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懷鄉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限量梭哈 暢銷7折特價快搶!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7折專區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國藝會、原民會長篇小說創作補助推薦作品 我所在之處,那裡就是我的家—— 原住民女作家里慕伊.阿紀繼《山櫻花的故鄉》,又一深情動人長篇! 《懷鄉》描述四○年代泰雅族部落一位自幼家庭支離破碎的女子——懷湘的生命故事。地點發生在台北烏來,新竹尖石鄉、小村內灣和小鎮竹東,隨著主角的腳步,也來到了基隆海港邊的酒店。透過懷湘的故事,看見泰雅族傳統的規範如何受到外來文化與經濟活動的影響與改變。 懷湘一生渴望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園而不可得;在不斷遷徙的環境裡,哪裡才是她能夠「思念」與「回歸」的家鄉? 【本書特色】 泰雅族第一部以女性視角書寫的長篇小說! 從家庭、婚姻、情慾入手,呈現原住民中女性的生命靭度 以及對部落傳統文化流失的反思與批判 【特別推薦】 ◎舞鶴(小說家.麥田「大地原住民」書系主編) ◎孫大川(作家.學者.監察院副院長) ◎蔡辰洋(寒舍集團創辦人) ◎董恕明(臺東大學華語文學系副教授) ◎馬紹.阿紀(世新大學數位多媒體設計學系助理教授) 「《懷鄉》情節不複雜,卻讓人心痛,因為里慕伊筆下的懷湘和她的遭遇,『真切地』彷彿就像昨日發生在自己部落裡的故事一樣。尤其如果將時間推回到一九九○年代以前,里慕伊的小說,簡直就是部落的現場直播:早婚、酗酒、暴力、離婚、特種行業和家的崩解……,一幕幕連續劇,是難以自拔的命運深淵。」 ——孫大川(監察院副院長) 「《懷鄉》在原住民當代漢語文學的書寫中,首次以長篇小說的形式,透過女主角懷湘的生命際遇,鋪陳她如何在破碎的親情和兩段失敗的婚姻中,重獲愛的救贖。里慕伊在一派歷史記憶、文化傳承和社會控訴的議題中,善用她的『巧婦之手』讓生活以『一般人』的方式,長成它自己的面貌。」 ——董恕明(臺東大學華語文學系副教授)

目錄

【推薦序】 說「懷湘」/孫大川 原.緣 /蔡辰洋 因為「不好」,才很美——致里慕伊.阿紀《懷鄉》 /董恕明 哪是「女人」的故事?/馬紹.阿紀 【序】稜線上的冷杉/里慕伊.阿紀 祕密基地 清流園之花 結婚 山上的生活 下山 逃離 紅塵一場 家園夢

序跋

稜線上的冷杉
◎文/里慕伊.阿紀   在台灣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上,有著美麗的台灣冷杉森林。冷杉純林總是透著神祕又高貴的氣息,有「台灣黑森林」之稱。然而,有些冷杉種子不幸落在山稜衝風的地段,自幼株便要接受惡劣地形與強勁風勢的雕鑿,在極端不利的環境中長成各種變體相,完全迥異於一般通直挺拔的冷杉,總要讓在山稜上驀然相遇的登山客驚歎不已。列夫.托爾斯泰(Tolstoy, Leo Nikolayevich)在《安娜.卡列尼娜》中說「幸福的家庭都有著同樣的幸福,而不幸的家庭則各有各的不幸」,懷湘……彷彿山稜上的冷杉,夢想中的美滿家園,就如那綿延不絕氣勢昂揚而美麗的黑森林,是她此生遙不可及的鄉愁。   《懷鄉》是我的第二本長篇小說,她是我八千字的短篇小說〈懷湘〉的完整版。〈懷湘〉發表之後,這故事在我心中默默沉澱了十餘年,始終想要把她說完,獻給在我生命中遇見的各位「懷湘」姐妹,她們或許也在你的身邊,或許就是妳自己,我以這本書向生長在山稜上的冷杉──「懷湘姐妹們」致敬。   現在,我的《懷鄉》終於要出版了,感謝天主賜予我寫作的恩典,藉著書寫,能與讀者分享我們泰雅族人的文化風習與生命故事。   感謝甫上任監察院副院長的孫大川老師在百忙中為我的《懷鄉》寫序文,明知道老師在公務和教學兩頭忙,但作品完成還是忍不住要賴皮的去跟老師討一篇序文。大川老師常自喻為「原住民文學舞台的搭建工人」,事實上,老師以及他所創立的山海文化雜誌社團隊,也是許多原住民作家非常重要的催生者與推手,謝謝大川老師的付出,您頭上的白髮算我一份。 感謝寒舍集團創辦人蔡辰洋先生在事業繁忙之餘,願意寫下他與原住民的情誼以及對我文學創作的期望;蔡先生和我一同學習泰雅族語言,卻很客氣的稱我為老師,實在愧不敢當,因為我反而常被這位認真「學生」的問題考倒。蔡先生經常默默幫助原住民貧病及學童,為善不欲人知,顯然他自己也不太知道到底幫助了多少人,這樣的互助分享精神就是我們泰雅族人的核心價值──Tayal balay(真正的人)的精神,rawil Siyung, mhway su balay(喜勇大哥,非常感謝您)。   感謝親愛的董恕明老師願意為我的《懷鄉》寫序文,詩人恕明的形象在我心目中有時像伸張正義的俠女,有時又像是徜徉在山水花草間的小精靈,其實她是台東大學華語文學系的副教授,記得恕明讀完我的初稿時,我很想知道她的意見,請她給我指導,我說:「恕明,這本我生了很久啊!」,她笑著跟我說:「很好啊!好手、好腳、好健康。」,當我收到恕明的序文,光看到題目:〈因為「不好」,才很美〉,一種完全被理解的感動溢滿心胸,糊著淚眼閱讀她的文字,彷彿回到初稿完成時的情緒,為懷湘的生命故事心力交瘁落淚不已,謝謝恕明。   感謝弟弟馬紹在我的逼迫下再度寫了推薦序,為什麼每次都要找馬紹寫序呢?因為很多讀者朋友跟我說最喜歡看他寫的序文(甚至有朋友說序文比內文還好看,這就有點過分了),馬紹雖從未拒絕我的「請託」,但他每次都會在序文中偷偷的修理我一下,畢竟馬紹人緣好人氣旺,何況他是我親愛的弟弟,出賣一下姊姊,我是不會跟他計較的。這次,他看完文稿後,我們一同到尖石後山去拍照並順道拜訪過去的老朋友。我一路上大驚小怪的要他停車拍照,被他公開在臉書上嘲笑:明明是尖石的泰雅族人卻像個遊客一樣;而他則是找到機會便要來問我《懷鄉》裡寫的人物到底是誰?他也會把認識的人對號入座問我是不是她/他?我說這不是傳記也不是報導文學,這是創作「小說人物、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顯然他不太滿意這個答案,但我尊重他的看法。關於比較尷尬的話題,我有點擔心調皮的弟弟會故意提出來糗我,還好他都沒有提,我就放心了。沒想到,在他的序文中還是提了出來。我,真的是小看了馬紹。   特別要感謝我亦師亦友的教會音樂家姜震老師提供我聖歌的資料,並且還因為「看到錯字會很痛苦」而「順便」幫我做了最後的校對工作,謝謝姜震老師。   感謝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的寫作補助,以及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的出版補助,讓《懷鄉》得以順利的完成出版。最後,要感謝所有鼓勵支持我、愛護我的讀者朋友,有你的閱讀,我的創作分享才有意義,無限感恩。

內文試閱

祕密基地
  深秋,向晚的夕陽,溫柔的暈染在一彎彎弧形的菅芒花穗上,涼風習習吹拂著,芒花穗便一閃一閃的,跳起了浪漫的夕陽之舞……。依著河床溼地,長了一排高高的蘆葦林,像座綠色的天然屏風,將這隱密在河床一角的芒草叢遮蓋成一個安全隱蔽的角落;這裡,就是懷湘和馬賴(Maray)稱為「祕密基地」的所在。   懷湘雙眼輕闔,躺在芒草叢底下厚厚柔軟的乾葉堆上,芒花穗的影子和著細碎的陽光,輕輕灑在她花瓣一般細緻的臉頰,仰起的面容白皙粉嫩,恰似一朵初開的百合,散發迷人的清香。半晌,懷湘將雙眼微微張開,眼光穿過上方的馬賴和芒花穗,瞧見蘆葦叢之外碧空如洗的藍天,白雲,悠悠橫臥天際……。   「嗯……」馬賴發出滿足的低吟,一顆汗珠滴落在懷湘早已溼透的頸子上。馬賴身子放軟,整個人趴在懷湘身上,她雙手環抱著馬賴捨不得放開,故意把一雙眼睛開開闔闔,讓濃密捲翹的睫毛去給馬賴緊貼著自己的臉頰搔癢。其實,她並不是很喜歡這種汗流浹背的事情,總是偷偷瞄一下盤旋在天空的大冠鷲,再看一下忙碌的馬賴;草中的蟲鳴、樹上的鳥叫,很容易就讓她分心。事實上,心底深處那渴望被人緊緊擁抱、呵護的渴望,才是她無法抗拒馬賴三天兩頭邀約的原因,使她不由自主的就來到「祕密基地」與學長激情幽會。   「呵呵!好囉!妳也該回家了。」馬賴翻身坐起,懷湘失落的放開了雙手,他一邊拾起散落一旁的衣褲慢慢穿好,一邊瞅著身旁這位清秀標緻的小學妹,傻傻的笑著。十七歲的馬賴身形高瘦,是學校田徑隊選手,全身結實的肌肉有著明顯而漂亮的線條,黝黑健美的皮膚,跟小學妹的白皙粉嫩恰成對比。   「沒關係!我亞大(yata,阿姨)比黛回娘家去了,我可以搭晚一點的巴士回去。」懷湘把白色制服的釦子一顆一顆扣好,下襬塞進深藍色的百褶裙內;她慢條斯理的從書包摸出一把小梳子,梳了梳凌亂的頭髮,雖然只是國中三年級的女生,卻早已亭亭玉立,出落得清新可人。   「是喔?那,妳今天不要回去,嗯……到我那裡去睡,好嗎?」馬賴在山下的鎮上念高職二年級,家住後山的葛拉亞(Kraya)部落,葛拉亞地處偏遠,交通不便,於是在前山租了一間小房子,每天通車到山下小鎮上學。租金便宜的小房子是早年在這裡開採煤礦的工人們所住的木造屋,木屋一律漆著黑色厚厚的柏油,矮矮黑黑的一整排木屋搭建在靠河岸的路邊。   「嗯……不行耶!我怕亞大米內(Mine)知道了會罵我,我雖然已經沒有跟她住了,她還是很會管我。」懷湘眉頭皺起搖了搖頭把小梳子擺進書包,雙手托腮若有所思的望著在微風中輕輕搖擺的芒花穗。   父母離異的懷湘,因為父親職業軍人的身分,自有記憶以來,她就像游牧民族一樣,在外婆、大伯、叔叔、表叔家搬過來遷過去,在親友家輪流居住。她遺傳了媽媽哈娜(Hana)討喜而美麗的面貌,長輩對懷湘總是更多一分的疼惜,即使她脾氣任性也多半容忍她。平日與堂兄弟姊妹有了爭執,被教訓的一定不是她,而是跟她爭執的人。   「你們就讓她一下嘛……懷湘很可憐,沒有媽媽,爸爸又不在身邊……」這是長輩們最常說的理由。小懷湘似乎知道這個身分帶給她的保護傘,也因為內心對父母離異後,必須承受不斷變動的環境和關係而產生許多負面情緒,她總是非常任性,對旁人既不信任防衛心也非常強,一點點不順心就大發脾氣。   「誰要住在你家,我要去yata黑慕依(Hemuy)家去住了啦!」跟這一家孩子一言不合,她就會立刻收拾衣物,往另一家親友「投靠」,反正這座山的鄰居全都是親人,走到哪裡都可以住下來。長輩知道她的狀況,都會隨她的意讓她住下來,生活簡單的年代,多一個孩子住在家裡只不過多個人睡在大通鋪上,多了一雙碗筷在餐桌上而已。對一個小孩子來說,這種任性自由、不受拘束的生活,有著隨心所欲的快意。雖是如此,在懷湘內心深處卻存在著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的、一口深不見底的黑洞,總會在某些時刻電波似的發送無聲卻清晰的信息;寄住家庭的父母與子女間最平常的互動,她在一邊靜靜看著時,內心的電波便悄悄的發送那似有若無的訊息——為什麼?我,就不能有一個……像他們這樣的家呢?每當這樣的心情來了,她便容易情緒化,一點點不順心就要大發脾氣。   後來,父親幾次休假回來,看出親友對懷湘特別縱容以及女兒的任性,便決定把她交給弟弟瓦旦(Watan)照顧,「妳以後不可以亂跑,要乖乖住在亞大米內這裡了。」父親嚴格規定女兒不可以隨便搬離叔叔家。住在叔叔家之後,米內嬸嬸把她與堂姊妹一視同仁的對待,不管是家事的分配、課業的要求,都和三位堂姊妹一樣。當然,姊妹們有什麼吃的、用的,懷湘一定有一份。對於她任性的脾氣,米內嬸嬸是不吃這一套的,她跟大家一樣有好就賞,有錯必罰。懷湘起先還常常挑戰米內嬸嬸的原則,耍賴、發脾氣,米內總是很有耐心,溫和的勸說,卻堅持的讓她乖乖按照規定做。   有一次,懷湘被分配和兩個堂姊妹一起到竹林撿拾起火用的細竹枝,三人在竹林裡邊玩邊撿拾竹林底下的細竹枝,大家原本有說有笑的工作著,不知誰說了一句讓她不中聽的話,她氣得把手上的竹枝扔出來,用力踢翻背簍,把剛剛整理好的竹枝全數踢出散在地上,「誰要幫妳們工作?誰要住在這裡?我要回去我的烏來……」她氣得大哭起來,「誰要跟妳們玩?我要去找我的yaki(外婆)……」,她愈哭愈生氣,聽起來已經是嘶吼的程度,「誰要穿妳們買的衣服?討厭……」說著,把穿在身上的紅色毛衣從肚子上抓起來,張開口咬下去,她不斷用力的撕咬著毛衣,紅色的毛線一根根垂掛在嘴邊,吐掉再咬……兩位堂姊妹看了這種情景,驚嚇得目瞪口呆。雖然大家都一樣是不懂事的孩子,但再小的孩子都知道物資的可貴,衣服舊了沒關係,至少要保持完整以便留給下一個姊妹穿,沒有人敢拿來這樣糟蹋的。後來,她氣到丟下她們自己跑回去了;兩姊妹只好留在竹林收拾殘局,一起把懷湘的工作分擔了回家。   「好了,以後妳們要好好相處,不要再吵架了。」亞大米內把三人都叫來訓了一頓之後,罰她們跪在耶穌聖像面前懺悔,「大家要相親相愛,每個人都是天主的好兒女啊!」她說,「懷湘也是妳們的姊妹,要好好對待她,知道嗎?」她看了看兩個女兒,「知道了!」她們同聲答應。   「這件毛衣花了很多錢買的,妳爸爸很辛苦的賺錢;瓦旦叔叔幫妳去竹東買的,不可以這樣浪費。我把它補好,以後不要亂破壞有用的東西了。」米內嬸嬸把懷湘的破毛衣拿起來,找來以前拆下舊毛衣的紅色毛線,仔仔細細、小心翼翼的把被咬下來的破洞一針一針的補了起來,雖然也是紅色的毛線,但新舊和色差還是看得出來,那是個像是台灣圖形的補丁。懷湘因為任性而失控的行為,讓她在不得已的情形之下,還是穿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台灣圖毛衣」。這件事,讓懷湘受到了一些教訓,也體會到嬸嬸那種無聲的堅持而有所警惕。   因為叔叔嬸嬸把她當成親生女兒一樣的對待,懷湘雖然像是被收服的小野獸,不能隨心所欲在各個親友家來來去去,卻能夠在這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歸屬感。所以,對於這位教養她恩威並施,極有原則的米內嬸嬸,懷湘是又敬又愛的。   雖然父母都是泰雅族,但是懷湘並沒有泰雅族的名字。在軍中當上尉連長的父親,有一位祖籍湖南的中校長官,「懷湘」就是那位長官幫她取的名字。直到上了國中她才知道「湘」就是湖南省的簡稱;只是,台灣泰雅族原住民的她,被「賜名」——懷湘,實在是莫名其妙的荒謬,有點像她支離破碎、搬來遷去的童年,萬般無奈卻只能接受。在她這樣無奈而孤單的童年歲月,能夠讓她感覺有點踏實的親人,除了烏來的外婆之外,就是瓦旦叔叔和米內嬸嬸了。   「呃……跟你說……」不知是激情初退還是秋陽的照拂,懷湘兩邊臉頰像是刷上了薄薄的腮紅一樣白裡透紅,「我那個……呃……就那個啊……還是沒來……」她坐在草地上,把書包緊緊抱在懷裡,眉眼掠過一抹憂慮,她垂下雙眼皺起眉頭望著腳下貼地長的雜草。   「啊……什麼?不會吧……」馬賴驚訝得睜大眼睛搔了搔腦袋瓜子,「喔……那,怎麼辦?」他傻住了一點主意都沒有,這健壯的田徑隊長聽見這消息,竟瞬間變成什麼事都不懂的小鬼似的。   「颯——」一陣秋風掃過的蘆葦林梢,「咻……咻……」展翅盤旋在空中的大冠鷲在遠遠的天邊呼嘯了幾聲,懷湘心頭掠過一絲異樣的情緒……霎時,某種說不出的厭惡的感覺油然而生……眼前的馬賴變得令人沮喪。想起這段日子兩人在祕密基地的幽會,想起馬賴那些總是滴在她臉上的汗水……突然,懷湘有一種惡心想吐的感覺。馬賴靠過來,伸出雙手想要抱她卻被她嫌惡的揮開,「噢!走開,不要碰我……走了啦!」懷湘瞪了他一眼又皺了皺眉,站起來背起書包轉身就走,馬賴不知道哪裡得罪了學妹,搞不清楚女生怎麼這麼容易翻臉。   斜陽很快便要滑落山脊,原先雪白的菅芒花穗在晚風中搖曳,夕陽照拂下呈現淡淡橙黃而柔和的浪漫。然而,懷湘和馬賴兩人都沉默下來,空氣瀰漫著令人不安的氣氛,在漸漸轉暗的河床地,照例保持距離一前一後小心地涉溪,繞過河床無數的大小石頭離開了「祕密基地」。

延伸內容

說「懷湘」
◎文/孫大川(監察院副院長)   情節不複雜,也沒有太深的意義指涉,卻仍讓人心痛,因為里慕伊筆下的懷湘和她的遭遇,「真切地」彷彿就像昨日發生在自己部落裡的故事一樣。尤其如果將時間推回到一九九○年代以前,里慕伊的小說,簡直就是部落的現場直播:早婚、酗酒、暴力、離婚、特種行業和家的崩解……,一幕幕連續劇,是難以自拔的命運深淵。里慕伊給懷湘的任務,就是努力不懈地嘗試去終止這樣的惡性循環,以一個女孩、女人和母親的身分行動。這一直是里慕伊文學創作切入的角度。   循環從懷湘的母親哈娜(Hana)開始,失敗的婚姻,緣於丈夫酒後的暴力和哈娜對自己青春生命的期待,而付出最大代價的卻是懷湘。她被迫稱自己的母親為「阿姨」,直到Hana斷氣之前,她一直無法確定母親到底愛不愛自己。不過,懷湘顯然原諒了母親,因為Hana追求、保護的是她難得擁有的家庭幸福和生活安定。相較於母親,懷湘不但重蹈覆轍而且似乎比Hana更慘。不願意卻還是早婚了,丈夫馬賴酗酒、懶惰且更暴力。懷湘比Hana堅忍,獨立操持家務,掌握自己生活的自主性,但最後還是以失敗收場。第二段都市的婚姻,雖有短暫的浪漫,並沒有改變懷湘命運的基本走向。婚姻二度失敗之後懷湘返回家鄉,一切歸零。她的孩子們,除了小女兒小竹比較平順,其他和馬賴生的孩子,同樣墜入另一個循環。   懷湘的人生當然不能算成功,晚年在基督信仰中找到一些平靜,但整體說來她是單薄的,像一副殘局。和她的母親Hana最大的不同是,懷湘負責盡職,不屈服且全力以赴,無論遭到怎樣的冷落、糟蹋,她都一體承受,並永遠心存善念和溫暖;她這樣對待自己的父母、兄弟姊妹,也這樣對待自己的丈夫和子女,毫不動搖,這或許是她最終得以獲致個人救贖的憑藉吧。   我還注意到里慕伊這部小說,一個隱而未發的心情。做為現代泰雅族女性,里慕伊當然是泰雅族傳統文化的擁護者;不過,她對泰雅族社會變遷中種種扭曲現象的揭露和批判,卻毫不手軟。人性敗壞的因子,作用在部落內、也氾濫在家族裡、甚至侵蝕到族人全幅的人格世界。對這些正發生在部落的事,里慕伊筆下既不隱瞞也不找藉口,她直接讓我們面對醜陋的自己。因此,和一般原住民作品不同,里慕伊這部小說賦予了漢人某種關鍵性的正面評價。最凸顯的,當然是一直支持懷湘的秀芳,甚至基隆酒店裡的趙媽,都是懷湘苦難一生中少數伸出援手的人。而部落、族人和親人,卻是她痛苦、哀傷的來源。   小說一開頭,略微提到「懷湘」命名的由來。原來是軍職的父親磊幸請他的營長為自己漂亮的女娃取的。營長是湖南人,「懷湘」當然是他的寄託。有趣的是這整部小說,僅輕輕這麼一提,便被晾在那裡了;名字和後來故事情節的發展,幾乎毫無瓜葛。或許,就像秀芳、趙媽一樣,「懷湘」這個名字乃是里慕伊壓抑心境的投射,反映出她對自己民族和部落既愛又恨的複雜情緒。做為一個女人,安定的家、一段浪漫的愛情,比任何民族大義更真實、更令人渴望……。而書名叫「懷鄉」,里慕伊似乎想藉著聲音的聯想來表達她對原鄉部落的思慕。只是一如「湘」之不相干一樣,不得其所的原「鄉」,徒然加深懷念的傷感。
原.緣
◎文/蔡辰洋(寒舍集團創辦人)   說到與原住民朋友的緣分,是十二、三歲時我與同窗好友胡德夫的相識。除了對原民文化的喜愛,近年對泰雅族語言也有濃厚的興趣,也因如此,再度的與胡德夫同窗,一同成為原民台台長馬紹.阿紀的姊姊——Rimuy的學生。   平時的Rimuy是位很會唱歌、溫暖及開朗的女性;但上課時的Rimuy,卻是位不苟言笑、非常嚴謹的老師。我們泰雅族語的學習從基本的羅馬拼音、辭彙及泰雅族語歌曲的詞句開始,而接下來更多的學習,是透過Rimuy帶我們實際到訪泰雅部落,確切的運用泰雅族語與族人對談。   這些年,我們到訪了秀巒部落、馬里光部落、尖石水田部落等等……。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之一的是在尖石後山的宇老;還記得那天經過了一個生意很好的咖啡店,便走進去瞧瞧,沒想到咖啡店的年輕老闆一見到我便說認得我是喜來登的老闆;原來,這位年輕人是當初透過原民會,在喜來登參加一系列原民餐飲技藝培訓計畫的學員之一,並結業領到喜來登所頒發的受證證書。如今,他將在喜來登所學的技藝帶回到這遙遠的山區,成功的經營了一家咖啡店,我內心真的覺得特別的感動。   這麼多年來,結交了無數來自不同部落並在不同的領域皆有很好發展的原民朋友,如同Rimuy,原住民文學家,透過她細緻婉約的書寫文字讓大家更加了解原民文化。期望在這些傑出原民同胞的人生故事表現下,能帶給我們下一代更多的鼓勵成長及學習,走出屬於自己的成功人生。
因為「不好」,才很美——致里慕伊.阿紀《懷鄉》
◎文/董恕明(台東大學華語文學系副教授)   二○一四年的夏天沒打聲招呼,便啟程度假去了,秋天因此來得有點踉踉蹌蹌措手不及,不過,她還是把田野中的花果都一一照料好,等待收成,就像在微涼的秋夜裡讀里慕伊.阿紀《懷鄉》,那少年少女在「祕密基地」中的繾綣,因為來得太濃也太早,頓時令青春宛若秋陽,至純絕美,卻不免帶著傷。   小說的女主角懷湘有個疼愛她的父親,但爸爸再婚後,阿姨對她是百般「鍛鍊」;至於媽媽另覓良人之後,則是直接「隱瞞」她這個女兒的存在。父母離異的懷湘,便流轉徘徊在親友之間,學習在困境中讓「不好的自己」獨立長大。結果卻在「還不怎麼大」的十五歲,從十七歲學長馬賴懷裡得到了溫存、呵護和擁抱,同時也換來他們「奉子成婚」的窘境。大孩子帶小孩子的生活,終究不是浪漫小說裡的情節,懷湘必須迅速從天真的少女轉而成為妻子、母親和媳婦。如果馬賴是懷湘的「真命天子」,故事也許立時便進入「從此懷湘和馬賴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偏偏馬賴是個生性懶散,自尊心又特別強的丈夫,懷湘要在貧困的夫家創造「生機」,只得自立自強勤勉奮進,不放棄任何工作的機會,使「家」能成其家……。   在全書中可看到作者里慕伊對於懷湘一角的理解、同情與悲憫。她寫懷湘的善良、體貼、自重和堅韌,也寫她的無奈、沮喪、挫折與悲憤。懷湘在里慕伊筆下是一個有血有肉有生命力的女性:從少女的純情,到面對丈夫的無理、羞辱與暴力,公公的偏袒和不尊重,都沒有使她「放棄」盡一個母親的責任。而她努力要維持住家的心願,就僅是為了讓孩子生長在一個「健全的家庭」,不要重蹈她的覆轍。所以,當懷湘再怎麼「遇人不淑」也要勉力和馬賴生活著,直到這位失控的丈夫,終要危及到她的性命,她才不得不離開搖搖欲墜的「家」……。   里慕伊在二○一○年出版長篇小說《山櫻花的故鄉》,睽違四年,完成她的第二部長篇《懷鄉》,這其中定有里慕伊自身對於寫作的一種堅持和期許:在《山野笛聲》中她寫慧黠靈巧、幽默風趣的生活記事;於《山櫻花的故鄉》她戮力寫泰雅族人移民拓墾的蓽路藍縷、堅忍自持;到了《懷鄉》,她則是在原住民當代漢語文學的書寫中,首次以長篇小說的形式,透過女主角懷湘的生命際遇,鋪陳她如何在破碎的親情和兩段失敗的婚姻中,重獲愛的救贖。單單就懷湘一角「感情世界」的起伏周折,就足以為原住民文學中的「生活素材」添加許多「人性」的養料。里慕伊在一派歷史記憶、文化傳承和社會控訴的議題中,善用她的「巧婦之手」讓生活以「一般人」的方式,長成它自己的面貌。   從夏末到深秋,時光飛逝,《懷鄉》的稿子天天讓我背來背去,彷彿背得久一些,便有可能多少分擔一點懷湘生命裡的負重和憂傷?假使什麼都做不到,做為讀者的我,最後,還是希望里慕伊可以始終優雅的坐在落地窗前喝咖啡,畢竟只要還有人能「美美的活著」,借一句馬庫色(Herbert Marcuse)的話:「美,當它對抗社會的醜惡時,它便會成為一種顛覆的力量!」里慕伊沒有說過這麼「不溫柔」的話,她只是用生命和文字實踐了它。
哪是「女人」的故事?
◎文/馬紹.阿紀(世新大學數位多媒體設計學系助理教授,前原住民族電視台台長)   《懷鄉》是一個女人的一生,從少女到白頭,從早婚生子到晚婚生女……   里慕伊寄來完稿電子檔的當晚,我幾乎沒有闔眼,當夜就把一個女人的一生讀完了。因為,我無法停下來,像爬上一個極安全而可以清楚俯視的高台上,就像回到小時候,因為害怕那頭掉進父親陷阱裡的龐然大物而爬到樹上目睹父親與野獸搏鬥的現場。現在我知道我很安全了,而且有足夠的生命經驗去檢視這些自我懵懂無知以來就歷歷在目的家族記憶。那些模糊的印象、場景與辛酸血淚,藉著里慕伊的文字創作和細膩的鋪陳,我已經可以一一把破碎的臉孔、傾圮的田園,以及小孩「不懂」的事慢慢縫補和連結起來了。因為知道,大人的事再也無法像黑夜中的野獸虛張聲勢的發出嘶吼的攻擊聲而威脅到一個已經長大的小孩了。天亮了,我也看清楚了這一幅女人的生命地圖竟然是千縫萬紉之後的滿布疤痕。但是意外地,這一篇小說也展現出像是以現代最新發明的視覺科技——裸視3D,不需佩戴3D眼鏡而可以直接閱讀出一群努力掙扎生活在社會底層的立體生命經驗。   與其說《懷鄉》是一幅女人的生命地圖,它卻也是一幅由男人(父親、丈夫、情人、再嫁的丈夫……)從不同角度切割出的命運地圖。看過羅賓.威廉斯主演的電影《野蠻遊戲》,大概可以想像一下:里慕伊小說裡的懷湘在十五歲那一年,參與了一個「亡命遊戲」(她在當年卻是毫不知情的),就這樣被遊戲攝進了魔幻世界裡,再回首來時路,已經是四十多年之後了(而《野蠻遊戲》電影裡的十二歲男孩也不過被囚禁在魔幻世界裡,經過了二十六年才被釋放出來……)。在里慕伊的字裡行間描繪出那種雕鑿生命的真槍實彈,時而輕巧樸拙的刨琢、時而冷酷無情的重擊,但一切都不能任由書裡的人物選擇。我也許曾經參與了部分故事的片段,但此時從安全的高處望下看,才知道這些歷歷在目的生活,竟是以如此殘酷和卑微的方式迂迴前進才走到了現在的地步。   關於《懷鄉》我不打算說太多閒話了,她們(我那些姊姊們……包括書裡被她編派掉進原始部落生活,後來亡命天涯的懷湘)總會說:「唉唉,你太小了,你哪會懂?你又還沒生出來……」等到我長大了,可以為里慕伊的小說寫序時,她又極為客氣而不得不承認說:「弟弟,你就看看吧!反正……寫的就是一些女人的故事!」,這哪是「女人」的故事?明明寫的就是家族史,而且寫的她就不得不承認編派或虛構的角色其實寫的是誰?誰拋夫棄女、誰尖酸刻薄、誰無情無義?到時書本印刷成冊,我看她還得花心思去解釋「小說人物、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以防將來有人(或鬼)找她伸冤來。   總之,寫就寫了。至於那些挑戰「泰雅gaga」的情慾尺度,就當是原住民文學的大躍進吧!反正也沒看過誰先寫了在溪間叢林、竹床灶炕、港邊羅馬浴缸的情慾戲。也難怪她起初還是會怯懦懦地說:「呃……你就看看吧!寫的都是一些女人的事……」看來,里慕伊還是太「小看」我了。因為,她寫情慾,寫得真好。看官爺兒們,您們就看看吧!

作者資料

里慕伊.阿紀(Rimuy Aki)

漢名曾修媚。一九六二年生,泰雅族新竹縣尖石鄉葛拉拜(Klapay)部落人。 從事學前教育十餘年,曾任幼稚園園長。目前於北縣小學擔任泰雅族語教師,以及泰雅族語配音員。 寫作種類有學前教育專文、青少年心靈成長專文、生活散文、小說。 曾獲一九九五年第一屆山海文學獎散文組第一名、二○○○年第一屆中華汽車原住民文學獎小說組第三名、二○○一年第二屆中華汽車原住民文獎第三名、二○○七年山海文學獎小說組佳作。 著作有《山野笛聲》、《彩虹橋的審判》、《山櫻花的故鄉》。 相關著作 《山櫻花的故鄉》

基本資料

作者:里慕伊.阿紀(Rimuy Aki) 出版社:麥田 書系:大地原住民 出版日期:2014-11-04 ISBN:9789863441717 城邦書號:RA2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