼怕他?他是不是一直都這樣討厭其他__人?」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直都是這樣。我才二十六歲,他都超過七十了,我當然不知道他年輕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不過如果我說了之後,不會傳遍整個普雷迪高,我就告訴妳那老頭的事,我媽媽跟他都是多莫萊什克人。」      「啊,別這樣,蒂德,妳想太多了吧?不要那麼在乎普雷迪高的閒言閒語。」芭貝爾有點不高興地回答她,「我會保守祕密。現在說來聽聽吧,妳不會懊悔的。」      「好吧,我說。不過妳要守信。」蒂德再次警告芭貝爾。接著她先轉頭看一下,確認小女孩是不是跟得很近,她怕她會聽見,可是卻不見小女孩的蹤影。她們聊天聊得太起勁,所以沒注意到其實海蒂沒跟上有一段時間了。蒂德停下來,看看四周,那條小路雖然曲折拐了幾個彎,但是從這裡幾乎可以一清二楚直望到山下的小村子,可是一路上並沒有小女孩的蹤影。      「我看到她了,妳看那裡!」芭貝爾指著遠處的山路說,「她跟那個牧羊的彼得在一起,趕著羊正爬上山坡。為什麼他今天這麼晚才趕羊上山?正好,現在他可以幫忙看著那孩子,妳可以盡情說了。」      蒂德回答:「彼得用不著看著她,別看她才五歲,她可不笨,她會察言觀色,學東西學得很快。有她在,對那老頭來說是好事,他現在只剩下兩隻山羊和那間木屋了。」      「難道他以前不只有這些?」芭貝爾問。      蒂德激動地回答:「那老頭?是啊,我想他以前有的可多了。他擁有多莫萊什克最好的農場。他是家裡的長子,只有一個弟弟。他弟弟話不多而且很老實,但是哥哥就只喜歡當老大,到處遊蕩結交一些無名的流氓,還染上賭癮,最後敗光了所有的家產。父母為此傷心不已,不久就先後過世了。他弟弟也被拖累了,窮苦潦倒,離開家鄉,沒有人知道他跑到哪裡去了。而聲名狼藉的大叔也銷聲匿跡了。剛開始沒人知道他究竟到哪裡去了,後來有人聽說他跑到拿坡里當兵。之後十五年,沒有人再有他的消息。直到有一天,他帶著已經很大的兒子回到多莫萊什克,想要找親戚收留他。但是到處吃閉門羹,沒人理他。這讓他非常憤恨,他發誓不會再走進多莫萊什克一步,然後他就帶著兒子搬到小村子住了下來。      「他老婆是格勞賓登人,他在小村子認識她,和她結婚,但婚後不久,她就死了。他一定還有一些積蓄,因為他把兒子托比亞斯送去木匠那裡學手藝,當學徒。托比亞斯是個勤奮老實的年輕人,村子裡的人都很喜歡他。但是沒有人信任那老頭,有人說,他要不是從拿坡里逃走,可能會很淒慘,因為他打死人了,當然不是打仗時的兩軍殺戮,而是跟人打架。說來我們還有點親戚關係,我外曾祖母和他的祖母是姐妹,所以我們叫他大叔。而因為我爸爸的關係,我們和小村子裡的所有人幾乎都有親戚關係,所以大家__也跟著叫他大叔。自從他搬到阿爾姆山上,大家就都只稱呼他『阿爾姆大叔』了。」「托比亞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芭貝爾好奇地問。      「不要急,慢慢來,我沒辦法把所有事情一下子說完。」蒂德解釋說,「托比亞斯在梅爾斯當學徒,學成後他又回到小村子裡,就娶了我姊姊阿德爾海德。他們一直很喜歡彼此,結了婚之後感情更好。但是好日子才過兩年,有一天托比亞斯去幫人蓋房子時,不幸發生意外,被掉下來的樑柱壓死了。當面目全非的托比亞斯被抬回家時,阿德爾海德驚嚇過度,發起高燒,從此一病不起。她本來就很瘦弱,精神狀況時好時壞,就在托比亞斯發生意外的幾個星期之後,阿德爾海德也走了。      「附近的人都說,這兩個人的悲劇,是對大叔不信神的處罰。人們不僅當著他的面說,連牧師也規勸大叔要贖罪。但是他愈來愈孤僻,再也不肯跟人說話,每個人也都閃躲他。有一天,聽說他搬到阿爾姆,之後他就一直住在山上,很少下山,也不跟上帝及其他人打交道。媽媽和我收養了阿德爾海德的孩子,那時她才一歲大。去年夏天,我媽媽過世,我想在溫泉療養區找工作賺點錢,就帶著那孩子一起去了。我把她寄養在費弗斯村的烏爾絲那裡。我會一些針線活,所以就算是冬天,我在溫泉療養區也有很多幹活的機會。今年春天我又遇到去年從法蘭克福來的客人,他們原本去年就想僱用我,但我走不成,今年他們還是想僱請我。這麼好的工作,我不想再錯過。我們後天就要出發了。」      「所以妳要把那孩子交給山上那老頭?蒂德,妳的想法太讓我驚訝了。」芭貝爾很不以為然地說。      蒂德反駁:「妳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已經為那孩子做了我該做的。如果是妳,妳會怎麼做?我總不能帶著一個五歲大的孩子到法蘭克福。對了,妳要到哪裡?我們已經到半山腰了。」      「我馬上就到了。我要找牧羊嫂說話,冬天的時候都是她在幫我紡毛線。蒂德,那就祝妳好運了!」芭貝爾回答。      她們握了握彼此的手。蒂德停下來,看著芭貝爾走向一間深棕色的小茅屋。那間小茅屋建在阿爾姆的山腰,位在離山路幾步路的凹地,正好在山的一個凹口,那裡可以擋住山風。要不然看起來已經破舊不堪的這間茅屋,只要狂風一吹,門窗、屋樑就咯咯作響,屋子立刻搖搖欲墜,若是蓋在阿爾姆,碰到狂風暴雨肯定馬上被吹到山谷裡。牧羊的小男孩彼得就住在這裡。彼得今年十一歲,他每天早上到小村子裡引領羊兒們,然後把羊群趕到阿爾姆,讓羊兒在山上吃草,直到傍晚。之後,彼得又趕著那些腳步輕快的牲畜下山。回到小村子裡時,彼得只要扣手指吹聲尖銳的口哨,羊兒們的主人立刻會出來把自己的羊領回去。通常是家裡的女孩或男孩出來,因為山羊很溫和,孩子們並不會感到害怕。      這時候,也是整個夏天,彼得和同齡的小孩唯一的相處時間,其他時間他都和山羊在一起。彼得家裡還有母親和失明的老奶奶,但是他必須大清晨起床,準備去牧羊,傍晚時他會在小村子逗留,和其他小孩子聊天。早上在家的時間只夠他吃麵包和喝牛奶,晚餐也是吃同樣的東西,然後就上床睡覺了。從前大家也是叫他的爸爸為「牧羊的彼得」,因為他早年做的是同樣的活;大家叫彼得的母親布莉姬特做「牧羊嫂」,稱呼失明的老奶奶為「婆婆」。幾年前,彼得的爸爸在山裡砍柴的時候,不幸出事死了。      蒂德等了十分鐘,四處張望,找尋海蒂是不是和牧羊的彼得在一起,卻看不到兩人的蹤影。於是她爬到高一點的地方,看清楚整個阿爾姆,她表情和動作都顯出很不耐煩的樣子。就在同時,兩個小孩繞了一大圈遠路,因為彼得知道很多茂盛草叢所在之地,可以讓山羊盡情的吃,所以他趕著羊群,曲曲折折地上山。剛開始小女孩跟得很吃力,她身上的厚重衣物讓她行動非常不方便,她又熱又累,幾乎喘不過氣來。但是她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彼得。      彼得赤著腳,穿著輕便的褲子,輕輕鬆鬆地跳來跳去。他一下子就趕上那些輕易越過樹叢和岩石,正要爬上陡峭斜坡的山羊。      小女孩突然往地上一坐,動作很快地脫掉鞋襪後,她站了起來,又扯下厚重的紅色圍巾和連身裙。這件連衣裙是星期天上教會才穿的,但蒂德阿姨要她穿在平常的裙子外面,因為這樣就不需要有人提行李了。小女孩很快的連便裙也脫了,她現在穿著單薄的襯裙,愉快地把兩隻手臂裸露在短袖上衣外面。那些衣服就這樣堆在地上,現在她可以輕鬆地跑跑跳跳。      小女孩很快地追上彼得,跟在山羊後面,他們就像是夥伴。彼得沒有注意小女孩剛剛落後時做了什麼,現在看到她的打扮,覺得很好笑。彼得回頭看到地上那堆衣服,笑得嘴更開了,但是他什麼話也沒說。小女孩覺得輕鬆自在,便和彼得攀談起來。      小女孩的問題很多:她想知道他有幾隻山羊,要把牠們趕到哪裡去,到了那裡他要做什麼,他還會去哪裡?彼得一一回答她的問題。一問一答間,他們慢慢地趕著羊到了山腰的小屋附近,看到了蒂德阿姨。      蒂德一看到兩個正爬上山的小孩,立刻放聲大喊:「海蒂,這是怎麼回事?妳看妳的樣子!妳的衣服和圍巾呢?還有我剛給妳買的新鞋子、新襪子,全不見了!海蒂,妳怎麼搞的?全丟到哪裡去了?」      小女孩不慌不忙地指著山下說:「在那裡!」      蒂德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目光落在衣物堆最上面的紅點,立刻認出是那條紅圍巾。      「糊塗蛋!」蒂德阿姨生氣地大喊,「妳腦子在想什麼?為什麼把衣服全脫了?這是怎麼回事?」      「我不需要那些衣服。」小女孩回答。她對自己做的事一點也不後悔的樣子。「啊!海蒂,妳真是胡鬧,就不能懂事一點嗎?」蒂德阿姨繼續罵人,「誰要再下去幫妳拿衣服?起碼要半個鐘頭!彼得,你跑快一點,下去幫我把那些衣服拿上來,快一點,別呆呆站在那裡盯著我看!」      「我已經太晚了!」彼得站在原地不動,兩手插在口袋裡,慢吞吞地說。      「你站在那裡乾瞪著眼,也只是在浪費時間。過來,你看我有什麼好東西給你?」      蒂德阿姨手上拿著一個銅板,彼得的眼睛瞬間發亮了起來。彼得立刻跳起來,直直地跑下山,在很短的時間內跑下山拿起那堆衣服,又火速跑回來。蒂德阿姨不得不稱讚他,而且立刻把銅板賞給他。彼得趕忙把銅板塞進口袋。他興高采烈,滿臉笑容,因為這種好事可不是天天會發生。      「你順便幫我把這些東西帶到大叔那裡,反正你也是要走這條路。」蒂德阿姨對著彼得說。接著她準備爬上彼得家後面那座陡峭的斜坡。      彼得很樂意效勞,他左手臂夾著衣服,右手揮著鞭子,跟著蒂德阿姨的腳步往山上爬。海蒂和羊群也跟在彼得旁邊,又跑又跳,一路上山。      就這樣,他們花了四十五分鐘才來到阿爾姆。      大叔的木屋就在空曠的山崖上。在這裡,風從四面八方吹來,陽光充足,而且遠眺山谷可以一目了然。木屋後面有三棵枝葉濃密茂盛的老樅樹。再後面一點,山勢攀高,直到連結灰色的老山岩,先是美麗的草原,接著是多石的低矮樹林,最後是光禿陡峭的山崖。      大叔在木屋朝山谷的方向,釘了一張長凳。他現在就坐在那裡,嘴裏叼著煙斗,看著兩個小孩、羊群,還有蒂德阿姨走上山。蒂德阿姨慢慢地被兩個小孩趕上前,然後拋在後面。海蒂是第一個到達山頂的。      海蒂逕自走到老頭面前,伸出手說:「爺爺,你好!」      「這是怎麼回事?」老頭驚訝地問。他握了握小女孩的手,濃密眉毛下的銳利目光盯著海蒂。海蒂也目不轉睛地看著爺爺,因為爺爺的長鬍子、還有幾乎連一起的眉毛看起來像灌木叢,海蒂覺得很有趣。      這時蒂德阿姨和彼得也都到了。      彼得傻呼呼地站在那裡,等著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大叔老爺子,您好!我把您的孫女帶來給您了。她是托比亞斯和阿德爾海德的女兒。您大概也不認得她了,您上次看到她的時候,她才一歲大。」      「妳把她帶來這裡做什麼?」老頭直截了當問。然後又對著彼得大喊:「喂,你可以帶著你的羊上山了,時候不早了,順便把我的羊也一塊帶去。」因為老頭察覺他已經知道夠多了。彼得聽話的快速離開了。      「她必須留在您這裡,大叔老爺子。」蒂德回答老頭的問話。「我想這四年來,我已經做了我該做的。現在該您為她做點什麼了。」      老頭用銳利的眼光看了蒂德一眼說:「是這樣子嗎?如果她等一下像個不講理的小孩一樣,哭鬧著要找妳,我該怎麼辦?」      「這是您的事。當初他們把一歲大的小孩交到我手上的時候,也沒有人告訴我,我該怎麼養她。這幾年,我為了我母親和這個小孩已經吃了不少苦。現在我找到一份好工作,您是這孩子的親爺爺,如果您沒辦法扶養她,那就隨便您怎麼辦,萬一她活不成,您大概就不必再有什麼負擔了。」      蒂德其實很心虛,所以變得很激動,脫口而出許多不該說的話。她還沒說完,大叔已經站起來,他嚴厲的眼神讓蒂德倒退了好幾步。      大叔伸出手,指著山下,用命令的語氣:「妳打哪兒來就回哪兒去!不要再讓我看見妳!」      蒂德沒等他說第二遍。「那,再見了!還有妳,海蒂!」一說完,她立刻衝下山,一口氣走回小村子裡,心裡的怒氣就像蒸汽動力推著她往前衝。蒂德回到小村子,這一次有更多人叫她,因為大家都很訝異小女孩怎麼不見了!      他們都認識蒂德,也知道那是誰家的小女孩,還有她的身世。現在家家戶戶都探頭問蒂德:「那孩子呢?蒂德,妳把那孩子留在哪裡了?」      蒂德愈來愈不耐煩,大聲回話:「在山上阿爾姆大叔那裡,現在她就留在大叔那裡了,你們都聽到了吧!」      蒂德愈來愈惱怒了,因為四面八方的三姑六婆都對她喊:「妳怎麼可以這麼狠心!」      或是「那可憐的孩子!」      或是「妳怎麼忍心把那無依無靠的小孩子留在山上!」      然後「可憐的孩子!」之類的話語,一而再,再而三地傳來。      於是蒂德以最快的腳步繼續往前走,直到她再也聽不見那些聲音才鬆了一口氣。其實這件事也讓蒂德覺得很不安,因為她媽媽在臨終的時候,特別交代她,要好好照顧海蒂。現在她只好安慰自己,如果能賺很多錢,就可以再為那孩子做些什麼。所以她很高興馬上可以遠離這些多管閒事的人,一份很好的工作已經在等著她了。

作者資料

喬安娜.史派莉(Johanna Spyri)

1827~1901 知名兒童文學作家。出生於瑞士蘇黎士,自小接受良好的家庭教育。丈夫是律師,兩人育有一個兒子。 1880年出版第一個故事《A Note on Vrony's Grave》,內容講述一位受家庭暴力女性的一生。 1881年,完成《海蒂》。這個阿爾卑斯山少女的故事,出版後被轉譯為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地發行,受到全球讀者喜愛,尤其是青少年讀者的歡迎。而這本小說也成為喬安娜.史派莉最重要的一部作品。瑞士人也深以它為榮,認為這是瑞士的傳統兒童文學代表作。她的肖像還被瑞士政府印鑄在1951年發行的郵票,以及2009年發行的20瑞士法郎紀念幣。 喬安娜.史派莉的丈夫和兒子在1884年相繼去世後,獨身的她晚年將大部分心力投注於慈善事業。至1901年她去世前,共寫了五十多個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喬安娜.史派莉(Johanna Spyri) 譯者:林敏雅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經典名著 出版日期:2016-12-29 ISBN:9789864771691 城邦書號:BU605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